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23 硬闯进房,发现她的秘密(求月票)

123 硬闯进房,发现她的秘密(求月票)

    http://

    凌语芊再次全身僵硬,但很快,端起水杯若无其事地喝起水来。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随着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凌语芊眼角余光瞄到了,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她的身旁,那股淡淡的男性气息,也飘到了她的鼻子下方,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独特,那么的……她的心房,似乎被打开了一个缺口。

    不,凌语芊,别乱,你不应该乱,不应该再受这个男人影响,就算爷爷说他没和李晓彤做过那又如何,说不准,是他死不承认的!还有,当时他说的那些伤你心的话呢?那可是真真切切地自他口中发出的。

    凌语芊不由更加握紧杯子,喝水的动作,更加连贯和频繁。

    一直大手,忽然伸了过来,将杯子取走。

    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到了那张俊美绝伦的容颜。

    “呵呵,语芊丫头你很口渴吗?这喝水可不能太急,小心呛着,你可是准妈妈呢。”贺云清道了一句,带着笑意的眼,闪着有趣的光芒。

    凌语芊下意识地咬了咬唇,继而,别过脸,看向窗外。

    “对了,这是爷爷从澳洲带回来给你和宝宝的礼物,快看看吧。”贺云清又说道,伴随一阵胶袋声响起。

    凌语芊回头,只见两个锦盒已经摆在了她的面前,在贺云清的点头示意下,她便也先拿起其中一个,打开,是一条珍珠项链,款式独特,美丽夺目。紧接着,她打开另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件工艺品,好漂亮的娃娃。

    假如说珍珠项链让人移不开视线,那么,这个小巧玲珑的娃娃便是让人爱不释手。

    “还满意吧,爷爷随意选的。”贺云清目光也集中在两样物件上,这珍珠项链,是他和老战友专门找珠厂弄的,至于娃娃工艺品,也是看了很久才相中,本是打算买回来等以后凌语芊怀孕了再送,想不到凌语芊早已怀孕,正好派上用场。

    凌语芊抬眸,视线对上贺云清的,水灵灵的美瞳眸尽显感激之情,“很满意,宝宝也很喜欢,谢谢爷爷!”

    贺云清笑得更欣慰,瞧了瞧站立许久的贺煜,忽然佯装看了一下手表,道,“语芊,爷爷约了老朋友,得先走了,等下让阿煜送你回去。”

    凌语芊猛地一怔。

    “对了阿煜,你明天抽个空,去接语芊回大庄园,这媳妇儿,爷爷可是帮你找回来了,下次别再把她气走,爷爷可不能每次都有法子帮你的。”贺云清转为对贺煜说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高高瘦瘦的身影站了起来,再冲凌语芊微微一笑,在保镖的陪同下先行离去。

    整个包厢,变得一片宁静,一直站在旁边的那双长腿终于开始移动,进入贺云清刚刚坐过的那排椅子。

    而凌语芊,快速收拾起东西,站了起来。

    贺煜见状,剑眉蹙起,深邃的黑眸睨视着她,看着她毅然离开,他也赶忙跟了上去,几步便追到她的身边,护着她,穿过来往人群,步出茶室后,索性拉住她的手腕。

    凌语芊身体陡然一僵,下意识地挣扎,可惜,他根本不允,担心招致旁人的注意,又顾虑到肚里的小宝宝,她只好作罢,一路低垂着头,随他搭电梯下到一楼,走出广场,来到他停车的地方。

    他一直紧握着她的手,直到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安排她坐进内,才放开,然后,关上车门,他自己也回到驾驶座,启程送她回家。

    本是高速度的布迪加威龙,此刻却开得极慢,比外面那些普通轿车还慢,估计也只有他才好意思开这么慢,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开车的人是个初学者!

    他还打开了音乐,又是上次那个专辑,此时播放的,竟是那首《等你等到我心痛》,极具磁性的低沉嗓音,配上哀婉缠绵的旋律,顿时把两人都愣住,特别是凌语芊,心尖上仿佛被轻刺了一下,带来绵长的揪疼。

    贺煜边熟稔地掌控着方向盘,边不着痕迹地用眼角瞄向旁边的人影,思潮如浪涛般冲涌和撞击着他坚固的心房。

    他继续苦苦冥思,爷爷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说服她回贺家,可惜这整首歌都唱完了,他还是想不到确切的理由。而她的一路沉默,更是让他烦上加烦,懊恼加倍。

    《等你等到我心痛》唱过了,《偷心》唱过了,《还是觉得你最好》也唱过了,贺煜终按捺不住要打破沉默,不过,语气保持着惯有的冷漠,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明天你想什么时候回庄园?”

    凌语芊却仿佛没听到似的,依然紧抿双唇,出神地看着前方。

    贺煜眉头皱得更紧,下意识地想踩紧油门,但很快,又立刻冷静下来,先是沉吟片刻,继续道,“明天下午三点钟,我来接你,记得预先把东西收拾好。”

    凌语芊还是充耳不闻,忽然扭转一下脸,朝车窗外看去了。

    贺煜心中懊丧倍加,可恶,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小东西!

    他瞪着她,那处处显示着倔强的身影,稍后收回视线,便也彻底静默,直到抵达她住家的楼下。

    他先下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她出来。

    正好这时,一声清脆的呼叫自前方传来,“姐姐,姐姐……”

    是凌语薇,娇小的身子箭一般地冲过来,差不多接近凌语芊时,又放慢了速度,缓缓停在凌语芊的身边,这也才留意到,姐姐旁边多了一个人,是……是……

    她不想再叫他姐夫了,因为他的坏,因为他害得姐姐哭了无数次。

    凌语薇眼中的浓浓敌意,贺煜自是看到,又是先觉一阵愁闷,而后,冲她笑了笑。

    可惜,凌语薇压根就没受他美男计影响,继续瞪着他,数秒,还骂了一句,“坏蛋姐夫!”

    贺煜浓眉再一次蹙起,但眼里,带着一丝兴味。

    凌语薇本欲再骂的,被凌语芊及时阻止,凌语芊挽住凌语芊的手,柔声道,“来,陪姐姐上去。”

    说罢,她已经迈步,依然没看过贺煜一眼。

    凌语薇于是也不再理会贺煜,改为扶住凌语芊,姐妹两人悠悠然地朝小区内走。

    贺煜目不转睛,复杂的星眸紧盯着她们,直到她们的身影隐没进小区内,他才收回视线,驱车离去……

    凌家。

    见凌语芊和凌语薇一块回来,正在做手工活的凌母不禁微微一愕,随即笑呵呵地道,“薇薇,你不是去公园喂猫猫么?怎么和姐姐一起了?”

    凌语芊还来不及开口,只见凌语薇冲到凌母的面前,迫不及待地汇报,语气略带嗔怒,“妈,我刚才见到坏蛋姐夫了,他对我笑,但我不理他!”

    凌母一听,再一次瞪大了眼,迅速停下活儿,起身迎向凌语芊,关切地道,“芊芊,薇薇说的是真的?你碰到贺煜了?他没对你怎样吧?你没事吧孩子?”

    “妈,别慌,我没事,没事!”凌语芊也扶住母亲的手,边安抚,边小心翼翼地在沙发坐下,随后,迎着母亲依然担忧不已的眼神,简单扼要地将今天的情况说出来,包括采蓝的事故。

    凌母于是陷入了另一种震颤,许久后才能做声,“那你怎么办?你打算怎么做?”

    凌语芊也继续沉吟了下,毅然道,“我不会回去。”

    “我也赞同姐姐不回去!”凌语薇突然也插了一句,姐姐说的很多话,她虽然听得不是很懂,但她知道,姐夫对姐姐不好,那里的人都看不起姐姐,姐姐回去那个地方会很孤单,很难过,而她本身也不希望和姐姐分开,她希望能永远和姐姐、小宝宝在一起。

    凌母静默下来,满面思忖。

    一会,凌语芊再开口,定定凝望着母亲,“妈,你认为呢?”

    凌母回神,也一瞬不瞬地,稍后,应答,“不管你是什么决定,妈都支持你,完完全全地支持!”

    凌语芊回了一个感激的浅笑,就此结束这件事,像往常那样和凌语薇开始去准备晚餐,然后一直平静无事的样子,到了洗完澡,回到卧室就寝时,被她极力忽略的情怀和愁思才再次显露出来。

    她躺在床上,静静聆听着优美的音乐,可惜心情再也无法安宁,脑海不断涌现着今天发生的事,涌现着采蓝的事故。

    爷爷提出条件的那一刻,她确实心动了,但平静下来思考之后,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

    曾经,她很想知道贺煜三年前发生过什么,很想知道他的过去为何会遭到隐瞒,也很想他恢复记忆,记起自己是谁!

    可如今看来,就算这些愿望都实现又怎样?他已经不再是天佑,他的记忆里已经多了贺煜的经历,多出了另一个女人。

    而且,他还拥有了贺煜的性格,从不会低头的性格。老婆是他的,儿子也是他的,他还犯了错,那凭什么让爷爷出面?刚才在车上,他还是我行我素,自以为是,根本就没想过要好好对她。

    爷爷有句话或许很有道理,她没参与过那段时光,也就没有必要和没资格去享受相关的成果。然而爷爷根本没想过,人是感性的动物,思维和想法都会超出控制,很多时候,即便极力去忽略,可惜结果偏偏无法如愿,这也就导致,痛苦缠身。

    所以,一切,都没必要了。既然老天爷注定了这段爱无法完美,那就顺应天意,就此结束。

    现今,唯一的困阻便是采蓝的事,采蓝对自己有大恩,如今她有劫,自己不能不帮,那怎么帮呢?除了贺煜,难道真的没人可以帮这个忙了吗?

    “哎——”

    一声长长的叹息,在安静的空间响了起来,凌语芊这也才发现,播放的磁碟已经结束了。这些日子以来,她从未试过听完整个碟片才睡着的,唯独今天……

    因而,她不由更恨贺煜,恨他总是给自己带来数不尽的痛楚!

    这一夜,她失眠了,这两个月多以来,头一次失眠,以致第二天,她从上午十点钟开始,一直睡到下午三点钟都醒不来。

    这会,凌父出去找朋友,凌母去小工艺品作坊交货,家里只剩凌语薇一个人守着,正看着电视,门铃忽然响起,凌语薇以为是母亲回来了,便也直接开门,待看清楚门外的人是谁,准备做出拒绝时,已经为时已晚。

    贺煜来了,他昨天说下午三点钟来接凌语芊,尽管她没答应,但他还是如期抵达。

    本来,他在楼下打过电话给凌语芊,想叫她自个下去的,谁知她不接,他在车上等了大约十五分钟,又打了好几次电话,终于不得不上来。

    无视眼前这个小丫头的怒瞪,贺煜若无其事地问,“姐姐呢?”

    他边说,边漫不经心地打量着整个屋子,地方倒是收拾得干净整齐,但那些摆设有点儿简陋,看来,她在这里住得根本就不舒适!

    凌语薇自是不作答,再次嗔怒出声,“坏蛋姐夫,你出去,我们不欢迎你。”

    “是姐夫!没人教你说话要礼貌的吗?”贺煜没好气地哼了一句,看来,这固执的个性,有遗传呢。

    “我当然懂礼貌,可对你这种坏人,根本没必要!”凌语薇继续嘟着小嘴,“亏我还想过把你当朋友,当家人,答应过替你守秘密,原来你根本就不值得,你是姐姐的丈夫,却和另一个女人去泡温泉,去……做坏事,所以,你是个坏蛋姐夫!”

    泡温泉?贺煜本是移动的脚,立刻停止,锐利的鹰眸盯着凌语薇,迟疑地问,“谁跟你说,我……我和另一个女人去泡温泉的?”

    凌语薇略微沉吟了下,便也如实相告,“一个坏蛋姐姐!不,应该是两个坏蛋姐姐。那天我和姐姐去逛街,有两个坏蛋姐姐来拦住我们的路,其中一个可恶到极点,辱骂姐姐,还说姐夫不会再要姐姐了,姐夫已经和她姐姐在一起,最后,她还把姐姐推倒了……”

    “把姐姐推倒?那姐姐有没有事?”贺煜听到此,迫不及待地打断凌语薇的话,焦急的神色不自觉地流露。

    “幸好我及时扶住姐姐,幸好姐姐和小宝宝都很坚强,姐姐只是轻轻绊了一下,不过呢,我最后还是冲上去,打了那个坏姐姐一顿。”凌语薇说着,继续不悦地瞪着贺煜,“总之,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姐姐的,就算是你,也不行!”

    听到凌语芊有惊无险,贺煜高高悬起的心下意识地放下,同时,也得知了一件事。这该死的李晓筠,越来越放肆,看来自己不能再放任她胡来,即便她是彤彤的妹妹也不行!

    “你出去吧,姐姐不会跟你走的,姐姐昨天已经和我妈说过,坚决不回去!”凌语薇开始推贺煜。

    贺煜定神,对着她这孩子气的威胁和警告忍不住苦笑了下,随即抬手,把她轻轻拉到一边,高大的身躯从她眼前越过,开始往各个房间走,顺利找到了凌语芊的卧室,房门正好开着,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尚未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反而先被……挂在角落处的一件裙子给吸引住了视线!

    刹那间,他以为自己卧室那件裙子几时搬到了这儿来!当然,他很快便确定,这是另一件裙子,家里的,是紫罗兰,是真花烘干的;而这件,是玫瑰,是假花!

    心里持续震颤,他已经走到了裙子面前,伸手,抚上去。近距离仔细看,他看的更加清晰,这件裙子,比自己做的那件还美还独特,而且,看那颜色的浅白,应该历经了很多时日。

    顿时间,他突然明白了过来!

    而这时,背后有对眼睛如火一般地盯视着他。

    在他闯进内后,凌语薇也跟着进来,赶紧跑到大床那,将熟睡中的凌语芊叫醒。

    他回头,看向床榻,与她四目相对。

    凌语芊细白的手,轻轻搭在凌语薇的小手上,已经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他……他怎么来了!怎么跑到自己家里来,还看到……看到……

    昨天他送她回来的时候,是说过今天下午三点钟来接她,她一直没有给出答复,故她以为他不会如期过来,至少,不会上到这里来,因为他的个性不允许他这样做!

    所以,当昨晚失眠,今天实在熬不住而睡过去,她便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留意,孰料到……

    整个心房,忽然像是被千军万马闯进驰骋奔腾似的,起了难以言表的慌乱,凌语芊不禁对他怒斥出来,“谁让你进来的?你来做什么?”

    贺煜依然目不转睛,神色复杂地盯着她,忽然也问,“这件裙子,谁做的?”

    其实,他猜到是谁,只不过,他还是想问!

    凌语芊身体陡然一僵,倒是凌语薇,迫不及待地应,“是天佑哥哥!天佑哥哥不休不眠,花了整整100个小时亲手为姐姐精心制作的情人节礼物!”

    这些事,是凌语芊当年跟她说过,她一直谨记着,还因此而幻想,希望自己将来也能像姐姐那样,遇上一个像“天佑哥哥”这么完美的男朋友。

    “天佑哥哥很疼姐姐,很爱姐姐,才不会像你这样,总是伤姐姐的心,天佑哥哥从不会让姐姐难过,姐姐也很爱很爱天佑哥哥,就算后来天佑哥哥不见了,姐姐依然想念他,不会重新交男朋友。”凌语薇继续述说,带着不满、带着控诉、带着示威。

    而贺煜,同样是浑身僵硬,那双高深莫测的眼眸依然毫不眨闪,牢牢锁在凌语芊绝色的容颜上。

    随着凌语薇的诉说,凌语芊已经无法自控地回忆某些过往,眼神渐趋迷离,整个脸庞也露出了一副陶醉状。

    凌语薇稍停片刻,然后继续忿忿然地往下控诉,“你虽然是姐夫,但你跟天佑哥哥根本没法比,天佑哥哥会想方设法给姐姐带来快乐,而你,只会一次次得伤害姐姐,要不是你长得和天佑……”

    “薇薇!”凌语芊停止追忆,及时掩住凌语薇的嘴,俏脸一白,遍布惊慌。

    凌语薇这也才记起和姐姐的某个承诺,知道自己差点泄露了秘密,下意识地吐了吐舌头,低声道,“姐姐,对不起。”

    说罢,她忽然冲到贺煜的身边,再一次用力推着贺煜,“坏蛋姐夫,你走,我们不要你来,姐姐和宝宝也不稀罕和你在一块,所以,你走,去找那个狐狸精吧,你去找那些模特和明星吧,你已经脏了,姐姐才不要你呢!”

    贺煜一张俊脸,已呈锅底般的黑,饱满的额头也冒出了道道黑线,该死,这小丫头从哪里学到这些话,她真的是个智障少女吗?看来,一定是有人教喽?他不禁,又朝仍旧坐在床上的那抹人影瞪了一眼,突然转身,走到衣柜那,将衣柜门打开,先是把放在最底层的皮箱取出来。

    凌语薇也跟了过去,继续推着他,“你要做什么,干嘛把姐姐的皮箱拿出来,你快走,我们不欢迎你!”

    “安静点!再唠叨得像个泼妇,小心以后没人敢娶你!”贺煜终于发话,朝凌语薇吼了一句,低沉的嗓音,透着懊恼和烦躁。

    凌语薇听罢,顿时也真的停止了,娇小的身躯,僵在那。

    贺煜于是搬出衣柜里的衣服,动作粗鲁而快速,三下两三便压到皮箱里去。

    这时,凌语芊下床,跑了过来,亲自阻止他。

    “还有其他的一些用品要带的,都去收拾一下,或者,干脆什么也别带了!”贺煜又道,竟然说得若无其事,好像他们就是一对关系很好的夫妻。

    凌语芊当然不理他,将衣服从皮箱里拿出来,放回到衣柜内。

    贺煜于是又拿出来,放到皮箱里。

    凌语芊恼羞成怒,继续放回去,由于动作太急太快,不小心被他那高大的身躯撞了一下,整个身体往后倾倒。

    贺煜眼疾手快,及时搂住她,急切询问,“有没有怎样?没摔到吧?”

    凌语芊不领情,一把将他推开,且忍不住骂他,“你走,谁要你来,谁要你碰我的衣服,别拿你的脏手碰我的衣服!”

    贺煜听罢,不由翻了翻白眼,担心她会再碰撞而出意外,他只好站到一边去,看着她一件件地把衣服又放回衣柜,他真想,什么也不带,直接把她抱走,不过,他想到了另一个办法!

    ------题外话------

    继续求月票啊嗷嗷!这月票榜跟过山车似的,时低时高,《蚀骨沉沦》又被超越了,亲们请给力一下,支持一下,给本书投投月票,让本书保持在前六名,那样可以涨多点收藏,给紫增加多点动力,紫感激不尽!紫会争取来个万更回报大家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