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17 再也不回头,绝不回头!

117 再也不回头,绝不回头!

    http://

    “总裁,我去看看。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池振峯突然说了一句,人已往外冲。

    李秘书略微思忖,对贺煜打了一个招呼,也转身跟随出去。

    偌大的办公室,又安静了下来,贺煜盯着大门紧闭的门口,本就怒火狂肆的眼眸,变得更加嗜血冰寒。贺炜,你这王八蛋,皮又痒了是吧,那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

    同一时间,医院。

    经过一夜的煎熬和坚持,医生终正式宣布出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凌语芊腹中的胎儿已经保住,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不过,为安全起见,他提议凌语芊再住两天,等下会有接班医生来帮她转到病房去。

    听到医生的宣布,凌语芊即时激动泪下,就连肖逸凡,也忍不住眼中泪花闪闪,一个劲地对医生道谢。

    医生微笑地看着肖逸凡,满腹感慨。昨晚由于要时刻观察,他来过几次,而每一次,都看到这个大男孩守在病床前。如果不是事先清楚,他几乎要认为这个男孩就是女孩的丈夫,所以,他不禁再次想到另一个冷酷倨傲的人影,继而,在心里连连叹气。

    “医生,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肖逸凡猛然又道。

    医生回神,继续给他一个友善的浅笑,对凌语芊再做些交代,然后走了。

    急诊室内,于是又只剩下凌语芊和肖逸凡两个人。

    凌语芊依然泪眼婆娑,望着肖逸凡,内心持续翻滚着。正如医生当时说的那样,昨晚几乎每隔两个小时,她都感到一阵剧痛,而每一次,都是逸凡握着她的手,给她打气,给她安慰,用各种话题来分散她的注意力,最后,她也才安然地熬过去。

    所以,她还是欠他一声“谢谢!”

    “我不是说了吗,美丽的小精灵,我会永远疼爱与呵护。”肖逸凡俊朗帅气的脸上,又洋溢着暖暖的笑,极具磁性的嗓音也是温柔无比。

    凌语芊顿时又泪流不止。

    肖逸凡赶忙拿来纸巾,亲自替她抹泪,经过这一夜的共同进退,他和她之间的某些举动已经很自然,再也不会感到拘谨或尴尬。

    就在凌语芊停止眼泪时,房门突然被推开,是凌母,还有凌语薇。

    凌母直奔床前,一把握住凌语芊的手,焦虑得声带哭意,“芊芊,芊芊你没事吧?孩子,你有事怎么不第一时间告诉妈妈?”

    “姐姐,你和小宝宝都还好吧,你肚子不疼了吧?”凌语薇也跟着跑过来,美丽的小脸儿同样充满了关心和紧张。

    凌语芊始料不及,先是怔住。

    肖逸凡马上解释,“对不起,刚才你睡着的时候,你电话响,我见是你妈妈,便替你接了,还把事情告诉她,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凌语芊恍然大悟,即时摇头,此刻她需要的,正是母亲的关怀,所以,她怎么会怪他,她还要感谢他的善解人意呢!

    “不是说好有什么事都要如实跟妈妈说的吗,你却自个去承受,你可知,妈心里有多痛!”凌母哽咽不止,伸手到凌语芊的脸上,颤抖地轻抚着她那苍白憔悴的容颜,摸着摸着,眼泪扑簌扑簌直流。

    凌语芊也抬起手,用刚才余下的一些纸巾为母亲拭去眼泪,“妈,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了,我以后都知道了。还有,您别哭,我没事,宝宝也没事。”

    凌母点头,把眼泪抹干净,这才晓得对肖逸凡道谢,“逸凡,谢谢你,谢谢你陪了芊芊一夜,真的很感谢。”

    “伯母您别客气,语芊是我的好朋友,我应该的。”肖逸凡落落大方,仍旧笑脸和熙。

    凌母看着,既欣慰,又悲怅,明知那是不可能,但还是下意识地往四周寻求那抹熟悉的身影。

    母亲的举动,凌语芊何尝不懂,压在内心深处的痛顿时被撂起,但很快,又被她极力压下,若无其事地问,“对了妈,您早上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凌母也回过神来,答道,“没什么,妈今天早上去街市买菜,看到两条新鲜海鱼,正是对孕妇有很大好处的,便打电话给你,想问你有没有空回家吃饭,我好买回去,这也才知道你的事。”

    当时,她可谓心胆俱裂,马上追问到底怎么回事,肖逸凡大概说了缘由,还安慰她不用担心,说芊芊有惊无险,大人胎儿都没事,她才略微放心,照样买了鱼,赶快煮好,带来给女儿吃,她还额外煮了粥。

    事不宜迟,凌母打开暖壶,先是盛了一碗粥,亲自喂给凌语芊。

    凌语芊也不拒绝,任由母亲代劳,结果,顺利吃了粥,还喝了两碗鱼汤,整个人气色恢复了不少。

    这时,医生来帮凌语芊转到病房,为了不受打扰,肖逸凡为凌语芊单独开了一个病房,一切安顿妥当,凌语芊叫肖逸凡先回去休息。

    肖逸凡见她情况已稳定,又有母亲和妹妹陪在身边,再说她们可能需要空间说些体己话,于是不再呆留,叮嘱一番后,暂且离去。

    果然,凌母迫不及待地问出情况缘由。

    迎着母亲关爱有加的眼神,凌语芊便也如实相告,包括自己和贺煜之间的冷战。

    得知女儿独自一人默默地承受这样的苦已经一个多月,凌母简直柔肠寸断,同时,又为贺煜的阴晴不定和冷情薄凉感到愤慨。

    她不禁在想,这是不是冤孽!曾经,因为自己和丈夫的强迫,当年年纪尚小、孝心有加的女儿,不得不忍痛与天佑分手,还不得不忍痛打掉胎儿。如今,却是贺煜差点害得女儿要再次承受这种非人的痛苦和折磨,女儿昨晚须得多大的毅力和勇气,才熬过去呢。

    “妈,我想搬回家住,可以吗?”凌语芊又做声,语气透着恳求。

    “可以,当然可以!”凌母不假思索地应答,不过紧接着,愁容再现,“噢,恐怕不行,住我们对面的那户人家,这几天房子正好在大装修,看那情况,估计一时半回都完不成……或许,妈可以陪你出去租房子住。”

    “我也可以去陪姐姐。”凌语薇也马上自告奋勇,而后,撅起小嘴,责骂某人,“既然姐夫那么坏,我们别再理他,还有宝宝,以后也不理他,都不理他。”

    “对了,你明天出院的吧,那妈争取今天之内找到,然后打扫冲洗,呃,这时间还是挺急的呢。”凌母又急了起来。

    凌语芊拉住她,安抚,“妈,没事的,实在不行,我就在这里多住几天,或者,先去酒店住几天。”

    “也好,这房子毕竟是住人,最好能舒适点,何况你现在有孕在身,居住环境更要注重。”

    “姐姐,你要不要找采蓝姐姐帮忙?”凌语薇又插了一句,“采蓝姐姐好厉害呢,什么都会做。”

    凌语芊其实也正有此意,不禁顺势和妹妹打趣,“薇薇不愧是姐姐的薇薇,和姐姐想的一样,心有灵犀呢。”

    凌语薇听罢,即时高兴不已,咯咯地笑了,虽然采蓝姐姐好像比自己的姐姐还强,但她还是最喜欢自家姐姐,因为姐姐很温柔,很疼她,所以,她希望长大后能像姐姐这样,姐姐刚才那样说,说明自己的愿望很快就能达成。凌语薇想罢,又是呵笑不已。

    看着她那纯真无邪的笑靥,凌语芊心情不禁也被渲染了,苍白的容颜也渐渐绽出了花一般的笑。

    凌母见状,放下心来,事不宜迟地,准备开始去找房子,她留下凌语薇陪伴和照顾凌语芊,自行离去。

    凌语芊于是打了个电话给采蓝,得知她因为差点流产而住院,采蓝也吓破了胆,二十分钟过后就抵达了。

    她先是关心凌语芊的身体情况,见凌语芊和胎儿都没事,便放下心来,然后,正式询问情况的缘由。

    对着眼前这个几乎没有秘密隐藏的好友,凌语芊于是也如实相告,重述那场曾经让她痛不欲生的画面,此刻的凌语芊,心境已经平静许多。

    冯采蓝听后,却无法淡定了,开始痛骂贺煜,这次还骂得比以往都狠,“天杀的,想不到我还是看错了他,还以为他会与众不同,想不到还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大色狼,那个李晓彤,和她妹一样的贱,明知贺煜是有妇之夫,还这般引诱,哼,我看我明天就去律师公会揭发她好了,这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品性不正,根本没资格当律师,没资格出现在严肃庄重的法庭上为人伸张正义!”

    凌语芊没有接话,空洞的美目出神地看着窗口处,脑海开始浮现起,第一次和李晓彤相遇时,那股由心散发而出、令自己钦佩崇拜不已的正义。接着又想起,那次自己在3018房,看到她和贺煜火热缠绵的画面,还有自己受伤时,她对自己的示威,然后,别的各种各样的情景,都一一在脑海呈现,最后,是昨晚的。

    冯采蓝瞧着,忽然蹲在她的跟前,悲愤的语气,转为歉意,“语芊,对不起,或许,我不该提议你考验他,假如……假如不是我出这个馊主意,兴许就不会有昨晚的事发生,对不起,对不起……”

    凌语芊回神,连忙握住采蓝的手,摇了摇头,眼中遍布悲哀的神色,“傻采蓝,别道歉,别内疚,不关你的事,是他经不起考验,是他本性好色,你不也说了吗?身心不一的男人,不配拥有我凌语芊的爱,所以,我不会再要他了,再也不会了。”

    冯采蓝咬唇,继续愧疚悲愤了一会,又道,“那这次,你是确定要断了?真的要……断了?”

    凌语芊清澈的眸坚定无比,两唇微启,迸出冷绝的回答,“再也不回头,绝不回头!”

    再也不回头!绝不回头!

    “好,我帮你找房子,无论如何也会帮你找到一个新的安乐窝!”冯采蓝也大声承诺,再闲聊一会后,先辞别,刻不容缓地出发去找房子。

    接下来,又是薇薇陪着凌语芊,其实,让薇薇来陪伴凌语芊,真是最适合不过的,薇薇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凌语芊只需看着她,便觉伤痛的心灵好像得到了圣水洗涤似的,整个身心都变得异常安宁和平静。

    中午的时候,凌母来过一趟,为姐妹俩带了饭菜来,尽管医院有提供膳食,但凌母还是觉得亲自做的营养好。

    找房子的事,果然很难,想要找个适合的,更是难上加难。凌母去了一个上午,一点头绪也没有,要不是太贵,便是位置太偏,或者环境太吵闹。

    看着母亲一脸倦容眉毛深锁的样子,凌语芊打心里感到愧疚,觉得自己好像总给母亲带来磨难和悲伤,她强忍着伤痛,一个劲地叫母亲不用急。

    尽管女儿隐藏得很好,凌母却仍明白女儿的心情,于是握住女儿的手,安抚道,“芊芊,你是妈的女儿,妈帮你,是理所当然,每个母亲对儿女都是这样的,等你将来当了母亲,你就明白了,所以,你不必感到对不起妈,不必感到内疚。”

    “妈——”凌语芊终于也发出声,声音哽咽。

    “傻孩子,俗话说父母债父母债,不就是这个道理,再说,你自小乖巧听话,从不让妈担心,还带给妈无数快乐、欣慰和自豪,妈生了你,根本就不是还债。”凌母轻撩着凌语芊略微凌乱的发丝,看着女儿那即便病痛在身,却仍绝美迷人的容颜,不禁在心中暗暗叹气,难道真的是红颜薄福吗,老天爷赐给女儿完美的相貌和优良的品性,却没将幸福的婚姻也一并赐予。

    “姐姐,您放心,将来我们多孝敬妈妈,多疼疼妈妈,这就是对妈妈最好的报答了。而且,你迟点把小宝宝生出来,妈会很高兴的。”凌语薇也加入安慰道。

    “薇薇说的没错,现在什么都别理,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来,赶紧吃饭吧。”凌母说着,端起饭菜。

    凌语芊便不再纠结,分别给母亲和妹妹一个感激的眼神,接过饭碗,开始进食,吃的过程,她突然这样跟母亲说,“妈,找房子的事,您别顾着房租,我这边还有点钱,不成问题的。”

    从北京回来后,是她和贺煜相处最愉快的日子,那时贺煜开了一张卡给她,不但可以刷卡消费,还能无限额度套现,他说,这也是男人疼老婆的一种表现,由于自己平时不怎么用钱,一直以来也就没动过,这次,她决定动用这张卡,虽然他出轨了,虽然他不想要宝宝,但都改变不掉宝宝是他血脉的事实,所以,她要他履行当父亲的责任,这样早点定下来,母亲也就不用太奔波。

    凌母听罢,便也不争执,吃完饭后,她和薇薇去打热水,顺便问了薇薇:“薇薇,今天你都和姐姐在一起的吧?姐夫有没有来过?”

    凌语薇点点头,“嗯,但我没见到姐夫。”

    “那有没有人打电话给姐姐?”

    “姐姐接到两次电话,一次是逸凡哥哥打来,一次是……姐姐好像叫他振风,反正不是姐夫。”凌语薇继续如实相告。

    凌母听罢,彻底失望,这个贺煜,怎么可以这样呢!如果他恢复记忆,因为以前的事记恨芊芊也就罢了,如今他到底有什么理由这样恶待芊芊,再怎么说,芊芊肚子里怀的是他的骨肉呢!

    犹记得,当时女儿问自己要不要嫁过去时,自己给了鼓励的看法,心想着给彼此一个机会,要是能唤回天佑的爱更好,要是实在不行,那就彻底了断,其实,自己心里还是希望女儿和天佑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只可惜,结果还是无法如愿,以分手告终。

    只是,接下来如何是好呢?答应女儿找房子,是一时冲动,这然后呢,难道真的离婚吗?那孩子呢?孩子归谁?贺家财大气大,要是真的要争,必定轻而易举,到时,女儿必会再受一次极大的打击,而且,这次的打击,恐怕比以往都严重!

    所以……所以……自己要不要去找贺煜谈谈?要不要说出当年的事?说出来的结果呢?一是冰释前嫌,一是更加无法挽回,届时到底是一还二,没人能估算得到!

    “妈妈,热水满了,妈妈……”凌语薇的轻唤声乍起,将凌母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凌母定一定神,关掉水龙头,捧起暖壶,和凌语薇重返病房。看着女儿眼中绝望的神色,凌母最终,还是打消了去找贺煜的念头,一切,就顺其自然,见机行事吧,说不定,天无绝人之路!

    接下来,凌母又去为找房子的事忙,凌语薇则继续留下陪凌语芊,她还挤到床上,和凌语芊睡在一起,也因此,凌语芊安然睡过去了。

    ——

    贺氏集团。

    经过一个上午的彻查,池振峯已经查出,那份报纸的发布单位其实面临破产,忽然登出这样的新闻,有可能是受人指使,由于报社老板守口如凭,加上指使人手段高明,暂时还不能完全彻查。而且,不知是哪方势力,很明显就是想趁机给贺氏一击,关于贺煜的负面新闻,在业界越传越开。

    公司的股价,又降了两个点,那些股东更是急得团团转,可惜就是再也不敢来找贺煜。

    反观贺煜,竟一点在意也没有,一直都神思恍惚、心不在焉状,好几次拿着手机,看来看去,但都没有继续下一步。

    这些,池振峯都看在眼中,叹在心里。这次的事,虽然棘手,但也并非无懈可击,凭贺煜的能力,其实想查出来并不难,奈何贺煜偏偏不在乎,整个心思不在这。他知道贺煜在想什么!

    所以,稍作沉吟后,他还是告知某件事,“我打过电话给Yolanda,她已经没事了,宝宝也没事。”

    贺煜眼中,一抹亮光飞逝闪过。

    “总裁,你要不要抽个时间去看看她?我想这个时候她最需要你的陪伴。”池振峯又道,他觉得,要想公司的事尽快处理,必须得贺煜能静下心来,否则一直没心情去弄的话,这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

    贺煜还是不语,眸色深深,闪烁不断着,一会,突然吩咐池振峯把今天查到的资料都找来。

    池振峯听罢,大喜过望,连忙应是,高大的身躯快速冲了出去,然后,和李秘书一起,搬来一大堆资料进来。

    贺煜开始查阅,池振峯在一边讲解,然后贺煜不停地打电话,经过一个下午的奋力忙碌,事情的解决办法,已有眉目,然后,等明天记者招待会一开,这次的事,估计能游刃而解!

    池振峯彻底松了一口气,整个身体靠在大椅上,眼神更充满欣赏和钦佩,定定注视着贺煜,他猜得果然没错,总裁只要一出马,一切,都不是问题!

    “那些股东,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吧,还有贺炜那窝囊种,更是无言以对了吧!”他不禁振奋人心地道出一句。

    相较于他的雀跃,贺煜却冷静依旧,整个脸庞还是一副高深莫测、无法猜透的样子,一会,忽然道,“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池振峯稍顿,“那总裁你呢?”

    贺煜不语。

    “不如我们一起吃晚饭?”池振峯接着说,“或者,我叫便当上来一起吃?”

    “不用了,你先走。”贺煜拒绝,语气不容否决。

    池振峯又沉吟了下,便不再多说,给贺煜一个意味深长的注视,辞别离去。

    偌大的办公室,又是安静了下来,周围的一切装潢,豪华气派依旧,贺煜却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孤寂和沉闷。

    他先是仰起头,抵在椅背顶端的边缘,闭上眼,深呼吸,稍后坐直身子时,拿出烟来抽。

    这两天抽的烟,估计有这个月的总和。明知这是有害身体健康的举动,可他还是无法克制,他使劲地吸着尼可丁,不断地吐出淡淡的烟雾,烟雾里,渐渐幻化出一幕幕画面,一张张面孔,都是她那苍白憔悴、奄奄一息的容颜,然后,心里莫名地恼怒。

    是的,他很痛恨自己,甚至讨厌自己,明知一切都是一场闹剧,是个可笑的骗局,可他还是无法自控地去想,去担忧,而听到振峯说出她和宝宝都没事了,他竟然感到难以言表的高兴和激动。

    现在,他还想去看她,他想亲自去看看她是否真的没事了,想看看,有谁陪她,照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