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21 她眼里已经彻底没有他,他慌了

121 她眼里已经彻底没有他,他慌了

    http://

    还有,他曾经说过的那些令她心碎的话,令她无法忘记,只需一想便会痛得无法呼吸的话:

    ——我贺煜,并不是非你不可!

    ——除了你,这世上还有千千万万个女人能满足我,所以,你休想蛊惑我!

    ——在这世上,有千千万万个女人比你强,譬如彤彤,她就比你强一百倍,你和她,根本没法比……

    太多太多的事实证明,李晓筠的话是有可能的,是真实的!那个李晓彤,毕竟就从未放弃过,而贺煜,也曾多次毫无避嫌地与李晓彤藕断丝连。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曾经的痛,至今未忘,至今未退!如今,更是痛上加痛。

    瞧着凌语芊那陷入剧痛、不堪一击的模样,李晓筠心情痛快到极点,还暗暗冒出一个恶毒的念头,猛地伸出手,朝凌语芊身上用力推去。

    凌语芊猝不及防,整个身子就那样往后倾倒,幸好凌语薇眼疾手快,急忙去搭救,结果,凌语芊还是重重地往后打了一个趔趄。

    “姐姐,你没事吧,姐姐。”凌语薇马上扶住凌语芊的胳膊。

    凌语芊皱着眉头,本能地伸手到腹部,小心翼翼地感觉那儿的情况。

    凌语薇于是抬头,怒看向李晓筠,“你为什么推我姐姐,你知不知道我姐姐怀孕了,不能摔跤的,小宝宝会有危险的!”

    李晓筠给凌语薇一记轻蔑的冷笑,目光重返凌语芊的身上,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举动感到罪恶,还压低嗓音,警告道,“下贱的你,不配替煜大哥生孩子,所以,你休想用这该死的小狐狸来威胁煜大哥!”

    凌语芊也抬起脸,瞪向李晓筠,这张嘴脸,如今近距离地看,更加的丑陋,更加的令人憎恶痛恨。紧接着,她又看向贺芯,这个虽然没有加入欺负,却每一次都是袖手旁观的无心人。

    贺芯,即便你不喜欢我,可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堂嫂,曾经客气友好待你,我肚子里,还怀着你最敬爱的堂哥的孩子呢,是你的小侄子呢,如今,你的小侄子遭到欺负,你竟然这么淡定,竟然不出手相助?

    是的,自己竟然希望贺芯能伸出援助之手,把自己扶起来,能对自己问出一句关切的话。自己真是傻,真是痴心妄想,正所谓物以类聚,能和李晓筠这样的恶人情同姐妹,自己又怎能去奢望其有同情心!

    当然,这个世界还是温暖的,好人还是很多的,这时,两个年轻女孩子忽然跑了过来,跑到凌语芊的身边,表露关心,“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我们扶你起来?”

    凌语芊视线转到好心人那,由衷感激,“我没事,谢谢你们。”

    然后,在她们的帮助下,她站起来。

    贺芯见到有人加入,担心被认出来,于是悄悄拉了一下李晓筠,李晓筠见目的已达到,便也不想节外生枝,再次跑到凌语芊跟前,留下最后的辱骂,“小贱人,这就是当狐狸精的后果,以后你再敢破坏人家的关系,你要付出的代价,不仅于此!”

    说着,她还不甘心地对那两个好心人冷哼,“你们出门记得带眼睛,这是个第三者,是个狐狸精,不值得帮!”

    话毕,她再给凌语芊和凌语薇一个瞪视,转身,扬长离去。

    看着李晓筠那趾高气扬的影子,凌语芊满腹愤慨,这个李晓筠,已经不止一次这样污蔑自己,欺负自己,若不是有孕在身,自己真恨不得冲过去,撕破李晓筠的臭嘴巴,即便是同归于尽,也要回击一次!

    凌语芊正这样想着,忽见一个人影飞速闪进她的视线,是薇薇,只见薇薇出其不意地往前奔去,娇小纤细的身子眨眼就追上了李晓筠,使劲推了李晓筠一把。

    李晓筠猝不及防,硬生生地朝地面栽去,整个人呈现一个狗吃屎的姿势。

    凌语薇不罢休,抡起小拳头捶打在李晓筠的背上,伴随着痛骂,“你才是狐狸精,你姐姐才是不要脸的狐狸精,你姐姐才抢走我姐夫。你敢欺负我姐姐,我也要打你,你欺负我小外甥,我要替他报仇,我要打死你,打死你这个狐狸精,打死你这个狐狸精。”

    “傻子,住手,给我住手,给我滚开!”李晓筠终于明白怎么回事,气得呱呱叫,马上破口大骂。

    “你才是傻子,你们全家都是傻子,你们全家都是狐狸精!”凌语薇继续打,还用上了电视里学到的流行语。

    李晓筠不得已,跟贺芯求救,“芯芯,救我,快拦住这傻子,好让我起来,芯芯……”

    对凌语薇突如其来的举动,贺芯也始料不及,也被吓到了,又见已经引来周围人的目光,担心自己被涉及其中,便也赶忙推开凌语薇,扶起李晓筠,准备在别人发现之前先溜走。

    得到自由的李晓筠,却不甘心,打算回头对付凌语薇。

    贺芯见状,阻止,“筠筠,别,我们走吧。”

    “不,我要打死这个傻子,我要打死她们全家!”李晓筠气坏了。

    “别,算了,你要是真的打,我走了,我不理你了!”贺芯说着,放开她,掉头便走。

    李晓筠朝她喊一声,回头瞪向凌语薇,见凌语薇还是一副失常疯狂的样子,又见到凌语芊和其他几个观众慢慢走近,她思来想去,只好留下一个恶狠狠的瞪视,扭头,一拐一拐地仓皇而逃。

    凌语芊已经走近凌语薇,急促关切地道,“薇薇,你没事吧?没受伤吧?”

    凌语薇摇头,握住凌语芊的手,“姐姐别担心,我没事,有事的是那个恶女人,我已经帮你和宝宝报仇了。”

    凌语芊喉咙即时一阵哽咽,“以后别这么冲动知道吗,有什么事要先告诉姐姐,不可自行行动,知道吗?”

    刚才,她真的吓破胆了,毕竟,薇薇体形上不及李晓筠,加上薇薇的智障,多怕会遭到李晓筠的伤害,幸好结果有惊无险,小丫头的爆发力超乎想象,这大概就是邪不能胜正的道理。

    凌语芊想罢,对薇薇更加疼惜,拉起她的手,温柔地道,“来,我们回家。”

    凌语薇点头,姐妹俩于是辞别好心路人,离开商场,踏上回家的路程。

    是夜,万籁俱静,冰凉如水,凌语芊身上披着厚厚的外套,坐在梳妆台前,出神地看着眼前光亮清晰的镜子。

    镜子里面,映出她苍白憔悴的容颜,映出她伤痛满布的眼睛,那儿,空洞而呆滞,没有再沾一滴泪。

    连她自己也想不到,自己会是如此的平静淡定。

    蚀骨的痛,依然存在,且漫无边际,吞噬着她身体各个脉络,却也将她的眼泪给凝固了,她再也找不到哭的理由。

    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这么一句话,当一个人还痛,但并没有再落泪时,说明她已经得到了解脱。

    曾经,自己痛不欲生,不惜背负着愧对父母和朋友,选择带着宝宝寻死,只为了能够从痛苦的深渊解脱出来,如今总算明白,其实死亡并非解脱的唯一办法,学会坚强,学会放下,自然也就可以从中解救出灵魂。

    老天爷夺走了天佑,但它补偿了宝宝,所以,从此后宝宝就是天佑,自己会加倍呵护,把对天佑的爱转移和附注到宝宝的身上,把对天佑的爱,在宝宝的身上延续下去。至于贺煜,再也与自己无关,尽管曾经在自己的生命里停驻过,但将来,随着时间的过去,必会慢慢地从自己生命里消失。

    梳妆台上的小闹钟已经指向夜晚十一点,凌语芊从镜面收回了视线,伸手到腹部,低吟,“宝宝,睡觉了,妈咪陪你上床睡觉觉。”

    她弯腰,在两边小腿轻揉了一下,这才小心谨慎地站起来,先是打开床头柜上的录音机,轻快流畅的音乐顿时蔓延整个寝室,她上床躺下,听着音乐,渐渐进入了梦乡,她的手,一直护在高高隆起的小腹上……

    接下来的日子,凌语芊真的做到了解脱,她彻底没有再去想任何关于贺煜的事,一心只在胎儿上。

    关于贺煜的消息,并不间断,只因为,素来低调的他开始游走在各“名人”当中。

    各大财经杂志和报章,经常有他的报道和评析。

    G市模特大赛,他受邀成为评委,和冠军一起拍照,还聘请冠军担任贺氏某品牌的代言人。

    美在G城比赛中,他担任颁奖嘉宾,与最具体态兼最具气质小姐畅游珠江。

    还有很多很多,娱乐新闻里不时会有他的影子出现,每一次,都意气风发,邪魅迷人,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这是哪个崛起的人气偶像明星。毕竟,那样的俊美外表,那样的慑人气势,那样的高雅举止,无一不彰显着他的闪耀发光、引人注目。

    对面这些,凌语芊却分外的淡定和平静,仿佛,那真的只是一个明星,而不是她曾经刻骨深爱过的男人,不是她肚里宝宝的父亲。

    倒是凌母和薇薇给吓慌了,每次看到这些讯息,都马上换台,最后甚至连电视也不开了。凌语芊清楚她们在担心什么,于是找了一个时间,跟她们说,自己没事,真的没事,就连采蓝,好几次来看她的时候,也隐隐为这事担心着,故她也释然劝说。

    渐渐地,大家发现她真的没事,便也慢慢放下心来,感觉心酸之余,更多的是欣慰。

    而事实也证明,凌语芊真的放下了,彻底地放下了,当她在他面前走过时,她竟然看不到他!反而,放不开的,是某人。

    这天,他们在某广场碰上!

    他们面对面而行!

    他看着她慢慢地走来,一步一步地接近,本以为,她会停在他的面前,至少,会看他一眼,然而,她却视若无睹,一脸恬淡和坦然,从他面前擦肩而过。

    该死!

    他想也不想,伸出大手,一把拉住她,然后,把她扯到他的面前来。

    凌语芊终于有了知觉,出其不意的攻击让她心头一慌,第一时间立刻抬手护在肚子上,然后,皱眉看向给她制造伤害的人,看到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她先是怔了怔,随即,娥眉蹙得更甚。

    贺煜则更加气恼,她果然没有看到他,呵呵,她对他已经到了视若无睹的程度!

    距离上次见面,好像又过去了一个多月,她怀孕已经六个多月了吧,不再似上次的消瘦,她终于长肉了!小小的瓜子脸,变得圆润了不少,整个人也好像很恬淡,不,她不该这样的!

    上次,他因为她的消瘦而感到生气,可这次,他却为她的圆润感到恼火,感到心烦气躁!

    没有他,她过得很好,真的很好!而他,却过得一塌糊涂!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这样!在她搅乱自己的生活后,她怎么可以抽身离去,怎么可以活得如此逍遥自在,怎么可以!

    “先生,请你放手。”凌语芊樱唇轻启,发出天籁般的声音,细细柔柔的,平静如镜,毫无波澜。那双曾经极尽妩媚的秋眸,此刻也是难以想象的释然。

    贺煜感觉自己的怒火在持续地膨胀,握住她的皓腕的大手不自觉地收紧,不顾她的挣扎,不顾她眉心越来越深。

    不过,就在此时,一个人影突然跑近,伴随着一声娇嗲的呼唤,“贺总!”

    凌语芊认得来人,正是那个刚出炉的美在G城最具体态兼最具气质小姐张琳琳,真人比电视还漂亮,不过,她身上的香水味,让凌语芊再次皱起娥眉。

    张琳琳对眼前的情景也甚是纳闷,风情万种的凤眼悄然流盼转动着,稍后,对贺煜笑吟吟地道,“贺总,请问这位太太是谁?你们认识的吗?”

    贺煜不语,但终于松开了手。

    凌语芊抓住机会,头也不回地急忙离去。

    贺煜眸色更深,更沉,更阴鸷。

    张琳琳尽管还是很好奇和困惑,但也没有多想,继续巧笑倩兮地呼唤贺煜,“贺总,剪彩就要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贺煜视线从远处收回来,转到张琳琳的身上,用他一贯的冷傲睥睨着她,那美丽迷人的、但对他来说什么也不是的容颜,数秒后,冷道,“以后别带着任何香水出现在我面前!”

    张琳琳顿时一愣,那曾经让她在选美台上获得无数赞美的如花般笑容也即时凝住了,美目涌上一丝不解,还有略略的委屈,但她清楚他是什么人,故只能憋在心里,不敢发作。

    而贺煜,给她冷冷一瞥后,猛然抬步,朝马路方向走去。

    张琳琳更加诧异,迅速追赶,“贺总,您去哪?剪彩的地方在商场里面。”

    贺煜仿佛没听见似的,挥动长腿走得更快,张琳琳踩着高跟鞋跑了几步,渐渐拉开距离后,她又往回瞧了瞧商场大门口,最终还是暂停追赶,对着贺煜越走越远的高大背影留下无奈纠结的注视,随即扭头,朝商场大门口奔去。

    贺煜一路疾走,阴沉依旧的黑眸下意识地四处张望,脑海反复闪现着刚才的画面,尽是她淡定的模样,她视若无睹地在自己面前走过的冷然,于是整个心情更加闷得慌,气得狂,结果又是发泄在跑车上,不过,这次没有再去郊外,而是回到公司。

    他将车匙重重地甩在办公桌上,然后,将桌面的物件全部扫到地面去,引致噼噼啪啪巨响,响声把外面的李秘书吸引进来。

    看着满地狼藉,好像地震过似的,李秘书大感惊讶,急忙问,“总裁,发生什么事了?总裁……”

    “滚!”贺煜丝毫不领情,发出一声几乎拆天的怒吼。

    李秘书即时被震得打了一个哆嗦。

    “立刻给我滚!”贺煜继续斥喝着。

    李秘书终于听命,快速逃命去了。

    贺煜于是继续发泄,他知道,自己不该这般失控,其实这样的情况未尝不好,至少,她不会再缠着自己,也就没机会再魅惑自己,然而,他就是无法冷静下来,明知那是一株沾满了剧毒的yin粟,明知自己碰不得,可他就是不想放手。怎么会这样,一个女人而已,根本不值得自己投入这么多的精力和心血,自己是做大事的人,儿女情长不应该是自己去陷入纠缠的!

    贺煜,你太孬种了,你醒醒吧,记住你的身份,记住她的身份!

    他在心中不断地自个警告,自个责骂,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气愤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可惜,他狂怒的心就是无法平静下来,直到手机有来电。

    是爷爷贺云清!

    距离上次的来电已有半个多月,而这次,贺云清带来了一个消息,他要回国了,归期暂定在下个周末!

    贺云清还像往常那样,问起凌语芊。由于贺煜交代叮嘱过贺家的成员,所以贺云清尚未知道凌语芊怀孕的事,当然也不晓得凌语芊已经搬离贺家。

    这次,在电话里沉默了许久,贺煜才回了一句她很好,她没事。

    低沉的嗓音,极力压抑着忿怒。

    贺云清便也不疑有它,还半玩笑半认真地叫贺煜努力,说他等着抱小曾孙,尽快让他实现这个心愿,最后又长话短说地闲聊了一下别的事才挂断电话。

    贺煜把手机扔在一边,整个身体深深地抛进沙发内,不知所思地呆愣着,一会坐直腰杆,打开茶几上的手提电脑,搜索一些相关资料,认真查阅。

    不久,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进来的人是池振峯,李秘书刚才出去后,把情况告诉了他,故他尽快赶过来了。

    他先是对地上依然混乱的场面纳闷了一下,随即缓缓走近贺煜,坐在贺煜旁边,下意识地顺着贺煜的视线看向电脑画面,整个人立刻给震住。

    “总……总裁,你要离婚?你要和Yolanda……离婚?”好半响,池振峯终于急声问出,由于心中震颤未退,说话结结巴巴。

    贺煜深沉的眼仍死死地盯着电脑画面,少顷,移动鼠标转向另一页,冷不防地咒骂出声,“是那个该死的制定这样的法律,既然怀孕期间不能离婚,那就该彻底限制,为什么还会特别准许女方有权提出离婚?”

    池振峯听罢,视线重返电脑画面,恍然大悟。

    我国婚姻法第三十四条: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但女方提出离婚的,或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不在此限。

    原来,不是总裁想离婚,而是……

    “总裁,Yolanda主动跟你提出离婚?什么时候的事?天,怎么会这样!”池振峯又大嚷。

    “人人平等,男女平等,简直就是狗屁!凭什么女方可以提出离婚!制定这些法律的人难道不清楚小孩子需要一个健全的家庭吗?真是一群饭桶,浪费纳税人的钱!”贺煜继续痛骂,为了泄愤,他还捞起无线鼠标,朝远处砸去。

    “总裁,是不是你最近……你最近的一些消息,伤了Yolanda的心?其实……我早劝过你别那样的,你瞧,这可怎么办,你说的不错,Yolanda这个时候不能离婚,她需要你,她肚子里的宝宝也需要爸爸。”

    哼,会吗,她还会需要自己吗?她对自己已经到了视若无睹的程度呢,假如她真的需要自己,她就不会这样,根本不会这样!

    见贺煜一个劲地沉闷着,池振峯越发焦急,“总裁,你说句话吧,别老闷着,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跟我说说?或许我能给点意见?”

    贺煜目光已经调离电脑屏幕,看向正前方大大敞开的窗口那,看向遥远的天空,晴空万里,他却感觉乌云盖顶,四周围都是昏沉沉的气压,把他压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池振峯已经急得俨如热锅上的一只蚂蚁,不断皱眉,不断思索,见贺煜还是一言不发的沉闷样,他索性掏出手机,找到凌语芊的码号,拨打出去。

    不过,被贺煜即时抢走,结实的指腹,快速按了结束键。

    “总裁……”

    “她没有提出离婚。”贺煜终于做声。

    池振峯一怔,又惊又喜,“Yolanda并没提出离婚?那……那总裁你无端端怎么……总裁,难道你是担心她会提出离婚?”

    贺煜又恢复了静默,剑眉紧蹙。

    ------题外话------

    啦啦啦,钓鱼岛是中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