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74心有灵犀,他时刻感觉到她的危险

174心有灵犀,他时刻感觉到她的危险

    http://

    凌语芊俏脸一怔,神色茫然,不以回应。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凌母也稍顿片刻,继续迟疑道,“芊芊,你对高峻,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

    “妈……”

    “妈不是叫你接受他,只不过,正如我们知道,他是个好人,尽管他的手段有点那个,但他爱你是事实。”凌母按住她,示意她别激动。

    爱情伤人,凌母当然明了,也深切体会过,自问已度过大半辈子,倒是无所谓,但女儿,还这么年轻,假如真有一个适合的人选,肯定是希望女儿能继续恋爱,毕竟,这世上还是有很多幸福美满的婚姻。

    凌语芊也略微平复下来,沉吟地问道,“妈,你说,我们去洛杉矶怎样?”

    “去洛杉矶?”

    “那里华人多,气候更适宜,最主要的是,工作竞争没那么激烈。”

    “你今天出去……去找工作了?”凌母恍然大悟。

    凌语芊颌首,且如实相告了严峻的情形。

    凌母于是更加满腹忧愁。

    凌语芊也悲愁少顷,深呼吸一番,对母亲安抚道,“妈,您别担心太多,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正所谓万事开头难,我们会熬过去的。老天他还没打算放过我呢,他一定为我安排好了后面的路,兴许依然布满荆棘,但不至于绝路,就当做是挑战吧!”

    听女儿说到最后渐渐转为自嘲和悲凉的语气,凌母心中更是说不出的难过和疼惜,不过,她没有再表露出来,故作轻快,点头,“你说的没错,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妈生的女儿,必定是最棒的!”

    凌语芊粲齿,正好这时,琰琰醒了,话题于是彻底终止,先前的愁云惨雾也随之悄然散开……

    因为这件事,接下来的氛围,一直不是很好!

    本来,根据他们美国人的习惯,吃饭就是吃饭,很少像我们中国人这样谈聊家常,而如今,整个饭桌更是寂静得很,彼此都缄默不语,心有所思。

    凯特瑟琳找过凌语芊几次,每次都是为高峻求情,凌语芊每次都是勉强应付一番后,借故躲开。至于高峻,她更是避之如蛇蝎。

    自力更生的念头,丝毫没有间断过,她坚持不懈寻找工作,她不再去买报纸,而是通过网上招聘,从而也更了解到纽约的市场需求,更觉压力重大。

    学历、经验、家庭背景……种种不利因素,让她几乎绝望,但一想到高峻的深沉和可怕,想到前途茫茫,她便咬紧牙关,毅然坚持,而这天晚上,正好让她找到一份合适的!

    工作岗位:文员

    工作地点:画廊

    对画画感兴趣、且有此方面知识和技巧者优先!

    这不是为她度身定做的么?

    的确,相较于那些毫不相关的岗位,凌语芊觉得这个招聘信息应该是老天怜悯她,专门为她提供。

    她迫不及待地将重要讯息摘要下来,反复阅读画廊的背景,心中越发自信和高兴,还铁定这份工作能成功似的,稍后她又马上登陆搜房网,查看相关信息,规划着美好的未来。

    不久,紧闭的房门蓦然被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闪了进来。

    她以为是母亲,迅速回头,准备把这个好消息跟母亲分享,让母亲也高兴高兴,然而当她看清楚来人是谁时,眼珠子一定,即时震住。

    尽管她们是客人,凯特瑟琳却给了她们足够的空间,几乎很少踏上三楼,高峻平时找她,也是在一楼的客厅交谈,故她极少锁门,因为这样也正好方便母亲和薇薇随时进出。

    但此刻,进来的人并非母亲,而是……高峻!高峻出现了,还是在晚上,还喝了酒!

    浓烈的酒气很快蔓延散发开来,高峻的面色和眼神,也充分显示,他喝了大量大量的酒。

    凌语芊内心禁不住地,感到一股莫名的慌乱和惧怕,她颤着嗓音,质问,“你……你来做什么?”

    高峻不语,魁伟的身躯朝她步步逼近,视线不经意地朝电脑画面瞟了一下,待看清楚上面的内容时,瞳孔陡然一缩,微微泛红的俊颜,也倏地沉下!

    那是生气的信息!

    凌语芊浑身又是一阵哆嗦,意识到怎么一回事,急忙起身,用身体挡住电脑画面。

    可惜,为时已晚!

    高峻步履不停,更朝她趋近,不由分说地抓住她的手臂。

    “放开我!”凌语芊立刻叱喝,伴随着挣扎。

    高峻却仿佛没听到似的,牢牢抓住她,拖着她来到床前。

    凌语芊并非不经情事的少女,自然明白这意识着什么,不禁更加惊恐万状,更是奋力挣扎。

    “你要干嘛,给我出去,我不想见到你,高峻,你给我滚!”她喊得更大声,嗓音充满恼怒和惶恐,她还抬起脚使劲踢打他,她甚至想击中他的要害,只可惜,身高悬殊问题,即便她的脚已经伸到最大幅度,结果还是够不着。

    紧接着,她只觉自己的身体忽然凌空升起,被重重地抛到了柔软的床榻上,一副健硕魁伟、极具阳刚的身躯大山般地趋压过来,炙热的嘴唇迅速摄住她的樱唇。

    “唔……不要,不要……”凌语芊更加扭动身体抗拒,殊不知,这样的举动简直是火上添油,那柔软的触觉,那魅人的幽香,更加挑拨着男人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

    酒精、怒气、渴望、没有一样不是催情剂。

    兹——

    一阵衣物破裂声响起,在这寂静的黑夜显得异常清脆。

    白嫩细腻的肌肤,跟着曝露了出来,在柔和灯光辉映之下闪闪发亮,如玉般凝滑,如水般柔媚,如花般撩人。深深地,深深地刺激着男人的感官。

    真美,真美!

    如此美好的她,应当属于他,他不能放过,坚决不能。

    凌语芊则简直堕入了万丈深渊,待她从惊悚中回过神来后,急忙拉起被撕开的衣服,准备遮住自己,无奈那已成破布,根本起不到作用,故她只好放弃,改为拉被子遮盖,她还迅速爬起来,逃忙。

    还是很可惜,在她又觉脚踝传来一阵痛后,她的身体整个趴在了床褥上,被子也从她身上抽离,她被翻过来,再次对上他骇人的模样。

    兹……

    又是一声令人绝望和崩溃的巨响,她身上的衣服再被撕下一块,紧接着,全部剥落。

    “高峻,你停止,放开我,别让我恨你,别让我恨你!”凌语芊再一次拼尽全力呐喊,几乎是用吼的。

    见他毫无反应,她改为缓兵之计,“你不是说爱我吗?不是说要娶我为妻吗?好,你先放开我,只要你停止这该死的行为,我就答应嫁给你,在我们的新婚之夜,我给你,完好地给你!”

    为了制止他,她可谓什么办法都用上了。

    无奈,男人已经理智全无,根本听不到她的话,看不到她的反抗或哀求,他满脑充斥的,是她要找工作,她要搬走,她对他的决裂!

    他心一横,连她身上最后一件遮蔽物也扯掉,当她身无寸缕地呈现在他的视线底下时,他深眸更加剧烈收缩,情潮汹涌,高亢兴奋。

    曾经,因为需要,他拥有过无数女人,但对她们,他只有性,于她,多了一份爱。

    美丽迷人的小精灵,我会对你独特,只对你一个人独特。

    他眯眼,抿唇,逸出一抹诡魅的笑,高大的身躯再一次覆盖下去。

    “啊,不要,滚开,滚开!”凌语芊彻底崩溃,手脚迅速挥舞起来,用尽全力到处乱踢乱打,嘴里不断发出拒绝的嘶叫,然而,当男人用他天生的优势将她制服,沉重的身板把她压住,如火般炽热的嘴唇堵住她的叫声时,她眼角流出了绝望的泪。

    “天佑,救我,贺煜,救我,呜呜,快来救我,我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呜呜,救我,救我……”

    她在心中凄厉哀叫,可惜没人会回应,她本能地张开嘴,不停啃咬,当那可恶的舌头从她口腔逃离后,她更是拼尽全力,对准自己脆弱的小舌尖准备狠狠地咬下去。

    不过,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另一道哄亮的哭声赫然传来,像是一道闪电直射到她的耳膜。

    是琰琰!

    她瞬时被惊醒过来,迅速停止咬下去的动作,然而已经来不及,她唯有改变方向,最后,如贝壳般锋利整齐的牙齿深深陷入她的下唇内壁,剧痛袭来,鲜血如泉。

    哇哇,哇哇……

    琰琰依然在大力啼哭,几乎是用尽全力在哭叫,哭声响遍整个角落,还差点震破屋顶。

    他从没试过哭得如此大声和激烈,难道是,他也知道母亲的危险,知道几乎要失去母亲?

    那一声声惨切的哭叫,直捣凌语芊的心怀,同时,也震住了高峻。

    他身体站直,回头朝着不远处的婴儿床看去,下意识地想去抱起哭叫的人儿,奈何他体内欲火未退,邪恶地折磨控制着他,故他犹豫,来回张望,爱与性,陷入了矛盾的斗争。

    结果,门口冲进来另一个人影,是凌母,琰琰不同寻常的哭叫声也将她惊醒了,事不宜迟地奔跑过来,而眼前的一幕更是令她宛如五雷轰顶,面色惨白,再也顾不得琰琰,箭一般冲过来,朝高峻身上使劲一推,继而跳到床上,将凌语芊纳入怀中。

    “芊芊,芊芊……”凌母不断低声呼唤,呼唤声中,带着无限心疼和悲痛。

    凌语芊意识尚未完全清醒,像是狂涛巨浪中忽然拽住一根浮木,紧紧搂住凌母,惊魂未定地哭叫,“妈,救我,救我,我不要,我不要……”

    “嗯,妈救你,别怕,妈来了,没人会再欺负你,妈会保护你,妈绝不让任何人伤害你!”凌母更是柔肠寸断,急忙拉起被子,裹住凌语芊颤抖哆嗦个不停的身子,且更加深深地抱入怀中。

    “妈,我说过不恨天佑的,但我现在要恨他,我恨死他了,如果不是他坏,没有给我那么多伤害,我就不会离开他,不会跟高峻来美国,不会让高峻侵犯我,妈,我恨他,我比恨高峻更恨他!”

    “没事,高峻没有得逞,他还来不及,别怕,别怕。”凌母轻拍着她的后背,继续安抚。

    这时,高峻已全然清醒,看着床上抱在一块的两个人影,又瞧瞧婴儿床那毫不间断的哭啼声,一股悔恨和惭愧瞬间冒上心头来。他转身,飓风般地冲出房外,且用力带上门。

    凌母由此被惊醒,抬眸看着紧闭的房门,这也才意识到琰琰,便暂且将凌语芊从怀中推开。

    “不要,不要走!”凌语芊迅速抱住。

    凌母又是马上安抚和劝慰,“乖,没事了,他走了。别怕,妈不走,我去看看琰琰,他哭了,哭得好厉害,你听到了吗,来,让妈去看看怎么回事。”

    琰琰……

    一听这个刻入骨髓的名字,凌语芊终于拾回些许知觉,紧紧箍在凌母腰间的手也渐渐地松开来。

    凌母趁机下床,疾步跑过去,抱起琰琰。

    说也奇怪,凌母哄了几声后,琰琰竟然停止了哭叫。

    凌母于是抱着他,回到凌语芊的跟前,这才留意到凌语芊满口鲜血,整个人又是一阵紧张。

    凌语芊却丝毫不顾,伸手接过琰琰,紧紧地抱住怀中,眼泪继续挥如雨下。

    凌母也泪花闪闪,默默看着她,重重地,呼出了一口长气……

    中国

    此时正是下午五点钟,贺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鸦雀无声,一个人影也没有,而旁边那扇门内的休息室里,贺煜正从噩梦中惊醒。

    他梦到,自己走在一片荒野中,有个陌生的小孩突然朝他跑过来,递给他一张画像,画中的人,正是芊芊。

    他纳闷,询问小孩从哪得来这幅画,小孩不说,掉头走了,边走边回头看他,眼神古怪,他于是也迈步跟上,走着走着,周围猛然起了很多白雾,小孩慢慢不见了踪影,他便继续往前,且四处张望,不料让他看到一幕震惊愤慨的画面,高峻那畜生,竟然把芊芊压在地上,正亵猥侵犯着。

    他顿时怒火攻心,赤红了眼,厉声斥喝高峻住手,然而那禽兽充耳不闻,反倒是芊芊对他发出惊恐的呼救,他更是气急败坏,抬步迅速冲过去,谁知跑着跑着,脚底踩了一个空,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毫无预警地往下坠去,那撕心裂肺的一幕逐渐从他视线消失,而芊芊的呼叫声,久久盘旋与回荡!

    “天佑,救我,贺煜,救我,我不要,不要被他侵犯,快来救我,呜呜,快来,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

    “芊芊,乖,别怕,别怕,我一定救你,一定救你!高峻,住手,你给我住手,你敢碰她一寸肌肤,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在他身体不断往下坠落过程中,他用力大声嘶吼咆哮,满腹焦急又狂怒,最后在一声凄厉的尖叫中,他从床上弹起,惊醒过来!

    大口大口的热气,从贺煜嘴里不停地呼出,他锐利的深眸四周环视,扫到身旁的画纸,不禁伸手,拣起。

    这幅画,是他刚与她重逢不久后,她为他所画的素描。

    她已将以前所有的东西都烧毁掉,故他只剩这幅画,自她离开后,他经常把它带在身边,不时拿出来看,刚才工作累了,他又拿着画,进来这里休息,躺在床上注视着画中的自己,回忆与她的美好时光,渐渐的,画面变成了她的倩影,陪伴他进入梦乡。

    她离开已经大半个月,他每天夜晚都会做梦,有甜蜜的,有痛苦的,有以前的,有最近的,都是他与她参与的。而唯独这次,多了一个高峻,还是这样的境况!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中国迷信学上说,梦境有时也是一种预兆,莫非,她在美国那边当真遭到了这样的侵犯?高峻那畜生,对她施暴?

    不!

    不能!

    绝对不行!

    一想到这样的可能性,他再一次心胆俱裂和抓狂崩溃,迅速放下画纸,长臂一挥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找到高峻的号码。

    然而,当他准备拨打出去时,又赫然停止了。他扔开手机,腾地站起身,下床冲到窗前,拉开窗户,让冰冷的风吹袭进来,一会,他又折回床前,点燃一根香烟,重返窗户那,努力平复着心底的恐慌。

    “叩叩——”

    不久,敲门声响起,伴随着池振峯的轻声叫唤。

    贺煜神色一定,再深吸一口烟,重重呼出,短促回应,“进来。”

    房门被推开,池振峯颀长的身影闪进,看到贺煜站在窗口那抽烟,不由怔了怔,随即继续迈步,直至贺煜的身旁,瞧着贺煜古怪的表情,迟疑地问,“总裁,你……没事吧?”

    贺煜把整根烟都抽完,弄灭烟头,这才侧目对池振峯,急声道,“振峯,我后悔了,我想把她接回来,我不能再让她离开我的身边。”

    池振峯更是心头大震,“总裁,发生什么事了吗?Yolanda她有事?”

    “我梦到高峻欺负她,高峻那禽兽,竟然轻薄侵犯她!振峯,算了,不管他们会不会用她来要挟我,不管她是否恨我,我都不能让她离开,我要她好好呆在我身边,至于其他的事,再做决定,从头商议。”贺煜依然焦急无比,从窗户走开,来到沙发那。

    原来是发梦!池振峯明白过来,立即松了一口气,跟着回到沙发坐下,安抚道,“总裁,噩梦而已,没事的,高峻不会真的那样对Yolanda的。”

    “不,他会,他肯定会,他早就垂涎她多时,如今近水楼台,他还不抓住机会!我真笨,竟然让她跟他去,我真是吃错药了,我中邪了,主动把她送入虎口,她恨我,她说她恨死我了。”贺煜懊恼悔恨的嗓音近乎崩溃,不由分说一拳捶打在沙发上,顿时引致一阵剧烈的晃动。

    “总裁,别激动,事情不会那么坏的。”池振峯则连忙伸手,按在贺煜的手臂上,心潮起伏。

    总裁做事素来谨慎,每个抉择都是经深思熟虑才施行,以致从来不言悔,唯独Yolanda这件事,即便花了最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筹备度量,却多次表示后悔,想中途改变。

    也是,生意上那些抉择与Yolanda根本不同层次的,又怎能相提并论,如今,只愿总裁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为担心那样,才梦到那样。

    池振峯在心中微叹了一口气,重新定睛望着贺煜,分析性地劝慰,“总裁,你别再胡思乱想,事情发展到这样,根本回不了头,否则会前功尽废。虽说我们可以搏一搏,但情况要是真如歌德鲁所言,那实在太冒险了。我们之所以做出这个抉择,就是赌高峻对Yolanda的重视,而事实证明,我们的抉择是正确的,既然如此,那根本就无需中途退却。”

    贺煜仍低垂着头,惊慌恐惧,六神无主,方寸大乱。

    “要不这样吧,我叫那边的人找机会潜入高峻的家打探打探情况。”池振峯接着说,还忽然抬手轻按在贺煜的肩上,语气坚定,“总之,你不用担心,Yolanda她心中只有你,就算高峻再禽兽,她也不会让他得逞。”

    贺煜这也缓缓抬首,俊美的容颜,一片黯然,忧愁不减。

    池振峯不由更加同情,搭在贺煜宽肩的大手下意识地加了一些力度,望着贺煜的眼神更加充满了鼓励和肯定,总裁如今正是最脆弱的时期,他必须负起责任,帮总裁度过这一难关!

    ——

    美国

    又一个夜晚到来了,凌语芊却仍无法从昨夜的恐惧阴影中出来。

    整个白天,她都关在房里,不吃不喝,神色呆滞,恐慌地四处张望着,她还穿了好多件衣服,且用了好几层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连柜子里的备用棉被,都拿出来了。

    凌母看在眼中,心在泣血,本来,她想叫凌语芊睡觉,因为睡着了的话,便不用再回想那些噩梦般的情景。

    然而,凌语芊拒绝了,说不能睡,睡着高峻会进来,然后像昨晚那样侵犯她,所以,即便她明明很困,她还是睁大着无比恐慌的眼,牢牢盯着门口,生怕房门会被推开,那个熟悉的人影会再次潜进来。

    而此刻,夜雾降临,到处充斥着恐怖的色彩,她更是浑身哆嗦,坐立不安,细白的小手紧拽住凌母,语无伦次地呢喃,“妈,救我,他要来了,您快救我,带我走,带我走……”

    ------题外话------

    如此疯狂的高峻,俨如一个随时引爆的炸弹,凌语芊自是不能再呆留,离开,是刻不容缓!她将走上怎样一种重生之路?接下来的情节会很惊险、很刺激,精彩不容错过哦!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