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48 夜深人静,耍无赖

148 夜深人静,耍无赖

    http://

    季淑芬心头像是油田爆炸,腾地站起身来,分别给凌语芊和叶心兰一个恶狠狠的瞪视后,朝楼上走去。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凌语芊不知具体情况,只认为这是季淑芬的又一次不可理喻的发火,何况自有安排的她,本就不指望和季淑芬再有任何温情的一面,故没有多加理会。

    至于叶心兰,一双千情万种的眼睛,有意无意地掠向楼梯,波光暗流。

    张阿姨则急坏了,可惜只能在心里干着急、惋惜和惆怅……

    夜雾降临,热闹繁华过后,一切回归沉寂和孤独。

    在浅紫色灯光笼罩下的卧室,处处弥漫着一种浪漫的气息,凌语芊伫立飘窗边,静静凝望着眼前的花制裙子,一脸怔然。

    今天忙碌了一天,整个人很疲惫,即便是现在,依然感觉浑身酸楚,急需休息,奈何她就是无法入睡,在床上辗转反侧一段时间后,猛然跑到这儿来。

    是因为他的缺席吗?可是,自己明明做好心理准备,明明下定决心不去在意的,他这样做,让自己恨他更有说服力,对自己将来带着宝宝离开,也更合情合理,故自己根本用不着悲怅,用不着哀伤!

    凌语芊,何苦自找苦吃,何苦折磨自己!

    这样的话,她在心中说了无数遍,可惜一点效用都没有,要做到彻底地放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否则,那段爱何以称得上刻骨铭心?

    刻骨铭心……

    好美的四个字,她却悲哀凄然地笑了,紧盯着红裙子的水眸间,光影晃动,已经无法克制地去追忆起一些好得让她欲罢不能的画面,直至到,身边传来一声轻微的呼唤。

    是薇薇!

    小妮子睡了一觉醒来,看到姐姐在某处发呆,于是过来表示关切。

    她惺忪睡眼先是对凌语芊瞧了瞧,转而停在花裙子上,随意问道,“姐姐,你喜欢天佑哥哥送你的花裙子呢,还是姐夫送你的这件?”

    凌语芊怔了怔,讷讷地答,“两件都不喜欢。”

    “啊?为什么呢?”凌语薇小嘴立刻张成O形,困惑不解后,猜测道,“姐姐还在生姐夫的气?不过,就算姐夫可恶,但天佑哥哥没错呀。”

    “不,他们都有错,都不值得姐姐去爱了。”凌语芊语调还是很轻,很低,低得就快要淹没在冰冷的空气中。

    说罢,她侧目,重新看向凌语薇,在心里默默解释,“薇薇,你还小,还不懂大人的感情,等你将来大了,有机会经历姐姐这样的人生,你就会明白,会了解的。”

    凌语薇继续呆愣,美丽的双眼,依然满是困惑。

    “来,我们去睡。”凌语芊伸出手,轻抚上凌语薇的头,像以往那样宠溺地揉了一下,拥住凌语薇,走回床榻,途中不忘对熟睡的儿子望了几眼。

    然后,姐妹俩一起躺下,静静对望,彼此都一言不发,不久,凌语薇重新睡过去了,凌语芊则又是不知所思地发呆,直到乏累难掩的眼皮再也支撑不住,缓缓阖上……

    第二天,正好是薇薇生日,凌语芊便让张阿姨和其他保姆看着琰琰,带薇薇出门一趟,准备先给薇薇买生日礼物,而后送薇薇回家,和母亲一起为薇薇庆祝。

    整个过程,凌语薇兴奋不已,凌语芊也忍不住被她喜悦的模样给感染,心情跟着雀跃不断,如此温馨的画面,一直维持到李晓彤突然毫无预警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憔悴了!

    这是凌语芊见到李晓彤时萌生的第一个想法。

    确实,在她印象里,李晓彤是个自信、慧智,意气风发的女人,那浑身散发来的高雅和成熟,与生俱来,俨如一个发光体,即便自己同为女性,也忍不住被吸引。

    李晓彤忽然变成这样,是因为李晓筠被判了死刑,为即将失去亲妹而悲伤吗?又或是,因为被律师公会停牌、遭到大众谴责和批判的那件事?再或者……被爱所伤?

    凌语芊在这厢唏嘘感叹,李晓彤同样是心潮澎湃。

    凌语芊给她的感觉是——清瘦!

    一般来说,作为刚坐完月子的产妇来说,臃肿、肥胖等是再正常不过的形容词,然而眼前这个女孩……对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称呼为女孩,似乎有点用词不妥,但李晓彤想到的,就是这样。

    那精致绝美的容颜,依然脱俗出尘,灵气逼人;柔美的身段也并没有因为生过小孩而变形,依然玲珑有致,妙曼无边;本就很傲人的胸部,如今更加高耸坚挺,即便身着厚厚的冬衣,仍掩不住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妩媚和迷人。

    看着这样的她,李晓彤心头禁不住淡淡的惆怅,好一会,她才若无其事地打破彼此间的沉默,“算算日子,你应该昨天满月了吧,恭喜你!”

    经过那些事,凌语芊再也没想过两人还有说话的机会,至少,不是这样的开场白,故她大觉愕然,但惊愕意外之后,也礼尚往来地回了一句谢谢。

    “赶不赶时间?有没有兴趣坐下喝杯咖啡?”李晓彤忽然发出邀请。

    凌语芊一听,内心困惑之情加深,紧接着,脑海蓦然闪过某个念头,一番沉吟后,便答应了。

    结果,三人来到附近一间咖啡厅,里面正播放的歌曲,是李翊君的一首《刻骨铭心》。

    她们坐下,各自点了东西,又是李晓彤先做声,突然意味深长地问,“遇上贺煜之前,你有谈过恋爱吗?或者,贺煜就是你的初恋?”

    凌语芊再度怔然,不立即回复。

    “贺煜前二十几年的情况,我想你应该早清楚了吧,不知他的初恋又是谁,是哪个女人给他刻骨铭心呢?”李晓彤继续不慌不忙地道,还对凌语芊绽出一抹复杂的淡笑。

    凌语芊更加满心不平静,恰好,歌曲播到**处,是一段让人心碎的歌词:

    难道是爱到了刻骨铭心

    才让我失去了你不行

    我做不到放弃爱你的心

    再没有谁能让我动情

    才知道爱在我心里躺了影

    生生世世也无法平息

    ……

    “贺煜虽然不是我的初恋,但绝对是刻骨铭心的爱恋,我想这辈子除了他,再也没人能打动我的心。”李晓彤已经随着歌词,幽幽低吟。

    一个女人,当着人家妻子的面,大言不惭地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摆明了要挑起事端吗?

    就连单纯的凌语薇一听这话,也抑制不住,替姐姐维护出来,“那是我姐夫,你在我姐姐面前说这样的话,真是不要脸……”

    “薇薇!”凌语芊即时轻斥,手按在凌语薇手臂上,先是示意凌语薇别乱说,而后视线重返李晓彤,转开了话题,“最近有没有去监狱见李晓筠?下次打算什么时候去?我能一起不?”

    李晓彤微愣,迅速起了戒备,“你想做什么?”

    凌语芊并没直接解释,唇一扯,“你认为我会做什么?对于一个被判死刑的人,我还用得着搭上自己的性命吗?”

    李晓彤娇颜一窘,数秒后,如实解答,“后天。”

    “那你帮我安排。”凌语芊说罢,顺势提出告辞,“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到时候电话联系。”

    李晓彤柳眉一蹙,下意识地想阻拦,但又找不到适当的理由,只能咬着唇,满腹心思地目送凌语芊离去。

    临时的见面,就此结束。

    凌语芊带着凌语薇,继续逛街购物的行程,期间不时分神于刚才与李晓彤见面的情景,不过考虑到今天是薇薇的生日,她一番努力后,终让自己平静下来,顺利为薇薇选好礼物,继而刻不容缓地回家,与母亲一起庆祝,直到晚饭后,把薇薇留下,自个回贺家。

    一推开卧室的门,她迫不及待地寻找儿子的小身影,不料另一个人影首先把她目光给吸引住!

    是贺煜!他回来了,正躺在床上,他的面前,躺着琰琰!

    由于记挂琰琰,今天她曾打过好几次电话回来,但都没听保姆提及,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过,他回不回来,几时回来,又与自己何关!

    凌语芊先是纳闷,很快又急忙甩开脑海某个念头,忍住不过去看儿子,而是直接拿起衣服,进入浴室。

    洗完澡后,她发现床上那个高大的人影依然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以致她又是踌躇了好半响,不得不上床。

    隔着琰琰,她躺在床的另一端,注意力集中在琰琰身上,丝毫不去看某人影,在她的努力和刻意之下,最后顺利进入了梦乡。

    然而第二天醒来时,她发现了异样,她身处的地方,再也不是原先的位置,而是……被一双强健有力的手臂给紧紧箍在一个宽阔温暖的胸膛前,臀部还被某样铁柱般的……给抵住!

    无需回头看,凌语芊也能清楚确定身后的男人是谁!

    该死,自己怎么会跑到床的这边来?

    不,她肯定,绝不是自己主动跑过来,她才不会再对这大坏蛋投怀送抱,一定是……一定是他趁她睡着了,把她抱过来,占尽她的便宜!

    怀着浓浓的羞恼,凌语芊下意识地挣扎,奈何那双铁臂俨如安装在她的身上,他的腿还突然跨到她的脚上,将她禁锢得再也动弹不得!

    “放开我!”她不得不叱喝出声,经过刚才的挣扎,还有他的加紧制服,此刻她的身体更加紧密地与他贴在了一块,让她更恼羞成怒,见他无动于衷,她不禁低头,准备用最管用的办法——咬他!

    奈何,她嘴唇尚未能碰上他的手臂,直觉肩膀轻轻一麻,她整个被转过身去,惊慌焦急的眸子即时对上一双深如大海、锐如雄鹰的黑瞳。

    贺煜薄唇轻扬,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神炙热地盯着她。

    凌语芊更是窘迫难言,正思忖着如何挣脱和逃避时,琰琰醒了!

    她于是又起挣扎,这下,贺煜也顺势松手,故她总算得到自由,事不宜迟地抱起琰琰,背对着贺煜,给琰琰喂奶。

    贺煜突然也翻起身,高大的身躯趴在她的脚旁,边轻抚着琰琰的小头颅,边看着琰琰享用美味的早餐,一会,温柔而疼爱的语气说道,“琰琰,几天不见爹哋,有没有想念爹哋?”

    他炽热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瞄向凌语芊的胸前,将那美好的春光尽收眼底。

    凌语芊尽管自我强迫不看他,但她猜到他一定在做着什么,以致尚未完全消退的羞赧之情递增,赶忙再转角度。不料这色胚子也跟着换,几个回合后,凌语芊索性抱着宝宝下床,到旁边的婴儿床上,坐在墙壁角落那一块,总算阻止他色迷迷的窥视。

    再不久后,张阿姨来了,彻底令凌语芊摆脱窘局。

    她先让张阿姨看着宝宝,自己则去洗漱,完后吃早餐,然后用婴儿车推着宝宝到花园去晒太阳,她甚至,还来到湖边。

    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她无法克制地想起曾经和雅儿欢乐相处的情景,不禁再度潸然泪下。

    张阿姨了解她的心情,陪着黯然伤神之余,心疼地安抚她。

    “阿姨,根据我们中国的传统习俗,是否死去的人得到安息后,便再也不会流连人间?”凌语芊眼中凝泪,哽咽地发问。

    张阿姨摇了摇头,“他们尽管灵魂得到安息,但大部分人还是会再返人间,因为这里有他们牵挂的人和事,雅儿也一样,她肯定看到你和琰琰的。”

    凌语芊听罢,不禁抬脸,仰望蔚蓝的天空,刚停止的泪水,继续如潮般涌出。

    张阿姨连忙取出手巾,替凌语芊拭去眼泪,语气哀伤依旧,“丫头,人各有命,雅儿虽然可怜,可那是她的命,你无需过多伤悲,雅儿在天之灵也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她会祈祷保佑你和琰琰永远都快快乐乐,高高兴兴。”

    凌语芊接过手巾,自个儿擦泪,然后在婴儿车前蹲下,对着车内小小的人儿注视了几秒,低吟道,“琰琰,你要记住,除了妈咪等人,还有个雅儿姑姑很疼你,虽然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们和她无法再见面,但她一直都保佑着我们,我们也要怀念和祝福雅儿姑姑,愿她在另一个世界安好。”

    小琰琰还听不懂母亲的话,却也眨着大眼睛,小嘴发出嚷嚷唧唧的声音,圆滚滚的小身子还在车内动来动去。

    看着如此可爱的他,凌语芊内心陡然又是一阵感动,缓缓伸出手,在他脸上、身上,无限怜爱地抚摸摩挲,还拉起他的小手指,圈来绕去。

    张阿姨在一边静静地看,心里也百般欣慰,稍会,出声提醒道,“语芊,你刚坐完满月,还是不宜长时间蹲着,先起来吧。”

    凌语芊继续逗了一下琰琰,起身,正好见到高峻出现。

    他一身米白色的休闲服,整个人显得更加温润儒雅和潇洒倜傥,其实,最让人着迷的,是他英俊脸庞上那抹暖阳般的笑,而他随后发出的声音,更如一股清泉,洗涤着人们疲惫哀伤的心。

    高峻先是与琰琰逗玩少顷,视线随即重返凌语芊身上,眼神有异,递给她一张相片。

    凌语芊娥眉一蹙,下意识地接了过来,看清楚相片里的人,顿时浑身僵硬,紧接着,怒火中烧。

    相片里的人,是一男一女,是她再熟悉不过的,男的,是贺煜!女的,是李晓彤。

    李晓彤蹲在贺煜的跟前,手搭在贺煜的大腿上,仰脸望着贺煜,贺煜则伸手轻抚上李晓彤的面庞,那素来深邃冷漠的眼神,极尽温柔,这般柔情,甚至连她也没见过的。

    “我本以为,你和贺煜的感情很好,本以为经过李晓筠这件事后,他会对李晓彤充满排斥,而实际上,他还是与李晓彤藕断丝连。”高峻缓缓出声,语气和眼神皆怜爱有加。

    凌语芊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相片,整个心像是被万箭穿过,那么的痛,痛得难以形容,痛得她几乎窒息,也因此,她更加发觉自己还是没有放下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依然在为他跳动着,以致继续被他伤害着。

    悲伤的泪,迅速从烫热的眼眶滚落出来,先是一滴滴,接着是一窜窜,连绵不绝地打落在相片上,打在男人的手上,可惜,眼泪再多、再用力,终究无法阻隔和制止他对李晓彤的爱。

    高峻说的没错,经过李晓筠蓄意毒害雅儿后,贺家和李家已经水火不容,她也认为,就算贺煜从没想过要李晓彤身败名裂,但至少不会再有所交集,可惜,她错了,她和高峻都高估了贺煜,高估了这个三心两意、吃着锅里瞅着碗里的大混蛋!

    凌语芊想着想着,思绪回到今天早上,自己被他抱在怀中,被他肢体上占尽便宜,顷刻间,她胃里像是浪涛翻滚,刚吃下的早餐就那样毫无预警地呕吐出来。

    “呕——呕——”她侧脸,低头,对着地面使劲狂吐,直到所有的食物都吐完为止,直到她再也吐不出东西。

    “芊芊,你还好吧,芊芊——”高峻急忙扶住她,关切询问。

    刚才已被高峻支开的张阿姨,见状也赶忙推着琰琰疾步走来,停稳车子后,直奔凌语芊跟前,急声直嚷,“语芊你怎么了?怎么无端端作呕?哪儿不舒服吗……”

    凌语芊先是深呼吸一下,抬起苍白的容颜,“阿姨,手巾呢?给我。”

    张阿姨依然形色匆忙,从袋子取出刚用来拭泪的手巾,重新递给凌语芊。

    凌语芊接过,随意抹了抹唇角,还有喷到衣服上的点点残渣,一切弄妥后,站直身子,走开几步,来到干净的地方。

    高峻紧紧跟随,黑蓝相间的眸子担忧依旧,手一直举着,欲扶住她,却又不敢贸然鲁莽。

    “高峻,你是怎么得到这张相片的?”凌语芊突然发问,嗓音平静无波澜。

    高峻略作沉吟,不回答,反而讷讷地道,“对不起!你……把相片给我吧,就当做……我没给你看过。”

    当做没看过?

    行吗?明明发生过的事情,还能当做没事?

    凌语芊唇角一扯,悲凉地看着高峻,望进他眼底深处的后悔、同情和疼惜,然后,她将紧抓在手中的相片,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芊芊……”

    “今天周末,不出去逛逛吗?”凌语芊若无其事地,又问。

    高峻双唇轻轻蠕动着,不接话。

    凌语芊也不再继续,扭头回到婴儿车边,先是对着里面的小人儿出神注视了片刻,随即推动车子,踏上回屋的路。

    张阿姨密切陪同,高峻顿了顿,也急忙跟上。

    三个大人,就这样默默前行,彼此都一言不发,四周围,不时响起冷风掠过草地发出的呼呼声,偶尔还有婴儿车内那个不谙世事的小人儿咿呀直叫。

    漫无边际的痛,仍旧深深包围着凌语芊,无情折磨着她,刚才那张相片里的画面,也毫不间断地在她脑海涌现,她的身和心于是越发疲惫,越发沉重,大约走了五分钟后,娇小的身躯猛然一个瘫软,朝地面栽去……

    高峻眼疾手快,迅速扶住她,关切依然,“芊芊……”

    那缕缕柔情,缕缕疼惜,仿若一股春风吹来,掠过凌语芊身上的每一个伤口,她对他绽出一抹虚弱的笑,顺势窝在他的胸前,两手紧搂住他,一会,突然发出请求,“高峻,抱我,抱紧我,求你抱紧我!”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不但让高峻大觉意外和手足无措,更是深深震住张阿姨,张阿姨回过神,急忙道,“语芊,来,阿姨抱你,过来阿姨这边。”

    “不要,谢谢你阿姨,你看着琰琰吧,我有高峻就行,他会照顾我,一定会的。”凌语芊婉拒,继续面向高峻,“我说得没错吧?你会保护我的吧,会安抚我受伤的心吧?高峻……高峻?”

    她反复地低吟,嗓音由高到低,低得再也听不到,那但浓浓的伤痛和无助,却久久没有消散。

    高峻心如刀割,终于不再犹豫和发呆,修长的手臂展开,将她深深纳入怀中,持续加大力度,几乎要把她融入自己的体内,他还低首,轻吻她的头发。

    张阿姨在一边瞅着,简直心急如焚,腾来腾去不知如何是好,而当她看到远处突然走来的熟悉人影,更是老脸刷白,好一会,才结结巴巴地呐喊出声,“煜……煜……煜少!”

    高峻听到了,迅速抬起脸,侧目看往前方,而后,下意识地扶正凌语芊的双肩,准备让她从他怀中出来。

    不料,凌语芊死死圈住他的腰腹,娇小柔软的身子更加紧密地贴近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