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08快停下,我怀yun了(精!高潮继续

108快停下,我怀yun了(精!高潮继续

    http://

    “大哥,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你打算怎么做?”一阵子后,何志鹏又开口道,神色也相当悲愁和痛心,对这件事,他也是万万料不到,若非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他也不敢相信那个纯真绝美、备受大哥宠爱的她,会做出这样的事!

    怎么办?怎么办?是啊,自己应该怎么办?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贺煜回神,陷入另一个后悔当中。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犹记得,父亲一开始谈起她的时候,曾怀疑过她是高峻的人,是自己,后来误信了谣言,反而以为她和爷爷有一腿!他不禁有点怀疑,那个谣言其实真的并非李晓筠所为,而是她和高峻故意弄的障眼法!

    他们到底有何目的?把她安排在自己的身边,监视自己?蛊惑自己?然后呢?还有她呢?她为什么要听从他们的安排,高峻最后说她会得到她想要的,她到底想要什么?

    曾经,这些问题自己也思忖纳闷过,奈何没有结果,如今,同样是迷茫惘然。

    其实,说到底,自己还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无法相信她真的是这样的身份!她那么的年轻,那么的无邪,何况,自己对她那么好,几乎把她宠上天,多少破例多少荣宠,那是史无前例的,是多少人渴望的!而她,为什么还不满足?到底还有什么比得到自己的爱还重要?

    “大哥,那咱们先按兵不动?我继续追查多点线索?”何志鹏猛然又道,尽管贺煜不言不语,但他看得出,贺煜心里一定很难受,一定无法接受。所以,他只好暂且自欺欺人,决定先给点时间贺煜缓解一下情绪,同时,明知机会很渺茫,可他还是希望自己出错了,从不愿否定自己的能力的他,这次却真心希望是个错误!

    “嗯!你再查,继续查!”贺煜这也才开口,是的,他也不相信这件事,他还是不允许她有背叛自己的嫌疑!

    接下来,贺煜又对着视频仔细观看了一会,然后吩咐何志鹏保存好视频,辞别离去,驾车直达中华大酒店,来到他的专属套房——他和她的另一个爱巢!

    这里的一切布置依然浪漫和温馨,处处可显示他对她的疼爱,那次二人世界的种种欢爱和缠绵,同样历历在目,他甚至好像还能闻到彼此留下的味道。

    当时的她,快乐、满足、幸福,不断喊着很爱自己,永远都会呆在自己的身边,永远当自己的小宝贝,小乖乖。

    她的表情,是那么的真切,那么的诚恳,所以,他根本看不出她在撒谎,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切都是慌言,都是在做戏!

    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他苦苦思忖、揣摩,结果,头又疼了!

    大脑里似乎有千万条虫在使劲啃咬,咬断他的神经,剩下的,只有疼痛,疼得厉害,比以往都难以承受,他抱着头,发出了痛苦的申吟。

    他无法承受下去,唯有像以往那样冲进浴室用冷水淋醒自己,阻断沉思,从痛苦中解救出来,重返卧室后,身心疲惫地躺在床上。

    锐利的鹰眸,此刻再也不见精明和自信,而是被一片茫然所覆盖,他呆望着头顶精致豪华的天花板,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一会,他掏出手机,这也才看到,她打来的电话,还有短信。

    她总共打了五次电话过来,最后,是一条短信:贺煜,你在做什么?怎么不接电话,看到短信的话请给我回电,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记得务必打回给我哦!

    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呵呵……哼哼……

    贺煜薄唇猛地一扯,发出一声冷笑,用力一按手机键,退出收件箱,然后索性将手机扔在床前,自己则下床,出到客厅,把Hi—Fi开到最高音调,还拿出酒来,准备来场醉生梦死……

    另一厢,凌家。

    凌语芊闷闷不乐地躺在睡床上,眼睛紧紧盯着手机,唉声叹气,在她娇艳的小嘴频频发出。

    她前前后后总共打了五个电话给他,还发了短信,但都没收到他的任何回应。

    李秘书说他还没回来,那就是仍跟客户在一起,可是,这都下午四点钟了呢,什么午餐都吃完了吧!到底是什么客户如此重要,让他连电话也不回?就算再不方便,他总要上厕所小解的对不,那他大可趁着这个时候给自己一个电话,即便是半分钟都好啊!

    坏蛋!大坏蛋!还说保证每天都令自己快乐幸福,瞧,自己正难过着,他都不知道呢!

    绝色的脸儿,持续呈现着黯然愁闷,凌语芊再次点到发信箱,青葱玉指飞快地打出:“贺煜,我怀孕了!”

    不过,当到了按“发送”二字时,她还是停止了,连刚打出来的一横字也删除掉。

    的确,她可以发短信告诉他,他看到这个短信,说不定会回电话了,但她偏不想这样,她希望这个特大喜讯,第一次让他知道的情况是,亲口对他说,然后,当即听他的反应!

    “芊芊啊,还在等阿煜的电话吗?”蓦地,一声温柔的呼唤把凌语芊从悲愁中拉了出来。

    是凌母!凌语芊过于发呆,连母亲进来了也没觉察。

    凌母在床沿坐下,凌语芊也缓缓坐起身,凌母马上伸手搀扶,边叮嘱凌语芊小心注意。然后,她注视着凌语芊愁闷的脸庞,百般慈爱地劝解出声,“孩子,你的想法妈懂,可有时候的事,很难到我们想怎样就怎样,所以,不再任性了哦,你现在身体已经不同,万事,要以宝宝为重。”

    凌语芊咬唇,定定回望着母亲,忽然问道,“妈,当年您刚发现有我的时候,是怎么告诉爸爸的,也是立刻告诉他的吗?爸的反应呢,是不是很高兴,很兴奋?”

    凌母愣了愣,便也如实回答,“我们那个年代,还没有现在这么方便,可以用验孕棒来测验,妈有那些初孕症状的时候,是在一个傍晚,你爸刚好碰上出差,我便一个人苦苦煎熬了一夜,第二天马上去医院,确定之后,你爸还在外地,当时的通讯也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我又不想这个喜讯先被你爸以外的其他人知道,故我独自守着这个喜讯足足五天,等到你爸的回来!”

    五天,那是多漫长的等待!凌语芊不禁在心中微叹了一下。

    “当时你爸可激动,可欢喜了,毕竟,这是我和他的第一个爱情结晶,他当场就抱住我,兴奋地转圈,他还许诺我,以后会少点应酬,少点出差,务必争取每天都陪在我身边,与我一起陪着宝宝发育成长。”凌母接着往下说,眼神已经迷离起来,只因为,这美好的回忆。

    “爸爸真是个好丈夫,是个好爸爸,当时不仅妈妈幸福,在肚子里的我也很幸福呢。”凌语芊不由插说一句,心情渐渐不再那么郁结,为母亲的幸福感到欣慰着。

    凌母却笑着摇了摇头,“你爸的确很爱我,只可惜他有心无力,当年你爸刚准备开公司,很多事要忙,根本不可能做到每天都陪在我的身边,有时候碰上出差,我和他还整整一个星期没能见上面呢。”

    “那妈岂不是感到很郁闷?”凌语芊又道,心情也又随着转变。

    “嗯,失落肯定是有的,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能选择的话,我想你爸比我还不愿出差或日夜忙碌。所以,我想通之后,便放松心情,即便你爸不在身边,我也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宝宝,绝不让你爸有任何后顾之忧。”凌母说着,拉住凌语芊的手,再次语重心长地做出安抚和劝慰,“所以,孩子,你有时候也要多为阿煜着想,他要管理那么大的一个机构,旗下有那么多子公司,肯定不能时刻陪在你的身边,你要体谅他,多多包涵他,一切以宝宝为重明白吗?”

    凌语芊先是沉吟片刻,随即重重地颌首,“嗯,我知道了,妈您不用再担心我,我已经没事了,我决定了,今晚回家再告诉他,其实当面看他的表情和反应,会更振奋人心。”

    凌母听罢,会心地笑了,手移到凌语芊头上,宠溺慈爱地轻抚着,内心越发地欣慰,她这乖巧懂事的女儿,总算彻底远离悲伤,苦尽甘来了,再一次,感谢老天爷的大发慈悲!

    凌语芊也眉开眼笑,静静感受着母亲的怜爱,直到凌语薇出现。原来,小丫头煮好饭菜了,叫母亲和姐姐去吃,她还说,父亲回来了。

    凌母和凌语芊于是事不宜迟,马上离开卧室去饭厅。

    凌父得知凌语芊怀孕,并没有任何言语,不过,眼中难掩激动之情,而吃饭期间,他竟然破天慌地叫凌语芊多吃点,多吸收营养。

    凌语芊依言照做之余,还对父亲,郑重地道出一声“谢谢!”

    这声谢谢,不仅仅是为父亲对她的关怀,还借此暗示父亲,不用再为当年逼迫她打胎的事而内疚,她早已经原谅了他。

    凌父似乎会意到,虽然还是沉默寡言,但那深邃的黑眸,持续涌动着欣喜激动的光……

    所以,这顿饭的气氛,难得的愉快,这样的画面,曾是凌家母女三人这几年来无比渴盼的,如今,梦想终于实现,大家更是感动满怀。

    大约晚上七点钟,凌语芊在母亲和妹妹的依依不舍相送和千叮万嘱下,暂别离去。

    回到贺家,她并没有见到贺煜,于是她再打他手机,结果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独守闺房,感受着周围都是静悄悄一片,她的心情不禁再次纠结起来,同时,还隐隐感到担忧,担心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虽然她也试过打电话给他不接,但那都是以前,最近随着彼此感情日益渐进后,他已恢复正常人的心态,不但会尽快回电话,偶尔,还主动打电话给自己,说他很想自己。

    但今天……

    越想,凌语芊越是焦急,思来想去后,打电话给振峯,振峯的回答,让她安心不少,却也让她,陷入另一种悲愁当中。

    原来,他有和振峯通过电话,振峯有公事找他,他接了!

    那他到底为什么不理自己?难道是……生了自己的气?可是没理由的,昨晚他和自己才又恩爱缠绵了一夜,他早上离开家门前,还为自己留下甜言蜜语的字条,所以,根本不可能是这样的。

    那就是,他真的很忙喽,忙到只能顾及公事,而不方便谈私事!

    凌语芊想罢,便觉得是这个原因,又回想母亲下午的一番安慰和教导,终不再多想,先去洗澡,洗完又照旧看了一会他亲手制作的花裙子,心里重新被幸福和甜蜜盈满。

    她躺在床上,边等待他的回来,边想着等下如何与他分享这个好消息,而他到时会是怎样的激动和兴奋。

    不过,这些都尚未进行,她却已经高兴得手舞足蹈,不停地傻笑,还翻来覆去,当然,动作幅度非常的轻微,她时刻记得顾及肚里宝宝的安全。

    她就这样边幻想,边等待,由于怀孕引致身体疲惫,结果还没等到他回来,她就带着美美的憧憬进入了梦乡。

    时间继续一点一点地流逝着,当闹钟里面的时针指向凌晨一点时,房门被缓缓推开,闪进来一个高大的人影,贺煜回来了!

    带着一身酒气!

    整个下午,他都在喝酒,最后醉得昏睡过去,刚刚才醒来。他虽然酒醒了,但酒气依然没有散去。

    锐利的鹰眸,下意识地朝着大床方向看,先是为床上正酣睡的人儿怔了一怔,随即缓步走了过来。

    他静立床前,眸色复杂地看着她,而后,目光瞄到静静躺在她身旁的银色手机。

    眼中波光一晃,他将它拿起,翻阅她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并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于是又随意乱按,当进入她的微博时,浑身僵硬。

    她的微博设置了“记住登录”,所以,就算他不知道密码,也能轻易进入,微博的成立日期是一年前,但微博的内容倒没有几条,反而是……私信那里,让他瞩目!

    那是一段对话,一段他看不懂的对话!

    除了微博昵称是中文,对话的内容全是一些符号、数字和字母!

    人类克星……芊芊芳草……

    芊芊芳草,应该就是她吧?那人类克星呢?是谁?还有,他们的对话内容,是什么?

    疑惑立刻贺煜心中涌起,俊颜也下意识地转深沉,他紧紧握着手机,视线暂且离开手机画面,看着她依然酣睡的样子,他心一横,带着手机冲出卧室。

    他快速打了电话给何志鹏,何志鹏约他一起在工作室见面,于是乎,他刻不容缓地离开家门,驾车直奔目的地。

    何志鹏先是认真仔细地看了一下手机里的私信内容,随即汇报,“大哥,我没猜测的话,这应该是最新的一种手机聊天隐藏程序,交谈的人,当即用的是中文,但结束后,可以通过一种程序把内容隐藏起来,就是现在显示的这样。”

    “那能不能还原?你这里有这样的工具吗?”

    “嗯,前阵子我正好有个客户需要,所以也才了解到这方面的资料。”何志鹏说着,事不宜迟地打开他旁边的仪器,连接上手机,大约两分钟之后,显示器上出现一段中文对话:

    人类克星:这么晚了还不睡?

    芊芊芳草:我睡不着……我想你!

    人类克星:你应该记住你的任务!

    芊芊芳草:我知道,可是……你确定我真的能完成这个任务吗?他真的不是那么容易上钩的人,他冷血的,他对我,根本就不可能有爱。

    人类克星:那就继续努力!他如果是冷血,那用你的热青去暖和它、溶解它,让它热起来!

    芊芊芳草: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面?见见我好吗?我很想你。

    人类克星:你要想的人,应该是他!与其浪费时间在这些无谓的事,倒不如好好思考一下怎么完成任务,记住,不管多冷血的男人,都具备男人最基本的一个特点,所以,好好利用你的柔和媚,务必打动他,让他上钩、沉沦!

    ……

    又一个秘密揭露,又一个真相大白,贺煜,再一次陷入了愤怒、抓狂和崩溃当中。像上次那样,他两眼暴瞪,反复盯着显示器上的对话,样子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和骇人。

    何志鹏也更加痛心和愤慨,看来,“自欺欺人”的法子是再也行不通了!一个接一个的秘密呈现,接下来,还会有多少证据被发掘呢?还会带来多少打击呢?可怜的大哥,第一个真相已经够震撼,而现在这个……那么纯的女孩,那么年轻的女孩,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呢?

    “哈哈……哈哈哈……”

    小小的工作室,顷刻传出了一阵狂笑声,在这寂静的空间,显得格外响亮,在着狭小的空间,带出了阵阵回音。

    白天看到那段视频,自己尽管很生气,很愤怒,可依然抱着一丝侥幸,可惜,事实就是事实,不管自己再怎么不接受,都改变不掉她是间谍,是为高峻办事,帮高峻来对付自己的人的真实。

    呵呵,自己平时总爱叫她小傻瓜,其实最蠢的是自己,自己竟然为一个如此可恶的女人沉沦!高峻说的没错,不管多冷血的男人,与生俱来的那种**都是存在的,也因此,高峻懂得找上她!她的确有资本,令任何男人沉沦!就连自己,也逃脱不了!

    “贺煜,我爱你,永远都爱你!”

    “嗯,我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只让你爱,只让你这样爱!”

    “好喜欢,好棒,我好幸福!”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恶!可恶!该死的女人,妈说的没错,她就是贱人一个!

    看着贺煜疯狂大笑、濒临崩溃状,何志鹏焦虑如焚,不禁试着迟疑地呼唤他。

    少顷,贺煜总算停止了狂笑,面容恢复了阴沉,继续瞪着还原仪器的显示画面,稍后,怒气冲冲地朝门口走。

    何志鹏见状,连忙拔出手机,追上去,“大哥,手机!”

    贺煜停下,接过,继而重新抬步,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外奔去。

    何志鹏目送着他满是怒气的身影,内心更加难过和忧虑,一会收回视线后,重新看着显示画面,越看越出神,粗犷的面庞,也越发凝重了起来……

    离开何志鹏的工作室的贺煜,驾车踏上回家的道路,他边驾驶,边看着手机的画面,尽管里面的显示还是一连窜复杂难懂的字符,可他脑海清晰闪现的,却是刚刚在仪器上见到的还原文件,因而,心头的怒火持续直线膨胀着,车速不由调得更高,更用力地踩起油门。

    幸好此刻深更半夜,路上车辆稀少,连交警也没,不然他这样驾驶法,警笛铁定鸣响整个上空。

    回到家后,他直接冲进卧室,把已经回归正常状态的手机往床头柜面一甩,然后,上床。

    她仍旧酣然熟睡着,呼吸细微而平稳,那张本就清纯的脸,此刻更加无邪,更加无害,那股独特的妩媚,也还在时刻散发着。

    多绝美脱俗的小精灵,多勾人魂魄的小尤物!然而,却是……却是个间谍,是个……淫wa荡fu!

    如狂风暴雨来袭,贺煜俊颜更加乌云密布,眸色也更深更怒,他迅速脱去身上的衣服,继而撩高她的睡裙,撤下内裤,狠狠地占有她。

    不做任何前奏的占有突如其来,让凌语芊即时乍醒,看到眼前熟悉的男人,她下意识地冲他甜甜一笑,本能地把腿再张开一些,一来为了缓解刚才那阵剧痛,二来,为迎合他。

    但不一会,她忽然想到某件事,又马上做出抗拒和挣扎。

    可惜,贺煜牢牢禁锢着她,继续像头失去理智的雄狮,狂肆驰骋。

    凌语芊睡意彻底消失,急忙大喊出声,“不要,贺煜,别做了,快停下来,我们暂时不能行房,我怀孕了,你快停下,不然会伤到宝宝的!”

    由于惯性,贺煜继续律dong,几秒后,赫然停止!

    她说什么?她怀孕了?她终于怀孕了?自己日夜努力、日夜期盼的事,总算有了收获,总算实现,然而,却是在这样情况下,自己,感觉不到半点欢心和激动,反而……反而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天爷,你真爱开玩笑,你真会玩弄人!

    ------题外话------

    祝愿姐妹们七夕节快乐,爱情家庭都美满幸福哦!

    另外,继续强推朋友古默刚刚完结的现代豪门婚恋文《豪门绝恋—豪门小老婆》,非常经典好看哦:

    幽暗的房间,高大的男子傲慢地像个帝王,而她,则是进贡的女奴!

    摊开身子,任他予取予求着,灵魂一次次被熨烫。

    她的生涩,只能激起他野蛮的占有,一次又一次……

    一周,七天七夜,她像廉价的货物一样卖给了他,

    等出来,恍如隔世,而这,才只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