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66 争得抚养权,完胜!(精,必看)

166 争得抚养权,完胜!(精,必看)

    http://

    婴儿室里,琰琰在床上睡着了,凌语芊则死气沉沉地窝在气垫沙发上,满脑充斥着方才的景象,特别是他低吟的那句话:是否毁掉一切,包括杀死我,才能够解气解恨?

    她从不是暴力的人,她想不到自己对他的痛恨会达到这样的地步,竟然想他死!

    曾经,他受到任何一点伤害,她都紧张不已,伤心不已,一想到他要是出啥意外,她估计也活不成了,而如今,却是亲手结果他的性命,假如那一刀真的刺中他的心窝,自己会怎样,跟着把刀拔出来,也给自己一刀?

    关键时刻扭转方向,又是为什么?舍不得?还是害怕了,自己不想死了?

    她越想,心越乱,不禁抬手抱着头,把脸深深埋在膝盖间。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就在此时,她的手机响起,是冯采蓝。

    “语芊,还没睡吧。”兴许是知道了凌语芊要离婚的事,冯采蓝说话已无往日的大大咧咧,清脆的嗓音多了一丝严肃。

    凌语芊略微调整一下心情,讷讷地道,“嗯,你呢,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躺在床上了,睡不着,便想着和你聊聊。对了,你都没什么吧?”

    凌语芊略作沉吟,把今晚的事,相告。

    冯采蓝听罢,大大震惊,语芊生性温和,平时连个蚂蚁都不敢动,何况是个人,是她深爱的男人。看来,她一定是受了极大的伤害。

    冯采蓝于是询问,凌语芊也继续如实告知,将贺煜怎样侮辱她,还有季淑芬的找茬全都说出来,说完后,痛定思痛,再一次泪流满面。

    冯采蓝同样气愤得很,急忙做出安慰,叫凌语芊别在为此事难过和多想,就当做那一刀,是贺煜应得的。

    接下来,她们继续聊谈了一会才结束通话。

    凌语芊心情已经慢慢平复下来,她听从了采蓝的话,不再想今晚的事,后来,总算能够勉强睡了过去。

    黑夜过后,便是白天,干净明亮的饭厅里,贺一航,季淑芬,贺耀,还有季淑芬的父母,正有说有笑地吃着早餐,气氛好不温馨,直到贺煜的出现,这乐融融的一幕即时被打断。

    贺煜的衣着打扮和平时没多大区别,然而,他的左手并不是往下垂放着,而是举着悬在半空。

    季淑芬爱子心切,发现异状便立刻放下碗筷,起身冲到贺煜跟前,“阿煜,你的手……你的手怎么了。”

    贺煜一派从容,在他的专属位子坐下,轻描淡述,“没什么,昨天和人打架,被伤到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和人打架?谁啊,昨晚你回来的时候,我都看你好好的。”季淑芬继续站在他的旁边,盯着他手臂上的纱布。

    “嗯,后来我见睡不着,于是又出去了,在酒吧和一个醉汉发生了些争执,期间他抓起开凭器插了我一刀。”贺煜已经就着保姆呈上的早餐,慢条斯理地享用起来。

    “阿煜,是不是因为离婚的事心情不好,下次别这样了,要消愁,直接在家里就行。”季淑芬的母亲突然道了一句,目光慈爱柔和,与前天对凌语芊的凌厉严肃迥然不同。

    季淑芬则怒骂了出来,“又是那个害人精,都要走了还害人,都不知道我们前世惹了谁,这辈子招个扫把星进来害人。”

    “好了,过来吃早餐吧!”这时,贺一航也开口,无奈的语气透着一丝无语。

    季淑芬便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可还是无法停止对凌语芊的责怪和谩骂,甚至连几年前凌语芊对“天佑”的那段情也被她歪曲唾弃。

    贺燿实在听不下去,忍不住反驳了,“妈,你说前世造孽才惹上大嫂,我看是大嫂前世无意冒犯了你,以致这辈子被你折磨吧!我就不懂,大嫂有什么不好,至少她爱大哥是发自真心的,就像几年前,大哥一无所有的时候,大嫂毫不嫌弃……”

    “什么不嫌弃,你以为她真的爱阿煜,那不过她千金小姐抱着玩玩的心态,想享受一下当女王的滋味。”季淑芬马上打断,满面不屑。

    “噢?是吗?那彤彤姐呢?当年大哥刚回来,她全力帮助大哥,难道也是这个原因?”

    “彤彤不同,彤彤是真心爱你大哥,别拿那女人和彤彤相提并论!”季淑芬说着,重新看向贺煜,顺势道,“阿煜,那个害人精,你就别再着迷了,赶紧离掉,越快越好。对了,你不如找彤彤帮忙?她曾经是律师,认识很多相关人士,一定能帮到你的。”

    “我看你是想趁机让大哥和彤彤姐复合吧!”贺燿又是不客气地冷哼了一句。

    立刻引来季淑芬的再一次气恼。的确,凭贺家的实力和人脉,想要什么律师没有,所以季淑芬这招,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淑芬说的没错,既然你们无法在一起生活了,那就速战速决,对双方都好。”季淑芬的母亲也继续搭话。

    其实,他们这些人,包括贺燿在内,都不清楚贺煜和凌语芊之间的具体矛盾,都只觉得,两人不合,不会再在一起,以致走到离婚的地步。

    他们在吵得闹闹哄哄,贺煜倒是没说过一句话,漫不经心地吃着他的早餐,此时将碟子里最后一些食物吃光后,抹抹嘴唇,辞别,“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公司了。”

    说罢,不看众人的反应,他起身,径直朝外面走去。

    由于手臂有伤,他由司机送他回公司。

    池振峯也先是被他的手给吓到,他这才毫不隐瞒地说出真相,池振峯听后恍然大悟,震动之余唏嘘,伴随着讪讪一笑。

    贺煜将此视为“幸灾乐祸”,给池振峯一记白眼后,没好气地道,“说说今天的行程吧。”

    池振峯便也收起笑意,神色转为凝重和严肃,“总裁,说行程之前,我想先给你看一样东西。”

    贺煜剑眉一挑,接过池振峯递来的报纸,看清楚后,整个震住。

    【人气偶像天王再度勾搭豪门少妇,到底谁是谁非?】

    大大的黑字标题,俨如一条巨蟒直刺刺地挂在报纸的上端。下面的正文更是耐人寻味。

    “不知道大家还否记得一年半前曾经轰动整个G市的偶像天王情陷豪门少妇,亡命鸳鸯双双殉情导致交通严重阻塞的大事件?原来,这场曲折缠绵的四角关系另有隐情,豪门少妇不甘寂寞,私通人气天王,还珠胎暗结,如今被丈夫发觉,提出离婚,少妇与人气天王正商量如何儿财两得……到底这场官司结果如何,中间又会牵扯出什么不为人知的惊人秘密?敬请留意娱报,我们会第一时间为你送上最新进展,网上报道请记住这个网址www……”

    又是上次那个杂志社,看来,有些人真不能赦免!

    贺煜反复看着报纸上的报道,深邃的鹰眸迸出了一道道凌厉和幽冷的寒光。

    池振峯一直瞧着他,见他面色越发阴沉,迟疑地道,“还以为yolanda会让高峻帮忙,想不到她去找肖逸凡,看来他们谈话的时候被狗仔队逮住了。不过我不明白,肖逸凡虽是名人,但毕竟只是一个明星,照理帮不了yolanda。”

    随着池振峯的述说,贺煜眸色更深,更复杂。

    “总裁,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很明显这间报社胡乱报道,我们要不要处理它?”池振峯又道,怒气微露。

    “先不用。”贺煜总算做声,举手做出一个阻止的手势,随即将报纸放到一边,若无其事地道,“现在说说今天的行程吧。”

    池振峯错愕,看着贺煜怔愣了一会,于是听从吩咐,说出今天的工作日程。

    完后,他本欲继续刚才的话题,无奈贺煜不给他任何机会,叫他出去。

    池振峯走后,贺煜拿起手机,拨通一组号码。

    好几秒钟,对方才接通,柔媚的嗓音透着一股迟疑,“贺……贺煜?”

    “有没有空?来我办公室一趟。”没有多余的客套语,贺煜简单扼要地说明目的。

    对方稍顿,答允。

    贺煜不再做声,直接挂了电话,拿起报纸再看一会,随即塞进抽屉,正式投入工作,直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他约见的人莅临。

    刚踏进门的李晓彤,先是四处环视一下这间久违的办公室,目光最后牢牢锁在办公桌后那个高大的人影,脚步重新迈起,迟缓地走近去。

    “坐!”贺煜尚未抬头,淡淡地吐出一个字。

    李晓彤也不语,在柔软的大椅坐下,晶亮的明眸,隔着一桌之远继续紧盯这熟悉的男人。

    再过片刻,贺煜终于抬起头来,刚好与李晓彤四目相对,看着李晓彤充满迷惑期待的脸,他意味深长地道,“听说你的律师牌已经恢复了?”

    李晓彤听罢,心头猛地一凛。因为公司的需要,她动用人脉关系提前取回律师牌,她自问已经做得很谨慎、很隐秘,想不到还是被他知道。

    “你放心,我不会举报你,我是想让你帮我接个案子。”贺煜似乎看穿她的心思,很快又解释出来。

    李晓彤则又是一怔,迟疑地道,“什么案件?”

    贺煜略略沉吟,缓缓说出,“我和她离婚,我想争夺琰琰的抚养权。”

    离婚?他和凌语芊离婚?李晓彤顿时瞪大了眼,激动震惊得,连嗓子也起了极大的颤动,“为什么?”

    “因为她想离婚。”贺煜则继续一副镇定平静的样子。

    因为她想离婚!这就是理由?就这样的理由?他怎么说的,好像是凌语芊喜欢某件衣服,而他帮她买了。李晓彤心潮更加澎湃,翻滚不停。

    不顾李晓彤诧异的反应,贺煜继续问,“怎样,有没有把握和胜算?或者,你可以当我今天没找过你,我会另请他人……”

    “为什么?为什么想到我?”李晓彤总算接话。

    贺煜稍顿了顿,模棱两可,“我一直都说,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你是个很不错的律师,你应该也记得,那几年你曾经帮我成功处理过不少案件。”

    当然,她当然记得!不管多棘手的案子,她都势在必得,因为那关系到他,故她倾尽全能,不惜辛苦熬夜。想到曾经的不悔付出,李晓彤禁不住地伤感和缅怀了起来。

    直到贺煜再次开口,“我不占用你的时间了,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行与不行,今晚答复我。”

    “好,我帮你。”李晓彤也赶忙应道,即时给出了答复,同时,她还提出一个要求,“我一定帮你拿到抚养权,律师费我不要,希望你能答应我另一要求。”

    贺煜眸光一晃,“你说。”

    “别再监视我们,别再对付我的家人。”

    “我做人很公正,从不会滥杀无辜,我只会对付我的敌人。”

    李晓彤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心虚,讷讷地道,“那行,就这么定了,我回去后立刻着手此案,有问题的话,我再找你谈。”

    贺煜点了点头,下逐客令。

    因而,李晓彤即便再不愿离去,即便心中再多的疑团,也唯有暂且告别。

    离婚案件,就此拉开了序幕。社会舆论那边,由于某黑心报社肆意渲染,凌语芊和肖逸凡“偷情”的事被弄得沸沸扬扬、众所周知,幸好肖逸凡的粉丝够铁、够给力,团结起来举行各种活动,为肖逸凡维护和澄清,他们还爱屋及乌,连带对凌语芊也爱护有加。

    对外,尚能应付,但自家的,就难免难搞,单是一个季淑芬,足以闹得天翻地覆。

    她抓住“把柄”,更认定凌语芊是个不安分守己的女人,对凌语芊各种辱骂,凌语芊本来也被这桩诽谤和污蔑搞得愤恨不已,如今季淑芬还雪上加霜,更是令她狂怒不已,便也更不客气,与季淑芬扛上,结果,是贺云清出面才平息这场内战。

    整个贺家,看似波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像是埋了一个个地雷,稍有差池就会引爆,然后粉身碎骨。

    这样的环境,凌语芊自是过得不好,萌生趁此带琰琰搬离贺家的念头,不料贺煜不肯,他一脸冷然,很坚决狠绝地对她,她要走可以,但法庭没正式宣判琰琰的抚养权归谁之前,她休想带琰琰离开!

    因而,她对他更加痛恨了,她甚至自个责骂当年一定瞎了眼才爱他,为他不顾一切,为他苦苦坚守,为他生儿育女,有时候她在想,假如没有琰琰,她或许就没这么痛苦与煎熬,然而看着琰琰那可爱稚嫩的模样,她还是庆幸,自己能拥有他,对琰琰的怨恨于是又立刻消失,恢复浓浓的爱。

    所以,为了琰琰,为了将来的解脱,她咬紧牙关忍耐,除非要出门为案子的事,否则她都会关在卧室里,寸步不离。

    张阿姨终于知道这件大事,震惊之余,更多的悲伤和惋惜,事到如今,她清楚再多的劝解已经没用,故她只能静静陪着凌语芊,更细心地留意与呵护凌语芊。

    兴许有钱人总能得到特别照顾吧,不到一个礼拜,案件正式开审,对簿公堂的一刻,彻底来临。

    凌语芊的辩护律师依然是肖逸凡的一名女歌迷,贺煜的辩护律师则是……李晓彤。

    在法庭大厅见到李晓彤和贺煜一起出现,凌语芊诧异难掩,而且,那清澈的眼眸底下,暗暗涌过一阵凄然和痛楚。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只是瞬间的,她把悲伤压到心底深处,给贺煜一个恶狠狠的瞪视后,再也不去看这对“狗男女”。

    李晓彤能言善辩,贺煜找她,果然是明智之举,但肖逸凡的歌迷非浪得虚名,经验老到,处处说到了点子上,整个过程于是不相上下。

    不过,由于这次媒体的诽谤,导致凌语芊处于劣势,但出乎意料的是,在双方结案陈词,稍作休息期间,法院外面忽然涌现大批人群,高举喇叭,拉着横幅,大呼“打倒霸权主义”“希望法院公平公正,不能官商相拥,欺凌弱体”等口号。

    原来,他们都是肖逸凡的粉丝,约一千人之多,包括那些围观市民,将整个宽广的法院门口围得水泄不通,附近的警察、城管通通出动遏止,个别媒体也赶到了,摄影机不断闪烁,把这震撼的一面给快速拍摄下来。

    结果,法院没有当即宣判结果,而是改为押后两天再做最后审判。

    众人于是离开法院,从而见到了大门口的壮观局面。

    凌语芊由肖逸凡、冯采蓝陪伴,先出来。

    守候多时的记者注意力转移,迅速朝他们冲涌过来,个个举出录音笔,争先恐后地采访。

    “肖先生,有人说贺先生和贺太太这次争夺的孩子其实是你和贺太太所生,你才极力帮贺太太争夺抚养权,请问是真的吗?”

    “据知情人士透露,说肖先生鼓动粉丝来闹场,目的为了给法院施加压力,让法院把孩子判给贺太太?”

    “贺太太,听说这次离婚是你主动提出,贺先生年轻有为,外表内涵都属上上乘,还是G市首富之家的继承人,简直是人中之龙,请问是什么原因让你舍得放弃贺先生?”

    “难道真的是爱情足以饮水饱吗?当然,我不是诋毁肖先生,只是两男人相比,有脑子的人都会选择贺先生吧?”另一个记者则纯粹是人身攻击,索性这样搬弄是非。

    肖逸凡见惯此等局面,只见他容色淡定,习惯性地抬手提了提大墨镜,先是回答第一个问题,嘲弄味十足,“假如孩子真是我的私生子,你说贺先生和贺太太还需要闹上法庭吗?你们这样不仅是污蔑诽谤,还公然侮辱了贺先生的智商,贺先生是何等睿智精明,我想这不用我说,人皆知晓。”

    “至于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知情人士,请问是谁?你们要是能报得上名来,我会给你们一个独家秘密!我知道你们是职业需要,但有时候请问点有内涵的问题,否则只会让人笑话。法律是公平公正的,判决如何,法院自有标准和结果。”

    相较于肖逸凡的见惯不惯,凌语芊则被吓到了,俏脸陡然变色,羞愤和委屈地瞪着那些记者。

    幸好有冯采蓝,她一边护着凌语芊,一边发挥她泼辣的本性,对记者给予轰跑,特别是那个脑残记者,她反击得更加毫不客气,“选选选,选你妹啊。我说你才是没脑子的人,或你脑子被炉踢了,哪有你这样问的,赶紧回去洗干净八月十五,等着去监牢里问那些罪犯吧,我想他们一定乐意奉陪!”

    “不错,社会上正因为有这样无脑的狗腿才弄得到处乌烟瘴气,唯恐天下不乱,真是丢进我们中国人的脸!”粉丝群中,忽然也传出一声怒骂。

    紧接着,其他粉丝也加入讨伐,那个脑残记者招架不住,灰溜溜地跑掉。

    其他记者见状,也不敢再追问,恰好,这时贺煜与池振峯、李晓彤等人也出来了,记者于是纷纷转向他们。

    不过,看到贺煜那深沉阴霾的俊颜,那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眸,他们刚举出去的录音笔又马上缩了回来,再也没有勇气提出询问。

    凌语芊等人已事不宜迟地坐上肖逸凡公司安排的保姆车,正式驶离法院。

    “语芊,别理那些狗仔,他们胡乱诽谤造谣,会遭到报应的。”冯采蓝和凌语芊坐在一块,紧紧拥住凌语芊的肩头。

    凌语芊先是感激地对她点了点头,随即忧心忡忡地道,“你刚才那样骂他们,会不会被他们趁机报道出来?”

    坐在前排的肖逸凡,马上回头安抚,“别担心,不会的。”。

    “就算报道又怎样?我又不是名人,我怕啥?再说他们要是真的报道出来,老娘和他们拼了!”冯采蓝也恶声恶气地冷哼,还做出相应的姿态。

    凌语芊顿时被逗得忍俊不禁,笑了。

    冯采蓝见状,于是继续威武一番,然后还把话题转到别的地方,尽量转开凌语芊的注意力,别让她再为刚才的混乱给影响到。

    凌语芊清楚她的用心,便也努力配合,直到抵达贺家,她与他们分别,在他们满满的关怀和安慰中,走进华韵居。

    季淑芬正在客厅里,不知道已经从哪得到消息,对凌语芊辱骂了一番。

    凌语芊懒得跟她费力,只给她一记冷瞪后,上楼,迫不及待地去见她的小宝贝。

    张阿姨若有所思地望着她,迟疑地问,“今天审判的结果……出来了吗?琰琰他……以后跟谁?”

    凌语芊本是在琰琰身上摩娑的手,赫然僵住,思绪这也才回到法庭审判过程,焦虑和担忧之情随之涌上她的心头。

    张阿姨见状,以为她输了,心头猛地一凛,“语芊——”

    “今天临时出了些意外,结果还没公布,推到明天。”凌语芊低声回答出来,芊芊素手重新顺着琰琰的小身体来回呵护,一会坐下来之后,逗着他。

    张阿姨暗暗放心,不晓得应该说些什么,于是默默陪在旁边,满腹伤感。

    凌语芊也静默下来,注意力集中在琰琰身上,但偶尔还是控制不住走神,忆起今天中午见到贺煜和李晓彤同时出现在法庭,忆起贺煜那冷漠的样子,李晓彤那意味深长的样子,胸口便即时闷闷的、心尖上像是被针重重刺了一下,隐隐作痛。

    夜晚,她继续带着琰琰到婴儿室睡,琰琰不谙世事,到点便进入梦乡,她则毫无睡意,走到窗口吹风。

    昨晚,她也是这样站着,在想今天的结果,谁知还要煎熬两天。

    肖逸凡一直都叫她别担心,誓言旦旦地跟她说,琰琰一定会归她,而她也渐渐放心,但今天,情况似乎很恶劣。她在想,假如当时不是那些粉丝出现,结果会判给谁,明天呢,法官又会怎么判?

    吱——

    一声作响,在这静谧的空间响起。

    凌语芊以为是风吹倒了什么,下意识地回头,却见紧闭的房门忽然被推开,那熟悉的人影,映入她的眼帘。

    她先是怔了怔,忿恨在眼中升起,迈起脚步走向小床,在琰琰身边躺下。

    贺煜也已经在床对面的椅子坐下,静静注视着她,看着她翻来覆去,忽然又从床上起来,走到柜子那,一会再折回,重新躺下,不久,没有再动了,浅浅的呼吸声传来。

    难道……她睡着了?

    他黑眸更加明亮,直望着她,再过一阵子后,缓缓走过去。

    她果然睡着了,呼吸平稳有序,一脸平静淡然,让他羡慕又沮丧,想不到她会睡得着,且还这么快。

    他就这样静静注视着她,稍后,从床前走开,来到柜子前,先是对桌面漫不经心地扫视一番,心血来潮,拉开了抽屉,即时被一瓶药给怔了怔,随即伸手,迟疑拿起来,看清楚上面的字,浑身僵住。

    安眠药!

    这是她吃的?她吃安眠药?

    对了,刚才好象见到她拉过抽屉,还有喝水声,他只猜到她喝水,却没想到她连着药一起吃,还是安眠药。

    难怪她睡得那么快,原来是安眠药起作用!她什么时候开始服用的,最近在这里睡的几天吗,又或是提出离婚后,甚至更早?

    他的心,是又焦急,又疼爱。

    这小东西!真是个倔强的小丫头!令人担心的磨人精!

    他放下安眠药,重新回到床前,看着她蜷缩的身子,安详淡然的小脸,他心中更是怜爱无比,眼神也更柔,更深起来……

    一会,他还伸出手,缓缓爬上她的脸庞,沿着那精致绝美的五官来回摩娑着,粗mu的手指滑过下巴,来到锁骨上,那美丽迷人的形状,光滑细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特别是来到她柔软的胸前时,更是深深迷醉,贪恋流连,但他知道,自己应该适可而止,故他渐渐停止游走,继续默默凝望着她,许久,许久……

    安眠药的效力,让凌语芊一觉睡到天亮,但醒来之后,由于药物引发的后遗症,令她浑身疲惫不已,神志恍惚。

    她惺忪睡眼四处环绕,还特别望向对面的椅子,那儿已经一片空荡,再无某个熟悉的身影。

    她确定,昨晚他真的来过,但不清楚为什么,也不知道他何时离开的。

    不知因何缘故,她睡得朦朦胧胧间,感觉有个人坐在她的面前,抚摸着她,甚至抱着她,她想睁开眼看清楚,想驱赶,可惜眼皮太沉,根本睁不开。

    是谁呢?是他吗?不,应该不是他,一定不是他,管他为何而来,自己都再也与他毫无关系,过了今天,自己的视线便彻底没有他的存在,自己会带着琰琰离开。

    想罢,她收回游走的思绪,看向身边依然酣睡的小人儿,好一阵子后,起身下床,梳洗更衣,吃过张阿姨准备的早餐,出门,由贺家司机送达法院。

    肖逸凡和冯彩蓝已经在门口等她,事不宜迟地与进入法庭内。

    庄严肃静的法庭,和昨天的情况氛围差不多,她坐在听审席上,满心慌乱,得冯采蓝不断安慰,她总算勉强稳住。

    由于昨天已经争辩过,今天双方律师只简单扼要地再补充些内容,最后,是法官宣判结果。

    “关于案件编号xxxxx,现宣判,贺煜和凌语芊,彻底断绝夫妻关系,其共同抚养的独子贺臻琰,由女方凌语芊继续抚养!”

    啊!

    她赢了!

    琰琰跟她,琰琰跟她,她不用和琰琰分开,她可以永远和琰琰在一起,看着他学走路,学说话,上学,成家立业。

    凌语芊紧张慌乱的心顿时像是被塞满了东西,转为激动,兴奋,安定,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听错,她马上看向坐在身边的冯采蓝和肖逸凡,看到他们同样激动兴奋的样子后,她眼泪唰唰地流了出来,然后,三人抱成一团。

    故都不知晓,有道目光自右边的听审席发过来,充满怜爱和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