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24半夜求欢,再也回不到从前

124半夜求欢,再也回不到从前

    http://

    “你不是要帮那个冯采蓝吗?没有我,怎么帮她搞定那个彼特莫德?”贺煜放出杀手锏,不慢不急地道出一句。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如他所愿,凌语芊本是忙碌的手,赫然停止。

    他性感冷冽的薄唇,下意识地扬起,黑眸也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语气改为嗤哼,“这个冯采蓝,我以为她只是八卦泼辣而已,想不到……还是个大骗子,这种事都敢骗,真活得不耐烦了。”

    听到他这样指责自己最好的朋友,凌语芊忍不住做出反驳,“采蓝不是大骗子!”

    贺煜眸光又是一晃,继续漫不经心地说,“好,她不是大骗子,但她这次所做的事,足够她被判坐牢。这提供性服务、下药、欺诈,对方还是个外国人,你想这事上到法庭,法官会怎么判?到时全G市甚至全中国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他们可不了解那个冯采蓝是‘洁身自好’才这样做,他们只知道,她是出来做的,她欺诈了客人的钱,被客人识破,告上法庭,届时,别说男人不喜欢她,就连女同胞,也会唾弃不已……”

    听他说的都是自己顾虑到的,凌语芊既心颤,又恼怒,美目喷火,怒瞪着他。

    贺煜心里则正凉快,他知道什么是她的弱点,所以,他会抓住这个弱点,趁势追击,“当然,不想搬上法庭并非毫无办法,冯采蓝可以答应彼特莫德的要求,跟他真真实实做一回!不过呢,据说这个彼特莫德,在性方面有点变态,在意大利,曾经有几个女人和他欢愉一夜后,产生性恐惧,再也不能行欢。当然,这只是传闻,具体情况怎样,恐怕只有彼特莫德才知道,或者,冯采蓝试过了,也知道。”

    凌语芊已被吓得手脚发软,彻底放下衣服,在旁边的一张大椅子坐了下来。

    贺煜眼神饱含深意,高大的身躯缓缓走近她,再一次伸手进她的衣柜,搬出那些衣服,放在皮箱内。然后,一手提着皮箱,一手拉起她。

    在旁边静默了好一阵子的凌语薇,这也才再次跑过来,拦在贺煜面前,“放开姐姐,姐姐才不跟你回去!”

    贺煜回了一个淡淡的瞥视,握紧凌语芊的手,高深莫测的眸瞳忽然朝角落那件花制裙子再瞄了下,随即抬步往外走。

    凌语芊猛然挣脱开,不过,是去收拾其他一些物品,且换上外行服,全都弄好后,拉住薇薇的手,极力忍着声音的哽咽,轻声道,“薇薇,姐姐不在,你要乖乖的,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妈妈,知道吗?”

    凌语薇却忍不住哭了,紧拽着凌语芊,“姐姐,你真的要走吗?你说过,那里虽然是金屋银屋,但始终不及我们家的小窝温暖和舒适,在那里几乎没人关心你,连姐夫也不理你,你过得很不开心,所以,薇薇不喜欢你再回去。”

    凌语芊听得触景伤情,便再也抑制不住,热泪盈眶。

    凌语薇再次跑到贺煜的面前,小脸高高仰起,发出恳求,“姐……夫,其实,我真的不想再叫你姐夫的,但为了姐姐,我继续这样叫你,请你别再伤我姐的心,别再让我姐流泪和痛哭,不然,我以后真的不会再叫你姐夫了。”

    贺煜面色陡然怔了怔,但并没有说什么。

    倒是凌语芊,拥住凌语薇,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携她一起步出卧室。

    凌语芊本打算先在客厅等母亲回来,不料才出到客厅,屋门正好被推开,母亲回来了,父亲……也一块回来。

    他们都看到了紧跟在凌语芊身后的贺煜!

    见贺煜大包小包,手里拿的都是凌语芊的皮箱和袋子,凌母首先冲到凌语芊的面前,急切地问,“芊芊,你……你要过去那边?”

    凌语芊咬唇,注视着母亲,点头。

    凌母见状,便也静默,她跟女儿说过,无论女儿做什么决定,她都会百分百支持,尽管,现时这个决定,她并不是很赞同。

    她回女儿一个会意的眼神,扭头,准备对贺煜说些什么,却见丈夫已经走到贺煜的面前,与贺煜近距离对峙!

    迎着凌云霄这并不熟悉的古怪眼神,贺煜再一次暗觉迷惑,但他不做任何表露,而是毫无退缩,也定定望着凌云霄。

    “我凌云霄的女儿,虽然有时不是很听话,但怎么说,也是我的女儿,正所谓事不过三,你小子已经两次伤害了她,这是最后一次,你要是再敢胡来,我绝不放过你!”凌云霄一开口,便是警告,带出了浓烈的酒气,中途还打了两个酒嗝。

    贺煜仍旧没有因此而回避,继续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凌云霄,在回味和琢磨他刚刚说的话。事不过三?已经两次伤害她?这个凌云霄,到底是何用意?两次,哪两次?在他看来,怎样才算是伤害?

    凌语芊知道父亲一定又是喝醉了,考虑到宝宝,没靠得太近,讷讷地劝道,“爸,您去休息吧。”

    凌云霄转身,侧看着她,数秒后,哼了出来,“我老早就说过,这小子不值得你爱,你却鬼迷心窍,硬是守着他,不是我小看你,我敢保证,你下次还会哭着回来。”

    凌语芊下意识地嘟起小嘴,贝齿习惯性地咬在唇上。

    凌母一直在旁默默地看着,其实,她有点打算,放任丈夫,由丈夫口中说出当年的事,但思忖一会后,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扶住丈夫,轻斥道,“你喝醉了,我扶你回房吧。”

    说着,朝凌语芊辞别,“芊芊,妈不送你了,你保重身体,有什么事,记得给妈打电话,一定要,嗯?”

    等凌语芊颌首回应,她才迈步,扶丈夫往卧室走,但走着走着,她忽然放开丈夫,折了回来,这次,停在贺煜的面前,看着贺煜,约有几秒,语重心长地道,“希望你这次能好好珍惜她,因为,她值得你那样做!”

    父母的身影,已经消失于狭长的走道上,客厅里,只剩凌语芊、凌语薇,和贺煜。

    凌语薇依然依依不舍的样子,凌语芊则轻抚着她泪痕未干的小脸,目光充满怜爱和温柔,再做一番叮嘱和教导后,彻底地离开家门。

    整个过程,贺煜都没说过半句话,可内心里,却持续翻滚,澎湃不断。

    看着电梯内循序跳跃的数字,他耳边不停充斥回响着凌云霄夫妇的话,他总觉得,他们话中有话,但具体是个怎样的暗示,他又暂时理不清楚。

    这家子,真是古怪!

    这是他脑海里最后蹦出来的一个结论!

    电梯已经抵达一楼,电梯门缓缓打开,又是凌语芊先走,他带着东西紧跟在后面,走出小区,来到他车子停靠的地方。

    把东西都放进车后箱后,他两边手总算能腾出来,先是活动活动一下,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叫凌语芊进内。

    凌语芊却不照做,自顾走到车子的后门,笨重的身子,小心谨慎地坐进后座。

    贺煜见状,没好气地扯了扯唇,替她关好车门,自己也回到驾驶座,启动引擎,踏上归途。

    小小的车厢内,并没有再播放音乐,一路静得很。贺煜边驾车,边不时地瞄向车后镜,不着痕迹地看着里面的人影。

    再一次坐进这辆车,凌语芊却再也无法做到像昨天那样当他透明,她沉吟着,思索着,一会儿后,看着他冷峻深刻的侧脸,迟疑地问,“你什么时候去找彼特莫德谈?”

    贺煜眼波一股暗动,不应答。

    凌语芊心中霎时一恼,真想不再理他,但为了采蓝,还是按住恼怒,继续道,“案子后天就要开审,我希望你能在明天之内把他说服,撤消控告,且答应永远不会再提此事。”

    然而,他沉默依旧,还突然打开音乐,她不禁更觉憋闷,决定不再理他,反正,根据他刚才在自己卧室里的分析,说明他对此事已经很大了解,如今自己话都说明,他应该晓得怎么去弄,毕竟,他知道这是自己跟他回去的条件!

    凌语芊索性扭头,往车外看,看着眼前飞速闪过的景物,她脑子一片空白……

    时间就此流逝,由于车子开得极慢,大约半个小时才回到贺家。

    此刻正逢午后,庄园内静悄悄一片,人影少见,凌语芊更喜欢这样的情况,于是下车后,也快速回屋,不过,屋里的情况并不是她愿意面临的。

    午睡醒来的季淑芬,正在厅里看电视,见到凌语芊出现,她立刻瞪大了眼,先是难以相信地盯了一会,随即难以接受地嚷了出来,“阿煜,你……你这是做什么?你真的把她接回来了?你说也不跟我说一声就把她给接回来!”

    相较于季淑芬的竭斯底里,贺煜一派淡然,低沉的嗓音也毫无波澜,答非所问地道,“医生说孕妇要多休息,我先带她上去,等确定了预产期,我会告诉你。”

    说罢,不顾母亲的反应,握紧掌中那只小手腕,继续迈步,朝楼梯口走去。

    季淑芬更加发狂,举着手,浑身发抖状,结果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高一矮的人影一点点地消失于自己的视线之外……

    回到卧室后,贺煜这才放开凌语芊的手,把东西放到沙发上,自己也坐下,稍作休息。

    凌语芊则开始把带来的东西一一摆放好,然后又换上轻便的睡衣,坐下之后,打了一个电话给贺云清。

    得知她已经回来,贺云清又惊又喜,他并不清楚凌语芊是这样被逼无奈之下答应回来的,以为是孙子开窍了,还趁机在电话里对贺煜维护和大赞一番,“这就好,这就好,语芊丫头,爷爷说的没错吧,阿煜其实还是很在乎你的,之前有什么误会,就由它过去吧,你们都好好享受准爸爸准妈妈的日子,调整好心情,好好迎接小宝宝的到来。”

    凌语芊深知真实情况,对贺云清的话,心中感到浓浓的苦涩,但也没表露什么,只轻声应了一个“嗯”字。

    “阿煜在吗?阿煜还在吧?给手机他,爷爷想和他说两句。”贺云清出其不意地又道。

    凌语芊陡然一怔,下意识地看向沙发上的那抹高大人影,好几秒过后,将手机递过去,低吟,“爷爷找你。”

    谁知,他竟然视若无睹,充耳不闻。

    凌语芊顿时被气到,都几乎想不理了,但又不想爷爷知道这些情况,她唯有忍住怒气,走过去,把手机递到他的面前。

    贺煜这才接过,给她一个深意的注视,薄唇轻启,对着话筒喊出一句,“爷爷!”

    凌语芊依然一肚子气,没有再去理会他,到床头柜前,打开她从家里带来的CD播放器,正好他结束通话,她把声音调高,轻快流畅的音乐顷刻蔓延于整个卧室。

    柔软的床褥,依然很舒适,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气息,可惜,她内心再也没有以前的悸动和依恋。

    她侧身而躺,两眼大睁,呆看着窗台前的花制裙子,脑海渐渐闪出家里的那件,随之想起……看到他发现裙子时,自己的惊慌。

    当时,她多害怕类似的裙子会令他忆起从前。因为,她反而不希望他恢复记忆,她反而希望,他就这样永远失忆下去,然后,自己在他心目中,是一个配不上他却硬要嫁给他、害得他和绝配女朋友无法结成夫妇的陌路人。

    记得上一次,想起自己在他心中只是这样一个角色时,她柔肠寸断,悲伤痛楚甚至埋怨老天,如今,一切已矣,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她感到的,是释然。

    答应跟他回来,只是为了帮采蓝度过这一劫,而并不代表着与他和好,她会在这里生下宝宝,然后,找时机提出离婚,她不会要他一分一毫,只要,宝宝跟随她。

    这样的交易条件,其实她有想过叫他帮助采蓝时提出来的,因为她觉得,既然他忘不了李晓彤,既然他不屑宝宝,那么,这样的条件对他来说是个极大的诱惑,一旦离婚,他可以重新迎娶他心仪的对象,可以让他满意的女人为他生出高贵的种。

    只是料不到,爷爷突然回国了,还要她搬回到大庄园,这个计划,便也暂时没有提出。

    轻快优美的音乐,仍在这静谧的房子里慢慢流泻,凌语芊眼皮渐渐阖上,沉沉睡了过去,一脸安然。

    坐在沙发上的贺煜,这也才站起身,步履迟缓,来到床前。

    他幽邃的黑眸,依旧是那种复杂难懂的神色,炙热的光芒直射她安详恬淡的容颜上。

    用安详恬淡来形容,再恰当不过,她睡得如此心安理得,让他感到诧异、羡慕、甚至乎……有点点儿气恼。

    尽管他远远地坐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实则,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她的身上,无法自控地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所以,发觉了她的淡然,发觉她对他的无视!

    虽然他有办法让她妥协,但她肯跟他回来,还是令他感到有点意外,她这次回来,只是单纯为了友谊呢?又或者,为高峻?为了继续那个任务?

    经过这次的事故,他冷静下来正视一些问题。首先,还是之前的困惑,她为什么会答应帮高峻做事!

    另外,她是何时开始帮高峻做事的?假如是很早之前,那她不至于去希尔顿酒店当公关,毕竟,高峻有的是钱给她。但假如她是近期才帮高峻,又是什么理由让她在很短时间内为一个人付出这么多?

    整件事,会否与那个天佑有关?连薇薇都知道,她对天佑的爱!所以,这个天佑,有本事令她甘愿做出任何事!

    天佑……天佑……

    贺煜视线忽然从她身上抽离,转向挂在窗台前花制长裙,忽然间,心头涌上一股浓浓的悲哀和讽刺。

    她在华语菡的卧室看到那件裙子,他还以为她是因为妒忌而起了异常的反应,于是把这记下来,不惜废寝忘食,给她制作一件更漂亮,更完美,更具意义的,直到现在才知道,是他自作多情,是他一厢情愿。

    一切,都是因为天佑,与自己根本半点关系也没有!

    天佑……天佑……

    可是,为什么她当时见到自己为她献上的裙子时,表现得那么激动,表现得那么自然?莫非,她天生是个演员?外人常说,他是个捉摸不透的人,可他看来,她才真正的高深莫测,她伪装得,连他都自叹不如!

    呵呵……嗯哼……

    一种强烈的欺骗感,冲上了贺煜的心头,悲哀之情顷刻被愤怒给取代,他嗖地收回视线。

    正好这时,他手机有来电,是振峯,提醒他是时候出发去与彼特莫德见面了。

    他怔了怔,刚燃起的怒火消退了不少,于是拿起钱包,头也不回地冲出卧室……

    时间在安静中消逝,凌语芊像往常那样,继续在温馨安宁的美梦里沉醉,直到夜幕降临,保姆来把她叫醒,叫她下去吃晚餐。

    她先是环视一下整个房间,对贺煜的消失并没有过多的想法,先让保姆出去,她也略微梳理整装一下,离开卧室,下到一楼。

    她本以为,会像以前那样,去华清居用餐,而实际上,贺云清体贴她怀孕已经7个多月,不想她走来走去,宣布在她临盆之前,大家可以继续在各自的家中用餐。

    贺燿还因此,半玩笑半认真地感激她,“大嫂,多亏你,我才不用天天回来吃饭,假如你能多怀孕几次,那我会更加感激不尽。”

    对着永远都那么亲切可爱的贺燿,凌语芊打心里喜欢,便也回他一个真心的笑容。

    贺一航忽然也开口,“这些菜都合你胃口吧,以后你想吃什么,尽管告诉保姆,她们会照做。”

    对这个自己一直不知该作何想的“公公”,凌语芊还是感到有点不自在,但也由衷回了一句,“嗯,谢谢!”

    至于那个季淑芬,嘴脸与其他两人大不相同,面色阴沉,横眉怒目,仿佛凌语芊欠了她好几百万。凌语芊欠她的,不是钱,而是一个媳妇!一个她自认优秀到近乎完美,优秀到天下无敌的“好儿媳”。

    早在还没离开贺家之前,凌语芊就没想过去搭理,如今经过这么一番转变,更不会用热脸庞去贴冷屁股,她端起保姆准备好的炖鸡汤,开始食用,而且,还胃口大好。

    整个饭厅,异常安静,一会贺燿开口打破沉默,他的话题围绕在宝宝的身上,凌语芊边吃,边耐心回答和解释,美丽的小脸一直挂着淡然的笑。

    本就看不惯凌语芊能吃能喝的季淑芬,突然也做声,借用贺煜的缺席来打击凌语芊,她甚至自个编造谎言,说贺煜今晚陪李晓彤共进晚餐去了。

    可惜她压根不知道,现在的凌语芊,再也不是以前的凌语芊,这番话,在凌语芊心驰再也激不起任何波浪,依然吃得很平静,吃得舒坦,一顿饭下来,竟然喝了三碗汤,一碗半白米饭和很多菜。

    不但把季淑芬气得脸更发黑发紫,就连贺一航和贺燿,也惊讶得瞪大了眼。

    凌语芊略觉窘迫,用纸巾轻轻拭擦着唇角,分别给他们两人一个赧然的注视,留下一句“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随即起身,动作蹒跚地上楼去。

    回到卧室,她继续慢步行走,由于卧室够大,她活动起来还算很自在,散步完后,她趁着稍作休息的时间,再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这次贺煜不在场,她聊得很自在,母亲还是叮嘱她一切小心,薇薇却有点儿小伤感,说很想念她,很想小宝宝。

    她于是连声安慰薇薇,还坚定地保证,说自己会再回家的,会带着小宝宝回家,到时,再也不会离开。

    这通电话,足足维持了半个小时,结束后,凌语芊走到卧室连带的阳台上,静静地看着遥远的星空,无数繁星中,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有两颗星,并不是最耀眼最闪亮的,却是最安宁、最温馨的,一颗,是她自己,一颗,是宝宝!

    她在阳台呆了一会,开始去洗澡,洗完后,又是打开音乐,在宁静的音乐声中进入梦乡。

    夜一点一点地转深,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高大挺拔的人影缓缓走进,带来一股浓烈的酒气。

    他走得不是很稳,颠颠颤颤,直接来到床前,借着节能灯散发出来的柔和之光,静视着床上酣然熟睡的人儿。

    这张脸,依然绝美无双,比以前还迷人,还夺目,只因多了一丝母爱的光辉。

    他出神地、着迷地、望了好一阵子,才转移往下,来到她的肚子上,这也才看清楚,那儿超乎想象的大,他的手,已经禁不住地去撩起她宽松的睡衣。

    本是柳条般的腰肢,此刻比水桶还粗,然而,却丝毫不损她的美丽,他大手再次不由自主地抚上那高高隆起的肚皮,在上面轻轻摩挲,从周围,抚摸到尖端,然后又从尖端,扩散至四周,那本就被酒气散涣的眼神,渐渐变得更加迷离,直到掌心传来一阵细微的跳动,他黑瞳陡然瞪大,身体也倏然僵硬!

    她跟振峯说过,宝宝已经懂得在羊水中游泳,懂得听她讲话,还懂得,踢来踢去。

    刚才,是宝宝在踢她吗?这么晚了,宝宝还没睡?

    贺煜发现,自己的手无法克制地颤抖了起来,他担心把她弄醒,暂且将手抽离,激动惊喜地看着她的肚子,看着刚才动过的地方,稍后,手再度覆上去,不久,又感到一阵震动!

    这次的动,比方才强烈了很多!而且,他似乎摸到了宝宝的小脚板!

    内心的激动和昂然之情,持续攀升着,他微扬的薄唇已不自觉地开启,发出一声低吟,“宝宝,听到爹哋说话吗?刚才是你在踢爹哋吗?是你知道爹哋在摸你,所以回应爹哋?”

    他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很孩气地复述着,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深邃的黑眸重返她的脸上,然后,伸手,解开她的睡衣。

    估计是怀孕的缘故,她没有穿着胸衣睡觉,故他马上看到了一片诱人旖旎的春光。

    这对美丽的浑圆,变得更丰满,更坚挺,更深深刺激着他的眼球。他本就混乱不清的神智,由此变得更加散涣无章,以致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顾,迅速低下头去,含住它们。

    久违的美好,无数次的渴望,此刻终于得到实现,终于变成真实,他体内的欲火即时被勾出,宛若火山爆发,一发不可收拾,以致动作更加迅猛,更加粗鲁,结果,睡梦中的凌语芊终被扰醒。

    ------题外话------

    革命尚未成功,【月票】仍需努力,亲们请多多支持,多多益善少少无拘,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