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44 解开心魔,误会消除(重要章节)

144 解开心魔,误会消除(重要章节)

    http://

    车子已经快速往左边转,池振峯与何志鹏便都暂停说话,各自坐正姿势。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贺煜也恢复沉默,两眼看着前方,恢复了沉思状,直到他的手机响起,是贺云清打来的。

    由于不想在公众场合多露面,贺云清并没有亲自来听审,且只派了贺煜过来,因为,贺煜代表着整个贺家,有贺煜,便已足够。

    “阿煜,审判出来了吗,没出什么意外吧?”贺云清低沉的嗓音显得有点儿焦急。

    案子的审判有时间规定,他原本交代过贺煜一有结果就告诉他,如今等了这么久还没消息,踏实的心不由略微忐忑起来。

    贺煜这也才忆起此事,才意识到刚才心思都围绕在谁举报李晓彤的事上,一时忘了告知结果!

    他定了定神,把审判结果告诉贺云清。

    贺云清听罢,终于放心,语气顿时振奋不少,“太好了,雅儿的冤魂总算得到了安息!我可以对你六姑姑有个交代了,谢谢你阿煜,谢谢你!”

    那苍老的嗓音,既有沉痛,又有欣慰。

    贺煜不禁被感染了,虽没贺云清激动,但也心潮起伏荡漾,先前一些沉闷的思绪暂且抛开,与贺云清谈聊一会,然后结束通话。再不久,也刚好到家了。

    季淑芬早在大厅等候,见到他,迫不及待地询问结果。

    贺煜瞅着她,不做答。

    池振峯略作思忖,便替贺煜简单扼要地说李晓筠已经受到法律的制裁,不过,他并没有将李晓彤被举报的消息顺便相告。

    季淑芬听罢,心里七上八下的,谈不上高兴,但也没有任何反面情绪。

    贺煜不再理会她,径直来到客厅,事不宜迟地就着各处寻找起来。

    池振峯与何志鹏知道他找什么,于是也一起搜索,可惜各个角落都寻遍了,还是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总裁,既然那人证据都到手了,肯定不会留下痕迹的。”池振峯在沙发坐下,两臂摊开,搁在沙发顶缘上。

    何志鹏也在旁边坐下,同样大大咧咧地舒展着乏累的四肢,看着贺煜,不说话。

    贺煜却一本正经,神色凝重依旧,高大的身躯也稳稳伫立着,锐利的鹰眸继续四处扫视,满面思忖。

    一会,他突然跟池振峯和何志鹏说一声,叫他们自便,离开客厅,上楼,回到卧室。

    凌语芊正和凌语薇逗着琰琰,见到他回来,凌语薇礼貌地打招呼,凌语芊则一声不吭,美目淡淡扫了他一眼,视线重返儿子身上。

    贺煜凝视着她,不久,恰好保姆送衣服进来,里面,有他那天穿的长裤,他忽然灵光一现,叫保姆把衣服放在床上,遣退保姆,刻不容缓地就着衣服寻找,结果,竟然真的让他在裤脚处,找到一个迷你窃听器!

    鹰眸一凛,他再一次,看向凌语芊,她依然逗着宝宝玩,那样子,多亲切,多慈爱,多纯真,很难让人相信是她。

    可是,除了她,还有谁比她更想李晓彤惨败?更想李晓彤不好过?

    剑眉越皱越紧,贺煜把凌语薇也叫出去。

    凌语薇困惑不解,但还是乖乖照做。

    室内于是只剩贺煜、凌语芊和宝宝!

    其实,早在贺煜举着衣服仔细审视搜查时,凌语芊就生起纳闷,且越发困惑,直到他走到她的面前,在她眼前举起一样细小的东西,她也重重震住。

    迷你窃听器!

    这就是他刚刚在裤子里找到的东西?他裤子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是谁装上去的?

    另外,他那是什么眼神,为什么这样盯着自己看?敢情,他认为是自己装上去的?想到此,凌语芊下意识地咬唇,眸间蒙上一层气恼哀怨之色。

    贺煜继续沉吟了片刻,坐在她的身边,漫不经心地道,“雅儿的案子已经正式结束,李晓筠得到了该有的报应,死刑,缓期半年执行。”

    凌语芊一听,即时怔了怔,沉闷的心雀跃起来。

    “李晓彤也遭到相应的惩罚,案子结束后,律师公会的人出现在法庭,说受到匿名举报李晓彤妨碍司法公正,私自接李晓筠回家治病不上报,而且……私下来求我放过李晓筠,她和我的对话被录了音,作为她妨碍司法公正的罪证!”贺煜接着述说,锐利的黑眸依然紧盯着凌语芊的脸。

    凌语芊不觉又是一愣,对某些事,总算恍然大悟!原来,李晓彤昨天过来找贺煜,真的是和他求情,过程还被录音下来,被举报到律师公会,工作人员直接到法庭抓她,当着众人的面揭发她,那么,她想逃过罪刑是不可能!

    律师公会原本都是这么铁面无私的呢?或是有人存心要李晓彤身败名裂?对了,举报的人是谁?刚才那个窃听器,就是源头?

    凌语芊暂停沉思,迅速看回贺煜那,被他那探究怀疑的眼神给震了震,随即隐隐明白过来!

    该不会……他怀疑是自己弄的吧!

    一定是了,看他那神态,那眼神,可恶,在他眼里,自己是这样的人?

    一股委屈的悲愤,顷刻在凌语芊胸间散开来,她想也不想便捞起枕头,对准他狠狠地砸去!

    这一砸,彻底将贺煜心底仅存的一丝怀疑打消,不过,他不动神色,依然佯装神态凝重严肃的样子,继续审视着凌语芊。

    凌语芊悲愤之情持续膨胀,抓起另一只抱枕,继续砸向他,她还浑身发抖地叱喝,“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贺煜接住枕头,瞅着她,少顷,高大的身躯在她身边坐下。

    因为他的加入,大床立刻一沉,凌语芊也立刻感到一种极强的压迫感,身子下意识地往另一边歪。

    然而,贺煜手臂那么长,她再怎么挪,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人家长臂一挥,把她整个给环抱过来,在她挣扎中,他很无辜地道,“我又没说是你做的,你那么紧张干吗,你这样,不是让人觉得……做贼心虚吗?”

    凌语芊先是一怔,杏眼再度圆瞪,嗔道,“谁做贼心虚啊,你才是贼!”

    说罢,她用手肘使劲推他。

    贺煜将她搂得更紧,还飞速在她脸上偷香了一下,看着她又羞又恼又无助的模样,他心情大好,语气轻快地道,“来,告诉老公,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凌语芊被他的瞬息万变弄得心思混乱,他时而严肃,时而怀疑她,时而又作弄她,现在,又问她看法,他到底想干什么?

    “你觉得,会不会是高峻做的?”贺煜又道。

    高峻弄的?可是,关高峻什么事?虽然大家都对李晓筠的种种恶行深感痛恨,但都恩怨分明,只针对李晓筠,却是从没想过要李晓彤身败名裂,自己没这样想,爷爷也不会这样想,那么,高峻更没理由这样做的。

    看着凌语芊满眼惘然不解,贺煜心中的信念越来越坚定,在她微张的小嘴轻轻一点,“你和高峻的关系就那么复杂和特别吗?以致连我也不能说?”

    凌语芊一直在默默地听,心情也随着他的话更换不停,他怎么老是在意她和高峻的关系,因为吃醋吗?可她和高峻又没什么特别的关系,就算他真要吃醋,也应该先是在意肖逸凡,贺熠甚至池振峯吧?毕竟,他们任何一个都比高峻和她的关系更好。

    当然,她不认为他是吃醋,她觉得是因为别的原因,别的复杂而她又弄不懂的原因。

    天佑以前很爱吃醋,连男同学和她打招呼,都霸道地说不准。如今身为贺煜的他,尽管还是很霸道,她却从没见到他为她吃醋,因为……他对她没有爱,也就不可能吃醋的。

    思及此,凌语芊俏脸下意识地转向黯淡,头,垂得更低。

    贺煜不晓得她内心想法,只见她还是不肯面对这件事,内心不禁又是相当沮丧和无奈,决定作罢。

    他眯起眼,沉吟了下,随即把她刚低垂下去的脸抬起来,意味深长地道,“好吧,关于你和高峻的关系,我不问了,不管……你和他是怎么结识,曾经是何种关系,我不会再去追究,你只需记住,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是我儿子的母亲,我才是你要依靠和依恋的人,知道吗?”

    迎着他那认真郑重的眼神,凌语芊心慌意乱,他的话,越说越玄,越来越令她迷惑。

    贺煜薄唇蓦然一扯,对她露出一个自以为很迷人的笑,注意力转向她怀中的宝宝,逗起宝宝来。

    宝宝还醒着,被他指腹上的粗茧给弄得不舒服,小身子扭动着,唧唧哇哇,表示心中的不爽。

    贺煜见状,呵笑出声,“小琰琰坏坏呢,这是嫌弃爹哋了吗?不错,爹哋的手不及妈咪的柔和细,可爹哋对琰琰的疼爱程度丝毫不亚于妈咪哦,所以呢,琰琰不能这样排斥爹哋,否则爹哋会很难过很伤心的。”

    低沉浑厚的嗓音,语气极尽温柔,加上刻意装出来的孩子气,显得异常温馨。

    一抹柔情,不由自主地掠过了凌语芊的心头,她下意识地朝他的手看去,这也才看清楚,那一根根修长结实的手指,比她想象中还粗,且有点儿肿,布满了一道道裂痕。

    “想不想知道它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贺煜手从琰琰脸上抽离,改为抚到她的下巴,他环抱着她的肩膀,大掌也顺着那个方向的弧度,包住她整个下巴。

    粗砺的茧,粗糙的裂痕,随之刺在凌语芊娇嫩的肌肤上,给她也带来一阵阵微痛,她本能地反抗。

    “连你也嫌弃我了?”一声低诉,自贺煜嘴里发出,语调很淡然,听不出任何感想。

    凌语芊却浑身僵硬,她竟听出了他的沮丧、无助和悲伤,让她抑不住地心生怜惜和疼爱。

    “海啸爆发期间,惊涛骇浪四面八方朝我袭击过来,我紧紧抱住一根圆木,无数木屑刺入我的掌心和手指,但我并不因此感到痛,我反而恨不得圆木上布满长长的钉子,将我十根手指都盯住,让我更牢固地和圆木相连。当然,救我的不仅是圆木,最重要的,还是你,你和宝宝。你们给我无穷的力量和希望,给我重大的责任,让我必须坚持,必须活着回来。”贺煜已经开始述说,他此刻所坐的位置,前方正是一盏螺状大台灯,他如炬的眸瞳紧盯着那闪亮的光影,光影中似乎映出了当下的情况。

    凌语芊继续一动不动,美目停在宝宝的脸上,脑海浮现的,是贺煜的影子。“后来,我被海水冲到一座荒岛上,遇见一个意大利人,他和我一样,被海啸冲到那里,我们一起砍树建舟,我已经精疲力竭,可为了尽快见到你和宝宝,毅然不分昼夜,用最快地速度将木排搭好,然后出发。在茫茫大海中,我遇到另一个大劫难,但我终究熬过去了,还是因为你和宝宝给我力量和勇气,给我支撑和坚持!”贺煜再次托起她的脸,彼此面对面,咫尺相对,“小东西,谢谢你!我这次大难不死,是你的功劳!我欠你一条命,这是一个极大的人情,你以后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想要我做什么,尽管提出,知道吗?我一定会帮你实现,一定会的。”

    他说得很轻松,凌语芊却已热泪盈眶,因为,她看到了他眼里的深情和坚定,那对她总是看不透的深眸里面,此刻竟然很清晰地布满浓浓的爱意。

    刚才那些话,与甜言蜜语扯不上半点关系,也不带任何与爱有关的字眼,却比那些深情表白更能勾动人心,甚至比天佑曾经对她所说的誓言还令她感动。

    坏蛋贺煜,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为什么还要让我对你再生悸动,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我要离开你的知道吗,我已经打定主意和你永别,再过一年,我会带琰琰离你而去,我们便再也没有关系,所以,你别再对我说这些,我不要听,不要听!

    凌语芊将宝宝放在自己的腿间,腾出来手,两手下意识地捂在耳朵上,眼泪却已夺眶而出,直流不止。

    贺煜停止说话,伸手去为她拭泪,轻轻地,柔柔地,小心翼翼地,带满心疼怜爱地。

    “你走开,我不要见到你,你别再出现我的面前,你出去,叫薇薇进来,你出去,叫薇薇进来!”凌语芊做声,驱赶他,嗓音难掩哽咽。

    贺煜仿佛没听到似的,继续自行替她抹着眼泪,还俯下脸,吻去那一滴滴灼热的泪珠,同时在心中默念起来,“对不起,小东西,对不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别怕,别抗拒我,给我一个机会,最后一次机会!”

    他反复默念,不停地吻着她的眼泪,最后,是宝宝的哭声,打断这一局面。

    凌语芊迅速抱起宝宝,先是哄了一下,算算时间,知道他饿了,于是给他喂奶。

    贺煜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这次,他没有再吃儿子的醋,只安静地看着,看着她泪痕未干,看着儿子安然依恋着她,一股极强的幸福感,也不知不觉地在他胸间扩散开来。

    高峻也罢,天佑也罢,不管他们在她心中占有什么地位,他能确定,她对自己应该有爱,必定有爱,否则,她不会哭,因为感动,她哭了,但又害怕沉沦,故她叫他走。

    傻丫头,既然爱我,为什么不借机抓住我,因为害怕被伤害吗?你放心,再也不会了,我再也不会让你伤心难过,再也不会……被那些假象给蒙蔽。

    不错,一切都是高峻搞的鬼!

    打自一年前,高峻就故意布下迷战,为自己误会她铺下陷阱,后来那些相片、视频等,也是精心布置的阴谋,而自己,竟然真的信了,把她伤得那么严重。

    这次李晓彤被举报,必定也是高峻的另一个阴谋,他想一举两得,一是想让李家的人误会自己干的,更痛恨自己,李晓彤也会彻底对自己死心。二是,让自己误会是芊芊因为妒忌而这样做。

    这高峻,真是个该死的家伙!

    幸好,自己醒悟得快!高峻要是知道他偷鸡不成蚀把米,一定会气死吧,不过,自己不会让他知道,暂时……还不能让他知道!

    哼,既然你想玩,那我就好好陪你,看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样,看你,还有什么花样要耍!

    贺煜想罢,手下意识地抬起来,放到后脑勺那,轻轻揉摸,歌德鲁说,晶片大概安装在这个位置,这是一种新型的晶片,非一般的仪器能测得到,植入晶片的人,手法必定很精湛。

    凭高峻的能力,应该不是亲自动手,背后一定有个人帮他,那人,到底是谁,只是高峻收买来,听从高峻吩咐呢?又或者,与高峻有着更深一层的关系?

    大伯父,在这期间,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歌德鲁提过,这可能是家族争夺产业的手段,但不知怎么的,自己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总觉得,除了大伯似乎还有一股更大的势力在兴风作浪,这股势力,与高峻有关!

    爷爷说过,他已经对高峻进行了DNA验证,结果证实高峻的确是大伯父的儿子。但自己还是感觉诡异,还是对高峻的身份持有怀疑,到底这只是自己潜意识里对高峻的排斥呢?又或者,真的另有玄机?

    该死,头又痛了,又像以前那样,脑部神经像是被炸开似的,扯得他痛苦不堪,思绪顿时陷入了一片空白状态。

    “姐夫,你怎么了,姐夫你没事吧?”

    混乱之间,他听到一声急切的呼唤!

    他回神定睛后,看到了薇薇天真无邪的、布满关切之情的脸容。

    原来,薇薇进来了,正好看到他因为头痛而不经意间表露出来的痛苦状。

    贺煜迅速冲她淡淡一笑,目光随即转向旁边,捕捉到凌语芊眼中那抹担忧时,他心头泛起一丝欣慰,疼痛感,似乎也立刻消除了。

    “姐姐,你哪儿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医生看看?”凌语薇继续忧心忡忡,焦急不已。

    贺煜又是抿一抿唇,温柔地道,“姐夫没事,薇薇别担心。”

    说罢,他也给凌语芊一个安抚的眼神,起身,走向浴室。

    高大的身躯,慢慢隐没在浴室大门内,哗啦啦的水声跟着响起。

    凌语薇对凌语芊继续问出心中困惑,“姐姐,姐夫他怎么了?他刚才的样子好可怕哦。”

    凌语芊美目依然紧盯着浴室门口,刚才见到的那幕画面,在她脑海闪现着。

    他面色忽然间变得很苍白,五官扭曲成一块,她知道,这些都是因为疼痛造成,是头疼导致。

    他又在回忆过去的事吗?她记得,他上次头疼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他还说过,每当他想深入去追忆思忖一些事情,他整个大脑就像要爆炸一般,痛得苦不言堪。

    她没有亲身体验到那种痛,但她想,那一定很痛、非常的痛,否则,素来强大的他不会忍耐不住而做出那样的反应。

    他为什么突然间追忆过去?他到底在思考什么?想得那么入迷深入?

    哎,这个男人,什么都摆在心里,从不让她知道,总是让她干着急!

    所以,她想帮他又怎样?他根本就不给她机会,或许,他压根不屑她的帮助吧!

    在他心中,只承认李晓彤有能力帮到他吧!

    想到此,好不容易对他生起的担忧,于是被凌语芊硬生生地压下!她把视线从浴室门口收回来,注意力转到宝宝身上,决定不再理他。

    正好,张阿姨和保姆为她端来了午餐,她便顺势投入用膳当中,借以忽略心中那股还在蠢蠢欲动的关切之情。

    不久,贺煜从浴室出来,他样子已经恢复正常,头发和脸也拭擦过,除了凌语芊姐妹,别的人看不出他刚经历过一场剧痛袭击。

    “煜少,你也下去吃饭吧。”张阿姨和蔼可亲,提醒了一声。

    贺煜点了点头,但没立刻动身,而是坐在凌语芊的身边,默默看着她吃,直到她吃完了,他换了一套衣服,离开卧室,依然没有用餐,而是拨通高峻的电话,提出见面。

    ------题外话------

    不知不觉,28号了,又一个月即将过去!亲们还有月票的记得投出来了哟,月票是每个月清零,这个月不投的话,等于废掉。毛爷爷说,浪费是要检讨的,某紫说,浪费能给别人带来动力的月票更是该受罚的,受怎样的惩罚?拖下去调戏五分钟呗!至于被谁调戏,亲们自行选择文中任一角色。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