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25再大的痛,她也已经不觉得

125再大的痛,她也已经不觉得

    http://

    “当然,你这么好,这么完美,原以为你会嫁给阿煜,成为我半个女儿,孰知狐狸精作乱人间,幸好我还可以把你当女儿,这样我就可以随时见到你。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季淑芬说着,忽然看向贺煜,模棱两可地问,“阿煜,你觉得呢?妈这个想法不错吧?”

    贺煜一直挥动的手,总算是顿了顿,但很快,又若无其事地继续,似乎还是没听到的样子,既没有给出正面回答,也没有给出否定的回答。

    季淑芬不禁略觉懊恼,可她并不罢休,注意力重返李晓彤身上,笑吟吟地问,“彤彤你呢?你会嫌弃伯母这个决定吗?会拒绝伯母这个愿望吗?”

    李晓彤也再怔了怔,先是往贺煜这边扫了一眼,随即欣喜感激地对季淑芬应道,“能得到伯母的厚爱,是彤彤的福气!”

    季淑芬笑得更舒坦,说得更大声,“不愧是体贴人心、善解人意的好彤彤,不枉伯母疼你,那就这么定,赶明儿我找人定做一件礼物送你!”

    “呃,伯母无需破费,您的心意,彤彤体会到便可!”李晓彤继续落落大方。

    “那怎么行,不行不行,这方面,你就由伯母来操心,你有时间的话,不妨想想做什么礼服,那天虽然是我和你爸的结婚纪念日,但你也算是半个主人,这容装方面,可不能随意!”季淑芬迫不及待地规划起来,还没正式上契,她就用上了称号,而且,还不是干爹,是直接用你爸!

    呵呵……嗯哼!

    李晓彤更是高兴不已,便不再拒绝,乖乖地点头应是,季淑芬也心花怒放,开始借用吃饭上继续表现她对李晓彤的喜爱和重视,不断地叫李晓彤多吃点,偶尔还亲自为李晓彤夹菜,眼中似乎只剩李晓彤一人。

    贺一航继续无奈,但也没说什么,老婆的个性,他一清二楚,要想耳根清净,唯有缄默不语。

    贺燿则频频翻白眼,对母亲的行为感到极度无语,却又因清楚母亲是个怎样的人,便也保持沉默,免得惹火上身,且不时地瞧向自己的大哥,还有那可怜的大嫂,只见大哥丝毫不受外界影响状,大嫂,则低垂着头。

    打自季淑芬提出要认李晓彤为干女儿起,凌语芊的心情就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尽管她在拼命告诫自己,别去理会季淑芬的任何言行,可她还是无法克制地去在意,脑海不断回想着季淑芬那句话:以后可以随时见到彤彤!

    确实,认作女儿后,这身份更亲切,更自在,李晓彤更可以随时出入这里,而且,还可以随时光明正大地在这里留宿过夜,然后,趁机和贺煜多加相对!

    这,大概就是季淑芬的最终目的!

    婆媳关系,是这世上最复杂也最难处理好的关系!这样的道理,她听过无数次,然而,她从没听过,世上会有这么极品的婆婆!

    自己很坏吗?自己十恶不赦吗?自己虐待婆婆吗?自己恨不得将婆婆拆骨入肚吗?

    没有,都没有!

    但是,自己偏要受到最悲哀的对待!

    中国有句古语:宁教人打儿,莫教人分妻。

    可这季淑芬,却是恨不得拆散别人,拆散的对象,还是她的儿子和儿媳妇!

    儿媳妇……

    呵呵,这个词,季淑芬从没承认过,她心目中的儿媳妇,只有李晓彤,只有李晓彤!为了这个目的,不惜做出伤天害理的事。

    不错,她曾经对自己的一些行为,根本就是伤天害理!

    曾经,为了阻止自己怀孕,这季淑芬不惜采用封建社会的恶行,痛打自己;如今,自己身怀六甲,怀的是她的孙子,她却这般闹腾,丝毫不顾自己的心情,丝毫不顾,自己有可能会因此被伤得动到胎气!

    其实,可恶的何止是季淑芬,更可恶的,是贺煜!是自己身边这个男人,这个凉薄无情的男人。

    他,已经无可救药!尽管他不做声,但沉默也是默认的一种不是吗,所以,他根本就是赞同季淑芬的做法,而且,他应该在心里偷乐着吧,毕竟,这样他也可以随时见到李晓彤,在兽性大发时,还有人帮他降火呢!

    还记得,上次季淑芬也用这样的戏码,在餐桌上不断对李晓彤姐妹示好,但自己不受丝毫影响,只因有他维护和关爱。

    当时,他小心翼翼地为自己挑鱼骨头,为自己剥虾壳和膏蟹,还亲自喂给自己吃,所有的画面,那么温馨,那么有爱,宠溺至极,可现如今……

    兴许,那时他只是忽然思想行为失常,现今的他,才是正常的他!

    所以,自己再也不能靠他!叶心兰说得没错,女人想要想活得好,只能靠自己,靠自己,靠自己!

    想到这里,凌语芊猛地端起先前喝剩的半碗汤,一鼓作气地喝光,将一切伤悲和痛恨也一并吞到肠胃里去,然后端起饭碗,继续食用。

    她什么也不想,化悲愤为力量,眼里和脑里只有各种各样的美食,结果,她吃得比平时还多,吃了两碗饭,还有很多很多菜,放下碗后,二话不说,离席。

    她先是回到卧室穿多一件厚外套,稍后重返楼下,跨过宽大的客厅,步出整个大屋,视线由始至终没再瞧过饭厅。

    天气越来越冷,夜晚气温更是低下,到处一片冰凉和寒冷,幸好她预先穿了很多衣服,故整个感觉尚可,还反而感到一阵凉快,胸间那股憋闷已经渐渐消散开来。

    她步履蹒跚,笨重的脚步缓慢地踩在平坦的大理石小径上,沿途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经过一片花海时,彻底停下。

    百合花,象征着纯洁和高雅,曾经在梦之园,天佑牵着她的手,站在花丛中,用他醇厚而独特的嗓音跟她说:“芊芊,你比百合还美丽,你比百合还纯洁,你比百合还高贵,谢谢这么完美的你愿意爱上一无所有的我!你为花,我为叶,花儿在,叶儿随。”

    他暂且放开她,动手摘花编织成一个花环,戴在她的头上,继续用他真挚深情的眼注视着她,继续用他极富磁性的嗓音绵绵爱语:“这是我第一次为女孩子做的花环,你也即将是唯一那个能让我这样做的人,所以,我要你报答我,我要你一辈子!小东西,知道一辈子有多长吗,假如我们能活到八十岁,不,确切来说,应该是你活到80岁,我活到88岁,那就等于,我们还有62年的时间在一起,两万两千六百三十天,五十四万三千一百二十个小时,三亿五千八百四十五万九千二百分钟,二百一十五亿零七百五十五万两千秒钟……”

    很多很多的数字,当时,她只听到他嘴里发出一连窜的数字,但具体是怎样,她一时之间无法弄懂,她只知道,那是一辈子!她只知道,她有很多很多时光和他在一起!她只知道,他希望能活得比她久,因为他不想扔下她一个人在世上,故他希望让她先离开,他会守着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她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眸,情意绵绵,水汽氤氲,一瞬不瞬地仰望着他,芊芊素手轻扶着他亲手所弄的花环,樱唇微启,异常坚定,“天佑,你为叶,我为花,叶不掉,花不落,一生甘苦相伴,生死永不相弃。”

    她话音落下之后,他们拥抱在一起,热吻在一起,火热跳动的灵魂,紧紧融合在一起……

    【你为叶,我为花,一生甘苦相伴,生死永不相弃……】

    凌语芊从回忆里出来,反复低吟着这句话,绝美的小脸渐渐溢出了苦涩悲凉的笑,眼角那,湿濡了。

    她离开花海,走到前方的亭子内,在长长的石凳坐下,手自然地抚上腹部,低首看着,再一次低吟出声。

    这次,她温柔的嗓音充满怜爱,“宝宝,你睡了没?没睡的话陪妈咪说说话?还有63天你就出来和妈咪见面了,63天,1512个小时,90720分,5443200秒……是不是觉得很长,呵呵,其实不长的,日子一天接一天,很快便会过去,而且,每一分每一秒妈咪都会和你在一起,当然,你出来后妈咪依然和你形影不离。”

    “对了,妈咪准备了很多东西给你,有衣服,有玩具,还有妈咪亲手为你织的毛衣毛裤,小帽子,小手套。到时,你还会看到很多人,外公、外婆、薇薇阿姨、曾爷爷、爷爷、贺燿叔叔、采蓝阿姨,逸凡叔叔,高峻叔叔,振峯叔叔,贺熠叔叔……好多好多呢,他们都会很疼你的。”

    她提出了很多人的名字,但这期间,并没有包括爸爸和奶奶这两个称呼。

    她边说,边来回抚摸着腹部,感受到肚皮在动,于是会心地笑了,幸福地笑了,整个脸庞因为这会心幸福的笑,显得更加美丽慑人,在皎洁月光的辉映下,比夜空中的星星还璀璨、闪耀!

    接下来,她继续启齿轻说,自言自语,嗓音一直很温柔,脸上一直洋溢着浅浅的笑,眼神一直慈爱满盈,直到沉重的眼皮缓缓阖上,动听的述说也渐渐消失,唯独那满足舒坦的笑容,仍然挂满整个容颜。

    夜渐深,风更寒,世界万物,都在陪伴着她,保护着她,为她心疼,为她鼓掌,为她祝福。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醒来,是被冻醒的。她发现,自己的手和脚都已一片冰凉。所以,她禁不住感到一丝惊慌,在身体温度尚未完全减退之前,她急忙离开亭子,快步回到大屋,屋门已经紧闭,幸好她刚才出来时晓得带上钥匙,不至于得留宿在外。

    开门进内,整个人顿时缓和了不少,偌大的客厅点着一盏柔和的日光灯,一个人影也没有,回到卧室时,更是满室寂静。

    她脱去外套,用热水洗脸、泡手和脚,直到手脚都暖和起来才停止,然后,她播放着音乐,爬上窗台,身体朝外面侧躺着,静静看着依然繁星满布、月光普照的天空,不久再度进入了梦乡。

    黑暗的夜,继续在宁谧中过去,凌语芊睡下大约半个小时后,紧闭的房门蓦然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映入柔和的灯光中,是贺煜!

    他下意识地放轻脚步,先是看往大床,随即转向窗台,两脚也跟着朝那迈进,在她面前停下来时,神色复杂地俯视着她。

    她睡得很沉稳,很安宁,让他不由感到有点懊恼,看来,她真的没有受到影响,丝毫没有。

    其实,母亲突然邀请李晓彤来吃饭,还在餐桌上宣称要认李晓彤为干女儿,母亲的用意,他岂会不懂,且他相信,她一定也懂,故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佯装一副默认的假象,即便后来母亲对李晓彤继续示好,他也没想过出面,不可否认,他想看看她的反应,甚至,想她难过一番。

    可惜,他猜错了,她竟然……若无其事似的,理所当然似的,胃口比他还好,吃得比他还多!

    他不甘心,晚餐结束后,于是顺着母亲的意愿,在一楼客厅陪坐,他人在那儿,心却已经飞回到卧室,他没听母亲和李晓彤在聊什么,反而在想,这小东西在卧室做什么,会不会哭了。

    他心不在焉、神思恍惚,熬到十点半左右,终再也忍不住,回房,那也才发现,卧室里一片黑暗,根本不见她的人影,连浴室也没有!

    他不禁感到有点慌了,冲出卧室四处寻找,后才从保姆口中得知,她去了花园散步,他也才平静下来,先是和衣在床躺一会,洗完澡后,去书房。

    他批阅着公司的资料,却始终无法做到全神贯注,脑子不时开小差,思忖她回来了没,他甚至,每隔一个小时回卧室一趟,而每一次看到满室寂静,他纷乱的心更加混乱和懊丧,直到这次,她总算回来了,还睡得这么安宁!

    她没事,代表宝宝也没事,他应该放心,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他偏偏感觉很烦躁,有股不知名的力量在捣鼓着他的心灵,让他不得安宁。

    然而,这还不止,就在他万般苦恼地瞅着她时,一句几乎让他疯狂的梦呓,自她娇嫩的樱唇间逸了出来:“天佑,你为叶,我为花,叶不掉,花不落,一生甘苦相伴,生死永不相弃。”

    一生甘苦相伴,生死永不相弃!

    一生甘苦相伴,生死永不相弃!

    他没记错的话,这样的话语,她曾经亲口对他说过,在婚礼的当天,而且不止这一句,还有一整段!

    【认识你虽是一次偶然,

    爱神的召唤却让我们的心永远相连,

    无需太多的言谈,每个眼神都已让我确定你是我的终生侣伴,

    此生只有这一次挑选,选择了你我就永远不会变。

    我是海中的鱼。

    鱼在海的心中,

    海在鱼的眼里。

    一生甘苦相伴,

    生死永不相弃。】

    这是她当着所有宾客的面,对他发出的爱的宣言,他竟然全都记住,一字不漏地记住!

    她当时含情脉脉的表情,他也记得一清二楚,因为那款款深情,让他发觉她更加的美,美得令他禁不住的悸动,本是冰冷的心,为她跳跃起来,为她狂热起来,也因此,新婚之夜占有了她,从而彻底发现,她不如外表那么纯真和矜贵!

    是的,自己不是她的唯一,她所有的美好,都给了另一个男人,早在自己出现她生命里之前就给了别的男人,那个男人,叫天佑,是她念念不忘的,连做梦也不会忘记!

    一生甘苦相伴,

    生死永不相弃!

    天佑死了,可她还是没有放弃!她果然是个痴情种,果然做到了生死永不相弃,那颗心,一直守着天佑,即便已经嫁人,即便肚子里,已经有了新的生命!

    而自己,彻头彻尾就是个傻子,或者再说好听一点,是个替身!

    但是,我贺煜,才不会做替身,绝不会做任何人的替身!

    本是温柔的目光,已经转为冰冷,到最后,宛若蒙上一层厚厚的寒冰,死死地瞪着依然酣睡醉梦的人儿,许久,许久,贺煜毅然转首,箭一般地朝外面冲去……

    接下来的日子,好像一切都很安静,但实际上,暗潮涌动!

    季淑芬对凌语芊,依然水火不容,即便忙着筹备结婚纪念日,却不忘借机对凌语芊冷嘲热讽一番。

    李晓彤即将成为贺家的“一份子”,更是不遗余力,来得更频繁,还几乎每一次都留下共餐,又给机会季淑芬带她展现“母慈女爱”的温馨画面。

    对此,凌语芊起初难免感到有些不舒服,但由于极力忍着,极力忽略,所以也没有多大的影响,而且,在她们面前,她表现得分外坚强,她暗暗跟自己发过誓,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她们面前展现悲哀,不会让她们得逞和嘲笑。

    至于她和贺煜之间的关系,用相处如冰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凌语芊想,应该是那天晚上他借醉强行求欢时,她忽然喊出天佑的名字,引发了他的怒火,然后不再理她。

    不过,她并不后悔,假如这是阻止他给自己和宝宝带来伤害所要付出的代价,那么,她愿意!反正,她从没想过要再和他扯上任何关系,所以这样不失是个好的现象。

    而对贺云清,她倒是不忍心起来,回来两天后,她还是忍不住去正式拜访了他老人家。贺云清对她这么迟才来拜见,并不觉得有啥奇怪或不悦,依然和颜悦色、慈祥亲切的样子,若无其事地与她聊谈,话题都围绕在宝宝的身上。

    其余的时间,她都分配安排好,虽然她和一些人的关系越来越冷,但也有个别人,真诚待她,譬如张雅。

    每天早上,她都会去草地散步,和张雅聊天,顺便逗逗小兔子,两人的关系于是日渐递增,连带张雅的母亲六姑姑也对她疼爱有加,还有贺家的老保姆张姨,也是真心待她。

    所以,她的日子过得还算惬意,还算安好,不知不觉中,就这样再过去了半个月,贺一航和季淑芬的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正式来临!

    这次的宴会在贺家大庄园里举行,设的是晚宴,参加的宾客不在多,而在精,两百多名宾客,都在G市的商界和政界起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奢华热闹的场面,衣香鬓影,人影涌动,季淑芬和贺一航手挽着手,满面幸福的笑容穿梭在各个宾客当中,贺煜身为他们的儿子,又是这些宾客的生意伙伴,也没有闲着,一直举杯应酬着他们,后来,季淑芬还带上了李晓彤。

    李晓彤果然不负季淑芬的重望,打扮得美艳不可万物,很自然地,成了人群中的焦点,那一双双眼睛,充满了惊艳、赞许,但,也有纳闷和诧异!

    确实,这贺一航和季淑芬的结婚纪念日,关她李晓彤什么事?要是一年前,贺氏集团周年庆,当时李晓彤还是贺煜的女朋友,以女主人出现无可厚非,可现如今,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贺煜已经另娶佳人,就算要跟着出席,也应该是贺煜的老婆吧!

    贺煜的老婆呢?那个曾经在婚礼上撼动全场、尽管年纪轻轻但还是让人感到肃然起敬的美丽女孩呢?怎么不见她出席?据说怀孕了,但算起来也才怀孕八个多月,还不至于不能出来吧?

    有些生性好奇的人,眼光不禁沿着整个会场寻找起来,最后,终于在角落处看到了大腹便便的凌语芊。

    只见她孤身只影坐在那,衣着淡雅,神色恬静,整个人还是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确实,身为他们的儿媳妇,她不得不参加。其实可以选择的话,她不会出席,因为她真心不想为季淑芬这样的极品恶婆婆送上自己真诚的祝福!

    身上这些打扮,是保姆协助她完成的,然后在保姆的陪伴下,她来到宴会现场,选在这个偏远少人的地方坐下,冷眼旁观着整个会场,看到季淑芬是怎样的春风得意,也看到,李晓彤是怎样地乐得卷入其中。

    尽管有些画面很刺眼,但她平静的心再也激不起任何风浪,她感到的,只有浓浓的悲哀和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