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33不管他做什么,她都无动于衷(求票)

133不管他做什么,她都无动于衷(求票)

    http://

    他其中一只手,缓缓滑到她的腹部,沿着圆滚滚的肚皮轻轻摩挲,边继续低吟,“宝宝,你跟妈咪说,爹哋知错了,爹哋不应该在春节前夕把妈咪扔在家,让坏人有机可趁,让你和妈咪受苦。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你还告诉妈咪,爹哋这次去南京,只是生意上的应酬,与那个……阿姨没有任何关系,爹哋和她毫无亲密的举动,连话也没说过两句,爹哋整个心思都惦记着妈咪,惦记着你,真的,真的。”

    “其实,爹哋打自离开家门就后悔了,一路后悔到南京,可是,爹哋毕竟是男人,爹哋有自己的尊严,故不能回头,这期间,爹哋何尝不是痛苦煎熬着,所以,你叫妈咪看在爹哋知错能改的份上,看在你就要出来的份上,原谅爹哋好吗?好不好?”贺煜继续忏悔和认错,大手依然小心翼翼地隔着衣服游走,布满爱意的眼虽然也看着那儿,但眼角余光却是时刻扫向凌语芊的脸,不着痕迹地感受留意着她的反应。

    奈何,伤害已然铸成,且太深太深,深得不可挽回,即便他说得再真切动听,都无法在凌语芊心驰激起半点涟漪。

    她停止了挣扎,静听着他的述说,清楚听到每一字每一句,待他说完约有好一会,她心如死灰地给出了反应,“你走吧。”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她已能做到平静坦然地说出,然而对贺煜来说,简直五雷轰顶!

    她语气里的心灰意冷,他深刻感受得到,让他几乎心胆俱裂,不,他不打算放弃,不打算顺她的意!

    心慌意乱的他,不由分说地托起她的下巴,狠狠地把她吻住,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凌语芊料不到他会这样,先是怔愣,待回过神来时,想也不想便张开嘴,使劲地咬了下去。

    一声闷哼,立刻自贺煜口中发出,可他并没因此而放弃,继续扣住她的后脑勺,更深入地吸吮着她的粉舌,狂肆横扫她整个芳香。

    凌语芊羞恼交加,贝齿依然锋利有力,深陷入他的唇内,还不经意地,咬中她自己的舌头,在一道凄厉的哀痛中,她全身抽搐。

    贺煜感受到了,这才松开她,见她美丽的小脸扭曲成一团,他急声询问,“怎么了?你怎么了?”

    凌语芊说不出话,只能张大嘴巴,不停地吐着气,沾满血的小舌尖跟着若隐若现地吐出唇外。

    贺煜总算明白怎么回事,她真的受伤了!她在使劲咬他的同时,无意中,也咬到了她自己!

    刻不容缓的,他按下床头的呼叫器,幸好这是特等病房,医生和护士随时候命,不久便都闻讯赶到,齐齐被眼前的情景给震慑住,因为,不仅凌语芊咬到舌头,连贺煜也满嘴唇都是血。

    贺煜清楚医生和护士在想什么,并不遐顾他们的看法,迅速吩咐道,“先给贺太太医治舌头上的伤口。”

    医生和护士回神,点头应是,随即熟稔又匆忙地忙碌起来。

    为了腹中胎儿,凌语芊也很配合地让他们医治,大约十分钟后,总算有惊无险,医生改为替贺煜包扎。

    “不用了。”贺煜却拒绝,刚才他已自行抹去嘴唇上的血。

    见他态度不容否决,医生唯有作罢,不知实情的他,只以为贺煜是欲求不满,不禁自不以为是地劝解道,“贺先生,宝宝很快就要出来了,某些……方面,您就尽量忍耐和克制一下,也就再等1个月多月而已。”

    贺煜听罢,双眉立刻挑起,渐渐地恍然大悟,俊颜不由一沉,马上递给医生一个多管闲事的瞪视。

    医生并没有接到,因为已经回头转向凌语芊,同样是语重心长,“贺太太,你也一切以宝宝为重可好?你各方面都没事的话,宝宝也就更健康。”

    凌语芊不吱声,也没看医生,只低垂着头,沉吟着。

    医生和护士相视一下,便不再停留,暂且离去。

    偌大的空间,又是只剩下贺煜和凌语芊,贺煜神色复杂地瞅着凌语芊,稍后走进浴室,清洗嘴唇。

    冷水碰到伤口,令他痛得龇牙咧嘴,看清楚那极深的伤口时,他心中再度生起懊恼和沮丧。

    她还真狠心!竟然咬得这么用力!

    对着镜子,他呆呆发愣着,好半响,才离开浴室,回到房内。

    她已经躺下了,又是面朝里,身体缩成一团地躲在厚厚的棉被里,他下意识地想过去她身边躺下,把她搂入怀中,但他又清楚,这根本不可行,这样的结果说不定又会导致另一场“彼此伤害”。

    因而,结果他只能到房内另一张专门为家属配套的床榻上躺下,庞大的身躯几乎占满了整张床,他默不作声,出神地看着她的背影,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取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宝贝,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祝我的小宝贝开心快乐,幸福永随;在新的一年,祝我的小小宝贝健康成长,越来越可爱!”

    他按了发送键,目光继续锁定着她,无奈久久不见她有动静。

    难道,她睡着了?又或者,手机没开机?但她白天明明充过电的,刚才手机好像还闪过呢。

    贺煜皱着眉头,纳闷思忖了片刻,毅然拨打她的号码,有通!而且,悦耳的铃声正从她那儿传来,她已经起身,从床尾拿起手机,不过,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她没有接通,又直接把手机放回到原处。

    “我发了手机短信给你,快看看。”贺煜赶忙提醒,语气急切。

    可惜,凌语芊充耳不闻,手机如期落回床榻上。

    贺煜懊恼一叹,起身下床走过去,将她的手机拿起,直接打开自己刚才发过来的那条短信,塞到她的眼前。

    凌语芊始料不及,还是看到了开头几个字,但也只是这几个字,她迅速别开脸。贺煜于是举着手机跟从,来回几下之后,凌语芊索性闭上眼睛。

    贺煜顷刻又觉一股沮丧和气馁,拉长嗓音叹道,“你到底想我怎样?你怎样才能原谅我?”

    原谅?永不原谅!

    凌语芊在心中愤然回应着,脑海再度涌上了某些画面。刚与他重逢那段时间,他对她的忽冷忽热;结婚之前他对她的百般蹂躏;嫁进贺家后,他对她一路冷落、折磨和伤害。直到在北京,他说想要一个属于两人的孩子,当时的她,是多么的高兴、多么的开心、多么的激动。到了真正确认怀孕的那一刻,她更是俨如冲上了天堂,然而,她还来不及在天堂呆留多久,就被他拉扯下来,推进了万丈深渊,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那种痛,漫无边际,不是言语能形容,不是他能体会得到。

    贺煜,你根本体会不到我的苦,根本体会不到我的悲!

    还有,最可恶的是你妈!你们母子两人,都是可恶至极,都是不可原谅!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和李晓彤在一起,你有你的自尊?那我呢?难道我就没有我的性命?

    好了,你折磨完了我,现在就想“丢颗糖果”给我,叫我原谅你?贺煜,你当我凌语芊是什么人!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人!未来,我有宝宝就够了,对你,我爱不起来了,我再也不想去爱了!我对天佑的爱,在你一次次地伤害之中已然挥霍掉!已经完了你懂吗!

    雅儿的仇,我会等待凶手绳之于法;我和宝宝白白受的苦,也会等着雪恨,但对你,我绝不原谅!绝不原谅!

    凌语芊在内心深处,高声地呐喊着,愤恨着,她使劲提着气,不让自己的情绪再遭波动和影响,然而,泪水还是无法控制地从她眼里滑出。

    她便也没去阻止,没去拭擦掉,她决定,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为他流泪!

    放任的泪水,无声无息地淌流,连绵不绝地打落在被褥内,不知多久过后,凌语芊进入了梦乡,而她的眼睛,依然占满泪滴,长长的睫毛也一片湿濡,久久都没有干爽过来。

    贺煜这边,同样是心情澎湃、汹涌如潮,他依然黑目如炬,紧盯着她的背影,思绪不由自主地飘往以前。

    打她第一次失魂落魄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忍不住地悸动;

    那次在办公室里,他借着醉意,情不自禁地吻她摸她;

    误会她和爷爷有染后,他满怀痛恨和厌恶,对她做出一连窜的蹂躏和凌辱,婚后更是对她的不理不睬;

    直到在北京,两人终于度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美好;

    然而,当她终于怀上他千祈万盼的宝宝时,他却又狠心对她,不断地折磨她!

    贺煜越是往下想,越觉得自己很渣,但又感觉自己的愤怒和妒忌情有可原,谁让她是高峻的人,谁让她心中一直藏着一个天佑!假如,她和高峻毫无关系,假如,她的生命里从没出现过楚天佑,那该多好,那该多好!那么,她会是最幸福的,自己定会对她百般呵护,千般宠溺,万般疼爱!

    只可惜,很多事情命中注定,已然发生过,再也回不了头,结果弄得两败俱伤。不错,那是两败俱伤!他在给她无尽伤害的同时,其实自己也饱受折磨和伤痛,他所受的痛,并不比她少!

    接下来呢?谁还会更痛?

    她的心灰意冷,已经深入他的骨髓,像是无数只蚂蚁在啃咬吞噬着他整个身心,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去讨回她的欢心,他不晓得如何去令被他伤透了心的她回心转意。

    小东西,我该怎么办呢?我要怎样做才能得到你的原谅呢?你才肯理我呢?

    贺煜继续默默地盯着距离他只有两米之远的那抹娇小的影子,眸色变得更深,更黑。愁闷,沮丧,懊恼,叹息,全都是不好的情绪,持续不断地朝他席卷而来,让他本是疲惫的身体愈加痛苦和煎熬。

    他大脑需要的,是休息;他身体需要的,是舒缓;奈何事实上,他还是阻止不了去苦苦冥思,结果,彻夜不眠到天亮。

    凌母很早就过来,还带了早餐。凌语芊住的是特级病房,医院配有良好的膳食,但凌母始终觉得不及自家的好,她又清楚季淑芬对女儿的恶待,故不敢奢望季淑芬,于是自己亲自煮了粥带过来,她还为贺煜准备了一份早点。

    面对香喷喷的早餐,贺煜这才发觉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饥饿立刻被勾起,毫不客气地接过凌母递来的面条,不顾嘴唇上的伤口,狼吞虎咽地往肚子里送,两分钟便解决掉。

    凌母先是为此略略怔愣了下,随即窘迫地笑着,“早知我弄多一些。”

    在她眼中,他既是给芊芊多次伤害的贺煜,又是他们凌家愧对的天佑,所以,她还是无法做到对他狠绝,以致今天准备早餐也预上他的份儿。

    贺煜对她,由衷感激,特别是在凌语芊如此心灰意冷的情况下,凌母的关切和友善更显得弥足珍贵。其实,面条的分量已经足够,不过是他太饿了而已。

    “没事,我饱了。”贺煜边抹着嘴,边客气地回应着,说罢瞧向凌语芊,只见她慢条斯理,一羮接一羮地吃着粥,对他依然视若无睹,但他还是感到很欣慰,只要她乖乖地吃饭休息,照顾好她自己和宝宝,他便心满意足,至于其他的事,顺其自然,而且,经过一夜失眠,他想到了一个好的计划,等下就会去施行。

    待凌语芊吃完早餐,贺煜再开口,说话的对象仍是凌母,“妈,我现在要去办点事,你可不可以看着芊芊?”

    “嗯!”凌母不假思索地答应,她早就做好陪伴女儿的准备。

    贺煜抿唇,给她一个感激的注视,拿起外套穿上,这才来到床前,什么话也不说,只静静看着凌语芊,约莫半分钟,正式离去。

    他打通一个电话,电话那端,是高峻的嗓音!

    “我要见你!”简短的四个字,直截了当从他嘴里发出。

    高峻稍顿,也爽快应答,“好,何时,何地?”

    “现在,就在我的办公室!”贺煜并没有把见面地点约在医院附近,而是约到了公司。

    “行,呆回见!”高峻又是一口答应,说罢先行挂了机。

    贺煜也按了结束键,盯着手机屏幕暗忖了少顷,随即放回口袋,驾车离开医院,刚到公司不久,高峻也抵达。

    同样的气势慑人的办公室里,同样的两个男人,同样的彼此对峙,但见面的目的,已经与上次大不相同。

    上一次,两人见面是出于相互探视,如今,是……为了一个女人。

    “贺总裁,新年快乐!”高峻首先打破沉默,不但语气意味深长,面部表情也耐人寻味。

    “放过她!”贺煜依然满面深沉,开门见山。冰冷的嗓音,隐约带着一种命令的口吻,高深莫测的鹰眸依然一瞬不瞬。

    高峻顿了顿,反问道,“凭什么?”他发亮复杂的蓝眸也深如大海,令人捉摸不透,纹丝不差地望进贺煜的眼中。

    凭什么!

    贺煜本还以为,高峻会佯装问出一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谁知他竟是不否认,还直言不讳地进入正题。

    这,着实让他大觉意外。

    不过,他也没多加思忖,冷哼出声,“你们做这么多动作,不就是为了权和势?OK,你回来,我叫爷爷让你认宗归祖,叫爷爷给你副总裁之位,只要,你别再利用她!”

    高峻眸光一晃,数秒后,冷嘲热讽,“我以为你要的女人,是李晓彤呢!”

    贺煜一怔,眼中渐起愠怒。

    “你爱她吗?”高峻接着问。

    “爱!”贺煜几乎是立刻的回答。头一次,在外人面前承认如此**的事,这个外人,还是他的死对头。他曾经发过誓,绝不让这个“外人”洞悉他对凌语芊的沉迷。

    高峻眼中霎时又是波光暗涌,再沉吟了一会,狂妄决然地道出,“我要的,不止是副总裁之位,我要整个贺氏集团!”

    贺煜浑身陡然一震,“痴心妄想!”

    高峻勾唇,“看来我们没什么好谈了!”说罢,转身便走。

    “站住!”贺煜大喝,高大的身躯自办公椅上起来,疾走几步便冲到高峻的身边,与他咫尺相对,彼此间的火苗越发旺盛,“机会,我给过你,是你不识好歹,那将来,休怪我不客气!”

    “是吗?那我们拭目以待!”高峻依然一副自信满怀的模样,留给贺煜一个意味深长的注视,重新抬步,但才走几下,又折回头,“忘了告诉你,叫你那个私家侦探别再盯着我,因为,我不会再让你们有任何发现!”

    高大的人影,随着沉重的脚步声渐渐消失,连空气中的紧张凝重气氛也一并带走了,整个空间,回归沉寂。

    贺煜呆立原地,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空荡荡的门口,好一阵子后,回到办公椅坐下。

    昨晚,他想了一夜,想到了和凌语芊之间的问题所在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楚天佑,那是一个死人,他无法明摆直接地处理,只能寄望于将来慢慢取代。

    第二,是高峻。他要断绝高峻和凌语芊的关系,不管高峻和凌语芊曾经怎样,都到此为止。然后,凌语芊就是他贺煜的妻子,是他儿子的母亲,至于其它,再无任何关系!

    殊不知,今天见面的结果并不如他愿。高峻虽然亲口承认和芊芊的关系,但又贪得无厌,要的,竟然是整个贺氏!

    整个贺氏……整个家业!呵呵,不,他不答应!绝不会答应!既然这个高峻不识好歹,他也断然不会礼让,他要高峻到头来什么也没有,要大伯他们一家子,什么也没有!

    芊芊,他要;贺氏,他同样要!

    叶枯萎,花凋零,梦残桥断,永、世、不、相、见……

    他不允许!他一定能找到办法解除她的恨意,让她主动与高峻脱离关系,心甘情愿地投入他的怀抱。毕竟,他和她之间,有着一个重要的牵连,一个最好的牵连——宝宝!

    所以,他就不信征服不了她!

    想到此,贺煜沉闷的心总算得到缓解,紧蹙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正好,警察朋友廖斌给他来电,说昨天的检验结果出来了,廖斌还迫不及待地先在电话里跟他说头绳上的微粒分子与他从李晓筠身上摘取的DNA吻合,杀死张雅的凶手,确实是李晓筠!

    贺煜听后,大感欣慰之余,也再次大发雷霆,恨得直咬牙,两只拳头也咯咯做响,恨不得立刻将李晓筠给毁掉。

    感受到他的怒气,廖斌不由安抚他,“贺总,您不用恼,这个李晓筠不会有好下场的,如今已证实是她所做,我们大可递交证物,江峰就算再怎么维护李家,也不敢公然挑战法律!”

    假如在以前,贺煜必是如此张罗,但经过昨晚和三叔谈聊,了解到事情的内幕后,他变得慎重许多,马上交代廖斌,“关于这次的检测结果,你和何法医先保密,等我们的指示再做下一步打算。”

    廖斌一听,顿觉纳闷,但也没追问,郑重地应了一声好。

    贺煜便不再多说,结束通话,然后再度陷入沉思。

    内忧、外患,接下来的这场仗必是不好打,必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心血!自己能否赶在宝宝出世之前就能解决完毕呢?

    一定要,必须要的!

    贺煜于是重新拿起手机,准备拨打给贺一翔,不料有个电话快他一步进来,是……李晓彤!

    他先是不动声色地看着手机,在手机响到第六声才接通。

    “煜,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见见面。”李晓彤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动听。

    贺煜稍顿,面无表情地问,“什么事?”

    “呃……我想正面和你谈,你方便抽出点时间吗?半个小时就可,地点由你来定。”李晓彤语气中透出了一股恳求的意味,“煜,我真的希望你能出来,我想找你谈的,是关于张雅被杀的事!”

    贺煜继续沉吟了一会,终于答应,报出公司隔壁的一间咖啡厅,然后,在李晓彤的连声答允中,挂了电话。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量恢复以往了有木有!亲们记得投票犒赏一下呀,什么是码字的动力,你们懂的,捂着月票对亲们似乎没啥用处哦,但投给紫的话,可能够大大刺激紫的灵感哟喂,所以亲们快快砸来吧!谢谢!(*^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