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173章 决裂,何去何从

第173章 决裂,何去何从

    http://

    “妈……妈……”

    突然,琰琰叫出声来,把凌语芊唤醒,同时,也将里面正在争辩的母子给惊醒。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他们冲出房门,看到凌语芊,皆面色大变。

    凌语芊依然满眼震惊和不解,紧盯着高峻,好一会,颤声质问出来,“你做过什么?你都做过哪些事?为什么?为什么?”

    “芊芊……”

    “为了得到我,你故意给我和他制造误会,让我们本就如履覆冰的关系彻底决裂,然后你趁虚而入,我以为这只是电视小说里才有的桥段,我以为这只是普通男人才有的偏激想法,料不出,你也这样!原来,你一早就计划好了!但你知不知道,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的,我不要这种横刀夺来的爱,不要这种充满算计和阴谋的爱,不要这种用无尽的伤害和痛楚换来的爱,我不要,坚决不接受,你懂么,你懂么!”凌语芊嗓音逐渐拔高,说到最后,简直成了咆哮。

    由于激动,她身子不停颤抖,被她抱在怀中的小琰琰,差点没掉下来。

    凯特瑟琳下意识地把手放到琰琰身上,稳住他,对凌语芊劝慰,“芊芊,你别激动,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你先冷静下来,听高峻慢慢跟你说。”

    怀中扭动的小人儿,让凌语芊顿然清醒不少,激烈的心情于是也暂且平复。

    这时,高峻终于做声,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娓娓道出,“是的,很多次意外,确实是我故意造成,因为我觉得你和他不适合在一起,他不配得到你的爱,这么美好的你,不该将来跟着他受苦。所以我要给你们测试,而结果,我赢了!”

    测试!输赢!简直荒谬,自己的感情,凭啥要他来测试,配与不配,谁说由他来定!

    听着这样的解释,凌语芊更加气恼和激动。

    不顾她那喷火的目光,高峻继续自以为是地辩解,“假如你们的感情够坚固,就不会被我破坏到,既然事情已成定局,何必还去耿耿于怀,你现在要做的,是接受,根据你的计划继续走下去,尽情享受你的新人生。”

    “那照你这么说,我还应该谢谢你!”凌语芊再也忍不住,嗤哼出来。

    他是一个三十二岁的大男人,浑身上下透露着成熟稳重的气息,而他在事业上的丰功伟绩也证明了他的高智慧,但他对人类的情感上,却是让人无语,难道,高智商的人都注定了低情商?他怎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还一点歉意和内疚都没有,她是否要对他的直率给予欣赏?

    凌语芊越想,心中越是恼火,又见他那不知悔改的模样,更是抓狂无比,她杏眼圆瞪,给他一瞥,突然抱紧琰琰,迅速转身朝楼下走去。

    “芊芊……”高峻立刻去追。

    “别叫我,别碰我,别跟着我!”凌语芊头也不回地斥喝,将琰琰抱得更牢,走得更快。

    高峻继续发挥其“不识趣”的特性,紧紧追随。

    凯特瑟琳也急忙跟上,几人陆续走下楼梯,来到一楼的大厅。

    凌母和凌语薇刚好把早餐端出来,见此情况,凌母不由怔住了,眼神转为疑惑。

    凌语薇一时还没觉察到异状,像往常那样对众人一一打出招呼,她还端起一碟春卷,呈现高峻面前,“高峻哥哥,这是薇薇亲手弄的,谢谢你找到那个医生给薇薇治病。”

    迎着薇薇真切的样子,高峻讷讷地笑,接了过来。

    “这碗通心粉,是凯特阿姨的,感谢你生了高峻哥哥!”凌语薇端起另一碗,递给凯特瑟琳。

    凯特瑟琳也赶忙接过,还拿起调羹盛着喂给琰琰,也不管琰琰其实还不会吃这个东西。

    见到吃的,琰琰迫不及待地靠近,凌语芊便也抱他坐下。

    众人于是各就各位,享用早餐,除了仍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的凌语薇叽叽喳喳,其他的人皆满腹心思。

    途中,高峻忽然接到一通电话,好像很急的样子,连早餐也没吃完就出去了。

    一会凯特瑟琳吃完后,也先行离去。

    “芊芊,发生什么事了吗?”凌母这才询问出声。

    凌语芊沉吟了下,抿一抿唇,“没什么。”

    “可是你们……你和高峻吵架了?”

    “不是,有点事情意见不同,争辩了几句而已。”为了消除母亲的疑虑,凌语芊唯有这样撒谎。

    凌母尽管还是忧心忡忡,但也没继续追问,稍会,又忽然劝解,“你能拥有高峻这么好的朋友,妈替你感到高兴,我们毕竟是在他家住,他又是个男人,有些事儿,你不如谦让一下,能忍则忍,可好?”

    凌语芊回望着母亲,颌首,“嗯,我知道了,妈您别担心,我和他,没什么事的,你也说,他是个好人,他会保护我的。”

    凌母欣慰地笑了,注意力随之转到琰琰的身上。凌语芊也静默,继续给琰琰喂着粥,心里头,仍旧思忖满盈。

    早餐后,母亲陪琰琰玩,她便出去花园,打算逛一逛,一个人静静。

    凯特瑟琳不但把屋内弄得优雅舒适,就连花园也是她一手包办,种了很多花草树木,配上清新的空气,还真适合散步。

    凌语芊边行走,边停下来观赏,偶尔还闭上眼睛深呼吸,思绪无法克制地飘到早晨那件事上,心情于是重新沉闷起来,很不是滋味。

    母亲说的没错,高峻对她很好,而她也下意识地对他赋予信任和信赖,然而谁知道事情的真相竟是这般的出乎意料,让人难以接受。

    他曾经说过,他虽然喜欢她,但不会用任何强制的手段,的确,他没有死缠烂打,但他的所做所为,比死缠烂打还可怕。

    而刚才,他更是没有道歉没有解释,虽说如今事过境迁、尘埃落定,她并非一定要弄清楚他到底做过什么离间她和贺煜的事,但她在意的是,他的态度问题!

    所以,她和他还能坦然真诚相对吗?她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如此深沉的他,心里到底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将来还会不会再对她做出其他的意外之事来?

    又是沉闷无助的一声长叹后,凌语芊从沉思中出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花园某个角落,而凯特瑟琳,正在那修剪着树木。

    她怔了怔,思忖着,是要掉头走开呢,还是上前,问清楚早上的事。

    结果,不用她做决定,因为凯特瑟琳已经看到她,还喊她过去。

    她稍顿,便也继续迈步,走近,冲凯特瑟琳粲齿一笑。

    “帮我?”凯特瑟琳递给她一副剪刀。

    凌语芊接过,不太熟练地修剪起来,锋利光亮的刀锋对准青嫩的树叶,一咔嚓,无数叶片往下坠落,铺满地面。

    “人类的异性情感分有三种,要么是性,要么是爱,性和爱一起时,便是夫妻。高峻从没对任何女人上过心,有一天,他突然告诉我,他遇上一个很迷人的东方女子,他要对她性与爱。”凯特瑟琳的说话声在落叶中响起,不知道是因为她说英语的缘故呢,又或她表达有问题,分析得有点儿怪怪的。

    当然,凌语芊明白她想说什么,无非就是,自己是第一个令高峻动心的女人,高峻要把自己娶为妻。“后来每次通电话中,他都跟我提起你,从他的语气,我看得出他对你的爱越来越深,想得到你的决心也越来越强,我曾试过劝他,但他跟我说,妈妈,别的事我或许可以和你商议,但唯独这件事,我要自己决定,无论是谁,都休想阻止和改变我的做法。”凯特瑟琳突然停止劳碌,视线从眼前的树丛转向凌语芊,碧蓝色的深眸间,迸射出了道道恳求,“芊芊,你能原谅他吗?请你接受他,他真的很喜欢你,很爱你。”

    凌语芊握住剪刀的手,也倏忽僵在了半空,同样目不转睛地望着凯特瑟琳,只不过,纯澈的眸瞳尽显迷惘和犹豫。

    凯特瑟琳趁势追击,“高峻有句话说得对,你和你先生之所以会分开,是因为你们的感情不够坚定,既然你们是不可能的事儿,何不试试接受高峻?我想,他一定会比你前夫好。”

    “那也不代表,我就要接受高峻,我不爱他。”凌语芊终于开口,一口回绝。

    “爱可以慢慢培养,高峻他还不是从不懂爱演变成爱上你?所以,希望你能原谅他。”

    “我会原谅他。”

    “那太好了,那……”

    “凯特阿姨,很抱歉,我想念琰琰了,我想先回屋,无法帮你修剪树木,或者,我下午再帮你。”凌语芊急速打断,剪刀也往地面一搁,不给凯特瑟琳任何挽留的机会,头也不回地朝屋子走去。

    凌母和琰琰还在客厅里玩着。

    凌语芊稍作思忖,忽然道,“妈,我想出去一趟。”

    “出去?你……有事要办?”凌母困惑。

    “没什么,想出去走走而已。”

    凌母略略沉吟,便也不阻止,“那让薇薇陪你去?”

    “姐姐,我跟你去。”凌语薇马上自告奋勇。

    凌语芊在她发上轻抚一把,宠溺地摇了摇头,“不用,你留在家,帮妈一起照顾琰琰。”说着,她也在琰琰小脑瓜摸了一下,随即上楼,添加外套,带上钱包,重返众人面前时,再一一告别,还特别给凌母一个放心的眼神,离开了家门。

    她乘坐地铁,来到闹市。不同于上次的兴奋游逛,她漫无目的地走,看着周围各形各色、冷漠匆忙的行人,她更加神思恍惚、迷茫惘然。

    不再和贺煜有任何关系,想要重新过上新生活,她唯有离开G市,而高峻说美国能治好薇薇的病,她便理所当然的来了,她太过依赖高峻,以致没想过其他问题,没想过,当她离开高峻时,将何去何从。近几年,报道一直在说,美国面临着极大的金融风暴,而享誉美国金融中心的纽约更是重重受创,失业率日渐递增,华尔街风光不再。

    如今亲自莅临,更深刻体会到这里的萧条。在这个各地精英集中、失业率日渐增加的世界第一都市,能有她容身之地吗?她怎样才能独立自主地维持下去?

    她脑海一片空白,根本找不到明确的方向。

    一会,她走到报刊亭前,买了一份报纸,找到招聘的一页。

    工作岗位的提供还是挺多,前景和待遇都极好,但相对要求也极高,随便一份工作,都要求硕士学位以上,她连大学生都称不上,如何去应聘?

    她于是更茫然,她再度爬上了帝国大厦,俯瞰繁华的地面,却抓不到一寸是属于她的。

    中午的时候,她用公共电话打了一个电话回凯特瑟琳的家,跟她说自己中午不回去吃饭了,她还叮嘱母亲,照顾好琰琰。

    整个下午,她就在纽约街头游荡,因为她绝美脱俗的容貌和那我见犹怜的气质,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这些人当中,多为男性,各种肤色的都有,但她都浑然不知,一直陷入自己的沉思世界,陷入在茫茫的前途。

    回到凯特瑟琳的家,已是傍晚,大家都在饭桌上准备用餐,连高峻,也回来了。

    凌语芊避过他炙热的注视,走到母亲的身边,轻声道,“琰琰没什么事吧?”

    “嗯,没事。他吃过饭了,估计有点困,在睡。”凌母盛了一碗汤,体贴地递给她,“趁热喝吧。”

    凌语芊一天没东西下肚,闻着久违的鸡香味,不由也饥肠辘辘,回母亲感激的眼神,随即低头享用起来。

    整顿饭上,大家都默不作声,连平日最多话的凌语薇今晚也安静了不少,凌语芊吃的很快,头一个离开饭桌,上楼,回到卧室。

    琰琰还在睡,她坐在床沿上,静静看着他安然的睡颜,偶尔,伸出手去轻轻摩挲。

    不久,凌母进来了,若有所思地看着凌语芊,缓缓地蹲下,瘦弱的手往凌语芊手背轻轻一搭,忧心忡忡地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请你告诉妈好吗?”

    凌语芊侧目,转眼看向母亲,数秒后,终于如实相告,“妈,我发现高峻和我想象中,出了偏差。”

    凌母眸光一晃,等待她往下说。

    “原来,我和贺煜发生的种种误会,有很多都是他亲手制造。”凌语芊继续述说,迎着母亲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模样,她还将早上的事也全都抖了出来。

    偌大的卧室里,有了好一阵子的沉默。

    许久后,凌母做声,“那你有何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