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36 宝宝出世前夕(求月票生娃)

136 宝宝出世前夕(求月票生娃)

    http://

    完美,美好,真是个不害臊的男人。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凌语芊忍不住在心里给他一记白眼,为他的自大无语,接着再度转身,别过脸去。

    贺煜也不管,搂着她继续在她后颈上琢吻,素来都不安分的手已经隔着衣服在她身上游走起来。

    凌语芊羞恼再起,边扭动着脖子,边伸手拍开他的手。

    “乖,别这样,让我抱抱,这么没试这么亲密,难道你不怀念?”贺煜将她抱得更紧,嘴唇移到她的耳畔,先是舔吻,随即喷气。

    凌语芊极力忍着酸麻感,奋起挣扎,且没好气地呵斥,“不想不想完全不想!放开我,你要发情找别人去,你不是说有很多女人等着你吗,为什么不去找她们,我想她们一定能满足你,且会荣幸之至!”

    说好不去理,但她还是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这些话,她甚至还听到了自己语气里的悲愤和痛恨,然后,她对自己讨厌起来!

    贺煜何尝没发觉她的委屈,简直后悔死了,后悔当初不该那样刺激她。

    后悔的同时,他又无限心疼,急忙赔罪,“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说的,我随口胡说而已,并不是真的,我只要你,身体只对你有兴趣,其他的女人,一点感觉也没有。”

    可惜,凌语芊再也不会听他解释,曾经的那些话,已在她心里扎了根,给她带来巨大深广的痛。

    贺煜,不管你说什么,不管你那些话是真还是假,我都已经不想去在意,因为,我不想再和你扯上任何关系,目前所做的一切,妥协也罢,沉默也罢,都是为了宝宝,宝宝才是我的全部,而你,什么也不是,再也没资格!等宝宝一岁的时候,我和爷爷定下的合约生效,我会带着宝宝离开,彻底和你断绝关系,然后,彻底把你从我记忆里剔除。

    我想,我一定能做到,一定能够把你当陌路人,一定能够!

    凌语芊想罢,挣扎得更激烈。

    不过这会,贺煜顺势松开了,其实,他抱着她也就想慰藉慰藉而已,毕竟他清楚她的身体状况,深入下去,只会他自己欲火焚身,痛苦不堪。

    他将她的脸转了过来,眸色深深地凝望着她,少顷,低吟出,“曾经的一些胡言乱语,你切莫放在心上,你只要记住,我的身体只对你有感觉,自从和你在一起后,只属于你,将来,也一样。”

    他的表情分外认真和严肃,语气也异常郑重,那双幽邃炯亮的眸瞳像是两股深广的泉眼,把人给深吸进去。

    凌语芊不由得怔了一下,但很快,她又强迫自己从中解脱,视线移开。

    其实,她只要仔细聆听和琢磨他的话,便能发现某个真实情况,发现曾经令她悲痛欲绝和失望绝望的他和李晓彤有染的事,只是一个误会!然而,她太急于摆脱他,以致连他说的话也迅速忽略。

    贺煜在心中深深叹息,突然凑脸过去,在她前额落下怜爱一吻,伴随一句温柔的话,“早点休息,晚安!”

    说罢,他下床,高大的身躯走到衣柜那,取出一件长袖T恤穿上,走出卧室。

    在房门关上之际,整个空间安静下来,凌语芊下意识地瞄向门口,出神地盯着紧闭的大门,好长一段时间后,她才收回视线,转到酣然熟睡的凌语薇身上,再一次为妹妹的无忧无虑感到羡慕和欣慰。

    一会,她也缓缓躺下,闭上眼,在自我强迫中进入梦乡……

    同一时间,李家。

    李坤夫妇,李晓彤,家庭医生,还有另外一个高级心理医师,通通集中在李晓筠的房间内。

    李晓筠在半个小时前醒来,李坤马上通知家庭医生带白天就约好的心理医师一起过来。

    李坤是高官,李家又是G市十大家族之一,付得起钱,这两医生便也不分昼夜,随传随到。

    家庭医生先给李晓筠做了一个全面检查,然后愉悦地汇报李晓筠身体上没什么大碍。

    “筠筠,听到了没,医生说你没事。”守在床头的李母握住李晓筠的手高兴地道,神情尽显慈爱。

    李晓彤也坐在床前,同样满眼怜爱,对李晓筠安抚着。

    自刚才一醒来,李晓筠便是一副呆愣状,对房里的每一个人都瞧了一眼,什么话也不说,任凭李母等人如何询问如何表露爱意都不理会,现在面对母亲和姐姐的再一次关爱,她同样视若无睹,无动于衷。

    众人于是彼此相视一下,然后,由心理医师出面,开始探测李晓筠的病情。心理医师是高级大师,对诊断和治疗精神病人有一定的做法,她像以往那样,对李晓筠仔细询问、观察,整个过程维持了将近半个小时。

    完毕后,只留下李母负责看着李晓筠,李坤和李晓彤则随医师来到另一间客房。

    在寂静凝重的空气里,心理医师面色严肃,报出诊断结果,“根据初步诊断,二小姐极有可能患了人格障碍症,即双重人格分裂症。”

    人格分裂症!

    一听这个耸人听闻的字眼,李坤和李晓彤皆重重一震,李晓彤还迫不及待地质问,“人格分裂症?医生你确定吗?你百分百确定?”

    “根据我多年来的临床经验,应该错不了!”心理医师毅然肯定。

    李晓彤却仍无法相信和接受,继续气急败坏地辨析,“据我所知,人格分裂症患者,通常都是性格孤僻内向,生活环境差,长期受到压迫而产生厌世甚至仇恨社会……这些情况筠筠都没有,筠筠很开朗,她社交也很广,拥有不少朋友,经常去和朋友见面聚会。”

    “不错,大小姐你说的这些是属于人格分裂症状,这是普通和大众的,但不排除有个别的案例,二小姐属于个别的。你们不妨想一想,她曾受过什么严重刺激或创伤,这些经历都有可能成为她人格变化的重要因素。”心理医师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娓娓而谈。

    李晓彤听罢,努力快速地思忖,然后,想到了昨天李晓筠突然对她骂的那些话,便也立刻告诉医师。

    医师顿时明了,马上一拍大腿,残酷地说出病因,“那就对了!大小姐自小深得父母疼爱,光芒四射,是亲戚朋友的关注焦点,二小姐于是觉得自己样样不及大小姐,因此产生自卑、妒忌、甚至痛恨的心理,久而久之的刺激和创伤,导致引发仇恨,性格分裂。”

    得知妹妹的病是因自己而起,李晓彤可谓从一个打击陷入另一个深渊,一时间再也说不出话,下意识地看向父亲。

    一直静默不语的李坤,依然面色深沉,眸色阴暗,整个人不知所思状。

    这时,心理医师又开口,安抚道,“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二小姐的病虽然罕见,但成功治好的案例也不少,我想只要她配合,不久便可恢复。她发病时间还不是很长,且目前来说是‘主’人格主导,‘次’人格只是偶尔受到刺激才爆发,我们找到病因,对症下药,必能让她恢复正常。”

    “对了,她的次人格假如比较偏激,会不会做出伤害人的事?那她能不能记住?”李晓彤回神,询问某件重要的事。

    “嗯,这正是我刚才所说的仇恨心理,导致做出一些无法估计的伤害,这些记忆,只有在她呈现次人格的时候才能记住,当她恢复正常人格,对这些事是毫无知觉的。当然,这并不代表患者不知晓自己有人格分裂症。”心理医师稍微顿了顿,迟疑地问,“听钟医生说二小姐昨天忽然狂性大发,对你和李太太大打出手?”

    钟医生正是李家的家庭医生,算是李家的心腹,但对这个认识不久的心理医师,李晓彤还是心存顾虑与保留,她沉吟片刻,突然叫心理医师先退下。

    心理医师愕然,但也没说什么,领命走了出去。

    房内只剩李晓彤和李坤,李晓彤事不宜迟地对李坤道,“爸,看来筠筠有可能是在次人格发作时杀害的张雅。”

    “那她就不用负任何刑事责任?”李坤也总算做声,复杂犀利的眼眸紧盯着李晓彤。

    “到时候做精神病辩护,可以无罪释放或轻判,但也有可能由于具有暴力倾向而被关起来强制治疗。而且,这些需要经由司法鉴定机关的专业鉴定做出结论为准,所以,我们必须先查出筠筠是否真的是在次人格主导下犯罪。”李晓彤将自己得知的说出来,整个人忧心忡忡的,“想要确定这样的事,依然需要医师的协助,爸,这个心理医师靠得住吗?或者,我们另找别人?”

    李坤暂且不语,先把家庭医生叫来,得到家庭医生的保证,便又把心理医师喊来,将整件事告诉心理医师。

    心理医师果然忠诚,听完就立刻保证不会跟外界透露半句,接着还爽口答应会协助,于是乎,几人事不宜迟地重返李晓筠的卧室。

    李晓彤坐在刚才那个位置上,近距离地注视着李晓筠,小心翼翼地道,“筠筠,你听姐姐说一件事,经医生诊断,你有可能是得了双重人格分裂症,前几天在你次人格爆发时,无意中杀死了张雅,你现在要配合我们的安排,让医师确定这件罪案是在你人格分裂时发生的,这样你就可以免去死罪。”

    李晓筠一听,眸色陡然一晃,飞速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但在外人觉察之前,已经恢复正常。

    “筠筠,那天杀害张雅的事,你有印象吗?你为什么要杀害她?你是怎样对她下毒手的,整个过程具体是怎样的,你都记得吗?”李晓彤继续询问着。

    其他的人,也屏息凝神,等待回复。

    好一会,李晓筠终于给出反应,迷惘依旧,用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张雅不是我杀的,是凌语芊杀的,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李晓彤听罢,深信不疑,大大松了一口气。

    心理医师先是仔细观察了片刻,也做出汇报,“有些患者,虽然对病发过程没有记忆,但不排除隐约残留一些印象,二小姐的情况,应该是她病发期间杀了人,潜意识里残留一个人影,看到另一个出现,便以为那个人是她印象里的人,也即是,把她口中的凌语芊,当成了次人格爆发时的她。”

    “由于到时候在法庭上负责鉴定的人是司法机构派出的心理医师,李大哥您有必要去找找关系,这样他们不会刁难,兴许很容易通过。”李医生突然插了一句。

    众人于是都纷纷看向李坤。李坤还是一言不发,内心里,却已经波涛汹涌,思绪满怀。然后,他突然把两个医生都叫了出去,关上门,回到床前,出其不意地,在李晓筠脸上狠狠甩了两巴掌!

    顷刻间,大家都被这举动给震住。

    挨打的李晓筠,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愤恨和凶残,然后,捂着火辣辣地脸颊,哇的哭了出来。

    李母和李晓彤注意力从李坤那收回,齐齐对李晓筠做出安抚。

    一会,李晓彤站起身,对李坤难以置信地问,“爸,您为什么打筠筠?”

    “就是,阿坤,你这是怎么了!”李母也跟着大喊。

    李坤怒火未退,气咻咻地责骂,“她该打!本以为凌语芊是凶手,我弄了全盘好计划,谁知她才是真正的凶手,我整个计划等于化为乌有了!”

    “爸,您别这样,筠筠也不想的,张医师不是说了吗,那是筠筠次人格的时候造成的错,其实,筠筠变成这样,我们都要负上一定的责任,如今我们要做的,不是去责备伤害她,而是要保护安抚她!”李晓彤满面悲切,说得哀伤痛楚,“我答应你,无论如何都会让筠筠逃过这一劫,且也尽量不影响你的

    仕途,根据我们国家的法律,成年子女犯错,与家长并无很大的责任,筠筠这次的事,您并没有参与,对您不会造成很大影响。”

    “彤彤说的对,这错已铸成,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如果我们不帮筠筠,那就没人帮她了!”李母继续附和,一把搂住李晓筠,满腹愧悔。

    不久,她松开李晓筠,对李晓彤道,“彤彤,妈知道你素来正义,但这次,妈希望你能破例,帮帮你妹妹,你去找贺煜,跟他说,让他放过筠筠,让他看在你和他的那段情意份上,饶筠筠一次。最多,我们给他们赔偿,他们要多少钱,我们尽管答应,反正你三叔给了你那么多钱,如今正好拿出来用!对了,你现在去,立刻就去找贺煜。”

    “妈,别急,这些都是我们在猜测的,贺煜他还没找到证据,我们先看看情况怎样。而且,开庭的时候,说不定司法鉴定如我们所料,法官最后判决筠筠没事。”李晓彤同样内疚不已,她从不知道,自己那些荣耀风光的日子,是一把无形的刀,一直刺着亲妹妹,导致最后,把亲妹妹逼成这样。

    李母却摇头,心急如焚地指出重点,“不,贺煜不会罢休,贺家一定不会罢休,如今他们死了人,肯定不会就此放过筠筠。何况,这次还害得那个凌语芊无辜被拉进监狱,贺煜那么爱那个女人,更是不可能放过我们的。”

    李母一番话,正深深刺痛着李晓彤的内心,让她不禁想起,贺煜对凌语芊的万般呵护和关爱,接着,又想起贺煜那天的狠话。他说过,绝不会放过筠筠!她了解他的个性,那不仅仅是威胁和警告,他会说到做到。

    不过,正如母亲所说,筠筠不能出事!筠筠弄成这样,是自己间接造成,故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眼睁睁看着筠筠再受更多的痛苦。李晓彤想罢,望着母亲,肯定地承诺出来,“妈,您别担心,我答应你,我会竭尽全能帮筠筠,反正她也是不知情的情况下杀人,所以我会帮她,一定会帮她!”

    “嗯,虽然你爸在政府有点势力,可贺家的势力比我们更大,我们能打点,他们必定也会。必要时,你找贺煜求情,算是为了筠筠,也为了你爸。”

    “行,我们见机行事,我会尽力的。”李晓彤说着,蹲在床前,握住李晓筠的手,挤出一抹笑,“筠筠,你别怕,有姐姐在,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李晓筠依然捂着受伤的脸庞,两眼布满了深深的恐惧,回望着李晓彤,最后,扑在李晓彤的怀中,凄切嚎哭而出。

    李晓彤不觉更加心酸,紧搂住她,还伸手,在她背上轻轻抚顺着,心中那个念头更加坚定了。

    许久过后,她暂且和李晓筠分开,又让母亲陪着李晓筠,自己则和父亲走出李晓筠的卧室,继续就着案子商量。

    看着怒气渐渐消退的父亲,李晓彤真切地道,“爸,我知道仕途对你很重要,但希望你偶尔能考虑到家庭,我们不愁吃穿,有些事,没必要去争取和强求。虽然我没有涉及过官场,但我也清楚,每爬高一个位置,那里面都保藏着一定的牺牲,所以,有时保持现状也不错的。”

    李坤还是一脸深沉状,眸色复杂地盯着李晓彤,不吭声。

    李晓彤也没去深究他眼中的神色,说出接下来的安排,“这件案子,还有一个重要的证人,那就是凌语芊口中所说的珊珊。贺煜应该早就在寻找这个人,我们也必须找,而且最好能快一步找到她,先了解整件事的情况,也好做出应对。”

    李坤还是一字不发,稍后,突然走开了。

    李晓彤目送着他的背影,俏脸尽是愁云惨雾,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接下来,李晓彤全力着手这件案子,为了找到珊珊,她还委托心理医师给李晓筠催眠,希望能让李晓筠忆起当时的一些情况,不过很奇怪,却偏偏就是无法如愿。

    而这时,贺煜已经找到了“珊珊”,经过一番威逼利诱,珊珊总算承认和招供。

    原来,这个珊珊欠了一大笔债,正走投无路中,有次无意中被李晓筠找到,用大量钱财要她合作一件事,珊珊不知道会涉及人命,便也答应了,案发当天,李晓筠给她一套制服,叫她穿上,然后让她躲在车尾箱,直到她醒来时,她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大庄园里,然后,她根据李晓筠的指示,悄悄来到凌语芊的卧室,把凌语芊骗到湖边,中途凌语芊扭到手,也是计划当中,那包药,正是她趁机装进凌语芊的口袋里,还有一些动物的血,也是当时趁机偷偷染上凌语芊的衣服,借故离开后,重新躲回到李晓筠的车子里,直到夜里李晓筠才带她离开贺家。

    她还以为,死的只是一只动物,只是李晓筠和凌语芊之间的一些小恩怨,真万万想不到的,这会涉及一宗命案!

    听完整个过程,贺煜对李晓筠的一些做法感到不解,但也没有多加纠结,毕竟,珊珊所说的这些已足够证明凌语芊是无辜的,李晓筠才是真正凶手。所以,他让珊珊转做污点证人,然后带着证据,举报到G市检察院。

    检查院正式命令公安局调查,廖斌担任负责人,召集其他警察,撇开江峰,把材料组织准备好,检察院根据资料正式起诉到法院。

    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所以在李家看来,是出乎意料的,是触手不及的,不过,他们由于早有准备,李晓彤自然而然当任了李晓筠的辩护律师,结果,虽然证实李晓筠为杀人凶手,却是在精神状况不正常之下进行的命案,所以,李晓筠不用填命!

    对于这样的结果,贺煜始料不及,他万万想不到,李晓筠竟然是个人格分裂症患者!

    贺家的人,都非常不忿气,贺煜继续研究整个案子,总觉得疑点多多,总觉得,尽管李晓筠是有双重人格症状,但这次的杀人应该是在“主”人格的基础上,而非“次”人格!

    祸不单行,他还没有理清这件事,突然又有另一件事毫无预警的来袭,贺氏集团在南美某个岛国投资的能源工厂,由于当地爆发的海啸袭击,整个工厂陷入危机,必须他这个总裁立刻飞往那边处理!

    ------题外话------

    芊芊生娃不收礼,收礼只收【月票】,超级大帅哥贺煜和超级大美女芊芊的共同制造体超级小帅帅琰琰下章就出生了哟,亲们这时不投月票待何时?捂着月票对亲们没啥好处的,尽早投出来,就是对紫极大的动力,为了明天的万更,为了独特的生娃剧情,亲们大把大把地撒月票吧!求动力生娃!求动力生娃!打滚着求动力生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