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70 勾魂夺魄(一年后,精彩,必看)

170 勾魂夺魄(一年后,精彩,必看)

    http://

    一年后

    美国,洛杉矶的一所叫SEX的夜总会

    美仑美奂的后台,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首美国西部风格的轻音乐充斥着每一个角落,余韵更是四处流窜缭绕,通过门缝,飘进最边上那个小房间内。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不同于外面的喧闹嘈杂,这儿安宁静谧,巨大的全身镜前坐着一个紫色裙年轻女子。

    只见她一头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披在肩头,丝丝缕缕散发着火热和狂放,五官精致,如雕如刻,长而翘的睫毛在魔法睫毛膏的修饰下更显细长深黑,灿若星辰的眸子因为刻意伪装,眼神极尽魅惑,娇艳的樱唇涂上一种绚彩,显得丰厚性感,风情万种。

    然而,迷人的不止是这倾国倾城的容貌,更深深撩拨与刺激人心的,是她亦纯亦媚的独特气质,还有那……勾魂夺魄的美妙身段。

    玲珑有致的身子裹着一袭紫色长裙,裙子长及脚踝,刚好将她整条腿遮住,但深v款式设计露出了她胸前一大截雪白如脂的肌肤,丰满傲人的美胸简直呼出欲出,更令人眩目的是,两边“半球”上部分别纹着一只粉红色的蝴蝶,像是两只魅惑世人的蝴蝶精亭亭玉立于一片雪肌上,妖妖艳艳,魔鬼般地惹火和娇媚。

    如此勾心夺魄的“妖精”,正是凌语芊,她由绝美脱俗,化妆成了艳丽妩媚。

    当时,飞机爆炸后,那伙劫匪带着她和母亲等人乘坐直升机离开那个地方,直奔洛杉机,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旅馆住下。

    她和母亲等人仍无法从那场残忍惊悚的爆炸中恢复,特别是她,压根没闭过眼,劫匪头目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和古怪的言语一直盘旋在她的脑海,让她心神不宁,丝毫不敢松懈。

    而结果,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第二天晚上,劫匪头目出现,把她带到另一间房,她见到了一个年约四十来岁的美国女人,长相很艳丽、邪气。

    那女人详细打量端详着她,一会做声时,直接报上名字--Ms—Arlene,说是Sex夜总会的老板娘,要带她去那里当顶级舞女。

    她当然抗拒,然而她根本无能为力,劫匪凌厉的目光扫向她,提及了三个人:琰琰,母亲和薇薇,她便再也不敢拒绝。

    她以为,只是像中国那样,跳舞给客人看,谁知Ms—Arlene安排她进行培训,先是舞步舞姿,后是各种媚功,她这也才渐渐明白,Sex夜总会并非普通的娱乐机构,它只是一种掩饰,她要做的,不是寻常舞女,而是杀手,以色杀人!

    她震惊,恐惧,彷徨,但又不知所措,甚至连死都不能,因为她有三个筹码在Ms—Arlene手中,除了听命她别无选择。

    Ms—Arlene说,那场空难已经昭告天下,世人皆认为她们四个也已罹难,从此后,她们会用新的身份生活下去,还意味深长地警告她,好好珍惜她的重生。

    看着Ms—Arlene那一副救世主的样子,她想冷笑,然而她笑不出来,她知道,自己的命运彻底扭转了,自己正式走上一条未知之路。

    既然要杀人,防身技术自然少不了,除了训练如何美色杀人,她还要学会各种枪法和功夫,防备被揭穿时能成功逃跑。

    整整一年,她过着魔鬼般的训练生活,那根本不是言语能形容和表达,个中的辛酸和艰苦,只有当事人才能够体会,她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拥有这样的经历,她多么希望那是一场噩梦,可她清楚,这是真实的,她的不寻常命运已经开始了齿轮。

    经过这一年,她心境变得更苍老,无忧无虑彻底与她绝缘,唯一能让她看到光明和希望的,是每个星期有一天她能回到Ms—Arlene为她安排在市区的小套间,见到生命里最重要的三个人:琰琰,母亲和薇薇。

    因为这个“赏赐”,她才熬过一次次非人的训练,才能在那宛若地狱般黑暗的生活里坚持和支撑下去。Ms—Arlene也是看准这点,故从不担心她会放弃。

    如今,炼狱般的生涯终于结束,开始踏入另一种更恐怖的生活,但她还是渴望它的进展,因为这样她无须等待一周,她可以随时回家,每天都能见到琰琰——那个让她时刻记挂于心、是她全部支柱的小人儿,当然还有同样很不幸和可怜可悲的母亲与薇薇。

    “做好心里准备了吗,Jane?”突然,一声呼唤在凌语芊耳际响起,打断她的沉思。

    Jane—L,是Ms—Arlene给她的新名字和新身份。

    她从灰暗的世界出来,定精一看,镜子里面出现了另一个倩影,同样的美艳动人,勾魂夺魄。

    这是Jean,和她一样是中国人,被掳来当杀人工具。

    在她接受训练的过程中,Jean负责教她一些媚术,她们一见如故,从而了解到彼此的故事。

    Jean比她早半年来这里,也经历过为期一年的地狱般的培训,然后开始杀人,目前为止,她已经杀了三个人,这些死者都是美国政界和商界相当出名的大人物,酬劳之高难以想象。难怪Ms—Arlene会如此大费周章,让她们如此训练。

    “别怕,今晚你要做的,只需认真跳舞,把平时我教给你的那些做出来就行。”Jean又轻声说道,芊芊玉手拥着凌语芊的肩头。

    算起来,她比凌语芊还小三岁,但估计是早已进入这个黑暗世界吧,她的言行举止比凌语芊还稳重一些。

    “Jean,你当时正式开始跳舞后,大概多久接到任务杀人?”凌语芊也缓缓抬手,拉住Jean的手指,对着镜子询问。

    Jean略略沉吟,如实相告,“大概一个礼拜。”

    她清楚,这样的回答会给Jane带来恐慌,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不如让Jane早点有心里准备更好。

    凌语芊的确心头即时一凛,但很快,又讷讷地问,“外面的场面如何,是不是很嘈杂混乱?很多人?”

    “你出去看到不就知道了。”Jean先是打趣一下,随即把她搂得更紧,语气恢复关切和疼爱,“Jane,别慌,记住你是今晚SEX重榜推举的顶级舞女,是令众人尖叫痴迷的Jane—L,他们可以疯狂和昏倒,但你一定要淡定,尽情发挥你的魅力,把越多的人迷倒,让他们都记住你,传播你。”

    看着Jean说的轻松无事,凌语芊其实心中清楚,Jean也曾和自己这样彷徨过,既然Jean都可以度过,自己又为什么不能,再说,自己根本没有后退的余地,自己要做的是像Jean所言,荣辱不惊,发挥自己的使命,成为Sex今晚最知名的顶级舞女,让所有人都记住。

    “谢谢你,Jean。”凌语芊深深一个呼吸,对Jean由衷道出谢谢,慌乱的心情悄然平复。

    Jean嫣然一笑,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这时,房门再次被推开,又一个人影走进,是Ms—Arlene,一身黑色裤装,神色冷漠,古怪诡异。今晚是首次将凌语芊推出去,她这个幕后老板也来光临,她一言不发,只默默看着凌语芊,不过,凌语芊知道她想说什么。

    再过不久,她正式上场的时刻,终于来临。

    听着禀告,她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慌,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

    Jean又在她肩头轻轻一按,对她输送别紧张别害怕的信息,还陪着她一起走出休息室,来到舞台出口。

    “加油,Jane。”Jean最后为她打气。

    凌语芊点头,下意识地朝Ms—Arlene看,只见Ms—Arlene神情冷漠,沉默依旧。凌语芊继续注视了几秒,便也转身,踏上舞台。

    为了培训她的应变能力,她事先并没来过这个舞台,也没见过下面的情景,更没彩排过。

    场面比预期中还喧闹、噪杂和混乱,且在她出现后,那倾国倾城的容貌和性感妖媚的身段,台下更是彻底哗然和骚动,无数双眼睛直直射向她,惊艳,兴奋,色迷,痴迷,各种眼神都有,口哨欢呼声更是不绝于耳。

    尽管事先做好心里准备,凌语芊依然难掩紧张,手心都沁出了细汗,但很快,她忐忑的心跳逐渐平缓下来,幻想自己处于一个无人的世界,像以往训练那样,若无旁人地展现她的魅力。

    根据计划,她无需说话,只不停卖姿弄首,借其完美绝伦的身段,借此举世无双的容貌,用肢体动作来直接刺激男人的感官。

    她婀娜多姿、优雅妩媚地走到舞台中央,事不宜迟马上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她先是用腰和两手博取台下观众的眼球,靠眼神来勾魂夺魄,一颦一笑之间,妖媚的神色自然流露,媚骨天成,台下不断传出热烈的鼓掌声,一波接一波,一浪盖过一浪,连绵不绝,已经有人尖叫,已经有人昏倒,但凌语芊知道这远远不止,她要的,是更多,更多。

    她继续煽情舞动几下,体态娇美的身子慢慢朝舞台中心靠近,宝蓝色的水晶高根鞋妙曼地踏上一层层阶梯,来到几根钢管面前,盈盈玉手缓缓攀上其中一根。

    钢管舞,一种力与美结合的运动,它专门被一些特殊场所用来诱惑男性观众的表演。

    音乐已转换得更加火热炙人,她的摆动也随之改变,变得更加狂野和豪放。

    “脱衣服,脱衣服!”突然,台下有人用英语呐喊。

    其他的观众也跟着起哄,整个场面再次骚动起来,凌语芊侧目,眯眼斜视着台下,两手渐渐从钢管上抽离,来到她的裙子上,哗的一声,长裙自她身上剥落,露出白色透明的薄纱吊带窄身及膝短裙,更多美好撩人的春光曝露在众人面前,双峰更加完美傲人,蝴蝶纹身也更加清晰可见。

    “WOW——WOW——”台下再次响起无数尖叫和欢呼,伴随着兴奋的口哨声。

    凌语芊晶亮的眸子有了瞬间的明净清澈,不过很快,纯澈敛起,狐媚取代,给众人一个电力十足的凝视,注意力回到钢管上,正式启动今晚的主要表演。

    她扶着冰冷光滑的钢管,不断摇动颈脖,扭腰拽臀,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随之不停摇摆,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她眉心微蹙,屏息凝神,嘟起红唇微微吐着气,裸露的大腿紧紧夹住钢管,攀爬、飞旋、跳跃,下滑、屈膝蹲下,起身,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体态性感,舞姿妖娆,尽情奉献,表演得淋漓尽致。

    “Great!Perfect!”台下顷刻又是一阵热烈而响亮的掌声,暧昧至极的口哨声四起。

    凌语芊唇角微扬,更加沉醉在自己的演绎世界,伴随着富有动感的音乐节奏,尽情扭动着柔软而韧性的小蛮腰,当她背对着台下时,不断翘起紧实浑圆的美臀,当她面对台下时,不忘抛出挑逗性十足的媚眼,修长白嫩的腿更是因为舞姿而不断抬起,越露越多,当然,每次眼看即将到神秘的三角地带,她又很巧妙地把腿放下,欲拒还迎,若即若离,这简直就是想把台下的观众给逼疯!

    乐声越来越快,凌语芊扭动的频率也加促,心中燃起一股舒畅和奔放,柔软的娇躯开始附着坚固的钢管做起更高难度的动作。一个快速而优雅的“劈腿旋转”将表演推上**,惊险震撼的“倒挂金钩”则引进尾声。

    台下越来越沸腾,掌声、惊叹声、喝彩声不绝于耳,一双双色迷迷的眼睛闪闪发光,全场陶醉激奋,一些自制力稍弱的观众已经淌出殷红的鼻血,有些年轻观众无法克制地冲上舞台,场面几乎失控,幸好实现安排了保安,及时将他们按住。

    香汗淋漓的凌语芊,神色淡定,先是眸色复杂地环视众人一眼,随即风情万种地送出飞吻,对着台下深深一鞠躬,再次款款而行,婀娜多姿地走向舞台后面,留下一群仍然深深陶醉震撼、意犹未尽的观众。今晚的目的,如期达到,在场所有的人,都记住了一个名字——Jane—L。

    “独特的舞姿,撩人的动作,诱惑的身躯,魅人的眼神,一切的一切无不散发出勾魂夺魄,Jane,实在是太棒了!”一直在后台守候和观看的Jean迫不及待地赞扬出声,拥住凌语芊,绝色的小脸绽放出一道道亮彩。

    凌语芊回她一个感激羞涩的笑,长睫毛遮掩下的美眸,看向Ms—Arlene。

    Ms—Arlene碧蓝的双眼若有所思,涌动着复杂难懂的情潮,紧盯着凌语芊,稍后,给凌语芊递来一张支票。

    凌语芊顿时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她知道,这样的举动,代表她过关了!

    “好好带着你的家人去庆祝和快乐一下!”Ms—Arlene终于发话,说的是地道的美语,嗓音低沉慵懒,继而,分别给凌语芊和Jean一个意味深长的注视,离去。

    凌语芊目送着她,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于休息室之外。

    “怎样,是不是很感动?觉得有点意外,与她大魔头的形象不相符合?”Jean的嗓音响起,有点嘲弄的意味。

    凌语芊回神,对Jean讷讷地望了一眼,随即举起手中的支票。

    两万美金!

    这是她的第一笔奖励和酬劳。

    “明天打算去哪?带你妈和妹妹、儿子去玩玩?”Jean又道,开始卸妆。

    凌语芊点头,忽然发出邀请,“你想不想一起?你上次说过,有空想见见我的家人。”她记得Jean说过,在这里孤身一人,平时没行动,都是一个人窝在套间发呆。

    果然,Jean惊喜,“可以吗?”

    “只要你不嫌麻烦。”凌语芊抿唇微笑。

    “不麻烦,怎么会麻烦,我做梦都想见到你儿子呢!超级无敌小帅哥,是吧?”

    凌语芊没有再接话,脑海闪出一个熟悉的人影,唇间笑意更浓,也开始卸妆。

    SEX提供的化妆技术是一流的,卸妆技术也是一流,无需多久,她们身上的浓妆艳抹统统去掉,分别换上一套浅蓝色和浅绿色的裙子,恢复原本容貌,都是那么的绝美脱俗,清丽可人。

    她们看着镜子,忍不住发呆,对着里面既熟悉又陌生的自己,痴痴凝望,好一阵子后,才双双回过神来,彼此对望,灵动纯澈的眸瞳情愫涌动,一切尽在不言中。

    “来,回去吧。”Jean首先做声,走到左边墙壁那,在白色雕像的鼻子轻轻一摸,只闻很细微的一声作响,墙壁上出现一道门,她带着凌语芊,陆续走进去,通过地道直达某个商场的女厕旁。

    原来,这是Ms—Arlene专门为她们设置的暗道,故没人能知道,轰动整个夜总会、让众人念念不忘的冶艳妩媚的Jean—Y和Jane—L,正是此时手牵着手,绝色脱俗、清丽可人的凌语芊和杨冉。

    她们在商场门外辞别。

    “路上小心!”Jean握住凌语芊,兴奋难掩,“明天记得准时,记得带上小帅哥。”

    “嗯,明天见,你也多加注意。”凌语芊同样情意真切,回Jean一个坚定关切的眼神,坐上属于自己的那部计程车,分道扬镳。

    下了车,她走进一座大厦,电梯上20楼,进入一间套房。

    客厅的灯还亮着,把整个客厅淡雅朴素的布置呈现出来,一个人影正从里面走出。

    凌语芊换好鞋子,迎过去,“妈,这么晚了还没睡?”

    原来是凌母!她似乎更苍老了一些,眉宇间时刻透露着忧心忡忡,瘦小的手紧握住凌语芊的手,定定打量着凌语芊,嘴唇颤动,欲言又止。

    凌语芊浅浅一笑,扶着母亲一起到沙发坐下,如实汇报情况,“今晚的表演很成功,Ms—Arlene给了我一张支票,这是代表着过关的奖励。”

    “那是否也代表,你要正式去杀人了?”凌母眼中担忧更甚,把凌语芊握得更紧。

    身在异乡,遭遇此等意外,凌语芊对母亲无话不说,连自己正在做着什么,都清楚告知母亲,这样兴许母亲会担心,但至少好过因为揣测而整天心绪不宁甚至胡思乱想。

    “芊芊,一定要这样吗?真的无路可逃了吗?”凌母嗓音略微提高,更加焦急,当年得知这个意外,她何尝不是心胆俱裂,深深恐慌,她甚至想到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女儿和外孙的安危,可惜那根本不行,她们落在匪徒手中,除了服从,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

    这一年来,她过得兢兢战战,尽管不再有任何意外,但还是无法安定,因为她一直记着,一年培训期一过,女儿就彻底踏上不归路。

    所以今天,她更是慌乱恐惧无比,一方面希望女儿今晚表演成功,另一方面,又希望女儿不过关。

    凌语芊复杂纷乱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手轻轻按在母亲的肩头,温柔地安抚道,“妈,您别担心,应该不会有事的,我们经过特训,一定会成功,Ms—Arlene安排我出来,自然是觉得我已经合格,时机已经成熟。”

    “可是……”

    “Jean比我还小,但她已经成功行动过三次,故我想,我也会顺顺利利,Ms—Arlene比我更希望事情成功,她一定会帮我人。”凌语芊在母亲手背轻轻一拍,给母亲一个坚定的眼神,稍后,转开话题,“琰琰呢?睡着了吧?”

    “嗯,他知道你今晚要回来,整个晚上都嚷着等妈咪回来,后来薇薇唱歌给他,他总算肯睡过去了。”凌母回答,忧虑之情尚不能一下子退却。

    凌语芊听罢,则脑海即刻闪现出一个稚嫩可爱的小人影,迫不及待地站起身,“妈,我去看看他。”

    “嗯!”凌母会心地点了点头。

    凌语芊再给母亲一个安抚的眼神,松开母亲的手,轻盈的身子如燕子一般,迅速走向自己的卧室,推门而进。

    ------题外话------

    呵呵,紫没当过杀手,没跳过这类艳舞,今天这章完全是凭空遐想,真心难写,幸好有亲们支撑着,想到亲们这两天给紫的各种支持和鼓励,紫硬着头皮坚持下去,结果总算雨过天晴。感谢给紫投月票、送钻、送花的亲们,是你们的支持让紫动力倍增继续演绎,真的很感谢,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