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172章 发现阴谋

第172章 发现阴谋

    http://

    一股毛毛的感觉,顷刻贯穿了凌语芊的全身,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在怕。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她就是那个女人?”约翰医生忽然开口,说的是英语。

    不过,凌语芊都听得懂。自小她就很有语言天份,特别是读高中时,父亲见她画画很好,就说将来会送她到国外进修,她于是更加苦练外语,加上这几年工作需要并没荒废掉,以致如今还能对答如流。

    她恍过神来,也赶忙用英语礼貌地打招呼,“约翰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百忙中抽空回来为我妹妹看病。”

    岂料,约翰先生冷嗤,“我才不是百忙之中抽空回来。”

    呃……凌语芊错愕,望着他,头皮又是禁不住地一阵发麻。

    “女人是祸水!”约翰医生又很不悦啐了一口。

    凌语芊彻底肯定,他对她的敌意!看来,他不是很情愿回来,看来,他和高峻有着极为特殊的关系。高峻为了帮自己于是叫他帮忙,而他由于与高峻的特殊关系不得不帮忙,那么,高峻和他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

    凌语芊正在思忖揣摩期间,高峻也开始发话了,漫不经心的语气,对象是约翰医生,“明天你有空对吧,那我带薇薇去你实验室。”

    约翰医生不语,古怪的目光重返凌语芊身上,深邃的蓝眸仍泛着诡异难懂的光芒,且仍让人禁不住地惧怕。

    持续迎着这种像是要剥掉她一层皮的盯视,凌语芊直想扭头逃离,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没礼貌,薇薇的病,还得靠这个古怪的男人呢。

    高峻说带她先来见见医生,她还以为和平时其他医生见面一样,谁知道实际情况竟如此。故她只能祈祷,高峻能尽快提出辞别。

    幸好,高峻永远都是那么的善解人意,他与约翰医生再默默对视片刻后,真的辞别了。

    “约翰医生,谢谢你,明天见,谢谢!”凌语芊也急忙告别,她已尽量维持着冷静,奈何还是无法不着痕迹,她这也才发觉,自己是这般的害怕他。

    约翰医生没有给她回应,她也不等待,在高峻转身时,迅速跟上,出到房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而后,碰上高峻复杂的眼神,似乎在问她,是不是很怕那个约翰医生。

    凌语芊俏脸微微一窘,事不宜迟地询问,“你和约翰医生是怎么认识的,你们的关系超呼寻常?他好象不是很愿意回来帮薇薇治病?”

    一会,高峻才答,“不是,你别胡思乱想,他这人脾气怪怪的,你和他接触久了就习惯了。”

    “那你和他认识多久了?”

    高峻略略沉吟,“大概三十二年了吧。”

    三十二年?那岂不……一出生就认识?难道……约翰医生是他母亲的朋友?

    凌语芊心中又是一阵疑惑,正欲继续追问,碰巧电梯门开了,里面还有另一个陌生人,故她暂且打住。

    出到酒店外时,高峻已经转开话题,告诉她,贺云清打过电话给她,张阿姨也在等着她告知美国的新号码。

    原来,凌语芊为了彻底重生,抵达美国后便不再用手机,只委托高峻帮她对采蓝和逸凡报平安,至于贺云清,她想高峻会自个联系,而张阿姨也就会知道。

    “现在时间还早,我带你去买部手机?”高峻又道。

    凌语芊赶忙婉拒,“呃,不,不用了,暂时先不用。再说,你妈妈家里有固定电话,我真要用,我会拿那个电话打,然后把费用算回给你妈妈。”

    高峻忽然笑了一下,“我以为你真的能做到心如止水了呢,其实真没必要的。你要坦然面对,才能做到放下。”

    “谁说我不坦然,我只是……只是暂时还不想和他们联系而已,你帮我跟他们说,我迟点会和他们联系的。”凌语芊又是马上驳辩。

    高峻继续扬起唇角,饶有兴味地瞧着她,不再做声,带她踏上归途。

    翌日下午,高峻再次载着凌语芊,还有凌语薇离开家门,不过,这次并非抵达昨天那间酒店,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凌语芊知道,应该是昨天高峻提及的实验室。

    抵达之后,高峻叫凌语芊呆在车内,他则带凌语薇一个人下车。

    一阵子后,凌语芊欲偷偷下去看看,不料车门被锁住了,就连车窗也打不开。

    原本,高峻打算只带薇薇来,是她执意恳求,他最终才勉强答应,但有条件的,那就是她只能在车内等,料不到,他还真做了防备措施。

    看着四周窗门紧闭的情景,凌语芊小嘴微嘟着,眉儿也微皱着,再次对高峻此举感到纳闷不解,疑惑不已。

    其实,她是薇薇的姐姐,理应跟去观察整个过程,就算他值得托付,可毕竟名义上她才是薇薇的亲人呐!

    该不会,高峻担心约翰不悦?凌语芊脑海即时闪过一个人影,紧接着,是那锐利诡异的蓝眸,浑身便无法克制地哆嗦。

    见鬼了!这个古怪的男人,到底是谁呢?是对每个人都这样呢?又或者,只对自己充满敌意?原因呢?

    昨天,他好像骂自己“女人是祸水”,那表情,让她想起季淑芬,莫非,他是高峻的父亲?不想高峻对自己那么好?产生敌意?

    可是……高峻明明是贺一然的私生子啊!

    乱了,乱了!

    凌语芊脑子顿时像要炸开来,难受得很,她赶忙停止这种磨人的思索,改为祈祷,希望那个古怪的约翰医生真的神通广大,把薇薇的病治好。

    她闭着眼,虔诚祈祷着,后来太累而打了一个盹,直到车门吱吱响起,她才苏醒过来。

    高峻回来了,还有薇薇!

    凌语芊迫不及待地询问结果,不由分说地拉住薇薇的手,却见薇薇表情怔愣,眼神呆滞,只是紧紧反抓着,一声不吭。

    凌语芊于是看向高峻,见他俊颜相当凝重的样子,她心头一慌,迟疑地问,“那个约翰医生也无法医治吗?他也治不好薇薇?”

    高峻继续沉吟片刻,终告知,“实验还行,提升了薇薇的智力,但由于时间太久了,只能恢复到13岁!”

    只会恢复到13岁?这是什么意思?一半成功一半失败?

    凌语芊先是一怔,随即又马上追问,“那以后呢,以后约翰医生还能不能再为薇薇提升智商?”

    高峻再度静默,神色恢复严肃。

    凌语芊仿佛堕入谷底,心中的兴奋和希望,瞬息破碎。

    高峻见状,于心不忍,安抚出来,“约翰医生虽说已经尽力,但未来的事谁也无法预料,而且,薇薇能恢复到13岁智商,说明还是好事来的。”

    凌语芊又回神,扶住凌语薇的两边肩头,殷切叫唤,“薇薇,你还好吧,告诉姐姐你现在什么状况,薇薇……”

    凌语薇依然不做声,高峻则解释,“她刚接受过治疗,神志还处于混沌状态,不过约翰医生给她测过智商了。”

    凌语芊于是停止摇晃,两手往下一滑,把薇薇搂入怀中。

    高峻若有所思地对她凝望片刻,启动车子,直奔回家。

    凌母得知结果后,也百感交集,既欣喜,又惆怅,但还是继续抱着一丝希望,希望事情真的如高峻所说,将来仍有转机。

    晚饭后,凌语芊和凌母都很有默契,不约而同地来到凌语薇的卧室,目的都是为了今天提高智商的事。

    其实,十三岁和十岁,还真无法区别,凌语芊本来有想过专门测试一下,但又觉得有点不妥,于是作罢,反正高峻说过约翰医生已经测试过。故她和凌母只在接下来的言谈中暗暗留意和观察,结果发现并没任何异状,便放下心来,不久各自回房。

    琰琰还没睡,凌语芊陪他玩一会,她突然爬到她的腿上,仰起小脸,刚好与她面对面,那小脸儿,近距离地放大在她的面前。看着他那俊俏的轮廓,凌语芊忽然呆了一下,一股奇妙的感觉立即从心头蹿起来,然后又快速扩散到身体各处,让她压根理不出,这是怎样一种感觉。

    后来,琰琰睡着了,她却毫无睡意,这是她近期内头一遭出现这样的状况,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不断闪现出琰琰的脸,还偶尔穿插出另一张熟悉的面孔,然后,满腹沉闷。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间想到他,怎么还要想起他,难道就因为琰琰长得像他吗,那将来呢,随着琰琰长大,或多或少会有他的影子,那自己岂不是永远忘不了他?

    她叹气连连,为自己的举动感到苦恼万分,可惜老天仿佛要和她作对,不管她多么努力地压抑,那可恶的人影,就是在她脑海牢牢盘踞,挥之不去。

    最后,她不得不借住安眠药来入睡,不得不又吃上安眠药,然后,她还做起梦来,和天佑的美好时光,还有和贺煜的各种画面,一个接一个,把她深深压在梦海里,直到脸上传来一阵痛,她才清醒过来,张开眼看到那异常熟悉的面孔,她赫然震住,以为还爱梦里,但很快,自嘲一笑。

    眼前的人,当然不是他,而是……琰琰,是她最弥足珍贵的小宝贝。

    不顾梦境引来的疲惫,她伸出手,把琰琰搂入怀中,不停地啄吻着,“琰琰,你今天起的很早呢,是不是为了叫妈咪起床?”

    琰琰不会讲,但晓得冲她笑,晓得扭动小身子往她怀里钻,更让她疼得心里去。疲劳还没完全消退,她便也继续坐在床上,与琰琰逗玩着,许久许久,直到琰琰厌倦了,喊肚子饿了,她才意犹未尽地起身,帮琰琰洗脸,洗嘴,穿衣服,然后她自己也梳洗一番,带琰琰走出卧室。

    三楼静悄悄的,母亲应该是去楼下张罗早餐,薇薇一定也在楼下陪伴,故她抱着琰琰继续往楼下走,不过,途径二楼时,突然被一阵争吵声吸引住。

    争吵声从高峻母亲瑟琳凯特的房间传来,断断续续,模糊不清,凌语芊被好奇心驱使,两脚不受控制地走近去。

    “我知道她是个好女人,但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和她根本不可能。”首先传来的,是瑟琳凯特的声音,责备的语气难掩关切。

    “什么不可能,在这个世上,一切皆有可能。”高峻却不以为然,也微微咆哮着,这是凌语芊头一次听到他这么激动。

    “不管怎样,他对你有恩,没有他,就没有你,在某种程度上,他是你的父亲。”

    “no,他才不是,我没有父亲,我们各取所需而已,再说这些年我帮他做这么多事,足够抵消他赐给我的生命。”

    “就算如此,你也不该老顶撞他。把他激怒的话,我们都没有好收场。其实他对你还是挺特别的,为了破坏芊芊和她丈夫的关系,你三番四处不顾他的警告,最后他只是生气一顿而已,还依然帮你医治薇薇,所以,你别再和他顶嘴了……”

    为了破坏芊芊和她丈夫的关系……

    为了破坏芊芊和她丈夫的关系……

    虽然他们用的是英语交谈,但凌语芊全都听得明白,心中不由窜起一个个疑惑,听到这句之后,更是震惊得目瞪口呆,浑身僵硬,连心跳似乎也停止了。

    破坏……高峻破坏过自己和贺煜的关系?他怎样破坏的?做过什么,让自己误会了贺煜?

    还有,他们口中的“他”,是指谁?是那个约翰医生?高峻和那个古怪的约翰医生关系果然非常寻常?高峻不是贺一然的私生子吗?瑟琳凯特为什么说是约翰医生赐给了高峻生命?为什么说约翰医生在某种程度上是高峻的父亲?

    这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一回事?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关心,看到大家的留言,真的很感动,很窝心,经过两天的疗养,紫已经好了很多。曾经和一作者朋友聊天时提过,一份轻松高薪、有假期的工作和没有假期不停码字的写作让我们选的话,我们仍会选择写作,因为在其他岗位上,看不到这么多的亲切和热情,体会不到这份珍贵的感动。就是有点遗憾,让这次的圣诞活动不能如常进行到底,不过紫都一直记得,紫做事是有始有终且风雨无阻,在后来留言领币币的亲,等紫吊完水后,会统一补上奖励的,很抱歉让部分亲久等了,先群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