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22难道注定了离不开这个恶魔?(求月票

122难道注定了离不开这个恶魔?(求月票

    http://

    池振峯也稍停片刻,顺势问出曾问过很多次却每次都得不到解答的困惑,“总裁,其实你能否告诉我,你和Yolanda闹矛盾的原因?我看得出你是真心喜爱她,你应该不至于因为她曾经有过刻骨铭心的爱而恶代她的对吧,实际上还有别的原因的对吧?”

    贺煜眸光一晃,但依然不语。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总裁…”池振峯欲再追问。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出去干活吧。”贺煜开口,下逐客令。

    池振峯无奈,再一次毫无结果地离去。

    室内安静了下来,静得,只剩贺煜的呼吸声,他略微急促地喘着气,稍后拿起手机,进入相机那块,一打开,便是她美丽迷人的容颜。那眉儿,那眼儿,那鼻子,那嘴儿,无一不深深吸引着他,以致他每次想删掉但结果都还是无法做到,然后,只能经常不受控制地打开,静视,沉思,久久都无法从中出来,这次,也不例外……

    接下来,日复一日,光阴似箭,又一个星期过去了。

    那次的突然相遇,并没有给凌语芊带来过大的影响,虽然她心池还是起了小小的涟漪,但很快便被她压住,之后仿佛没发生过什么似的,照常作息,照常照顾好她最珍贵的小宝贝。

    宝宝将近七个月,已经会动,会踢,而且动作很强烈,所以她能很清楚地感受到,每次他动,她都倍觉喜悦和自豪,会下意识地伸手到肚子上,轻轻抚摸着宝宝刚动过的地方,而好几次,她甚至摸到了宝宝的小手丫和小脚丫,令她更加激动,感动和欣喜,更加地疼爱他,更加不惜用整个性命去保护和养育他长大成材。

    她查阅过一些相关资料,女方怀孕期间可以提出离婚,但她又考虑到打起官司的话,自己肯定得四处奔波,会给宝宝带来影响,加上贺家财力雄厚,万一宝宝的抚养权最后落在贺煜之手,自己定会深受打击,也间接影响到胎儿的发展,故她决定,等宝宝出生半年后,再正式向法院提出离婚,与贺煜彻底结束关系,她会倾尽全力争到抚养权,届时,宝宝就彻底是她的,谁也别想从她身边抢走。届时,她就完完全全地解脱了!

    她计划得很好,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这天,她约了冯采蓝出来逛街,逛的地方,还是婴儿店。

    其实,她已经买过很多东西,目前必须或无需的,她都买了,但她还是经常去逛,有时候并非为了买,而只是单纯地逛,看着各种各样的可爱稚嫩的东西,她心情分外舒坦和愉悦。

    每一次,采蓝也都兴致勃勃,就着各种玩具说个不停,可今天,凌语芊发现采蓝似乎安静了许多,且眼底似乎隐藏着一抹忧愁。

    于是,中午一起吃饭时,她直截了当地问出,“采蓝,我见你今天好像都魂不守舍的,你怎么了?”

    冯采蓝顿时一怔,没立刻接话。

    “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又或者工作上遇到困难?告诉我,看我能给你点意见不?”凌语芊继续道,美目真诚殷切。

    冯采蓝也一瞬不瞬地回望着,但还是欲言又止,眉宇间的忧愁更明显了。

    凌语芊于是握住她的手,“采蓝,告诉我吧,我们不是说过吗,我们是好姐妹,同甘共苦的好姐妹,不管哪一方发生什么,都应该告知彼此,大家齐心协力把难题解决,这是我们的约定,而且,我们也已经实行过的。”

    冯采蓝先是静静感受了下,随即把手从凌语芊掌中翻转出来,反握住她的,继续定定凝视,感慨万千。

    “采蓝……”

    “我没事,MC(例假)来了而已。”冯采蓝总算做声。

    例假来了?这不都是正常的事吗,怎么会如此困扰?凌语芊对这样的解释,并不接受。

    “来,快吃东西吧,可别饿着我的未来女婿!”冯采蓝打趣起来。

    凌语芊则顺势道,“我不吃,你不把情况如实告诉我,休想我听你的话。”

    冯采蓝再度默然。

    凌语芊见状,更加焦急不已,再次抓住她的手,整个人更心焦如焚,“采蓝啊,别隐瞒我了好吗,我知道你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还是很麻烦很严重的,快告诉我吧,如果你是担心影响我,那根本没必要,我坚强得很,再大的痛我都熬过去了,所以再也没有困难可以难倒我,你知道的,你都看到的。”

    语芊,我知道,当然知道,我还看到你是怎样地熬过来,正因如此,我才不想拖累你,你好不容易才放下,才释然,我不希望再把你推进痛苦的深渊呀。冯采蓝在心中默默地哭泣着,也再一次握紧好友的手。

    “其实,你这样不说,更令我不安,我明知你有事,定会为此担忧的,所以你不如老实告诉我,好过让我心挠挠的更难受,对宝宝更影响。”凌语芊继续劝说和鼓舞。

    “语芊……”

    “曾经,每次我有困难,都是找你说,都是你帮我,我一直觉得不好意思,一直想报答你,可现在,你有事竟然不跟我说,你这样不是让我难堪吗?采蓝,你说吧,求求你,说吧,让我帮你,让我帮你。”凌语芊苦口婆心,忽然顿了顿,语气凝重,“是不是与我有关,你的困扰与我有关,你不想给我带来麻烦,故坚持不对我说,是吗?采蓝是吗?”

    冯采蓝依然左右为难,欲语还休。

    凌语芊不禁更加肯定,再劝说恳求了一轮,仍得不到答案,猛地站起身来,“好,你不说是吗,那我自己去查,我一定查出来的!”

    冯采蓝及时拉住,又是犹豫踌躇一会后,终于如实道出了整个情况。

    原来,冯采蓝平时虽然是兼职酒店的三陪政策,但她向来都守着自己的原则,大多时都是陪吃,陪玩,特别有感觉的,才陪睡,相当于一夜情之类,而这些年来,她总共也才和几个男子发生过关系,他们都是令她真心喜欢的,情不自禁的。

    当然,由于这样的工作性质,她难免碰到一些怪可恶的客人,强行要她,她实在推辞不来,唯有使计应付,用带有迷昏性质的药物,放在酒中,待对方昏迷后,脱去对方的衣服,她也只穿睡袍,坐等对方醒来,整个情况弄得就好象真的做过一样,结果蒙天过海去了,这样的对策一直以来都没问题,谁知这次会碰上一个有毛病的意大利人。

    不错,那客人简直就是有病,除了做生意,还是个研究狂,竟然随身带着检测器,醒来后立刻测试,发现并没有射到精,于是说采蓝骗他,还让他背叛了家族,他的家族族训竟然是,男人每一次交欢,都必须真做,且射。

    头一次碰上这种变态的客人,素来淡定的冯采蓝不禁也慌了,但还是坚持有做过,说是他仪器有问题,甚至说,是没有射j。

    也因此,弄巧成拙,彻底激怒了客人,说采蓝侮辱他,要求采蓝道歉,还说要和采蓝再做一次,证明他的性能力,证明他的机器没有问题。

    采蓝彻底怕了,唯有招供,跟他道歉,还说前一天陪他的那些费用都免费。

    客人不肯,还录了音,说要告采蓝……

    听完整个情况缘由,凌语芊足足震慑了很久。其实,采蓝的一些事,她也了解过,也曾经不赞同这样的做法,想过劝采蓝,但又转念一想,每个人的观点和选取的生活方式都不同,采蓝这样做,又没对别人造成伤害,结果她便也没说什么,想不到,真的出事了,还被人偷偷录了音,想死不承认都不行!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倒霉的采蓝,可怜的采蓝!

    “对了,你刚才提到这个意大利客人是来做生意的,那你知道他合作的公司叫什么名字吗?兴许,我们可以找公司帮忙,大家都是中国人,交流起来方便,而且,也会看在同胞的份上,息事宁人的。”凌语芊不再多感慨,开始问题的解决。

    冯采蓝咬唇,并不应答。

    “你还没查到吗?那我们立刻去查……”凌语芊说罢,又准备站起身。

    冯采蓝则又及时按住她的手,迟缓地道出,“是贺氏集团。”

    贺氏集团?!

    凌语芊再一次目瞪口呆,也终于明白采蓝磨蹭了这么久才肯说的原因,原来,真的与自己有关!采蓝不想自己再和贺煜有交涉,不想自己再陷入好不容易才爬出来的万丈深渊。

    采蓝,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善良,总是处处为我着想呢!不了,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一定会帮你的!

    凌语芊握住冯采蓝的手,安抚出声,“采蓝,你放心,这事由我来处理,你不会坐牢的,我绝不会让你坐牢的。”

    “可是……”

    “我会找振峯,我先找振峯,他是贺煜的特助,贺煜很多事情都由他拿主意,所以,他在那些客户当中地位也很高。”凌语芊自信满怀,“总之,你不用怕,一定没事的,一定能处理好的。”

    冯采蓝沉吟了一会,便也点头。接下来,由于采蓝下午约了律师询问这件官司的事,所以她要先走,凌语芊也不挽留,再次叮嘱她别多想别担心,要保重好身体,待她离开后,自己也马上拨出池振峯的电话,直接约他到这儿来。

    突然接到凌语芊的来电,池振峯着实惊讶,当然还有惊喜,还在最短的时间赶到约见地点。看到她的人,更是激动得难以形容。由于贺煜的警告,他每天都极力强迫自己别去想任何关于她的事情,因为担心一旦沾上,会无法克制地想去见她,开解她,甚至更进一步的接触,而结果,会为自己、特别是她带来困扰与麻烦。但如今,她主动打了电话,说有要事,他便再也忍不住,跑过来了。

    凌语芊同样是心潮澎湃起伏不断,这也才发觉,时间真的如流水,距离上次见池振峯,已过去好几个月了!

    “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可好?”她先是开场白,尽量保持声音的平静。

    “嗯,还可以,你呢?你和宝宝都很好吧。”池振峯也马上接话。的确,自己和她好久不见,仿佛有一个世纪之久没见过了。

    “很好,宝宝已经七个月多月,懂得踢我,在里面游泳,听我说话。”凌语芊谈及此,彻底地平静下来,整个脸庞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了母爱的光辉,整个人显得更加美丽迷人。

    池振峯不禁看痴了,眼神越发火热,紧紧盯着她那魅惑众生的容颜,久久都无法从中出来。

    凌语芊顿时不自在起来,先是低头,端起开水喝了两口,而后,轻咳一声,开始正题,“今天约你来,是有件事请你帮忙。”

    “嗯?你说。”池振峯也马上回神,俊颜呈现一丝窘迫状,为自己刚才盯着她看而感到不好意思。

    凌语芊则若无其事的,继续道,“你认识一个意大利人彼特莫德吧?他好像和贺氏有生意往来的,是吗?”

    池振峯微愕,点头,同时疑问,“怎么了?你和他见过?”

    凌语芊摇头,轻咬一下樱唇,深深一个呼吸,如实相告采蓝的困难。

    池振峯听罢,震住了。冯采蓝,那个看起来很活泼,很直率的女孩,竟然……

    对他这样的表情,凌语芊心头下意识地涌过一丝难过,忍不住为采蓝辩解,“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难处,采蓝那样做,也是因为公司的安排,但她绝对是洁身自好的,正因为她不是随便的女孩,才想出这样的应对办法,本来一直都好好的,料不到这次会……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帮帮她。”

    池振峯还是没有接话,眼神更加古怪,直盯着她。

    凌语芊先是一愣,随即明了,“你在担心我有没有也这样吗?没有!因为老天爷赐给我一个很好的朋友,每次我有事,都是她帮我出头,也正因为她的保护,我得以独善其身,为我心爱的人保留着洁净的身和心。”

    说到这里,凌语芊嗓音已经伤感起来,脑海闪现出了曾经的那些情景,对采蓝更是满腹感激,也更加决心帮采蓝。

    而池振峯,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那句“心爱的人”上,继续若有所思地注视凌语芊,数秒后,突然转开话题,“Yolanda,你方不方便告诉我,你和总裁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会搬离贺家?”

    凌语芊浑身陡然一僵,好一会,讷讷地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池振峯嗓音略微拔高,“你怎么会不知道?”

    凌语芊抬眸,迎视着他,重重地点头,“是真的,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对我不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变化万千,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尔反尔,不明白……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再次谈起那些痛不欲生的过往,凌语芊已经不再伤悲,有的,只是释然。

    池振峯却依然难以置信,睁大眼睛,欲言又止。

    凌语芊再开口,整个人重新陷入担忧当中,“振峯,别谈我和他的事了好吗?我们回到采蓝的事上好吗?采蓝曾经帮过我那么多,可以说,没有采蓝,未必有现在的我,如今她有难,我绝不能坐视不理,所以,算我求你,你帮帮我们,劝劝那个客人放过采蓝,撤销控告,他要赔偿,我们会给的。”

    池振峯继续静默了一阵子,便也回到正题,分析道,“这个彼特莫德是公司的客户,是我们在意大利百货商场和房产建筑的最大合作商,他的个性确实有点古怪,估计和信仰有关,但由于并无影响到工作,我们也就一直没想过更换,他们家族在意大利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合作这么多年彼此都很愉悦、很顺利。”

    “嗯,那你可以劝劝他吗?他要多少钱,我们都会给的。”凌语芊心中踏实了不少。不过,见池振峯神色复杂的沉吟状,她又担忧起来,“怎么了,是不是有难处?你……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无法说服他?”

    “呃,没,没事,我和他关系也挺好的,你放心,这事就交给我!”池振峯做出肯定的答应。

    凌语芊终于放下心来,连声道谢。

    池振峯抿唇微笑,一会,再次纠结另一个话题,“Yolanda,你和总裁真的要这样下去吗?你们……真的不可挽救了吗?其实总裁他还是挺在意你,挺爱你的。”

    立刻的,凌语芊脊背又是一阵僵直,好半响,淡淡地应出一句话,“我现在过得很好!”

    池振峯也先是沉默片刻,语气转为意味深长,“Yolanda,初恋或许很美,很刻骨铭心,很令人难忘,但……既然天佑已经死了,我觉得你应该从中出来,毕竟,你还这么年轻,你还有大半辈子要过,再说你肚子里有了你和总裁的宝宝,你们实在不该分开的。”

    定定注视着他,凌语芊几乎想说出真相,但最后,她只是苦涩地笑,“振峯,有些事,你不懂的,所以,请别再为我的事操心了好吗?让我自己选择好吗?因为只有我自己才最清楚怎样的路适合我。”

    听到最后一句话,池振峯再也无话可说,的确,恐怕真的只有她自己才最清楚想要的是什么生活,而且,看她的情况,似乎这样的生活很适合她,似乎,她的选择,对了。

    “采蓝的事,麻烦你了,可以的话,请尽快,因为根据程序,下个星期三就会正式开审了。”凌语芊重返正事。

    池振峯也再次保证,事不宜迟,先和凌语芊暂且分别。

    回到公司,他马上联络彼特莫德,彼特莫德没空,他唯有跟其助理留下口讯,叫彼特莫德忙完后给他电话,然后,他根据工作行程,去各个部门巡查,不料才出办公室,马上接到彼特莫德的回电,他便索性走到走廊的尽头,开始了和皮特莫德的正式聊谈。

    彼特莫德得知池振峯认识那个女人,还替那个女人求情,语气似乎很不悦,似乎在埋怨池振峯怎么会认识这样的“骗子”。

    池振峯深知彼特莫德的个性,深知本次事件的严重性,更深知自己此次肩负的责任,于是放下身段,各种劝说和恳求,希望彼特莫德能息事宁人。

    可惜,彼特莫德根本就不是正常人,任凭他说破嘴皮也不为所动,聊了约莫一阵子后,借有其他事情忙,结束了通话。

    池振峯举着手机,满面苦恼,静静呆愣了好一会,回头,却猛见,背后不知几时站着一个人!

    “总……总裁?”池振峯发现,自己的结巴似乎越来越频繁了。

    贺煜俊眸深沉阴鸷地盯着他,冷冷地道,“我警告过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别管一些不该管的!”

    “我……我没有找Yolanda,是……是Yolanda打给我。”池振峯马上解释,先安抚好贺煜的怒气,因为接下来要他帮忙。

    可惜,贺煜还是很愤怒,且更愤怒,哼哼,她主动找振峯!尽管她是遇上了困难,他也不允许她主动去找振峯,振峯是她什么人,她凭什么想到振峯而不是……

    “总裁,你……你能不能帮她一下?有你出面,我想彼特莫德容易说话很多。”池振峯又道,还把采蓝对凌语芊的重要性说出来,同时,也算是为凌语芊辨析,“Yolanda在华尔顿工作的那几年,多亏采蓝的帮忙,她才能坚持洁身自好,采蓝对她来说已经不是一般的好朋友定义,希望总裁能替她还一个恩情给采蓝。”

    贺煜还是默不作声,眼波不断窜动暗涌,依然让人猜不透他在想着什么。

    正好这时,他的手机有来电,是李秘书提醒他,“总裁,贺老先生的飞机会在二十分钟后降落,您要出发去机场接他了。”

    贺煜对着手机,应了一句“知道了”,随即收线,视线重新盯住池振峯,数秒后,冷哼出声,“既然她找你,那就代表你有那个能力,你还叫我做什么?有本事,自己逞英雄去!”

    淡淡的语气中,隐隐透着一丝吃味,说罢,他再给池振峯一记不悦的瞪视,高大的身躯呈现完美的一百八十转弯,扬长而去。

    ------题外话------

    才发现《蚀骨沉沦》在月票榜被挤出前六名了,难怪昨天收藏涨少了很多呜呜。亲们还有月票吗?请给紫投一下,让紫重新冲上前六名,那样能让多一些读者看到本文,多点人欣赏和支持,紫的动力也会大大增长,写出来的文文也更精彩的。每个月的月票有效期只在当月,亲们这个月不投的话,到月底系统会全部清零,或许那对亲们来说没什么损失,但对紫来说,每一张月票都是非常重要的,那代表着大家对紫的支持和鼓励,是紫写作的一种极大动力,所以请大家多多支持紫,多谢,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