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70 出国,开始新生活(必看!)

170 出国,开始新生活(必看!)

    http://

    温馨而静谧的夜晚,总能让人心中感觉很踏实、很淡定,特别是看着小小的人儿恢复了以往的又叫又笑,凌语芊更是安心落意、满腹欢欣。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只要琰琰安好,她便高兴,她便快乐,她便幸福!

    想罢,凌语芊再一次将琰琰抱起,抱得紧紧的,直到琰琰扭动小身体挣扎,她才又赶忙松开,看着他皱着眉头不爽的模样,她伸手,在他小脸轻轻一捏,“妈咪抱疼琰琰了吗?对不起,因为琰琰昨晚发高烧,把妈咪吓坏了。不过呢,琰琰很乖,很勇敢,知道妈咪担心,很快就康复,琰琰真是妈咪的小窝心,小心肝儿。”

    琰琰仿佛听懂妈咪在说什么似的,立刻咧嘴呵笑,也伸出手,学着妈咪的动作,朝妈咪脸上抓去。

    凌语芊先是由他舞动几下,随即握住那胖墩墩的小手儿,放到唇边啄吻,最后还放进口中,轻咬。

    琰琰于是更加嘻笑不停,笑声充满整个卧室,显得更加温馨和甜蜜。

    忽然,凌母推门进来,也马上为琰琰生龙猛虎的模样眉开眼笑,加入逗弄。

    一会,凌语芊视线落在凌母身上,若有所思地注视了几秒,迟疑地道,“刚才打电话给爸,打通了吗?”

    凌母身体倏忽一僵,讷讷地道,“他还是不接。”

    凌语芊顿时也默然,一会准备再做声时,凌母先开口,目光百般慈爱和怜惜,“妈的事,你不用太操心,琰琰这次发烧,你都折腾了两天两夜,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休息。再过几天假如他还是不肯出现,那就照律师的提议,我单方面起诉,法院传票他,他要是不应诉,那就用公告方式。”

    凌语芊听罢,神色又是微微一怔,继而,抿唇点了点头。

    接下来,她们很有默契,终止这个话题,一会,琰琰睡着了,凌母也离开。

    凌语芊熬了两天两夜,怀中搂着安然酣睡的稚儿,不用多久也很放心地进入了梦乡。

    经过琰琰这次高烧,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距离出国的日子,越来越近。

    这天,在冯采蓝的极力鼓动下,凌语芊让母亲看着琰琰,自己于是带上薇薇,随冯采蓝一起去逛商场,购置一些准备带去美国的衣物。

    “语芊,你知道吗,贺煜这几天都没回公司上班呢。”走在宽敞明亮的商场内,冯采蓝忽然聊开来。

    凌语芊一听,俏丽怔了怔,但很快,若无其事。

    “那天晚上他不是没来吗?你说会不会是他临时有急事?或者,国外的公司刚好出现问题,他得连夜赶过去?”冯采蓝继续自个猜测着,“假如真的是这样,我们就不能怪他了。”

    “可是,姐夫就算出国,也应该打个电话过来啊,至少,他应该问琰琰发烧好了没。”凌语薇冷不丁地插了一句,她并不知道那天冯采蓝通知过贺煜,此刻只是就事论事。

    凌语芊则满心苦涩,当然,也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悲痛欲绝。不管他在哪,碰巧还是什么的,都正好说明,她和他不是应该在一起的一对儿。

    每次她遇难,都不是他赶来帮助她。

    她怀琰琰的时候,在俱乐部看到他陪李晓彤庆祝生日,她一时受不住,差点出车祸,搭救她和琰琰的人,是肖逸凡。

    她临盆分娩,垂死挣扎的边缘,陪她度过危险的人,是从北京赶回来、打扮成天佑的贺熠。

    而这次,是高峻!

    三次如此重要的事情,守在她身边的,却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采蓝,我们别谈他了,我,不想再听到任何与他有关的事。”少顷,凌语芊嗫嚅出声,带着微微的乞求,还带着冷硬。

    冯采蓝稍愣,笑颜逐开,不着痕迹地转开了话题,“对了,听说美国那边的天气开始冷了,你买多两件羽绒服带过去吧,虽然高峻说那边什么都有,但我想这里始终比那边便宜。”

    “咦,前面刚好有个羽绒服特价商店。”凌语薇忽然也兴奋地喊了一句。

    凌语芊先是默默地回冯采蓝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即伸出手,分别挽住冯采蓝和薇薇的一只手臂,步履轻快地朝薇薇指向的那个商店走去。

    结果,她买了七件。她、薇薇和母亲各两件,另外一件,送给了冯采蓝。

    冯采蓝提着袋子走出商店,依然忍不住再次嘀咕,“都说不用破费了嘛,你们去美国才必须穿,我人在G城,千年不见雪的地方,哪用得上羽绒!”

    “说不定今年春节就下了呢!”凌语芊俏皮地朝她眨了眨眼。

    很久没见到凌语芊表露过这样的表情,冯采蓝不禁愣然,喉咙顿时起了一阵哽咽,她多希望,语芊将来都能这般高兴和轻松,这样,才符合她们这个年龄啊!

    凌语芊似乎看懂冯采蓝的心,笑容敛起,几秒过后,幽幽地道,“你放心,将来我的生命里,只有琰琰,只要琰琰平平安安,快高长大,我就会过得很快乐,很幸福,笑会整天挂在我的脸上。”

    “那我天天祈祷琰琰平安无事,聪明伶俐,越来越帅,越来越迷人!”冯采蓝忽然也收起惆怅,立刻欢呼起来,美目四处流盼,但窜着窜着,发亮的眼珠子即时定住,惊乎脱口而出,“李晓筠!”

    本也欢心满怀的凌语芊,心头猛然一凛,顺着冯采蓝的视线看去,却只见前方人来人往,并无那个熟悉的人影。

    冯采蓝目光收回,转向凌语芊,“语芊,你上次说李晓筠提前行刑,当真?她真的死了?”

    “嗯,是真的。上个月就已经处决了。”凌语芊颌首,反问道,“对了,你刚才确定看到是她?会不会是眼花认错人?照理说她不会出现于此,就算还没死,也是在监狱里的。”

    冯采蓝伸手挠挠后脑勺,皱眉嘀咕,“难道我真的看错了?可是,刚才那个人影明明就是她,只有她才穿得那么张扬……咦,语芊,你去哪,语芊……”

    原来,凌语芊已经动身,朝着冯采蓝指向的方向跑去,结果冯采蓝和凌语薇不得不跟上去。

    可惜,她们走来走去,几乎整个楼层跑了一圈,还是没有见到那熟悉的人影。

    “看来我真的是眼花撩乱,认错人了!”冯采蓝气喘吁吁的,做出最后的判断。

    凌语芊则依然一脸凝重和沉着,继续朝四周再观察一遍,便也作罢,打消心底那莫名的慌乱。

    由于东西买得差不多,又见时间不早了,她们于是不再继续逛,结束行程,踏上回家的路。

    家里面,忽然多了一个人,将近半个月不露面的凌云霄,突然出现了,满面怒容,见到凌语芊,更是当头骂了出来,“你这个不肖女,竟然真的与贺煜离婚,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呀!”

    看来,他这段时间果然不知去哪里鬼混了,现在才知道这个消息。

    凌语芊视若无睹,从他身边绕过,放下东西后,抱起琰琰,若无其事地逗了起来。

    凌父更恼怒不已,魁梧的身影跟着冲过来,继续训骂。

    “出去!”一会,凌语芊做声,毫不客气地斥喝,“我们不认识你,这里不欢迎你!”

    “你……”

    “知道我为什么和他离婚吗,因为你!我说过,你休想再从他那里得到半分钱,你既然有本事学人家去包二奶,那就自吃其果。”轮到凌语芊满眼憎恨,愤怒咆哮。

    凌云霄已经气得理智全无,想也不想便抡起了拳头。

    一直静默的凌母,终于站起身,迅速奔至他的跟前,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吼出来的嗓音,同样是无比痛恨,“芊芊说的没错,我们已经毫无关系,这间房子也不属于你,你别再踏进来!”

    这是凌母头一遭表现的愤怒,以往,即便心中再痛再悲,她都默默饮泪,如今,她终于爆发了。

    她还气急败坏地跑去把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拿来,翻到签名的那一页,“既然已经知道无法再从芊芊这得到好处,我想你也没必要拖下去,在上面签字吧。”

    看着那刺眼的离婚两个大字,凌父顷刻清醒了不少,瞪着凌母,满眼难以置信。

    凌母又何尝想到她和他会走到这一步,曾经的海誓山盟,彼此允诺一辈子,她不管顺境或逆境都无怨无悔地跟随,可结果呢?

    越想,心中越是悲痛难言,不过都被凌母极力忍着,故意冷嘲热讽了出来,“凌家的子孙不是要赶着出生吗,这要是没名没分,如何对得住凌家列祖列宗啊!”

    为了彻底来个了断,她还不惜威胁,“你还想有人继后香灯的话,那就识趣地签了这份合约,否则,我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来,我的容忍度,终有一天会打破,届时,你会后悔万分!”

    凌云霄是持续的吃惊、震憾且恼怒,来回瞅着眼前几个既熟悉却又陌生的“亲人”,终于也怒吼一声,粗鲁地将协议书取过来,抓起笔,在上面签下三个大字,而后全部往地下一扔,伴随着恼羞成怒的痛骂,“我凌云霄一定是前世造孽,才有你们这种老婆和女儿,好,从此我们再无关系,你们这些蠢东西,搂着一起等死吧!”

    发泄完毕,他对每人留下一记瞪视,怒火腾腾地离去。

    整个室内,立马静了下来,静得,只有彼此起伏的呼吸声在做响,最后,是琰琰的咿呀声把几人拉回神来。

    凌语芊瞄了一下散落地面的纸和笔,随即看向母亲,神色讷讷。

    “他总算签了,我们不用再操心了,明天这就把东西拿去给律师。”凌母却是语气轻快,边说边蹲下去拣纸张,弄整齐后,继续若无其事地道,“芊芊,你和琰琰玩一会,妈把东西拿进去放好,然后煮饭,对了,我们很久没吃过八宝鸡,今晚妈整给你们吃。”

    望着母亲朝卧室走去的背影,看起来很洒脱,很轻快,凌语芊满怀惆怅和心酸。

    的确,终于都结束了!

    想不到她和母亲都会经历离婚,还是在同一个月里。

    这,就是命吗?那为什么,命运要这样对自己和母亲?

    凌语芊陷入了无尽的悲叹,后来,又是得琰琰“打扰”,才慢慢从中平复过来。

    接下来又三天过后,护照发放下来,根据原先的决定,她们立刻订了三天后飞往美国的机票。

    离别在即,凌语芊的心忽然觉得很难受,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难受,这天早饭后,她把琰琰交给母亲照顾,独自一人出门,走着走着,竟是来到了怡芳街。

    看着一成不变的熟悉街景,她想起了和天佑的美好回忆,还想起了,不久前与他在这里重逢的画面,从而也知道,自己其实依然放不下,至少,放不下“天佑”。

    曾经,她渴望他恢复记忆,然后变回天佑,像以前那样宠她、爱她,而结果,他总算恢复了记忆,可惜,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天佑。

    其实仔细想想,这很正常,没有谁,可以要求谁永不改变,即便是自己,经历过种种磨难之后,也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无怨无悔的凌语芊,故又凭什么用以前的标准去要求经历过“两段不同人生”的他?

    因而,分开是最后的结局,放下是最好的选择。

    天佑,我再也不恨你了!想要忘记你,首要的是,不能恨你,因为只要心中仍有恨,根本就做不到忘掉。

    当然,我也不会再爱你。

    沉闷的心,顷刻像是有股清泉注入,茅塞顿开来。

    或许,她对他的爱,早已经在那些伤害中一点点地消失,然后她理所当然地认为她应该恨他,其实,那只是她一直不敢正视而已,如今,她想通了,终于都想通了!

    她在怡芳街逗留了将近一个小时,几乎走遍了每一个角落,离开后,转为去其他的地方,这些地方,都是她曾经和天佑去过的,充满美好的回忆,让她感到了释然。

    流水般的时间,就在她对过往沉醉中悄然地飞逝,等她回过神来时,已夕阳西下,她真希望,自己能继续,但理智告诉她,她必须回家了,母亲和薇薇在家等着她,还有那个小小的他,更是需要她。

    她捧着一束紫罗兰,是刚才在梦之园摘的,乘坐计程车踏上归途,整个人依然神思恍惚,陷在那些遥远的回忆中,直到抵达住处的小区,下车碰见一个预想不到的人影,飘渺的思绪这才彻底苏醒。

    振峯?他来做什么?她眉心下意识地蹙起,疑惑的眼神看着前面几米远的颀长身影。

    池振峯已经迈步朝她走近,英俊的面庞仍旧挂着亲切温和的笑,看着她捧在胸前的鲜花,他轻叹,“好美的花,刚摘的吗?”

    凌语芊俏脸霎时又是一怔,这也才做声,“你……怎么过来了?”

    池振峯炙热的眼神,回到她的脸上,这张美得慑人的容颜,少顷,郑重起来,“听说你后天去美国了?”

    “嗯!”

    池振峯略略沉吟,忽然转到另一个话题上,“Yolanda,其实总裁还是很爱你的。”

    凌语芊身体即时微微一僵,但很快,抿一抿唇,漫不经心,“谢谢他。”

    谢谢他?她……她……

    “其实,我也应该谢谢你,一直以来,都知道你对我好,也想过像对逸凡和采蓝那样,对你真心以待,但总因为顾虑你和他的关系,我就忍住了。如今回想起来,觉得自己真的很傻。”凌语芊猛地又道,幽幽的语气透着惋惜,“或许,我们注定有缘无分吧,成不了知心的朋友,不过不管怎样,还是很高兴认识你。”

    听着她的述说,池振峯俊颜也逐渐黯然下来,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因为她和贺煜的关系,导致错过了很多很多。

    “时间不早了,我得上去了。希望你能早日遇上你生命中的那个真命天女!”凌语芊对他留下深深一望,从他身旁擦肩而过。

    池振峯赶忙跟着转首,中高音地呐喊,“Yolanda,不管他做什么,都是出于爱你,他对你的心,从没改变过。”

    凌语芊迈动的双脚陡然一停,但一直没有回头,好几秒过后,清新淡然的嗓音徐徐传来,“可以的话,让他别爱了。”

    可以的话,让他别爱了!

    听到她的回答,池振峯忽然觉得,她倒不如不回答!

    一股莫名的慌乱,突然无法抑制地窜上他的心头,他在替贺煜感到慌乱,感动恐惧。她怎么可以做到如此释然?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的,除非……她不爱贺煜了?

    不,不可能,怎么可以这样,千万不能这样!

    他在惊慌中苏醒,想去呼唤她,可惜眼前已经一片空荡,再也不见她的影子。

    可以的话,让他别爱了……

    可以的话,让他别爱了……

    他继续反复琢磨着这句话,如此简单显浅的一句话,却令他心乱无章、深深恐惧的一句话,然后呆呆地,久久都无法回过神来……

    第二天,是出发的前一天,大家开始收拾着西,本来就没带什么,可打包之后,还是有四、五件行李,当然,这里头还是小琰琰的占据多数。

    晚餐凌语芊叫母亲别开火,一家人到楼下的一间餐厅吃,回到家后,大家都早早回房休息。

    凌语芊盘膝坐在床上,如常地逗着琰琰玩耍,思绪却开着小差,到了琰琰睡下后,她仍神思恍惚,心不在焉。

    她把这一切惆怅,当做是离别前的正常反应,极力克制着,甚至还打电话给冯采蓝。

    冯采蓝似乎清楚她被什么困扰,陪她天南地北聊了一个多小时,结束通话回归平静后,凌语芊总算能勉强入睡,这些日子以来,头一次不用借助安眠药。

    乘坐的飞机是早上9点钟,高峻大清早就过来接她们,抵达机场后,距离入匣安检还有二十分钟之久。

    冯采蓝和肖逸凡都赶来送机,担心引来轰动,肖逸凡还特意化了装,真正离别之际,冯采蓝忍不住哭了,明知这是既定的事实,可她还是紧紧握住凌语芊的手,依依不舍。

    凌语芊本就强忍了几天的眼泪,也唰唰直流,当另外两个人出现时,更是泪如潮涌。

    “语芊,记住你答应阿姨的事,去到那里记得给阿姨打电话,把你的联系号码告诉阿姨。”张阿姨顾不得因奔跑引起的气喘吁吁,紧拽着凌语芊的手臂,热泪盈眶地恳求着。

    凌语芊迅速而肯定地点头,泪眼继而望向那高大瘦削的人影,哽咽不已,“爷爷,不是说过别来了吗,您这么早赶过来,天气凉着呢。”

    贺云清眸色黯然,但能忍住没有落泪,嗓音也尽力维持着平静,“东西都带齐了吧?高峻是自己人,去到那边你别客气,让他帮你安排一切。”

    “嗯,知道,爷爷不用担心。”凌语芊说着,从母亲那接过琰琰,“琰琰乖,跟曾爷爷说再见,叫曾爷爷多多保重身体。”

    看着琰琰手舞足蹈、咧嘴呵笑的可爱模样,贺云清更是满腹心酸和沉痛,他先跟琰琰互动一下,注意力回到凌语芊那,毅然道,“语芊,能不能答应爷爷一个要求?”

    凌语芊一怔,便也颌首,“爷爷请说。”

    贺云清再沉吟数秒,把嗓音压低到只有他和她能听见,“去到那里,别对其他男人动心。”

    刹那间,凌语芊更是浑身僵住。

    “爷爷知道这个要求很自私,甚至……有点过分,可爷爷……爷爷真的不希望你和阿煜就此结束,爷爷很担心,你那么好,那么优秀……”

    “爷爷,对不起,请恕我无法答应你这个要求。”凌语芊终于做声,坚定地给出了回应。

    她只有一颗心,好几年前已经给了一个叫做“楚天佑”的男人,而这两年,这颗心被一个叫做“贺煜”的男人伤得千疮百孔,她不认为,将来会有谁能否把它修补回来。

    但是,她不想给出任何承诺。曾经,她因为答应贺云清的一年之约,历经了一次又一次的伤痛,还给周围的人也带来或多或少的灾难与悲伤,故她不想再背负任何包袱,免得将来再经历类似的痛彻心扉。

    这时,广播响起,正是通知去美国航班的旅客开始安检入匣。

    凌语芊于是回过神来,快速调整一下神色,与众人做最后的辞别,而最后一眼,则是看向贺云清,她不再吭声,只深深一望,抱紧琰琰,毅然走进安检队伍,在众人殷切不舍的目光中,进了匣。

    ------题外话------

    昨天冒泡的亲,紫已一一奖励了币币,亲们请在各自的账号查收一下。尚未领币币的亲,欢迎继续,真的不用替紫省哦,亲们订阅紫的书,让紫劳动成果得到回报就行了,这额外的奖金,是回馈大家的。

    另外,借此通知一下,紫的另一本书《缠绵不休》,实体书目前在当当网搞活动,才半价,全套书只需27元5毛,感兴趣的亲别错过哦,看过的可以买来收藏,还没看过的也可以直接买书看的。当当网购买地址请到简介页面复制,或者也可以加群参加团购,QQ群号【180457575】,只要报上收货地址,会有专员为您下单,也是送货上门,货到付款,团购者均可获得特别为本书设计的有紫亲笔签名的唯美明信片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