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14 性多于爱

    http://

    只见他高大的身躯缓缓站起,在她身边坐下,长臂横上她的小蛮腰,将她侧搂入怀,另一只手,把她的脸抬起,让彼此再一次四目双对,他注视着她,低吟,“你的身体给了我,那心呢?有没有给我?我是你最爱的男人吗?”

    见他又扯开了话题,还没回复自己的问题就反过来问自己,凌语芊嘟嘴,不应答。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说!”他轻轻捏住她的下巴,使她嘴唇略略分开。

    “你认为呢?”凌语芊终于没好气地哼道,心中已经暗骂了他无数次混蛋,自己对他掏心掏肺,对他百般依恋,即便受到重重伤害,但仍无法停止去爱他,他竟然体会不到!她不禁怀疑,他失去的,不仅是记忆,还有一切的思维能力,她忽然想把他的脑袋劈开,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在工作上,他是那么的果断睿智、雷风厉行,可情感上,像个……白痴。

    “我不知道!”他回了四个字,醇厚的嗓音更低了,而其间不自觉透出的懊恼之情,却清晰可闻。

    凌语芊听罢,则更抓狂,赌气道,“不爱,虽然身体属于你,但心,没有,没有!”

    结果,她被他按住,欲狂吻。

    “别碰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无端端对我那么坏,是不是还怀疑我和爷爷……”凌语芊说不下去。

    贺煜稍顿,应道,“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原因?”凌语芊追问,已经从他怀里出来,身体往后退,坐得远远的,见他似乎要跟过来,她又急忙警告,“你再敢往前,我就彻底不理你了!”

    贺煜一听,身体马上静止不动,深邃复杂的眼眸,定定望着她,脑海灵光一闪,撒谎道,“我刚才不是问你有没有爱我吗?之所以那样做,是想测试一下而已。”

    测试自己有没有爱他?是这样的吗?凌语芊眯起了眼,小巧的贝齿,咬着半边唇瓣,那困惑迷惘的神情,煞是娇俏可爱,贺煜已经情不自禁地又动起来。

    凌语芊回神,继续斜视着他,质问,“真的?”

    “当然。”贺煜唇一扬,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冷峻的面部线条更加柔和,越发的魅惑人心。

    凌语芊沉吟一下,“那结果呢?测出来了没有?”

    “嗯!经判定,证实你是爱我的。”这下,贺煜已经冲了过来,那速度,简直让人咂舌。

    凌语芊只觉眼前一闪,自己已被搂入他的胸前,那俊美邪魅的容颜,大大呈现在她的面前,而且,距离她越来越近,紧接着,她的嘴唇又是被堵住。

    她没有再抗拒,也不迎合,只呆呆地,感受着他灵活的龙舌一寸寸地侵蚀着她的整个口腔,然后,身上的被子被拿掉,露出她身无寸缕的娇躯,他的手,再次袭上去,摸索游走起来。

    凌语芊这才清醒过来,嗓音软软地呢喃出“宝宝”两个字。

    “放心,我会轻一点,会顾着宝宝的。”贺煜也立刻安抚一声,继续埋首。

    “不行,还没满三个月,医生说过最好不能同房。”凌语芊尚存理智。

    “对,医生说最好而已,并没有说绝对不行啊。乖,被担心,我保证一定一定很小心,我也很疼宝宝呢,故我怎么会做出伤害他的事来。”贺煜再一次抬起了脸。

    怎会做出伤害宝宝的事?拜托,他这根本就是兵行险着,在冒险嘛!凌语芊继续撅着小嘴。

    “小芊芊,小宝贝,小乖乖,别再拒绝我好不好,我真的真的……这样吧,我不会进去太深,只浅尝即止,解解渴就好,嗯?好不好?”贺煜强忍着**,哄诱着。

    从中午憋到现在还得不到纾解,他感觉整个人就快要爆炸了。亏自己之前还想着生六个!他发誓,等她生完宝宝立刻就去结扎!

    他在这厢饱受**折磨,凌语芊内心里何尝不是矛盾极了,她很讨厌自己的不争气,明明说好不会轻易原谅他的,但实际上……

    其实,他刚才说的那个理由,她并没有完全相信,因为她觉得他根本不像是这样的人,奈何,看到他这么痛苦,她又于心不忍。故她讨厌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爱他!她想自己如果不是爱得太深,那就根本不会如此纠结!

    “小乖乖……”贺煜再咕哝一声,已经等不及,继续侵略。

    凌语芊依然矛盾和犹豫不已,可渐渐还是妥协了,叮嘱道,“那你记住刚才的话,只……浅尝即止哦!”

    贺煜不再做声,动作开始狂肆起来。小傻瓜,你以为吃东西吗?这事哪能浅尝即止!他布满**的眼,飞速闪过了一丝戏谑的光芒,体内欲火更盛。

    然而……

    当他进入正题时,他彻底后悔了!

    他潜意识里还是以宝宝为重,故也真的只是浅尝,结果便是……宛如隔靴搔痒,只会更痒。

    感受着她的……,他全身血液持续飙升,俨如火烧一般,可惜由于无法释放,他简直生不如死。

    而凌语芊,还在一边不停地提醒着,“记得轻一点哦,记得哦,别伤到宝宝!”

    轻一点!轻一点!这岂止轻一点!还有,她不断地这么说,何其扫兴!他要的,是她像以往那样,无助迷惘的陶醉、沉沦!而不是一直像个小麻雀似的。

    于是,他胡乱……几下,出来,跳下床,疾步奔进浴室。

    凌语芊呆呆的,一会才晃过神,小心翼翼地起身,捡起衣服穿回身上,他也刚好出来了。

    看着他面色有点窘迫、有点懊恼的样子,凌语芊知道他进去做什么,不由带着小小的报复,嗔了一句,“活该,自找苦吃!”

    一道凌厉的光芒,即时对她冷扫过来。凌语芊吐了吐小舌头,躺下。

    贺煜也回到床上来,躺在她的身边,漫不经心地看着天花板,忽然道,“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家。”

    “不要!”凌语芊立马拒绝。

    “你怀孕了,别任性!”贺煜也跟着说,“你终究要回去的对不?难道你要在这里住一辈子?我可没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陪着你!”

    “我又没说要你陪,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尽管知道他日理万机,忙得不可开交,但听他这么说,她还是忍不住气恼。

    贺煜则没好气地叹了一口气,耐着性子,“家里有保姆,有人照顾你的起居饮食,这对你,对宝宝都好,而我,也可以放下心来!”

    “你也会关心我和宝宝吗?起初知道我有了宝宝,还不是不理不睬!”凌语芊忍不住翻起旧账。

    贺煜继续翻着白眼,女人,果然是小气巴拉的,而眼前这个,更是!这人呢,年纪小,气度也小。他再叹息一声,把她搂入怀中,“好了,那我现在跟你表现不就行了。我很高兴,很兴奋,很激动,很期待,你,终于怀孕了,终于有了我们的爱情结晶!”

    说罢,他的手来到她的小腹上。

    凌语芊即时一阵感动,没去多加细想他所说是出于真情、或出于哄她欢心甚至是敷衍她,她就是不由自主地欣喜起来,特别是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肚皮,更让她感到难以言表的悸动。

    所以,她不再坚持,“那你答应我,暂时别把我怀孕的消息告诉庄园内的人,特别是……你妈妈!”

    “你还在担心她会对你怎样?傻瓜,怎么会呢,现在你肚子里的可是她的孙子,她的血脉,她就算再不喜欢你,也不会对宝宝怎样的。”贺煜安抚她的同时,也不禁为母亲辩解,“再说,难道你要蒙大家一辈子,这肚子大了,终究会看到。”

    “那是以后,反正我现在还不想她们知道。”

    贺煜见状,稍作沉吟,终还是妥协。

    凌语芊于是安静下来,定定望着他,灵动的美眸,忽闪忽闪的。

    “时间不早了,快睡吧。”一会,贺煜又开口,见她一个劲地傻愣望着他,他便先行闭上眼。

    凌语芊满腹不知所思,怔了片刻,也缓缓阖上眼皮,由于下午睡了一段时间,故她还没有睡意,只闭着眼,静静地窝在他的怀中,直到听见他传出轻轻的鼻鼾声,她眼睛又睁开。

    她边看着他,边回想刚才的那些事儿,内心不觉再起纷乱,等到她也沉沉睡去时,已是下半夜的三点多钟。

    翌日,贺煜先开车送她回家,本来,她提出要去照常上班的,可贺煜不肯,要她至少先休息几天,至于她的工作,他会暂时安排给其他人跟进,凌语芊思来想去,便也同意。

    到家后,季淑芬刚好在客厅,面色很差,就连对贺煜,也不像往常那样亲切迎接,看来,贺煜昨晚彻底把她气到了!

    而贺煜,竟也没理会,只淡淡扫了季淑芬一眼,拉着凌语芊上楼。凌语芊一直暗暗留意着季淑芬,看到季淑芬那变得愈加难看和盛怒的表情,她也不做声,脚步跟随着贺煜,小心翼翼地踏过一层层楼梯,回到卧室。

    贺煜先快速洗了一个澡,重新换过一套衣服,整个人马上恢复了平时的意气风发和神采飞扬,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便再熬夜,只需一番梳洗,便能迅速把那些颓气给冲掉,重现他的英俊迷人。

    凌语芊不禁看呆了。

    贺煜更是心花怒放,在她粉嫩的小樱唇上轻轻一点,拿起公文包,离去。

    凌语芊对着门口发呆了一会,也才拿起衣服去洗澡,洗完后,她下楼。

    季淑芬已经不知去向,正合她的心意,她赶紧走出大屋。

    本来,她想去找一下爷爷,这两天无声无息地离开,她觉得应该去跟爷爷道歉一下,但是,当她想到那个谣言,便打住了!

    所以,她扭转方向,在大庄园里随意走,不料走着走着,还是让她碰到了贺云清。

    贺云清见到她,甚是欢喜,“语芊丫头,你可回来了,你爸没什么了吧?”

    贺煜早就把他编造的谎言告知凌语芊,故她也抿唇一笑,轻声应答,“爷爷有心,爸爸已经没事。”

    “呵呵,那就好!记得替我问候一下他。”贺云清笑意更浓,旁边正好有个石凳,于是招呼凌语芊过去坐下。

    凌语芊拘束,犹豫,但最后,还是听从,望着贺云清,找话题,“爷爷快要出发去澳洲了吧?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嗯,都准备好了,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就是衣服和药物需要打点收拾一下。”

    凌语芊颌首,忽然想到一件事,道,“对了,爷爷要在那边呆几个月,到时肯定天冷了,爷爷不嫌弃的话,不如我织顶帽子和手套给爷爷?”

    贺云清一听,眉头挑了挑,愉悦地道,“原来丫头懂得打毛线,好,好!我去到那边,会天天戴着它们,还会跟朋友们说,这是我的乖孙媳妇亲自织给我的,名副其实的温暖牌,他们必定羡慕死了!”

    “爷爷夸奖了,可惜时间来不及,不然我还想织件毛衣呢!”凌语芊也笑颜灿烂,美丽的脸庞泛着淡淡的红晕,更加的绝美迷人。

    “没事,来日方长嘛,爷爷回来后你再替爷爷织。”

    “嗯!那我这段时间先织着,爷爷一回来就可以穿了。”

    “好,太好了,那爷爷等着你的另一件温暖牌。”贺云清呵呵直笑,猛地转为另一个话题,“要是丫头能再替爷爷做一件事,让爷爷回来一起高兴就好了。”

    凌语芊一听,想也不想便道,“嗯?爷爷是指什么?我能做得到的话,必定尽力。”

    “呵呵,丫头你当然能做得到,爷爷想的……不就是当曾爷爷!”

    曾爷爷!凌语芊俏脸陡然一怔,自己……要不要告诉爷爷真相呢?根据爷爷的个性,倒不用担心会传出来,不过,她担心的是另一件事,爷爷要是知道她怀孕了,会不会一时高兴而改变了行程,这趟澳洲之旅对爷爷意义深重,她不想节外生支。

    “三个月,时间不短了呢,丫头多加油,爷爷等着你们的好消息!”贺云清深邃的眼眸继续眨着闪耀的光,看来真的很渴望曾孙子的到来。

    凌语芊再沉吟数秒,保证的语气应答,“一定的!爷爷您放心,等您回来,一定会心想事成!”

    “有你这句话,那爷爷放心了。记得到时给爷爷打电话。”

    “嗯,语芊知道!语芊会第一时间告诉爷爷的。”

    于是,他们又就着此话题再聊一阵,直到保姆出现,提醒贺云清回去吃药。

    贺云清年纪大了,平常会服用一些药物,预防一些老人病的突发。凌语芊便也好心做出催促,目送他离去后,她继续沿着庄园走一圈才回屋。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平静,也因此过得很快,贺煜心中有某个决定和目的后,对凌语芊表现得很好,似乎很爱她,但实际上,他内心再也无法像刚从北京回来后的那段时间。

    凌语芊虽不清楚缘由,可由于上次的伤害小插曲,对贺煜也偶尔会闹闹别扭,依然无法完全释怀,她总觉得,贺煜有事蒙着她,有时候她控制不住,便突然询问他,贺煜却都笑着说没事,还叫她别胡思乱想,免得影响到宝宝的发育。她想想便也觉得有理,结果都作罢,难得和他关系和好,自己又怀孕了,她不想又有什么意外而带来伤痛,害到胎儿。

    而她怀孕的消息,由于贺煜的保密,庄园内的人尚未知道。避免大家起疑,她如常上班,只是时间很随意,空余时就织帽子和手套。

    明天是贺云清正式出发去澳洲的日子,所以,今天晚上大家都推掉应酬,一起在华清居共餐,算是为他送行。

    凌语芊也带着刚织好的手套和帽子,为他呈上。

    毛线的质料,柔软光滑,是顶级货,加上做工精致,整个成品是非常完美,贺云清接过之后,仔细端详,还直接试穿,立刻就喜爱上了,对凌语芊频频称赞。

    凌语芊被赞得不好意思起来,下意识地看向贺煜,想从他眼中捕捉到些许赞许,可惜,他还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只是带着浅浅的、不知何意的笑。

    她便也没多加表露心中的失望,继续泰然自若地面对众人的目光,直到晚餐结束,回到卧室。

    她本打算拿衣服去洗澡,谁知贺煜忽然将她压在床上,迅雷般地吻住她,还不顾她抗拒,三下两下便把她脱得一丝不挂,他自己也是。

    凌语芊不看他的身体,直直盯着他的脸,看到了他眼里的**,不禁赧然道,“难道你忘了上次的痛苦?别又自找苦吃了!”

    贺煜不语,眸色深深地瞅着她,忽然,把她的头轻微按下,按到他的……然后……

    出其不意的动作,让凌语芊小嘴顿时被塞满,猛觉一阵窒息,本能地挣扎。

    贺煜不容她,牢牢地稳住她的嘴,然后,自个……

    “唔……不要……不要……”凌语芊继续抗拒,对他的霸道和野蛮感到不满起来,他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强迫自己!

    还有,他**怎就这么强,非要经常做这事才好吗,自从上次在酒店无法做完,回来后的这段时间,他倒也安安分分的,平时只是搂着自己睡,只是摸摸,吻吻,在进入深层之前及时刹车,可今晚,为啥忽然间又兽性大发了?还二话不说地,让自己做这样的事!

    其实,他憋得难受,她理解,她也心疼,假如必须纾解,自己也可以答应帮他的,但他总该先和自己商量,先征求自己的意见吧,他这样霸王硬上弓,让她感觉……他根本就不尊重自己,在他眼中,自己似乎只是个供他发泄娱玩的工具!他对自己,根本就是性多于爱!

    语芊越想,越羞恼,决定来次强硬的,于是凝聚全力,使劲推开了她,然后翻起身,拉被子拥在胸前,羞愤责骂,“你能不能别像个动物一样,明知这是非常时期,难道你就不能忍忍吗?你简直比古代的皇帝还淫luan!”

    这可谓她头一次这样骂他,只因为,她实在气疯了。

    而贺煜,面色难看到了极点,眸一沉,阴鸷冰冷地瞪着她。

    凌语芊轻轻咬着唇,继续给他一会瞪视,嗔道,“今晚你去睡书房或者客房吧,别想再爬上我的床了!”

    她的床?呵哼,这是她的床吗?贺煜俊颜更加阴沉,眸色更加凌厉,后来,他还是下床去,捡起衣服套上,头也不回地冲出卧室。

    凌语芊的泪水,即时哗啦哗啦地掉下来。可恶,他还真的跑了,她以为他会平息下来,跟她认错,想不到,他真的就这么跑了!这是什么人嘛!

    她拥着被子,倚靠着床背而坐,整个心,是那么的痛,那么的苦闷,以致这夜,又是几番折腾和折磨,许久许久才勉强入眠。

    翌日,她在上午十点多钟才醒来,贺煜已经不见人影,从他弄湿的毛巾来看,他有回来过,然后又走了,大概是上班去了。

    她本不想回公司的,但想到今天有份文件等着她签名,便只好去一趟,紧要的工作处理完后,她离开办公室,沿着走廊漫无目的地到处走,走着走着,在一角落处,猛被一宗谈电话的声音给吸引住。

    她并非有意偷听,只不过,这谈电话的人,是贺炜的妻子李妮娜,而且,谈话的内容,是……代孕!所以,她不由自主地停止了脚步,直到李妮娜结束通话。

    看到凌语芊突然出现,李妮娜着实一惊诧,而后,收拾慌张的神色,怒道,“你干吗偷听我的电话,你到底听到多少?”

    凌语芊也略略沉吟,缓声应答,“你的身体,是不是有问题?你无法怀孕,所以找人……但你应该知道,中国法律是不允许代孕的。”

    “谁说我身体有问题?你身体才有病呢!我找人代孕又怎样?关你什么事!”李妮娜马上驳斥出来。

    她身体没问题?那么她……凌语芊更是纳闷到极点,“兴许是……不关我的事,可是……这要是被查出来,关乎到贺家的声誉,甚至会影响公司的。”

    “呵呵,影响到公司,你是担心给你老公带来麻烦吧,你那不可一世的老公不是万能的吗?这点事,他怕什么!”李妮娜继续冷哼,不忿之心再次生起。但这也只是一时之气,片刻后,她忽然回归正题,先是做出威胁,“刚才的事,你最好当做没听过!”

    当做没听过,怎么可能!如果是别的事,自己或许可以不理,但这关乎到贺家声誉,关乎到公司……贺煜是总裁,到时候要是真的有什么影响,那最辛苦的人,必定是他!

    凌语芊在这厢焦急担忧,李妮娜则暗生诡计,眼中飞速闪过一丝恶毒的光芒,再次开口,“我看你这弱不禁风的身子,恐怕是无法怀孕的了,你不如也像我这样,找个人代孕得了。”

    “呃——”凌语芊回神,又是一怔。

    李妮娜更加不怀好意,假惺惺地往下说,“看在同是女人的份上,我就老实告诉你吧,我找人代孕,并非我的身体有问题,而是……我不想怀孕!怀胎十月,不但辛苦,还要禁欲,十个月呢,不是十天呢!我们女人能忍,但男人呢?还有生完小孩,身材臃肿,保养不好的话还会变形,永远都无法恢复,届时,让男人倒尽胃口,更是把他往外送,因而……今天的事,我希望你别说出去,要么,你可以和我一起找人代孕!”

    这下,凌语芊彻底地震住了。原来,李妮娜并不是身体有问题,而是……而是……

    “你老公虽然目中无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魅力世人皆知,你要是怀孕了,那些邪花野花必定纷纷送上门,到时候,你就等着和别的女人共享一夫吧!”李妮娜继续把凌语芊拖下水,加油添醋,有多严重就说得多严重,看到凌语芊花容失色的样子,她知道,自己的计谋算是得逞了。

    而正好这时,有公司其他职员经过,李妮娜便不再多说,又是假装好心地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好好想想!要是有需要,尽管找我,我们……在这方面,算是站在同一条船上!”

    李妮娜走了,凌语芊仍在原地呆立着,脑海反复回响着李妮娜刚刚说出的那些话。

    她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相信李妮娜是为了她好,毕竟,这两家的恩怨情仇,是日渐激烈的。

    让她纠结的是,李妮娜说的代孕的“原因”,不管这是否真的李妮娜选择代孕的原因,但说得的确有道理!

    贺煜的**,她是知道的!昨晚才正发生过那样的事儿……如今才怀孕初期他就受不住了,那么接下来着漫漫日子……届时,他忍到无法可忍,会不会真的像李妮娜所说的出去找女人?确实,只要他勾勾手指,必有无数女人自动送上门来。

    一想到他有可能会背叛自己,凌语芊即时感觉喉咙像是被一条大绳子紧紧地勒住,勒得她喘不过起来,勒得她无法呼吸,然后,整个心也揪起来了,痛如刀割,痛不欲生。

    ------题外话------

    亲们请继续用月票给紫加点油吧,多多益善,少少无拘,紫真的真的特想熬夜啊,真的真的特想万更啊,真的真的想尽快把虐芊芊(其实更虐的是贺煜)的精彩情节捧上啊。月票月票,亲爱的们,砸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