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54 芊芊小产,贺煜悔不当初

154 芊芊小产,贺煜悔不当初

    http://

    ——你有当过我是你父亲吗?你要真的为我着想,当年就不会不听我的话,让我毕生心血化为乌有……

    ——要不是你,我会变成这样?我辛苦用心培养你,你却偷偷背着我和一个穷小子在一起,在我最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为了那个穷小子放弃我,所以你说,我生你有何用?你还配当我凌云霄的女儿吗?你还有资格当凌家的后代吗?如燕给我生的儿子才是我凌云霄的后代……

    ——他前几天才给过我一笔钱,你以后休想再拿这些东西威胁我,有精力不如多想想办法怎么留住他的心,让你将来无忧无虑,也好继续补偿我。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怎样,很痛苦吧,这是你不听话的代价!想逃离我?没那么容易!记住,还有九个月,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让你永远记住我——你的禽兽丈夫,是怎样爱你,怎样让你欲仙欲死,我保证,一定会让你主动取消那个该死的念头,一定要你离不开我。

    ——觉得很愕然很生气?不错,是我安排策划的,我说过,只要我不同意,你休想离开,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既然你不听话,那就乖乖生宝宝,生完这个,以后还会有,我会让你永远都不能离开,永远都不能离开!

    ——这是你的报应,不肖女,这是你当年任性妄为的代价和报应,代价和报应,代价和报应……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通通都不是,通通都不是,啊!啊!

    一声尖叫中,凌语芊从床上弹起!

    她神色惊慌,美目四处乱窜,看着周围寂静无人,这才发觉,自己又做噩梦了!

    昨晚,她不但把裙子烧了,连带天佑送她的那些小礼物和她为他画的图纸,一并化成灰烬。苦苦坚守了四年多的爱,也在那一瞬间彻底瓦解和消散!

    她躺在床上,闻着大火燃烧后留下的灰烬气味,绝望的眼泪汹如潮涌,紧接着她还想起父亲的责怨和批判,想起贺煜的冷嘲热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睡着之后这些话化成一个个噩梦,将她死死缠绕,深深困住!

    吁——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撩拨一下凌乱的发丝,抹去噩梦中沁出来的汗珠,随即下床,准备到窗口吹吹风,然而她脚跟才着地,猛觉肚子传来一阵剧痛,痛得她,整个人就那样扑倒在地上。

    好痛,为什么会这么痛!

    她立刻皱起了眉头,伸手紧捂着腹部,正纳闷着怎么回事,又觉一股热流从体内倏然涌出,紧接着,第二次,第三次……

    她先是一怔,渐渐地,美目瞪大!

    天,不会是……

    她迅速低头,如期见到她的裤子已染上一片红色,体内的热流继续不间断地冲出,裤子更红更湿!

    不!不要!

    她下意识地伸手过去,企图阻止,可惜如此举动根本就是徒劳,她便又吃力地爬起身,疾步往房外跑,谁知跑得极快,摔了两次,她爬起来继续,边走边厉声嘶叫,“妈,妈,您快来,宝宝,宝宝没了,宝宝没了……”

    心胆俱裂的呐喊,威力十足,凌母即便也被噩梦缠身,但还是听到她的呼叫,冲出卧室见到凌语芊下半身已被染成一片鲜红,即时全身僵硬,半响才晓得上前扶住凌语芊。

    “芊芊,告诉妈,怎么了,怎么回事?”

    “宝宝……宝宝……”凌语芊已经痛得说不出话,紧紧揪住母亲的手,脸色如纸般苍白。

    凌母愣了愣,随即恍然大悟,一股深深的悲痛,席卷而来。女儿又怀孕了,但流产了!

    看着凌语芊痛苦不堪的模样,又瞧瞧那不断涌出的鲜血,凌母忍住剧痛,扶凌语芊到沙发坐下,继而跑去把凌语薇也叫醒,两人扛着凌语芊,冲下楼去……

    同一时间,贺家。

    美轮美奂的卧室,灯火辉明,张阿姨在哄着小琰琰睡,贺煜守在一旁,皱着眉头,满心沉郁憋闷闷不已。

    平时,琰琰夜晚8点多就已经入睡,半夜也只偶然醒过一次,但今晚,现在才11点钟,他醒了好几次,哭闹不已。

    “琰琰也知道妈咪不在家,所以总是睡不稳吗?妈咪有事,今晚不回家睡,琰琰要乖乖的,好好睡觉,睡醒了妈咪就回来了哦。”张阿姨边哄着琰琰,边用眼角扫着贺煜,一会索性抱琰琰到贺煜面前,“来,爹哋在呢,爹哋和妈咪一样疼琰琰,爹哋陪琰琰睡也一样的。”

    贺煜定了定神,视线投射在琰琰的脸上,那小小的脸儿,泪痕未干,一双大眼睛扑簌扑簌的,更加惹人怜爱,他不禁伸手,将琰琰抱过来。

    张阿姨若有所思地瞅着贺煜,忽然问,“煜少,你……有没有打过电话给语芊,她说是什么原因不能回来睡吗?”

    贺煜挺直的脊背陡然一僵,不语。

    “不是阿姨想烦你,阿姨只是觉得,明明两个相爱的人却彼此折磨,那多可惜,人生苦短,这日子过去可就再也不复返了。”张阿姨不禁感叹一句。

    “她性子太犟。”终于,贺煜开口。

    张阿姨先是一怔,淡笑,“煜少是指额头这个伤口吗?阿姨也想不到她会那样,毕竟,她给阿姨的印象总是温温顺顺的。不过,煜少有没有想过她忽然变成这样是什么原因吗?”

    什么原因?贺煜眉心又是一紧,他还真不清楚她昨晚为什么突然间发那么大脾气,谋杀亲夫都用上了。她这两天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其实我也觉得语芊最近有点奇怪,本来她很疼琰琰,一开始就坚持给琰琰母乳喂养,可是上个月,她忽然停止,改为奶粉喂养。”

    贺煜立即被张阿姨的话给震到,迫不及待地问,“最近琰琰都不再吃母乳?为什么?”

    “语芊原先奶水很充沛,但上个月开始,突然就少了,我发现她还面色很差,精神不好,整个人清瘦了不少,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她不肯说,也不吃我为她准备的催奶的食物,我想着琰琰也吃了好几个月母乳,一直以来体格都挺好的,便也不强求。”张阿姨汇报完毕,目光重返琰琰的身上,心里很是疼惜,这本是万千宠爱集一身的金叵罗,可惜并没有享受完全该有的权利。

    贺煜则恢复静默,心中跟着惆怅起来。其实,他也早就留意到她的消瘦,也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可他就是无法停止折磨她,为了把她永久留在身边,他情愿看着她瘦,最多,将来再把她养胖回来。

    只不过,他一直不知晓她会给琰琰断奶,他还以为她是恼他,不再在他面前喂给琰琰吃,毕竟正如张阿姨所言,她把琰琰视为命根子,看的比她自己的命还重。想不到,她竟然宁愿忍痛给琰琰断奶,也不想再次怀孕。

    他,就那么不上她的心吗!

    哼嗯!

    贺煜正在沉思里折腾期间,张阿姨默默看着他,留意到了他那沮丧懊恼的神情,便也猜到多少与凌语芊有关,先是沉吟了下,迟疑地道,“煜少,你……你和彤彤小姐,还那个吗?”

    贺煜回神,瞅着张阿姨,不解,“那个?什么那个?”

    “呃,就是……就是……”张阿姨顿了顿,起身到床头柜那,拉开抽屉,取出一张相片,递到贺煜的面前。

    贺煜先是漫不经心地淡扫一眼,紧接着,黑眸一瞪,急忙伸手接过,再看个仔细,随即怒道,“这相片哪得来的?”

    “我也不知道,有次我见语芊拿着看,边看边掉眼泪,才知相片里是煜少和彤彤小姐深情相对。”张阿姨讷讷地解释。

    深情相对!胡扯!荒谬!贺煜下意识地在心中咒骂嗤哼,不过又难掩喜悦,只因为,听到张阿姨说那小妮子哭了,那是否说明,她对自己还是有点感觉?否则,不可能见到自己和李晓彤“深情相对”而伤心。

    “煜少,虽说重情重义是好品德,是好男人应该必备,但……你已经对彤彤小姐很大度了,假如你对她不是那种意思,不如就少点和彤彤小姐见面,这样语芊也少点难过……”

    “阿姨觉得,她爱我吗?”贺煜冷不防地问了一句,打断张阿姨的话。

    张阿姨微愣,肯定地答,“当然!”

    “何以见得?”

    “阿姨也是女人,阿姨当然明白,再说,语芊丫头不爱你,爱谁?”

    不爱你,爱谁?

    呵呵……

    天佑啊!她的心一直住着楚天佑,凭他如何努力用心都闯不进去,都取代不了。

    阿姨,假如你知道她再过半年就会离开我,你还会如此肯定吗?贺煜在心中悲哀地苦笑了下,但还是跟张阿姨解释,“我对彤彤,再无半点男女之间的感情,这张相片我不清楚她是从哪里得来,也不管这是从什么角度拍摄,我只能说,我帮彤彤拭泪,是因为瞬时的愧疚和心疼,但绝无那种意思参入。”

    张阿姨听罢,欣喜,“那是语芊丫头想多了?误会了?”

    当然!贺煜在心中应。

    “煜少,你跟她说吧,刚才那番话,你跟语芊解释,快,你手机呢,快打电话给她。”张阿姨接着嚷,整个急不可耐。

    贺煜却怔住了,现在?忽然打电话过去,主动解释这件事?

    “煜少,我知道你自尊心强,也知道你从不会做这样的事,可为了语芊,你破例好吗?反正你破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其实有些事情,男人做了并不是没面子,反而会让人觉得更酷更帅呢,至少,在爱人心中是最帅的!”张阿姨忍不住把电视里看过的台词说一遍。

    可惜,贺煜最终还是没有照做,因为他犹豫并不只是面子尊严问题,还有很多其他方面。

    张阿姨唯有死心,换一种办法,“你明天公司的活儿急不急?不如你亲自去凌家一趟,顺便把语芊接回来?”

    这次,贺煜答应了,沉吟片刻后,点了点头。

    张阿姨喜上眉梢,总算感到欣慰,刚好琰琰又睡着了,于是从贺煜手中接过,重新安顿琰琰在婴儿床睡下,弄罢,重返贺煜跟前,“煜少,你也快休息吧,早睡早起,早点把凌语芊接回家。”

    早睡早起,早点把她接回来?贺煜怔了怔,唇角随即逸出一抹浅笑,扭头走向大床,不料手机突然响起,铃声在这寂静的黑夜显得异常紧急和尖锐,让他心房跟着颤了一下。

    按住莫名的心颤,他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熟悉的来电显示,内心一阵狂喜,迫不及待地接通。

    然而,说话的人并非凌语芊,而是凌母,“贺煜吗,你快点过来XX医院,芊芊小产了,还血流不止,医生说有可能是血崩!”

    小产!血崩!

    顷刻间,贺煜仿佛五雷轰顶,笑容从俊颜消失,面色刷地转白。

    “煜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张阿姨急忙问。

    “芊芊小产,血流不止。”

    张阿姨一听,顿时也身体重重一晃!见贺煜已经往外冲,她也赶忙跟上,“煜少,你还没换衣服,天气凉,先添件外套。”

    贺煜停下,跑到衣柜那,也顾不得太多,就那样当着张阿姨的面,转身对着衣柜,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同时叫上张阿姨,“阿姨,你跟我去,跟我去……”

    低沉的嗓音,是那么的颤抖,前所未有的颤抖。他拉起张阿姨,跑出房外,直奔二楼,使劲拍打父母卧室的大门,“妈,开门,快开门。”

    说罢,他还用脚去踢。

    没多久,紧闭的房门打开,开门的,正是季淑芬。

    “芊芊小产,有可能会血崩,我和张阿姨现赶去医院,你上去看着琰琰!”贺煜简单精要,快速交代完毕,不待季淑芬给回应,叫上张阿姨,继续往楼下奔,驾车出发前往医院。

    他把车速调到最高,车子如受飓风推送,在宽敞的马路上飞速驰骋奔腾。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张阿姨,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在天空中飘飞,吓得脸都白了,使劲拽住车门上的把柄,心惊胆战直喊道,“煜少,别开这么快,注意安全,慢点,慢点啊……”

    贺煜仿佛没听到似的,继续将油门踩到最尽,幸好此时深夜,也幸好老天慈悲,他总算平安无事地赶到医院。

    急诊室里

    凌语芊躺在病床上,长时间的身心俱痛,已将她折磨得奄奄一息,尽管此刻血已经制止,可她还是浑身无力,了无生气。她的手,一直轻轻搭在腹部,脑海无法自控回想刚才的情景。

    她痛得死去活来的过程中,再一次想起了父亲的出轨,想起贺煜这两个月来是如何折磨她,那一刻,她好想就此死去,一了百了,做到真正的解脱,然而,除了这些让她痛苦憎恨的东西,还有更多的,是令她不舍的人。

    她不能抛下可怜的母亲和薇薇,不能抛下那哺出生不久的儿子!这三个人,已经足以顶替一切!

    因此,她最终还是努力坚持着,支撑着,凭借一丝薄弱的意志,不让自己放弃,以致此刻,总算保住性命,只可惜,那个意料之外的胎儿,化为血水流走了。

    三个孩子,最终留下的,却只有一个!

    第一个的时候,她苦苦哀求母亲,渴望能保住她和天佑的爱情结晶。

    分娩生琰琰的前夕,她历尽艰辛,承受非人的苦痛和磨难,坚持把琰琰生出来。唯独这一个,她似乎没有想过要保住他,因为意外太突然,根本没时间让她去做决定!也因此,她的感觉和上次那个不同,除了痛,她还多了一份内疚,天意要她,永远亏欠这个胎儿!

    对不起,对不起!

    她紧咬着唇,在心里,默默地说出这三个字!刚停止不久的眼泪,再一次从凌语芊眼角滑落而出。

    至于凌母和凌语薇,也都满面泪痕,眼睛红肿,心有余悸。特别是凌母,简直痛不欲生。丈夫出轨,她像是死去一半,如今更宛如魂飞魄散了。

    大女儿对父亲的期盼和敬仰,她一直明白,只不过,因为忽然遭到丈夫背叛,她陷入自己的悲痛中,没有想到女儿,导致现在这样的局面。

    医生说,女儿流产,有几个原因造成,一是伤心过度,二是性生活太频繁,三是心中郁结太过深厚。医生还说,由于这次的流产血崩,女儿将来,可能无法再怀孕了!

    因为潜意识里一直渴望女儿幸福,她便认定女儿过得很好,而实际上,过得一点都不好,那些苦难根本没结束,一直都在围绕不去。

    老天爷对她无情也就罢了,为什么连对芊芊和薇薇也要跟着命苦?假如她死了,是否可以给两个女儿换得幸福?可是,没有看到她们幸福,她又怎么能放心离开?

    想罢,凌母再度热泪盈眶,握住凌语芊的手,不断轻揉,不断摩挲,模糊视线里映着女儿苍白憔悴的容颜,更是让她柔肠断了一寸又一寸。

    这时,急诊室的门忽然被推开,那个高大的人影,总算出现!

    打一进门,贺煜目光就牢牢锁定在病床上,那么脆弱的影子,让他心如刀绞,内心依然焦急如焚,但他却不敢再往前迈进,他竟然在想,她是不是死了,他害怕靠近看清楚后,感觉不到她的任何气息。

    “姐夫!”凌语薇已经迫不及待地呐喊出来。

    凌母也回头,依然满眼是泪。

    唯独凌语芊,像是没听见似的,一动也不动。

    贺煜缓慢的脚步总算继续,一步步地往病床靠近,停下之后,先是静静注视,少顷,高大的身躯蹲了下来,大手迅速握住了那只冰凉的小手,一滴热泪,自他眼角滚出。

    “对不起!”饱含悔恨的道歉带着浓浓的悲痛,发自他低哑的嗓音,他拉起她的手,放到他的脸上不停摩挲着。

    可惜,床上的人还是无动于衷,她有呼吸,有思想,奈何听不到他的话,感受不到他的触摸。

    “得知你要离开,我慌了,我想过无数种办法希望能留下你,最终却只有这种觉得可行,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贺煜继续悔不当初地赎罪,为了得到她的原谅,他甚至连李晓彤的事也解释了。

    他若无旁人,再也不顾什么面子尊严,不断诉说和恳求,只望能得到她的原谅,能让她睁开眼看他一下,甚至,手指能动一下,让他确定,她听到他的话!

    然而,还是可惜……

    帅气的剑眉,就那样深深皱了起来。他继续悲伤懊恼了片刻,随即侧目看向凌母,询问凌语芊的情况。

    凌母只悲伤看着她,一时无法言语。

    正好,医生进来了,而医生的汇报,彻底将他打入了万丈深渊!

    无法怀孕?

    不,不!

    他腾地起身,一把揪住医生的领子,厉声咆哮,“什么叫做不可能,别人流产都没事,为什么偏偏她无法怀孕,你给我说清楚,是不是你们失责,怠慢了她,是不是?”

    医生是个妇女,顿时被他那骇人的样子给吓到,直到张阿姨出面,劝住贺煜,贺煜松开医生,医生这也才硬着头皮补充,“很抱歉,但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凌小姐的情况与别人不同,她体质本来就不好,刚生完宝宝,照理说至少半年才能再怀孕,然而……再说这怀孕的过程理应节制性生活,可实际上……”

    医生点到即止,不敢再往下说,因为她担心,会不会被眼前这个疯狂的男人给弄死。

    不过,医生的害怕是多余的,某人脑海已被她的补充解释装满,他要弄死的人,是他自己!他恨不得杀了他自己!

    一只拳头,毫无预警地,重重捶打在急症室的墙壁上,轰的一声巨响,把室内所有的人都震住!

    张阿姨赶忙跑过来,使劲挽住贺煜的手臂,“煜少,别激动!医生,他流血了,快给他包扎,快……”

    医生仍惶恐不已,但还是打电话叫护士过来,给贺煜包扎伤口。

    张阿姨寸步不离地守在贺煜身边,又是安抚道,“煜少,你先别担心,万事皆有可能,芊芊吉人天相,老天爷断然不忍心剥夺她这个权利,以后只需好好休养,加上如今医学昌明,你们还会有宝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