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12 深夜了,他想她了!

112 深夜了,他想她了!

    http://

    “Yolanda,Yolanda……”已经暂停陶醉的池振峯,突然朝凌语芊轻唤。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凌语芊于是从久远而美好的回忆中出来,也因此,心中惆怅阵阵。

    池振峯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语气迟缓,试探着,“你知道吗,每次看到你,总觉得你内心隐藏着一个大秘密,故一直很好奇,很想问你,但又怕给你带来突兀,便一直忍着没说,今天,却无法忍得下去,Yolanda,能否告诉我关于你心中那个秘密?这个梦之园,是否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

    神思恍惚中的凌语芊,身子猛然一僵。她侧目,望着池振峯,稍会,幽幽地说,“我的故事不好听,你听了,会觉得那是一个很傻、很痴、甚至活该的爱情故事。”

    池振峯心头微颤,数秒,才接话,“既然是爱情故事,那必定有着自身的美好,再说,爱情本来就让人傻让人痴。”他稍顿了顿,“你和他,曾经在这度过一个美好的时光?”

    凌语芊俏脸又是一片怔然,美目下意识地往下垂去。脚下这块地,正是自己和天佑踩过,当年,天佑蹲在花海边上,摘了一堆鲜花,编成一个花环,戴到自己的头上,他说,自己是他的皇后,这是他为自己亲手制作的后冠,唯一的一顶。

    他深情款款的眼神,醇厚温柔的嗓音,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仿佛昨天才发生过的事情。

    只是,事实上……

    凌语芊甩了甩头,深深一个呼吸,淡淡地道,“嗯,第一次来这里,是我男朋友带我来,我们在此留下了很多美好难忘的回忆。”

    得到她的亲口承认,池振峯还是非常的震惊,本能地追问,“那他呢?你们是怎么分手的?你又怎么会爱上总裁,还嫁给了总裁?”

    虽然他不清楚具体情况,但他看得出,那必定是一段刻骨之恋,不是能轻易放下的。

    不过,凌语芊接下来的回答,算是让他明白了过来。

    “他……死了。”凌语芊语气依然淡淡的,轻轻的,没有那种哀毁骨立,反而……带着一种怨恨。

    是怨恨男人没有陪她走到最后,怨恨男人抛下她一个人在这个世上吗?

    池振峯继续问,“他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

    彼此相爱的一对情侣,天人两相隔,已是无比悲痛的事,而她,竟然还是这种情况下!怎么会不知道呢!池振峯依然满腹不解,但没再问出,格外心疼地看着她。

    凌语芊也不再吱声,静静地望着眼前美丽的花海,眼神又迷离起来。

    好几分钟后,池振峯才又开口,“那你现在还爱他吗?还想他吗?”

    “有!爱他,想他,永远!”凌语芊毫不犹豫地答。

    “总裁知道吗?”池振峯内心持续震撼着。

    凌语芊略略一怔,摇了摇头,“他不知道。”

    不知道!那今天她和总裁的矛盾,并非因为这个喽!池振峯正暗忖着,手机突然有来电,是……贺煜打来的。

    任由手机响了几下,他才接。

    贺煜隐约透着怒气的嗓音,马上传来,“怎这么久才接电话?你在哪?”

    池振峯略微怔了下,才讷讷地答,“我……我有点事,出了市区,总裁,请问……请问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立刻给我回公司来!”贺煜语气仍很不悦。

    “现在?”

    “废话!”

    “哦……知道了,那……那我尽快回去。”池振峯只好答允,挂断电话后,正思忖着如何跟凌语芊说。

    善解人意的她,却已经主动道,“你有事,去忙吧,不用理我,我再呆一会,到时搭车回去。”

    池振峯没有就着这话题,而是忽然问,“Yolanda,能不能告诉我,你和总裁发生了什么事?”

    从刚才的对话中,他听得出总裁的暴怒,而唯一能勾动总裁情绪的人,便是……眼前的她!

    这次,凌语芊也不再隐瞒,如实相告。太多的愁闷憋在心中,她需要说出来,而且,她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振峯能给她答案。

    可惜,池振峯听后,也是相当诧异,“你是说……总裁无缘无故生你的气,为了气你,他还……还和别的女人故作亲热?”

    今天中午,凌语芊突然打电话问他关于贺煜在不在公司,他多管闲事,后来便和贺煜说了!想不到,给了贺煜一个机会伤害她,自己,竟间接成了给她带来伤痛的凶手!

    怀着内疚,池振峯马上解释和安抚,“Yolanda,你别难过,总裁只是一时意气而已,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女人应该是基建集团的主席千金霍美思,她和总裁关系的确很不错,但仅只于公事上,他们没有任何私情的。”

    原来,那个女人来头这么大,难怪当时就觉得,那个女人不像是普通的花瓶!不过,不管她是谁,对自己来说,已经不再重要,就算贺煜真的只是利用那个女人来气自己,自己同样不会原谅他!

    凌语芊想罢,转到另一件事,望着池振峯,严肃地问道,“振峯,还记得刚才那两个女孩吧?”

    “嗯,对了,她们找你做什么?她们已被总裁解雇,该不会是想你替她们求情吧?”

    “她们是这样想,她们……曾经谣言说我和爷爷有染才能进来公司当高级职员,才能嫁给贺煜,如今,她们来跟我认错,叫我原谅她们,叫我给个机会她们,但是,我拒绝了!”凌语芊说着,悲伤的眼涌上了一丝愤慨。

    池振峯则重重地震住。解雇员工,总裁权力无限,但突然间亲自出马解雇两个无关重要的小虾米,这着实让人困惑,他也曾问过总裁,可惜总裁缄口不说,而且……那天……他不禁想起那天的情景,想起总裁那天的反应,原来……个中玄机是这样!

    “振峯,如果你是他,你会怀疑我吗?会怀疑你爱的人吗?”凌语芊猛地又问。

    池振峯回神,毅然应答,“不会!如果我爱她,我会相信她。”

    “那不相信,是因为不爱喽?”凌语芊语气透出了一丝悲哀。

    贺煜并没有爱自己,所以……他怀疑自己,他误信那些谣言!本来,经过最近这些日子的相处,她还以为他已重新爱上自己,可惜,那根本不是爱!

    其实主要认真回想,认真比较,便能看出他根本就没有对自己做出一件令人感动的事,至少,跟“天佑”的爱相比,“他”差远了!

    天佑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是那么的珍贵,那么的难得,那么的深刻,即便时隔多年,依然回味无穷,每每想起都会感动一番,也因此,她对现在他,一而再地包容、谅解和痴迷!

    而现在的他呢……他的爱太薄凉,太浅白,经不起考验,经不起打击,他要的,只是**的满足,他沉迷的,也只是自己的身体,他之所以甜言蜜语,皆因为自己能给他带来特大的快慰,给他……

    所以,是自己太傻,太想得到他的爱,自己等了三年,迫切渴望重获曾经的美好,便理所当然地认为,他重新爱上了自己,很爱很爱自己,想以前那样地深爱。而实际上,那只是自己内心的一种寄托,一种希冀,根本就不是真实!

    凌语芊总算明白,贺煜突然间对她恶言相待,甚至不惜和别的女人亲热而伤她的心,是因为,他根本还在意这件事,明知是谣言,尽管真相已经大白,他仍旧不信她和爷爷是清白的!

    贺煜,你混蛋,竟然这样想我,竟然这样想我!你知道吗,就算全世界的人可以这样误会我,但惟独你,不行!这些年来,我为你守身,为你坚持,结果呢,你竟然不信,竟然不信!

    越想,凌语芊越觉得难堪,越觉得羞愤,越加的无地自容,一种痛恨引发的报复,猛然在她心中窜起,她定神,望着池振峯,毅然地问出,“振峯,你喜欢我吗?假如我想和你交往,你愿不愿意?即便我已非冰清玉洁,你会接受我吗?会接受我和宝宝吗?”

    突如其来的情况,顷刻让池振峯目瞪口呆。

    凌语芊没去理会,继续自顾地说,“我记得你说过,我是个很好的女孩,哪个男人被我爱上,哪个男人娶了我,将是这辈子最大的幸福。这个男人,包括你吗?你也想吗?”

    “Yolanda!”池振峯总算做声,他按住她的两边肩膀,下意识加大嗓音,“别这样Yolanda,别这样,这不是你的真心话,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你爱的人,不是我,你爱的人不是我!所以,我也不会娶你。你的丈夫是总裁,你孩子的爸爸,是总裁,将来要陪你携手一生的人,也是总裁!”

    总裁……总裁……

    贺煜!天佑!贺煜!天佑!

    终于,凌语芊终于从失控中醒来,从刺激中醒来,然后,眼泪哗哗哗地,滑下了两边面颊。

    池振峯更加心如刀割,再也顾不得礼仪,将她纳入了怀中,如此娇小脆弱的她,是这么地令人疼惜,这般地,令人放心不下。

    凌语芊也不抗拒,窝在他极具温暖的胸膛,大声嚎哭出来,哭声悲切,在花间蔓延,带出了一种心酸的伤感……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许久许久,凌语芊终停止了哭泣,看着他胸前的衬衣被自己的泪水染湿了一大片,她顿觉内疚,泪水未干的灵眸,出神地望着他。

    池振峯对她的疼爱之情丝毫不减,俯视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再一次不由自主,抬起手轻轻拭擦着她脸上那晶莹的泪珠。

    他的动作很温柔,很细致,令人忍不住萌生眷恋,但凌语芊知道,这不属于自己的,这不是自己应该贪恋的,所以,当他的手碰上她面颊不久,她婉拒了。

    一股浓浓的失落和惆怅,瞬时在池振峯胸间散开来,他就知道,刚才她那样说,只是一种悲愤的发泄,只是受刺激之下的一种现象,幸好自己尚存理智,没有陪她一起冲动。

    “对不起!”

    突然,寂静的花田间,响起了两声不同的道歉。

    她向他道歉,是为刚才的失控;他对她道歉,则是觉得冒犯了她。

    池振峯首先收起复杂的心情,若无其事地道,“来,我陪你回去。”

    凌语芊也平复一下,马上婉拒,“不用了,你先走吧,对了,你赶紧去,别耽误太多时间。”

    “可是……”

    “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真的!你快去吧,免得……免得他不高兴了。”

    “那我陪你,其实,今天回去就是为了和基建集团签约,刚才我下来的时候,合约已经签好了,总裁叫我回去,应该没什么重要的事。”池振峯也执意坚持,就算是平时,他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郊外,何况她刚受过刺激,最主要的是,她怀孕了!

    为了让她放心,他还故意这样道,“总裁虽然平时严肃了点,但他对我还是可以,不会对我怎样的。”

    然而,凌语芊却不赞同,贺煜的阴晴不定,是针对所有的人,自己都无法避免,更何况是身为他下属的振峯!

    所以,为了振峯,这个一直以来待她很好的男人,她选择了妥协,决定跟他回去。

    池振峯感到意外之余,更多的是惊喜,为她对他的关心和关爱!所以,他也不多说,以她身体为重,事不宜迟地带起她,离开这个美好梦幻的地方,驾车直奔市区。

    一路上,他们又恢复了静默不语,小小的车厢内,萦绕着一股清雅馥郁的花香。方才离开时,他快速摘了一束紫罗兰,此刻,正静静地躺在车厢后座,静静地吐着醉人的芳香,如她一样的娇艳迷人。

    也因为这淡淡的花香,凌语芊再次沉浸在美好的回忆当中,继续借助那曾经的幸福来冲走伤害,缓解心中的痛。

    池振峯似乎知道她的内心想法,一直默不作声,只偶尔瞧着她,细长的桃花眼中,依然温柔满贯。

    和来时一样,经过将近25分钟的车程,车子回到了市区内,池振峯这才做声,“Yolanda,你打算去哪?不如我带你回公司找总裁?我想,有我帮忙,事情应该可以解决。”

    “不,不用了!”凌语芊又是立刻拒绝,而后,望着他,提出一个请求,“我今晚想去酒店住,你能帮我订房间吗?我……我没带身份证。”

    池振峯略作思忖,颌首,最后,把她带到贺家的中华大酒店,还碰巧住进了她上次被玻璃伤到脚的那间套房。

    其实,这间房也是专属池振峯的,这是他身为贺煜的特助的一种福利,不过,他一直没有告诉她。

    “我叫了下午茶,等下服务员会拿来给你,你放心,他不会把你住酒店的事说出去。吃完后,你好好休息一下,对了,你身体没怎样了吧?真的不用去医院看看?”池振峯交代着。

    “嗯,我没事,你快去吧,接下来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凌语芊也没多想,催促他。

    “好,那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忙完后,会马上来看看你。”池振峯便也不磨叽,对她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凝视,暂且离去。

    凌语芊先是在房内走了一圈,最后,来到窗台上。

    她也已经记起这间房!上次的情景,和这次异曲同工,都是让她看到他和别的女人亲热在一块,而两次,也都是振峯给她帮助。

    思及此,她不禁忆起自己刚才在梦之园的失控,不禁再一次感到羞愧和内疚。

    振峯说的没错,自己根本就不爱他,自己爱的人,是贺煜,自己肚里的宝宝的父亲,是贺煜。只是,结果自己会不会和贺煜白头偕老,那是个未知数,谁也无法预计!

    “叮当——叮当——”

    蓦然,门铃响起。

    凌语芊以为是池振峯折回来,赶忙去开门,结果,是服务员,带下午茶来给她吃了。

    服务员和池振峯关系很好,他也认得凌语芊,当然,他不会嚼舌乱语。他十分客气和恭敬地为凌语芊呈上餐食,而后,悄悄离去。

    池振峯果然体贴,叫人准备的食物都是比较清淡开胃的,故她吃得很顺畅,没有再呕吐。吃完后,她稍作休息,然后上床躺下,发呆了一阵子,扛不住疲惫引起的困意,沉沉睡去……

    另一厢,池振峯来到贺煜的办公室后,如期发现,贺煜找他并没重要的事。进来已有十分钟,贺煜却一声不吭,只闷闷地坐着,不知所思状。

    池振峯隐约猜到他为何如此,但由于答应过凌语芊,于是并没有对他相告,再犹豫了片刻,佯装漫不经心地试探道,“总裁既然公事已忙完,怎么……还不回家?对了,你后来有没有打电话给Yolanda?你要不要回去陪陪她?”

    贺煜从沉思中回神,锐利的鹰眸注视着池振峯,看到他袖子上的花屑,严声道,“这是哪来的?”

    池振峯顺着他的指示看去,这也才发现,自己在梦之园摘花时,不小心在袖口夹了一支花儿。

    见他面色陡然一变,贺煜继续道,“怎么了?似乎有难言之隐?似乎不想让我知道?你刚才说有事,该不会与这个有关吧?”

    说罢,他已伸出手,亲自从池振峯袖口取出花屑,那是一支紫罗兰!难怪,刚才这小子进来后,他闻到了一股紫罗兰的香味。

    “我……我和朋友去了郊外的一个花场。”池振峯便也半隐瞒半如实相告。

    贺煜眸光一晃,“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雅致,又是哪个花痴落入你的手里了?”

    对贺煜的冷嘲热讽,池振峯并不计较,反而讪笑,“呵呵,我还单身嘛,总得找事情来调剂调剂,我要是像总裁你,有Yolanda这么一个可人儿陪伴,我也会乖乖回家守着她的。”

    他故意这么说,无非是想看看贺煜有没有顺势跟他“诉苦”或“抱怨”,可惜结果,贺煜根本无动于衷,根本就是个闷骚的主!他总算体会到凌语芊的愁苦了!

    他在心里暗暗地叹着气,继续意味深长地道,“总裁,爱一个人,应该相信她,呵护她,千万不能,伤她的心!”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贺煜终于做声,眸光一凛,该不会……那小东西碰到了振峯?

    “呵呵,没事,我看中一个妞,想追她,她却先声明要我将来无条件信任她,不然别爱她!所以,我有感而发,总裁你可以无视我的话。”池振峯马上蒙混过去。

    贺煜却继续盯着他,敏锐审视着,一会,忽然下逐客令。

    池振峯求之不得,迅速起身,刻不容缓地离去,他走得极快,以致看不到,贺煜深邃黯黑的眼眸,对着他的背影发出了一阵接一阵的困惑和探究的光芒……

    离开办公大楼的池振峯,立马前往隔壁的酒店,来到凌语芊的住房,却发现,她睡着了。

    她睡得极不安稳,眉心紧蹙着,他真想伸手去帮她抚平,但又怕弄醒她,便极力忍着,把椅子搬过来,坐在床前,静静地看着她,不由自主地回想自己和她每次见面的情景,眼神渐趋迷惘,直到,一声细柔的呼唤声传到耳际。

    原来,他就这样出神地看着她,足足两个小时之久,直到她醒来了!

    “振峯,你来了,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醒我?”凌语芊依然皱着眉头,轻揉着惺忪睡眼。

    “哦,我……我刚来不久,见你睡得正熟,便没有叫醒你。”池振峯撒谎着,彻底调整好迷失的心情。

    凌语芊便不疑有他,下床,走到窗台边,拉开窗帘,让璀璨美丽的夜景呈现在眼前。

    池振峯也小心翼翼地站起,先是快速揉了一下发酸的脚,缓缓走过去,问道,“对了,你饿了没?我叫人把晚餐端来?”

    凌语芊回头,“你应该也还没吃吧?那就一起吧。”

    “好!”池振峯应得甚快,已经拿起座机,吩咐送餐。

    重返她的身边,他与她并肩站着,眼睛也看着外面,关切地问,“身体没怎样吧?”

    凌语芊抬手到腹部,绝色的容颜顿时显得更加柔和,“嗯,他很乖,大概也知道妈咪心情不好吧。”

    池振峯抿唇一笑,“那以后等他出来,你多多疼他!”

    “一定会!”凌语芊马上附和,语气无比坚定。宝宝在肚子里时,她会好好呵护他,等他出来后,会倍加照顾和疼爱,连带三年前痛失的宝宝的那份爱,一并加注在他身上。

    池振峯于是又欣慰一笑,暂且静默片刻。凌语芊也不做声,手继续轻轻地搁在依然平坦的腹部。

    不久,晚餐送来了,还是下午那个服务员,有池振峯在,他不再那么拘束,和池振峯谈笑几句才离去。

    结果,在凌语芊的提议下,他们在宽大的窗台上用餐,还拉开了半边窗户,享受着晚风吹拂,月光沐浴,还有外面的美丽夜景,这色香味俱全的餐食显得更加诱人,而且,在池振峯的用心良苦的调动下,整个气氛更是无比活跃和轻快,彼此都胃口大增,吃得津津有味。

    同一时间,另一厢的情况,可就没那么好了!

    贺煜在傍晚的时候,离开公司,回到家门,却发现,她不见踪影!他胃口顿时大减,只随意趴了几口饭,然后回寝室。

    他躺在双上,举着手机,反复盯着她的号码,可惜就是没有勇气拨出去,就是不愿拨出去。

    看着空荡荡的另一半床褥,他猛觉一股深深的寂寞包围而来,于是无法克制地幻化出她的倩影,她的娇,她的媚,紧接着是,曾经无数个夜晚,他在这里和她**缠绵,翻云覆雨的激情画面,结果,他全身血脉贲张,而心情,更是无比狂躁。

    该死,她到底哪去了呢!敢情又跑回家去了?哼,都嫁作人妇了,还不时地跑回娘家住,还顶着肚子回去,难道她就不怕别人看到会笑话吗!这是,她故纵欲擒的伎俩吗?不过,休想他中计!

    贺煜知道,自己应该立刻离开这个见鬼的房间,去夜店找个女人来一夜情,好降下自己体内的欲火,然后顺便把她抛到九霄云外,然而,这个房间似乎是磁铁做成,把他深深地吸引住,让他根本离不开!

    他在这巨大的双人床上自个折磨了一会,下地,走到花制裙子前,边出神地看,边忆起自己当时是如何废寝忘食、日夜加班地赶工,随即为自己那白痴的行为感到恼怒和不争。

    不行,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任何与她有关的事!

    哼,她走就走喽,他又不是没她就不行!他要证明给她看,没有他,他照样过得很精彩,他不会受她迷惑,他贺煜,是不会受任何女人的蛊惑!

    想罢,贺煜使尽全力,狠狠地甩开这烦人的思绪,拿起手机和钱包,冲出了卧室……

    酒店那边,安宁静谧的套间里,只剩下了凌语芊一个人。

    刚才吃完饭后,池振峯继续停留一阵,直到实在没理由再呆下去,唯有暂且离去。

    其实,不仅是池振峯不舍,凌语芊心里也照样希望他能继续留下,毕竟,有他善解人意的陪伴,不时地述说各种趣闻和笑话,这漫漫长夜兴许就没那么孤寂,没那么难熬。

    但她又清楚,那是不可能,那是不允许的,自己和他,关系即便再好,终究只是朋友,终究男女有别,更何况,他还是贺煜的下属。

    因而,她刚才故作坚强,主动提出让他回去,等他走了,她才敢表露出孤独。

    她打过电话给采蓝,不过正好碰上采蓝陪母亲在看粤剧,故她没多说,收线后,又打回家。

    她尚未和母亲说起今天的事,因为不想母亲沉浸在喜悦中的心情受到影响,那种从天堂堕入地狱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很难受,所以,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

    由于母亲不知实情,还问起贺煜得知这个喜讯后的反应,她便将之前自个猜到的振奋的反应回答母亲,母亲听后,大感欣慰,她也陪着呵笑,其实,她的眼泪一直都在默默滑落,只不过,隔着电话,母亲并不知晓。

    后来,担心自己的伤悲会被心思细密的母亲发觉,她聊了一会便挂机,然后爬上窗台这儿,拥着被子,自个饮泣。

    尽管她不断地跟自己说再也不会原谅他,可她还是无法自控地想他,甚至希望,他能打电话过来,可结果只会令人失望,令人更加痛楚。

    她的手,轻轻地搁在肚皮上,忍不住低声跟宝宝诉苦和抱怨,“宝宝,你爹哋真坏,他不仅伤妈咪的心,还不跟妈咪道歉,不哄妈咪回家,连个电话也不打给妈咪,明知道妈咪怀了你,他却丝毫不关心,你说叫妈咪怎么原谅他,怎么不恨他,怎么还会再爱他!”

    “可是,如果妈咪不回去,妈咪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妈咪不可能永远都在这里住下去的,到时候,恐怕连外婆也无法隐瞒了,妈咪已经给外婆带来太多的苦难,真的不想再给她添任何伤悲,妈咪应该怎么办才好,宝宝,要是你已经出来了那该多好,妈咪可以看着你,搂着你一起睡,这样,妈咪就不用失眠,不用感到孤零零一个人。”

    她就这样自言自语,泪流不止,蜷缩在窗台上,出神地看着外面,彻头彻尾地在怨恨着某人。

    她伤心地以为,他对她不理不睬,其实她根本不知道,某人并不比她好过,就在她凝泪看着窗外期间,他正驾车在楼下的马路穿梭而过。

    刚才离开家门后,贺煜开车漫无目的地绕着市区各主干道驰骋,车内播放着张学友的专辑,都是一些经典老歌,有《情网》,《寂寞的男人》,《等你等到我心痛》,《迷你》,《忘记你我做不到》,《旧情绵绵》,《你最珍贵》,《每天爱你多一些》,《离开以后》,还有《爱的永恒》和《你的名字我的姓氏》等,每一首歌的歌词,似乎都能衬托出他的心情。

    所以,他越听,越触景伤情,对她,是越发的思念,也因此发现,自己竟然陷得这么深!

    因为失忆,他总觉得自己的人生很空虚,很短促,脑海里并没有过多的东西,特别是工作上,已经把他训练成了一个麻木的赚钱机器,每天面对的便是永远都签不完的文件,永远都看不完的资料,还要想着如何去维持、去开拓、去扩展、毫无娱乐可言。

    直到她的出现,他杂乱无章的心总算找到了方向,空虚的生活也渐渐多姿多彩起来,令他发觉,生活其实并没想象中那么单一和枯燥。所以,她在自己的人生中,起了极大的影响。然而可惜,这样的美好不会长久,她并非真心爱自己,她是别有用心的!

    今天,他打了很多次电话给志鹏,主要是希望,志鹏能找到别的与她有关的信息来证明她是清白的,证明她不是高峻的人,奈何,志鹏每一次对他说的,都是“对不起”三个字,估计志鹏也知道他保守折磨吧,突然提出一个建议,叫他既然真的爱她,那不妨选择相信她。

    其实,得知她是高峻派来的间谍后,他曾想过,将计就计,尽量对她好,让她反被自己迷惑,然后坦白同她明说,让她反过来效力自己,共同对付高峻。

    只是,他终究无法接受她是有目的地接近他,无法接受,她曾对他说的那些绵绵爱语,都是有所企图,就连在欢爱时说的那些,都有可能是谎言,所以,他无法接受,无法就此放过这小东西,这股气,他咽不下,他必须要她先受到惩罚!

    “有爱就有恨,或多或少,有幸福就有烦恼,除非你都不要,跟你的温柔比较,一切变得不重要,没有你……。分分秒秒都是煎熬……有爱就有恨,或多或少,想一次白头到老,说再见太潦草,看你头也不回地走掉,心里像火烧……忘记你我做不到,不管天涯海角,在我身边就好,要是承诺不可靠,是什么让我们拥抱,忘记你我做不到,不管天涯海角,在我身边就好,如果爱是痛苦的泥沼,让我们一起逃……”

    专辑上的每一首歌曲都已经反复播放了好几次,他驾车几乎跑遍整个G市的各街各巷,中途还加了一次油,闯了好几次红灯,最后停下来时,在凌家的小区的楼下,而天,也亮了。

    他熄掉车子引擎,身体往驾驶座里深深倚靠,闭上眼,缓解一下彻夜未息而发酸发困的眼睛,一会再睁开时,猛见一个清新纯真的倩影从小区大门出来。

    他略略思忖,随即打开车门,跨步走了出去,迎向那个慢慢走来的人影。

    “姐……姐夫!”凌语薇诧异无比地叫了出来,如泉水般清澈无邪的眼,下意识地朝四周张望,接着说,“姐夫,真的是你吗?你怎么来了?姐姐呢?”

    姐姐呢?她这么问,难道那小东西并没有回家?

    贺煜面色立即大变,心头迅速窜起一股莫名的怒火,还有无法克制的担忧。

    该死,她没有回家,那她到哪去了!该不会,去找高峻了吧!思及此,贺煜更加怒火中烧,俊颜更加阴霾骇人。

    凌语薇即时被吓到,身体一个哆嗦,怯怯地道,“姐……姐夫,你……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很生气?对了,姐姐呢?怎么不和你一起回来?”

    贺煜定神,沉吟数秒,撒谎道,“姐夫刚好经过这儿,见到你,所以出来和你打声招呼,你姐姐她……还在家里睡觉。”

    得知姐夫特意过来和自己打招呼,凌语薇受宠若惊,眼儿笑得更弯了,“谢谢姐夫,对哦,姐姐有了小宝宝,比较贪睡,所以还没睡醒。”

    看着她那笑起来有几分与凌语芊相似的娇媚神态,贺煜不禁失了神,但很快,甩掉那狂躁的迷恋,若无其事地问,“你去哪?”

    “我去喂猫儿。”凌语薇如实相告,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

    喂猫儿!志鹏调查凌语芊的时候,曾经有过关于凌语薇的汇报,说她每天早上都会到小区附近的一个小公园喂流浪猫。

    “对了姐夫,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姐姐也喂过它们的哦,它们很可爱,我和姐姐都很喜欢它们,你要不要去看看它们?到时候回家还可以跟姐姐说起它们呢。”凌语薇突然发出无心的提议。

    贺煜又是微微一愣,竟然颌首了,随她往前走了起来,不一会,进入一个小公园。

    凌语薇在一纸皮垒成的小屋子前停下,细声轻喊着,“雪儿,仔仔,你们起床了吗,薇薇姐姐来了,带了早餐给你们吃,都快出来吧。”

    她话音刚落,纸皮嗖嗖作响,只见一白一黑,两只猫儿映入眼帘,它们睁着特亮的猫眼,先是看向凌语薇,当转向贺煜时,突然朝纸皮内缩。

    凌语薇似乎知道它们的心思,笑着道,“雪儿,仔仔,不用怕,这是我姐夫,就是我姐姐的丈夫,姐姐是好人,姐夫也会是好人,姐姐疼你们,姐夫也会的。”

    说罢,她抬头,看着贺煜面无表情的脸,勇敢地发出一个请求,“姐……姐夫,你可不可以笑一笑?这样雪儿和仔仔就不怕了。”

    笑?对着两只流浪猫笑?贺煜剑眉立刻蹙起。

    凌语薇则自顾地说,“两个月前,我和姐姐来公园散步,看到它们饿得大叫,身体也被大雨淋湿了,好可怜,姐姐于是叫我去买东西喂给它们,我们还找来纸皮,给它们盖房子,雪儿毛很白,姐姐就起名叫她雪儿,本来仔仔应该叫小黑,但它好像不高兴,姐姐思来想去,便叫它仔仔,它才愿意了!”

    贺煜薄唇微微一扯,继续在心中没好气地暗笑,真是两个小傻瓜。不过,他还是不自觉地放缓了冷硬的线条,还仰起唇角,勉强绽出一抹笑。

    凌语薇当即欣喜若狂,目光重返猫儿身上,极温柔地哄着,“雪儿,仔仔,看到了吗?姐夫笑了哦,姐夫很少对人笑的,你们应该感到荣幸,感到高兴哦!来,别怕了,快吃早餐。”

    她已经蹲下,在地面铺了一张塑料袋,把猫粮倒在上面。

    两只猫儿见到食物,终于不再退缩,马上就吃。

    凌语薇看着它们,不时地添料,偶尔还叫它们别急,俨如在对待人类一样,整个画面,让她显得更加像个天使。

    贺煜一直静静留意,高大的身躯忽然也缓缓蹲下,漫不经心地道,“薇薇和姐姐的关系很好?姐姐很疼薇薇?”

    “当然,姐姐比妈妈还疼薇薇!”凌语薇不假思索地应。

    “那薇薇呢?薇薇也疼姐姐的吧?薇薇对姐姐的事,是不是都很了解?”贺煜继续怀有目的地问。

    凌语薇也马上应答,“嗯,薇薇最疼姐姐和妈妈,薇薇对姐姐的事知道很多,姐姐……”

    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凌语薇嘎然而止。

    贺煜顿时跃起的心情,不觉又沉下,语气再也无法维持冷静,追问,“姐姐怎么了?薇薇怎么不说了?”

    “我……我……姐姐交代过我,不能和别人说。”凌语薇时而像个大人,时而像个小孩子,老实地道,“姐夫,对不起。”

    不能和别人说!连自己也不行!她果然有秘密!她果然有事隐瞒自己!

    “对了姐夫,姐姐怀了小宝宝,你是不是很高兴,那天姐姐知道这个消息,突然哭了,后来我才知道,姐姐是高兴得哭了!”凌语薇主动转开了话题。

    贺煜淡淡地笑了笑,不做声。

    “姐夫你喜欢姐姐生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姐夫是男生,应该喜欢男宝宝,我和姐姐都喜欢女宝宝哦,姐姐说等宝宝出来了,就带我和宝宝去吃雪糕,去逛街,去游乐园。姐姐还说,姐夫也会陪我们一起去。”凌语薇继续述说,整个人依然天真无邪。

    贺煜又是抿一抿唇,眸光不断晃动着。

    接下来,凌语薇滔滔不绝地说,美丽的小脸儿神采飞扬,贺煜则一直静静聆听,反应最多的,是抿唇浅笑,笑得他似乎感觉到了肌肉的僵硬,但他又不得不这样做,对着她这张和凌语芊有几分相似的容颜,他本能地这样,再说,他还有别的目的。

    所以,当她喂完猫儿,站起身面对他时,他终于试探出来,“不知薇薇有没有听过天佑这个人?”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凌语薇陡然震住,天佑哥哥!姐夫在问天佑哥哥!可是,姐姐曾叮嘱过自己,不能在外人面前提到天佑哥哥,特别是姐夫,更不能说,那么,姐夫是怎么知道的?

    凌语薇的反应,让贺煜大概知道一二,不由按住心头的微颤,继续追问,“怎么了?薇薇你没事吧?”

    “我……我……”凌语薇结结巴巴,方寸大乱了,不知如何是好。

    ------题外话------

    特别鸣谢亲们给紫投的票,不管是月票还是人气作者的投票,紫都无尽感激,深深感动!谢谢你们!因为你们的支持和厚爱,紫才有如此灿烂的写作之路。紫会继续努力,为大家捧上更精彩的后续故事。正如书评区里的一个读者亲所说,虽然目前芊芊困难重重,过得很苦,贺煜因某些原因而质疑芊芊,但他一定会醒悟,会知道芊芊是他这一生存在的价值。不经一番寒彻骨,那得梅花扑鼻香;没有狂风暴雨的反衬,彩虹或许就没那么漂亮和迷人;经得起考验的爱情,才是最完美和最令人向往的爱情,芊芊和贺煜这对恋人正如是。贺煜会越来越强大,芊芊会越来越坚强,他们会扫除一切障碍,活出一条精彩多姿、幸福美丽的人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