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38 弥足珍贵的小宝贝

138 弥足珍贵的小宝贝

    http://

    身心疲惫的凌语芊,睡得很沉,很沉,但脑电波依然被某个悲伤的画面满满占据,以致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噩梦,每次都给她带来痛彻心扉、像绳子般无情勒着她脖子、令她几乎窒息而死的噩梦!

    冰冷灰暗的小诊室里,她躺在破旧的手术床上,两手紧揪住身下泛白的床单,尽显恐慌的美眸没有焦点地四处张望,整个身体随之颤抖连连,一会,她腾地起身,扑向守在床边的母亲,握住母亲的手,声带哭意地发出恳求,“妈,我不想打胎,真的不想,您跟爸说,别逼我打胎,这是我和天佑的孩子,我不想失去,不能失去!”

    母亲白皙的脸也忧愁遍布,哀伤的眼眸无尽怜爱,结果却还是爱莫能助地拒绝,“芊芊,别再强求了,你爸不会肯的,你爸也身不由己,无可奈何,所以你乖,听妈的话,把胎儿流掉。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不,我舍不得,他是我和天佑的第一孩子,是我和天佑的爱情结晶,我不能失去他!”她痛哭出声,晶莹的泪唰唰淌过她憔悴的两颊。

    一个穿着白色袍衫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手中拿着堕胎药和一杯水,递到她的面前。

    她下意识地抿紧樱唇,不断摇头,泪水也跟着持续掉落,染湿了一大片床单。

    母亲从医生那接过药丸,挤到床沿坐下,继续哄道,“芊芊,乖,快把药吃掉,妈懂你的心情,可这是没办法的事,假如不是无路可走,我们也不会要你这样。听话,把孩子打掉,妈好好照顾你,在婚礼前养好身子。”

    她听罢,继续摇头,顺势转为哀求第二件事,“我不想嫁给那个人!我爱的人是天佑,我不想和一个没有感情的男子共度一生,妈,求您,求您再疼我一次,再宠我一次,求求您!”

    “芊芊,妈也求你,你就当做……报答你爸吧,想想你爸,从小是怎样疼你爱你,他好不容易才创业,要是这次失败了,他会受不住的,一定受不住的!还有薇薇,我们还得继续照顾她,继续保护她和治疗她啊。”

    “凌小姐,快点把药吃了吧,另外,希望你能控制好情绪,免得等下堕胎过程中对你身体造成伤害。”医生不由催促了一句。

    “芊芊,快,听医生的话,别挣扎了,乖,乖!”母亲拿着白色药丸,直接塞到她的嘴边。

    她仍紧抿双唇,使劲地抿着,泪水也继续留个不停。

    母亲见状,突然把药丸塞回到医生手中,噗通一声跪在床前地板上,继续苦苦哀求,哀求她张开嘴,哀求她把药吃掉,哀求她把来的不是时候的胎儿流掉!

    时间在悲伤中度过,她隔着模糊的视线,定定地望着母亲,看着母亲满面泪水、悲切痛楚的样子,终于,她紧闭的双唇缓缓分开了,一滴殷红的血立刻往下滑落。

    刚才,她使劲咬唇,嘴唇已被咬破。

    医生已经抓紧时间,刻不容缓地将药丸塞到她的嘴里,接着是刚硬的玻璃杯缘,正好刮过伤口,引致又一阵痛。

    不过,她都毫无知觉,静静地任由医生操作,随着略带苦味的药丸滑下喉咙,她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停止了跳动。

    然而,这还不是最痛苦的,最让她痛不欲生和跌入地狱的是,在她服下药物一阵子后,肚子传来一阵剧痛,痛得就像是被用力刺了一刀,又像是被万箭穿心,被凌迟,有样东西直逼她的下体,狠狠撕扯着,在那痛苦挣扎了一段时间,最后滔滔淌流而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蔓延整个空间。

    听着母亲和医生的呼气声,看着她们一脸释然,她知道那是怎么状况,宝宝没了,受到药物无情扼杀的胎儿、自己肚里那个未成形的生命,刚才已经一点一点地自体内流出,化为乌有,再也回不来!

    刹那间,她也觉得自己的生命在慢慢走向尽头,灵魂出窍,余下的,只有一具麻木的躯壳。

    她听到母亲的声音,母亲在安抚她,说她将来还会有宝宝,承诺等她下次怀孕,再也不会逼迫哀求她打掉,会帮她一起保护照顾,让她安然生出来,补偿这次的遗憾和伤痛。

    不,她要的不是下次,她要的不是补偿,她要的,是她和天佑所生的宝宝,其他男人的,她不稀罕!

    突然间,她尖叫出声,不顾一切地尖叫出来,刚受过极重创伤的虚弱身子,出其不意地冲下窄小冰冷的手术床,跪在母亲面前,一个劲地磕头,哭着哀求母亲别夺走她和天佑的宝宝。

    宝宝已经没了,她却还发疯似的乞求着母亲留下宝宝!

    而后,她又蓦然起身,往外面跑,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扑了一个空,整个人朝下坠落,留下一声凄厉的悲鸣……

    “语芊,醒醒,语芊,你快醒醒!”急切的呼唤声在豪华产房里响起,男人还出手轻拍着被噩梦缠身的凌语芊的脸颊。

    好一阵子后,凌语芊终于醒来,睁开惺忪睡眼,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俊颜。

    男人望着她,关切地问,“你刚才做噩梦了吗?”

    噩梦……凌语芊下意识地弯腰坐起,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回想刚才的一幕,这才发觉,自己做噩梦了,因为生宝宝过程中母亲的某个举动和某些话,自己再次陷入那个很久没有涉及的噩梦。

    男人于是继续安抚,“别怕,宝宝已经平安顺利地生了出来……”

    宝宝……对了,宝宝!

    凌语芊一听这个词,立刻从噩梦余悸中出来,急促询问,“宝宝呢?我要看宝宝!”

    恰好,房门突然被推开,张阿姨走了进来,怀里抱着一样东西,见凌语芊醒了,赶忙靠近,欣然地叫,“语芊丫头,你醒了,来,快看看宝宝!”

    原来,张阿姨怀里抱的正是宝宝,刚才抱出去客厅给贺云清等人看,现在刚好又抱回来,准备给宝宝喂食。

    凌语芊已经迫不及待地接过宝宝,正式观看起来。

    宝宝已被清洗干净,穿着医院专用的小衣服,皮肤红红的,皱皱的,浓密的头发略微湿润地贴在小头皮儿上,四肢好像很害怕一样蜷曲着,小手儿握得甚紧,整个人像是一个面团似的小肉球。

    凌语芊仔细端详完整体后,目光回到小宝宝的脸儿上,像别的初生婴儿那样,他的五官还不够清晰,不过,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正盯着她看,忽闪忽闪的,让她喉咙陡然一热,心窝一暖,然后抱起来,抱到胸前,下巴贴在他的小背上,轻轻地摩挲。

    她的小宝贝,她不惧苦痛,承受千辛万苦,几乎用整条生命换来的小宝贝!

    张阿姨在一边看着,也感动不已,不由自主地忆起那场惊心动魄、震撼人心的分娩,渐渐地,眼中泪花依稀可见。

    一会,张阿姨吸了吸鼻子,用汇报宝宝的一些情况来打开话题,愉悦地道,“小琰琰刚出生时是八斤一两,正月十五生,将来可要当大官的呢。”

    凌语芊这也与宝宝分离,再次看着宝宝,眼里依然是满满的慈爱和怜惜。

    贺臻琰

    这是爷爷两个月之前就起好的名字,听说爷爷翻了字典好几天才决定的。

    臻,达到美好,臻于完美;到、来,百福并臻。

    琰,有光泽、美玉,用来形容人,象征着如玉般的美好和珍贵。

    两个美好的字加在一起,寓意更完美,更矜贵。

    这,是爷爷对宝宝的重视和疼爱,也是爷爷对宝宝的寄望!

    “他声音洪亮,哭得很有力,医生说很健康、很强壮。”张阿姨继续高兴欢喜地述说。

    凌语芊眸光也更加柔和,心中更觉欣慰。宝宝终于出来的那一刻,她虽然将近虚脱,几乎要失去知觉,但她还是清楚听到了宝宝的落地啼哭,那一声声哇叫,真的很大声,很有力,代表着自己的苦难结束,也代表着,他的平安到来,因而,这道声音将会在她心中存留一辈子。

    “还有啊,小琰琰和煜少刚出来的时候可是一模一样呢,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所以不得了了,长大后又像爸爸一样,是个万人迷。”张阿姨的语气变得更加轻快,难得会说这样的赞美和夸奖。

    听及此,凌语芊浑身倏忽僵了一下。宝宝真的和天佑出世时一模一样的吗?那自己将来岂不是可以看到天佑小时候的样子,看到天佑从小到大一路成长、各个阶段的模样?

    呵呵——

    凌语芊忍不住翘起唇角,笑颜逐开,然后,再一次把宝宝抱到胸前,紧紧地抱着,恨不得把他融入自己的身体内,和他永远都不分离。

    然而,小家伙不领情了,哇的一声,忽然大哭出来。

    凌语芊急忙松开,急忙道歉,“对不起宝宝,妈咪太用力了吗,妈咪抱疼你了吗?对不起,妈咪太激动,所以忘了,对不起啊!”

    “没事没事,小家伙饿了!”张阿姨马上应了一句,从凌语芊怀中接过小宝宝,“语芊,你继续休息,我先给小琰琰喂奶粉。”

    凌语芊便也点头,暂且将宝宝递给张阿姨,目光依然紧紧追随,好一会,才收回来转到床前的男人身上,眼中的怜爱之色慢慢换成感激,数秒后,樱唇轻启,低吟而出,“谢谢你,贺……熠。”

    贺熠抿了抿,嗓子依旧温润如雨,娓娓道出,“昨天我在电话中和爷爷谈及贺煜的情况,无意中得知你提前分娩,还因为贺煜赶不回来而没有积极生娃,大家都心急如焚,不知所措,我思来想去,于是想到了天佑,赶忙从北京赶过来。其实,我还真不知道天佑当年的打扮是怎样,我只凭感觉,想不到结果真的蒙骗不了你。”

    凌语芊恍然大悟,内心更加感动。

    曾经某一瞬间,她确实以为他是天佑,但当他开口说话时,她便立刻认出他是贺熠。

    两人五官很想象,经过一番刻意打扮,兴许能蒙得过一般的人,可对她,不然。天佑已经深入她的骨髓,刻入她的灵魂,不是任何人能取代,就连本身的贺煜恐怕也取代不了。昨天之所以认错,是因为她被疼痛折磨得神智混乱,因为她太渴盼天佑的出现。

    “Xx国那边已经恢复了和外界的通讯,很多国家都派了救援队过去帮忙,我们国家更是,爷爷还委托一支专员队伍去寻找贺煜,所以我想很快便能获得贺煜的消息。”贺熠继续说,对她转告她一直焦急等待的消息。

    凌语芊俏脸又是怔了怔,便不说什么,少顷,讷讷开口,“对你这身打扮,大家很好奇吧,有没有追问你为什么这样?”

    “嗯,平时我在他们印象里是温润儒雅、文质彬彬,如今却像个浪子般桀骜不羁,都着实吃了一惊。我对他们的解释是,刚执行完任务,由于赶飞机,便顾不得整理了,反正法律又没规定我们不可以这样穿的对不!”

    法律,呵呵,他每次说话,都喜欢带上与工作有关的词语,这大概就是职业病的影响。凌语芊先是淡淡一笑,随即想到某件事,笑容隐起,迟疑地问,“雅儿的事,你都知道吧?”

    贺熠也先是一顿,颌首,缓和的语气悲愤起来,“我们不会就此放过李晓筠的,我们要她付出相应的代价!”

    “贺熠,那你记得帮忙,你能帮忙吗?雅儿也是你的表妹,她死得好冤枉,好无辜,这十八年来,她过得小心翼翼,过得战战兢兢,如此宝贵的生命,却断送在李晓筠凶残毒手当中,故你一定要替雅儿报仇,一定要!”凌语芊也变得焦急,说到最后,浑身起了颤抖,哭了。

    贺熠赶忙安抚,正好这时,房门被推开,贺云清等人走了进来,他们皆被凌语芊的情况给吓到,特别是刚从家里带饭菜过来的凌母,迅速将袋子搁在桌上,奔跑到床前,“芊芊,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伤口还在痛吗?”

    “她刚才谈起雅儿的事,忍不住哭了。”贺熠立刻回答,解开众人的疑惑和担忧。

    凌母高高悬起的心,总算又放下。

    这时,贺云清开口,先是安慰,“语芊,你别难过,雅儿的事,我们不会就此放过的。”话毕,他稍顿,悲愤的语调转向欣慰,“对了,辛苦你了,谢谢你,爷爷代表贺家所有的人,感谢你的努力和坚强,感谢你为我们增添一个健健康康、可爱聪明的小宝宝!”

    凌语芊已经停止落泪,用力吸了一下鼻子,眼睛依然湿湿的,回望着贺云清,由衷感激,感激他在紧急时刻录制视频给自己打气。

    接着,她看向其他的人,同样是心存感谢,谢谢他们每一个人,对她的关心、紧张和祝福。

    当然,这些人不包括季淑芬!

    刚才进来的人,有贺云清,贺一航,贺燿,母亲和薇薇,但并没有季淑芬。

    她记得,只在等待分娩的过程,季淑芬进来过一次,当时她还好奇,季淑芬怎么会出现了,在想是不是自己的幻觉,毕竟,她从不敢奢望这个曾经想尽办法阻止她怀孕、即便怀孕这段期间也依然绞尽脑汁给她刁难和麻烦的恶婆婆会好心来关怀一下!

    不过由于当时太痛,她没有多花时间在这个问题上。如今看来,兴许那只是一时幻觉,而且,她希望这是幻觉。

    “芊芊,来,先喝汤。”凌母已经倒好汤,端到凌语芊的面前。

    那是鸡汤,香喷喷的,让人口水直流,特别是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她,更是饥肠辘辘。然而,她又想起宝宝,于是转眼,寻找张阿姨的影子,只见张阿姨正坐在一边,举着奶瓶喂着小宝宝,张阿姨还一边喂,一边逗着宝宝说话。

    “张阿姨,你抱琰琰过来一下。”凌语芊不由开口。

    张阿姨一愣,便也抱过来,凌语芊于是伸出手,接过宝宝,奶瓶也因此从宝宝口中脱离,小家伙又是毫无预警地大哭出声。

    这一声清脆响亮的哭叫,在场所有的人都别勾住了注意力,无数对眼睛,不约而同地转到小宝宝身上。

    凌语芊将小宝宝放在臂弯里,空出来的一只手,从张阿姨那接过奶瓶,塞进小宝宝正张开的小嘴里,哭声马上停下了。

    呵呵——

    哈哈——

    嘿嘿——

    房间里,于是传出了各种不同的笑声,有些人,还只抿着唇,但每个人的眼中,都是那种喜悦欣然的笑。

    凌语芊更是激动不已,紧紧盯着怀里的小眼儿,看着他粉嫩的小唇使劲吸着奶嘴,听着那一道道有力的啧啧声,看着那一双乌黑炯亮的大眼睛,还有眉头、鼻子等其他五官。

    众人都暂且退了出去,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凌母、凌语薇和张阿姨。凌母明白理解女儿的心情,但也心疼女儿,于是亲自拿起勺子装好汤,喂到凌语芊的跟前。

    凌语芊先是顿了顿,迎着母亲慈爱的眼神,便也张嘴吃下。

    就在她喝完汤后,宝宝也已吃完奶,然后,闭上眼睛睡着了。凌语芊这才舍得将他交给张阿姨放到婴儿床上,自己也正式用餐。她刚生完宝宝,还不宜吃饭,母亲弄了鸡蛋面给她吃,而她,也很快就解决掉。

    凌母收拾好东西,先放在一边,回到床头坐下,注视着凌语芊,突然抓起她的手,紧紧握了一下,道谢出来,“芊芊,谢谢你,谢谢你,妈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妈终于不用再做噩梦了!”

    凌语芊面色倏忽一怔,随即明白母亲的意思。其实,当年的堕胎不仅是自己的噩梦,也是母亲多年来的噩梦,有可能,母亲比自己还痛苦,还煎熬,因为母亲多了那份内疚和愧悔。

    “对了,你爸他哭了,当我在电话里跟他说你生了一个男娃,母子平安时,他久久说不出话来,我知道他一定是在激动,高兴得说不出话,后来他出声时,声音正是哽咽不已。他说,他明天就回来,回来看你。”凌母接着又道。

    凌语芊眼眶即时也一热,不过,极力忍着不让泪水涌上眼眶,一会,道歉出来,“妈,对不起!”

    凌母愣然,含着泪,摇头,“不,要说对不起的,是妈,还有你爸,是我们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们,你早就已经……”凌母嘎然停止,深吸了一口气,转开话题,“对了,X国的通讯已经有了,贺老先生已经和那边联系,叫他们一有贺煜的消息立刻汇报,我想很快就能让贺煜知道宝宝已经平安无事地生出来了。”

    凌语芊眸光微微一晃,不做声。

    “芊芊,你还是没有原谅他吗?”凌母不由又道,“其实……他也不是有意的,毕竟谁也无法想到会碰上这样的事,他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呢,你就别再……”

    还不待凌母说完,凌语芊目光迅速朝婴儿车那看,轻喊,“张阿姨,再帮我把宝宝抱过来好吗,让他来这里睡,来我旁边睡。”

    张阿姨略作犹豫,照做,小心翼翼地抱起宝宝,来到床前,放到凌语芊腾出的床位上。

    凌语芊视线立刻牢牢锁定在那,目不转睛的。

    宝宝睡着了,睡得很香甜,与刚才醒着的时候有点儿不同,但都让她无比疼爱,疼到骨子里去。

    她伸手,拉起他的小手儿,软绵绵的两只小手儿继续紧握成拳头状,她摩挲着,把玩着,然后,拉到嘴边亲吻,宝宝咕哝了一声,但并没有被吵醒。

    她唇角不由一抿,绽出一抹满足幸福的笑。是的,她感觉很满足,很幸福,因为,她生命里最珍贵的小宝贝,终于出来与她亲密相对,曾经的某个遗憾,终于得到了弥补,还有父母的一些痛苦,也因此得到了消退。

    所以,她要好好照顾他,更加用心用力去保护好他!

    P。S。小琰琰的谢意:感谢所有给我妈咪投月票鼓励和打气的姐姐阿姨们,感谢所有投月票给我送贺礼的姐姐阿姨们,小正太我无以回报,每人香吻一枚,请笑纳呀!还有,各位请继续支持紫干妈哦,支持她就是支持我哦!

    ------题外话------

    喜讯:紫的经典之作《缠绵不休》实体书正式出版上市!一套书两本,分上下两册,总共价格只需36元。当当网、卓越网、京东网及各大书店正式发售。主打当当网,购买地址请到留言区复制。提议亲们参加团购,也是货到付款,请加QQ群号【180457575】。团购者均可获得专门配合《缠绵不休》特别制作的明信片一张,明信片里有我亲笔签名和祝福语,参加团购还有机会参加由本人举行的抽奖活动,幸运儿会获得本人额外赠送的亲笔签名书。紫第一次出版,亲们请多多支持,有钱的出钱购买,不买的也帮忙宣传一下,感激不尽!最主要是《缠绵不休》真的蛮好看蛮感人,深受喜欢和好评,还没看过的亲不妨直接买书,看过的也可以买来收藏,一顿麦当劳的钱可以收藏一本好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