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15 精彩片段二(大高潮,感人!)

115 精彩片段二(大高潮,感人!)

    http://

    好一会过后,凌语芊才动身,离开原地往回走,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贺煜的办公室,可惜,他不在,李秘书说,他陪个客人去午餐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窝在宽大的皮椅里继续忧心忡忡,一会过后,实在受不住了,于是拨通冯采蓝的电话,采蓝刚好有时间,两人便约一起午餐。

    凌语芊不知所措,把整件事告诉冯采蓝。

    冯采蓝听后,心头大颤,瞧着凌语芊饱受困扰的无助模样,她心疼不已。

    然后,凌语芊提起曾经讨论过的某件事,“采蓝,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那些富二代,富豪什么的,他们很多人都会逢场作戏,百分之九十有背着老婆出去鬼混,你还说过,有几个趁着老婆怀孕期间出去偷吃,最后,小三扶正,和妻子离婚了?”

    “呃——”

    冯采蓝倏忽一怔,其实这些都是传闻,都是大家的猜测,以前和凌语芊也只是随意聊聊,毕竟,她想不到凌语芊会嫁入豪门,还是G市的首富之家!

    看着凌语芊越发犯愁的样子,她赶忙安抚,“语芊,别担心,那只是一部分人而已,豪门也有洁身自爱、专情专一的男人,那个贺炜本来就是个大色狼,李妮娜有这样的想法不出奇,但贺煜不同,他平时极少有桃色新闻,这些年来,只有李晓彤一个女朋友,自从和你在一块后,他连李晓彤都断绝了,所以……应该没事的。”

    李晓彤……一听这个已在自己灵魂深处烙下印记的名字,凌语芊禁不住地微微一抖。其实,对贺煜和李晓彤的关系,除了在北京那会提及,后来她一直没有刻意去问,因此也不清楚贺煜和李晓彤是否真的断了,只从上次季淑芬生日宴上贺煜的表现,得知他心中可能真的没有了李晓彤。

    “再说,你要的贺煜,是专心对你,身和心都百分百忠于你的吧。那这次正好可以考验一下他,看他是否真的值得你爱!”冯采蓝又道。

    考验!

    曾经,天佑对自己承诺,他的身和心都会属于自己,永远都仅属于自己。而后来,他失忆了,打破了这个诺言。如今,他重新爱上自己,那的确可以测试一下他的真心。

    只是,万一他像其他男人一样,逢场作戏,耐不住寂寞而出去鬼混呢?难道自己真的放弃他?彻底地放弃?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孕妇最注重心情,你也不想将来宝宝是个闷骚的主吧。”冯采蓝握住了凌语芊的小手。

    凌语芊回神,与采蓝对望,稍后便也轻点了点头,同时道谢,“谢谢你采蓝,谢谢你总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我开解,给我帮助。”

    冯采蓝笑了笑,“你要是真的想感谢我,那就排除一切干扰,好好地给我养胎,给我生个白白胖胖、健健康康、俊俏可爱兼且聪明伶俐的干儿子……未来女婿!”

    凌语芊听罢,也粲齿,心中的郁结总算是暂且消除,她们吃完饭后,顺便去商场逛逛,还去了婴儿店,看着那些可爱脆稚的婴儿用品,凌语芊心情更加好转,整个沉浸在浓浓的喜悦、期待和幸福当中。

    直到夜晚,回到宁谧的卧室,她才又禁不住想到李妮娜的事,在思忖着要不要放下身段,给贺煜来一次他想要的。

    不过,结果她根本不用纠结,因为贺煜没有回房睡,今晚,他又在书房睡了!而且,接下来的几天都这样!他还再也没有和她说话,两人正式陷入了冷战!

    凌语芊自是感觉憋闷和委屈,隐约猜到他为什么这样,她便想,兴许自己应该采纳一下采蓝的提议,趁这机会看他经不经得起考验!

    因而,她决定不再理他,平时在家就利用其他的事,譬如看一些育婴书籍,织毛衣等消耗时间,日子勉强过得平安无事。

    至于贺煜,其实也满心凌乱,他发觉,自己只要一靠近她,便会忍不住想那件事,故他索性和她分房睡,等这怀孕初期过去再做打算,另外,不排除想惩罚她,想测试,她对自己的爱恋程度是怎样!

    可惜,他还没测出结果,就再一次陷入愤怒的深渊!

    这天,何志鹏约他,说关于高峻和她的事情有新的发现,志鹏在电话里语气很凝重,他便知道情况可能不妙,但最终,还是去了志鹏的工作室。

    又是一段视频!

    视频里的人,又是她和高峻!那件粉紫色的裙子,是她最爱的衣服之一!

    而这次的内容……

    “因为那次的拒绝,他不再理我,这几个晚上都在书房睡。”她细声诉说着,语气透出来的并非难过,而是有点儿担忧。

    “我说过多少次,他想做什么你就满足呗,这取悦男人的本领你又不是不会!这算是小儿科了,你拒绝什么!”高峻则略微愠怒,紧接着,又道,“算了,既然他主动这样,那也不失件好事,这胎儿,你就给我好好养着,决不能出任何差错,这可是个极大的筹码!”

    她下意识地点头,稍会,发出一个请求,“我希望,将来你别伤害宝宝。”

    “怎么了?舍不得?你必须记住,他只是他的儿子!而你……想要孩子,我照样可以给你!”

    她咬唇,恢复静默。

    一会,高峻接着说,语气不断转变着,“不过呢,我不会阻止你爱这个孩子,因为,我正要你必须这样表现给他看!”

    “哦,知道了!”

    ……

    ……

    有别于上次的暴跳如雷与怒不可遏,贺煜显得似乎很冷静,反复看着视频,然而,只要深入注视,便可见到他深邃的鹰眸里面,怒火团团。

    是的,他比上次还想杀人!

    亏自己还想给她机会,让她改邪归正,原来,她根本就不稀罕。自己为了顾及她,和她分房睡,偶尔宁愿自行解决**也不想去伤害她,而结果却是……

    自己,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视频持续在播放,贺煜也一个劲地沉默,一切,静的让人发慌。

    何志鹏从没见过这样的他,以致忧心不已,看着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哥……你还好吧?大哥……”

    “很好,我很好,非常好!”贺煜也立刻应,低沉的嗓音拔高了不少,却让人猜不出任何想法,兴许,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又或者,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突然,他站起身,视线也自视频画面抽离,然后,二话不说地朝外面走去。

    他开着车,一路驰骋,不久,手机响起,不停地响,响了好多次,看来,来人非要他接才罢休。

    所以,再过一阵子后,他接了。

    传来的,是李晓彤的嗓音,“煜,在做什么呢?”

    娇娇柔柔的嗓音,依然声如黄莺,瞬时之间,贺煜感觉自己似乎很久没听到这个声音了。

    “煜,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李晓彤继续问,不顾他的沉默,自行往下述说,语气突然变得幽幽起来,“是我的生日。”

    她的生日!是呢!今天是她的生日,想不到,她又一个生日来了!

    “去年的今天,你陪我一起度过,今年的今天,我还能有这个体会吗?今天晚上,你能陪我庆祝,陪我唱生日歌,陪我许愿吗?煜……去年你问过,我的生日愿望是什么,我当时没有告诉你,现在,我跟你说,我当时许下的愿望,是希望来年你还能陪我一起度过,希望以后每一个生日,你都能在我身边,所以煜,你能实现我这个愿望吗?你能吗?”电话里,传来了低低的哭泣声,李晓彤哭了。

    一幕久远的画面,顷刻在贺煜脑海浮起,慢慢演播,令他英俊的脸庞黯然惆怅;稍会,当他又想起另一幕情景时,俊颜恢复阴沉,怒火难忍。

    不同的人,不同的画面,交替轮流,带给他不同的感受。

    “煜……”

    当李晓彤再一次带着乞怜和渴盼喊出他的名字时,他终于做声,沉着的嗓音,透出了久违的温柔,“你在哪?你现在哪?”

    他反复问了两次。

    电话里,先是约有几秒的安静,李晓彤的回答空灵飘来,“我在xx咖啡屋,今天我拿了假,没上班。”

    “等我!”他短促精炼地说出两个字,挂了线,把手机放到车头,重新踩进油门,更快地往前奔跑起来。

    幽雅宁静的咖啡屋,播放着一首《初恋》:初恋让你彷徨,初恋让你陶醉,初恋让你回味,初恋让你难忘,初恋让你……不顾一切!

    李晓彤端坐在高级包厢里,白皙的手轻轻搅拌着咖啡,美丽的容颜尽是思忖的神色。

    特别的日子,她想起了从前,曾经的时光越是美好,越令她回味,越令她依恋,以致拨打出他的电话,从电话中“闻到”他的气息,内心那股渴望更甚,使她不顾一切地发出了乞求,而结果,令她出乎意料,令她欣喜若狂。

    他叫她等他!他肯来!

    他并没有忘却自己?并不舍得抛下自己?又或者,是别的原因催促他来?不管是何原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来了!

    李晓彤发现,自己的手渐渐抖动起来,抖得厉害,连搅拌咖啡的塑料棒都握不住了,于是,她放下杯子,整个后背靠在沙发上,手指紧紧地揪在一块,她闭上眼,深深地呼吸。

    直到,身边传来一股熟悉的香水味。

    这个极具男性的香水味,曾经陪伴她长达三年之久,成了她的一个习惯,只是,这个习惯前阵子被外界的力量给剥除,而如今,总算又回来了。她坚信,这是一个好的兆头,这会是一个好的重来!

    她迅速睁开眼,如期看到了一个已经深入她灵魂的人影,那身材,那容貌,那气魄,无一不令她深深迷醉,仍旧迷醉!

    贺煜高大的身躯,在沙发上坐下,隔着桌子注视着李晓彤,而后,轻声说出四个字:生日快乐!

    “谢……谢……谢谢!”在法庭上能言善辩的李晓彤,此刻舌头竟然打结,简简单单的两个复字都无法说得完整。

    贺煜眸光依然晦暗深邃,黑不见底,没再吭声,接过侍应呈上的柠檬白开水,轻啜了几口,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翻阅着menu。

    “我……我想不到你会来,谢谢你,煜!”李晓彤又道,试探着。

    贺煜不语,手指一拍合上menu,跟侍应叫了一杯曼特宁。

    “今天不用上班吗?我……没有耽误你吧?”李晓彤继续道。

    贺煜摇了摇头,沉默依旧。

    “那就好!”李晓彤讷讷地笑,抿了一下唇,突然之间发现自己不知如何继续,曾经与他高谈阔论,滔滔不绝的她如今竟然找不到话题。

    彼此间,于是安静了下来,两人皆各有所思着,直到,侍应把贺煜点的咖啡送来。

    曼特宁的口味,强烈浓郁,他端起它,尝了一口,抿唇,吮舌,体会当中浓浓的余味,然后不自觉地想起了另一种咖啡——醇味芬芳的蓝山咖啡,一幕画面随即跃上脑海。

    那天晚上,是他第二次见到,她正被城管追,他解救了她,把她带到附近的一座咖啡屋,点了一杯曼特宁和一杯蓝山咖啡,曼特宁是给他自己,蓝山咖啡则是给她。

    曼特宁有着钢铁般的阳刚,蓝山咖啡却是似水般的温柔。

    当时,他清楚地看着她,看到她那头比任何洗发水广告的明星还乌黑亮丽的长发,那张比任何选美小姐都出色的脸庞,她的美,不同寻常,不同凡人,有点不食烟火的感觉,特别是那双水雾氤氲的眼眸,楚楚可怜,似乎正在诉说着一个唯美的故事,让人只需一触,便禁不住的心悸,导致他脑海迸出一个念头,猜她是不是误闯人间的花仙子。

    花仙子……

    呵呵,她配吗?不,她不配,她只是一个贱人!而自己,偏偏被这样一个小贱人给迷惑住了!

    “你要孩子,我可以给你!”高峻说的这句话,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地刺在了他的心窝上,如今,伤口依然痛得难受,痛得他,只需一静下来,便感觉到要崩溃。

    所以,他举高杯子,一鼓作气地,将整杯咖啡喝光。

    李晓彤一直暗暗打量着他,被他这样的反常举动给纳闷到,他面色的阴沉骇人,她也看到的。他在发火,他在愤怒,为什么呢?是谁,令他发怒?

    莫非……是凌语芊?对了,他答应来见自己,是因为……和凌语芊吵架吗?

    李晓彤脑子飞快地转着,体贴地询问出来,“煜,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是不是公司遇上了麻烦事?方便告诉我吗?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些建议或协助?”

    贺煜放下了杯子,眼神复杂地瞅着李晓彤,不禁再次陷入回忆。当年他刚进公司的时候,遇过不少麻烦,都是找她说,然后与她一起讨论,每一次她都能给出正面的建议,结果问题游刃而解。

    若说,他贺煜有今天,她李晓彤绝对是最大的功臣。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某句话,每次我们解决掉一个问题,我都会问你,有没有资格当你的贤内助,而你每次都应得肯定,说除了我,不会有第二人选。可惜,人算终究不如天算,最终陪你的人,是另一个。”李晓彤又道,语气再度转为惆怅,失落和哀痛。

    贺煜瞧着她,顿时又是一怔,一股内疚之情慢慢涌上了心头,还伴随着一丝怜惜。他先是静默片刻,挺拔的身躯陡然站起,转眼间来到了她的身边,不由分说地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拉了起来。

    李晓彤微微一愣,便也随之起来。

    贺煜已经把服务员叫来,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服务员,问,“够了没?”

    “够了,够了,先生请稍等,我去给您找钱。”

    “不用了,剩下的,给你。”贺煜快速回了一句,拉着李晓彤,在服务员的惊喜道谢声中,朝咖啡屋外阔步走去。

    李晓彤也使劲挥动着两腿,跟随他的脚步,她的心跳怦怦直响,急促程度不亚于脚步声。

    然而,接下来更是惊喜不断,贺煜带她来到一间珠宝店,问她喜欢什么。

    看着淋漓满目的珠光宝气,李晓彤思来想去,最后,选了一款钻石项链。

    贺煜先是略略一愣,便也没说什么,让店员拿给李晓彤试戴,最后,付款。

    接下来,他还带她去逛了一下商场,然后,在高级餐厅共进烛光晚餐,最后,前往俱乐部的包厢。一切,与去年的行程差不多。

    另一厢,贺家。

    自从爷爷去澳洲后,贺家几兄弟姐妹都各自回自家用餐,对这个安排,爷爷当时还开玩笑地说,趁着这几个月,让大家放放假。当时贺燿还兴奋地发出提议,叫爷爷最好每年都出门旅游,最好一趟出去几个月。

    所以,贺燿回家吃饭的时间少了,而今晚,同样是不见人影,就连贺煜和贺一航,也不在!

    凌语芊是下楼才发现今晚的晚餐只有自己和季淑芬两个人,由于不好临战退缩,她只能硬着头皮入席,只希望尽快吃完,然后离开。

    可惜,老天爷似乎不想放过她。她刚喝了一碗汤,从保姆手中接过饭静静地扒时,季淑芬忽然给她带来一个极具杀伤力的消息,这个消息,几乎要震碎了她的心。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知道阿煜今天为什么不回来吃饭吗?”季淑芬的声音已经抑不住的幸灾乐祸。

    凌语芊举着筷子的手,赫然一顿。她和贺煜的关系,还是处于彼此不理不睬的冷战当中,今天没去公司,更是不清楚他为什么不回来,不过,应该是应酬吧,反正他身为公司的总裁,不是人家请他吃饭,就是他请人家吃饭,这生意场上的往来,不可避免的。

    “今天是彤彤的生日,阿煜陪她庆祝,听彤彤说,阿煜中午就开始陪她,两人去逛街,阿煜还送了一条钻石项链给彤彤当生日礼物,现在呢……现在应该还在烛光晚餐吧,然后……然后应该也会像去年那样,去俱乐部,在那里,他们有个专门的包厢,以前阿煜经常带彤彤去过夜的。”季淑芬继续述说着,语气刻意的夸张,仿佛凌语芊是她一个朋友,她在述说一件事,但实际上,她根本就是不怀好意!看到凌语芊全身僵硬,且面色陡然刷白,她更加的兴奋和痛快。

    是的,凌语芊被深深地震到了,李晓彤生日?今天是李晓彤生日?而贺煜,竟然去陪她过生日?还送了一条钻石项链给她当生日礼物?钻石项链……他说过,钻石代表永恒,可他却送给李晓彤!

    还有,烛光晚餐,然后去俱乐部……过夜!

    是这样的吗?季淑芬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吗?都是真的吗?凌语芊猛地抬起头,看向季淑芬,想从中寻找真实。

    只见季淑芬,幸灾乐祸的表情已经很明显地表露在脸上,她也一瞬不瞬地盯着凌语芊,继续冷哼,“我就说过,阿煜不会永远都被你迷惑的,只有彤彤,才是他的最终的女人。听阿彩说,阿煜最近都在书房睡,呵呵,看来老天长眼,让阿煜清醒过来,不再受你这狐狸精迷惑了。”

    凌语芊越听,心里越加的震颤和翻滚,就连胃,也不发克制地翻滚起来,刚吃下的东西,就那样呕吐而出。

    季淑芬眸光一闪,但很快,恢复平常,唇角,继续噙着冷笑和轻蔑。

    凌语芊不停地吐,她侧身,端着保姆及时递来的盆子,将胃里的东西全都交了出来,由食物,到水。

    “语芊姐,你还好吧?要不要叫医生看看?”平时和语芊接触最多的保姆小莉已经拿来热毛巾,准备为凌语芊抹去唇角的残渣。

    暂时停止呕吐的凌语芊,抬起头来,对小莉的关心回了一个感激,接过毛巾自个拭擦,她没有再看季淑芬,但她知道,那会是一张充满敌意、充满幸灾乐祸的嘴脸。

    她弄好后,缓缓地站起身,准备离席。

    小莉及时搀扶住她,她便也不拒绝,因为她知道,此刻的自己必须借助一种力量来支撑,不然,她无法行走,无法离开这个令她快要窒息的地方,无法,回到卧室静静地舔舐伤口。

    小莉离开了,是她叫的,偌大的卧室,只剩她一人,卧室本来就很大,此时,她更觉得无限空虚,感觉渺小的自己,就像是站立在一个极大的山坡上,幽暗、寒冷、空寂。她神思恍惚,脑海里,反复充斥着季淑芬刚才说的那些话。

    一会,她拿出手机,拨打贺煜的电话。

    可惜,他没有接听,她于是继续打,而回音,仍旧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季淑芬的话,她无法确定百分之百是真实,但她觉得,季淑芬还不至于撒谎。

    参加朋友的生日会,并没任何不妥,只是,这个生日的人,是李晓彤,他曾经的女朋友,就算李晓彤还在为他的公司做事,他也不应该这样啊!

    逛街,送钻石项链,烛光晚餐,然后……去俱乐部。

    他这样,算是背着妻子和别的女人幽会吧?那么,自己身为他的妻子,是否应该去抓奸?可是,抓到又怎样?

    “吱——”

    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是季淑芬!这恶婆婆阴魂不散,又跟来了,想不到,她还不罢休,还不肯放过自己。

    凌语芊于是别开脸,不去看她。

    季淑芬缓缓地走来,停在凌语芊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凌语芊,突然又是冷哼出声,“是不是感到很心痛?心就像是要裂了碎了?呵呵,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凌语芊娇弱纤细的身子,一僵。

    “得不到祝福的婚姻,是不会长久,我早跟你说过,你不配踏入我们贺家的家门,所以,你和阿煜终究会散!只有彤彤,才配当我们贺家的媳妇!”季淑芬再一次宣示彤彤的资格。

    而凌语芊,则更是全身发冷,有股极寒的冷气,从脚底窜起,然后贯穿全身各个脉络。

    季淑芬瞧了一下静静躺在凌语芊身边的手机,更加兴奋起来,“阿煜没接你电话吧?呵呵,你真是个蠢货,他现在和彤彤正你侬我侬呢,又怎么会接你电话?难道让你知道他在鬼混?让你去抓奸?对了,你要不要去抓奸?他们在富丽华俱乐部,VIP36房,不过呢,你凭什么去抓奸?你本来就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本来就是个抢人男朋友的第三者,是个贱货!假如我是你,最好识趣地离开阿煜,静静地离开,别让人笑话!”

    凌语芊的身体,已抑不住地抖动,全身各个部位都在抖,终于,她正眼对上了季淑芬,看到了那丑陋可恶至极的嘴脸。这是什么人,自己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婆婆?这世上,有这样的婆婆吗?

    “你,出去好吗?请你出去,求你!”凌语芊干涸的嘴唇,缓缓地张开,发出来的声音,是那么的微弱,那么的无力,但里面蕴藏的痛,又是强大无比。

    “出去!季淑芬,假如你还把自己当女人,假如你还想为你的子子孙孙积一点阴德,那就给我出去!麻烦你……离开,别再出现在我的视线,好吗?好吗?”紧接着,凌语芊吼了出来,用尽全力地吼,竭斯底里地吼。

    季淑芬不觉怔然,继而,唇角一扯,发出一声嗤哼,便也不再说话,趾高气扬、得意得逞地离去。

    沉寂的空间,再次恢复了安静,死一般的静,静得,似乎连心跳也没有了。

    凌语芊整个身子,猛地朝床上倒去,强忍许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悲伤的眼泪,狂流不止,一窜窜地没入了浅紫色的床褥中,很快便散开,一会,整块床褥都湿了。

    她耳边,依然不断回响着季淑芬的话,明知季淑芬的不怀好意,可她还是忍不住去在意,去因此而伤心,甚至乎……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抬起头来,奔进浴室。镜子里面,应出她苍白憔悴、满是泪水的容颜。她眼珠无神,呆呆地望着镜内的自己,随即拿到毛巾,洗去脸上的泪痕和鼻涕。

    重返卧室后,她拿出一件粉红色的裙子,这件裙子,是他买的,他说,最爱看她穿上它的样子,像个可爱娇媚的小精灵,让他移不开视线,眼里、心里,只有她的存在。

    她勾起唇,绽出一抹苦涩悲凉的笑,但还是把裙子给小心翼翼地套到身上,怀孕快满三个月了,她腰身渐渐变粗,本是纤细合宜的裙子,如今显得有点儿挤,但她还是把它穿上,然后,拿起手袋,走出卧室,叫司机,送她离开庄园。

    富丽华俱乐部,VIP36号房间。

    装潢华美的房间,笼罩在一片幽暗的灯光下,长形沙发上并肩坐着两个人影。

    晚餐过后,贺煜和李晓彤便来到这儿,然后点了很多酒,所以,也喝进了很多,以致,彼此的神智都混乱了不少。

    李晓彤举着名贵的高跟杯,迷离的眼神痴望着贺煜,这张俊美绝伦的脸,曾经令她深深着迷,此刻,亦然!而更吸引她沉沦的,是他的才华,他的能力,他的气势,总之,他的一切,一切的一切。

    “煜,谢谢你,谢谢你来陪我。”她声音娇柔,低吟而出。

    贺煜略微侧目,深邃的鹰眸同样醉意氤氲,他不接话,只若有所思地瞅着她。

    “你今天来陪我,是因为和凌语芊吵架了吗?”李晓彤问出了猜测许久的问题。

    贺煜的身体,陡然一僵。

    “煜,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我说,她和你不配,你们不会长久,其实,不仅是指你们的身份地位不同,更重要的是,她年纪比你小太多,你和她的思想根本无法达成一致,不像我们,我们相差不大,在很多事情上,能顺利达成共识。”

    贺煜薄唇轻轻抿了一下,还是不吭声。

    “像她那样的女人,对爱情,根本不会专一,据我所知,她和那个什么肖逸凡关系很好,还有振峯,竟然也为之倾倒,除了他们两个,我想,应该还有不少不为人知的男人。不错,她长得很美,简直就是个尤物,是男人都想捕捉到的猎物,可惜,也因此,使她处处勾搭,处处留情,多少男人为她倾倒,为她卖命,同时,也为她伤心!贺煜,我看得出,你也是这其中的一个男人,是吗,是吧?”由于喝得不少,李晓彤说话没有平时的一气呵成,说得断断续续,偶尔还打了一个酒嗝,“不过,这样的结果你应该预先知道的,既然你选择了她,那就该接受这些事实,接受她将来,还是会继续到处招蜂引蝶,继续……给你带来烦恼!”

    随着李晓彤的述说,贺煜神思慢慢飘远,脑海再次闪现出今天看到的那段视频,再次想到高峻对她说的那句话!

    其实,什么肖逸凡、振峯甚至贺熠,都是小菜一碟,是过眼云烟,而高峻这个,才是自己最在意的,最怒不可遏的!

    李晓彤,有着独特的分析力和敏锐力,她有这些想法和看法,不排除她是因为不甘心,但有些事,她说对了,说对了!

    呵呵,假如她知道这个大秘密,恐怕会更奚落自己吧!恐怕会更不甘心吧!她为自己付出那么多,这几年来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协助,结果,却输给一个很多方面都比不上她的女人,输给一个,有目的接近自己的女人。

    到时候,不止是她抓狂和崩溃,自己同样是发疯,因为,素来睿智英明的自己,竟被一个间谍迷惑住,竟会选择一个可恶的间谍,而放弃了一个真正对自己好的女人。

    美色……害人不浅!

    美色……自古以来,都是男人的致命力!

    哈哈哈,哈哈哈哈……

    贺煜在心中不止狂笑着,猛地抓起酒杯,将满满的一杯酒,一口气干掉。

    李晓彤忽然趋近过来,半边身子依偎在他的胸前,仰脸望着他眼神更加痴迷,“煜,吻我,吻我好吗?”

    她美丽才气的脸庞,尽显痛苦和卑微,我见犹怜。贺煜呆呆地看着,在她继续哀求中,他终于俯首,迟缓地吻了下去,不久渐渐转强,火热狂野,一发不可收拾,直到……一片白花花的肌肤,映入他的眼帘。

    随着刚才的冲动,李晓彤的领口已经被他扯得很低,酥胸半露,春风无限。

    他的猛然停止,让正沉醉中的李晓彤睁开了眼,眼神困惑,“煜,怎么了?”

    贺煜注视着她,蓦地,身体从她身上起来。

    李晓彤见状,急忙搂住他,“煜,别走,别离开,请继续,继续好吗?我们以前都做过的,难道你嫌弃我了吗?”

    瞧着素来高傲的她变得这般卑微乞怜,想到自己曾经对她的伤害,贺煜不禁感到一丝心疼,但最后,他还是坐直了身子,低吟,“我现在的情况和以前不同,我已是有妇之夫,故我不能碰你,不能伤害你。”

    “我不介意,不管你是哪个女人的丈夫,只要你的心属于我就行!”李晓彤重新附上他的胸膛,“煜,你的心还属于我吗?这儿,还爱着我吗?你是不想伤害我呢?还是……你不想伤害她?”

    爱!

    还爱她吗?自己有爱过她吗?

    自己是不想伤害她呢?还是不想伤害……

    贺煜甩了甩头,继续拒绝,“对不起,彤彤,我不想委屈你!”

    “我不怕委屈,我只想拥有你,煜,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像以前那样,我们亲密地在一起。”李晓彤激动地嚷着,见他依然无动于衷,稍顿了顿,语气转为悲哀,“呵呵,我怎么忘了呢,你已经有人服侍,她身材好,脸蛋好,以前又在酒店当过公关,她床上技术应该也比我好吧,肯定是了,不然,她怎么会把你抢走,怎么让你一下子就变得冷血无情,变得……给我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可是煜,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除了这方面,我哪里比不上了她?我哪里比不上了?”

    “彤彤——”贺煜欲再安慰她,而此时,房门突然被推开,走进来的,是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影!

    她……她怎么会来?她……她来做什么?

    李晓彤也已经震住,这间俱乐部,出入的都是名流,一般不会有人乱闯别人的房间,故她也没想过要锁死这道门,料不到……还是有人闯进来了,而且,这人还是……

    看着眼前的情景,凌语芊则心碎满地。她还是忍不住,真的跑到这儿来,刚才在路上,她不断思忖等下迎接自己的会是怎样一种画面,他们只是单纯地在庆祝呢?又或者,像季淑芬说的那样,在恩爱缠绵?

    为了进入俱乐部,她狠心花了一大笔钱,当即办了会员卡,在服务员的好奇眼光中,进入俱乐部提供的专属房间,然后待服务员一走,她又马上离开房间,沿着门号,找到这里来。

    一扇很普通的门,她却感觉隔在里面的,是万丈深渊,是地狱!所以,她手握着门把,身体在不停地颤抖,抖得厉害,抖得连门把似乎都摇晃起来,踌躇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她终还是扭开它,推门进内!

    而结果,如她所猜测的,他和李晓彤抱在一块,李晓彤衣衫半露,一看便知他们在做什么!

    尽管,事先已经得到告知,甚至也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这一刻亲眼看到,她仍禁不住崩溃!

    季淑芬说的没错,她的心碎了!碎成了粉末,再也寻不回来!

    为什么?贺煜,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

    凌语芊寻回最后的一丝力气,脚步重新迈动,冲到了贺煜的面前,死死瞪着他,然后,问出了为什么!

    贺煜神色先是一闪,随即,伸手搂住李晓彤,冷道,“为什么?你是真的不懂还是扮无知?这不明摆着的事?因为,她能满足我!”

    因为,她能满足我!

    好一个皇冕堂皇的理由!

    原来,他真的经不起考验!其实,她每天都在算着日子,只差三天,再过三天,宝宝就满90天,怀孕的初期算是熬过去了,她可以试着和他行房了,然而……他却耐不住,他却等不到这一天!

    还有,贺煜,就算你真的按耐不住,非要出轨不可的话,我宁可,你去找别的女人,去和外面那些女人逢场作戏,而不是李晓彤——你曾经疼爱有加、呵护有加的前女友!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吧,我,并不是非你不可!除了你,这世上还有千千万万个女人能满足我,所以,你休想蛊惑我!而且,在这世上,有千千万万个女人比你强,譬如彤彤,她就比你强一百倍,你和她,根本没法比!”贺煜继续冷哼,每一个字,都似乎是从牙缝间蹦出来,语气越发的幽冷,整个脸庞更是阴森得令人发寒。

    蛊惑!

    呵呵,原来,他和季淑芬一样的想法,认为自己是蛊惑他!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自己这般深爱,不顾一切去深爱,结果,被看成是蛊惑!

    凌语芊美目瞪得倏大,被伤痛满满覆盖的眸瞳眨也不眨地,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这个曾经令自己不顾一切地深爱和沉沦,为了他,不惜背叛父母,不惜最后让整个家庭陷入贫困的男人,这张撒旦般的面容,忽然间变得很陌生,很可怕,令她全身都在发冷!

    她就这样紧紧地盯着他,带着愤恨盯着他,好一会过后,美目略斜,再次看向与他深深依偎的李晓彤,首先,看到了那条刺眼的钻石项链。

    钻石,代表永恒,代表一生一世!

    “小东西,这条钻石项链,你要一直戴着,除非等到我买了另一条给你才能除下,明白吗?”

    他在这边要求自己,那边,却为另一个女人送上同样的礼物,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我要一辈子都戴着,而你,却可以送给别的女人!这句看似深情的话语,你是否,也对她说过?

    “贺煜,你狠,你够狠,你终于让我痛下了决心,让我不得不放下这段本就不属于我的爱!三年前,它不属于我,如今,它更不是我能拥有!再见,贺煜,不,永远都别再见!”

    凌语芊视线回到了他的身上,看着他,在心中默默说出这番话,她本是无声地说,然而,她似乎听到自己的声音震耳欲聋,几乎把整个屋顶都掀翻了!

    她使出尚有的一点力气,把目光抽回,扭转过身子,朝大大敞开的房门,直奔出去。

    她一路提着气,快步疾走,脑海在不断地涌现刚才见到的画面,耳畔,是他那一字如一刀的狠绝的话。

    然后,她又想起了“天佑”对她的爱,对她的宠,那些美好的情景,仿佛播电影一般,在她脑海一一掠过。

    曾经,他说,他只有一颗心,给了自己,要自己好好保管,这辈子,都只交由自己保管。可三年前,这颗心从自己手中溜走了,溜到另一个女人身上,不久前,自己以为已经重新得到它,谁知道,那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缘分无take2,试问,溜走了的东西,又怎么会回来?他再也不是那个他,再也不是,是自己硬要渴望,硬要等待。正如自己那天和振峯所说,天佑,已经死了,当年那场车祸,已让天佑消失了。

    车祸!

    凌语芊这也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俱乐部,已经来到了马路边,此刻,由于等红灯,她不得不停下。

    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她脑海不禁幻化出一个画面——天佑当年被车撞倒的情景。

    如此繁忙的交通,自己要是冲出去,必会血肉模糊,成了车下亡魂。

    然而,自己一旦冲出去,便再也见不到父母和薇薇,再也见不到采蓝、逸凡、振峯、高峻、贺熠、爷爷等好多人,而且,还有他,还有肚里的胎儿!届时,会有很多人伤心和难过。

    可是,自己的悲伤痛苦,谁来买单?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迈出这一步,她会粉身碎骨,之后彻底解脱,重生。如果不迈出去,她会苟且残喘地存留,生不如死。

    所以,重生吧。

    对不起,妈妈,芊芊做不到你希望的坚强和坚持,然后苦尽甘来。

    对不起,爸爸,芊芊做不到你要的偿还。

    对不起,薇薇,姐姐做不到把你治好,让你像别的女孩那样出去工作,交男朋友和结婚生子。

    对不起,采蓝,无法和你结成亲家。

    对不起,逸凡,无法让你成为我孩子的干爹。

    对不起,振峯,无法再陪你去一趟梦之园。

    对不起,高峻,无法跟你去看看你那个世上最坚强的母亲。

    对不起,贺熠,无法再陪你体会一次江水迷醉,夜梦后海。

    对不起,爷爷,无法实现你当曾爷爷的梦想。

    ……

    好多好多的对不起,而名单里面,却唯独没有他的存在。

    凌语芊已经泪流满面,绝望伤悲的泪,仿佛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地往地面落去,响起了噼噼啪啪的声音。

    视线已然模糊,但她毫不眨眼,继续失神地望着马路上匆忙来往的朦胧车影,一会,她终闭上带泪的眼眸,心一横,娇小的身子如闪电般地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另一个人影雷驰电掣,迅速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抱入怀中,用他自己的身躯,挡住她的。

    “吱——”

    “吱——”

    “吱——”

    ……

    顷刻间,各种刹车声划过路面,响彻半个天空,还伴随着一阵没人觉察的闪光灯和菲林声。

    巴士、私家车、的士等等,本是快速驰骋的车子纷纷刹车,整个路面顿时陷入了混乱当中。

    “放开我,放开我!”凌语芊奋起挣扎,悲伤哭叫,她抬起脸,侧看向抱住她的人,看到了……肖逸凡苍白的俊颜。

    是的,肖逸凡被吓得脸都变白了。他刚录完音,路过这里,在等红灯过对面,忽见有个人影很眼熟,走近看清楚是她后,又惊又喜,他尚未纳闷完她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会出现于此,却惊见她竟然冲出马路去,不顾一切,亡命地冲了出去。

    不错,那根本是亡命!她根本就是想自杀!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放开我,逸凡,别管我,让我去!”凌语芊一个劲地挣扎,丝毫没有发觉,周围的车子已经因为她的突然冲出来而停止,整个交通陷入了瘫痪状态,所有的人,开车的,包括路人,都盯着她看,紧紧盯着她看!

    肖逸凡惊魂未定,继续牢牢地抱着她,也一时忘了周遭的一切,他心如刀割地看着她,由头到脚,然后,看到她的裙子像是被染上了一片红色,那片红,有别于她裙子的粉红,而是鲜红,是血红!

    她流血了?可是,车子明明还没有碰到她的身体,她为什么会流血?

    对了,宝宝!

    肖逸凡想到此,更加心胆俱裂,想也不想便拦腰抱起她,越过长长的马路,朝对面的医院奔去……

    急诊室的大门,紧紧闭着,肖逸凡守在门前,来回踱着步,好一阵子,才晓得从凌语芊的手袋里取出她的手机,找到贺煜的电话号码。

    可惜,贺煜没有接听,于是乎,他又发了一个短信:贺煜,我是肖逸凡,语芊刚才差点出车祸,出血了,医生说有可能会流产,你赶紧来,在XX医院急诊室这边。

    发完短信,他继续心急如焚地等候,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急诊室的大门总算打开,而这时,贺煜也出现了。

    “你来了!”肖逸凡友善地迎向他。

    贺煜则沉着脸,给肖逸凡冷冷一瞥,高大的身躯自顾冲进刚打开门的急诊室内。

    首先看到的,是医生,医生身后的病床上,躺着凌语芊,面色苍白如纸,两眼空洞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医生,请问什么情况?”肖逸凡已经迫不及待地询问出来。

    医生看了看他,再看看了贺煜,道,“你们谁是病者的家属?”

    “我……我是她朋友,这位是贺先生,她的丈夫。”肖逸凡下意识地回答。

    医生注意力于是落在贺煜身上,看着贺煜二话不说的冷酷模样,他难免感到有点儿不悦,但还是公事公办,做出汇报,“贺先生,由于贺太太上次堕胎处理不当,使子宫大大受损,胎儿本来就难养,如今发生剧烈的动作,导致胎儿不稳,有流产的先兆。”

    堕胎!她竟然堕胎过!这不是她第一次怀孕?!贺煜首先注意的,不是胎儿不稳,而是……她曾经堕过胎!冷峻的面容,陡然更加骇人,眸光也更冰冷,直射向床上的人。

    医生见状,大约明白一二,看来,床上的女人,上次并非为丈夫堕的胎!医生面色愈加凝重,继续道,“胎儿的健康情况尚可,所以我会试着给她打针,看尽量能保住不,你们请稍等,我去准备一下。”

    医生已经出去,急诊室内,气氛变得更加紧张和沉重。

    刚才,肖逸凡也被医生的汇报给震撼住,他是男人,也自然看懂贺煜的反应,语芊上次的堕胎,很明显,不是为贺煜!

    “贱人,谁的孩子?你还为谁怀孕过?你为谁堕的野种?!”

    寂静的室内,霎时响起一阵雷霆怒吼,只见贺煜已经冲到床前,一把扼住凌语芊的下巴,那眼神,几乎要杀人。

    凌语芊不得不转眼对上他,这张依然很陌生的面孔,陌生得,令她依然痛不欲生。

    谁?如果我说,是为你呢?不管三年前还是三年后,只有你才值得我付出一切,你信吗?信吗?

    不,你应该不会信,而且,就算你信又如何?你已经变了,你已经不再是天佑!

    她的沉默,更令贺煜火上加油,他看到了她眼里的恨意,故他不禁加大力度,更加无情地扼住她的下巴,“果然是个小贱货,我贺煜,瞎了眼,鬼迷心窍,才睡了你,才上了你!”

    贺煜咬牙切齿地说完,再加一把力,看到她痛得扭曲起来,他松开,站直身子,理智全失地对着门口咆哮而出,“医生,快给我滚过来,不用再保胎,立刻给我弄掉,立刻!立刻!”

    ------题外话------

    终于实现了万更!不止万更,是13328字(*^__^*)……亲们久等了,希望亲们喜欢!这章是**,也是特难写的一章,一直想着如何能把它以最感人的方式呈现,写的过程好几处紫都忍不住潸然泪下,力气似乎也随着芊芊被抽空了。不知亲们是否也被感动了呢?《蚀骨沉沦》承蒙大家厚爱,正在月票榜上,这两天收藏涨快了一些,紫很感动,倍受鼓舞,亲们还有月票的请继续投给紫,其他文的票都在涨,紫的也要持续涨才能稳住榜单。万谢!

    再次感谢所有支持紫的亲们,紫会继续用心倾力演绎好本书,不会让亲们失望的!亲们想看的精彩内容会一一呈现,亲们意想不到的精彩内容也会陆续上演,请随紫一起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