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10还你,我们再也不拖不欠(精!)

110还你,我们再也不拖不欠(精!)

    http://

    走出俱乐部的凌语芊、冯采蓝和肖逸凡三人,也是各有所思。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冯采蓝激荡振奋的心情尚未完全平复,忍不住又欢呼喝彩,“今天真是太爽了,想想那几个极品吃憋的样子就好笑,她们估计要好几天都无法消气,感谢主!”

    相较于冯采蓝的大快人心,凌语芊依然难掩担忧,她还是很担心李晓筠不肯就此罢休,害怕李晓彤会因为嫉恨而失去本性,然后给冯采蓝带来不良的后果和伤害。

    肖逸凡看得出凌语芊的内心想法,马上安抚出来,“语芊,别多想,不会有事的。”

    凌语芊定神,迎着他温柔而关爱的眼神,心一紧,倍觉感动。

    这时,冯采蓝也才留意,也赶忙道,“哎哟语芊,你怎么还在为我担心,我刚才对她们说的那番话,虽然有威胁她们的意味,但也是事实啊,她们要是真打算对付我,我是不会怕的,大不了,和她们两败俱伤,我就不信她们这些金碗舍得来碰我这个块烂铁!”

    “不错,这次的事是她们理亏,她们自是不敢乱来。”肖逸凡也附和着。

    凌语芊来回望着她们,便不继续这个话题,缓声询问,“你们等下打算去哪?”

    冯采蓝先是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道,“我答应了陪我妈去买几张新椅子,差不多时间了。”

    肖逸凡正想说自己没节目,不料手机突然做响,是他总监打来的,有事叫他回录音室一趟。

    迎着他歉意的眼神,凌语芊微笑,“没关系,工作要紧,反正我们这次也聚得差不多,下次方便的话,我们再一块。”

    “语芊,那你呢,你等下是回家呢,还是……对了,今天星期六,贺煜怎么不陪你?”冯采蓝突然问。

    凌语芊略略一怔,撒谎道,“他……他临时有急事需要回公司,这周末是向大众的,他的作息时间没有这么规范。”

    “也是,自己当老大,肯定不同的,那你是回家了?你要不要叫司机来接你?”冯采蓝记得凌语芊有孕在身的情况。

    “语芊,不如我先送你回去,反正顺风车。”肖逸凡也迅速提议道。

    凌语芊则摇头,呵呵笑,“不用了,我没你们想象中那么脆弱了,我……我打算去公司找贺煜。”

    “噢,原来某人想着老公呢。”冯采蓝立马取笑出来,调皮地朝凌语芊眨眨眼。

    凌语芊嫣然浅笑,其实,她还是不放心今天的意外,想去找贺煜帮忙。她视线再次转向肖逸凡,提醒道,“逸凡,你快去吧,免得总监等你。”

    肖逸凡沉吟片刻,点了点头,不忘叮嘱凌语芊保重身体和万事小心保重身体,随即先行离去。

    凌语芊和冯采蓝也不多说,又是让采蓝先走,她则先打个电话给贺煜,可惜又是得不到回应。

    难过伤悲之情,再次涌上心头,她恨不得,立刻坐车回家,不想再理他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然而想到采蓝有可能会惹上官司,便只好忍住悲伤,打给池振峯。

    池振峯真是个好人,马上接了,语气还非常愉快,“Yolanda!”

    “振峯,我想打扰你一下,你知道贺煜在哪吗?他……是不是在公司?”凌语芊小心翼翼地问着,生怕引起他的怀疑,她还故意撒谎,“我刚才打他电话,但是无法接通,所以……我想到找你问问,对不起,打扰你了。”

    “没关系,不打扰,不打扰。嗯,总裁在公司,今天有个客人要签约,他临时回来了,我也在的,对了,对了,要不要我去叫总裁给你回个电话?”池振峯如实相告。

    凌语芊赶忙阻止,“呃,不用了,不用了振峯。我……我问问而已,其实……没什么事的。”

    池振峯也不疑有它,“那行,你还有事的话,随时找我。”

    “嗯,谢谢你,那……那先这样。”

    “不用客气,再见!”池振峯温润的嗓音一直维持着亲切和友好。

    以致凌语芊收线后,忍不住感到淡淡的失落,怔愣了一会,收起复杂的心情,乘坐的士前往公司,下车后,在公司附近的一间面包店买了些小蛋糕,有贺煜最爱吃的香草咖啡味。

    她提着小蛋糕,步履轻缓地踩在闪闪发亮的大理石上,一步步地朝贺煜的办公室迈进。本来,她想再打一次电话给他,但考虑到他可能还是不接,便也作罢,心中只希望,等下他见到她亲自过来,会高兴,恢复到常态。

    只可惜,老天爷这几天似乎睡着了,对她的祈祷一概听不见,当她来到贺煜的办公室,带着甜甜的笑推开那扇气派的玻璃门时,整个人顿如掉入了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只见那象征着至高无上地位的总裁办公大椅上,坐着高大霸气的他,然而除了他,还有一个女人,是的,那是一个女人,从那柔美的身段,那一头瀑布般的长发,断定那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人。

    女人跨坐在他的身上,和他的身体紧密的贴合,和他正在火热地狂吻着!

    铿——

    手上的蛋糕,从她手中轰然滑落,美丽的盒子被砸开,那一块块精巧美味的小蛋糕溅了出来。

    早上他在家门口说,只要他想爽,大把女人供他上,她还以为他只是开玩笑,只是一时意气,想不到,他说的是真的,是真的。

    曾经,那一次,在酒店的3018总统套房里,她看到他和李晓彤交缠在一起,她心如刀割,痛不欲生。

    如今,她看到他和另一个女人在……痛,亦然,可还有更多的愤怒和愤慨。

    贺煜,你好狠!你好可恶!你这个大骗子,不守诺言的大骗子!一次又一次地叫我相信你,事实上你却一次又一次地违背誓言!

    凌语芊知道,自己不该哭,至少,别在他的面前!可是,泪水根本控制不止,像是遭到催泪弹袭击似的,任凭她如何努力,结果还是哗啦哗啦地涌流出来。

    视线模糊了,可她依然清晰看得到,办公桌后的那对男女是怎样地吻得浑然忘我!

    她恨不得冲过去,把那个女人从他身上拉起来,然后,狠狠地扇女人一个耳光。但,打了又如何?打了能改变这一切吗?何况,说不定还会招致他的侮辱和践踏,带来的,只有更多的痛。

    所以,她决定转身,决定在他发觉之前,带着仅存的一丝力气和尊严,悄悄地离去。

    奈何,却是这个恶魔不打算放过她,就在她刚转过身子,还来不及抬起如万斤重的脚步时,背后猛然响起一道幸灾乐祸的冷笑,“怎么不继续看了?怎这就走了?我还以为,你会过来抓奸呢?”

    全身的血液,仿佛彻底地凝固了!抓奸!呵呵,他也晓得他在出轨吗?凌语芊使劲挣扎了一番,然后,转回头去!

    这也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脸!

    她还以为,那会是一张千娇百媚的容颜,但实际上……女人五官的确不错,不过气质是刚中带柔,和……李晓彤是同一类型的。他,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女人!

    “终于知道我不是非你不可吧,终于知道你的价值,你的魅力没那么大吧!”贺煜推开怀中的女人,站起身来,缓缓地朝她走近,深邃诡异的黑眸一直紧盯着她。

    看着他慢慢地走来,高大挺拔的身躯仍是那般霸气强势,俊美绝伦的容颜仍是那般令人心动,全身上下,都魅力四射,引人沉沦,然而,再也勾不起她的心悸,变了心的他,她不想再去爱。

    凌语芊咬牙切齿,冷冷地看着他,几乎想朝他这样吼出来,“我从没说过你非我不可,我也没说过我的魅力和价值有多大!这一切,也只是你自己说的,是你自己说离不开自己,不管是曾经的天佑,还是现在的贺煜,你都说很爱很爱我,不能没有我!”

    只是,吼了又如何?他想占有你身体的时候想**的时候,什么甜言蜜语都会说,的确,那些都不过是男人在欢爱时的甜言蜜语,是自己傻,切身处地地把它当成爱的誓言,当成永恒。是自己傻,爱上这个无心的男人,明明伤害不断,却一次又一次地心存侥幸,想给他机会,怪只怪,自己太贪恋那些虚无缥缈、昙花一现的所谓的幸福!

    完全麻木了的身体,重新转了回去,凌语芊依然不吭半句,准备离去。

    毫无知觉的手臂,却蓦然被抓住,这次,是他把她转过身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那双曾经把她深深吸引的眼眸,此刻让她看到的,只有如冰潭般的幽冷,冷到了她的骨髓去。

    他黑瞳略微一偏,朝散了一地的蛋糕不屑地瞧了瞧,焦点随即重新定在她的脸上,发出轻蔑的嘲笑,“与其用这些破玩意来讨我欢心,倒不如像以前那样,用你的美色来蛊惑我?噢……当然,那些都是过去,你已经知道我不会再上当,再也不感兴趣了。呵呵,你还挺聪明的呢!可惜,我不是一般的男人,我是贺煜,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上当,再也不会!”

    听着这些不是人话的话,凌语芊越觉得全身都在发冷,她唇齿不停抖动着,悲愤持续膨胀着,然后,她毅然扬起手,准备狠狠地打在他这邪恶的脸上。

    但是,她还没碰到他,就被他给逮住!

    “放开我,放我走!”凌语芊无力地发出了挣扎,“是的,以前是我鬼迷心窍,是我中了邪,想尽办法诱惑你,蛊惑你,如今,我不想了,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所以,你放开我吧,放我走吧!”

    凌语芊本是自暴自弃、心灰意冷的话,然而在贺煜听来,却是不同的意思了,他觉得,她这样说,正印证了她是高峻派来迷惑他的人!

    所以,他面色更沉,目光更幽冷,下意识地加大了力度。

    凌语芊顿时更痛,本就没断过的眼泪,继续挥如雨下。她已经无力去挣扎,只是高高地仰着满是泪水的脸,定定地望着他。

    而贺煜,对上她这梨花带雨的模样,他好象中了邪似的,心中感到莫名的揪疼,他暗暗咒骂自己一声见鬼,赫然松开手。

    凌语芊并没立刻为这重获自由而给出反应,继续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突然,手抬起,来到脖颈上,抓住那璀璨依旧的钻石项链猛扯,用力使劲地扯,一会直到感觉痛了,她才晓得伸手到扣子上,解开扣子。

    沉甸甸的项链,一点一点地抽离,她感觉脖子像被拔掉一层皮似的,带出了难以言表的痛!她拿着项链,颤抖地伸到了贺煜的跟前,美目呆呆地望着他,白皙的手指轻轻一动,项链从她指尖滑落。

    “贺煜,还你,我们再也不拖不欠!”

    在项链砸到地上的那一刻,凌语芊嘴里发出了这句心碎的决裂,空洞而呆滞的眼,最后给这男人深深一望,扭头,彻底地离去。

    贺煜整个震住了,内心里,猛地窜上一股慌乱!

    “小东西,这条项链代表着永恒,以后你要一直戴着它,直到我送另一件同样代表着永恒的项链给你,知道吗?”

    “嗯,我不会解下它,这辈子都会带着它,当然了,假如哪天我真的解下来了,那就代表,我不爱你了!”

    那就代表,我不爱你了!

    呵呵,她从来就没爱过自己,那些所谓的爱,不过是她用来魅惑自己的手段,是谎言!然而,为什么他会感到慌了,为什么觉得心里莫名的难受,莫名的气愤。

    瞪着她头也不回地离去,贺煜心中更是暴跳如雷,怒不可遏,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了,他这才低首,看向地面的钻石项链,越看,越想起她刚才的决裂。

    贺煜,还你,我们再也不拖不欠!

    好一句不拖不欠!

    贺煜无法控制地咬牙切齿起来,抬脚,准备狠狠地朝钻石项链踩去。

    不过,有个人影及时冲过来,快一步地捡起来项链,啧啧声中带着抱怨,“贺大总裁,我知道你大爷有钱,但也不带这样浪费的,这钻石项链至少要好几百万吧,你竟然想就此毁了它?用不用这么暴殄天物啊!”

    “放下它!”贺煜眸一冷,沉声叱喝。

    “才不!”女人耸耸肩,继续端详着项链,“对了,既然你当垃圾扔了,而我又刚好捡到了,那不如就归我了,算是……我配合你演这出戏的额外奖励喽!”

    原来,这个女人是基建集团的主席千金霍美思,一年前留学归国,接手父亲的生意,与贺氏合作期间,跟贺煜彼此相中上了,当然,仅只工作上。

    今天,她本是来谈公事的,不料忽然被贺煜提出一个请求,叫她帮他演一场戏,而他承诺会实现她一个愿望。“当”一次小三,成功换取一份1千万的工程合约,何乐而不为?

    霍美思正对着项链思忖着,忽见眼前一闪,一只大手猛然伸来,拿走了璀璨闪耀的钻石项链,紧接着,高大的身躯已回到了办公桌后。

    她定了定神,赶忙跟过去,嚷道,“喂,贺总裁,你干嘛抢我的项链,快给我!”

    “你的项链?”贺煜眯起眼,冷哼出一声。

    霍美思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迎着他那骇人的目光,硬着头皮道,“是你……是你刚才要毁掉的,既然毁掉,那不如便宜我呗!”

    “就算毁掉也不会给你!”贺煜毫不客气地打断她的痴人说梦话,低下头,重新注视着手中的项链,这项链,专属于她,谁都别想指染!

    切——

    霍美思不禁藐了藐嘴,盯着他那冷峻的容颜,忽然计上心来,决定戏弄他一把!

    她略微调整一下思绪,一副委屈的样子,“贺大总裁,我觉得我吃了一个大亏,刚才你说只要我帮你演好这场戏,你会和我合作那个项目,可是,我们本来就说好今天签约的呀,不管我帮不帮你演这场戏,这合同都会签的,所以……我要额外讨个人情!”

    贺煜眸光一晃,视线从项链中抬起,一会,淡淡地道,“你想要什么人情?今天是周末,但我还是回来和你签约,这已经是对你的一个很大的特例。”

    “切,你为什么不想想,假如你不回来签约,你能如愿’伤害‘到嫂夫人?哎呀,说不定你是故意的!你之所以来,就是为了这事,签约,只是个幌子!”霍美思稍顿,开始问出心中的好奇,“对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嫂夫人!”

    贺煜怔然,不语。

    “你知道吗,女人最痛恨的就是丈夫出轨,刚才嫂夫人的反应也说明了,所以你这次有点玩大了哦!不拖不欠!这四个字你懂什么意思吧?”霍美思又道,眼中闪着狡黠。

    贺煜内里的痛正被挑起,整个面庞,不觉又是一沉。

    “我跟你说,女人是娶来疼的,而不是娶来伤害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伤嫂夫人的心,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们英俊帅气、睿智能干、霸气侧漏的贺大总裁,你接下来的日子可有好受的了,我们女人,除了是个脆弱的动物,同时,也非常记恨,如果我是嫂夫人,肯定不会轻易原谅你!我还会去另找男人报复你!”

    另找男人!

    明知这只是霍美思的想法,可一听这样的话,贺煜便抑不住恼怒,压根忘了那小东西根本就不是真心爱自己,忘了自己和她之前,根本就不是一对正常的夫妻。

    霍美思一直暗暗留意着他,见他动容了,于是继续煽风点火,刻意摆出一副凌语芊上身的样子,气咻咻地嗤哼,“你不是说我凌语芊价值魅力不大吗?那我就找个不比你差的男人,证明给你看,你不懂欣赏,多的是人会欣赏!”

    贺煜眼中怒火,烧得更旺,瞪着霍美思,也忽然把她看成了凌语芊,以致恨不得,要掐死她。

    霍美思内心更加凉快,嘿嘿,看着向来淡定冷静的他抓狂崩溃,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嘛!

    “嫂夫人天生丽质,貌若天仙,最主要的是,长得娇娇滴滴,我见犹怜,就算她不开口,也能得到无数男人的青睐,更别提,她檀口一开,那些男人还不狂蜂浪蝶般地冲涌过来……”

    “废话少说,合约呢,还想签就快拿出来!”贺煜终于做声,猛地打断她,低沉的嗓音透着不尽的狂躁。

    霍美思见好就收,知道不能再胡闹下去,便也嘟一嘟嘴,勉为其难地停止话题,回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从公文包中取出合约,递给贺煜。

    贺煜依然寒着脸,接过合约,仔细翻阅了下,随即拿起金笔,龙飞凤舞,签下他尊贵的大名,完毕,不急着递回给霍美思,而是抬眸,盯着她,漫不经心地问,“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霍美思顷刻为这突如其来的问话给震住,这……这……他该不会真的受到打击了吧?

    贺煜俊颜渐露窘迫,心中又是一阵狂躁,不错,经由凌语芊的背叛,他对自己的魅力,起了怀疑!

    为了掩饰自己这莫名其妙的举动,贺煜快速调整一下心情,故作调侃,“刚才那样的机会,通常很多女人都恨不得顺水推舟,唯独你另类,我不禁在怀疑,你是否真的是女人。”

    “女人……我货真价实!不过呢,不会让你验证。”霍美思也开始接话。

    “那怎样的条件的男人才符合你?”

    “这个吗……我也不知道,但绝不是你。”霍美思又是毫不客气。

    “呵呵,你三番四次提醒,不怕伤我的心?”贺煜继续兴味地道。

    “你……伤心?会吗?就算是,也不是为我吧?”霍美思没好气地哼,准备再问他为什么那样对凌语芊时,却见他把合约给回她,还下逐客令。

    “接下来的细节,池特助会跟进,你到时直接与他联系就行。”贺煜恢复了以往的面无表情,公事公办地道。

    霍美思一愣,若有所思地对他注视了一会,便也接过来,辞别离去。

    贺煜视线下意识地追随着她,待她利落的身影消失于玻璃门外,他这才缓缓收回目光,转向桌面的钻石项链上,重新将它拿起。

    ------题外话------

    书院举行了2012年度人气作者大评选,根据读者投票选出50名入围作者,获得参与“2012潇湘书院年会盛典”资格,角逐十项大奖,投票地址在潇湘首页的中间宣传栏点击进入(或者也可以到本文的留言区直接复制我在置顶留言那留下的投票地址),找到紫的笔名和书名“淡漠的紫色+蚀骨沉沦”,点投票即可。

    喜欢紫和喜欢《蚀骨沉沦》的亲们,请多多支持,看紫能否获得这个别具意义的殊荣,在未来的写作道路上走得更远更好。万般感谢,感谢不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