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20男人至伤之万箭穿心(超谑煜的)

120男人至伤之万箭穿心(超谑煜的)

    http://

    还有那张脸,绝美如昔,但是,有点儿清瘦,那本就尖尖的下巴,如今更是憔悴尖削。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该死,她都不吃饭的吗,她母亲不是很疼她的吗,怎么会让她变瘦了,瞧这周围,哪个不是珠润玉滑的,唯独她,像个没东西吃的小丫头。他可知道,她有在用那张卡的,而他还特意去叮嘱银行,她要套现多少都行,不用阻止或查问。

    莫非,是孕吐造成的?对了,她刚怀孕时,就曾出现过大吐特吐的现象,可医生开过药的,她应该不至于这样。

    那,是什么原因,是什么原因?

    贺煜在苦苦思忖,整个心思都放这,压跟忘了刚才那些愤怒和妒忌,忘了自己已经成为众人议论纷纷的焦点,深邃的眸,仍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护士再度叫他进内,他却还是充耳不闻,而被他送来医院的那个孕妇,忽然也走到他的跟前,迟疑地问,“先生,是不是我们有东西落在车上了?”

    她丈夫也跟过来,面带微笑,冲贺煜点了点头,态度依然礼貌感激有加。

    贺煜回神,呆愣地看着他们。

    正好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贺先生?!”

    是那个医生!他带凌语芊来第一次检查时的那个教授医生!

    “又带贺太太来产检了?对了,贺太太身体怎样,还有没有呕吐,大人小孩都很好吧?”医生接着说,她是这里的资深医生,也大约了解到贺家对医院的捐助,自然对贺煜的事比较上心和印象深刻。

    医生这话一出,瞬时间,更多的眼光唰唰唰地朝贺煜扫来。

    那个性格开朗的孕妇,更是兴致盎然地搭讪,“原来你叫贺先生,原来你也是个准爸爸啊,难怪会送我们来。”

    贺煜已经浑身僵硬,不顾那各种各样的眼神,目光越过她们,继续直射向那抹倩影,可惜,她已低垂下头,让他看不到她是什么表情,不过应该可以猜到,她此刻一定在得意吧,在笑他的傻和痴吧?笑他的放不下吧?那高峻就是呢,那可恶的高峻,正在得意地冷笑着!

    一种极大的难堪,顿时在贺煜心头冒起,还迅速在体内各处蔓延开来,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自己不能再让人笑话,不能再让她取笑和得意,更不能让高峻的奸计得呈,所以,自己必须走,必须离开,彻底地!

    贺煜想罢,腰杆挺直,视线也毅然收回,维持着他的自信和冷傲,扬长而去,连那正友好与他搭讪的医生、护士等人都没有理会过。

    医生和护士,都窘迫地离开,围观的人群也纷纷收回了视线,大嗓门孕妇和丈夫则回到他们的位置,正好是在凌语芊的旁边。

    凌语芊这也才抬起头来。对众人把她和高峻看成一对,她一直没有澄清,因为不想她们知道,陪她来产检的人不是丈夫,而只是一个朋友,到时候的轰动,到时候的窃窃私语,恐怕会更甚。她想,反正和这些人素昧相识,不管她们怎么评论,也只限制于这个小小的空间,出了医院便大家不认识大家。

    只不过,她万万料不到,今天会碰上这样的事,料不到会在这里见到贺煜,还是这样的情况之下。

    他盯着她看,她何尝不是目不转睛,两个月了,自从那次在高峻房子的楼下决裂后,她整整62天没再见过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放下,然而只有见了,才发觉自己还是无法忘记,还是很想他,以致刚才见到,不顾一切地紧盯着他。

    后来是那个教授医生出现了,她怕被发现,被认出来,然后冲她喊出一声“贺太太”,为她由另一个男人陪来产检而发出困惑不解的眼神,而周围的轰动和震撼会更加不可收拾,所以,她只能低头藏起来,只能等他们都走了,她才敢抬脸。

    候诊室的门口,已经空荡荡一片,已经没有他的影子,他走了吗?就那样走了吗?对了,刚才那个孕妇好像说他送他们来的,那么……

    凌语芊迅速把视线调回,看向坐在身边的孕妇,毅然问道,“你……认识刚才那个男人吗?”

    对凌语芊的主动搭讪,大嗓门孕妇先是怔了怔,毕竟,她所见到的凌语芊,是从不会对这些八卦之事感兴趣的,但她也没多想,如实相告,“嗯,今天早上我和老公来产检,天气冷,本打算打的士,可惜一直截不到,后来这个男人开车到我们面前,说可以送我们一程。”

    他主动送他们?凌语芊听罢,心头一颤。

    孕妇嘿嘿直笑,接着往下述说,“你也觉得不可思议吧,是的,当时我们也被吓到了,毕竟,像他那么酷的人,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但我和老公瞧来瞧去都觉得他不是坏人,便选择相信他,接受他的帮助。直到刚才,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他老婆也是个孕妇,呵呵,小宝宝果然是小天使,能激发人的爱心呢!”

    凌语芊终于恍然大悟。

    “对了,你说他老婆长成怎样的?会不会和你们一样,是俊男美女搭配,哇,那他们的孩子也不得了!噢,好想看到他老婆呢,好想看看是怎样的女人收服了这么冷这么酷的大帅哥。”孕妇猛地又道,难得眼前这个大美女主动找她说话,她可得好好把握机会,大家聊多了,说不定能熟络起来,以后还有更多机会见面和聊天,经常对着大美女,自己肚里的宝宝也会增添几分姿色的。

    大大咧咧的孕妇,正在这厢做着白日梦,凌语芊则陷入沉思,脑海满是贺煜的样子,是刚才的情景,她甚至在勾勒着他当时开车主动送人来医院的画面。

    直到好一会过后,耳边传来高峻的呼唤,原来,轮到她产检了,广播正播放着她的名字。

    迎着高峻若有所思的神色,凌语芊并没有说什么,小心翼翼地站起身,走向指定的诊室。

    像上次那样,医生先给她听胎音,接着给她量腹围,然后询问一些情况,最后,汇报结果。

    胎儿的发育情况还是非常良好,不过,医生见她似乎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忽然提了一下她要尽可能保持好心情,还说别小看孕妇的心情,有些孕妇孕期太紧张,太忧愁,导致产前产后忧郁症,给婚姻和家庭都带来严重的影响。

    对着医生真切的劝告,凌语芊由衷感激,答允自己会注意。高峻一副准爸爸状,说自己会督促凌语芊,会防阻她胡思乱想。

    医生听罢,便不再停留这个话题,结束这次的产检。

    沿着来时的路,凌语芊和高峻并排而走,凌语芊依然心不在焉,神思恍惚,高峻则一直默默注意着她,眸色复杂,光芒闪烁。

    踏出医院大楼的门口后,凌语芊下意识地四处张望,然后,继续怀着悲怅的心情往前走,走着走着,忽觉胃里一阵翻滚,立刻大吐特吐起来,还吐到了衣服上。

    高峻一慌,赶忙扶住她,待她吐完之后,拿出纸巾为她抹嘴。

    凌语芊本就精神不振,加上这般狂吐,整个人更是疲惫不已,便也顾不得太多,任由高峻亲自替她抹去残留唇角和衣服上的残渣,而后还接过他递来的矿泉水漱口,喝下。

    “好点了吗?”高峻注视着她,关切之情不减。

    “嗯!”凌语芊感激地点了点头。

    “记得医生刚才说的话吗?心情要尽量保持愉悦,任何郁闷的事暂时都别去想,那对你和宝宝都不好。”高峻发出劝慰,接着提议道,“对了,要不要把外套脱下来?我担心那股气味会再引起你呕吐。”

    凌语芊怔了怔,低头,果然马上被扑鼻而来的臭味熏得皱起了眉头,尽管衣服上的残渣已被擦去,可那气味还是很浓烈。

    高峻已经脱下外套,高大修长的身板只剩一件衬衣,“来,你套上我的吧。”

    “呃,不用了,你快穿上,天气冷着呢。”凌语芊赶忙拒绝。

    “没事,不是很快就回车内了吗?车内有暖气,我不冷的。再说,我在美国更冷的天气都遇过,这点温度,小菜一碟!”高峻说着,语调又是一变,换成刚才的孩子气,“高峻叔叔,你帮我转告妈咪,我很冷,而且也不喜欢闻那种臭臭的味道,快叫妈咪换下衣服,穿上你的吧。”

    结果如他所愿,凌语芊愣了愣之后,再次忍俊不禁,噗嗤笑出,于是不再挣扎,自行脱下外套,接过他的,披上。

    “妈咪真乖!妈咪真棒!”高峻继续学着婴儿的声音。

    凌语芊再笑了笑,不由也打趣道,“那宝宝记得也要乖,别再折腾妈咪了哦!”

    “知道,一定不会的!”高峻玩上瘾了呢。

    凌语芊又是抿了抿唇,俏脸渐渐恢复如常,“我们走吧。”

    高峻也收起玩味,在她抬步后,他也迈起修长的两脚,与她靠得更近一些,一起朝车子停靠的地方前进。

    毫无预警地,一个高大的人影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巍巍而立地堵在他们的面前。

    是贺煜!

    他面色还是分外深沉阴霾,深邃的眸也是那种并不陌生的凌厉和阴鸷,有种狂风暴雨来袭之势,浑身更是散发着一股极冷的气息,仿佛正从冰天雪地里回来,让人不敢靠近。

    凌语芊本能地打了一个寒颤,咬了咬唇。

    高峻则眸色一晃,忽然伸手拥住凌语芊,准备带她从贺煜身边绕过。

    不料才迈步,贺煜迅速揪住他,将他硬生生地拽离凌语芊,刻不容缓地抡起拳头,揍在他的脸上。

    高峻猝不及防,就这样吃了两拳,待他恢复过来时,并没有还手。

    贺煜也顾不得,继续狠揍,不久,高峻嘴角流出血来。

    凌语芊从惊魂失措中出来,赶忙冲了过来,“贺煜,你住手,别打了,你干嘛打人呢!”

    贺煜仿佛没听到似的,拖起高峻,闪到一边,对准高峻的肚子又是几拳,终于,高峻发力,一把推开贺煜,身体往后退出几米远。

    凌语芊也跑过去,“高峻,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她声带哭意,神情是那么的紧张和焦急,看在贺煜眼中,更是怒火三丈,于是又冲了过去,把凌语芊拉开,准备再次攻击高峻。

    高峻眼疾手快,节节后退,贺煜步步逼近,抬脚准备来个狠踢时,凌语芊出其不意地冲过来,用她自己的身体,档在高峻的面前。

    她站得很直,美丽的小脸再也没有任何惧怕或慌张之色,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更是直直看着强势奔来的人影,赌她最后的价值。

    惊险的局面,突如其来,震撼人心,眼见一场惨剧就要发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贺煜即时收住脚,修长的腿往地面重重一踩,带出一阵地动山摇,他更加雷霆大发,朝凌语芊厉声怒吼,“站开!”

    凌语芊眼中飞速闪过一丝欣慰,速度很快,以致谁也没有看到,她依然满眼倔强,瞪着他。

    “给我走开!”贺煜继续命令,怒气持续上升着,“滚开!给我滚开!”

    突然,高峻的呼唤也从身后传来,嗓音温柔如昔,却是那么的虚弱,“芊芊,你快走,别这样,别伤到你和宝宝!”

    “滚!”贺煜再次咆哮。

    凌语芊小小的身子,仍一动不动地伫立着,继续瞪着贺煜,沉吟片刻后,毅然道出,“你要想杀他,先从我和宝宝的身体上踏过!”

    短短一句话,却威力十足,仿佛一个暗雷,更如一颗炸弹,瞬时引爆,令人意想不到,令人猝不及防,令人……身心俱碎。

    你要想杀他,先从我和宝宝的身体上踏过!

    你要想杀他,先从我和宝宝的身体上踏过!

    呵呵……呵呵……

    凌语芊,你狠,你真狠!你行,你行!

    还有高峻,你强,竟然找到这么忠心的棋子!

    越过眼前这张曾经令他深深迷恋,而如今却是令他深恶痛绝的绝色容颜,贺煜看向她身后的高峻,如期地看到了高峻眼中的得意。

    高峻带血的唇角,噙着一抹比血还触目的冷笑,仿佛在说:“贺煜,我没输,输的人是你,你注定永远败在我的手下!”

    是的,输的人是自己!其实,高峻的身高体魄和自己差不多,就算一开始事自己出其不意地攻击,可凭高峻的能力,想反击并不难,至少,不会像刚才那样,俨如一个文弱书生,丝毫没有抵抗之力。

    自己其实也知道这个不寻常,以为高峻是想借此来让她看看自己是何等的恶劣,是何等的暴力,然后对自己产生厌恶甚至痛恨,但自己依然不顾,毕竟,她早就很不屑自己,从不将自己放在心上的不是吗?所以,自己要狠打一顿这个家伙,这个兴风作浪,坏事做尽的家伙,自己早就想狠狠揍一顿的家伙!

    可惜,结果不是这样,不仅只这样!她竟然用她自己的性命,用宝宝的性命,来“营救”高峻!

    你要想杀他,先从我和宝宝的身体上踏过!

    原来,高峻在你心中的地位,是如此的重要,比你自己还重要,比我儿子还重要!

    这就是你所谓的普通朋友?凌语芊,你确定吗?你还敢说与高峻没有很深的关系吗?你确定?你敢确定?

    可恶,你为什么会来这个世上,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什么会怀上我的种!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不就是一个还没生长完全的胎儿吗?没什么大不了,这有什么,这有什么!贺煜知道,自己应该重新出击,应该从她的身体踩过去,甚至从宝宝的身体踩过去!

    然而,他做不到,他根本做不到!

    他的视线,已从高峻那得意洋洋的家伙身上收了回来,重返她的脸上,那张脸,还是布满了倔强,还是布满了痛恨,也还是,视死如归!

    他不禁又在心中一阵狂笑,然后,高大的身躯趋近她,眼神达到前所未有的冰冷。曾经,即便对大伯,对贺炜,对所有的敌人,他都没有这么痛恨过,都没用过如此足以杀死人的目光,如今,对象是个女人,是个曾经令他神魂颠倒,曾经让他想许给一生一世的女人,是个怀上他的孩子、却是借此来保护另一个男人的贱人!

    不错,她就是个贱人,彻头彻尾的贱人!

    冷冷的寒光,一道接一道地射向凌语芊,贺煜居高临下地俯视,许久许久,终于在咬牙切齿间,义断情绝,“我贺煜,这辈子做过最错的事,是认识你,爱上你,在你的肚子里,留下它!凌语芊,你听着,我贺煜要是还会原谅你,会不得好死,会天打雷劈,五马分尸!”

    不是很长的一句话,却仿佛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从不知道,向来无所不能的自己,竟然会被说话击败!

    他仿佛现在就遭到了天打雷劈,现在就遭到了五马分尸,万箭穿心!

    走吧,赶紧离开这个丑陋的地方,离开这个比地狱还可怕的地方,此后,真正的重生!

    不就是女人吗,不就是小孩子吗?凭自己的条件,什么女人没有?凭自己的能力,多少孩子没有?

    但那一个,绝不会是她,绝不会是这个该死的她!

    高大的身躯,因为极力的支撑,总算没有摇晃,趁着还没有倒下之前,贺煜迅速转过身,箭一般地朝车子停靠的地方奔去……

    而凌语芊,更是宛若凌迟在身,痛不欲绝,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泪水再也抑制不住,迅猛狂流。

    ——我贺煜,这辈子做过最错的事,是认识你,爱上你,在你的肚子里,留下它!

    ——凌语芊,你听着,我贺煜要是还会原谅你,会不得好死,会天打雷劈,五马分尸!

    好狠的话,为什么要发这么毒的誓,为什么要说得这么狠绝!

    自己还是输了!这个赌注,还是以悲剧收场!

    贺煜,这辈子,我凌语芊做过最错的事,何尝不是因为遇见你,爱上你!假如我还能原谅你,再和你一起的话,何尝不是再次陷入万劫不复当中?

    可尽管如此,我还是想给你机会,还是想和你相伴相随,白头偕老!

    “芊芊,芊芊……”高峻已经从地上起来,来到她的身边。

    好一会,凌语芊的视线从贺煜消失的方向收了回来,略微侧目,模糊的视线里映出了高峻依然唇角沾血、虚弱无比的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芊芊。”高峻开始道歉,满眼内疚,“假如不是我硬要陪你来产检,就不会引起贺煜的怒气,也不会演变成这样的结果,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不关你的事,不关你的事!”凌语芊摇头,悲伤呢喃着。

    确实,自己产检本不该高峻陪同,自己从没想过会是高峻陪同。上个月,高峻来看自己,谈聊间,得知自己第二天要去产检,他忽然提出陪自己过来,自己当然不答应,毕竟,他不是宝宝的爸爸!

    可他心意已决,似乎不达成目的不罢休,利用各种理由来恳求、说服,还搬出他的母亲,说当年他母亲被父亲抛弃后,整个孕期是母亲独自去产检,故他一直为此感到遗憾和心疼,如今见到她的情况,忍不住想起他的母亲,他之所以想陪同,不仅是出于朋友的关怀,还想间接补偿他的母亲。

    他看中自己的软肋,自己于是动摇了,加上不谙世事的薇薇不时地加入劝慰,自己一时把持不住,便答应了让他陪一次。

    谁知道,今天这次,薇薇突然感冒了,母亲担心传染给自己,便把薇薇先接回家去休养,高峻忽然上门,说送自己来,自己思来想去,想到这么冷的天气,以宝宝为重,便也不拒绝。毕竟,自己根本料不到会在这里碰上贺煜,会演变这样一场打斗!

    刚才之所以挺身而出,其实是自己想赌贺煜的真心。他打破冷漠的惯例,忽然送别人来医院,还偷偷看自己。当时尽管只是很短时间的相视,可她依然清晰记得他的难堪,感觉到他的心痛,所以,她的心慌乱了,动摇了,她想给彼此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