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37 惊心动魄生宝宝(求票给娃当贺礼)

137 惊心动魄生宝宝(求票给娃当贺礼)

    http://

    安宁静谧的卧室里,柔和的灯光给房间各处洒上一层瑰丽而温馨的光圈,大床上,放着已经收拾好的行李和必需品,都是贺煜亲自准备的。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本来,这样的事应该身为妻子的凌语芊来代劳,贺煜也更希望她来张罗,但他又清楚,根据两人目前的关系,这样的享受和权利是不可能。

    大洋洲那边的工厂突然遇上灾害,他应该立出发的,可他还是决定陪她吃完晚饭再走,想和她相处多点时间,谁知道,她是跟他回房了,奈何二话不说,只自个跑去梳妆台前静坐!

    哎,真是个倔强的丫头,这哪是丈夫就要出远门的妻子的反应,何况,他此趟去的不是普通地方,是重灾区,难道她一点也不担心他吗?

    深深的哀叹,自贺煜唇间逸出,他满心惆怅和失落,俊美绝伦的面容也因此黯然不少,一会过后,他终于走到了她的身边,先是对着镜子里的她默默注视了一下,随即蹲下,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揉,边深情款款地凝望着她,缓缓而道,“我会尽快把那边的事情弄好,不管那边的事能否解决,都会在宝宝出世之前赶回来,你这几天自己在家,记得乖乖的,保护好你自己,保护好宝宝,我会每天晚上给你打电话,等我回来,知道吗?”

    充满爱意缠绵的话语,由低沉的嗓音传达出来,像是一缕清风,直闯进人的心扉,凌语芊极力忍着内心的情潮涌动,眼睛也尽量往周围飘忽,阻止自己望进他的黑眸当中,阻止自己深陷进去。

    她的自我强迫,贺煜自是看得出,他还知道她忍着极为难受,不想她继续煎熬折磨下去,他只好忍痛离去。

    对她再深望一眼后,他捧住她的脸,在她额前深深一吻,随即站起身,恢复他的高大和气势,然后走向大床,拎起轻便的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迈出房外去。

    坚实的红木大门,缓缓地关上,在那一声细微的啪的作响中,灼热的泪自凌语芊眼里夺眶而出,紧接着,哗哗直流,在她两边面颊滔滔划过。

    为什么自己还是无法做到无动于衷?为什么自己感觉很难受,难受得哭了?只因为宝宝即将出世了吗,因为他在宝宝预产期五天前出远门吗?因为担心自己分娩时他赶不回来吗?

    那,刚才为何不出面挽留阻止他?

    可是,就算她挽留,他也不会真的留下,那么大的一间能源工厂,遭此等巨变,多少重要工作重要抉择等着处理!身为集团总裁的他,根本就不能缺席。再说,她才不要挽留他,她万万不能与他连上任何的亲密关系!

    凌语芊尽管不断这样想,可她还是做不到洒脱,眼泪依然不间断地流,最后,她甚至趴着梳妆台上,低声啜泣起来。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地过去,不知多久后,一只白嫩的小手缓缓爬上凌语芊的手臂,伴随着关切疑惑的轻唤,“姐姐……”

    是凌语薇,刚才贺煜走出卧室后,到客厅叫她回房陪姐姐。

    凌语芊抬起头,看着妹妹天真无邪、令她倍觉亲切的小脸,不由更觉得心酸,泪水流得更甚。

    “姐姐,你舍不得姐夫吗,你放心,姐夫很快回来的,他刚才还跟我说,办完事会立刻回来,他叫我好好陪姐姐,尽量别让姐姐难过,姐姐,姐夫很疼你,真的很疼你。”凌语薇软软的嗓音温柔地低语,拿了纸巾替凌语芊抹泪。

    凌语芊接过,自个拭擦,一会,眼泪阻止,她使劲吸着鼻子。

    “姐姐,你要是想姐夫,可以拿他的相片看。”凌语薇又道。

    “我没有想她!”凌语芊马上应了一句,不仅是回答凌语薇,更是说给自己听。

    凌语薇被怔住了,呆望着她。

    凌语芊起身,拥住凌语薇,“来,我们去睡觉。”

    凌语薇回神,也抬步慢慢跟随,她先协助凌语芊上床,自己也才上去。

    想起贺煜交代的话,凌语薇小手儿轻轻抚上凌语芊那大得像只氢气球的肚子,甜甜地道,“小宝宝,我是薇薇阿姨,你睡了吗?你爹哋出国了哦,那边发生海啸,海啸懂么?就是很大很大的水灾,会造成很严重严重的后果,你爹哋在那边的工厂也遭到严重摧毁,所以他必须过去善后,不过他会尽快赶回来,这几天没他在你身边,你要乖乖的,也要叫妈咪乖乖的,明白吗。可以的话,迟几天再出来,这样就一定能等到爹哋了!”

    一番费尽心思的话语,用凌语薇特有的纯语调说出,让人听着,不但感动,还有感激,凌语芊默默看着妹妹天真无邪的模样,心驰荡漾而澎湃,她的手,也不由自主地覆到肚子上。

    凌语薇继续用心述说,内容都是透过宝宝安抚凌语芊,先是声音清脆,渐渐转成喃喃细语,直到最后完全消停。

    她,睡着了!

    当“小孩子”真好,无忧无虑,没有任何牵挂,没有任何愁思。

    不像自己,明明很困,却偏偏毫无睡意。

    凌语芊另一只手,轻轻揉搓着凌语薇的头发,美丽的眼睛再次涌上熟悉的羡慕和欣慰之色,一会,她转移视线到腹部,搁在上面的手继续倍加慈爱地摩挲着,然后也阖上眼皮,唇角含着笑,总算进入了梦乡,她脑海里,残留着一句这样的话,“宝宝,记得等爸爸回来,务必等爸爸回来。”

    ——

    春风拂面,阳光明媚,到处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再过两天就是正月十五,中国传统的元宵节,整个天地似乎都能感受到这种喜庆的气息。

    这天早饭后,凌语芊照样在凌语薇的陪同下来到大庄园的湖畔边。

    自雅儿遇害后,这里鲜少有人出现,即便是那些保姆也在打扫清理时才来,她们迷信,觉得这带死过人,有忌讳。

    凌语芊对此却毫无顾忌,她觉得,即便这个世上真的有鬼,自己没做亏心事,鬼自然不会缠身。

    何况,这缕冤魂是雅儿,那个体质娇弱、性格文静却对生命充满希望和期待的女孩,那个在这冷漠的大庄园里算是对她最好、最单纯的女孩,也是被她深深放在心上的女孩,可以的话,她还想能见到雅儿的鬼魂呢。

    每次到这儿来,环视着四周熟悉的景物,凌语芊总会产生一种幻觉,似乎看到雅儿穿着一袭翠绿色裙子在草地上追逐着一身雪白的霓裳。

    雅儿说过,绿色能给人生命,而雅儿最渴望的便是生命,于是很喜欢绿色,衣服也翠绿色的居多。

    可惜,老天爷还是没有让雅儿得到应得的。虽然先天性心脏病没有夺走雅儿的命,结果这条努力争取和坚持了十八年、来之不易的宝贵生命,却是无辜断送在李晓筠的毒手中。

    处理雅儿命案的过程,贺煜都有跟凌语芊说,虽然她没给予任何的反应,但都认真仔细地听在心里,每天过来这儿,她都会站在雅儿当时遇害的地方,默默地转告这些情况,然后暗暗等待着李晓筠受到法律的制裁,让雅儿这缕可怜的冤魂得到安息。

    然而谁料到,苦苦等来的结果竟是,李晓筠患有精神病,患有双重人格分裂症,杀害雅儿的,只是李晓筠的次人格在主导,所以,李晓筠无罪,只被送到精神病治疗中心治疗!

    这是什么结果!这是什么裁判!虽然中国法律是这样,可凌语芊还是忍不住抱怨和抗议,深感不平!

    贺家的人,都不服这个结果,她更是不同意。记得判决出来的那天下午,她找到贺煜,那是她这些天来第一次主动找的他,也是第一次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迎着他深邃的眼眸,她对他发出一个请求,希望他无论如何也要翻案,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将李晓筠绳之于法,即便自己和宝宝除夕那晚所受的苦不追究,但雅儿这条珍贵的命,必须要李晓筠血债血还,一命抵一命!

    贺煜当即答应她,扬言不会就此放过李晓筠,保证无论用什么手段和办法,就算是不光明的手段,都势必弄出证据,证明李晓筠是主人格杀害雅儿!

    可惜,他还来不及实现他的诺言,他就要离家出国了,要去处理另一件迫在眉睫的大事。

    他前天晚上出发,昨天早上抵达后,打过一次电话回来,昨天晚上也打了,在电话里,他缄口不提那边的事,他保持着平静的声音,对她说的内容都是围绕着宝宝,叫她自己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宝宝,等他回来一起迎接宝宝的出世。

    其实,她最想听到的,是他已经找到证据让李晓筠入罪,还雅儿一个公道!当然,她清楚这是不可能,他人在国外,又怎么会处理得了国内的事,即便他不说,她也知道那边的情况一定很糟糕,一定会让他分身不遐。

    所以,由于她不做声,由于都是他在自言自语,两次通话均只维持了10分钟,还是他刻意找的话题,才勉强延长到10分钟。

    算算日子,还有三天宝宝就出世了,他真能赶在宝宝出生之前回来吗?真的可以陪她进产房,一起激动而兴奋地迎接宝宝的到来吗?

    思及此,凌语芊讷讷地扯了扯唇,自嘲自己的不淡定。说好不想的,怎么又想了呢!

    她闭上眼,甩掉那抹高大的人影,把思绪调回到雅儿那,美目重新睁开,看着绿油油的草地,她不禁再次忆起与雅儿相处的一幕幕,忆起雅儿的各种神情,特别是那腼腆害羞的笑,那友善热情的笑,那期盼伤感的笑,当想到雅儿还没来得及实现、且永远再也无法实现的梦想时,她再也抑制不住,潸然泪下。

    雅儿,对不起,对不起,假如你没有和表嫂好,假如你也像庄园其他的人那样冷漠和心存排斥,如今,你必还好好地活着,你的梦想也还有机会实现。

    还记得表嫂跟你说过的话吗,表嫂何其有幸能认识你,能多一个你这样的好朋友、好妹妹,可现在,假如有得选择,表嫂宁愿从没认识过你!

    悲伤痛楚的泪,挥如雨下,连绵不绝地自凌语芊的眼中掉落,她再度想起了霓裳的惨状,想起了雅儿了无生气地躺在草地上,想起六姑姑的痛不欲生。

    这些日子,她每天都去看六姑姑,六姑姑依然无法从极度悲痛中出来,每次都是神思恍惚地坐在沙发上,捧着雅儿的骨灰盅默默落泪。

    六姑姑离异,带着雅儿本有个依托,谁知老天残忍,夺走六姑姑生命里最重要的这个依靠,让其晚景凄凉。

    好几次,看着六姑姑孤零零的身影,她都很想跟六姑姑说,她愿意当六姑姑的女儿,代替雅儿照顾其一生。

    但最终,她还是没有说出这份心意,因为她记得曾经和爷爷的约定,她不会永远留在这里,她最多只能在这一年里对六姑姑尽孝,一年过后,她便再也无法实现这个诺言。

    在湖边玩水的凌语薇,突然跑过来了,正好看到凌语芊悲伤流泪,她本是比阳光还灿烂的笑脸顿如被乌云遮盖,难过地道,“姐姐,你又在想雅儿姐姐了吗?”

    凌语薇每天都陪凌语芊来这儿,凌语芊便将自己和雅儿的点点滴滴告诉薇薇,所以,有些事情薇薇是知道的。

    对着妹妹的关切,凌语芊并没有停止落泪,反而流得更凶,其实,当时之所以对雅儿关注,且一见如故,因为雅儿的年纪和薇薇相反,看着友善亲切的雅儿,她仿佛看到了薇薇,让她孤独的心,瞬时暖和起来,在这个冷漠的大庄园里,能有这段真挚的友情,是何等的珍贵!

    “对了,姐姐,你今天有没跟雅儿姐姐说了宝宝还有多少天出来?”凌语薇接着又道,小丫头虽存在智力障碍,但那份细腻的心思是无法抹灭的。

    凌语芊听罢,点了点头。尽管雅儿已经不在了,但她每天来到这里时,总觉得雅儿还在身边,故她会不自觉地低吟一些话,那是专属于她和雅儿之间的对话。

    记得雅儿曾经说过,还没见过刚出世的小宝宝,提出请求希望等她分娩时能进去陪她。而她,也当即就答应了。

    只可惜……只可惜……

    “小敏奶奶说,人死后会去另一个世界,和我们一样继续活着,有牵挂,有思念,所以我想,等宝宝出生,雅儿姐姐一定会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会给你打气,保佑你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生出小宝宝,还会看到小宝宝,祝福小宝宝。”凌语薇继续述说,面容严肃,认真无比的样子。

    凌语芊瞧着,内心又是一阵激荡,于是乎,她抬起头,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仰望着碧蓝的天空,低吟而出,“雅儿,距离宝宝出生只有3天了,到时候你会回来的是吧?我等你,等你来给我打气,等你来看看刚出世的小宝宝是什么样子,等你抱抱软绵绵的他(她),逗他(她)笑,教他(她)说话,表嫂和宝宝都等你,所以,你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回来知道吗?”

    蕴含着思念、内疚和哀伤的泪,持续挥洒,不停洗涮着凌语芊那略显苍白的容颜,然后由于地心吸引力而往下坠落,没入茂盛的草坪当中……

    好一会过后,凌语芊总算停止流泪,目光也从天空收回,拉起一直默默陪在身边的凌语薇,哽咽地道,“薇薇,我们回屋。”

    凌语薇颌首,搀扶住她,迈着缓慢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朝大屋方向走,不久回到大屋时,迎接姐妹两的,是一个几乎震碎人心的噩耗。

    只见平时冷清安静的客厅,忽然多了若干人,有爷爷贺云清,贺一航夫妇,贺芯和贺燿,连池振峯也来了,张阿姨和保姆们,也都在。

    他们皆围在电话机旁,盯着电视机,电视机里正播放着新闻,关于海啸袭击的新闻!

    不知因何缘故,凌语芊心中顿时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看着严肃的大伙,感受着空气里的凝重,她觉得正有一件大事发生,而保姆小玉突然跑过来对她汇报的话,彻底证实了她这个不好的预感!

    “语芊姐,听说XX国那边又遭强势海啸袭击,整个小岛几乎百分之七十的地面都被淹没,很多人都被海水卷走,所有通讯都断了,再也联系不到煜少了!”

    Xx国,正是贺煜前往的那个岛国!再次遭到强势海啸袭击,几乎百分之七十的地面都被淹没,联系不到贺煜!

    这一个个情况,像是一颗颗大石朝凌语芊当头砸下,她禁不住地打了一个踉跄,身体摇摇欲坠。

    张阿姨及时赶过来,边扶住她,边叱喝小玉,“你这笨丫头,这个时候当什么广播,用得着你来说吗!”

    然后,她又赶忙安抚凌语芊,“语芊,别怕,没事的,煜少不会有事的。”

    这时,其他的人也纷纷把目光转过来,除了季淑芬,所有人都露出关切的神色,池振峯更是情不自禁地跑来,扶她过去沙发那。

    贺云清出声安抚,“语芊,你先别急,我已经广派人手去联系了,也委托了政府帮忙,会尽快有阿煜的消息的。”

    “煜少吉人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他还要回来陪你生娃呢。”张阿姨也再度开口。

    接着,是贺燿,“虽然百分之七十的地面被淹没,但还有百分三十,大哥一定在这百分三十的地方,那边政府已经加急处理,和外界通讯很快会恢复,大哥也很快有消息的。”

    面对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凌语芊没有仔细去听,坐下之后,她视线紧盯着电视画面,任何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耳朵也详细聆听着电视里发出的旁白报道,任何一个字的也没漏掉。

    其他的人,注意力也回到电视上,电话机在响个不停,接话的都是贺一航,每一次,都是失望的结果。

    电视里继续播放着XX国那边的情况,偌大的屏幕,继续被狂飙的海啸画面给占满,那一**狂涛骇浪,伴随着巨响,几十米高的海涛形成水墙,像是打在观看者的心头上,像是朝电视机前的他们席卷而来。

    凌语芊几乎毫不眨眼,越看越是觉得恐怖,心里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在厮杀,伴随着无数战鼓声、呐喊声、哀鸣声,一并缠绕捣鼓着她,震动着她,给她带来天崩地裂的恐惧,刹那间,一声凄惨的痛叫自她嘴里发出。

    “啊……啊……”她曲着身,捂着肚子,频频哀叫出来。

    坐在她身边的张阿姨惊慌不已,“语芊,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好痛,肚子好痛……”凌语芊猛地站起身,然后,又迅速坐回沙发上,痛得脸都扭曲了。

    “难道是宝宝要出来了?可预产期明明还有三天的……”张阿姨下意识地低吟了一句,见凌语芊裤子湿了一大片,随即大嚷,“噢,羊水破了,宝宝可能要提前出来了!”

    众人一听,皆震住,且仓皇失措。

    “快,快让人准备车子,送去医院。”张阿姨又大声喊道。

    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快速冲到凌语芊的身边,是池振峯,他不由分说地抱起凌语芊,疾步往外面走。

    凌语薇跟了出去。其他的人顿时也乱成一套,贺云清马上叫身为婆婆的季淑芬跟上。

    不料,季淑芬拒绝了,理由是,贺煜下落不明,她要守在家中等消息。

    “不是有电话吗,你带上手机,到时一有消息,我立刻通知你。”贺一航做出劝解。

    “不,我要在家中守着!那些医生和护士不都安排好了,哪还用得着我去!就算她真的要生,他们会帮她。”季淑芬却继续固执地拒绝,她这只是找借口,就算贺家已下重金在医院安排好这次的分娩,但家人的定义哪是那些医生和护士能比的。

    贺云清见状,在心里直摇头,直叹气,便也不再理会,刻不容缓地安排张阿姨和小玉等几个保姆跟去,还命贺燿通知凌母。

    转眼间,大伙都分了心,一半为贺煜的安危,一半为凌语芊的提前分娩。

    路上,银色跑车在快速又稳健地驰骋,驾车的人正是池振峯,凌语薇坐在副驾驶座,凌语芊则由张阿姨和小玉陪在宽敞的后座上。

    凌语芊继续痛得哀叫连连,张阿姨和小玉不停安慰,凌语薇也扭头,加入安抚。

    池振峯更是心急如焚,恨不得能立刻飞到医院,可他又清楚,自己不能开得太快,如此关键的时刻,自己不能出任何意外!

    “Yolanda,别急,就到了,很快就到了。”他边驾驶,边劝慰着,由于要看路,他无法回头,只能靠车后镜了解她的状况,见到她痛得连五官都扭成一团,他心疼不已,想不到,生娃真的这么痛!

    “总裁,你一定要没事,一定要尽快赶回来,Yolanda要生了,你务必赶回来啊!”他不禁又在心中默默祈求,下意识地将油门踩紧一些。

    一会,总算安全抵达医院。院方已经接到电话通知,数名医生和护士早在门口等候,从池振峯车里接过凌语芊,放在医院专用的手推车上,直奔产房。

    贺家预定的是五星级豪华产房,环境优美,设备齐全,且有专门的医护人员全程照顾。

    凌语芊抵达产房后,医生给她检查,证实凌语芊宫口已开,宝宝真的可能会提前出来,所以,立刻进入预产状态。

    凌母不久也赶到,凌语薇首先跟她汇报,“妈,姐夫去的那个国家再次遭到海啸袭击,大家都联系不到姐夫,姐姐伤心,肚子疼,宝宝要提前出来了。”

    凌母一听,仿佛被雷电击中,重重一震!贺煜失去音信!那岂不是赶不回来了,另外,他没性命危险吧。

    “伯母,你别想太多,总裁应该没事的。”池振峯不由安慰她。

    凌母回神,带着感激冲池振峯点了点头,便也收拾心情,直奔床前,握住凌语芊的手,心疼怜爱地道,“芊芊,孩子,你怎样了,还好吧,妈来了,妈来了。”

    凌语芊俏脸已然一片苍白,眼中泪花可见,皱着眉心痛苦地申吟,“妈,好痛,我好痛。”

    凌母握紧她的手,语调更加温柔,“傻孩子,生宝宝都是这样的,都痛的,你听医生的话,很快就不痛了,嗯?”

    “凌大婶说的没错,生宝宝都是这样。在我们那个年代,医术还没这么发达,更难熬呢,语芊,现在有这么多医生在,你不会有事的,对了,你想想小宝宝,想想他有多可爱,想想他在迫不及待地出来和你见面。”张阿姨也附和着。

    凌语芊来回看着她们,然后,颌首,不再做声,却拧紧娥眉,咬紧牙关,正在极力忍着疼痛。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医生时刻关注留意着凌语芊的情况,她们本是预测凌语芊傍晚会生出来,奈何如今都晚上八点钟,凌语芊的宫口还是只开了5公分,那一阵阵剧痛却是丝毫不间断,起初,在大家的轮流安慰下,凌语芊还能忍住,可渐渐地,时间太长,她再也分心不了,再也按耐不住。

    看着女儿痛苦挣扎煎熬,凌母心疼之余,也焦急担忧不已,询问医生怎么会这样。

    医生耐心地为她解答,说这样的情况也有人试过,让大家稍安勿躁,继续等待。

    这时,贺云清来了,贺燿陪着他来,他们一直用电话和这边联系,也知道凌语芊还没分娩。因为避忌,他们没有进产房,而是在外面的客厅静候。

    不久,池振峯赶到,中午在凌语芊进入产房后,他便先回公司处理事务,一直忙到现在,心里惦记着凌语芊,连晚饭也不吃就先往这边跑,也正好询问贺煜的情况。

    贺云清一脸担忧和凝重,由贺燿代为回答,说依然无法联系到贺煜,XX国那边的通讯尚未恢复与外界的接通。

    “这事,大家都别和语芊提起,如果她问到,就说那边的海啸已经退了,政府正在抢修,应该很快就有阿煜的消息。”贺云清这也才开口,做出叮嘱。

    池振峯点头,确实,凌语芊这个时候需要的正是希望和鼓舞,任何悲观危急的消息,都不宜让她知道。

    然而,当他们在外面做着打算时,房内的凌语芊忽然叫医生打开电视,叫医生一个个频道地转,转到关于XX国的海啸报道。

    医生不知实情,马上听从,凌母和张阿姨等人也急着想知道贺煜的情况,便也没想到阻止,结果,这仍旧令人担忧的危机还是让凌语芊知道了。

    她呆呆看着电视画面,连疼痛都忘了,不知过了多久,当她再次惨叫出声时,医生检查,宫口又开了一分,已经六公分了。于是关掉电视,准备接生。

    医生、助产士、凌母和张阿姨等人都守在床前,叫凌语芊加油和鼓励,起初,凌语芊也乖乖听话,可渐渐地,她忽然停止用力,视线看回到已经关掉的、此刻先是一片黑屏的电视机上。

    凌母知道她想什么,立刻劝解,“芊芊,乖,别想了,他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所以,你先把精力集中到宝宝身上,先让宝宝顺利出来,好吗?乖,听妈的话,听医生的话。”

    医生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便也加入劝慰和安抚,可惜,凌语芊根本不听,而宝宝仿佛也全力为父亲担忧似的,直到凌晨六点,宫口只开到7公分,宝宝还是没有出来。

    这期间,凌语芊继续饱受痛苦的折磨,她已累得小脸憔悴泛白,昏昏欲睡。

    医生便也提议她先睡,睡醒了好有力气分娩,可惜,她是睡着了,但每次只睡了十来分钟便又被疼痛弄醒,她于是又叫医生打开电视给她看,又是看关于XX国海啸的报道。

    医生不知所措,悄然离开产房,出到客厅,对昨夜回去休息后而今天一早便又赶过来的贺云清汇报情况,“贺太太盆骨略小,胎儿又大,分娩本来就困难,如今又记挂着贺总裁的情况,根本无心分娩,您看能否找到一些办法让她别再为贺总裁的事担心,先把孩子生出来。”

    对凌语芊的情况,贺云清早就知道,这也是他为何一大早就赶过来。他也不知所措,询问医生,“假如让她顺其自然地分娩,宝宝会不会顺利出来。”

    医生略作思忖,应答,“这样理论上是可以,但我怕时间久了对胎儿不好,毕竟,她羊水已经破了好几次,再继续流下去,胎儿可能会出现缺氧状况。”

    贺云清听罢,长长叹了一口气,一会,取出手机,对着手机说出一段话,拍成视频,然后交给医生,让医生拿进去,播放给凌语芊看。

    小小的手机屏幕里,露出贺云清慈祥和蔼的面容,他神色端庄严肃,眸色深深,却仍掩不住忧虑和悲愁,刚烈的嘴唇正一开一合,道出声来,“语芊,我知道你心里记挂着阿煜,但除了阿煜,还有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那便是宝宝!宝宝是你和阿煜的爱情结晶,不管阿煜现在处境怎样,我想,他应该和我们一样焦急,应该比我们还焦急,因为,他承诺过要赶回来陪一起迎接宝宝的到来。阿煜的状况,其实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痛苦,都无助,他被困在那里,有心无力!而你不同,你还有自发权,只要你肯用力肯坚持,宝宝会出来的,所以语芊,你加油吧,就当为了爷爷,为了你自己,为了宝宝,更为了依然在和残酷的自然环境苦苦奋斗的阿煜,忘记周围的一切,聚精会神将宝宝生出来,这也是你为在远方努力的阿煜的一种极大的鼓舞和动力,好吗?可以吗?丫头……”

    真挚的言语,用苍劲有力的嗓音娓娓道出,配上带有恳求和命令的音调,让在场的人都动容,都震撼,都感动,凌语芊更是心头澎湃起伏不断,眼泪夺眶而出。

    这时,凌母也趁机劝道,“贺老先生说的没错,现在最重要的是宝宝,芊芊,宝宝的安全在于你,故你要肩负起保护他的责任,先将宝宝生出来,好吗?妈也求你了!”

    其他的人,也纷纷劝解和恳求,凌语薇更是哭着哀求。

    凌语芊咬着唇,来回看着众人,最后,点了点头。

    事不宜迟,医生先给凌语芊吃一碗甜汤,让她补充能量,然后再次进入接生。

    这次,凌语芊排除杂念,把注意力全都用在生宝宝上,然而,当宫口开到八公分时,她又开小差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当她视线不经意间瞄到水蓝色的窗帘,脑海忽然像是破开一个缺口,一幕幕惊骇的画面迅猛冲进。

    她仿佛看到,巨浪呼啸以摧枯拉朽之势,越过海岸线,迅猛无情地袭击着岸边的城市和村庄,人们瞬间都消失在巨浪当中,被震塌的一切建筑物在狂涛的洗劫下,洗劫一空,事后,海滩上一片狼藉,到处是残木破板和人畜尸体,其中一个,是贺煜!

    贺煜死了,贺煜遇害了,在XX国遇害了!

    本是用力生娃的她,突然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她美目倏忽大瞪,嘴里的申吟转成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房间,然后,她弯腰坐起。

    大家无比被这出其不意的一幕给惊慑到,医生大惊失色,急忙按住她。

    凌母也握住她的手,惶恐大喊,“芊芊,你怎么了,芊芊……”

    “妈,贺煜死了,贺煜被海啸卷扫在沙滩上,死了!我要去找他,我不准他死,我和宝宝都不准他死!”凌语芊凄叫依旧,边使劲挣扎着要下床。

    凌母顿时明了,应道,“不,孩子,那是幻觉,你的幻觉而已,贺煜没事,虽然我们还没有他的消息,但他不会有事的,所以,你别管,别胡思乱想,先把宝宝生出来,乖,听妈的话,乖!”

    “说不定煜少已经在归来的途中,语芊,你快生宝宝吧,等宝宝出世了,说不定煜少也回来了。”张阿姨也急忙安抚。

    可惜,凌语芊已经神思错乱,继续抱怨和低吼,“不,我要他现在出现,我要把他找回来,妈,他真是个不守信用的人,以前,他说将来等我生娃的时候会陪在我的身边,给我打气,和我一起迎接宝宝的到来,但结果呢,他忘了,他再也记不得对我说过的这些话!如今,他出国前也承诺过会赶回来,可还是没有赶回来,他一次次地食言,他根本就是个骗子,是个坏蛋!”

    凌语芊话中有话,其他不知情的人兴许不留意,但凌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不由得附和,“孩子,他不是有意的,他都不是故意那样的,别跟他计较,别跟他计较。听妈的话,你先安心分娩,其他的事迟点再说,迟点再说好吗?妈求你了,芊芊,妈求你了。”

    凌母说着,噗通一声在床前跪了下来。

    这一举动,立刻将慌忙中的众人震住。

    而凌语芊,也霎时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不由自主地想起另一幕,一个久远的、却让她永世难忘的噩梦!

    当年,她也是躺在病床上,那时,灯光是幽暗的,空气是冰冷的,母亲跪在地上,对她苦苦哀求,哀求她配合医生的安排堕胎!现今,母亲同样是跪在地上,却是乞求她配合医生来生宝宝!

    当时,她期盼着天佑能及时出现,把她从病床上救走,同时,也救走她和他的爱情结晶。如今,她同样苦苦期盼着贺煜的归来,想他陪她一起熬过这个辛苦难熬的分娩过程,迎接宝宝的到来。

    可惜,他不会出现!四年前,他没有出现,四年后的今天,他也将不会回来!

    “芊芊,想想宝宝的来之不易,想想他对你是多么的重要,他代表的,不仅是他自己,还代表着另一个灵魂,所以,你要保护好他,决不能让他出事,如今,你有那个能力,孩子,你有那个能力啊!”凌母继续话中有话地暗示着,已经泪流满面。

    凌语芊更是泪如潮涌,想起这一路来,自己是怎样的小心和谨慎,为了宝宝,自己是怎样地熬过一次次心灰意冷和痛楚绝望。

    另一个灵魂,指的是四年前,那个尚未成形就被扼杀的胎儿。

    当时,自己年纪小,无能为力,如今,自己有能力了,决定权在自己的身上,假如自己还让他出啥意外,自己必定遗憾一生,后悔一生,痛苦一生,说不定,不用一生,因为,自己会跟着宝宝而去!

    终于,凌语芊不再挣扎和反抗,重新躺回到床上,整个人安静了下来,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医生于是又鼓励她用力,而她也听从了,也真正的努力了,奈何宝宝还是不肯出来。

    疼痛越来越剧烈,越来越严重,她痛得死去活来,宝宝却还是静静地躲在她的肚子里。

    又一个傍晚来临了!

    两天一夜的折磨,身心大大受创,让凌语芊几乎不成人形,她披头散发,满面苍白和憔悴,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

    贺云清又来了,贺一航也来,就连季淑芬也被贺一航威胁着来了,不过,她还是没有进产房,只和大家在客厅等候。

    凌母不忍心女儿再受苦,跟医生提议,剖腹产!

    可是,还不待医生接话,凌语芊忽然做声,细若蚊苍的声音几乎淹没在冰冷的空气中,但大家还是听到了她的话,她不答应剖腹,她要顺产!

    凌母见状,不禁怀疑她是否还在坚持着等贺煜归来!

    一会,医生便也做声,说反正都到这种程度了,顺产依然可以的,建议再等等看,假如明天还是无法生出来,那再剖腹产!

    凌母只好作罢,注意力重返凌语芊的身上,为女儿的固执个性再次感到无奈和心疼,眼中凝泪,伸手轻轻梳理凌语芊凌乱的发丝,轻抚着凌语芊泪痕从未干过的脸儿。

    偌大的房间,安静了下来,众人都默不作声,但视线都继续锁定在凌语芊的身上,暗暗为这个独特罕见的分娩感叹感慨。

    疼痛依然袭击着凌语芊,她再也不似原先的哀叫,估计是,她已经痛得麻木了!她躺在床上,时而闭眼,时而睁眼,看往电视机上,看往房门口。

    时间继续悄然流逝,医生和护士们进进出出,不知过了多久后,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赫然走进。

    他穿着一件黑色大风衣,一件泛白牛仔裤,短发随意放着,洒脱不羁,帅气刚毅的面庞,镶嵌着一双飞扬自信的剑眉,一对灿若星辰的眼眸,一只高而挺直的鼻子,两片性感的薄唇,整个人是那么的英俊,那么的完美,俨如上帝专门制造的一件举世无双的工艺品。

    凌语芊早已经看到,美目陡然瞪大,随着他慢慢走近,来到她的跟前,她更是浑身僵硬,紧接着,又激动得全身颤抖起来。

    天佑!

    天佑来了!

    自己看到天佑了!

    难道,这又是幻觉吗?或者,这是梦?

    凌语芊美眸一瞬不瞬地瞪着,使劲咬着唇,锋利的贝齿深深陷入娇嫩的唇瓣中,带出一阵剧痛,让她发觉,这不是梦,也不是幻觉!

    是天佑,是天佑出现了,他实现了他的诺言,他来陪她冲破煎熬和苦痛,一起迎接宝宝的到来,迎接他们的爱情结晶的到来!

    沉寂的心,瞬时狂喜起来,凌语芊两唇分开,蠕动着正准备开口去叫他,然而,他先一步发出的呼唤,让她美梦震碎。

    “语芊……”带着长长尾音的呼唤,自他嘴里发出,他在大椅坐下,抓起她的手,深情的眼定定地注视她,“语芊,你还好吧,你的情况很糟糕,一定吃了不少苦,两天一夜了,傻瓜,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那么执着,何必呢,何苦呢……”

    是他!

    听着他带着怜悯和疼惜的低吟,听着那熟悉的嗓音,凌语芊恍然大悟。

    “天佑想跟你说,不管他在不在你的身边,他都感受到你的苦,感受到宝宝的即将到来,也一直在别处给你打气,给你加油。他希望,你可以怪他,但别选在这个时候,现在,你先集中精力生娃,这是你的责任,也是他的乞求,是你们共同的美好心愿和未来。你想要怨他也好,恨他也好,等生完宝宝再继续,他会乖乖地接受惩罚,毫无异议地接受惩罚。语芊,答应他好吗?好不好?”他继续轻吟着,温润的嗓音像是一缕春风,徐徐吹进了人的心房,温暖了那颗孤苦悲伤、苦苦等待和挣扎的心。

    凌语芊眼泪继续飙个不停,她没有做声,不予任何回复,只目不转睛地回望着他,她突然抬起手,吃力地朝那张深入骨髓的熟悉面庞摸去。

    他见状,亲自带着她的手,一并抚上他的脸庞,盈满情意的眸瞳也继续看着她,渐渐地,唇角勾出一抹会心疼爱的笑。

    他们就这样彼此对望,直到,凌语芊再次遭剧痛袭来!

    医生再一次为她接生,这已不清楚是第几次为她接生,不过,不同于前几次的是,此刻多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一直握着她的小手,握得紧紧地,注视着她,对着她笑,给她鼓励和打气。

    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凄厉而痛苦,透着伟大,在房内此起彼伏,叫得让人心惊胆战,让人焦急如焚,让人心疼怜爱。

    时光飞逝,黑夜变成了白天,当水蓝色的窗帘染上一片专属于晨曦的光芒时,一声清脆响亮的婴儿啼叫,响彻整个房间。

    紧接着,是医生迫不及待地欢喜宣布,“生了,终于生了,恭喜贺太太,总算熬过去了!”

    “是个男娃,是个男宝宝!”助产士也跟着呐喊,语气也极尽惊喜和兴奋。

    其他的人,都大大松了一口气,面露微笑,为这场惊心动魄的、维持了两天两夜的独特分娩终于圆满结束而鼓掌和欣慰。

    奄奄一息的凌语芊,借助着最后一丝力气,先是朝刚离开她的体内、红皱皱的小小人儿望了一眼,视线随即转到眼前的男人身上,疲惫不堪的眼皮再也支撑不下去,缓缓阖上……

    ------题外话------

    芊芊生娃不收礼,收礼只收【月票】,华丽丽地万更!万二更!惊心动魄、独特巧妙的生娃过程!亲,你们感动了吗,震撼了吗?感到出乎意料了吗?那别忘了投月票,快给几乎耗掉一条命的芊芊补补身体,让她尽快复原吧,那样也才有足够的奶水给咱们可爱帅气的小琰琰吃哟!此时不投待何时?希望亲们都能行动起来,还有曾经答应过生娃送票的亲,请实现承诺哦,贺煜无法实现承诺,是因为他身不由己,但是你们,只需动动手指,便能做到哦!O(n_n)O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