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30 为她沉沦

    http://

    季淑芬一直注视着贺煜,自然也就将他的一举一动看在眼中,看到儿子这般重视和投入凌语芊,她感到很不是滋味,又想起池振峯今天一大早过来找她传达那样的话,更是委屈又恼怒,而且,儿子回来这么久,正眼都没瞧过她,种种不满于是汇集在一块,发作了。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阿煜,你刚才为什么用那样的语气和江局长说话,怎么说他也是个公安局局长,你看三叔都对他谦让和忌讳几分呢。”她找到合理而正确的话题来开口,一半是出于真正的关心,一半则为了私利。

    可惜,贺煜再也不会理她,像方才那样,对她视若无睹。

    季淑芬于是更加气恼和抓狂,不以为然的语气,“她也就昏过去而已,你用得着那么紧张吗?用得着为了她去得罪江局长吗?这去医院看了,自然回好起来的……”

    “你给我闭嘴!”终于,贺煜做声,毫不客气地打断季淑芬的话,语气冷冽,也顺便算起账来,“你要是及时把这件事告诉我,我不就不用‘得罪’江峰!家里发生这么大件事,你竟然蒙着我,你就那么讨厌她,就那么想她死吗?”

    季淑芬始料不及,呆然。

    “你应该记得,我不止一次两次告诉你,她是我的人,她肚里怀着我的种,任何人都不得动她,明知她被诬蔑,你竟然不出手帮忙?这就是你身为一个婆婆和奶奶应该做的事?”贺煜也越发恼怒,给季淑芬一记恨恨的瞪视,假如母亲能及时出面,芊芊根本不会被带到警察局来,根本不会冷得昏睡过去。

    季淑芬更加痛心,看着儿子那面若寒霜的模样,那冷冽如冰的嗓音,她感觉那是一把把尖刀刺在自己的心窝上,令她剧痛之余,又难掩怒气,于是也愤然驳斥,“我哪知道她被人诬蔑?筠筠都把目击经过说出来了,我要是维护,那岂不是妨碍司法公正?”

    筠筠?哼!

    贺煜薄唇猛地一勾,“李晓筠说的话,你就全信了?而芊芊说的你为什么就不信?有脑子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是不可能,庄园里其他人无动于衷,那是因为他们幸灾乐祸,因为他们明哲保身,而你,我想你根本就是脑子有问题才信李晓筠的话!”

    季淑芬即时面色大变,“阿煜,你……你这是什么话,你竟然这样说妈?”

    “有你这样当妈的吗?你确定你是我妈?你要真把我当你儿子,你就不会让她受这些苦!我说过,她是我老婆,即便再怎么样都是我的女人,她肚里怀的,是你的孙子,你要是真的爱我,就不该这样!”贺煜丝毫不给情面,继续言语凛冽,紧接着,发出一个不言而喻的警告,“你以后,给我小心点,否则!”

    季淑芬简直要崩溃,若不是车门紧闭着,她都几乎想跳下车去!她全身颤抖,神色难看,两眼瞪得倏大,可惜,她再也讲不出声,只能目不转睛地盯着贺煜,自个不甘难受悲痛起来。

    贺煜也不再浪费口舌,视线和注意力都回到了凌语芊身上,看着她依然毫无血色的苍白容颜,他再一次心如刀割,伸手,无尽柔缓地撩着她的发丝,沿着她精致的五官来回摩挲,最后甚至低下头去,吻在她光洁的小额头上。

    不一会,车子停下,医院到了。

    贺煜直起腰杆,重新抱稳胸前的人儿,下车,朝医院内奔。

    由于事先通知联系好,凌语芊马上得到诊治,除了上次那个产科教授,还安排一个外科女医生一起检查和治疗。

    大约半个小时后,情况处理妥当,医生正式做出汇报,“贺太太体内有极强的寒气侵袭,维持时间又长,有可能会导致身体机能受损,至于肚里的宝宝……”

    贺煜一听到此,已经按耐不住地询问,“什么叫做身体机能受损?别告诉我她成了植物人?”

    医生先是被贺煜的怒气给怔了怔,随即赶忙解释,“呃……当然不是,贺先生您……您先别激动,先听我说。”

    池振峯突然也在贺煜肩上轻轻一按,“总裁,别急,别担心,先让医生把话说完。”

    贺煜终于冷静下来,但俊颜仍旧沉着,如刀般凌厉的眼,紧紧盯着医生。

    医生不由手心出了把汗,微微吐了一口气,继续汇报,“至于肚里的宝宝,幸好没什么问题,他依附能力出奇的好,所以,如今我们只需集中治疗于贺太太,我会安排最好的药物疗养,争取赶在宝宝出世之前就让贺太太从这次受创中康复。”

    贺煜紧绷的心,这才舒展开来。

    池振峯则代为询问了一句,“那她什么时候醒?”

    “如无意外,应该今天晚上或最迟明天早上。总之,你们放心,我们院方会尽力,绝不让贺太太出任何意外,宝宝也会安然无恙的。”医生再三保证,接着提出让凌语芊转到病房。

    结果,凌语芊住进了医院最豪华的高级病房,贺煜几乎寸步不离,紧守在她的身边。

    池振峯也一直跟随劳碌,这会刚闲下,劝慰提醒道,“总裁,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不如你和伯母先去吃点东西,这里由我来看着。”

    可惜,贺煜充耳不闻。

    季淑芬忽然也插话,她气归气,终究做不到完全放开儿子,“阿煜,你早上一定也还没吃早餐吧,来,妈和你去下面吃个饭,吃完再回来。”

    贺煜更是当她透明,幽邃的鹰眸仍牢牢地锁定在凌语芊的身上,手忽然又爬上她的脸上,小心翼翼地梳理着她凌乱的发丝。

    池振峯见状,便也不勉强,注意力转向季淑芬,“伯母,我陪你下去吧,我们吃完再带回来给总裁。”

    他并不晓得季淑芬对凌语芊的百般虐待,否则才不会如此客气和敬重。

    季淑芬继续满腹思绪地瞧了瞧贺煜,随即冲池振峯点点头,在池振峯的带领下,暂离病房。

    华丽的空间,渐渐安静了下来,贺煜更加陷入沉醉,整个世界里只有凌语芊和宝宝的存在。

    他出神地看着她,眼神愈加温柔和迷恋,本是卷住她发丝的手又一次在她小脸上徘徊摩挲。她的体温不再是那种令他心胆俱碎的冰冷,已渐渐恢复正常,面色也不再那么苍白如纸,已红润染上,绝美的容色重新绽放在他的眼前。

    他早觉得她长得不错,可现在仔细一看,发现她很美,比任何女人都美,那种美,是发自骨子里的,既有少女的纯,又有少妇的媚,既让人打心里怜爱,又让人无法克制地着迷。

    难怪,自己会不可自拔!

    贺煜冷冽的薄唇,猛地扬起了一抹自嘲的笑,连带那往日总像是蒙上一层薄霜的星眸,也笑意荡漾。

    一会,炙热的目光暂且从她脸上抽离,转向她的腹部,那个同样令他深深眷恋和疼爱的地方,这也才发现,自己似乎……错过了许多。

    他记得,她离开贺家的时候,宝宝还很小,她那纤细的腰肢也尚未显露什么,后来宝宝五个多月大,她回到贺家,腹部忽然间就隆高了不少,如今,更是大得像个圆冬瓜。

    这么娇弱的她,每天都要承载着如此大的重量,一定很辛苦,很吃力吧?对了,这几个月都是谁陪她去产检的?她每天有没有做胎教?都对宝宝说过什么话?有没有提及自己?要是有,她会怎么提?他想,一定是充满抱怨,充满不满。

    “小东西,其实这令你孤独难过的过程,我并不比你好过,我每天用各种活儿麻痹自己,只为了将你赶出我的脑海,可惜总是事与愿违,无论我怎么努力,终究无法把你放下,知道我当时骂你什么吗?小——妖——精!我从来不将任何女人放在心上,即便是李晓彤,也只因为感激、因为习惯、因为……男人的需要。但你不同,你已深深烙入我的灵魂,这辈子再也无法驱除,明知道你是高峻派来对付我的,但我还是不怕,还是飞蛾扑火似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安然无恙地为我生出这个宝宝,将来还要第二个、第三个……这次我错过了宝宝的孕期,下次,我要重新体会,要整个过程由头到尾地体会,以弥补我心中的遗憾,嗯?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你不准反悔,不准打破承诺,否则……”对着她仍旧安然沉睡的脸容,贺煜在心里默默地诉说,说到否则这里,全身突然像是被电流击过似的,涌上了一阵酥麻的感觉。

    听说女人生完孩子一个月后就可行房,那就说明,还有一个半月自己就能解放,自己再也不用禁欲,再也不用经常去淋冷水浴,再也不用……

    贺煜不由再度自嘲一笑,目光下意识地掠向她高耸丰满的胸前,好一会,回到她的脸上。

    外面那么多身材妙曼、性感火爆的美女,甚至包括李晓彤,都引发不了他的**,而眼前的她,即便因为怀孕导致身材臃肿,再也没有线条可言,但偏偏让他无法自控地沉沦,也大概只有她才有这个本事!

    果然是……为他而生的小妖精。

    他越看,心里越是疼爱,眼神也越是温柔溺人,想也不想便凑脸过去,吻在她娇嫩的唇瓣上,用他极具男性的薄唇沿着她美丽柔软的唇线轻轻摩挲,**,当他渐渐沉迷准备撬开她的贝齿再进一步时,忽闻背后传来一股异样,于是连忙坐直身子,回头,看清楚伫立背后的人影,俊美绝伦的面庞即时呈现一丝窘迫之色,随即不悦地叱喝出声,“你来做什么?!”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月票,二更终于送上!亲们请继续投月票鼓励和支持,紫也会继续努力,谢谢,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