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真相大白,恢复记忆(5)大高潮,必看!

真相大白,恢复记忆(5)大高潮,必看!

    http://

    那熟悉的人影已经消失很久,充满温柔和兴奋的话语却仍在宁静空旷的卧室里回荡不停,不断撼动着凌语芊的心海。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她美目依然一片迷离和惘然,呆呆地望着房门口,直到大门缓缓推开,另一个熟悉的影子闯进她的眼帘。

    “语芊,醒了哦,今天想吃什么早餐?”张阿姨眉开眼笑地打着招呼,先过去看一看琰琰,见小家伙还在酣睡中,便继续迈步,来到凌语芊的面前。

    “呃……随便吧,我想吃……稀粥和酸菜吧。”凌语芊起身下床,慢慢走进浴室。

    站在镜子前,她看着镜里面的自己,脑海又是无法克制地想起贺煜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那个什么歌德鲁,真的可以帮贺煜恢复记忆吗?贺煜今天真的就能记起以前的事了吗?天佑……终于要回来了吗?会是以前那个深爱自己的天佑吗?而自己呢,还是以前那个无怨无悔、对天佑死心塌地的凌语芊吗?

    绝美的容颜,遍布着悲愁哀伤,那纯澈透亮的明眸里面,更是无助怨恨尽显,凌语芊娥眉皱得紧紧的,稍后深呼出一口气,收起混乱的心情,开始洗涮梳整,弄罢重返卧室,吃早餐。

    “我刚才过来的时候,正好碰到煜少出门,他心情似乎很不错,你们两个……和好了吗?”张阿姨迟疑地道,语气难掩喜悦。

    凌语芊握住筷子的手,倏忽一僵,但很快,又继续。

    张阿姨见状,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想,笑得更开心和欣慰,“呵呵,你这丫头,阿姨就知道你舍不得让煜少苦恼太久的,两人冰释前嫌了就好,只要夫妻同心,一切困扰都不成问题的。”

    凌语芊并不解释,继续默默享用着早餐,不过,思绪已无法自控地飘开,飘到贺煜身上去……

    另一厢,贺煜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酒店,不久歌德鲁也抵达,他把歌德鲁带到一间总统套房里,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问,“怎样,真的找到办法帮我恢复记忆吗?是用什么办法?什么时候开始?”

    相较于贺煜的焦急如焚,歌德鲁淡定无比,不,应该是说,面色有点凝重,他先是放下行囊,在沙发坐下,伸展四肢。

    贺煜见状,便也暂且按住心急,还亲自为歌德鲁冲上一杯咖啡,待歌德鲁喝得差不多了,再继续追问。

    歌德鲁使劲吮了吮被咖啡漫过的嘴唇,伸出舌头在唇上轻舔一遍,终缓缓道出,“催眠。”

    贺煜一听,瞪大了眼,“催眠?我之前也接受过催眠,但都无法成功。”

    迎着贺煜诧异怀疑的神色,歌德鲁摇了摇头,“我即将对你施行的催眠,不同外面那些,因此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危险,譬如陷入昏迷或头爆欲裂,那种疼,会超出人的承受能力!”

    不同其他的催眠?难道歌德鲁运用高科技来对付高科技?贺煜依然目瞪口呆着。

    “不过我想这些对你来说应该都不问题,我最担心的反而是……”歌德鲁继续述说着,忽然打开他带来的黑色皮箱,取出一张A四纸,递给贺煜。

    贺煜眉头更紧,接过仔细阅读,渐渐地,俊颜一片凝重,整个身躯重重一晃!

    “本次催眠一旦成功,他们必定知道你已恢复记忆,也就代表着他们的计划出现了破绽和缺口,会正式开始这些疯狂的行为,故我提议,在你决定接受催眠之前,最好先慎重考虑考虑!”

    偌大的客厅,陡然沉静下来,连带那充满喜悦和希望的气氛,也一点一点地消失。

    贺煜紧抓着A四纸,锐利的鹰眸紧盯着上面的字,反复地看,仔细地看,将每一字都印刻在了脑海,许久一段时间过后,他抬头,看向歌德鲁,沉声问,“你确定我大脑的晶片与他们有关?你是如何得知是他们搞的鬼?除了我,难道已经有别的案例出现?”

    “嗯,之前已经有两个人被控制,不过他们都是杀手,唯独你……你想想,你有没有加入过什么组织?”

    “26年前的记忆是空白的,所以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歌德鲁怔了怔,又问,“那你们有没有与人结怨?你爷爷呢?听说他曾经担任过两届省委书记,一般当官的都会得罪到一些人。”

    爷爷……贺煜再一次挑起了眉头,不过,就算爷爷真与人结怨,也不可能报复到自己的身上,给自己安装晶片,目的是为了什么?贺煜想着想着,又想到了高峻,于是问道,“对了,人的基因会不会有改变的可能?只要基因吻合,就一定是父子关系吗?”

    “理论上是这么说,基因不吻合的两人,不一定就不是父子关系,但两人基因吻合的,就一定是父子关系。怎样,你还在怀疑那个高峻?”歌德鲁直截了当地问,得到贺煜的承认,继续纳闷和揣摩,“这个高峻,也正好来自美国,的确值得怀疑,假如他真的是组织里的人,那么……基因和你大伯吻合也不是不可能!”

    “你能帮我查查高峻的底细吗?利用你特殊工作的资源,帮我调查他。”

    可惜,歌德鲁给他一个遗憾的眼神,“对不起,帮你恢复记忆甚至取出晶片,我还可以做到,但要是触犯到组织的,断然不能,再说,我们也未必能查到。”

    贺煜尽管心中大觉失落,却也没有强人所难,恢复了静默。

    歌德鲁坐靠近贺煜一些,蓦然提议道,“其实你失忆这几年也没什么动静,何不继续静观其变,看看他们想做什么?你这么急着恢复记忆,是否有重要的原因?”

    贺煜怔愣,不语。关于那几年的事,他都是分别从凌父、凌母和薇薇口中得知,都是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只是小部分,大部分的,芊芊又不肯说,故他根本不懂如何跟歌德鲁说起。况且,这夫妻间的磕磕碰碰,他不想让外人知道太多,即便歌德鲁是曾经和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歌德鲁见贺煜似乎不想说,于是作罢,大手在贺煜肩膀上重重一按,语气真切,地道,“恢复记忆的事,你再认真想想,医学交流会为期4天,我会呆到本周末再走,你决定好了就跟我说。”

    贺煜也慢慢抬起了手,按在歌德鲁的手臂上,感激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他们继续静坐了一会,直到池振峯打电话给贺煜,贺煜暂且辞别,让歌德鲁在酒店休息,自己则回公司。

    他和池振峯继续为这次的工地事件商讨,一直谈到下午两点多,总算安排好如何妥善处理这件蓄意阴谋,紧绷了几天的心情也总算舒展开来!

    池振峯半躺在大椅上,意气风发地冷哼,“他们要是知道我们这样做,估计会气得吐血,会难以置信和大呼意外吧,呵呵,他们有张良计,我们有过墙梯,想跟我们斗?没门!”

    贺煜不吭声,但那俊美的面容也是格外冷硬,凌厉的深眸里闪烁着果敢和狠绝之光。

    “总裁,这次大挫高峻的锐气,可喜可贺呢,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去庆祝一下?”池振峯坐直身子,俊颜更加光亮,“对了,听说汪老在城东新开了一间大马场,不如等下去跑几圈?”

    贺煜摇头,“我想去梦之园。”

    “梦之园?什么地方?”池振峯皱了皱眉头,渐渐地嘴巴张成了O形,“总裁你……你……”

    不同于池振峯的大惊小怪,贺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还记得怎么去吧?”

    “知……知道!不过总裁,你……要去那里做什么?还有,Yolanda会去吗?”

    贺煜不应,人已经从办公桌后出来,拿起衣架上的西装穿上,阔步走出去。

    池振峯也赶忙跟上,结果,由他亲自驾车,载上贺煜,出发去梦之园。

    一路上,他心中忐忐忑忑,思忖贺煜忽然间为何去那里,几次欲言又止,待他回过神来,发现已经抵达梦之园,也确定了,凌语芊并没有来!

    贺煜依然一派冷静淡然的模样,看着那大片大片的花海和那绿树成荫的参天大树,花香扑鼻,凉风拂面,他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暗暗赞叹了一句:好一个让人心旷神怡、惬意至极仙境!

    紧接着,待他进入院内,见到百花竞放,到处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好景象时,更是禁不住深深陶醉。

    他注视着池振峯,漫不经心地问,“当时她跟你说过什么?”

    池振峯也迅速从周围美景中出来,故作不解地道,“总裁是指……Yolanda吗?”

    贺煜勾唇,讥笑,“振峯,你变迟钝了,敢情工地那件事让你透支了?”

    “呃……呃……”迎着贺煜那犀利如刀的眼神,池振峯终于不再由于,坦白道,“嗯,Yolanda说她和初恋男朋友在这里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她的男朋友……就是我上次跟你提过的楚天佑。”

    “还有呢?她还说过什么关于楚天佑的事?”

    见贺煜非但不生气,还似乎很急切、很期待的样子,池振峯不由愣了愣,一会直到贺煜再次呼唤他,他才继续往下说,“没有了,她就只提到楚天佑,不过我看她眼神极为陶醉,每到一处总会停下来,沉醉追忆,我想那应该是很感人的回忆。”

    每到一处,总会停下来,沉醉追忆……贺煜视线从池振峯身上调离,重返周围的花海上,边看,边努力追忆,希望能够寻回一些熟悉的片段,奈何他脑子一如既往地空白,半点美好的画面也没有!

    池振峯也想起了凌语芊当时悲切凄然的样子,忽然无意识地叹息出声,“哎,那个楚天佑,应该说他薄福好呢,还是说他薄情,竟然就这样抛下Yolanda去了另一个世界,死者已矣,留下生者尝尽思念悲痛……”

    “说不定,楚天佑没死呢!”贺煜冷不丁地道了一句。

    池振峯定神,看着他,愕然。

    “假如我说我是楚天佑,你信吗?”贺煜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池振峯,说的耐人寻味。

    池振峯更加呆若木鸡,总裁是楚天佑?总裁他……不会因为妒忌而变傻了吧?不会因为太爱Yolanda而走火入魔了吧?不,不可能的,Yolanda说过,楚天佑死了,而且,假如总裁是楚天佑,Yolanda早就认出来了!

    “看你的样子,似乎不信啦!”

    何止不信!简直觉得荒谬呢!池振峯本能地在心中应了一句,当然,他不会真说出来,只是讷讷地笑着。

    贺煜也不再多说,抬步往前走了起来,沿着一条条小径慢步行走,边努力追忆失去的过往,眼见就要有些景象时,可惜又仿佛突然被封印上似的,化为乌有。

    随着时间的消逝,太阳距离西边天空也越来越近,最后,彩霞满天,一轮金黄色的巨大咸蛋悬挂天际时,贺煜也几乎走遍了整个花场。

    他停在百合花海前,忽然伸手摘下一枝枝花朵,编成一个美丽的花环,动作的熟稔像是曾经做过似的。他还摘了一大束紫罗兰,这才开始对池振峯说回家。

    小小的车厢内,像上次那样充斥着淡雅馥郁的花香味,贺煜坐在副驾驶座上,一手捧着紫罗兰,一手拿着花环,全神贯注地来回打量着。

    负责驾驶的池振峯则小心谨慎地操控着方向盘,不时瞄向旁边的贺煜,最终还是忍不住道,“总裁,你今天忽然到来,是什么原因?”

    贺煜脊背猛地僵了一下,却不吭声。

    池振峯不禁更觉困惑,可惜又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唯有作罢,在暗自思忖揣摩中,送贺煜回到贺家,然后再驾车离去。

    贺煜捧着花和花环,仍不时瞅着它们看,偶尔还会举到鼻子下方来嗅,进屋后,不顾那些保姆诧异的目光,直奔回卧室。

    张阿姨最先见到,迫不及待地欢呼,“哇,好漂亮的花花!煜少你是刚采的吗?送给语芊丫头的吧,噢,还有个花环哦。”

    贺煜冲张阿姨感激一笑,步履不停地走到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凌语芊面前,高大的身躯往下一蹲,把紫罗兰花往旁边一搁,拿着花环亲自戴在她的头上,先是一瞬不瞬地注视了几秒,继而拉她起身,走到镜子前。

    凌语芊始料不及,一直处于呆愣状态,直到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样子,她怔怔的容颜这才生起一丝变化,美目瞪得倏大。

    “怎样,是不是很喜欢?老公在梦之园摘的哦,刚才坐车回来的途中,一直在想你戴上花环后是什么样子,果然超乎想象的美,简直是个迷人的小精灵,老公这魂儿魄儿,可是都被勾走了呢。”贺煜站在凌语芊的身后,两手分别轻轻扶住凌语芊的两边肩膀,头从她右颈窝探出去,盯着镜子,满眼笑意和爱意。凌语芊则浑身僵硬,被他话语中的某个名词给震住。

    梦之园?他说他去了梦之园?在那里用百合花做成花环,还摘了紫罗兰鲜花……他……他……

    对了,他今天早上离开家门时,曾经说过歌德鲁来了中国,莫非他已经在歌德鲁的帮助下恢复了记忆,他想起了当年和自己去梦之园的情景?

    “梦之园真的很美,迟点等你身体痊愈了,我带你去一趟。另外,我打算自己建立一个梦之园,专属于我俩的梦之园,在那里,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布置,种上所有你喜欢的鲜花,我们每周去一次,我们在那里看花,看海,看日落,看星星……是不是很美,是不是迫不及待想这样的画面快点到来?”贺煜兴致勃勃地说出他的构想,俊颜因此变得更加迷人,他说着说着,还色性不改,趁机在她颈窝上偷香一把,见她没有抗拒,他还得寸进尺,把握时机吻上她的耳垂,紧紧搂住她,大手自然而然地爬上了她的丰满高耸的胸前。

    随着他的话,凌语芊越发地震撼,已经对周遭的一切再无知觉,满脑都是关于他是否恢复了记忆的猜测和判断,他说,要建立一座属于我俩的梦之园,这样的承诺,天佑曾经说过,如今他又一次提及,那是否说明他已记起了以前的事?他真的恢复记忆了?

    刹那间,凌语芊心中仿佛有千军万马走过,引致极大的震荡,一会,又平静下来,接着,又震荡,就这样反复来回。

    她还以为,再也不会对他的事起反应和感觉,想不到,对于他恢复记忆,她还是很大反应,很大振动。

    不,不行,自己不能这样,自己发过誓再也不理他的,管他有没有恢复记忆,管他是贺煜还是楚天佑,自己都不要了,再也不要了。

    凌语芊在心中一番挣扎后,终于怨恨取代眷恋,把一切激动的情绪按住,从混乱中冷静过来,这也才看清楚,镜子里面,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只因为……

    那个可恶的恶魔,趁她失神期间不知几时已经跑到她的面前,单膝跪在地上,正埋头在她胸前占着她的便宜,他那一头刚硬的黑发,和她春光外泄的胸前一片雪白形成了非常显明的对比,让她羞愤不已,恼羞成怒,用力迅速朝他头上推去。

    砰——

    贺煜猝不及防,整个人就那样跌坐在了地上。他皱着眉,满眼懊恼和沮丧地看着她,如此美丽可人的小精灵,却也是个狠心折磨人的小魔女!

    凌语芊怒火未退半点,给他一记羞恼的瞪视,从镜子前走开,回到刚才的沙发上,正好看到那束紫罗兰,先是一怔,随即抓起,准备扔掉。

    贺煜闪电般地冲过来,及时阻止,又哄又求,“别,这是老公辛苦摘的,还一路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代表着老公对你的爱,无尽的爱。”

    真够肉麻的情话,只可惜,再也打不动凌语芊冰封的心。

    她挣扎一番抢不过来后,索性改为摧毁那些花朵花瓣,本是娇艳欲滴、美丽无比的一束鲜花,很快便支离破碎。她还甚至将头上的花环摘下,踩个粉碎。贺煜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全身赫然僵住了,一切动作也停止了。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画面,他感觉被无情践踏的是自己,破碎的是自己的心,凋零的是自己的灵魂,自己的一番心血,就此化为了垃圾!

    深情款款的眸瞳,已被难以置信和沉重打击给覆盖,他一瞬不瞬地瞅着凌语芊,然后,无奈地摇头。这女人,怎能这么狠心!怎能一点犹豫和顾虑都没有!

    面对贺煜倍受伤痛的模样,凌语芊视若无睹,一番发泄后,气咻咻地冲进浴室去了。

    贺煜依旧巍然不动地伫立原地,一直追随着她的目光此刻停驻在紧闭的浴室大门上。

    这时,张阿姨走了过来,安慰的嗓音透着惋惜,“煜少,你别难过,你不是要补偿她吗?那就当做刚才的事是她的一种发泄,她发泄过了,心情舒畅了,这也是好事。”

    是吗?贺煜眉头皱得更紧,很明显对张阿姨这样的安慰不是很买账!然而,他又无可奈何,谁让他自作孽,亏欠这个小女人!看来,这条路比预期中漫长,出乎意料的千变万化,他能做的,是持之以恒,直到讨回她的欢心。

    接下来,保姆出现,叫贺煜下去吃晚饭,贺煜见浴室的门还是紧闭着,便也暂且作罢,心想晚上再好好哄她,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当他趁着吃饭期间想到一条绝世妙计、满怀希望地回卧室时,发现房门紧锁,像上次那里在里面被人反锁住,任他如何叫喊也不开!

    可恶,这折磨人的小妖精!看来用这招上瘾了!他发誓,明天立刻命人把门锁给拿掉,看她还怎么淘气!

    结果,他只好又来到了书房!

    他没有开灯,窝在真皮大椅上,点着一根烟来抽,火红的烟头映出他满是深沉和苦恼的脸庞。

    他想起了歌德鲁和他说的那些话,想起歌德鲁给他带来的那些信息,纠结矛盾再一次吞噬着他整个心房。

    本是满腹欣喜地等待恢复记忆,谁知中途出现此等意外;他唯有退一步,欲先讨回她的欢心,从她那里得知相关消息,谁知她一点机会也不给!

    莫非,就这样耗下去了?然而,耗到几时?歌德鲁这次刚好公干过来,下一次呢?拥有特殊职业的他,还有没有时间再过来?还能不能帮到自己?

    或者,自己索性找爷爷说清楚?可是,爷爷相信吗?爷爷能放弃大伯吗?不,应该不!爷爷要是肯大义灭亲,早就行动了!所以,说了也白说,弄不好还打草惊蛇,被那些魔头知道!

    看来,只能继续等,明天,说不定会有转机!

    思及此,贺煜不禁抿唇自嘲一笑,想不到,他也有对天祈祷的一日!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重新点燃一根香烟,静静地抽,脑子也继续飞转,不停苦苦冥思,最后,直接在大椅上睡到天亮。

    事实证明,第二天并没有转机,而且接下来连续几日,贺煜仿佛坠入了万丈深渊。

    犹记得,刚出院的那几天,他还能进房、看看她,看看儿子,甚至半夜爬上她的床,搂着她睡,可如今,他连房门也不能踏进。

    并不是她继续反锁着门,而是她直接勒令,不准他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否则她立刻带着琰琰离开,不顾一切地离开!

    因此,他怕了!他从没见过她如此决裂,他问她为什么这样,甚至问了张阿姨和其他保姆,可惜都没人能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眼见明天歌德鲁就要离开,他不得不,做出了决定。

    金碧辉煌的总统套房里,歌德鲁一脸凝重地瞅着贺煜,迟疑道,“你确定?不会后悔?”

    “我只知道,我放弃这次机会的话,我会真的后悔!”贺煜说得有气无力。

    歌德鲁摇了摇头,“到底怎么回事?能否告诉我,为什么?”

    迎着歌德鲁真诚恳切的眼神,贺煜思忖一番,结果还是决定隐瞒,“就算告诉你,也帮不了我。所以,做一些能帮我的事吧。其实你也说过,他们不一定百分百发现,只是有可能而已!再说,他们就算真的发现了,我也会做好万全准备,你放心,我毕竟是贺家的人,我想要保护一个人,还是可以的。”

    “何况,这个人还是你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歌德鲁也褪去沉重的表情,调侃道。

    贺煜抿唇,讪笑,“那事不宜迟,开始吧?”

    歌德鲁点头,着手安排仪器,一切准备就绪后,对贺煜做着最后的交代和分析事项。

    贺煜尽管早就做好准备,且是临危不惧的人,但此刻,还是难免感到有点紧张,只因为,这次的事件不同以往的生意,这比他曾经面临过的那些大事都来得重要,都来得严重,所以……所以……

    “别紧张,放松,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放弃。”歌德鲁又在贺煜的肩膀轻轻按了一下。

    贺煜抬头,眼神坚定,的确,自己不会放弃,肯定不会中途退缩!

    然而,他还是忍不住再问,“你确定,真的可以帮我恢复记忆?”

    哈哈——

    歌德鲁忽然笑了,哈哈几声大笑,让这本是凝重紧张的氛围顷刻缓和了不少。

    “贺煜,你确定你还是贺煜?还是那个在海啸中视死如归、万事不惧的骁勇战士?”

    贺煜看懂歌德鲁的心思,俊颜不觉一窘,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

    “好了,别犹豫了,我想,你比我更期待!”歌德鲁说罢,收起笑容,轮廓深邃的面庞再次陷入严肃和谨慎。

    贺煜也彻底静默下来,聚精会神,依照歌德鲁的吩咐去做,期间很多步骤,他都不是很懂,但他并没有追问,因为他想歌德鲁明白就好,故他把自己当做一个什么也不会的病人,歌德鲁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医生,歌德鲁说什么,他都照着做,歌德鲁做什么,他都毫无异议,渐渐地,随着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他的意识起了变化,他知道,实验正式开始了,自己距离恢复记忆,越来越近了!

    歌德鲁的影子,依然在眼前晃来晃去,耳畔边也继续回荡着歌德鲁那如修道士祷告的呢喃,随着身体越发轻松,贺煜发现自己慢慢进入一种临界空间,那里面,很黑暗,很阴冷,让他禁不住地哆嗦起来。

    他本能地伸出手,摸索着前进,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前路,看清楚四周围的一切,他甚至迈起长腿往前奔跑,奔跑的过程中,不断呐喊着一个名字,芊芊,芊芊,芊芊……

    整个空间,仍旧一片黑暗,空气也夹杂着一阵刺骨的阴凉,他拼命奔跑,不停呐喊,期间扑倒过几次,每一次倒下,都感到一股钻心的痛,仿佛跌在刀山火海上,无数锋利的刀狠狠刺着他的身体,深入他的骨和肉,熊熊大火猛烈焚烧着他的脸,焚烧着他的大脑,让他头痛欲裂,简直要爆开来。

    “啊……啊……”他下意识地抱着头,痛苦shen吟哀叫,期间,他听到了歌德鲁呼唤他,他想回应,可惜发出口的只是一声接一声的痛苦鸣叫。

    啊——啊——

    啊——啊——

    痛叫愈加凄厉和恐怖,自他嘴里连绵不绝地发出,他倒在地上,整个身体卷缩成一团。

    “芊芊——芊芊——”

    紧接着,他不忘继续呐喊这个名字,这个让他刻骨铭心的名字,正因为这个名字,他忍住痛,倒下的身体使劲爬了起来,他睁开眼,看到的不再是一片黑暗,而是自己被一团大火熊熊包围住!

    “芊芊……芊芊……”他不断高声呐喊,火光照红了他整个脸庞,照亮了他深邃漆黑的眸瞳,瞳孔里,映出一个倩影,一张绝美脱俗、娇俏可人的容颜,一幕幕熟悉的画面,排山倒海般地冲涌过来

    “既然都画到一半了,没理由就此放弃是吧?”

    “把手机给我……记住,我叫楚天佑,是你的男人!”

    “小精灵,我对你一见钟情,已经认定了你,这辈子你休想摆脱我,还有,你要是再敢换卡再敢躲我,后果自负!”

    “你是第一个闯进我心房的女人,你搅乱了我的生活,你必须对我负责。”

    “整整100个小时,我不休不眠,终于赶在今天中午完成,芊芊,这是我献给你的情人节礼物,my—honey,I—love—you!”

    “给我好吗?在这浪漫唯美、极具意义的日子,向我绽放你的美,嗯?”

    “乖,别哭,很快就过去了,等下会很快乐,真的很快乐……知道刚才我们做了什么吗?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小东西,你正式属于我楚天佑了,我爱你,我的身体也永远只爱你……”

    ------题外话------

    嗷嗷赶得吐血了!求月票补血(*^__^*)……紫想亲们了,想在礼物记录上看看亲们的影子,有月票记得甩过来哦,为紫在这寒冷的冬天里添加一丝温暖,抱抱!

    推荐懒离婚的军旅宠文——【与上校同枕】,精彩不容错过。

    内容介绍:【为了逼婚,他直接霸王硬上弓,霸道地将她困在床上十天十夜,不但直接将生米煮成了熟饭,且与小恶魔联手,将她送进了婚姻的牢狱,永世不得释放。】

    *

    【片段花絮】

    江峥说:嫁给我,我给你一片天!

    她冷笑着回:五年前,生活已经教会了我,我的天,只有我自己能给!

    江峥笑:媳妇儿,别倔强!你是倔不过我的,我认定了是你,你就是我的!谁他妈跟我抢,我直接废了他!

    林青瓷深吸一口气,“江叔叔,昨天你侄子刚跟我说,他想离了婚娶我!你能把他给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