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19男人最痛之他们才是一家人(谑贺煜)

119男人最痛之他们才是一家人(谑贺煜)

    http://

    不知几时开始,他习惯了有事无事都抽烟,现在一天至少会抽上一包,偶尔,还会更多。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抽烟虽然危害健康,但也能纾解人的愁闷和伤痛,所以这视乎大家的选择。对他来说,这“害人”的东西,是他的朋友,是他的知己,曾经多少个孤独寂寞的漫漫长夜,正是它陪他度过。

    办公室的门,突然再次被推开,池振峯再次走进,“总裁,走了吗?”

    贺煜定一定神,将余下的半根烟一鼓作气地吸掉,随即熄灭烟头,回头,重返办公桌前,拿起车匙和钱包,朝办公室外阔步走去……

    ——

    和硕高尔夫球场,是g市四大高尔夫球场之一,面积广袤,环境优美,设施完善,加上出没这里的全是各种商贾名流,非富即贵,更使得处处彰显出一种高雅和华贵的气息。

    只见那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之下,球道绵延起伏,蜿蜒在丛林之中,其间镶嵌着幽美的湖泊,宽阔的发球区与球道周围的树林相映相辅,俨如世外桃源一般,景色美不胜收,令人挥杆之余,能尽享大自然的温情,何其惬意和逍遥。贺煜和池振峯乘坐着球场的专车,穿过一个个球场,来到约定好的目的地。那儿,正有几人玩得不亦乐乎,见到贺煜出现,纷纷停下手中的球杆,围了过来。

    其中一个身着蓝色T—恤的中年男人,正是李晓彤口中所说的南京张总,首先发话,粗旷的嗓音几乎响遍整个球场,“贺总,你可来了!”

    贺煜边下车,边回他一个淡淡的笑,“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

    “呵呵,贺总客气了,我们深知贺总日理万机,不敢打扰,若不是Michelle帮忙,我们还无缘见到贺总呢。”张总也客套不已。

    贺煜这才转眼,朝李晓彤看去,只见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下身搭配米色运动服,短发隐藏在一顶白色帽子内,在阳光四射之下,朝气十足。

    李晓彤注意力早就集中在贺煜身上,此刻更是目不转睛,粲齿浅笑,再一次详细解释,“张总这次来G市,是为了新投标的那块地,他晚上约了人吃饭,白天正有空,便叫我来陪他们打打球,我于是想到你。”

    这个张总,是南京数一数二的富翁,本是李晓彤的叔叔李茂还没移民之前的生意伙伴,知道李晓彤甚得李茂喜欢,自然也就重视她,即便李茂后来移民了,他仍和李家维持着良好的关系,还一直让李晓彤替他关注G市的事业,久而久之,大家便越来越熟。而曾经在李晓彤的带动下,张总去年还和贺煜做过一笔大生意。

    “好像不久前我们才在这打过球,如今却是一年过去了,而贺总也已成家立室,这日子,过得还真快。”张总再度开口,说着瞧了一下李晓彤,意有所指地继续道,“我还以为贺总的贤内助非Michelle莫属呢,毕竟你们俩曾经是那么的合拍,无论各方面都非常登对。当然了,兴许贺太太会更优秀吧。”

    贺煜面色陡然一怔,但很快,恢复如常,开始把池振锋介绍给大家,顺势转移话题。

    张总便也识趣,也把他几个朋友介绍上来,话题自然而然转到了生意上,还一谈便是半个小时。

    后来,贺煜和张总打了一场球,尽管贺煜事先毫无准备,此刻身上穿的依然是衬衣西裤,但丝毫没影响到他的发挥,原来,他是个高尔夫球高手,每一个姿势,每一个动作,都发挥到最好,结果,自然是他赢了。

    “贺总不但工作能力在不断提升,就连球艺也不断精深,果然是人中之龙,后生可畏呀。”张总由衷地赞叹出声。

    贺煜抿一抿唇,“张总夸奖了,张总何尝不是宝刀未老,生意和生活方面都独领风骚,无尽春风。”

    张总听罢,先是哈哈大笑,忽然发出一个请求,“小女三个月后结婚,张某想邀请贺总去观礼,不知贺总能否赏个脸?”

    贺煜一愣,并没马上回答。

    “我希望Michelle你也能去,还有池特助,对了,我们南京的高尔夫球场可一点都不比这里逊色,到时我们还可以再战一场。”张总转为邀请李晓彤,其实,他是个高尔夫球狂,可谓喜欢成痴,在南京时经常去打,以致如今来到G市谈生意,也难摆脱技痒。

    李晓彤先朝张总淡淡一笑,视线随即重返贺煜身上,讷讷地道,“你不是说有个朋友准备在南京开发事业吗,不妨带他一起去?”

    看来,她是打算去了。

    贺煜再沉吟了下,便不推辞,点了点头。

    张总大喜,“那我迟点会正式给贺总送请帖过来,然后光候你们的来临。”

    贺煜道了一声谢谢,见时间差不多到中午了,提出请大家吃饭,尽地主之谊。

    大伙正聊着兴致盎然,自是不推迟,一行数人于是离开球场,来到球场专门开设的餐厅。

    设宴待客,少不了好酒好菜,少不了谈笑风生,大家边吃边聊,话题多数围绕生意场上,偶尔,张总还会扯上李晓彤和贺煜的私事,每一次都是谈起贺煜和李晓彤曾经的男女关系和合作无间,不禁让人怀疑他是否故意的。

    后来,张总甚至借着几分醉意,半玩笑半认真地问贺煜,“贺总,张某很奇怪,贺太太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能短短时间之内就俘虏了贺总这颗浪子之心,她比Michelle还美还能干吗?家世比Michelle还好吗?比Michelle还专情吗?老实说,Michelle是我见过这么多女人中最棒的一个,我要是年轻个二十年,必定把她娶回家!”

    这样的话,并非贺煜头一次听,曾经,也有好几个人在贺煜面前提及,这些人,都是经由李晓彤之手,与贺氏合作过的客户。而每一次,贺煜都一言不发,这次,同样只似笑非笑着,静默以对。

    席间,李晓彤去洗手间,池振峯也正好去,两人各自解决后,在洗手间的大门口碰上。

    “嗨!”李晓彤若无其事,欣然打着招呼。

    池振峯则神色复杂地盯着她,少顷,迟疑地问,“你刚才为什么要叫总裁去南京?你明知道他在犹豫,你明知Yolanda怀孕了,需要他在身边的。”

    李晓彤脸上的笑,于是即时凝固。

    “Michelle,我明白你心里或许还是很不服气总裁娶了Yolanda,但你要清楚,这已是不争的事实,总裁现在爱的人,是Yolanda,如今他们连孩子都有了,你,是不是应该学着彻底放下?你这样做,等于在破坏人家的婚姻,破坏人家的家庭幸福,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你怎么可以当个第三者?”池振峯语气转为劝解,但也带着轻微的责备。

    李晓彤心中羞恼即起,恼羞成怒,也立刻反驳出来,“我不是第三者!我也没破坏过任何人。不错,我是希望他去,可最后的决定权在他手里不是吗?那关我什么事?还有,你不知情况,请别自以为是,贺煜根本不爱凌语芊,顶多,只是曾经的一时迷恋,而现在,他已经从魅惑中清醒!”

    池振峯震惊,“你乱说,他们连孩子都有……”

    “连孩子都有又如何?池振峯,我说你才是糊涂虫,你根本不知道,那个凌语芊是个怎样的货色!她已被贺煜赶出了贺家,还住进了高峻的房子!是她到处勾三搭四,贺煜看清楚她的真面目故醒悟过来,所以,我根本不是第三者!我才不是第三者!”李晓彤继续理直气壮,义正词严。

    池振峯则更是诧异不断,难以置信。

    李晓彤瞧着,冷笑了,“怎样,不信吧?你也想不到那个看似清纯无邪的仙女,实则是个不要脸的贱人吧,但事实就是如此,你大可去问贺煜,看到底是不是这样!”

    “不会的,一定不是这样的,你胡说,或者,这期间一定有误会……”池振峯无法接受地呢喃。

    “还有,什么叫做我不应该那样做?难道凌语芊就应该光明正大地当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吗?当时她破坏我和贺煜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晓得对她说这番话?为什么不阻止她,为什么不跟她说当小三是卑鄙的,是无耻的,是没有好下场的?哼,你们男人,就是好色,只知道人家美,却完全不顾她是怎样一副德性!”李晓彤又开口,语气恢复了愤怒,“所以,池振峯,你没资格批评我,就算我真的破坏别人的家庭,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说罢,她给池振峯留下一个气咻咻的瞪视,扭头离去。

    池振峯依然震惊遍布的双眼,紧紧追随着她傲然的背影,耳边不断回响着她刚才说过的那些话,整个人,陷入呆愣。

    贺煜把Yolanda赶出了贺家?Yolanda现在并不是和贺煜在一块,而是……去了高峻的房子住?贺煜已经和Yolanda彻底决裂了?怎么会?怎么会呢?不,不可能的,自己早上才打过电话给Yolanda,她并没有提及,而且,她似乎很好,要是真的照李晓彤所说,Yolanda根本不会这么淡然,毕竟,她是那么地爱贺煜!

    池振峯想着想着,手已经深入裤袋,掏出手机,准备拨通凌语芊的号码,正好,有只大手及时横来,一把抢走他的手机。

    他侧目,看到了贺煜阴霾深沉的脸容。

    “我说过,记住你的职责,除了工作上的事,我不希望你越轨!”贺煜连嗓音,也是冷冽异常。

    池振峯仿佛没听到他的警告似的,急忙询问,“总裁,你真的和Yolanda闹翻了?Yolanda不是和你住在一块?真的吗?真的吗?”

    “以后你再敢打电话给她,休怪我不客气!不错,手对每个人来说,是至关重要,但假如这只手已经不听使唤,我照样会毫不犹豫地把它废掉!”贺煜加重语气,更加决然阴狠地警告出来,然后,松开池振峯的手,拂袖而去。

    池振峯再度陷入了震撼当中,这次,比刚才更撼动,只因为,刚才那些无法相信已变成了肯定!

    只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呢?可怜的Yolanda,可怜的Yolanda……

    他的手,不由得再次抬起,再次找到那组熟悉的号码,然而,他久久地看着它,最终却还是没有拨打出去,又是一阵子过后,他收起手机,放回裤袋,满腹愁思地迈起步来。

    回到餐厅后,他发现大家已经吃饱喝足,准备离去。李晓彤再也没有看过他,就连贺煜,尽管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他清楚,贺煜心里还是膈应着他,故他也一声不吭。

    最后,大家在球场大门口分道扬镳,张总由于还需要李晓彤陪同,故她不得不随那几人离去。贺煜来的时候,本是由池振峯驾车相送,但此刻,他忽然吩咐池振峯自个找车回公司,他则单独驾驶离开。

    一路上,贺煜又是加快速度肆意飙车,到了停下来时,发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来到了高峻的房子的小区外!

    整整一个月,他极力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她,甚至用工作麻痹自己,只为了能尽快忘记她,自己好真真正正地解脱,谁知道,他根本就做不到,今天一经被提起,他便又像着了魔似的,不受控制地跑到这儿来了!

    看来,自己低估了她的影响力,同时,也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但,这又如何?难道放下身段把她哄回来?不,自己才不会这样,绝不能这样,再说,就算自己肯,她愿意吗?心中只有天佑的她,愿意吗?身为高峻间谍的她,愿意吗?

    所以,自己才不会自找苦吃,不会再次往火炕跳,再也不会,给高峻任何阴谋得逞的机会!

    刚停下不久的车子,再次启动,在贺煜把视线从窗外抽回来之际,油门也被踩尽,车子立刻驰骋起来,扬尘而去……

    小区内的A栋1802号房,宽敞舒适的阳台里,凌语芊并膝坐在藤椅上,低垂着头,出神地看着静静躺在她膝盖上、不知被她看过多少遍的一份报纸。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中她住进这儿已经二十五天。的确,她是数着时间过的日子。

    没有他在的日子,比预期中还艰难,虽然她已经极力强迫自己以宝宝为重,别再去想他,可惜总是心不由己。

    白天的时候,有薇薇陪伴,有母亲陪伴,偶尔还有采蓝、逸凡甚至高峻,她尚能不去想,但到了夜晚,躺在那张空荡荡的床上时,寂寞和思念便如滔滔江水朝她包围,将她狠狠吞噬,曾经的美好时光,包括三年前和三年后,无法克制地在她脑海涌现,让她根本无法把他忘却。

    人常说,怀孕的过程也是一种变相增肥的过程,奈何,尽管母亲煮了很多补品给她吃,可她就是一点重量也没增加到,除了腰身随着宝宝的成长而略微粗壮之外,其他地方根本就没什么变化,所以,采蓝每次见到她,都会先揶揄她不用担心生育后的减肥问题,紧接着,严肃认真地“命令”她,务必停止再想贺煜!

    是的,她确实不该再抱有任何希望,她和他,已经再也不可能。这份报纸的内容,是她搬来这里第三天才偶然发现,原来,自己当晚自杀的情景,被有心人拍下,还大肆传谣和污蔑。

    而贺煜,据说在她出院那天就开了发布会澄清,他竟然说是她过马路不小心导致差点出车祸,而他,并没有婚外情!

    她从不知道,他是个敢做不敢认的孬种,更想不到,他会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当时,她差点想豁出去,亲自指证他根本就是背着她和李晓彤鬼混,甚至想去质问他,为什么要抹去一切事实,可最后,她终究忍住了。

    因为,那根本没用!他是个魔鬼,她要如何去奢望他会光明磊落!

    幸好,这次的风波并没有影响到肖逸凡,否则,她一定无法过得坦然。昨天,在母亲和采蓝的再一次劝慰之下,她本来打算加倍努力,认认真真把他忘记,至少,别再想任何与他有关的事,然而,老天爷似乎不想放过她,振峯上午忽然来电,又让她死寂的心,燃起了一丝希望的光亮!

    自己为什么就不争气呢,为什么这般容易动摇呢,难道真的注定这辈子也要受他缠扰?

    凌语芊不禁抬起了脸,看向蔚蓝的天空,可惜,老天爷并没给她任何答案或暗示。

    倒是薇薇,忽然出来了,手里捧着一个盆栽,兴冲冲地嚷着,“姐姐,开花了,兰花开花了!”

    兰花开花了!

    凌语芊的视线,又迅速从高空抽回来,只见薇薇捧着一个大盆栽从屋里走出,来到她的面前。

    “姐姐,还记得你答应薇薇的事吗?你说兰花开花后,你会彻底不去想姐夫,如今兰花开了,你是不是可以实现你的诺言了?”凌语薇继续天真无邪地说,小脸上的表情,却是分外认真。

    兰花本很难开花,那天逛花市的时候,凌语芊忽然心血来潮,买了这盆盆栽,有次她正给兰花修剪枝条时,母亲和采蓝又劝她放宽心,别再想贺煜,当时她便说了一句,要是这盆兰花开了,她无论如何也会把贺煜放下。

    事后,薇薇每天都守在兰花面前,不断地给兰花施肥,浇水,小丫头还到处打电话询问怎样才能使得兰花盛开,想不到,真的被她做到了!

    不谙世事的她,只知道,姐姐只有不再想姐夫才能真正开心,而只有兰花开了,姐姐就会不想姐夫,所以,她想尽办法,只为了姐姐能开心起来。

    一滴晶莹的泪,猛地坠落到了娇艳的兰花瓣上,那么的闪亮,那么的璀璨。凌语薇看到了,不觉惊呼,“姐姐,你怎么……怎么哭了?”

    凌语芊双眼仍湿湿的,视线从兰花抽离,看向薇薇,而后,白皙的手轻抚上薇薇稚嫩的脸,“姐姐没事,姐姐太高兴太激动了,所以忍不住落泪。”

    “哦,那就是高兴的眼泪喽!”凌语薇这才放下心来,注视着凌语芊,又道,“那姐姐以后是否真的要忘记姐夫,不会再想姐夫了?”

    凌语芊也继续定定回望着,好一阵子后,重重地点头,“嗯,是的,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终于得到答允,凌语薇拍掌欢呼,“太好了,太好了,姐姐不用再想姐夫,姐姐可以快快乐乐,一心一意地照顾小宝宝!”

    单纯的她,是那么的高兴,发自内心的狂喜,压根不理解,姐姐不去想,日子恐怕会更难熬呢。

    看着妹妹欣喜洋溢的小脸,凌语芊却觉无限悲酸,既心疼又欣慰,有时候,不谙世事也是一种福气,可以选择的话,她也宁愿像妹妹这样,永远不识情滋味,那就永远不会受到伤害。

    只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事,一切,都已成定局,已经发生,而自己目前要做的,就是实现自己的“诺言”!

    她重新低首,目光重新落在兰花上,刚才坠下的眼泪,此时已经蒸发消失,她的视线,则再次模糊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继续一天一天地过去,转眼间,又过了一个多月,初冬了,到处预示着寒冷的到来。

    这天早上,气温更是突然骤降,贺煜正驾车回公司,经过某条路时,把车停在路边,进便利店买了一包烟,然后,倚着车子先抽一根。

    他边抽着烟,鹰眸边漫不经心地四处扫视,不久,目光被某处的画面给吸引住。

    只见不远处,有对年轻夫妇在截的士,女的正挺着一个大肚子。男人边挽住孕妇,边伸手去拦车,可惜许久都无法如愿,经过的的士,都有载人。

    天气本来就冷,加上是早上,气温更低,渐渐地孕妇的脸都泛红了,她不断拉拢着风衣,不断地搓着双手,嘴里也不断地发出话来,看那表情,似在抱怨为什么还截不到车,在问多久才能坐上车。

    男人则不时地冲她笑,那是一种安慰的笑,也是内疚的笑,大概在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懊恼中吧。

    贺煜目不转睛地看着整个过程,第二根烟才吸到一半,他猛然把它熄灭,回到车内,把车子开到那对夫妇的面前。

    他摇下车窗,朝着外面喊,“你们去哪?我送你们一程吧。”

    他的举动,顿时把夫妇俩讶住。不过,见他西装革履、长相不凡和气质高贵,开的又是价值不菲的名车,男人渐渐放下戒心,又瞧了瞧依然繁忙不已的路过车辆,还有妻子冷得嘴唇都要发紫了的样子,便也赶忙说声谢谢,扶着妻子走到后座,一起坐进车内。

    “你们要去哪?”贺煜再问,重新启动引擎。

    “市妇幼医院,我带妻子去产检的。”男人如实相告,在车子缓缓启动后,还说出一些情况,“我们平时都是搭巴士去的,今天看天气有点冷,不想带妻子走太远的路,于是转为乘坐的士,想不到等了二十多分都等不到一辆空的士,幸亏有先生你帮忙,真的万分感谢。”

    “不用客气。”贺煜语气还是淡淡,大手继续稳妥地操控着方向盘,朝着目的地迈进。

    男人憨笑,不想影响贺煜驾驶,便不再与贺煜说话,注意力转回到妻子身上,柔声道,“还冷吗?”

    “不冷了。”妻子马上摇了摇头,伸手替男人整理着刚刚被风吹乱了的头发,且继续道,“我早说了嘛,其实根本不用搭的士,也不用你陪我去产检的,你看,现在迟到了这么多,排队产检的人肯定也多,到时你要迟大到了,主管肯定又给你脸色看了。”

    “没事,天气这么冷,我舍不得你一个人去,而且,网上不是说嘛,男人最大的幸福就是陪妻子去产检。至于公司那边,由他骂,你和宝宝才是最重要的,比什么都重要!”男人语气依然极尽温柔,也替妻子整理着风衣,还有缕缕发丝。

    女人甜甜地笑了,幸福地笑了,那幸福,蔓延整个车厢,还散发到驾驶座上去。

    其实,贺煜一路开车,都有不时地透过车后镜留意着后座的夫妇,自然也将他们的柔情爱语和亲昵动作都收在眼中,还包括男人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天气这么冷,我舍不得你一个人去产检。】

    【男人最大的幸福就是陪妻子去产检。】

    【你和宝宝才是最重要的,比什么都重要】

    算算日子,她怀孕已经五个月了吧,应该去两次产检了吧?不知她是一个人去的呢?还是薇薇陪着,或者由她母亲陪着?天气冷了,她记得穿衣服吗?她舍得搭的士去吗?还是和身后这对夫妇一样,去挤公车?

    贺煜正思忖着,突然,身后响起女人的呼喊。

    “老公,你看,是上次我和你提起的那对俊男美女夫妇耶,想不到今天又碰到她,对哦,她上次是和我同一天,这次也是!”

    贺煜不由自主地朝车外看去,谁知道,让他看到两个意想不到的人!她竟然也在这天来产检!原来,她并不是一个人来产检,也不是由薇薇或者母亲陪伴,而是……由高峻陪着!

    照身后的女人说,上一次就已经由高峻陪着了!

    可恶,该死!

    贺煜的脸,已经阴沉下来,眸光更是如冰般冷,他顿时一踩油门,来了一个急刹车!

    “啊……”身后的女人,马上发出尖叫。

    不过,幸好由于目的地到了,车速早已经放缓,故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加上丈夫的安抚,女人马上平定下来。

    夫妻两人,皆不解地看着贺煜,但很快,道谢,“谢谢你先生,我们先下去了,谢谢!”

    贺煜回神,哌的一声按下了开门按钮,视线,依然直射前方。

    夫妇俩困惑持续,不过也没多说,再道声谢谢后,下车。

    而女人的声音,再次兴奋地传来,“老公你看,真的好登对吧,上次他们一出现在候诊室,立刻引起轰动,大家都在好奇都在猜,他们的宝宝将来会长成什么样,会有多帅多俊俏,有些人甚至还给他们留下邮箱,说等他们的宝宝出世后,能否发张相片看看。那个男的竟然不拒绝,还特友善地答应了呢。”

    丈夫于是打趣地应了一句,“那你也留下邮箱地址的吧。”

    “嘿嘿,知我者,莫老公你也!”

    夫妻俩人,已经渐渐走远,可他们留下的对话,却继续毫不间断地充斥在贺煜的耳际,灼热的视线继续盯着前面那很“登对”的人影,在他们进入医院大楼后,他忽然也开门出去,疾步跟上。

    因为有指示,他不难找到产检部,去到那儿后,迎接他的,是更心碎的一幕。

    候诊厅里,坐满了各形各色的人,但都是孕妇,有成双成对的,有家人陪伴的,也有单独一个的。

    贺煜依然能很快便看到那两个寻求的人影,毕竟,他们在人群当中是那么的独特,那么“登对”!

    同时,他还看到了刚才送来的那对夫妇,那女人正在和凌语芊友好搭讪着,巨大的嗓门响彻整个大厅,说的,又是赞美的话语,却也是令贺煜感到狂怒不已而且心痛不已的话语。

    还有其他的人,注意力均集中在他们身上,也纷纷发出惊叹和羡慕的目光,坐在后排的人,还小声讨论起来。

    “真的比明星还帅还美丽,想不到现实世界也有这么完美的人!”

    “恩呢,好登对的夫妻,将来他们宝宝出生了,必定也是一个小帅哥小美女,哇,真是好完美好幸福的一家人!”

    “那男人是大帅哥也就罢了,还是个温柔得腻死人的大帅哥!上次女子只是有点作呕状,他就惊慌不已,又是纸巾又是温水,简直就羡煞旁人!”

    “呵呵,傻妞,这是准爸爸的心态和反应!将来你怀孕了就知道了。”

    “照姐姐这么说,姐夫也是这样的喽。”

    “当然!”

    ……

    ……

    各种各样的对话,连绵不绝地涌向贺煜的耳膜,话题都是围绕着她!明明是很美好的对话,然而在贺煜听来,却像是一个个符咒,把他紧紧地箍住,又似一根根锋利的冰柱,残忍狠绝地朝他直插过来,插满他身体每一个部位,带来了巨大的痛,难以言表的痛,让他愤怒的痛。

    曾经,上次他送她去医院时,整个候诊室也异常轰动,比现在还轰动,赞美声比现在还多,而登对的一家人,是自己和她!

    可现在……可现在……

    “先生,你没事吧?你怎么了?对了,你不能站在这里,家属请进去坐,先生,先生……”

    蓦然间,一声清脆的呼唤声,在贺煜身旁响起。

    室内那群好奇的人们,目光于是纷纷转看过来。

    贺煜也被唤醒,炯亮漆黑的鹰眸,霎时对上了一双清澈如泉的水眸,曾经无数个夜晚,在他梦里萦绕、挥之不去的美眸!

    ------题外话------

    嗷嗷,今天又爆发了,更了好多字,还送了400字,且是继续虐贺煜的,亲们投月票奖励下?

    还有五个月,小宝宝就出世了,亲们记得多投月票鼓励和支持,咱芊芊需要动力继续坚强地度过余下的几个月孕期,需要足够的力气把李家姐妹灭了,然后安然生出小娃娃哟!所以,亲们快给芊芊加点油吧!芊芊美丽的小脸尽是感激,万般感激地道:谢谢各姐妹的鼎力支持,我一定会努力,不会让你们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