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11 曾经的他,是那么的爱她

111 曾经的他,是那么的爱她

    http://

    今天这场戏,不可否认想刺激报复她,但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想测试她会否真的是高峻派来的人!

    而结果呢,结果依然是,他根本判断不出她到底是演戏或真实。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一个人的哭,有真哭和假哭,她的眼泪,是那么的真实,晶莹剔透,滚烫zhi人,简直灼痛了他的心。

    她的悲伤欲绝,她的失魂落魄,她的呆滞麻木,特别是急着想扯下项链时的决然,无一不是真切,无一不是刺痛人心的,以致自己,明明在生她的气,明明是想测试她,结果却无法自控地生起怜惜,幸好关键时刻理智战胜情感,不然,自己刚才一定会搂住她,再一次沉沦!

    种种迹象表明,她没有装,她似乎真的被自己伤到了,然而,他不敢去信,他怕再度沦陷得不可自拔,故选择了逃避,故硬是觉得,她在故擒欲纵。

    贺煜,我们再也不拖不欠了!

    看着钻石,他禁不住地想起了她的话,然后思忖,接下来她会怎么做。她刚才只是一时意气这样说的呢,或是真的打算离开了,又像上次那样提出离婚吗?应该不会了吧,毕竟如今情况不同,她怀孕了,一定走不掉的,一定!

    结实修长的手指,紧紧揪着项链,贺煜下意识地自我安慰着,心里头,依然是说不出的烦和理不清的乱,他突然抓起手机,找到她的号码,但思来想去之下,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

    一会,他放下手机,连带项链也放下,起身走到窗口那,敞开窗户,将自己沐浴在清爽的秋风当中,俊颜一片怔然,锐利的鹰眸,渐渐迷离散涣起来……

    另一厢,离开贺煜办公室的凌语芊,耗了十几分钟,才完全走出这座形同大山的大厦!

    一路上,她悲痛未减,边走边回想刚才见到的一幕,回想他是怎样绝情残忍地侮辱,忍不住几度伤心落泪,靠在墙上抽噎啜泣。

    幸好,今天是星期六,大家都没有上班,她也才能如此放任自己。

    不过,就算被人看到又如何,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在扯下项链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自己和他不会再有关系,正如自己曾经对他说的某句话,哪天要是真的解下项链,便说明,我再也不想爱你了!

    是的,这样的他再也不值得自己爱,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她都不会原谅他,坚决不原谅他此等卑劣的行为。

    凌语芊想罢,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继续抬步,彻底离开这个即便是在楼下也照样令她感到无比悲痛和愤恨的地方。

    不过,她才迈出几步,忽见两名年轻女子毫无预警地冲到她的跟前,开口便哀求,神情悲切,“总裁夫人,请您叫总裁别解雇我们,我们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我们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凌语芊立即怔愣,满面不解地瞧着眼前的两人,一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们知道不该传闻你和贺老先生有染,我们是无心的,我们知错了,请您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胡言乱语的。”

    终于,凌语芊听懂某个头,一则令她血液几乎凝固了的震惊消息。她不禁瞪大双眼,死死盯着两人,迟疑地问,“你说什么,你们刚才说什么,谁跟你们说我和贺老先生有染,是谁做出这样的污蔑?”

    说到最后,凌语芊几乎是吼了出来。她刚受到一个打击,如今,竟又有一个!如此震憾的一个!

    对凌语芊如此狂怒的反应,两位职员也着实被吓到,她们有听过,凌语芊是个很温柔很和善的人,且在公司也远远看过凌语芊的毫无架子,所以她们才想着找她求情,孰料到结果……结果……

    不过事到如今,她们只好硬着头皮,解释,“是前阵子,我……我从李晓筠那听到关于你的……说你是贺老先生的小……小情人,靠出卖色相才能进来当公关部高级职员,也因此,才能嫁给总裁。有次上洗手间时,我跟小琴谈起这件事,不料正好被总裁听见了,由于一直相安无事,我们便渐渐忘了那件事,直到半个月前,总裁忽然找上我们,说我们造谣生非,伤害他人,不准再在公司做事。贺太太,对不起,我们知错了,请你帮我们跟总裁求求情,让我们继续回公司上班好吗,我们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

    这下,凌语芊彻底弄清楚怎么回事,同时,内心的震惊憾动也达到极点。

    自己是爷爷的小情人……自己是爷爷的小情人!

    多么可笑的消息,多么荒唐的消息,多么可恶的消息!

    三个月前,那不正是爷爷提出安排自己嫁给贺煜的时候吗,爷爷对自己的疼爱,却被坏心人污蔑成这样,真是荒谬,卑鄙!

    眼前这个职员说是从李晓筠那得来的消息,那么,李晓筠又是从哪获悉的?不,李晓筠不用从别处听来,她自己可能就是这个消息的制造者,造谣者!

    突然之间,凌语芊也明白过来为什么贺煜在结婚前的那段时间蹂躏自己,原来,他误信了谣言,他是这样想自己,认为自己是个不自爱的女子,所以……所以用那样的手段来耻辱自己,惩罚自己,折磨自己,他宁愿相信一些谣言,也不愿意问清楚自己。

    他还任由这个滑稽的谣言存在几个月之久,到半个月前再做出处置!对谣言的罪魁祸首,他也依然放任!瞧李晓筠还是那么嚣张跋扈,说明他根本就没有对她怎样!

    凌语芊不禁又想到季淑芬,季淑芬出身豪门,平时言行举止比较规范,惟独口口声声骂自己是个小贱人,看来,她处处刁难自己,想尽办法把自己逐出贺家,甚至……狠心痛打自己,不仅是因为自己令她娶不到李晓彤这个“好儿媳”,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也误会自己和爷爷有染!

    根据眼前这个职员所言,贺煜上个礼拜已经处置了她们,那就代表,这个误会已经真相大白,那季淑芬为何还处处针对自己?难道贺煜并没有和她澄清?又或者,季淑芬认定自己就是那样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其他人呢?贺家还有谁知道这个谣言?会不会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不,应该还有一个人,至少还有一个人,那便是,爷爷!

    爷爷那么正派,那么凛然,生平没与任何桃色新闻扯上关系,奶奶去世后更是清心寡欲,假如他老人家知道自己的子孙是这样看他,这样误会他,他会如何作想?会是如何的恼羞成怒!

    可怜的爷爷,可怜的爷爷!

    “贺太太,请您原谅我们吧,帮我们跟总裁求求情吧,求您了,我们求求您了!”那两名职员又开始发出了乞求,其实,她们一直都在乞求着,只不过,凌语芊陷入自己的沉思,并没理会,如今,她暂且回神,看向她们,所以,清楚看到了。

    那两张脸,可怜兮兮,充满了无尽的愧悔和乞怜,然而,凌语芊再也不像以往那样同情心泛滥。她反而,悲愤地瞪着她们。

    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犯过的错误付出代价,先不管她们有何用心,就凭这没弄清楚就到处传播的恶劣行径,足够她们受到相应的惩罚!她们现在才晓得要人原谅,那当时胡言乱语的时候又为什么没想到会给别人带来极大的伤害?

    丑陋!这世上,为什么丑陋的人还是那么多!为什么!

    凌语芊猛觉胃里激烈翻滚起来,她赶忙扶住身边的墙壁,呕吐而出。

    那两名职员见状,下意识地表示关切,不过,却遭到了凌语芊毫不客气地叱喝,“滚!”

    道不同不为谋,若是素昧相识的路人,凌语芊会很感恩,但对她们,这害得自己饱受折磨、害得自己和爷爷莫名其妙地背负上丑闻的帮凶,她避之如蛇蝎!她恨之如猛兽。

    “贺太太……”那两名职员依然坚持不懈着,毕竟,这是她们最后一个机会了,就算再艰难,她们也得搏一搏。

    可惜,她们注定要受到惩罚,注定要为自己的错付出代价。

    凌语芊继续不领情,厌恶地甩了甩手,不让她们碰到自己,然后,继续大吐特吐。身体的难受,加上心情上的难堪,令她几乎虚脱,那些丑陋的东西仍充斥着她的脑海,给她痛上加痛!

    “Yolanda,Yolanda你怎么了?”蓦然,一声急切的呼唤自背后响起。

    不是刚才那两个讨厌的声音,而是……凌语芊迅速回头,如期见到了一张温柔亲切的俊颜。

    “你没事吧?怎吐得这么厉害?”池振峯已经来到她的身边,看着满地秽浊物,他并无任何恶心的感觉,而是分外心疼和担忧。

    凌语芊微微喘着气,对他强挤出一抹笑。

    池振峯扶她一起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从口袋里掏出纸巾,边递给她,边继续问,“你身体不适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凌语芊接过纸巾,轻轻拭擦一下唇角的残渣,望着他,如实相告,“我……我怀孕了。”

    池振峯一听,又惊又喜,“真的?你真的怀孕了?那总裁知道了吗……呵呵,瞧我问的,这么大的喜讯,你肯定第一时间告诉总裁了。”

    是啊,自己一知道就迫不及待地想和贺煜分享,只可惜……自己多次对他说出怀孕的事,但从没得到他的直接反应,上午反而是言语伤害,刚才更是……再次想到刚才见到的痛彻心扉的画面,凌语芊痛定思痛,憔悴的脸,更加苍白。

    池振峯一直注意着凌语芊,见她样子似乎很痛苦,不由又紧张起来,“Yolanda,你还好吧,你……你好像在发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对了,你刚才问起总裁,你是不是来找他?那我陪你上去,总裁应该还在上面。”

    说罢,他作势将她扶起。

    凌语芊仿佛碰到什么恐怖骇人的事,立起挣扎,整个人更是无比恐慌,“不要,我不上去,我不上去!”

    池振峯担心伤到她,便也马上松手,心头越发纳闷,“Yolanda,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告诉我好吗?你这样我很担心,我很担心你。”

    凌语芊不做声,生怕池振峯真的会带她上去,让她再次体会到那难以承受的痛似的,忽然挪动身子,坐到边上去,尽量拉开自己和振峯的距离。

    池振峯瞧着她被吓得缩成一团的可怜模样,不觉更加心酸且心疼,高大的身躯缓缓蹲下,刚好与她视线水平,像哄小孩似的,极尽温柔地问,“你和总裁吵架了吗?总裁又对你做过什么了吗?来,告诉我,让我帮你。”

    凌语芊依然两只手臂交叉抱在一块,美目瞪得倏大,呆呆地回望着他,樱唇紧咬,一言不发。

    “或者,我打电话叫总裁下来?你放心,我会帮你劝他,劝他别再伤害你。”池振峯继续劝慰着,经过一番详细观察,他认定她和总裁之间可能又发生矛盾或争执了,所以,他说罢,掏出手机。

    凌语芊见状,赶忙阻止,“别,别打,不要打,我不要见到他,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他!”

    她声带哭意,伸手去抢池振峯的手机,绝色的容颜更显慌恐,那黑白分明的水眸,除了伤痛,还有浓浓的愤恨。

    “好,我不打,不打!”池振峯立马收起手机,继续柔声安抚,“那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对了,这里热,我们另找一个地方再谈?你怀孕了,要注意身体。”

    一听到怀孕二字,凌语芊总算恢复些许正常,缓缓地站起身。

    池振峯本是想带她去前面一间咖啡屋,却见她走着走着,突然走到马路旁,抬手去拦的士。

    “Yolanda,你……你要去哪?”他一时情急,拉住她的手。

    凌语芊并不像以前那样立刻挣脱开他的手,定定望着他,低声迟疑道,“你等下还要忙公事吗?我想去一个地方,你有空的话,能不能陪我去?”

    “你想去哪?”池振峯不禁先问了问。

    “一个很美的地方,离这里车程大概45分钟。”凌语芊语调依然很淡、很轻,眼神渐起迷离。

    池振峯稍顿,便也答应,他还提议,不用搭的士,而是改为他亲自驾车前往,所以,他回公司拿车,凌语芊则又折回刚才的长椅上。

    她神思恍惚,静静地呆坐着,手下意识地抚到脖颈上,那儿空荡荡的一片,令她心中马上生起了惆怅,然后,感到一股淡淡的疼。

    记得贺煜送项链给自己时,季淑芬曾说,钻石所谓的永恒,只是商家为了煽动顾客购买的一种经营手段,并非真的代表永恒,反之,戴上它的人,会以分手收场。

    当时,她只当作那是季淑芬心有不忿的发泄,孰料到,结果真的被说中了,不管季淑芬有没有天天诅咒,总之,自己和贺煜之间,恐怕是再也无法继续。

    那么,自己接下来如何打算?还离婚吗?可是如今情况不同,肚子里已经有了小宝宝,想要离婚,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然而,自己真的无法再和他在一块,他太坏了,不管他有没有和那个女人继续下去,自己都不会再原谅他。

    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为他坚守着美好,从不让别的男生碰自己,可他呢,先是李晓彤,再是今天那个女人,除此,谁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毕竟,他的条件那么好,好得近乎完美,一定很多女孩喜欢他,假如他都来者不拒的话……

    在剧痛袭来之际,凌语芊迅速停止再想下去,她还极力甩一甩头,站起身,走到路旁等池振峯,正好,他出来了。

    车子在她身边缓缓停下,池振峯亲自下车,过来为她打开车门,看着她安然地坐进副驾驶座,他关好车门,才又重返自己的坐骑上。

    “对了,想去哪?”他边系好安全带,边轻声询问。

    凌语芊略略停顿,答道,“梦之园。你……知道吗?懂得去吗?”

    “我可能不怎么熟,不过呢,它会!”池振抿唇一笑,伸出手,打开了汽车导航仪器。

    车子开始出发,一路上凌语芊都不做声,水汽氤氲的美眸直直盯着道路的前方。

    池振峯也满腹思忖,边熟稔而又小心地操控着方向盘,边不时地瞄向她,很多话想问,但最终还是忍住不说。

    在导航的指示下,车子畅通无阻,先是驶离市区主干道,然后进入郊区,继续走了大约二十分钟,抵达她说的“梦之园”。

    梦之园!

    这名字起的真好!真贴切!

    停好车子,出到外面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花海,而且,由于周围还种着很多参天大树,绿树成荫,不但花香扑鼻,还凉风拂面,让人不禁心旷神怡,惬意极了!

    凌语芊也轻移莲步,美目四处流盼,时隔三年多再次莅临这个仙境……仙境,是天佑起的,他说,这儿是他和她的仙境!再次莅临这个仙境,仿如隔世。

    “Yolanda,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池振峯不由发问,语气也难掩激昂和轻快。

    凌语芊抿唇,不语,脚步继续往前有节奏地迈动着,不久,来到大门口,掏出钱包准备买票。

    池振峯见状,赶忙阻止,自个拿出信用卡,一并刷了两张门票,一看那金额,他不觉暗暗惊讶,当然也不会多想,稍后拿到服务员递来的小册子说明时,总算明白原因。

    原来,这梦之园,里面是一个大花场,之所以要门票,是因为它多了一个特别之处,去普通花场,只能看,甚至顶多只能摸摸或嗅嗅那些花,而不能像这里,随心所欲,可以随便摘取,所以,这入场费,自是要一定的金额。

    园内种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姹紫嫣红,生机勃勃,到处是一派欣欣向荣的好景象,以致池振峯这个平时无拘无束的大男人,也禁不住深深陶醉。

    凌语芊更是陷入了无限的痴迷当中,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脑海已经克制不住地回到过去。

    知道这个“梦之园”,是有次从同学那里听到,于是无意间和天佑提起,谁知一个礼拜后,天佑便把自己带到这里来。

    原来,他为了赚到价值不低的入场费,同时接了几个活儿干,连续几天都日夜加班。

    看着他消瘦了不少的脸庞,她当即泪如潮涌,不禁心疼地抱怨,“都说了我可以自己给钱的!”

    “傻瓜,我也说了,你是我的女人,你的梦想应该由我的努力来实现。”他说得霸道,但动作又极为温柔,轻轻拭擦着她的眼泪,稍后,又忽然自个摸了一下面容,故作难过地问她,“怎么?是不是瘦了就不好看了?”

    “不是,才不是,不管有没有瘦你都是最好看最迷人的!”她想也不想便答。

    “呵呵——”他笑了,“那不管我变成怎样,都是你最爱的男人,永远都爱的男人?!”

    她不语,只是整个柔软的身子扑进他健硕温暖的胸膛,深深眷恋。

    他也深深地抱着她,稍后,低吟,“小东西,男人赚钱来养他心爱的女人是天经地义,将来,我照样会靠我的努力去赚去更多的钱,实现你更多的梦想,给你带来更多的感动、幸福和快乐,即便我会很辛苦,很辛苦。”

    “我也会工作赚钱,帮你减轻负担。”她迅速抬头,又是毫不犹豫地道,被泪水洗刷过的眼眸,更加黑白分明,更加晶亮灵动。

    他却“不接受”她的好意,在她粉嫩的小嘴轻轻一点,“你不用工作,将来你只需为我洗衣煮饭、为我生儿育女,那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嗯!到时候我们还要带宝宝来这里。”她也乖乖地答应了,并没有因为他的霸道和封建思想而感到不悦,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她便愿意,更何况,他说这是他最大的幸福!

    “可以,不过呢,我想我会另外建一个梦之园,比这个还大,还好看,还浪漫,还温馨!噢,看来我要好好努力,加倍努力喽!不过呢,为了老婆和儿女,值得!”他拉起她,穿梭在美丽绚烂的花海间,然后和她一起躺在上面,热情而狂野地吻她,最后不得不停止,俯视着她羞红娇艳的小脸,欲求不满地道,“小宝贝,我要尽快赚到钱,尽快修建仅属于我们的梦之园,那我们可以无所顾忌地在花海上翻云覆雨,欲海沉沦!”

    如今,他有钱了,这点入场费,对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他想再建立一个更大更美的梦之园,也轻而易举,只可惜,他再也不记得这里,再也……不知道有这么美好浪漫的“仙境”,再也不记得,他要建立一个仅属于自己和他的天地!

    ------题外话------

    简介中的精彩片段二即将到来,今天一直在想着如何把这震撼人心的情景演绎得更加感动人心和催人泪下,以致耽误了不少时间,所以今天只能更这么多,明天应该可以多更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