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46交缠占有中,记忆隐约浮现

146交缠占有中,记忆隐约浮现

    http://

    她先是仿佛被雷电击中,浑身僵在原地,紧接着,飞奔几步冲到橱窗前,伸手,抚摸在相片上!

    这时,影楼的玻璃门被推开,走出一个人影,靠近李晓彤,粗大的嗓门显露客气,“小姐,请问你要拍照吗?今天是花大婶我牛一(生日),但凡光顾本店的客人,都能享受八折优惠哦!”

    李晓彤好像没听到似的,注意力紧锁定在相片上。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果然很美,很脱俗,难怪会得到他的如此深情,他笑得很幸福,也很迷人。

    影楼老板娘得不到回应,不由喊得更大声,还伸手在橱窗上敲打起来,“小姐,哎,这位小姐……”

    李晓彤这才回神,侧看向老板娘,只见那是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妇女,穿着有点像六十年代的苏格兰服饰,不过,与这古老的影楼倒是很相衬。

    “小姐,你也觉得这对情侣是双璧人吧?不是花大婶我自夸,我这里的技术真不错,你不信大可试试,不漂亮不收钱!”影楼老板娘继续口若悬河,她是个精明人,从李晓彤的穿着看出其非富即贵,便也多加了几分耐心。

    李晓彤注视着老板娘,数秒后,指着相片问,“老板认识他们?”

    “当然!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他们这相片,可是我亲自拍的呢。”

    李晓彤又是沉吟了下,迈步,往影楼内走。

    老板娘见状,大喜,也急忙跟进内。

    “我想再看看那张相片,老板娘能取下来让我看看吗?”李晓彤坐下之后,提出请求。

    老板娘略略思忖,取下相片,递到李晓彤的面前。

    李晓彤更加细腻地抚摸,更加目不转睛地注视。

    老板娘一直在旁边观察着,忽然开口,迟疑地道,“难道小姐认识这两个人?”

    “嗯,这女的,是我一个亲戚。”李晓彤撒谎,接着问,“对了,这相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四年多了!”

    四年多!李晓彤看到,自己的手指在哆嗦起来。

    “当时他们一出现,可把我乐坏了,毕竟,这么好看般配的情侣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女的是你亲戚吧?长得娇娇滴滴,貌若天仙,一看就知道是个富家千金。男的也高大威武,气度不凡,可惜是那种有富贵命却没富贵运,跟女孩全身名贵服饰相比,男孩满身廉价的衣服一看便知是个穷小子。”老板娘突然自个述说起来,语气有点儿浪漫,“不过呢,单是那比明星还好看的外表足以给他极大的优势,加上对女孩又宠又爱的,我看那女孩,特迷他,对了,他们现在怎样了?结婚生娃了吧?”

    随着老板娘的述说,李晓彤的思绪也渐渐飘远,不由自主地幻化出相应的一幕幕,胸口像是被插入一把把尖刀,疼痛难言,痛得几乎窒息。

    后来,又是老板娘的呼唤,她才恢复过来。

    忽略老板娘好奇探究的眼神,她仍佯装着漫不经心,“他们后来还在这出现过吗?”

    老板娘先是一愣,摇头,“没呢,我还想着他们要是再来就好了,这样我可以多拍几张相片,拍大点的,放在橱窗里,一定能吸引很多客人。”

    李晓彤视线随之重返相片上,又是久久凝视着,结果,再度对老板娘发出请求,“这张相片,我想拿走,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老板娘顿时又呆怔了下,嗓音变小了不少,嗫嚅道,“你……你想拿去做什么?其实……其实当初我是没经他们允许偷留一张的,你该不会是……”

    “没!我不会让他们看到,而且,他们也不可能会看到,因为……他们已经移民出国了,好几年都没回来过。”李晓彤继续编织着谎言。

    “哦!难怪我找不到他们!”老板娘嗓门恢复粗壮,注意力回到刚才的话题,精明的眼睛眨了几下,开始进入交易阶段,“我这破影楼的情况,想必小姐也看到,因为有这张相片,我每天还能吸引一些青年男女,所以……所以……”

    不待她说完,李晓彤迫不及待地开出价,“十万够了吗?”

    十……十万?老板娘即时傻了眼,她就猜出眼前的女子是个有钱人,但想不到,如此阔绰!同时,好奇心重的她,不禁又起了怀疑,这相片里的一双人莫非很特别?

    “二十万!我给你二十万,相片我拿走,以后你店里不准再出现任何关于他们的相片!”李晓彤说着,打开手袋,将正好备用的二十万元现金递给老板娘,神情严肃和冷厉起来,“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不准再有任何关于他们的相片泄露,否则……后果你自负!”

    看着一叠叠红彤彤的人民币,老板娘两眼更是瞪大无比,天啊,她不是在做梦吧?她可是每天都发梦能捡到钱,捡到很多很多钱呢。老板娘反复揉着眼睛,还使劲掐着自己的胳膊,那一阵阵痛,让她确定,她美梦成真了,老天爷收到她的祈祷,让她发了一笔横财!

    “好,我答应你!店里要是再出现任何关于他们的讯息,我任你处置!”老板娘肯定地保证着,已经伸手去抚摸那一叠叠钱。

    李晓彤若有所思地望着老板娘,稍后对整个影楼审视一番,拿起相片,默默地走了出去。

    离开影楼,她没有再去寻找那间甜品店,而是沿着整条旧街继续往前走,每经过一间店铺,她都仔细察视,后她把整条街逛了两遍,进入一所小公园,坐在铺满落叶的石凳上,再度对着相片注视起来。

    “我不是第三者!我爱他!我比你更爱他,这个世界上,没人比我更爱他!”

    “我不是残花败柳,就算我再贱,也只和你儿子做过!”

    曾经,听到凌语芊说起这些话,她感到很气恼,很讽刺,很鄙夷,很莫名其妙,可现今,她总算明白了,总算明白怎么一回事!

    第三者……

    一直以来,她以为自己和贺煜是天生一对,可结果呢,自己才是那个注定得不到贺煜的人!四年前,他已被凌语芊迷住,四年后,即便他失忆了,依然深陷凌语芊。

    这,大概就是命吧?宿命吧?多幸福、多甜蜜、多般配的一双人!

    呵呵……呵呵……呵呵呵!

    果然讽刺,果然可笑,果然悲哀,那个可笑的、悲哀的人,是自己,是自己啊!

    瞬时之间,一股股热泪俨如决堤的洪水,冲上李晓彤的眸眶,紧接着,夺眶而出,连绵不绝地划过她两边面颊,洒在了她的身上、手中,相片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近乎崩溃的心情终于得到些许平复,仍然哆嗦的手,轻轻抹去泪痕,然后收起相片,她满怀伤痛地离开这个安宁古老的社区……

    同一时间,贺家。

    贺一航到家稍作休息后,与贺煜一起来华清居面见贺云清。

    祖孙三代,就着这次海啸情况发表和讨论,做出对应的善后安排,大概一个小时,总算圆满结束。

    考虑到贺一航刚下飞机,贺云清便体贴地让贺一航先回去休息,然后,把贺煜留下来,对贺煜……说出一件重要的事。

    他,打算让高峻搬进大庄园来居住!

    对此消息,贺煜着实吃惊,但也不动神色,平静地问,“为什么呢?爷爷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原因是什么?瞅着贺煜气势非凡的样子,贺云清眸色悄然涌动,心中自有主意,但并没有说出来。

    “还有,爷爷打算让他以怎样的身份住进来?我记得爷爷说过,住进这里的人,都是我们贺家的人,那么,爷爷都和大伯娘一家谈过了吗?”贺煜提醒,继续注视着贺云清,深眸仍然暗黑无底。

    贺云清总算开口,“爷爷暂时还不想让你大伯娘知道,所以,爷爷需要你的帮忙。”

    “我的帮忙?我能帮什么忙?”

    “说你很欣赏高峻,对他一见如故,视他为手足,见他反正一个人在中国举世无亲,于是把他接到家里住。”贺云清也如实说出安排和计划。

    贺煜听罢,先是一怔,随即吃笑,“爷爷,你开玩笑吧,我?这样?”

    “我知道这不符合你的个性,但是,人都会变的对不?”

    贺煜静默,不再接话。

    “阿煜,就当爷爷求你,你帮爷爷这个忙吧。爷爷到时候,会让高峻直接住在华清居。”

    “我懂了,爷爷叫他搬进来的目的,是为了弥补他,为了享受天伦……”

    贺云清以为贺煜在意什么,赶忙澄清,“爷爷说过,你才是贺氏集团的总裁,你才是贺氏集团的继承人和接班人。”

    贺煜却摇头,依然深意地轻笑着,一会后,道出,“既然爷爷硬要这样,那我尽管试试,至于其他人信不信,我无法保证。”

    “行!没问题!”贺云清下意识地拍了拍大腿,恢复愉悦的心情。

    贺煜继续轻抿着冷冽的薄唇,迟疑的语气,蓦然转开话题,“琰琰还有一个礼拜就满月,爷爷有没有想过为他举办一个隆重点的满月宴?”

    顷刻,贺云清舒展的面容再度怔然,嘴巴也微张着,不回应。

    贺煜波光暗涌,意味深长,“爷爷对琰琰这个曾孙子,应该是千盼万盼,我以为爷爷早有决定了呢。”

    贺云清又是沉吟片刻,出其不意地问,“阿煜,你最近和芊芊的关系怎样?你们……还行?那丫头,都原谅你了吧?”

    贺煜错愕,哑然。

    贺云清注视着他,面容为难起来,“你说的没错,琰琰是爷爷期盼多时的曾孙子,爷爷简直把他当成金叵罗,这满月宴百日宴,爷爷早应该策划,应该搞得越大越好,让我们贺家其他叔伯同喜同乐,可是……芊芊那丫头不肯呀。”

    她!不肯!

    贺煜全身陡然僵硬。

    贺云清再犹豫几秒,毅然道出某件事,“其实……我和语芊达成一份协议,等琰琰满一岁,让她带琰琰离开。”

    听到此,贺煜更是如狂风暴雨袭过一般,整个脸都黑了,围绕在他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住了。

    原来,她早就策划好一切,她早就做好准备,难怪自己这些日子无论付出多少,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打动她的心,因为,她压根就没想过要把心交出来!一年!她如意算盘敲得真响,想得可真美,可是,她凭什么!

    在法律上,她是自己的妻子,只要自己不放手,她插翅难飞!

    而琰琰,是自己的儿子,同样不许她带走!

    另外,自己才是她的男人,她凭什么和爷爷协议约定,爷爷是她什么人!

    看着贺煜越发难看的面色,贺云清做出安抚和解释,“她当下就想离开,爷爷不得已,唯有这样提出,爷爷在想,这一年的时间,足够你把她追回来……”

    可惜,贺煜全身细胞都被浓浓的愤怒所吞噬,再也听不进任何言语,他只知道,那个可恶的小东西,把他弄得咬牙切齿,所以,他绝不放过她,他要惩罚她!

    想罢,他轰然起身,连辞别的话也不对贺云清说,高大修长的身躯箭一般地朝门外冲去。

    他用了最快的速度,一路急奔,直至回到卧室才停下。

    那抹熟悉的影子,正盘膝坐在床榻上,静静给儿子喂着奶。

    雪白娇嫩的肌肤,春光无限,强而有力的啧啧吸吮声,还有刚才的那个消息,一起深深震动着贺煜的神经,又暗又黑的瞳孔即时泛起了一道道诡异的光芒,他继续抬步,冲到床前,不由分说地从她怀里抱起琰琰,放回婴儿车内,自个又事不宜迟地重返她的面前,健硕的身板出其不意地压向她,把她压在床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顷刻传出,发自凌语芊之口。

    原来,贺煜一只大手,狠狠地捏住她的乳fang,力度之大,几乎要捏碎。

    然而,这还不止,只闻空气中响起一阵衣服破裂的声音,他撕破了她的上衣,扯下她的睡裤,让她最后身无寸缕。

    空气寒凉的冰冷,使得凌语芊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看着他面色阴沉,眸光幽冷,她更是浑身哆嗦。

    他干吗了,怎么突然间这样?凌语芊下意识地抱起手臂,满怀纳闷不解地瞪着他,且羞恼无比。

    然而,令她恐惧无措的何止这些,只见贺煜也自个解去衣服,精壮的身躯也毫无一丝遮掩,再次靠近她。

    “你要做什么?你……你……”凌语芊美瞳更加暴瞪,手抵着在床褥上,下意识地往后退。

    ------题外话------

    昨天在激烈的竞争中,亲们还是让《蚀骨沉沦》保持在前十,真的太太太激动了,谢谢所有投票的亲们,不管月初还是月底投的,都由衷感谢!昨天坐车时我就在想,要是能拿到这笔奖金应该怎么用?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必须的,像以前派粽子月饼那样给亲们分“糖果”,然后还可以买两套《缠绵不休》实体书,送给当中两名幸运儿!嘿嘿,这欢乐的嘉年华,等紫有空,再择一天和亲们happy,咱要在不影响更新的情况下搞,大家才更高兴。

    另外,关于《蚀骨沉沦》,本月有两大精彩看点,一是贺某人恢复记忆,二是芊芊离开,如果码字快说不定片段三也会到来,亲们记得投月票,让紫有更多的动力好好演绎,谢谢大家!

    下章预告:187强占中,记忆隐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