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32 美 nan 计

    http://

    “让你来?”池振峯立刻疑问出声。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何志鹏与廖斌也不约而同地发出困惑担忧之色。

    “总裁,她对你不是更提防吗?还不如让我来,或者,交给志鹏,他去偷取应该尚且顺利。”池振峯接着说。

    “振峯说得没错,大不了,我潜入李家。”何志鹏跟着附和。

    “不用!”贺煜简短地回了一句,意志坚决。

    廖斌再犹豫片刻,赞同道,“那也好,贺总顺便可以观察一下李晓筠的反应,她杀了人,反应多少会有点古怪。”

    贺煜没有就着话题继续,而是叫他们先回去,然后,他事不宜迟地拨通李晓筠的电话。

    李晓筠几乎是立刻接听,传来的声音相当兴奋,“煜大哥!”

    贺煜略作沉吟,语气一如既往的淡漠,“有没有空,我要见你。”

    李晓筠怔愣了两秒,不问原因就急忙答允,“当……当然有空,煜大哥想约我在哪见面?”

    “来我家,到张雅出事的湖边。”贺煜也直截了当地应道,见她沉默,冷哼,“怎么,不敢来?”

    “呃,没……没有,好,我这就去,我大概半个小时后到,煜大哥,你等我。”

    “记住,就你一个人,别让你姐知道。”

    “行,我当然不会让她知道,我会单独见你的。”李晓筠又是马上答允。

    贺煜并没有多加留意,得到结果后,挂断电话。

    他继续在现场环走一周,还回到凌语芊途中跌跤的地方,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那盒治疗心脏病的药,会不会是珊珊在这里趁机偷放在芊芊的口袋,而芊芊衣服上的血迹,也有可能是在这里就弄上?那就说明,李晓筠早已经对付着雅儿!不过,李晓筠是使计把雅儿叫出来的呢,或偶然碰到?那盒药,是她另外准备的呢,或当真是从雅儿身上抢走的?毕竟,根据她逗留在贺家的时间,似乎不够完成整个过程,难道除了珊珊,还有人帮助李晓筠?

    想到这点,贺煜全身都顿时僵住了。其实,他早就觉得奇怪,当凭李晓筠这刁难嚣张的千金小姐,哪有这么疯狂和不顾一切,毕竟天网恢恢杀人填命,除非她活得不耐烦了!

    但是,会有谁帮她呢?是谁给她这么大勇气去杀人?李晓彤吗?但又不像,尽管李晓彤对他余情未了,可她的为人,不至于如此狠心毒辣。

    贺煜想着,又想到了雅儿,困惑的心不觉涌上一股强烈的伤感。跟雅儿的接触不多,但他印象里,那是一个害羞内敛的女孩,好几次见面,她都很客气礼貌,以致后来听过芊芊和她在一块,他也没有多加阻拦,只是想不到,会因此害了她。

    “雅儿,你放心,表哥不会让你枉死,也不会让你表嫂蒙受不白之冤,表哥一定揪出真正的凶手,还你在天之灵的安宁,且还你表嫂一个清白!一定会!”抬头仰望着天空,贺煜在心里默默说出誓言,俊颜尽是严肃的表情,眼神更是坚定无比。

    他继续呆留了一会,随即回到湖边,直走到湖的边缘,俯视着自己辉映在湖面上的倒影,再一次陷入思忖,直到李晓筠的到来。

    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笑得灿烂如花,两眼发光,痴迷地看着贺煜。

    贺煜却勾唇,在心中冷笑,阔步走近她,不待她做声,开口便问,嗓音冰冷,“你当时是在哪里看到凌语芊杀人的?”

    李晓筠先是怔了怔,很快也若无其事地指向前方一棵大树,“当时我藏在那儿!”

    贺煜顺着看了过去,眸色更深更沉。

    “煜大哥,你千万别被凌语芊给骗了,她真的是杀死张雅的凶手,江叔叔说你强行把她带走,你不能因为她而触犯了法律呀,她杀人,该填命。”李晓筠蓦然又道。

    贺煜视线收了回来,重返李晓筠的身上,质问道,“江叔叔?他找过你?他亲口跟你说这些?”

    “不是,他找我爸,跟我爸说的,他还很生气,说你不把他放在眼中,他打算好好教训你一顿。”迎着贺煜炽热的眼神,李晓筠鬼使神差地抖出某些事,说着继续摆出一派真切的模样,劝解贺煜,“煜大哥,你别再想着凌语芊了,她不值得你这样为她付出,其实我姐一点也不比她差,我姐比她更爱你,更能协助你……”

    “你呢,你会不会也很爱我?嗯?嗯?”贺煜出其不意地打断,高大的身躯迅速朝她趋近。

    李晓筠触不及防,本能地往后退,身体一时不平衡,眼见就要朝地面栽去。

    贺煜及时伸臂,拦腰把她揽住,盈满无数热量的鹰眸,仍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然后,缓缓低下头去,温热的唇堵住她的,龙舌沿着她的嘴唇内侧掠扫一圈,完后抬起脸,身体跟着站直,搭在她腰上的手也松开,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只需十来秒钟。

    李晓筠却如被高压电击中,极强的电流把她震得无法动弹,迷离的眼,呆望着贺煜。

    贺煜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注视,突然转身,朝大屋方向走,这期间,已经快速用纸巾在嘴唇一抹,将属于李晓筠的唾液弄到纸巾上,然后把纸巾收进裤袋。

    望着贺煜的背影越来越远去,李晓筠这才回神,急忙抬步追了上去,便大声喊道,“煜大哥,你去哪,你不是说有事见我吗?你想跟我说什么?”

    贺煜止步,与她只有一尺只远,盯着她,诡异地问,“假如我想叫你撤消对芊芊的指证,你答应吗?”

    李晓筠又是一愣,继而拒绝,“不,我不答应。煜大哥,我刚才不是劝过你吗,你怎么还执迷不悟,被杀害的人是张雅,是你六姑姑的女儿,和你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你一定要为她报仇呀。”

    “对,我会为雅儿报仇,绝对会!”贺煜也接了一句,态度坚决,复杂的眼眸又是给李晓筠一个深意的瞥视,再度迈动双腿,走得比刚才还快,头也不回地离去。

    李晓筠则继续呆怔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她总觉得事情有点儿古怪,但又说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她总觉心绪不宁,但她归结为,刚才因为他的吻导致。

    时间又是过了好一阵子后,贺煜的身影已然消失,李晓筠于是收回视线,心事重重地在周围走了一圈才离开湖边。

    拿到证据的贺煜,事不宜迟地拨打给廖斌,叫廖斌带上头绳证物,一起出发去找法医,让法医检验结果,一切都弄妥后,他重返贺家,刚好接到三叔贺一翔的电话,于是直接来到贺一翔的屋子。

    “来,坐!”贺一翔在书房接待贺煜,招呼贺煜坐下后,直接进入话题,“廖斌跟我说,你们今天找到重要的证据?”

    贺煜也赶忙应答,“嗯,目前正交由何法医检验,大概明天结果会出来。”

    “何法医是我们的人,信得过!”贺一翔说着,语气突然转为担忧,“这次的事,假如真的只是李晓筠一个人的行为,那就好办,但我怕,李晓筠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阴谋,还在后头。”

    “真正的阴谋还在后头?三叔你意思是指……对了,你说那个江峰这次故意刁难,难道正是这个原因?”贺煜也变得神色凝重起来,而且,怒气隐隐涌现,只因已经忆起凌语芊昨晚在拘留所遭受的苦难。

    迎着贺煜惊诧的眼神,贺一翔一再犹豫,终决定把隐藏多时的一些情况坦白出来,“江峰是其次,真正的幕后黑手,应该是李坤!”

    “李坤?”

    贺一翔颌首,继续往下述说,“你爷爷担任省委书记期间,政府官员分两派,一是以你爷爷为首的,另一派则是当时的省长钟亮及其党羽,两派人马一直明争暗斗,你爷爷退休后,钟亮依然想方设法打压贺家,就连我,也受过不少阻拦,但由于我一直循规蹈矩,没有任何出错,他们也奈何不了我。李坤是钟亮的得意门生,他们一直交往甚秘,之前念在你和李晓彤的关系上,李坤并没特意做出过分的事,如今你娶了语芊,李坤便正式接受钟亮的安排,开始了对付贺家的道路,今年正是G市政府换届,我猜他想借这件事令我落选。”

    贺煜听完整件事,内心更是深深震颤。官场上的事,三叔极少谈及,他便也没有刻意去了解,平时和三叔闲聊的话题,大部分都围绕在公司的事上,以致也就不知道这些情况。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官场更是如战场,低一级的官员,总会窥视着高一级的职位,权势总会引发人的贪婪,引发战争。三叔自任命市委书记以来,作风非常良好,得到不少好评,使他也曾经暗自钦佩和崇拜,然而又有谁知道,人如饮水,冷暖自知,三叔一直都在战战兢兢过日子,一直都与那些牛鬼蛇神斗争着。

    “官场风起云涌,难免有人牺牲,只是料不到,无辜的雅儿会被牵扯在内!他们为了权势,真的太狠心,太冷血了!”贺一翔再次做声,悲伤感叹。

    贺煜眼神也骤时冰冷,咬牙切齿,“三叔,既然他们要玩,那我们奉陪到底!我们贺家,可以不去争不去抢,但也绝不容许别人欺负到头上来!”

    ------题外话------

    【亲们还有月票吗,请赏几张?多多益善少少无拘,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