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09 百般讨好

    http://

    由于有孕在身,凌语芊的动作不自觉地缓慢下来,故她抵达华清居时,所有的人都已经入席就坐,而且,贺煜也在!

    凌语芊本是愁闷难受的心即时雀悦不少,以致顾不着礼仪,眼中只有他的存在,加快脚步疾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巧笑倩兮地望着他。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可惜,他视若无睹,高深难测的鹰眸,不知看的是什么地方。

    凌语芊于是咬了咬唇,猛然伸出手,放到贺煜的腿上,那极具男性气息的感觉,令她难掩羞涩,两边脸颊也立刻发热起来,美目又是快速朝众人瞄了一下。

    幸好,他们的注意力似乎并没有放在她身上,而且,爷爷已经宣布出事情来。

    原来,爷爷准备去一趟澳大利亚,去参加他一个老朋友的七十一岁寿宴,半个月后出发,大概三个月后才回来。

    爷爷这个老朋友,凌语芊有次曾经从贺家老保姆张阿姨那了解过。

    当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荼毒生灵,爷爷那会才十来岁,血气方刚,看着日本士兵毫无人性地屠杀迫害百姓,深感悲愤和痛恨,有次在街上碰到两名日本士兵为难一个与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孩,于是出面求情,谁知那两名日本士兵非但不作罢,还不怀好意,命令爷爷和那男孩打斗,扬言谁输,就砍掉谁的头,爷爷顿时大感恐慌,同时也无比愤慨,他早听过日本鬼子没人性,专门逼迫中国人互相残杀,以供他们做乐,想不到,这么恶毒的事会落到了自己的头上,为了性命,爷爷先是恳求鬼子,鬼子丝毫不动摇,还用长刀指着他,凶神恶煞地命令立刻开始,同时还出言侮辱嘲笑爷爷是“支那猪”,嘲笑所有的中国人都是猪。

    爷爷不得已,唯有和那男孩打斗起来,看着鬼子高举的寒光闪闪的长刀,爷爷难免害怕,于是使出全力,只想能打赢对方,好避免丧命。那个男孩也是。所以,彼此都打得非常激烈,都互不相让,且都渐渐挂了彩。

    而那两名日本畜生,则在一边大笑特笑,边笑边指着爷爷和男孩辱骂,“没用的支那猪,难怪会成为我们日本帝国的俘虏,日本帝国万岁,支那猪巴嘎。”

    各种屈辱各种嘲笑,那一声声邪恶的笑声,那一张张丑陋的嘴脸,那一幕幕没人性的屠杀和欺凌,顿时如排山倒海袭来,各种新仇旧恨,家仇国恨,令爷爷怒不可遏,忍无可忍,那个男孩也是。

    他们于是相视一下,眼中达成某种共识,趁着鬼子笑得前赴后仰,一人一个,迅速抢过鬼子的长刀,在鬼子还来不及清楚怎么回事,狠狠地刺入鬼子的胸口,送鬼子上西天。

    殷红的血,顷刻流了一地,爷爷却感到说不出的痛快,因为这些血,祭拜了无数个曾被日本畜生杀害的无辜同胞的在天之灵。这些血,代表着中国人并不是胆小鬼,代表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中国人绝不会任由帝国主义的欺凌和侵犯下去!

    不过,也因为这些血,爷爷和那个男孩遭到了日本侵略军的追捕,最后走逃无路,索性加入地下组织,继续与日本侵略军战斗到底,而这一抗日路上,爷爷和男孩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结拜为兄弟,发誓共患难,同进退。

    抗日战争胜利后,新中国成立后,他们终于回到了属于彼此的家园,结婚生子,后来,爷爷的战友得了一种病,澳大利亚正好是适合战友养病的地方,战友于是随儿子一家移民去了澳大利亚,彼此一直保持联系,还约好,十年一聚,在彼此的十年大寿上相聚。

    前几年,爷爷七十大寿,战友回国参加,所以这次战友大寿,爷爷也如约过去,爷爷还会在寿宴前半个月抵达,帮战友一起张罗,过后还准备继续呆留2个月,与战友好好叙旧,回忆那些年一起走过的艰难却又不悔的日子。

    听到这个消息,贺家所有的成员都持有鼓舞和支持的态度,因为他们都深知爷爷当年的血泪史,也都知道,爷爷年纪不小,难得有机会,理应多点与最好的战友兄弟相聚,多点出去游玩。

    凌语芊却有点儿不同,若是昨天听到这个消息,她大概也会和其他人一样,满怀欣然和支持,但现在,除此之外,她还感到一股淡淡的忧愁,毕竟,爷爷是这个大庄园里最疼她的人,很多时候都是他帮她出头,如今他要离开一阵子,她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似的。

    想罢,她不禁再一次瞄向坐在旁边的贺煜。

    无奈,贺煜依然当她透明似的,连一眼都吝于给她。

    故她更觉愁闷和委屈,但考虑到这儿人多眼杂,免得被看出端倪,她便没再继续表露过多的情感,尽力佯装若无其事,直到早餐结束。

    大伙陆续离去,凌语芊在贺煜起身后,也赶忙跟着,无奈一出大门口,贺煜步速快了起来,以致她也只好加快速度追他,毅然挽住他的手臂,气喘吁吁地道,“贺煜,别走这么快好不好?我怀孕了,不能走得太快。”

    凌语芊话一出,贺煜脚步猛地一停,几秒后,又重新走了起来,不过,似乎已没刚才那么快。

    凌语芊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两只小手更加紧致牢固地抓住他健壮的臂弯。

    一路上,贺煜一言不发,凌语芊担心弄不好又会引起他的反常,便也静静的,心想等下回房再和他谈,然而,回到华韵居门口时,贺煜突然再次止步,作势要拿开她的手。

    凌语芊紧拽住,仰脸恳求,“今天星期六,你别去上班好不好?我们去去医院?虽然我昨天用验孕棒检查过,但我还是想去医院再验一次,顺便看看有什么要注意的,你陪我去,好吗?”

    凌语芊说罢,牵起他的手,一起来到她的腹部,想借此让他更动容。

    可结果,她弄巧成拙了,一触碰到她的肚皮,贺煜从怔愣中回神,不由分说地甩开她的手,脚下的皮鞋再次提起。

    凌语芊锲而不舍,继续去追,继续拉住他的手,急声道,“贺煜,你到底怎么了呢,能不能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无端端变成这样,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人家怀孕了,有了你的小宝宝,你却这样对人家,我很生气,很难过,甚至,我讨厌你的知道不!”

    她先是佯装生气,对他发火,希望他能像之前那样,害怕了,然后哄她,可惜,她一次又一次地失望,而且,更加不解和难受,继续问出目前唯一想到的可能性,“是不是因为昨晚我抗拒你,不让你继续?但我跟你说了呀,我们再忍忍,等过了头三个月就行了,我们只需再等40天,40天而已哦!或者,你实在忍不住的话,我……我用嘴!”

    她忍住羞愧和无地自容,只为了讨回他的欢心,然而,在他看来,却是为诱惑他不惜如此作贱!

    果然是个小淫wa!

    贺煜俊脸一沉,在心中暗暗冷哼,寒冰般的鹰眸,轻蔑而鄙夷地睥睨着她,口是心非地讽刺出声,“我想要爽,大把女人等着供我上,所以,别把你看得那么重要,别太高估你自己!多的是女人,她们的口活技术,比你强!”

    凌语芊即时如遭五雷轰顶,面色刷地惨白了一片,全身血液凝固,一切所有能动的,也都停止了运转,只剩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倏大,除了难以置信,更多的是悲痛。

    贺煜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次,凌语芊不再去追,也没呐喊,只是呆呆地望着他渐渐远去,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消失于自己的视线之外,委屈伤痛的泪顿时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连窜一连窜地滚落,连绵不绝,深深没入了脚下的草地中。

    贺煜,你坏蛋,你太可恶了,竟然这样伤我,你怎么可以在我面前说这些话,怎么可以!

    伤悲的泪,不止狂流,凌语芊几乎肝肠寸断。

    突然,背后响起了一声幸灾乐祸的嘲讽,“不见棺材不落泪,如今看来,你是见到棺材了!”

    是季淑芬!

    凌语芊身体又是轻轻一颤,下一秒,季淑芬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尽管视线被泪水模糊了,可她依然清晰看到季淑芬那得意洋洋的嘴脸是何等可恶。

    “自古以来邪不能胜正,你这朵邪花,也休想指染了我们贺家,阿煜他慢慢清醒过来了,你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季淑芬声色俱厉,继续侮辱。

    凌语芊悲愤之余,同时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季淑芬并没听到自己刚才与贺煜的对话。

    是的,她不希望怀孕的消息给季淑芬知道,至少不是现在。上次的蓄意狠打,她依然记得,依然只需一想就心有余悸和愤慨痛恨。

    深吸一口气,凌语芊不动声色,只给季淑芬淡淡一瞥,随即抬步朝屋里走去。

    季淑芬还是一副得逞得意状,看着凌语芊慢慢远去,她从口袋掏出手机,拨通李晓彤的电话,语气难掩振奋,“彤彤,我跟你说个好消息……”

    回到卧室的凌语芊,这才敢表露出真实的情感,她整个身子投入沙发中,小心轻缓地舒展着疲惫的四肢,稍后,拿起手机拨打贺煜的电话。

    尽管他刚才那样伤她的心,可她还是无法克制地想和他重修旧好,奈何,结果仍旧不如她愿,于是她改为发短信,“我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只是一时意气的对不对?你心里其实并非真的那样想的对不对?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只需跟我说声对不起,说你以后再也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那么,我会当这一切没发生过。”

    短信发出去已有五分钟,手机却仍没有动静,凌语芊心中哀怨倍增,继续愁眉不振地对着手机屏幕盯了片刻,放下手机,起身缓缓走到梳妆台前。

    镜子里面,映出了她苍白憔悴的容颜,那条静静躺在她脖颈上的钻石项链,显得更加触目,更加闪耀。

    “小东西,这条项链代表着永恒,以后你要一直戴着它,直到我送另一件同样代表着永恒的项链给你,知道吗?”

    他的话,深情而霸道,而她也一直记忆犹新,从不让它离开自己的脖子。还有其他一些美好幸福的画面,也都那般真实而深刻,可为何转眼之间,就起了如此大的变化?

    凌语芊娥眉持续紧皱着,一会从镜子前走开,走到花裙子那,抚摸着那一片片娇艳如昔的花瓣,内心更是怅然若失,哀伤悲酸。

    她又不由自主地拿起了手机,再一次发短信给他,“贺煜,理理我好不好?你说过,不会再让我伤心,可现在,我很难受,很想你,想得心都痛了,所以,你回来看看我好不好?我想你抱我,想你搂着我,想你陪我一起睡,好吗?只要你回来,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求求你,求求你了!”

    多么卑微的一段话,而又多么令人心疼心碎的一句话!然而,谁叫她识情滋味,谁叫她认识他,谁叫她……爱上他、且深深为他沉沦!

    爱上他,她注定饱受折磨,注定心痛心碎。

    她的深情和眷恋,依然是被无视掉,她拿着手机,呆坐在窗台上,神色悲切,心如刀绞。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清脆的手机铃,划破空气里的哀切和沉寂。

    凌语芊心头一喜,连带身体都抖动起来,看也不看便立刻接通,可惜传到耳际的并非他的嗓音,而是……采蓝。

    “亲爱的,在做什么了?”

    冯采蓝的嗓音,永远都是那么轻快愉悦,让人不禁深感羡慕,这大概,只有没爱过的人才能做到。

    凌语芊快速收拾一下心情,讷讷地道,“没……没做什么。”

    心思细腻的冯采蓝,立刻发觉一些端倪,不由关切道,“语芊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我没事。”凌语芊略作思忖,暂不打算说出来,不想每次有麻烦都找采蓝倾诉,采蓝日子过得那么轻松快乐,自己不该老是给她填烦恼的。

    冯采蓝知道凌语芊最近和贺煜关系很好,便也没多想,说明来意,“中午有没有空,想约你吃饭,好几天不见,想你了哦。”

    “嗯,有!”凌语芊不假思索地答允,自己的确应该出去透透气,不能再继续窝在这里,否则再这样自个纠结悲伤,说不定会崩溃。

    “那我们老地方见!对了,你在公司还是在家?要不要选个近你的餐厅?”冯采蓝不忘体贴。

    凌语芊则婉拒了,“我在家,但不用了,我会让司机送我过去。”

    “那我们待会见,老规矩,谁早到,谁拿位。”

    “好,待会见!”凌语芊话毕,也收线,正准备放下手机,又突然接到一个来电。

    这次,是肖逸凡,同样是问她有没有时间,想约她中午一起吃饭。

    凌语芊想到采蓝早就想见见肖逸凡,于是决定,三人一起聚餐,肖逸凡并不介意,爽口答应了。

    结果,三人聚在一间高级餐厅里,是肖逸凡选的地址。

    冯采蓝比预期中还兴奋,一坐下就叽喳个不停,天南地北什么都聊,看来对肖逸凡印象很好。

    肖逸凡也无拘无束,有问必答,部分原因是真心欣赏冯采蓝的率直性格,另一部分原因,是为凌语芊,她最好的朋友,也将会是他肖逸凡最注重的朋友。

    反观凌语芊,是说话最少的那个,唇角浅浅含笑,静静聆听采蓝和逸凡的交谈,偶尔被点名了,不得不接话。

    一会,冯采蓝彻底把话题转到她的身上,囧囧地道,“语芊你说点什么吧,你这样,会令我很丢人哦!”

    “我在给你制造机会啊,你一直嚷着想见肖逸凡,如今难得见面,我当然得让你好好表现呀。”凌语芊便也打趣道,美目流盼,来回望着眼前这两个对她意义都很特殊的好朋友。

    冯采蓝听罢,俏脸陡然一红,“哎呀,你可别误会,不错,我是很欣赏肖逸凡,那是因为你把他说得太好了,我好奇,便迫不及待想见他庐山真面目,但我告诉你哦,我对他可不是那种意思,我和他,是哥儿!肖逸凡,我说对的吧?咱俩是哥儿吧?”

    “嗯,是哥儿们!”肖逸凡同样应得由衷,视线重返凌语芊身上,一本正经地道,“最近还好吧?贺煜对你,依然很好吧?”

    凌语芊继续来回望了他们一眼,终于如实相告某件事,“我……我怀孕了。”

    “啊!”

    霎时间,冯采蓝和肖逸凡都张大了嘴,而后,欣喜若狂地祝贺出来。

    看着他们兴奋高亢的样子,特别是……冯采蓝几乎感动落泪的模样,凌语芊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不禁也再次为这来之不易的、具有独特意义的小宝宝感到满怀欣慰和激动,右手已经覆上腹部,脸上绽出了会心的笑。

    宝宝,不管接下来有多艰难,不管你爸爸会怎么对妈咪,妈咪都会好好照顾你,保护你,让你安然无恙地来临这个世界,妈妈已经失去你哥哥(姐姐),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你!

    凌语芊想罢,先前的一些郁结暂且消散开来,她彻底融入了现场的好氛围,和两位好朋友一起沉浸在这个美好的话题中。

    “我要当宝宝的干妈!”冯采蓝迫不及待地发出申明。

    一向温润踏实的肖逸凡,也难得调皮地道,“那我当干爹,话说我长这么大,还没当过干爹呢。”

    凌语芊抿唇一笑,分别冲他们点了点头,宝宝还没有出世就有干爹干妈疼着爱着,真好!

    “嘿嘿,不知道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呢,不知道长得像谁呢!”冯采蓝忽然又道,面对小孩子的话题,她这个泼辣的小女人也不禁变得天真有爱起来了。

    肖逸凡也一样,继续兴致盎然地附和着,“不管是男孩或女孩,反正就是一个不得了的娃!爸爸是超级大帅哥,妈妈是超级大美女,这娃儿,还用得着担心嘛!”

    “噢!算了,我不当干妈了!”冯采蓝冷不防地,改变了主意。

    惹得凌语芊和肖逸凡都诧异,特别是凌语芊,美丽的小脸儿立刻紧张起来,“为什么呢?”

    “因为……我要当丈母娘!”冯采蓝眯起眼,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语芊,我跟你说,你这胎,一定是男孩,而且,长得极像贺煜的小俊娃,长大一定像他老爹那么万人迷,所以,我决定以后生个女娃,嫁给你儿子!”

    凌语芊恍然大悟,紧绷的心松开来,而后,呵呵娇笑。

    “采蓝,你还真会算计啊!”肖逸凡揶揄了一句。

    “那当然!”冯采蓝丝毫不觉得窘迫,重新看向凌语芊,眨了眨美丽的双眼,“语芊,就这么说定了哦,不准反悔了哦,我们以后要做亲家了哦!”

    凌语芊也继续笑了笑,郑重地点头。

    冯采蓝即时欢呼起来,后经由肖逸凡提醒,她才重新坐好,不好意思地吐了吐小舌头。

    就在这个时候,有两名年轻人毫无预警地冲他们跑来,确切地说,是冲着肖逸凡来的。

    原来,他们是娱乐记者,肖逸凡已经出名到有记者主动采访了!他们先是询问一些关于音乐上的事。

    肖逸凡样子马上恢复了严肃和认真,似乎已非第一次面对媒体,在记者面前表现得异常淡定和自然,一一回答他们的采访。

    完后,记者忽然指着凌语芊,笑着问道,“肖先生,请问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

    凌语芊身体猛地一僵,看着肖逸凡。

    肖逸凡回望她一眼,这才回复记者,“她不是我的女朋友,但她,会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最在乎的人。”

    “哇,那看来这位小姐对肖先生来说很重要喽,对了,请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肖先生方便说说吗?”记者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继续追问。

    这次,肖逸凡沉吟片刻后,语气冷硬,拒绝,“对不起,不方便说!”

    记者见状,虽然大感失望,但也没有再追问,客气地赔笑一下,辞别离去。

    桌面顿时安静下来,凌语芊若有所思地看着肖逸凡,肖逸凡也一瞬不瞬地望着她,笑容再现。

    渐渐地,凌语芊略觉窘迫,便移开脸,无意中正好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包厢里,坐着两个熟悉的人影,分别是……李晓筠和贺芯。

    李晓筠依然是那种鄙夷冷笑的表情,贺芯则……一脸愤怒。

    ------题外话------

    强推朋友古默刚刚完结的现代豪门婚恋文《豪门绝恋—豪门小老婆》,非常经典好看哦:

    幽暗的房间,高大的男子傲慢地像个帝王,而她,则是进贡的女奴!

    摊开身子,任他予取予求着,灵魂一次次被熨烫。

    她的生涩,只能激起他野蛮的占有,一次又一次……

    一周,七天七夜,她像廉价的货物一样卖给了他,

    等出来,恍如隔世,而这,才只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