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40 发现记忆的秘密(求月票)

140 发现记忆的秘密(求月票)

    http://

    还好像失踪了一定的时间,因为里面的被褥冰凉如水,像是久没东西占据过!

    难道张阿姨抱去喂奶了?张阿姨知道自己昨夜很晚才睡,不忍心叫醒自己,所以先给一顿配方奶宝宝吃?

    凌语芊按住心中惊慌,下意识地闪过这个念头,只因她无法接受这种会令她心胆俱裂的意外,她回头,朝张阿姨睡的地方看,可惜并没有见到预期中的画面。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而且,平时这个时候早已经醒过来的张阿姨,此刻竟然还在睡!还有薇薇,也睡得正熟!

    一股极不好的预感,再次袭上凌语芊的心头,她连忙朝张阿姨大喊,边喊边跑过去,见张阿姨无动于衷,于是伸手去推张阿姨的手臂。

    片刻后,张阿姨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皱着眉头,神情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张阿姨,琰琰呢?琰琰不见了!”

    这一听,张阿姨混沌的脑子立刻转为精明,先是四周环视,随即奔至婴儿车那,见到里面空荡荡的,也重重地震住。

    凌语薇也在凌语芊的摇晃中醒来,同样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就连在客厅守着随时候命的几个保姆,也歪歪斜斜地倒在床上,被叫醒来时,脸上皆挂着相同的迷惘和略显痛苦的表情,而且,也都不知道宝宝的去向。

    凌语芊彻底慌了,六神无主地看着每一个人,紧接着脑里灵光乍现,重返产房,拿起手机拨通季淑芬的电话,气急败坏地骂出来,“季淑芬,你为什么那么狠,为什么那么恶毒,把琰琰还给我,快把琰琰还给我!”

    好几秒钟过后,季淑芬才回答,“神经病,你发什么神经,琰琰不在你身边吗?什么我还给你?”

    “才不是!琰琰是你劫走的,你昨天说过要对付琰琰!季淑芬,你有什么恨,冲着我来就好,快把琰琰给我!”凌语芊更加义愤填膺地怒吼着。

    季淑芬却继续否认,继续骂凌语芊是神经病,语气一如既往的不屑,没有丝毫的担忧之情!她的孙子不见了,她竟然无动于衷!是压根不信凌语芊的“胡言乱语”呢?还是不想对着凌语芊表露?又或者,真的冷血无情?

    张阿姨突然从凌语芊手中拿过手机,平和的语气带着恳求,“二嫂,琰琰真的不是你带走的?”

    “废话!我带走他干吗?我说过不准他进门的!”季淑芬还是毫不客气的语调。

    张阿姨略作思忖,于是挂断电话,劝解凌语芊,“语芊,应该不是二嫂她做的,她不至于那么狠,不至于的。”

    可惜,凌语芊已经认定是季淑芬所做,猛地甩开张阿姨的手,不由分说地朝外面奔去。

    张阿姨见状,急忙去追,结果,在客厅和其他几个保姆一起合力,总算阻止凌语芊。

    “放开我,张阿姨,叫她们放开我,我要去找季淑芬,叫她把琰琰还给我,我不能让她伤害琰琰!”凌语芊使劲挣扎,语气渐渐变得恼怒起来。

    张阿姨并不听命,继续劝解道,“语芊,你别激动,真的不是她做的,你听话,先冷静下来,我们找护士,找护士问问。”

    其他的人,也跟着劝慰,还猜测会不会是护士抱走的。

    其实,根据规定,护士是不能私自抱走婴儿,但在众人纷纷劝说下,凌语芊便也停止挣扎和呐喊,正好,护士已经闻讯赶到,得知宝宝不见,护士同样大惊失色。

    这是高级豪华病房,贺家还派了保姆驻守,护士于是没有多加注意,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而凌语芊,再一次陷入崩溃,重新奋起挣扎,趁着保姆因护士到来而松懈,总算获得自由,抬脚又往外跑,刚到门口处,被一个高大的人影给堵住!

    是高峻!

    高峻来了。

    看着那个高大的人影,大家都仿佛见到希望,凌语芊更是想也不想地就抓住高峻的手,急声大嚷,“高峻,你开车来的吧?快,载我回家,现在就送我回家!”

    高峻剑眉一蹙,不解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不是明天才出院吗?还有,你的衣服……”

    凌语芊身上穿的,还是睡衣。

    “高先生,小宝宝不见了,语芊怀疑是二嫂劫走的,其实应该不可能,所以,你快劝劝语芊,而且,想想办法宝宝到底哪去了。”张阿姨刻不容缓地做出解释。

    高峻恍然大悟,先是一震慑,随即迟疑地道,“确定?你们确定?都找遍了吗?”

    “嗯,都找遍了!”

    这时,又有人进来,是医生和更多的护士,他们都先进入产房四处再寻找,都毫无结果后,也彻底陷入恐慌当中!

    小宝宝在医院弄丢了!

    还是贺家的小宝宝!医院长期的赞助商——G市首富家的金豆子!

    事不宜迟,他们留下两名护士,其他的人都迅速离开,准备去找相关人士进一步彻查。

    高峻头脑冷静,思绪敏捷,跟准备离去的医生提出要看闭路电视!

    大家这也才记起,于是乎,高峻带着凌语芊跟随而去,凌母刚好提着早餐从家里来了,一听宝宝不见了,手里的东西即时滑落,打翻在地面,来不及收拾,也跟着凌语芊走。

    结果,终于弄清楚劫走宝宝的人,是李晓筠!竟然是李晓筠!

    在半个小时前,李晓筠出现在产房,用迷香弄晕每一个人,然后从产房将小宝宝偷偷掳走!

    得知真相,凌语芊悲愤交加,气得浑身发抖,同时,也更加惊恐万状,心情达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她想起了雅儿,想起了霓裳!

    “别慌,别怕。”高峻在她肩上轻轻一按,安抚稳住她,盯着录影带再过数秒,随即拉起她,离开医院监控室,走进楼梯。

    “去哪?我要找宝宝。”凌语芊拒绝。

    跟过来的凌母,也困惑焦急不已。

    “嗯,我们正是去找宝宝!”高峻解释,且语气坚定的保证着,“放心,听我的,我知道怎么回事。”

    说罢,拉着凌语芊,踏上阶梯。

    凌语芊尽管还是有点怀疑,但也无可奈何地跟着他,感受到他紧紧握住她的手,那不断传来的强烈热度,让她内心渐渐踏实不少,于是选择完全信任他,不久,抵达顶楼!

    如高峻所猜,李晓筠真的在这里,怀里也正抱着琰琰,蹲在阳台的围墙底下,低头对着琰琰!

    凌语芊整个心更加激动,下意识地想冲过去。

    高峻及时拉住她,可惜,还是被李晓筠发现了!

    李晓筠抬头,朝这边看,见到高峻和凌语芊等人,本是呆滞的眼倏忽闪烁了一下,站起身,快速走向阳台的另一侧。

    凌语芊见状,也急忙往前。

    “站住,你敢再前进半步,我把他扔下去!”李晓筠蓦然大喝出声,高举起琰琰。

    小琰琰被吓到,大哭。

    凌语芊脚步即时停止,听到小琰琰哭,更加心焦如焚,然而,她不敢动,只能恨恨地瞪着李晓筠,悲愤怒道,“李晓筠,把宝宝给我,把琰琰还给我!”

    “还给你?没门!我早说过,你不配生煜大哥的儿子,今天,我会把他处理掉!”李晓筠冷笑着,诡异的目光斜视着凌语芊。

    凌语芊更加愤恨崩溃,高峻拉住她,暗示她别再浪费口舌,锐利的目光转向李晓筠,淡淡地道,“你到底想怎样才能把宝宝交回来?宝宝有任何意外的话,你要填命。”

    “是吗?那上次雅儿死了,我照样不用填命!”李晓筠毫无惧色,洋洋得意,对琰琰的啼哭没半点感觉。

    高峻沉吟,一会,再开口,“贺煜!让贺煜和宝宝交换!只要你放过宝宝,我保证让贺煜和你在一块!”

    李晓筠眼睛一亮,但很快,嗤哼,“当我是傻子?”

    当你是疯子!高峻也在心中冷哼了一句,但表面上,还是一副镇定冷静,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李晓筠,继续诱导着,“这不是当不当你是傻子的问题。你试着想想,宝宝要是出事了,你也脱不了干系,我有办法让你这次填命的!反之,假如你放掉宝宝,你有可能得到贺煜。你不是傻子,应该知道怎么选。”

    高峻说话的同时,不着痕迹地往四处审视了一下。

    李晓筠安静下来,眼神恢复迷茫,然而,当她目光又转向凌语芊时,神情再次凶残起来,发了狂似的重新举起宝宝,准备朝外面扔去。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自凌语芊嘴里发出,她本能地冲过去。

    高峻抓住她,同时,从裤袋取出一样东西,瞄准李晓筠,一按扳机!

    一束无影无形的光,在空气里飞速穿梭,只见李晓筠突然像是被点了穴,整个身体就那样定住了。

    高峻刻不容缓,箭一般地冲过去,及时接住从她手中滑落的宝宝,然后又快速奔回凌语芊的身边。

    凌语芊已被刚才的惊险吓到,以为宝宝已经出事,直到那一声声洪亮而熟悉的哇哇哭啼,她终醒过来,接过宝宝,即时泪如雨下。

    琰琰,妈咪的小心肝……妈咪的小心肝……

    她不断地在心中呐喊着,将怀里的小人儿抱得紧紧的。

    凌母则搂着凌语芊,和宝宝三人,搂在一起。

    医院保安已经制服李晓筠,带到凌语芊和高峻的面前。

    光效在她身上的作用,已经退去,她奋力挣扎着,但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力量自是敌不过武装戒备的保安们。

    “带她下去!”高峻吩咐保安。

    “等等!”凌语芊突然喊了一声,把儿子先交给凌母抱着,然后,走到李晓筠的面前,冷不定地扬起手臂,朝李晓筠的脸上狠狠地甩去,连续打了好几巴掌。

    “这一巴掌,是为被你害死的雅儿而打!”

    “这一巴掌,是为霓裳而打!”

    “这一巴掌,是为我儿子而打!”

    凌语芊含恨的眼眸,瞪着李晓筠,悲愤痛骂。

    她略作停顿,微微吐着气,眼中的愤慨悲痛依然满满的,随即再次扬起手臂,唰唰唰地,一鼓作气又给李晓筠三个耳光。

    “这些,都是为我自己而打!李晓筠,人在做,天在看,恶有恶报,你的死期到了!”咬牙切齿且大快人心的话语,继续自凌语芊口中发出,刚才这几巴掌,几乎耗掉了她全部的力气,但她丝毫不觉得累,整个身心,异常痛快。

    李晓筠遭此痛打,白皙的脸庞即时冒出几个五爪印,又红又肿,靓丽的五官也因疼痛和抓狂扭曲起来,瞪着凌语芊,恨不得咬在凌语芊的身上,却由于她被保安钳制着,结果只能使劲扭动着身子,濒临疯掉。

    凌语芊仍冷眼以对,吩咐保安将李晓筠拉下楼去,然后看向高峻,对他由衷地道谢。

    高峻抿唇,笑而不语。

    凌语芊又冲他点了点头,从母亲手中接回儿子,再次紧紧抱住,接着也走进楼梯间,跟在众人后面,小心翼翼地下楼,回到产房。

    那儿,除了原先那些保姆和张阿姨等人,贺云清也来了!还有一个人,那便是……李晓彤!

    看到琰琰失而复得,众人都欣喜若狂,高悬的心放了下来,个别的,还激动落泪。

    李晓彤已经奔向李晓筠,首先被李晓筠脸上的五爪印给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往凌语芊。

    凌语芊正好与她四目相对,眼中,还是愤恨难掩。

    这时,贺云清也走近,停在李晓筠的面前,头一次如此愤怒地在公众场合发出警告,“李晓筠,你这个心狠手辣的恶毒女孩,简直无可救药,这次我是无论也不会再放过你,我会连同上一笔账,一起和你算!”

    “贺爷爷——”李晓彤喊了一声。

    贺云清面色更沉,打断李晓彤的话,“怎样?又想跟我说她是精神病发作期间作案吗?呵呵,精神病就了不起,精神病就可以到处伤人杀人?李晓彤,枉我曾经待你不薄,枉我对你们李家问心无愧,你们竟然纵容这个疯子出来害人,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们贺家?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头的存在?”

    “很抱歉,我们并不知道筠筠偷偷出走,这次是我们的疏忽,我跟你保证,下次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一定不会……”

    “还下次?对,下次当然不会再发生,因为,我会让她受到该有的惩罚,从今天起,监狱是她的藏身之地,再过不久,地狱是她的归宿!”贺云清越说越愤怒,老脸涨红了,连平时都是带着慈爱的目光也暴戾可见。

    这时,警察赶到,是贺煜的警察朋友廖斌亲自驾临,池振峯也一块出现,廖斌用镣铐,将李晓筠扣押起来。

    李晓彤见状,欲阻止。

    廖斌瞪着李晓彤,义正言辞,“李大律师,你想做什么?妨碍司法的后果有多严重,你这个精通律法的大律师应该非常清楚!”

    “我……”

    “回去吧,回去想想又准备用什么办法来替她脱罪,不过呢,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未必每一次,都那么侥幸!”廖斌继续冷哼,意味深长地暗讽。

    李晓彤俏脸陡然大变,下意识地想反驳,奈何发现,自己哑口无言。

    廖斌视线从她身上抽离,跟贺云清和凌语芊等人辞别,注视着他们的眼神,充满坚定,仿佛在跟他们保证,这次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李晓筠脱罪。然后,押着李晓筠,和其他警察暂且离开。

    李晓彤自是跟去了。

    只有池振峯,留下,先是对小琰琰的情况关切一下,随即安抚凌语芊。

    贺云清这也才,对高峻道谢。

    迎着贺云清复杂的眼神,高峻说得耐人寻味,“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有责任和义务保护琰琰。”

    贺云清听罢,眸色更沉,闪过一抹异常的光亮。

    凌语芊也心潮翻滚,对高峻突然这样深感意外。有责任和义务保护琰琰,他指的是,他是琰琰的堂伯伯,体内留的血,和琰琰有一定的关系吗?

    至于池振峯,同样被高峻的话给震到,盯着高峻,探究着,审视着。

    对众人的心思,高峻并没理会,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猛地又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假如警方要录口供或收取资料,随时给我电话!”

    贺云清颌首,回了一声“慢走”,凌语芊则注视着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于门外。

    离开产房的高峻,加快速度下楼,回到车子内,如他所料,手机立刻响起,电波里,传来一个用美语咒骂的声音,“我不是叮嘱过你,非不得已那个手枪不能用的吗!你竟然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相较于对方的气急败坏,高峻相当淡定,“我发动之前,已经观察过周围,没人会发现。”

    “是吗?就算没人发现又如何?你,已经背叛了我的命令!”

    高峻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转开话题,“我想让李晓筠对上次的凶杀案认罪。”

    那边也先是一顿,拒绝,“不可能!”

    “我就要!”

    “你……你怎么老是给我节外生枝,那个贺煜,他意志力超乎想象的的坚定,我都差点控制不住他了。”

    高峻扯唇,“你不是自诩对我控制得百分百吗?怎么对他就无能了?”

    “那不同,你跟他本质不一样!”

    “所以,你必须按照我刚才的要求去做。既然第一个计划有可能中途变卦,那就尽快转到第二个计划!”

    “你是指……”

    “嗯,你快弄,越快越好!”

    “好,我暂且信你,记住,别再给我添麻烦,那个女人不是你该染的!别忘了,你和他们不是同一类!”

    高峻不语,挂断了电话,先是沉吟片刻,蓝眸随即朝住院大楼门口瞥了瞥,启动引擎,车子缓缓前行,驶离医院……

    地球的另一处,大洋洲。

    万里无云,阳光明媚,风平浪静的海面上金光闪闪,景色美丽醉人,再也寻不到昨天那场狂风暴雨的半点痕迹。

    岸边的大树底下,两个人影靠着大树而坐,正是贺煜和歌德鲁。

    两人均闭着眼,不久,歌德鲁先醒来,浓眉微蹙着,足以跟旁边碧绿海水媲美的眼眸先是习惯性地左右环视,视线最后停在贺煜身上,长臂一挥,手背在贺煜额头轻轻一碰,感觉不再那么热了,于是舒了一口气。

    恰好,贺煜也醒来了!紧闭了好长时间的眼皮,总算缓缓睁开,同样是四处扫视着,最后,眼光与歌德鲁汇合。

    “感觉还好吧?”歌德鲁询问,眸间隐约泛着一丝古怪的光芒。

    贺煜并没多加理会,开始感受自己的身体,且思绪追忆起来。

    “贺煜,你确定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歌德鲁又开口。

    贺煜愣了愣,定睛,望着歌德鲁。

    歌德鲁依然若有所思状,稍后,毅然道,“昨晚你发烧了,我给你检查,偶然发现……你的大脑,植有晶片!”

    贺煜更是浑身僵硬!

    大脑植有晶片……

    上一次,在G市,那个素来负责自己伤势的主治医生,好像也曾提过这样的话!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吧?”歌德鲁质疑的神色。

    贺煜再沉吟了下,反问出声,“你能取出来吗?”

    然而,歌德鲁不回答,也再次追问,“你先告诉我,除了商人这个身份,你还有什么别的职责?特工?特种兵?间谍?”

    “没!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贺煜不假思索地回答,语气依然焦急不已,“告诉我,你能取出来吗?你可以取出来的吧?”

    歌德鲁还是不应答,审视着他,“好,我信你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但你要告诉我,你经历过什么?告诉我你的身体情况,我是指,与大脑有关的信息!”

    迎着歌德鲁严肃慎重的眼神,想起这几天彼此间的并肩而战、生死与共,贺煜便也不隐瞒,将当年的车祸,还是失忆的情况简单扼要地告知歌德鲁。

    话毕,他还趁势问,“我的失忆,会不会就是这块晶片造成?”

    好一会,歌德鲁才答,“有可能!”

    继续求月票!亲们都没票了吗?还是都掖着不想给?不行啊不行啊,那可是紫的动力呢,紫不管多忙都想着更文,都尽量争取每天多更一点,就算偶尔请假了也好像欠了人家的钱似的,心里亚历山大,第二天努力早更,所以,亲们要是无动于衷,那紫可就大大打击,要是没动力继续了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