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如你阳寿注定如此,那我分一半给你

如你阳寿注定如此,那我分一半给你

    http://

    何志鹏见此情况,不由抬手轻轻搭在贺煜的肩膀上,也忍不住潸然泪下。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由于帮忙调查,贺煜和凌语芊之间的情况他略知一二,因此也大概体会到贺煜的悔恨。与贺煜认识多时,见到的形象都是冷酷淡漠,沉着稳重镇静,直到凌语芊出现,他才看到贺煜另一面,原来,不管多强悍的男人都有脆弱的一面,凌语芊就是那个能触动到贺煜心灵最柔软之处的女人。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吃,没人懂得起死回生之术,时光无法倒流,故他只能默默祈祷,贺煜能尽快从悲伤中脱离出来。

    零下五度的夜晚,两个高大的人影在纽约街头漫无目的地逛了一整夜,彼此的脸和手都冻僵了,特别是贺煜,硬邦邦的几乎成了冰块,可惜他毫无知觉,再大的痛也不及失去她。

    他没留下来等待理赔,他欠的不是赔偿,他要的,是她复生,但航空公司做不到,故他没有留下等待的必要。

    当地时间上午九点,他坐上自家的飞机,离开纽约,踏上归途。

    因为高峻相告,贺云清已知道这个噩耗,在家中一直等待贺煜的归来,得贺煜亲口证实,他彻底绝望,老泪众横,悲恸得差点没昏过去。

    张阿姨也立刻哭成了泪人,贺一航满眼悲痛和惋惜,贺燿热泪盈眶,至于季淑芬,震得目瞪口呆。

    那小贱人,真的死了!终于再也没机会祸害人间了,可她为什么感觉不到预期中的高兴?反而还有点隐隐作痛?

    不,这痛一定不是为这小贱人,而是为了琰琰,她那可怜无辜的孙儿,就这样夭折了,是这小贱害的,自己死也就罢了,还要拉上琰琰,真是可恶可恨!

    季淑芬含着泪,开始了责备和痛骂,“我就知道不该把琰琰给她,琰琰死的好冤枉,呜呜,这扫把星害了我琰琰,害了我琰琰。”

    大家都在沉痛中,无心遐顾她的不可理喻,贺煜更是迅速离开了客厅,上楼,回到卧室。

    整个下午,他都关在卧室里,躺在大床上,这是属于他和她的大床,却只有他在,以后,真真切切只有他一个人睡了。

    小东西,你真残忍,就这么恨我,故要我痛苦一生,生不如死吗?

    你说我冷血,你何尝不是没心没肺,无情无义!

    他伏在枕头上,再次无声地痛哭。他以为自己没有泪,其实他有,他的泪,是为她而结,只有她才能逼出他宝贵的泪珠。

    天黑了,悲伤却没离他而去,他弯腰坐起身,无意间摸到口袋的东西,取出来看,原来是纽约那边的保镖电邮过来的她留给高峻的信,当时池振峯帮他打印出来,得知她出事,他就那样放在口袋,一直到现在。

    ——第一次见到你,正是我对我深爱的男人百般思念的时候,他很坏,用很恶劣的手段欺负伤害我,但我还是忍不住想他、念他、爱他。

    ——你的突然出现,带着亲切友好的笑容,像是严冬里的一缕阳光,我在想,假如我的爱人也能像你这么温柔那该多好。

    ——为什么你们男人对付女人都会用这种卑劣的行径,贺煜如此,你亦如此!

    ……

    当时因为误信谣言,以为她和爷爷有不见得人的关系,自己不惜狠狠蹂躏她,她果然是个傻丫头,还是忍不住想自己、念自己、爱自己。

    因为自己的冷酷,她才对“人面兽心”的高峻产生好感,她一直以为高峻是个正人君子,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时,一定很伤心,很难过,然后下定决心离开,然后……遇上意外。

    不管怎么追究,似乎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把她害成这样,是自己害死她和琰琰,是自己,是自己!

    浓浓的悔恨之情,瞬时再度吞噬了贺煜的心,漫无边际的痛也更加铺天盖地,他整个身板就那样往后一倒,重新躺回到了床榻上。

    芊芊,小东西,对不起,对不起,都怪老公,老公知错了,老公不能失去你,老公要怎样做才能让你回到身边,要怎么做才能再拥有你,告诉老公好吗,求你回来,回来啊……

    他忽然又爬起身,跳下床,往卧室外冲,准备出门去,但经过一楼大厅时,被季淑芬喊住。

    “阿煜,你要去哪,来,快去吃晚饭。”季淑芬迅速跑到贺煜身边,心疼地看着他憔悴沉痛的模样。

    贺煜脚步顿了顿,但并没对季淑芬正眼相待,约莫两秒钟,重新迈起步伐朝大门口走去。

    季淑芬又恼又急,赶忙去追,结果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于家门外。

    她在门口呆立一会,才返回沙发那,挽住丈夫的手,懊恼直嚷,“他这是怎么了,难道要跟着那贱人去吗,那贱人不死都死了,他还执着那么多干吗!”

    贺一航仍旧满怀悲痛,对妻子此举不禁略微起了厌烦,“你呢,又管那么多干吗!”

    季淑芬霎时又是一阵委屈和气恼,“谁叫他是我儿子,才几天工夫而已,他就瘦了一大圈,我真不懂他,不都离婚了吗,还有什么好痛的,就算痛,也该顾着自己的身体啊。”

    贺一航不再言语,直接用起身离去回应妻子的不可理喻。

    望着丈夫逐渐踏上楼梯的背影,季淑芬更是气得直跺脚,儿子这样也就罢了,丈夫竟然也这样,好罢,她就当丈夫是为琰琰而难过,可她自己也舍不得琰琰啊,但又能怎样,意外不发生都发生了,难道要活着的人也一辈子不安宁和不快乐!

    凌语芊,你这害人精,生着害人,死了也害人,叫我怎么同情你?叫我怎么同情你?哼!

    季淑芬继续捶胸顿足了片刻,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更加神思混乱、不知所措!

    G市的天气虽没有纽约的冷,但也足以让人微微打颤,到了夜晚,街上顿时冷清了许多,恐怕只有那些成双成对的爱侣才有此闲情游逛吧。

    然而也因此,让孤身只影的贺煜,更觉哀毁骨立,万念俱灰。

    曾经,他和她也像这些情侣一样,不管多冷的天,都会出来约会,其实,他更想带她去的地方,是他的住处,但这纯真无邪的傻妞要的是浪漫,他唯有陪她,走遍各个广场各街各道。

    特别是这里,人流最多的广场,也是情侣相聚最热闹的地方。

    这里有个大银屏,专门播放各种浪漫的画面,还提供给各对情侣表白爱意,价格不菲。她经常目不转睛地盯着银屏画面,见到别的男人对女朋友字面表白,她都感动不已,尽管她不承认,但他知道,她内心一定很羡慕、也渴望能成为被表白的女主角。

    所以,他又是日夜兼职,几天后,终于筹到钱,为她献上最感人的一幕。

    携子之手,与子皆老

    一生一世,相伴相随

    小东西,爱你,无休止!

    当屏幕上出现这个画面时,她那惊愕、喜悦、激动的表情,是他永世难忘的,当即觉得自己干得再辛苦也已经值得!

    她和他这对超级俊男美女的搭配,本就惹人注目,这场毫无预警的意外惊喜上演后,她激动兴奋的反应更是把周围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她顿时羞红了脸,对他娇嗔,“讨厌,为什么不事先告诉人家,害人家那么意外,你看,周围的人都看着我呢,羞死了!”

    他却没半点不自在,顺势把她搂入怀,让她的脸埋在他宽阔的胸膛上,低头贴着她的耳边温柔细语,“我要是预先告诉你,又怎么有机会看到你如此感动兴奋的样子,怎让那么多人看到我有个举世无双的宝贝,然后羡慕我,妒忌我!”

    “臭美!”她在他胸前捶了一拳。

    他握住她粉嫩的小拳头,举到唇边轻吻,若无旁人,稍后,突然许诺出来,“将来等我有足够的钱,我会包下这里一个月,每天晚上九点钟都会播放这段爱的宣言。”

    她听罢,更是感动得眼泪夺眶而出。

    她真的很爱哭,名副其实水做成,动不动就落泪,他工作中偶尔收到点小伤,她都会急得泪水哗哗直流,每次看到她那晶莹剔透的泪珠,他都心疼不已,但又相当高兴,因为这些都是她爱他的表现和象征。

    携子之手,与子皆老

    一生一世,相伴相随!

    小东西,还记得这个誓言吗?你说过要陪我一辈子,所以,你怎么可以先我而去,怎能抛下我在这世上独活?

    回来,回来好不好,求你回来!

    假如老天一定要夺走你的命,假如你阳寿注定只有这么多,那我分一半给你,这样,我们算是可以一生一世,尽管它会很短暂,但也已经足够。

    大银屏上仍在播放着浪漫感人的画面,优美旋律的经典情歌缭绕而回荡于耳畔,贺煜眼眶不由得再度湿濡了起来。

    “大哥哥,请买束花好吗?”忽然间,一声稚嫩的呼唤从脚旁传来。

    贺煜俯首,见到一张怯怯的小脸,一个身高只及他腰腹的小女孩,正举着一束紫色玫瑰花,乞怜地看着他。

    “大哥哥买束花好吗,可以送给您的女朋友,她会更爱您,你们的爱会天长地久的。”小女孩继续道,说得真溜口。

    悲伤中的贺煜却没留意到这方面,他被“天长地久”四个字给弄得更加痛彻心霏,高大的身躯缓缓蹲下,伸手触摸着娇艳的花朵,不由自主地低吟,“哥哥没有女朋友,哥哥的老婆不见了,再也不会回来哥哥的身边了。”

    小女孩面色微微变了下,看着贺煜黯然悲痛的样子,她小脸也顿然黯了不少,突然把那束花放回另一只手与其他的花朵一起,腾出手来伸进口袋,掏出一个小香包,递给贺煜,“这是我奶奶做的宝袋,只要对着宝袋祈福,便能梦想成真,我把它送给大哥哥,希望它能帮大哥哥找回女朋友。”

    宝袋!看着那平常无异的一个小香包,贺煜定了定神,但结果还是接了过来,继续望着小女孩,只见她冲他笑了,笑得纯真无邪,仿佛一缕春风沐浴人的心怀。

    贺煜大手摸索着,从口袋取出钱包,抽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小女孩。

    看到这么多钱,小女孩即时露出惊愕的表情,“大哥哥……”

    “别再卖花了,天气冷,回家去吧。”贺煜低沉的嗓音依然沙哑无比,把钱塞到小女孩小小的手掌中,自己则拽紧小香包,站起身来。

    小女孩终于接过钱,小手儿把钱抓得紧紧的,兴奋难掩地看着贺煜,“谢谢大哥哥,您女朋友一定会回到您身边的,一定的!”

    说罢,她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扭头飞快离去。

    贺煜目送着她,待她小小的身影渐渐没入人潮,他也收回视线,举起小香包,继续怔怔地注视。

    这会,一道充满嘲讽的冷哼出其不意地响起,“一个小小的香包就值几百元,这年头傻子真多,这么简单的伎俩都看不出来,活该被骗!”

    贺煜脊背猛然一僵,顺着说话声望去,只见几米处远,有个“乞丐”蹲在地上,带着讥讽的眼神正朝他这边瞅。

    “那小女孩根本就是被犯罪集团操控,专门骗取财物,看你长得聪明睿智,想不到是空有其表,你那么有钱,何不赏点给我。”

    贺煜已隐约明白过来,本是迷惘的双眼骤时恢复精明和锐利,睨视着乞丐,唇角逸出一抹嘲弄的意味,不仅是对这个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乞丐”,也是对他自己。

    这些街头骗局,他早有所闻,但从不担心自己会被骗,不仅是因为极少出现在这些闹市,还因为贺氏集团每年都固定献出慈善基金,压根不会这样施舍。

    刚才,他一心只在小女孩所说的祈福上,他太渴望他的小女人能回到他的身边,以致疏于防备,没考虑到那是不是个骗局。

    “你是不是想找你的女朋友?我帮你介绍个人吧,他算命很准的。”乞丐锲而不舍,算是逮住贺煜这个大冤头,瞧贺煜那装扮、那气质、还有刚才阔绰的出手,必定非富即贵。

    可惜,贺煜再也不会理他,只给他冷冷一瞥,迈动长腿往前走了起来,他手中依然紧抓着那个小香包,偶尔会举起来看,直到背后又传来一声呼唤。

    “贺煜!贺煜!”

    是……冯采蓝!

    贺煜即时止步,回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冯采蓝小跑着过来,语气不悦地质问。

    尽管她还在贺氏工作,可平时很少与贺煜这个大总裁有交涉,加上语芊又走了,她和他更是没必要交集,但今晚突然在这种地方见到他,她不免感到纳闷,甚至……还有点儿气愤。

    光顾这里的人们,一般都是情侣或夫妻,或一些对爱情充满憧憬的单身女子,想不到他这个冷酷倨傲的自大狂也会出现于此,看来,他搭上别的女人了,还为那个女人如此放下身段。想到他和语芊才离婚不久就夜夜笙歌,她便感到很不忿气,替语芊抱不平,故她叫住他,甚至想……破坏他的好事。

    冯采蓝眼中的敌意,精明如贺煜又怎么看不出,不过,满心伤痛的他无心遐顾,冷冷睨视着她,语气淡漠,“有事?”

    冯采蓝顿了顿,直截了当地质问,“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才和语芊离婚多久,这么快就出来猎食,你就那么耐不住寂寞吗!”

    一听这刻骨铭心的名字,贺俊心房顷刻又是一紧,俊颜涌上一股沉痛。

    冯采蓝以为他默认,不觉更加恼怒,气咻咻地骂了一顿,但渐渐地,发现了他的异状,发现他……似乎有点儿不妥,他那样子,就好像失去至亲。

    “喂……你没事吧?”冯采蓝痛骂顿时转成了问候。

    贺煜再沉吟片刻,定睛望着她,讷讷地道,“有没有空陪我去喝酒?”

    陪他去喝酒?他……他不是约了猎物来这里的吗?冯采蓝心中更加狐疑,见他已转身自顾走起来,她便也抬步跟上,最后,坐上他的名贵轿车。

    车子缓缓前进,冯采蓝继续困惑不解地打量着贺煜,“喂,你怎么了?你不是很讨厌我,一直不喜欢我吗?为什么要我陪你喝酒?”

    贺煜依然一言不发,默默转动着方向盘,冷着脸,可那哀痛的表情无法忽略。

    冯采蓝好奇心简直上升到极点,她甚至想到一个极度不可能的事,“你该不会是看中我,要潜我吧?哼,我事先警告,你休想,别说你那臭屁样不是我的菜,单凭你是语芊的男人,绝对不可能!”

    哼——

    贺煜总算有了反应,鹰眸一斜,给她一记不屑轻蔑讥讽的眼神。

    冯采蓝知道猜错了,既窘迫,但也放下心,好奇心更甚,不过没有再做声,静观其变。

    车子走了约莫20分钟,停下来后,冯采蓝发现那是她上次和凌语芊去过的酒吧街,而且,他竟然走进了同一间酒吧,还在语芊坐过的位置坐下。

    他一次性叫服务员呈上一打啤酒,然后二话不说,直接举着酒瓶狂饮。

    冯采蓝稍顿片刻,便也倒了一杯,一口一口地慢慢品尝,对他的古怪持续揣摩和思忖着。

    一会,桌面出现了6只空瓶,贺煜终于暂停下来,墨色的眸子开始蒙上一层淡红,那是酒气氤氲的迹象,他散涣着眼,盯着冯采蓝,出其不意地问,“你信她死了吗?”

    冯采蓝眉心一蹙,一时之间领悟不到他在说什么。

    贺煜神色越发沉痛,嗓音也愈加沙哑,“高峻那畜生,想侵犯她,她于是带琰琰等人偷溜,从纽约飞去洛杉矶的途中,遇上恐怖分子,结果飞机爆炸,她和琰琰都……都……”

    冯采蓝终于明了,美目赫然瞠大,难以置信地瞪着贺煜,半响才晓得发话,气急败坏,“你说什么?贺煜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恐怖分子,什么飞机爆炸,你是指语芊她,语芊……不,不可能,你喝醉了吧,你才是畜生,你不接受语芊离开,所以就诅咒她?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

    她说着说着,忽然伸手放进嘴里,面如死灰。

    她想起了他今晚的古怪,想起他的悲痛,原来,他真的失去至亲,是语芊出事了,语芊,琰琰,还有凌大婶和薇薇,她们遭遇横祸,发生了空难,爆炸!为什么是爆炸,老天爷无情也就罢来,为什么还如此残忍!

    炙热的泪,就那样从冯采蓝眼眶滚出来,唰唰直流。

    “是我害了她,假如我不是要面子,没有答应她的离婚,她就不会去美国,不会遭到高峻那禽兽的侵犯,不会偷偷去洛杉矶,不会……都是我,都是我。”贺煜也热泪盈眶,重新拿起一瓶酒,继续干掉。

    冯采蓝柔肠寸断,已经哭成了泪人,“贺煜,我恨你,恨死你了,我就说过你不值得爱,早知道不管如何都阻止语芊,别再让她栽个头进去。”

    她也改为拿起酒瓶直接喝,一股作气喝掉半瓶,先是喘喘气,继续控诉,“这些年来,一直都有男人追求语芊,条件都很好,要样貌有样貌,要人品有人品,要金钱有金钱,可她从不动心。我真不懂你还是楚天佑的时候给她下过什么蛊毒,让她如此痴心和痴迷,就是你失踪了也仍坚持着对你的爱。好了,后来终于与你重逢,你却把她忘得一干二净,当她那几年孤苦思念着你的时候,你却和另一个女人风流快乐。她真傻,还坚持嫁给你,倍受你变态的折磨。”

    咕咕咕……

    冯采蓝继续喝完那半瓶,悲伤的语调夹杂起怨恨和后悔,“你知道吗,每次看到她痛苦的模样,我就想杀了你,因为只要你活着,她就无法停止爱你,然后继续受伤害。你死了的话,那么她会得到解脱,就算痛,也只是一阵子,过后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伤口慢慢愈合。我为什么不杀了你呢!我当初应该杀掉你!那样语芊就不会出事,还有琰琰,薇薇和凌大婶……贺煜,你这个祸害,你害死语芊,我不会原谅你,一定不会原谅你!”

    是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假如自己没有强取豪夺,没霸道地要她当女朋友,没想方设法哄她开心,她就不会一步步地沉沦,不会陷得那么深,然后或许会像冯采蓝所说,早已经接受了别的男人。

    可是,他不准这样,一想到她嫁给别的男人,为别的男人生儿育女,他同样犹如万箭穿心,生不如死。

    老天,假如你注定只给她这个阳寿,那我愿意分一半给她,我愿意分一半给她!

    ------题外话------

    亲们一定想知道芊芊怎样了吧,下章就是了,而且时间上跨越了很大了哦。芊芊以什么样的身份出场?亲们应该绝对想不到!

    月初了,循例喊下月票,能冲上榜固然好,上不了的话,看着亲们的支持至少是一种码字的极大动力。谢谢大家,每个人都有月票的哦,而且月票的有效期是每个月一次,亲们不投的话,就会浪费掉的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