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16没有你,我照样会活下去!

116没有你,我照样会活下去!

    http://

    肖逸凡并没有立刻阻止,她心里的痛,他懂,故他清楚那必须借助一些东西来抒发、缓解,而对她来说,眼泪是最适合的。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他依然满眼疼惜,静静地看着她,到了感觉差不多,他抽出两张纸巾,递给她。

    凌语芊便也缓缓接过,小心翼翼地拭擦着眼泪,起先,泪水还是抑不住地继续狂流,她又用了好几张纸巾,总算阻止,而后,努力吸着鼻子。

    肖逸凡依然目不转睛,忽然道,“想不想听听关于我的故事?”

    凌语芊怔然,他的故事?他是指哪方面?

    肖逸凡已经自顾阐述出来,嗓音更显低沉:

    我和幽幽,是邻居,自小一起长大,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做作业,一起玩耍,从小学开始,幽幽的成绩就很好,而我,只是中等,每次都是她鞭策我、辅导我、帮助我,我考试才勉强过关,然后,一起升初中,高中。由于她成绩优异,她获得保送来G市外语大学的机会,而我,名落孙山。

    我问她,幽幽,你还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她肯定地说,愿意,这辈子她都会跟着我,会永远是我肖逸凡的女人。于是,我带着我唯一的财富--吉他,与她一起来到G市。她进学校读书,我则在街头卖艺,为了她的学业着想,我们约好每个周末见面,在我租住的廉价房里,她为我煮饭,为我洗衣服,为我收拾房间,然后,听我弹吉他,躺在我的怀里,说她在学校的趣闻,听我说我的阅历,我们还谈到,未来的梦想和打算。日子过得虽然拮据,但我们都觉得很满足、很快乐。

    直到她毕业前夕,她来找我,跟我说出两个字,两个我以为永远都不可能在我们之间出现的字。

    她说,逸凡,我们分手吧!

    那一刻,我感觉全身都僵住了,眼前发黑,重重地打了一个踉跄。我在想,她今天怎么了,突然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但其实,我知道那不是玩笑,因为她从来不会拿这样的事来开玩笑。

    而她接下来的话,也说明她不是开玩笑。她说,写论文期间,她到一个美资公司实习,结识了那里的大老板,比她大十岁,是个美国人,答应娶她,帮她拿到美国那边的身份。

    幽幽长得很美,加上品学兼优,从初中开始就一直是男生注目追求的对象,其中不泛富家子弟和官家子弟,但她从不为所动。这次,她却心动了,对方是一个她只认识两个月的男人。

    她抱着我,哭着跟我说,逸凡,假如我嫁给你,我们的孩子还是肖家的,还是脱不了山村人的称呼。而我们,将来也会过得很苦。

    我忍着痛,挽留她,幽幽,别担心,我会努力,会加倍努力,摆脱贫困,在G市买房子,转户口,到时,我们就是城里人,我们的孩子,是城里人的后代。

    她却摇头,她说,在大学这几年,在G市这个大城市,她看到了很多,懂得了很多,这个社会的现实,根本不是我们能想象,更不是我们能承受的,她不敢去赌,因为她怕结果输了的话,就什么也没有了,包括失去我。如今难得有个好机会摆在她面前,她想好好把握。

    的确,那的确是个好机会,美国老公,美国绿卡,还有美国孩子。我把她从怀里推开,扶正她的身体,定定看着她,约有好长一段时间,低声问出最后一句,幽幽,你决定了?真决定了?

    她也好一阵子才回答,嗯,对不起,逸凡。

    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我要的,她已经再也无法给我。

    后来,我离开了出租屋,临走前,我说,幽幽,你走的时候,把门关上就行了。我这一去,第二天才回来。

    我本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她临时后悔了,留下等我回来,可惜,小小的房间已经空无一人,房子收拾过,收拾得整整齐齐,我堆积的那些脏衣服也洗了,晾在唯一的窗口,干净的小桌子上压着一封信,原来,她两天后就开始出发去美国,她早已经什么都办好,一直不敢告诉我,是因为害怕我无法接受而做出破坏阻止的事。她叫我珍重,叫我好好照顾自己,说会在大洋西岸为我祈祷和祝福。信纸很软,是泪水打湿后的软化,上面,清楚印着一个个小痕。

    我反复读着信,然后,狂笑不已,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泪水也打落在信纸上,覆盖了她留下的泪痕。

    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的相亲相爱、深情相爱,即便曾经面临种种困境也毅然坚持,可结果,还是无疾而终。且,还是这样的情况下。

    顿时间,我觉得人生再也没有意义,再也没有价值,我再也看不到未来的路。我的未来,本是和她一起策划,一起前进,如今她消失了,等于前面的路也断了,我再也不懂怎么走下去。

    所以,我拿着信纸,冲上楼顶的天台,楼高只有八层,但足以取人性命。

    我越过栏杆,站在只有半米宽的外缘,出神地俯视着下面。然而,就在我闭起眼,准备跳下去的那一刻,我听到了我阿妈的叫声,我看到她在地里干活的佝偻身子,想起她在我临行前所说的那句话,小凡,不管你去到哪,请记住,阿妈在家等你。

    泪水,即时夺眶而出,我哭着喊出一声阿妈,我的脚,也从地狱门口收了回来……

    好长的一个故事,好凄美的一个故事,肖逸凡用他低沉磁性的嗓音讲述出来,就像是在演唱着一首动听凄美的歌曲,释放出他内心深处的悲伤、哀痛、愤恨和思念。

    凌语芊听完后,再一次泪流不止,哭成了泪人。

    之所以被他的歌声吸引,不只是因为他的美好演绎,更因为歌声里的那种真实的伤感和悲痛,让她倍觉熟悉。

    曾经的某个雨夜,一个大男孩站在雨中,目送自己搭巴士离去,那抹高大颀长的身影,是那么的孤独,那么的忧伤。

    她一直觉得,肖逸凡应该有段特别的过往,但碍于唐突,便一直没有问,想不到,他的故事也是这么感人,也是这么凄切。看起来那么自信阳光的他,竟也曾想过自杀。

    那个幽幽,真没福气,竟然放弃了这么好的一个男人。

    其实,令逸凡绝望悲痛的不只是幽幽的移情别恋,更因为幽幽留下的那封信,二十多年的相亲相爱,换来的,却是她的怀疑,她的害怕!幽幽,难道你不知道吗,当深爱上了一个人,只会想给对方幸福快乐,而不是……去伤害。逸凡那么爱你,又怎么会破坏你伤害你,你根本就不信逸凡对你的爱,否则你不会那样说。

    幸好,他没有因你而自暴自弃,幸好,他的阿妈及时唤回了他,幸好,他已经熬了过去,已经站起来,正一步步地朝着璀璨之星迈进。

    悲伤的泪水,依然在凌语芊脸上不止狂流,肖逸凡却显得异常冷静,他一滴泪也没有流,但他眼睛深处,蕴藏着浓烈的痛楚,他的内心深处,应该也是的。

    看着凌语芊梨花带雨的模样,他心里无限的疼,伸出手,直接抹去那一窜窜泪珠,嘴里发出劝慰,“傻瓜,跟你说我的故事,并不是要你同情,要你心疼,而是想告诉你,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你的身体,是父母赋予,你不该随意践踏他们的伟大。而你肚里的胎儿,他也有自己的生存权利,你更不能剥夺。”

    凌语芊仰望着他,咬唇,继续落泪。

    “如果认为还值得爱,那就坚持和继续,如果觉得不值得了,那就放弃。你要跟自己说,即便没有他的参与,你的前方还是有路,你还是能够继续走下去,而且,会走得很好!”肖逸凡再次用纸巾,拭擦她满是泪水的容颜,很快,桌面堆积了一小块,他开始询问她的情况,“对了,肚子还疼吗?”

    凌语芊怔了怔,这才发觉,疼痛已在不知不觉中退去。

    肖逸凡松了一口,语气转为轻快,“看来宝宝真的很乖,很坚强。”

    凌语芊也翘了翘唇角,眼神感激依旧,注视着肖逸凡,迟疑道,“逸凡,你后来有没有和幽幽联系过,知不知道她的近况?”

    “没!既然选择放下,那又何必再去留意。”肖逸凡俊颜重新蒙上一层薄冰,可见,他对幽幽,有恨!

    因而,凌语芊知道,不管怎么样,这段刻骨的爱绝不会就此磨灭,它必定,会在逸凡内心永远地存留,正如自己,也是一样的。

    “谢谢你,逸凡!”凌语芊猛地道谢。

    肖逸凡马上也应,“客气啥,要真的想谢我,那就多加注意身体,让我的干儿子健健康康,又白又胖地降临人间。”

    凌语芊顿时又抿一抿唇,不禁想起采蓝的话,他们两个说话方式竟这么像,他们,都是自己的好朋友!

    接下来,彼此安静了一会,肖逸凡再做声,“你饿不饿,要不去给你买点吃的?”

    “不用了,我还不饿,谢谢。”凌语芊婉拒,“对了,现在几点钟了?”

    “一点。”肖逸凡陶出手机,忽然想到某件事,于是打开到微薄上,刷刷刷地写了一段字,然后递给凌语芊,“看看?”

    【美丽的小精灵,温柔可人,坚强勇敢,令人心疼,我会永远呵护她!】

    这是他刚写的微博,凌语芊内心不禁又是一阵感动,但极力忍着不再落泪,转而看到他微博的其他资料。

    首先,是他的个人资料,用了简短的几个字概述:路就在前方!

    接着,是粉丝人数,一,二,三,四……总共是七位数!500多万粉丝!他已经拥有了极庞大的粉丝群!

    紧接着,自然是他的一些相片。

    “我……可以打开看看吗?”凌语芊迟疑地问。

    肖逸凡不假思索地点头,“当然,这里的任何东西,你都可以随意打开。”

    凌语芊感激一笑,手指已经在屏幕上点开,一张张帅气的照片,显示在眼前。

    只见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俊朗,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着,鼻梁高挺,厚薄适中的嘴唇漾着自信淡然却令人目眩的笑,整体人气宇轩昂,帅气中带着温柔,浑身散发着他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她早就知道他长得很帅气,但如今看这些公开的照片,更是明星风范尽显,曾经,自己少女时期也迷恋过明星,总觉得那些明星遥远而不可及,想不到,如今就有一个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是自己的好朋友,非常好的朋友,一辈子的朋友!

    “逸凡,他们有没有说你好帅?”凌语芊情不自禁地问出一句话。

    肖逸凡但笑,不语,伸手过来,把画面移到下面。

    “逸老大,你真帅,帅得一塌糊涂!”

    “逸逸,爱你,要是我有一个像你这么帅的男朋友就好了。”

    “俊朗的外表,淡定的气质,完美的男人,我们逸老大就是最棒的。”

    “好喜欢你温柔的眼神。”

    ……

    ……

    成千上百的留言,铺天盖地,应接不暇。

    他真的红了!好红好红!

    看着粉丝们这些疯狂的言行,凌语芊不由生起一丝担忧,“逸凡,刚才那条微博,你要不要删掉?”

    这条微博,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什么,但她还是不想引致一些偏激粉丝的误会,以致对他攻击,粉丝对明星来说,是非常重要,没有他们的支持,明星再努力也徒然。

    不过,肖逸凡满不在乎,“呵呵,没事,他们都是明白事理的人,明星也是人,明星也有自己的情感世界。”

    “可是……”

    “怎么了?对我没信心?”肖逸凡继续面带浅笑。

    凌语芊稍顿,便也作罢,抿起唇,视线重返手机屏幕,继续看他的一些心情日志,看他演出和活动的相片,还有那些粉丝们的评论留言。

    路就在前方!

    即便没有他的参与,你的前方还是有路,你还是能够继续走下去,而且,会走得很好。

    是的,这个世上不会没有谁,谁就活不下去,自己的命,背负着那么多的责任,自己还有很多目标未实现,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身体肤发,来自父母,不该践踏他们的伟大。宝宝的生存权利,更是不能剥夺。

    自己真傻,当时竟然想着要自杀,其实,想解脱,也不一定只有自杀才行,逸凡当年自行回头,然后熬过去了,而自己,这次命不该绝,应该也会熬过去的。

    凌语芊想罢,深深吸了一口气,注视着肖逸凡,郑重地给出承诺,“逸凡,我答应你,我再也不会做傻事,再也不会让你们为我担心,为我难过。”

    肖逸凡会心地笑了,他就知道,坚强如她,一定会熬过去的!看着她坚定的眼神,他有股冲动,想问她关于上次堕胎的事,但转念一想,还是忍住了。

    凌语芊则满腹感激,心情澎湃,逸凡今天说出他的故事,让她觉得自己和他的友谊更递增了一层,故她决定,等迟些日子,也对他说出自己那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也与他分享自己的故事。

    “肚子还疼吗?”蓦然,肖逸凡又问。

    凌语芊摇头,“不疼。”

    她的眉头不再紧皱,小脸也不再揪成一团,面色还渐渐恢复了些许红润,唇角微翘着,噙着一抹纯美的笑意。

    肖逸凡倍觉欢欣,于是继续翻开微博的其他内容,就着每一条讯息和相片,给她讲述当中的情况。

    时间,就此安静地过去……

    【肖逸凡的故事,是昨晚躺在床上写的,枕头湿了一块,紫越来越不禁虐了,囧。他的故事不会仅只于此,后续的精彩,会再呈现O(n_n)O~】

    另一厢,富丽华俱乐部,VIP36号房,灯光依然浪漫幽黯,里面的情况,却已不同。

    李晓彤醉昏过去了,正窝在长沙发上熟睡着,贺煜则坐在另一组沙发椅上,静静地抽着烟。

    烟灰缸里装满烟头,都是他留下的,再吸完手上这支,整包烟就全被解决了。

    最后一根烟头放下后,他取出了手机,翻到短信。

    当时本是像前几次那样,带着冷笑看此短信,然而看清楚短信的内容时,他全身血液顷刻凝固,立即站起身朝外面走,不顾李晓彤的疑惑追问和苦苦哀求,然后箭一般地冲出俱乐部,一路狂跑,直奔向肖逸凡在短信里说明的那间医院。

    一路上,他边死命地跑,边在心里暗暗呐喊和祈祷,小东西,你要顶住,一定要顶住,还有宝宝,你一定要牢牢地依附在妈咪的肚子里,爹哋就来了,爹哋就来了!

    由于加速奔跑,他只花了十分钟,但在他看来,却是一个世纪之久的煎熬。看到她奄奄一息、了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他感觉肝胆俱裂,魂飞魄散。

    病床很小,她却更小,脆弱得似乎只需轻轻一碰就会碎了,然后从自己眼前消失。

    所以,他顷刻间感到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陪李晓彤过生日,后悔刚才她突然出现在俱乐部时为什么会利用李晓彤来伤她,而不是与她解释,他甚至后悔,自己为什么怀疑她,为什么不信她。

    然而,当医生做出汇报时,他又顿时发觉,自己的这些后悔是多么的可笑,多么的愚蠢。

    她根本就不值得自己怜惜疼爱,根本就不值得自己信任!自己给机会她,让她说出真相,让她说出那个男人是谁,她却倔强依旧,还愤恨地瞪着自己。

    她凭什么愤恨?凭什么?该生气的人是自己,不是吗?该愤怒的人是自己,不是吗?

    所以,他失了理智,只想掐死她,当场就掐死她,免得自己再为她痛心痛肺!

    所以,当肖逸凡那多管闲事的家伙为她维护时,他选择忽略,免得自己再次陷进去,再次发现遭到欺骗。

    所以,当李晓彤打电话来苦苦哀求他时,他便立刻答应,立刻离开医院,免得自己再入急诊室,再次忍不住对她生起怜爱疼惜之情。

    回到这里,他陪李晓彤切蛋糕,庆祝她27岁生日正式来临,陪她继续喝酒,唯独,拒绝了她的再次献身。

    后来,李晓彤睡下了,他却清醒得很,明明很累,加上酒精的侵袭,可他就是没有睡意,他叫服务员拿来一包烟,然后坐在这里闷闷地抽,一根接一根,麻痹自己。

    这期间,他又忍不住犯贱地想起她,在想她现在是什么情况,保胎的结果会是怎样,而明天,自己应该如何处置!

    是啊,明天自己应该如何处置?应该如何处置?

    头很痛,非一般的痛,痛得他无法承受,急忙从沙发上起身,冲到窗边,把整个窗户拉开。

    凉得有点儿刺骨的晚风,却无法吹散他脑子的凌乱繁杂,故他只好跑进洗手间,像以往那样,用冷水来解决,然后,看着镜子里面狼狈极了糟糕极了的自己,狂笑不止。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离开洗手间,回到房间内,整个身体窝在刚才那张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而后,掏出手机,翻到相片的部分,神思恍惚,神智迷离。

    时光在痛苦煎熬中流逝,黑夜终于过去了,窗户那露出了一片淡白,渐渐地,越来越亮。

    李晓彤悠悠转醒,皱眉环视着周围,看到斜靠在沙发上、却依然睁着一双锐利鹰眸的贺煜,混沌的脑子霎时清明了不少。

    她揉了揉太阳穴,起身,来到他的跟前,冲他嫣然一笑。

    贺煜却没给半点回应,高大的身躯从沙发上起来,嗓音带着一丝沙哑,“我送你回去。”

    说罢,他人已经走出去。

    李晓彤轻轻咬了一下嘴唇,便也先到洗手间快速梳洗一番,继而略作收拾,跟随上。

    车子在马路稳速翱翔驰骋,小小的车厢内却似乎笼罩在一片极其压抑沉重的空气当中,周围,鸦雀无声。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李晓彤,满腹思绪,不时地瞄向旁边的贺煜,少顷,忽然道,“煜,谢谢你!”

    贺煜仿佛没听到,继续熟稔而安稳地转动着方向盘。

    李晓彤咬唇,大觉委屈,但还是故作无事,又找话题,“等下回公司上班了吗,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或者,也可以去你家,我也好一阵子没见过伯母了。”

    可惜,贺煜还是充耳不听的样子。

    李晓彤暗里更是纠结和抓狂,思来想去,再也找不到别的话题,于是也暂且沉默下来。

    不久,车子驶进李家的别墅,车子刚停稳,人还没出来,便见李晓筠快速冲过来,手里扬着一份报纸,捶打着车门玻璃,大声呐喊,“姐姐,你看,你看!”

    李晓彤立刻摇下车窗,从李晓筠手中接过报纸,一看,心头大震,目光随即转向贺煜,报纸,也递给了他。

    ------题外话------

    嗷嗷,紫不喊月票亲们就不自觉投,被后面追上来了,追得好紧。亲们帐号还有月票的请投给紫哦,现在投比月底投意义更大,对紫帮助更大,紫明天会送上虐贺煜的情节,好像一整章都在虐他,所以亲们还等什么,快给紫加点油吧,谢谢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