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61 注定要分离(精!)

161 注定要分离(精!)

    http://

    回到家,他看到坐在饭厅里的,不止是父母和贺燿,还有爷爷和……贺熠,就连那小东西,也在。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自小产后,她一直都在卧室用餐,今晚破例下来,是因为爷爷吗?不,爷爷前几天也来吃过饭,但她都没有参加,那么,是因为贺熠了!

    “阿煜,你可回来了,快过来,趁热喝汤。”季淑芬已经出声呼唤。

    其他的人,也纷纷朝贺煜露出微笑。

    贺煜抿一抿唇,走到他的专属位子上,眼角余光不着痕迹地朝旁边的倩影扫视一下。

    “二哥,工作很忙吗?听爷爷说工地出了一件大事,都处理妥当了吧?”贺熠发话,打开话题。

    “嗯,没什么事了。”贺煜视线也转向他。

    “咱们公司管理向来都很好的,忽然出现这样的事,还真奇怪。”贺燿也插了一句。

    贺煜则朝贺云清瞅了一眼,见贺云清一派若无其事的样子,便也没多说,把话题转到贺熠身上,意味深长地问,“你呢?你个大忙人,怎么有时间跑回来了?”

    “我有几天假期,不知道去哪,就回来看看爷爷喽!”

    “是吗?这两年你似乎跑得特别勤快,爷爷应该很高兴吧,如此孝顺!”贺煜饶有兴味,语气更深意。

    贺熠俊颜一囧,为了掩饰心虚,赶忙解释,“那是因为我们贺家今年多了一个新成员琰琰啊,可爱又俊俏,多惹人喜欢!”

    贺云清暂且看不出隐隐的火药味,不由也跟着打趣道,“阿熠既然这么喜欢小孩,那赶紧结婚生一个,让爷爷和你爸妈也都高兴高兴。”

    贺熠先是一怔,不经意间瞧了瞧凌语芊,脑海一机灵,趁机道,“爷爷我也想啊,可惜我没二哥的福气,遇不上语芊这么好的女孩。”

    “呵呵,语芊这丫头确实好得没话可说,阿煜确实有福气。”贺云清也顺势称赞一把。

    贺熠笑意更浓,转向贺煜,“二哥,语芊帮你生了儿子,你可更要好好待她,她,值得你疼的!”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意有所指。

    “看来,你很关心她。对了,上次还没感谢你陪她度过痛苦的分娩过程,来,二哥现在正式跟你说声谢谢!”贺煜两眼一眯,说着拿起酒杯,举向贺熠。

    贺熠也赶忙举杯,“不……不用谢,我应该的,那也是我的荣幸!”

    不错,那当然是你的荣幸,小子!贺煜在心中冷哼了一句,醋意已在慢慢蔓延开来,锐利的鹰眸再一次扫向凌语芊。

    整个过程,凌语芊都在默默吃着饭,但她毕竟是有知觉的,他们的对话,她当然听到了,只是,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不过她也没去多加琢磨,心想那说不定没啥用意,那会有什么用意呢!

    因而,她更加投入用餐,以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众人的焦点。

    贺一航和季淑芬看她,是因为得知她和贺煜回到家族之前的恋人关系;

    贺云清看她,是因为还在担心着她会提前带琰琰离开;

    贺燿看她,是因为刚才的话题围绕在她身上;

    至于贺煜和贺熠看她,不言而喻!

    大家就这样各有所思,偶尔会因某一个人打破沉默而展开话题,由此,一顿团聚的晚餐尚算温温馨馨,融融乐乐。

    吃完饭,大家从饭厅转移到客厅,凌语芊用带宝宝的借口,暂且回卧室去了,贺煜坐一会后,也忽然叫上贺熠,说有话谈谈。

    于是乎,两人走出大屋,来到不远处的网球场。

    由于庄园内设有夜灯,网球场依然亮如白昼,贺熠四处张望,感叹出声,“二哥,我们似乎很久没打过球了,明天有没有兴趣斗一场?”

    贺煜也漫不经心地环视着周围,目光回到贺熠身上时,出其不意地问,“你是什么时候得知她和楚天佑的事?”

    贺熠一愕,不语。

    “你的能力果然不容小觑,这才见过她几次,就足以让她把秘密告诉你。”贺煜语气里又无法克制地透出酸味来了。

    贺熠继续怔愣了一下,讷讷地问,“二哥是怎么知道楚天佑的事?你……你……”

    “怎么了?觉得我不应该知道?难怪你们个个都将我蒙在鼓里。”贺煜被触到痛处,怒气不自觉地冒出。

    “不,其实我们都想让你知道,只不过……我们怕你不信!”贺熠赶忙解释,再踌躇片刻,便也坦白出来,“你和语芊婚后第二天,我约她到荷花池边,叫她帮我画张素描,她忽然问我关于你的事,她似乎怀疑爷爷对你的过往编造的那个谎言,而我,也霎时冒出一个念头,心想难道她认识以前的你?我于是对她如实相告,结果也如我所料,她真的认识你,她还和你相恋过。”

    婚后第二天!原来是那次!想不到,她那么快就跟贺熠分享了这个秘密!她是把贺熠看的很重呢,又或者,只单纯地希望贺熠帮她?

    “那你为什么不立刻告诉我?”贺煜瞪着贺熠,寒芒悄然涌上了眸眶。

    贺熠也立即反问,“我说了,大哥会信吗?说不定,大哥会认为语芊别有用心和目的。”

    “那你又知不知道,她其实早已经抛弃了楚天佑!你又清不清楚,她是因什么和楚天佑提出分手的!”贺煜也拔高嗓子,瞧着贺熠错愕的眼神,不由勾唇讥笑,“看来她没有跟你说,也是,那么可恶的行径,她怎会跟别人说!”

    “二哥……”

    “她说很爱楚天佑,对楚天佑爱入骨髓,其实只是甜言蜜语,最重要的关头,她还是选择了她的家人,兴许,她和楚天佑好只是富家千金一种寻求刺激的游戏,毕竟,楚天佑对她千依百顺,把她当女王般伺候着,女人,就是虚荣心极强的动物!”

    听到这样的话语从贺煜口中发出,贺熠不但震撼,同时也激起了一股莫名的怒火,他不想听到有人这样侮辱语芊,何况,这个人还是二哥!是语芊爱得不顾一切的“楚天佑”!

    “大家都以为她很深情,很痴情,其实,大家都被她骗了,楚天佑不过是她的玩具,她的家人终究排在第一位,为了家人,别说‘楚天佑’,就连楚天佑和她的爱情结晶都可以舍弃!至于‘贺煜’,在她看来更是一文不值!”贺煜语气越发幽冷,眼中怒火熊熊,说到最后,几乎咬牙切齿。

    “不,语芊不是这样的人!语芊根本不会这样,她那样做,一定是有苦衷的!”贺熠也忍不住开口辩护,他瞅着贺煜,脑海闪过一道灵光,迟疑地道,“二哥,难道你已经恢复了记忆?或者,你知道你就是楚天佑?”

    贺煜不语,眸光闪烁。

    贺熠内心即时更加波涛汹涌,更为凌语芊辩解和维护,“虽然我对你和语芊的事了解得不是很清楚,但我可以肯定,语芊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就算语芊当年离开你,甚至……放弃你们的宝宝,那也是无可奈何,她一定是被逼无奈,她肯定挣扎过,但结果,她无能为力了。再说,就算她放弃了你们,她心里也同样不好过,她甚至比你更煎熬,更痛苦!”

    “哼!”一声冷哼,自贺煜嘴里发出。

    “我知道你爱她,因为爱她,对发生这些事感到极度悲痛和愤恨,但你试着站在她的立场想想,当年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只是一个大二学生,十八岁是吧?那么年轻,那么脆弱,突然遭此巨变,你叫她怎么承受,怎么处理?”

    “她完全可以跟我商量!而不是自作主张!”贺煜怒吼,打断贺熠的话,“当然,在她看来,我根本就不配和她商量,我只配整天想方设法哄着她,宠着她,以她为中心,那样她的虚荣心会得到极大的满足。即便我现在是贺煜,我拥有亿万身家,在她心目中,我始终是那个一穷二白的楚天佑!”

    轰!

    贺熠再一次震住!

    这是什么?二哥这是……对他自己没有信心?!哎,可怜的二哥,在生意场上呼风唤雨,高高在上,我行我素,睥睨天下,竟然……在语芊面前感到自卑!这是什么跟什么呢!

    贺熠在心中无奈叹息,频频叹息,可当他看到蓦然出现在贺煜身后不远处的某个倩影,看清楚那张苍白如纸的熟悉容颜时,更是目瞪口呆,身体重重一晃,感觉整个人跌入了谷底。

    “语……语……语芊?”他颤着嗓子,许久才发出完整的名字。

    贺煜则同样浑身僵硬,剑眉一蹙,紧盯着贺熠,看着贺熠视线一个劲地射向他的身后,久久地锁在他的身后。

    紧接着,他感觉身边有个黑影疾步掠过,一只纤细娇弱的手在他眼前扬起,啪的一声巨响,他的右脸颊一阵发疼!

    果然是她!那娇小纤弱的身子,正伫立在他的面前,俏脸含怒,趁他不备,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

    这个可恶的小女人,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三番四次地扇他耳光,她眼中还有没有他!

    然而,这还不止,她接下来的话,更是令他几乎要崩溃。

    “不错,我没有爱你,我从来都没爱过你,是你硬要我当你的女人,你应该记得,在XX广场,你莫名其妙地跑过来,不知廉耻地宣布我是你的女人,不经我的同意!是你一次又一次地诱惑我,我无知,所以沦陷了!后来,我的家庭发生巨变,我才幌然大悟。楚天佑,你说的没错,你只是我凌语芊的一个玩具!你能满足我的虚荣心,我才和你在一起,到了紧要关头,我便甩开你,毫不犹豫地甩开你!”撕心裂肺的低吼,自凌语芊颤抖的小嘴迸出,她虚弱的身体禁不止这番打击,强烈晃动,摇摇欲坠。

    贺熠大惊,不假思索地冲上前,及时扶住她,“语芊!”

    凌语芊吃力地站稳脚跟,对他投以由衷的感激,“我没事,谢谢!”

    “对了,你怎么跑到这来?你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应该多呆在屋里休息的,何况这都夜晚了……”贺熠继续关切地问,渐渐松开手。

    凌语芊听罢,心中即时冲上一股苦涩的悲凉。是啊,自己怎么无端端跑到这里来,怎么无端端来这里受罪?

    刚才,她回卧室后,逗琰琰玩,琰琰睡着之后,她开始发呆,不受控制地想到这些天的情景,思绪再次围绕在贺煜是否恢复记忆上,距离歌德鲁来中国已有一个礼拜,照理说他已经恢复了记忆,但他并没有跟她说。

    她心神不宁,仿佛有东西牵引,让她鬼使神差似的,披了一件外套,离开卧室,走出大屋,沿着整个大庄园游逛,经过这里时,正好听到了这段令她心碎的话!

    她就知道老天爷不安好心,故意把她引过来,让她再一次备受千刀万埚之痛!

    思及此,浓浓的忿恨猛地涌上凌语芊的心头,美目不由再次怒瞪贺煜,这个她曾经用全部身心去爱、到头来却被他认为是虚荣心作怪的男人,压抑多年的委屈便一骨节地全都抖了出来,“是的,是我活该,虚荣心作怪,答应和你这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在一块,结果遭到老天爷一连窜的惩罚,先是我爸的公司破产,我们家道中落,接着是我爸一颓不振,最后还背叛了我妈!因为我玩弄爱情,老天就用我爸妈的婚姻来报复我!所以,我现在很后悔,真的很后悔,假如我知道会有这种报应,我是打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不管你能多满足我的虚荣心,我都不会,绝对不会!楚天佑,贺煜,我凌语芊这辈子唯一后悔的事,便是认识你,被你偷蒙拐骗,被你偷蒙拐骗!”

    “天,语芊你怎么说这番话,别赌气,二哥刚才的话虽然有点偏激,但他一时冲动而已,假如他知道你过来,他是打死也不会说的,不管怎样,都是他太爱你的缘故!”

    “爱?不,他没有爱!他的爱,我要不起!他的爱,只会给那些个高贵的人!而我,不配,当然,我也不稀罕!”

    “语芊……”贺熠更加头疼,无奈之下只好看向贺煜,找贺煜求救。

    可惜,贺煜已经被凌语芊那番话给伤得痛上加痛!偷蒙拐骗!呵呵呵!果然,他就知道她不爱他!就像他当年送给她的那些东西,在她看来不值钱,于是通通烧掉!当时他没有钱,送的东西也廉价,故不值得她珍藏!

    他捂着被她扇过的火辣辣的面颊,喷火的利眸紧盯着她的脸,这张绝美脱俗,曾经令他深深着迷、神魂颠倒的皮相,他直想就此毁掉,免得自己再被迷惑的皮相!

    不过,他终究下不了手,故只能给她恶狠狠的一瞪,扬长而去。

    贺熠见状,赶忙去追,“二哥,你……你怎么走了,就算走也带上语芊啊,二哥……二哥……”

    贺煜脚步刹车,停下侧目睨视着一脸焦急的贺熠,冷嘲出来,“你不是喜欢她吗,我这么做不正好给你机会对她献殷勤吗,不过别怪二哥没奉劝你,除了她的家人,什么男人她都不会放在眼中,所以……你还是小心点,免得当第二个傻子!”

    “砰——”

    贺煜话音刚落,紧跟着发出一声闷哼。

    只见一个不明物体快速朝他飞来,不偏不倚地砸在他的后脑勺上,然后随着地心吸引力,往下坠落。

    他回头,下意识地朝地面看去,是一只鞋子,她的鞋子!

    怒火腾腾的心霎时多了一丝羞辱,贺煜凌厉如刀的鹰眸再次狂怒射向凌语芊,看着那张小脸依然布满倔强和固执,他无奈而悲哀地摇了摇头,毅然收回视线,走得更快了。

    “二哥,二哥……”贺熠继续去追,但走出几步便也停止,愁眉苦脸,静静目送着贺煜渐渐远去,一会,回到凌语芊的身边。

    凌语芊像是被定了格,一动不动地伫立原地,紧接着,泪水狂流不止。

    贺熠不禁更加心疼,“别哭,二哥一时冲动才胡言乱语,他心里还是疼你的,他最近工作压力大,而且,他是个性格内敛的人,他有事总会自己一个人憋在心里,根本没人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和他正在受着怎样的痛苦。还有,他刚知道自己是楚天佑,刚恢复记忆,一时不习惯难免产生混乱思维,想事情也就缺欠方向,故你别跟他计较,给他一些时间,我敢保证他是爱你的,不管他是楚天佑或贺煜的身份,他都很爱很爱你的。”

    “不,我不要他爱,我才不要他爱!”凌语芊喉咙哽咽,努力吸着鼻子,拼命拭着眼泪,气喘吁吁地道,“你知道吗,我要跟他离婚了,我早就决定和他离婚,这样更好,更合理了,更合理了!”

    贺熠再一次目瞪口呆,“语芊,你……你说真的?你要和二哥离婚?不,二哥一定不同意,不会准许的。”

    “怎么会不同意?说不定,他也早就厌倦了。其实他说的没错,我们注定了不可能在一起,以前我和他好,只是一时虚荣心,根本不是爱,嫁给他也只是不甘心,我不甘心命运这样对我,我要和天斗,于是我要嫁给他。而结果证明,我还是斗不过天。其实,人怎么能和命运斗,看我,输得一塌涂地。假如我当时死心,遵照我爸的意愿嫁给别人,又或,我没有执意嫁入贺家,而是带着我家人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生活,我爸就不会有外遇!都是我害的,是我那可笑的坚持害的,如今,我应该认输了,我应该认输了……”凌语芊越往下诉说,语气愈加充满绝望,她抬头看向遥远的星空,痛楚的泪水再一次挥洒如雨。

    贺熠再也忍不住,深深地抱住了她,“别这样,语芊,别把责任扛上身,尽管我不清楚你们家的事,但我觉得,你爸公司出现危机,是他经营不善,即便是破产,也是他应该承担的后果。至于他搞婚外遇,也是他的错,是他心不正,受不住诱惑,绝对与你无关,一个人要学坏,是不管有没有人影响他,你没必要把责任往身上扛。”

    “不,你不懂的,贺熠,你不是我,你根本不懂。”

    “好,我不懂,但我能确定的是,你爱二哥,二哥也爱你,既然你们彼此相爱,何不好好珍惜?还有,想想琰琰,他那么小,那么可爱,他需要一个完整的家,这个家,由你和二哥提供!”贺熠收缩着手的力度,把她抱得更紧。

    曾经,他也因为安慰和心疼抱住这具娇小的身躯,如今,他发现她更加的脆弱,更加惹人怜惜,让他更想呵护,想就这样抱住她,永远地呵护在翼下。

    不过,凌语芊没有满足他这份心意,随着他紧抱住她,她恢复了知觉,从他怀中挣扎出来。

    贺熠失落,但也感到窘迫和羞愧,他先是停顿片刻,继续安抚道,“来,我送你回去,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情况就不同了,二哥也是,他一定会后悔,后悔自己今晚胡言乱语,相信我,我的直觉向来很准的。明天,等着你的好消息哦!”

    他故意朝她微笑,眨眼,做出调皮的表情。

    可惜,陷入无尽悲痛哀伤的凌语芊根本无法轻快起来,她依然泪眼婆娑,呆呆地看着他,神思恍惚。

    贺熠于是不再多说,默默陪着她,直到她主动提出回屋。

    她心里面,终究放不下那个在卧室熟睡的小人儿,她的心肝宝贝。

    贺熠自是很爽快地赞同,在她迈步后,连忙跟上,顺着她的步伐与她并肩而走,直至送她回到华韵居的大门口。

    “或者,我再送送你?”

    “不用了,我没事,其实,身体康复得差不多了。”凌语芊摇头婉拒,注视着他,再一次发出感激的信息。

    贺熠也不勉强,“那你自己小心,记住我的话,好好休息,新的一天有新的希望和开始。”

    凌语芊暗自苦笑,满心悲哀和死寂,但也没有争执辩驳,再冲着他点了点头后,转身进屋,走过安静无人的客厅,上楼,回到卧室。

    ------题外话------

    【看完这章估计会有些亲对贺煜很有意见?其实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亲们往下去就明白了哦】

    ——

    强推朋友古默的文《豪门绝恋—豪门小老婆》,已经出版上市,感兴趣的亲可以下手去买啦哦^_^

    豪门小老婆出版改名为《豪门绝恋—爱的悸动》和《豪门绝恋—爱的供养》两套,当当网有售。

    简介:幽暗的房间,高大的男子傲慢地像个帝王,而她,则是进贡的女奴!摊开身子,任他予取予求着,灵魂一次次被熨烫。她的生涩,只能激起他野蛮的占有,一次又一次……一周,七天七夜,她像廉价的货物一样卖给了他,等出来,恍如隔世,而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四年后,四岁的小儿子哭着问:“叔叔不是爹地吗?”相识不相认,她潸然泪下,他无言以对。这份骄傲而又卑微的爱,尊贵如他,到底该如何供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