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71她已经不爱他,他却越来越不可自拔

171她已经不爱他,他却越来越不可自拔

    http://

    看到床上睡得正香甜的小人儿,凌语芊连衣服也顾不得换下,直奔过去,侧坐床沿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随着岁月的流逝,琰琰也慢慢长大,再过十天,就是琰琰的两岁生日,犹记得,琰琰一岁的时候她正好碰上训练,她恳过MS—Arlene,但MS—Arlene坚决不同意,结果,她错过琰琰的生日。

    这次的,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错过。

    琰琰比同龄人略微高大聪明一些,已有100公分,走路很平稳,说话方面不再仅只单字,已经晓得整句话整句话地说,而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想念妈咪,要和妈咪在一起。

    这些话,其实都是她每次回来问他的,她抱着他,问他爱不爱妈咪,想不想永远和妈咪在一起,料不到他都学会了,都记住了,还说的最多,不愧是她的心肝宝贝。

    凌语芊想着想着,唇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白皙柔润的手指缓缓爬上琰琰的脸蛋儿,猛然又忆起Jean的话。

    Jean只在她的手机看过琰琰相片,然后夸口不绝,一直说琰琰很帅。

    一个才两岁的孩子,一般都是用可爱、有趣来形容,但琰琰,的确有资格被誉为小帅哥。

    他的五官遗传了贺煜的,很深邃,很俊美,当别的孩子还有点婴儿肥时,他却是棱角分明,清晰立体。

    所以,看着这样的他,她总忍不住想起贺煜,当然,她感觉到的,不再是迷恋,更没有恨。

    她对贺煜,算是彻底放下了。

    时间真好,治愈了所有的伤痛,把痴情化成怅惘,要说过去的一年对她来说还有什么大收获,那便是将贺煜放下。

    她没彻底忘记他,因为除非失忆,否则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完全全忘记一个人,更何况,她和他之间还有一个永远的关联人物--琰琰,而琰琰,还长得与他那么相似。

    不过,尽管她还记得他,可对她来说已经不再有多大的影响,他于她,就像是生命里的一个过客,其他的,再也没什么特别。

    其实,当初一开始得知自己要走的是什么路,母亲曾提议过找贺煜,但她最终还是没有这样做,不仅是因为担心被匪徒发觉而引起性命危险,还因为她真的不想再和他扯上任何关系。

    既然彼此间注定是这样的结局,又何必兜兜转转,回到原地?再说,人家也未必愿意呢。男人不同女人,琰琰于她是命根子,可对他来讲,说不定只是一个放纵后得出的产物,琰琰是她的唯一,但他一定不会只有琰琰一个儿子。

    老天安排她和他相识,相爱,却没有相守,而是分离,或许这就是冥冥中有所注定,她为他付出这么多年的爱,得到的回报是一个属于她和他的孩子!

    而结果证明,她当初的选择是对的,虽然这一年来过得很苦,苦得不堪回首,但也总算熬过去了。

    曾经,她总是埋怨老天,为什么给她这样一个悲惨的命运,如今,她坦然了许多,没有再怨命运,没再自怜自艾,她想,上苍安排这样的路给她,一定有它的用途,再说,命运早有注定,与其去抱怨仇恨,不如认真想想怎样去化解,去战胜它!

    所以,将来不管遇上什么磨难困阻,她都会坚持下去,将琰琰养大成人,看着他成家立业。

    思及此,凌语芊心驰不禁起了微微的荡漾,眼神变得更温柔,俯下脸去,吻上琰琰的小额头。

    正好这时,小家伙醒来了,先是扭动一下小身子,嗯啊两声,随即整开眼睛,咧嘴呵笑,“妈咪!”

    见到他醒来,凌语芊更是甜蜜幸福到骨子里,把他抱起来,猛亲他的小脸,停下来时,笑着问,“琰琰想不想妈咪?”

    “琰琰想念妈咪。”琰琰立刻回答。

    凌语芊更加感动,抱着他继续吻,不过吻着吻着,一阵轻微的呼吸声响起,原来,小家伙又睡过去了。

    呵呵……

    凌语芊唇角往上翘得更甚,小心翼翼地将他放下,继续怜爱贪恋地注视着他,许久后,才意犹未尽地起身,进浴室洗澡,再回到床上时,又甜蜜凝望,好长一段时间后,才慢慢进入了梦乡。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她,琰琰,母亲,薇薇,大家开始了新生活,过得很好,很开心……

    美好的梦,让她直想沉沦,然而,她忽觉脸上痒痒的,似乎有东西爬过,她本能地伸手去推,可惜她根本抬不起手,最后,不得不睁开眼睛。

    “妈咪早上好!”一声稚嫩的叫喊,传到她的耳畔。

    她混沌的大脑顷刻转为清明,惺忪睡眼也晶亮不少,看清楚跟前的小人儿,立马粲齿一笑,抱住他,“琰琰早上好。”

    琰琰两只小手儿也搂住她的脖颈,仰脸吻上她的面颊,伴随着淘气的叫嚷,“吐口水给妈妈,吐口水给妈妈!”

    凌语芊心花怒放,也迅速吻他几下,学着他的语调,“吐口水给琰琰,吐口水给琰琰!”

    “哈哈!”琰琰立即咯咯作笑,小身子扭动起来。

    凌语芊心情澎湃,荡漾起伏,把他抱得紧紧的,恨不得将他融入自己体内,永远呵护他,陪伴他。

    这会,房门被推开,凌语薇进来了!这一年来她也变了不少,变得更美,更懂事了。

    凌语芊瞧着她,打心里欣慰。

    凌语薇笑脸如花,兴致勃勃地道,“听妈妈说姐姐今天不用上班,不如我们出去玩?”

    由于人生地不熟,凌语芊这一年多又一直在特训,凌语薇甚少出门,每次都是等凌语芊放假回来才顺便跟出去一次,难怪她如此期待。

    凌语芊也即时想起和Jean的约定,一口答允,“嗯,姐姐带你们出去玩!”

    凌语薇彻底兴奋,急忙抱过琰琰,“琰琰,来,也吐口水给姨姨。”

    琰琰平时都是薇薇带,自然很亲近,立刻照办了。

    凌语芊来回瞧着她们,又是会心一笑,起身洗漱,出到客厅吃早餐。

    凌母得知凌语芊约了Jean,便不打算跟去,凌语芊想到接下来还有时间,于是也不勉强,决定过两天再一家四口出去。

    可以出去玩玩,最高兴的莫过于琰琰,在凌语芊回房换衣服时,他也自行穿好鞋子,外套还不懂穿,得凌母代劳,当凌语芊出来时,他也武装完毕。

    上身是一袭英伦风格的风衣搭配凌母亲手织的米色高领毛衣打底,下身是黑色小脚牛仔裤,板鞋是黑色的,头上戴着一顶栗色贝雷帽,配上那俊俏的小脸,非常帅气,酷感十足。

    大家对此又是深深欣慰一番之后,凌语芊辞别母亲,与凌语薇分别牵住琰琰的一只小手,事不宜迟离开家门,坐计程车直达与Jean约见的地方。

    Jean早五分钟到达,见到琰琰,马上被吸引了视线,迫不及待地抱起他,“你就是琰琰哦,果然是个小帅哥,迷死阿姨了。”

    琰琰并不怕生,特别是Jean这么好看的阿姨,更是乖乖地任由Jean表达爱意,不过,当Jean“得寸进尺”要吻他时,他抗拒了,奶声奶气的嗓音透出与年纪不相符合的冷冽,“不准对我吐口水。”

    Jean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故作不悦地道,“琰琰你大概不知道,Jean阿姨的口水可矜贵了,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荣幸的哦。”

    可惜,琰琰不买她的帐,扭动小身子,“我要下来!”

    Jean便也顺势将他放下,见他迅速跑回到凌语芊身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防备地看着她,她不禁佯装受伤,对凌语芊抱怨,“Jane,你该不会故意教他这样的吧?”

    凌语芊但笑,不语,她就知道,Jean很喜欢小孩子。

    凌语薇则赶忙解释出来,“Jean姐姐你别介意,因为现在坏人多,我和妈妈常教琰琰别搭理陌生人,刚才琰琰对你算是很独特了哦。”

    Jean的注意力这也转到凌语薇那,美目即时涌上一层怜惜,Jane和她谈过薇薇,故她知道薇薇的情况。

    “妈咪,我们去逛街。”这时,琰琰开口,轻轻摇晃着凌语芊的小手。

    大家注意力于是都回到他的身上,凌语薇已经体贴地拉住他,和他往前走了起来。

    凌语芊和Jean会心一看,便也迈步,跟在后头。

    看着琰琰那帅气的背影,Jean好奇心又起,忍不住问出已经问过N次的疑惑,“琰琰的父亲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看琰琰这样貌,帅是跑不掉了,不过我好奇他到底有多帅,能让你甘愿为他生儿育女。”

    凌语芊并没有任何异样,漫不经心地应道,“明知不会有答案的问题,你三番四次纠结不觉得浪费时间吗,不如好好想一下将来怎么办,和你那个大校还有没有可能,还有没有必要回去他的身边。”

    Jean俏脸一变,“回去?不,我才不回去。难道继续给机会她们说我山鸡变凤凰吗?”

    “你这只山鸡,比她们任何一只凤凰都更像凤凰。”

    “我说你才是万凤之王呢。”

    万凤之王?凌语芊笑意转为苦涩,和悲凉。

    “Jane,你为什么要和琰琰的父亲离婚?你还爱他吗?”Jean突然又问,娇嫩的嗓音也黯色了不少。

    “因为无法爱了,故选择分手。”凌语芊一个原因,回了Jean两个疑问,她也若有所思地看着Jean,反问,“你呢?对那个男人还有爱吗?”

    “我不知道。”Jean摇了摇头,看向前方琰琰的背影,幽幽地说,“Jane,我觉得你比我幸福,至少,你在这场婚姻中得到琰琰,我却是一无所有,假如我当时没有打胎,我儿子比琰琰还大一岁。”

    比琰琰还大一岁?凌语芊错愕,那Jean岂不是17岁就怀孕了?彼此认识时间虽然不长,但话很投机,Jean跟她说了很多事,唯独每次提及感情都闪闪烁烁,点到即止。如今一听这个劲爆的消息,她着实震撼了。

    “那个宝宝,是你亲自打掉的吗?”凌语芊忍不住问。

    一会,Jean才回答,“不是,我想生出来的,我希望有个和我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时刻陪在身边,可惜他不肯,他家族的人也不肯,他们都说假如我执意生下宝宝,会害了他,毁了他一生。”

    “你因此离开他?”

    “不是……”Jean再次摇头,嘎然停顿。

    正好,琰琰忽然回头跑了过来,抓住凌语芊的手,嘟起小嘴嚷道,“妈咪可不可以走快点,不要和别人说话了,你带琰琰逛街!”

    凌语芊一怔,下意识地握紧他的手,眉开眼笑。

    Jean也开口了,鼓着两腮对琰琰嗔道,“哈,琰琰你这是啥意思,什么别人啊,我可是你妈咪最好的朋友,Jean阿姨!”

    琰琰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俊俏的小脸,有点惘然。

    Jean心头猛地一荡漾,不假思索地发出一个请求,“Jane,我想当琰琰的干妈,可以吗?”

    “当然,只要你愿意!”凌语芊也毫不犹豫地答应。

    Jean绝美的小脸顷刻洋溢起迷人兴奋的笑,不由分说再次抱起琰琰,对准琰琰娇嫩的小脸狂亲,最后惹得琰琰反抗了,她才作罢,但还是诱导着琰琰叫她干妈。

    琰琰先是眯眼对她睨视一下,随即也喊出一声,”干妈!”

    “乖!真乖!来,干妈给你买见面礼去!记住啊,你已经是干妈的儿子,永远都是,再也无法改变了!”Jean心花怒放,拉起琰琰往前行走起来。

    凌语芊听着,脑海猛然闪出一个类似的画面,一个久违的人影,俏脸陡然一黯,直到琰琰回头叫喊,她才回过神来,甩开突如其来的伤感和惆怅,痛痛快快地陪琰琰游逛起来。

    她们中午还在外面吃了饭,然后去游乐场,看到琰琰熟练稳重地玩着各种玩具,凌语芊总会怔怔的,呆呆的,眼中水汽氤氲。

    的确,她尚算幸福,在那场痛彻心扉、不堪回首的爱恋和婚姻中,她得到了琰琰,一个比任何东西都珍贵的心肝宝贝!

    值——了!

    接下来,凌语芊又抽空带母亲也出去逛逛,琰琰的生日将至,凌母想根据中国的习俗,为琰琰好好举办一场生日宴,凌语芊还准备邀请Jane过来一起参加。

    第四天晚上,她接到命令,继续回去SEX跳舞,现场的气氛依然很火热、很高亢,她的名声,也更加的响!

    不过,第五天的白天,她忽然接到Ms—Arlene的电话,原来,她要行动了!

    在金碧辉煌的总统套房里,Ms—Arlene递给她一张相片,相片的旁边,附有目标人物的身份背景的注释。

    莫希凛,62岁,美籍华人,现任美国XX州州长,1970年来美国,先是涉足商界,创造了莫氏集团,十年前开始热衷政坛,5年前顺利竞选成为XX州州长,私生活糜乱,与多名女子有染,但由于政绩不错,在任期间对XX州做出极大贡献,深受观众拥戴,因而这个缺点对他的政坛生涯并无很大影响。

    “那天他看过你的表演,甚是欣赏,本月28号,皮特将你送给他,为他单独表演,地点在他的寝室,到时只有你和他,你趁此杀掉他!”Ms—Arlene郑重其事地说出了整个计划。

    原来,组织锁定某个目标后,会派人假装生意或合作伙伴,邀请目标人物来夜总会欣赏节目,一旦目标动心,就会谄媚地为他安排消魂的时刻,也是下手的好时机。

    其实,凌语芊心中有数,她被安排出来跳舞,说明Ms—Arlene早就有所准备,早就锁定了目标,行动不过是时间问题,然而,由于琰琰的生日将至,她便潜意识里逃避着,料不到她还是躲不了,行动的那天,竟是琰琰生日那天!

    “可不可以推迟一天?或者……提前一天?”凌语芊沉吟过后,恳求出声。

    可惜,Ms—Arlene一如既往的冷漠,一口回绝。

    “那天我儿子生日,我想陪他过生日。上次我已经错过了,你知道的。”凌语芊把原委说出来,继续乞求着。

    “行动定在晚上9点钟,完事后你还能陪他。”Ms—Arlene却继续面无表情和铁面无私,犀利的眸子盯着凌语芊,哼道,“怎么了,担心自己失败而错过?那你就努力点,势必成功。”

    势必成功!

    的确,只有成功,她才能活命,才能陪琰琰庆祝生日,包括以后每一年的生日。

    她咬唇,再对着相片注视了片刻,询问,“这个目标人物,他做了很多坏事?”

    “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你无需理会,你只要记住,有人要他死,而这个任务,由你执行。”Ms—Arlene说的天经地义的样子,不愧是杀手集团的头目。

    凌语芊便也不多争执,讷讷地领命,“好,我明白了!”话毕,辞别离去。

    回到家中,她把情况告诉母亲,凌母即时面如死灰,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凌母握住凌语芊的手,由于害怕,她的手不断颤抖,还连带凌语芊的也跟着一起震动,“芊芊,你真有把握吗?你确定能成功杀掉那个什么莫希凛?那个Ms—Arlene怎么会安排你去杀一个中国人,怎么说我们也是同胞……”

    凌语芊按住心中的澎湃,紧握母亲的手,笑着安慰,“妈,没事的,你别担心,至于这个目标人物,就当做,他干了很多坏事吧。”

    凌母静默少顷,又道,“不如……我们提前给琰琰办生日宴?”

    “不,不用!”凌语芊马上摇头,其实,时间这样安排也未尝不可,正如Ms—Arlene所说,她势必成功,她要顺利解决莫希凛,然后赶回来陪琰琰过生日!

    凌母作罢,眉宇间,忧愁持续缭绕,久久都无法散去。

    一会,凌语芊离开客厅,进入自己的卧室,琰琰正在睡午觉,她又是对着他默默凝望,思绪渐渐飘开……

    同一时间

    中国

    贺氏某新型楼盘正式起航记者招待会。

    贺氏集团的一楼大堂,布置得优雅华贵,高高挂举的横幅更是精致梦幻,吸人眼球。

    “新构思、全方位、为每一对情侣共筑完美爱巢,贺氏新一季精心打造——芊芊物语——记者招待会。”

    被邀请的嘉宾,大多数是各大杂志报章的记者,他们交头接耳,兴致勃勃,急切等待着主要人物的出场。

    时间大约再过去五分钟,某个万众瞩目的大人物,终于姗姗而至。

    一米八五的个头,巍巍鹤立,在名贵的黑色西服衬托下更显得高大挺拔,修长完美,那刀刻般俊美绝伦的面容更是无以伦比,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漠孤傲的气息,但还是深深吸引着无数的目光,引致绝顶的疯狂。

    一年过去,贺煜变得更好看,更冷漠,却又更迷人,在场的女性,没有谁的目光不牢牢锁在他的身上。

    他却回以众人淡淡的扫视,昂首阔步,走到中央那个位置坐下,池振峯,紧跟在他的身边,坐在他的隔壁。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招待会正式开始,贺煜惯例宣读一下新楼盘的介绍,一个个独特的主意和计划,通过他低沉醇厚的嗓音传达出来,让在场的人无不惊奇、欣慰和兴奋,掌声也随之连绵不绝。

    他宣读完毕,记者迫不及待地发出采访,言辞犀利,“在这物流横溢的现实社会,很多生意人都唯利是图,以前贺氏也极少有这样的政策,请问贺总裁是怎样想到这种为民惠民的好计划?”

    贺煜依然一派淡定,从容不迫地回答,“其实,这是我妻子的主意。”

    “原来是贺太太的奇思妙想,咦,既然这是贺太太想的,今天的记者招待会怎么不见她?不知贺先生方不方便让贺太太出来接受我们的采访,跟我们谈谈她这个想法是如何得来的?贺太太能做出这样的决策,真是个好人,体恤到我们普通阶层的苦。”

    谁也想不到,贺煜竟然和那个莫希凛认识,还被邀请去美国庆祝呢,他会不会遇上芊芊?到时将有怎样的精彩?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