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29 发自灵魂深处的呼唤

129 发自灵魂深处的呼唤

    http://

    其他的人,也渐渐散去,热闹的湖边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张阿姨,贺婉,还有季淑芬。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张雅的尸体已被警察带走,贺婉却仍跪在地上,呆看着张雅尸体躺过的地方,继续泪流不止。

    随着警车离开后,张阿姨将投注在凌语芊身上的心收回来,转到贺婉那,蹲下扶住贺婉,悲切地道,“六姑,来,我陪你回去,这里天气冷,我们先回屋吧。”

    起初,贺婉没反应,张阿姨于是再三劝解和安抚,总算能让她听话,不过,当张阿姨搀扶着贺婉准备离去时,一直静默于旁的季淑芬突然过来拦住张阿姨,严声警告,“张阿姨,你给我听住,今天的事不准打电话跟任何人说,特别是一航和阿煜!”

    张阿姨本就对季淑芬刚才的无情感到愤慨,便再也不想理会季淑芬,如今见季淑芬依然无药可救,她气儿不打一处来,不由也冷声道,“我喜欢打给谁,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季淑芬听罢,恼羞成怒,“我怎么就管不着!他们分别是我丈夫和儿子,我管不着难道你就管得着,你凭什么?你是他们什么人?”

    张阿姨陡然一怔,不接话。

    “别以为平时敬你几分,叫你一声阿姨就自以为是起来,就忘了自己是什么人,我告诉你,你永远都只是我们贺家的下人,所以你最好闭嘴,不然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季淑芬继续气咻咻地批判辱骂,满眼轻蔑和不屑的神色。

    张阿姨则身体大大一颤,一抹受伤的表情,在眼中窜起。

    贺婉蓦然也做声,同样是义正辞严,“张阿姨,这次的事我也劝你最好别参与,别让我也恨你!”

    好一会,张阿姨总算开口,嗓音几乎低不可闻,“我知道了!六姑,走吧。”

    贺婉作罢,重新迈脚,在张阿姨的陪同之下慢慢朝大屋方向走去。

    季淑芬目送着她们,稍后也抬步,单独跟在后面。

    整个湖边,彻底沉寂下来……

    另一厢,从贺家到警局的途中,威武的警车在宽敞道路上快速顺畅地驰骋,车内气氛凝重,鸦雀无声。

    凌语芊身体深深靠在座椅上,美目呆滞,毫无焦点地看着前方,双唇紧抿,一路上没有说过半句话。

    小玉坐在她的身边,注意力一直追随着她,好几次欲言又止后,此刻总算发出话来,关切有加地道,“语芊姐,你冷不冷?渴不渴?”

    凌语芊仿佛没听到似的,头一次对小玉表现出这样的反应。

    小玉理解明白她,不由更加心疼和担忧,安抚道,“语芊姐,别怕,不会有事的,刚才警察也说了,只是问话而已,问完了他们会送你回去,小玉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终于,凌语芊视线调了回来,略微侧目,定定望着小玉,幽幽地问,“小玉,你信张雅不是我杀的吗?”

    “信,当然信!语芊姐你人这么好,还和表小姐是好朋友,怎会做出那样的事!”小玉毫不犹豫地应答。

    望着小玉真诚的样子,凌语芊不由想起张阿姨,然后,内心感到一股浓浓的悲凉。在那个象征着至尊无限、荣华富贵的大庄园,那些所谓的亲人们,没人肯信任自己,没人能帮自己,反而肯信自己、对自己关爱有加的,是小玉和张阿姨这些毫无关系的下人!

    也是,那些所谓的豪门后代,从不真心把自己当亲人,自己又岂能奢望他们?自己出身普通,就应该和小玉这些同样是平民出身的下人在一块。

    “谢谢你,小玉!”凌语芊猛地道歉出来。

    小玉回凌语芊一个腼腆的笑,抓起凌语芊的手轻轻地搓,希望给她热量。

    凌语芊也不拒绝,静静地任由小玉忙碌,感受着那慢慢传来的热量,她喉咙更是哽咽不已,心窝也一阵接一阵的温暖起来。

    时间又过了一会儿后,车子缓缓停下,车门打开,凌语芊在小玉和女警的搀扶下,下了车。

    乘坐另一辆的李晓筠也下来,凌语芊看到她,恨意顿起,若非顾及肚里的孩子,若非有警察在,她真恨不得立刻冲去扑倒这个阴险歹毒、残酷冷血的李晓筠,即便拼尽全力也要将之消灭,为自己报仇雪恨,为张雅和霓裳报仇雪恨!

    反观李晓筠,迎着凌语芊杀人般的眼光,她表面装出一副惧怕的样子,眼底深处,实则隐藏着得意的冷笑,然后转身,趾高气扬地朝办公大楼内走去。

    凌语芊在警察的带领下,沿着李晓筠踏过的路线走,到了电梯口,分别乘坐两部不同的电梯,抵达六楼,彼此又一次碰面,继而又马上分开,前往各自要呆的问话室。

    在问话室门口,警察叫小玉阻步,只带凌语芊进内。

    不到十平方米的问话室,由于密封状态,空气很压抑,凌语芊明显感到不舒服,但她没有做声,只静静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警察,等待他们的盘问。

    警察也不浪费分秒,一切准备就绪后,再一次对凌语芊询问,凌语芊像刚才在贺家解释那样,把整件事又说一遍,反复重申自己不是杀人凶手,指控李晓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警察一言不发,只将她说的一点一滴记录下来,完后,两名警察彼此对望了一下,起身双双走了出去。

    在房门轻轻砰了一声关上的那刻,凌语芊紧绷的身体也随之放松开来,整个背部不由往后面的椅背深靠,手来到腹部,先是静静地搁着,稍后轻轻摩挲游走起来,感受着宝宝的动,整个心驰阵阵激荡和涟漪。

    她就这样和宝宝互动,体验受着宝宝的陪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房门被推开,换了另一个警察进来,面无表情地吩咐她随他出去。

    凌语芊略微一怔,也只能起身,步履蹒跚跟着警察走出房门,她先是下意识地往走廊看,发现那一排椅子空荡荡的,已无小玉的人影,心头不由微微凛了一下,又见警察带着她往不知名的方向走,不禁止步,询问,“请问你要带我去哪?我可以回家了吗?”

    “还不行!”警察也停下回答,话毕重新迈步,叫凌语芊继续跟上。

    凌语芊轻咬着唇,瞅着他,便也听从,绕过墙角再走了大约二十米,进入另一间房。

    “由于暂时无法证明你是清白的,今晚你得呆在这里,明天再做安排。”警察再次开口,淡淡地说明,且对她留下一个冷冰冰的瞥视,关上房门。

    凌语芊回神,立刻去拍门,“喂,你不能走,你跟我说清楚,为什么我得在这里过夜?不是协助调查吗?我情况都详细说了,为什么还不放我走,喂,你回来,给我回来。”

    可惜,大门还是紧紧闭着,没任何声响。

    凌语芊更加焦急,继续拍门大喊,使劲全力地拍,撕心裂肺地喊,甚至大呼救命,奈何都没人理会,结果反而落个身心疲惫。

    她停止拍门,停止大叫,先是靠着房门站立一会,而后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木板床上,这也才发觉,这间房子是那么的简陋,地面垃圾可见,处处散发着一股霉臭的味道,刺激得她顿觉反胃,不过,她胃里的东西早已经吐完,如今只能干呕,好一会才消停。

    她捂着胸口,难受地喘着气,看着脏兮兮的铁架床,她经过一番矛盾的心里挣扎,终还是抬起脚,上床,小心翼翼地挪着屁股,来到墙壁前的位置坐下,两脚并在一起伸直,背靠着墙壁,微微仰头,闭目养神,思绪渐渐无法克制地回到今天发生的事上。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而自己,却压根没想过危险会降临,还将自己逼到了死路!

    这一切,还是发生在大年三十的除夕夜晚!本是欢天喜地、高高兴兴的新年前夕,结果却是悲剧来袭,来得好突然,毫无预警,自己被深深席卷进内,毫无躲避和反击的机会!

    好一个特别的除夕夜,毕生难忘的除夕夜!

    不错,这一天,这一晚,自己永世不忘!

    背叛、欺负、落井下石、插桩嫁祸、悲痛等等各种伤害,在一日之内全都朝自己袭来,连绵不断,丝毫不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而造成这一切,是贺煜引起!

    刚才,在最关键的时候,想不到自己会喊出他的名字,会希望他来营救,原来,自己还是奢望着不该奢望的,自己还是忘不了应该忘却的!

    为什么呢?为什么自己这么傻?他已经去了南京,和李晓彤一块去的南京,在那边风流快活,自己怎还想到他!只因觉得他有这个责任吗?觉得他有这个能力吗?还是……别的原因?别的不该奢望的原因?

    顷刻间,晶莹的泪无声无息地涌上了凌语芊的眼眸,从两边眼角淌出,划过脸颊,流入她的唇角,她尝到了一股苦涩,仔细蘸酌,伴随着苦楚、悲痛和羞愤。

    隔着模糊的视线,她低首看着腹部,泪水更加狂流不止。她曲起脚,两手环抱着膝盖,渐渐地,低泣起来,然后,转为痛哭。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痛哭流泪,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这样痛哭流泪,可老天爷还是没有放过她,还是要她继续体会这非人的折磨!

    她不禁想起,刚才张阿姨对她所说的最后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老天爷会让那些坏人受到报应的!

    呵呵,会吗?会这样吗?那自己就是恶人了?否则,自己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地遭到这些非人惨痛的对待?

    不,自己当然不是恶人,是老天爷不带眼,它是非不分,助纣为虐,胡作非为,妄意主宰!它根本就想把自己折磨至死。

    当然,自己不会让它得逞,不会让如愿,人定胜天,自己要和它斗,要它败得一塌涂地!

    想到此,凌语芊全身顿时来了力气,方才的绝望颓然也一并消失,她下床,重新来到门的后面,继续拍门大叫,结果还是得不到任何回应后,她开始审视房门,这才发现,它坚固如铁!

    而且,这个房间也是密封的,唯一的窗口在连接天花板的角落处,还是很小的口,即便能飞上去打破窗户,身体也无法出得去。难怪警察放心将她关在这里,因为这样的环境,根本就是插翅难飞!

    她于是又回到了床边坐下,坐着坐着,肚子传来咕咕作响!

    今天中午只吃了一碗面,下午早就呕吐完毕,这晚餐又没得吃,难怪肚子饿了,还饿得慌!而且,祸不单行的是,周围空气好像忽然冷了起来,冷得她浑身发抖,冷得让她觉得古怪。

    虽然现在是腊月寒冬,可根本不会这么离谱的,她感觉自己就好像身处零度以下的冰室里,四周包围着一团团冷空气,而且,温度还持续降低。

    怎么会这样?就算是深夜,也不该这么冷的,她看过今天的天气预报,最高10度,最低4度,可现在,至少有零下十度吧!

    身上的厚外套,在此等寒冷气温的袭击下已经起不了作用,凌语芊双唇直打哆嗦,牙齿直打架,身体也抖得厉害,根本稳不住。

    她急忙环视四周,想寻求被子,可惜,这铁架床空荡荡的,就连一张发霉发臭的被子也没有,于是她又跑到门边,三度拍打房门,且伴随着竭斯底里的呐喊。

    身体越来越冰,她摸到自己的手好像要冻僵了似的!她本能地伸手到腹部,那儿,也阴嗖嗖的,就连脑袋也变得混乱起来。

    她大口大口地呼着气,极力想稳住纷乱的思绪,在思索着如何令自己暖和起来,许久过后,终于让她想到一个法子,于是连忙动脚,在屋里来回踱步,不停地走,走得极快,渐渐地,身体似乎开始回暖。

    她边走,边自言自语,“宝宝,你冷吗?还冷吗?别怕,妈咪会保护你,妈咪不会让你冷到的。”

    她不断地拉紧外套,且继续踱步,不久,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是烟花!

    午夜了吗?春节到了吗?

    应该是,新年到了!

    上午在贺家庄园的草地听到炮竹声,她还跟宝宝说过,今晚会带他去那儿看烟火,可惜,这个承诺再也无法实现。

    实际的情况,是自己带着宝宝被关在这个冷若寒潭的冰室里一起挨苦,一起煎熬。

    “宝宝,对不起,妈咪无法实现诺言,对不起,对不起……”悲酸的泪,再度涌上凌语芊的眼眶,泪如潮涌,嘤嘤泣泣。

    可惜,周围的温度并没有因她的悲伤而变暖,故她得继续走,走着走着,她唱起歌来,“新年好啊,新年好啊,祝福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福大家新年好!”

    一曲唱吧,她俯首,对着腹部低吟出声,“宝宝,妈咪刚给你唱了新年歌,你听到了吗?来,跟妈咪一起,我们迎接新年的到来。新的一年,祝我的小宝贝健健康康,吉祥如意!新的一年,祝我的小宝贝每天都幸福快乐,新的一年,祝我的小宝贝……”

    “新年好啊,新年好啊,祝福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福大家新年好!”

    “新年好啊,新年好啊,祝福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福大家新年好!”

    “新年好啊,新年好啊,祝福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福大家新年好!”

    优美的歌声,自她发抖的嘴唇发出来,所以也颤动不已,一开始,她还能唱出原本的轻快旋律,可渐渐地,音律变得哀婉悲伤起来。

    她边唱,边不停地走,绕着小小的拘留室走了一轮又一轮,白哗哗的眼泪,随之洒满了一地。

    后来,她累了,累得再也走不动,唯有停下休息,到了身体又开始感觉寒冷,接着继续走,她的手,一直搁在肚子上。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她步履越来越轻,越来越小,全身力气都被抽空,结果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再也动弹不得。

    寒气再次来袭,她抖得厉害,可惜,她再也找不到丝毫力气能支撑她起身,故她只能继续躺在床上,两只小手,一开始紧紧地掩护着肚子,但渐渐地,无法克制地抱成一团,身体也尽量地蜷缩,最后,整个身体转向冰凉,她眼皮沉重得再也睁不开一点缝隙,彻底地阖上,满室寂静和寒森……

    南京

    金碧辉煌的总统套房里,本是处处尊荣,可由于不开灯,到处陷入一片黑暗当中,以致满室寂静,孤独。

    一抹高大的人影伫立落地窗处,正出神地看着外面。

    南京的夜景,别有一番滋味,贺煜却提不起任何兴趣。其实,打自上午从家里出来,他便满心沉闷,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一个倩影,一张倔强的小脸,不愿开口留他的小妖精!

    她确实是个小妖精,生来折磨他的小妖精,今天一整天,他被搅乱得无从进事,面对余情未了的李晓彤,他毅然冷面相对,面对南京张总的热情招待,他也兴致阑珊,在张总女儿的豪华盛世大婚礼上,周围的人和物都喜气洋洋,他却面若寒霜,乌云密布。

    刚才宴会结束后,张总邀请他和李晓彤继续下半场,说带他们体会一下南京的夜生活,他想也不想便婉拒,不顾李晓彤的苦苦哀求,独自一人回到酒店。

    总统套房里,宽敞而气派,奢侈而华贵,他却感觉无限空虚和孤寂,他清楚这是什么导致,他握着手机,盯着她的号码,在拨与不拨之间久久徘徊和犹豫,而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因为他不知道电话接通之后,听到那个深入他骨髓灵魂的嗓音,他应该说什么!

    所以,他只能把手机关掉,抛得远远的,然后走到这儿来,用吸烟消除心中的烦闷。

    “砰——”

    突然间,伴随着一声巨响,寂寥的星空赫然一亮,五彩缤纷的烟火绽放在眼前,瑰丽璀璨,绚烂多姿,将整个宇宙给照亮。

    新年到了!

    贺煜将刚吸完的烟头熄灭,仰头定定地眺望天空,看着那连绵不断的烟花所构成的一幅幅奇妙唯美的图画,一切愁闷也渐渐消散开来。

    紧接着,看呆了,看痴了,只因那一团团美丽的图画中,已被他幻化成一张绝美脱俗的脸,一个即便大腹便便却依然完美勾人的倩影。

    看来,自己真的着魔了,正如母亲所说,自己被下了蛊毒,无时无刻不想着她,即便是带着怨气来的南京,依然无法不惦记她!

    凌语芊,你真厉害!你真厉害!

    贺煜突然在心中冷笑起来,带着自嘲,带着懊恼,高大的身躯,却仍一动不动地杵在那,仍痴痴地看着天空,继续把那些绚丽灿烂的花火幻化成她的容貌身影,好慰藉他对她那无法控制的思念。

    许久,许久,烟火渐渐消停,响声也越来越弱,通亮的天空,回归沉寂。

    贺煜依然纹丝不动,与午夜星空那般深广漆黑的眼眸也一瞬不瞬的,又是好长一段时间过后,他才收起视线,回到床榻上。

    舒适温暖的大床,加上奔波引发的疲倦,令他昏昏欲睡,奈何偏偏辗转反侧,一番折腾,总算勉强入睡,接着,陷入一个令他心胆俱碎的噩梦中。

    “贺煜,你回来,给我回来,立刻给我回来!”

    “贺煜,我恨你!恨你!恨你……”

    “叶枯萎,花凋零,梦残桥断,永、世、不、相、见!”

    永世不相见……

    永世不相见……

    永世不相见……

    不!

    不!

    不!

    一阵凄厉的尖叫声中,贺煜本是躺在床上的身体,猛地翻坐起身。

    他剑眉紧蹙,满面惊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锐利的鹰眸快速扫视着四周,看着安宁静谧的环境,这才发现自己做梦了,做了一个噩梦,一个将他深深席卷、在他几乎费尽全力才能从中摆脱的噩梦!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这样的梦?曾经,他也做过不少梦,有好的,有坏的,都是与她有关的,也曾梦到她说恨他,可都没有今天这么震撼。

    贺煜,我恨你!恨你!贺煜,我们永世不相见,我们永世不相见!

    那是她的声音,是她的声音从他灵魂深处呐喊呼唤出来,捣鼓着他整个心房,震动着他整个大脑,击碎他全身各个细胞和脉络!

    心中的余悸,依然不消,贺煜继续四处环视着,只见深蓝色的窗帘已经染上了一层灰白色,他拿起手表一看,凌晨六点钟。

    他咬了咬唇,略作沉吟,随即找到手机,拨打她的号码,可惜,是关机状态,于是他又拨打回家,响了很久,总算有人接听。

    是个保姆。

    “我是贺煜,叫芊芊听电话。”贺煜直截了当,开口便吩咐。

    电话那端,静默。

    贺煜本是烦躁杂乱的心,不觉涌上一把火,嗓音拔高,“喂!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叫凌语芊下来听电话!”

    “煜少,语芊姐她……她被指证杀了人……昨晚被警察带走了,现在还没回来!”保姆总算做声,胆怯的语气,带着浓浓的悲伤。

    贺煜则宛如当头受到一棒,手机,自他掌中滑落而出,砰的一声响,他才回神,迅速捡起,对着话筒气急败坏地追问,“你刚才说什么?你说真的?她杀人?她杀了谁?其他人呢?为什么准许她被警察带走?”

    “她杀了表小姐,还有表小姐的宠物,没有人帮她,他们……都不愿意帮她!”

    没有人帮她,他们都不愿意帮她!

    母亲呢?难道连母亲也不愿意帮她?

    贺煜全身又是重重地震住、僵硬。

    耳边,再次回响起那发自灵魂深处的呼唤。

    ——贺煜,你给我回来,立刻给我回来!

    ——贺煜,我恨你!恨你!恨你!

    ——叶枯萎,花凋零,梦残桥断,永、世、不、相、见!

    贺煜来不及挂断手机,就那样把手机抛到床褥上,拿起酒店的座机,拨打到服务台,“我是XX房间的客人,立刻帮我订一张回G市的机票,最快的一班机!记住,无论如何都要订上,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得速度坐上飞机!”

    交代完毕,他把电话放下,重新拿起手机,这也才退出刚才打回家的通话,迅速拨打给池振峯,电话通了,但没人接。

    他不由低咒一声,接着打给母亲,母亲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他于是又打给三叔,同样接不通!

    该死,为什么重要时刻他们都不听电话,都死哪去了!

    “铃——铃——”

    这时,酒店内的电话响起,是服务台打来的,说已经帮他定好了机票,在一个小时之后起飞,侍应还体贴地提醒他,必须尽快赶去。

    贺煜心头一股欣然,快速嗯了一声,连谢谢也吝于给予,再一次放下话筒后,刻不容缓地收拾东西。

    其实,他根本就没多少东西,昨天抵达后也没拿过什么出来,因而两分钟后,他便正式离开了这个总统套房,直奔机场。

    ------题外话------

    又一个中秋佳节莅临,还加上国庆,真是大喜、双喜!

    紫在这里,谨祝大家中秋快乐,人月两团圆,阖家幸福!

    感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在这么美好的日子,紫用最真诚的心,为亲们送上带着祝福的“月饼”!

    领取月饼的方式和上次领取“粽子”的方式一样。就是亲们今天之内,到《蚀骨沉沦》的评论区发表留言,便可收到紫为亲们献上的20点潇湘币!这是紫的点点心意,希望所有订阅《蚀骨沉沦》的亲们都能去领取,随便说一句“中秋快乐”就可以了,紫今晚会统一发布,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大家都动起来哟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