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75 脱离组织

    http://

    凌语芊眉心一紧,立刻回他一瞪,“你休想!”

    呵呵——

    野田骏一轻笑出声,看着她那就算生气也异常美丽迷人的模样,真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然而,这样被他盯着看,凌语芊是愈加不悦和窘迫,她恨不得马上就扭头而去,但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冲动。

    算他还识趣,一会过后,他收起炙热的眼神,再给她递来名片,“我有事离开几天,你再考虑考虑,然后打电话给我。你愿意的话,将来我会带你和你的家人离开洛杉矶,去加州另一个城市——旧金山,我的公司和家人都在那里。Jane,我是真心想帮你,就算我有任何目的,也不会伤害你的。”

    这次,凌语芊接了过来,习惯性地先看一下名片里的内容,重新仰望着他时,迟疑道,“你确定不会真的要我以身相许?”

    野田骏一稍顿,保证,“就算有,也会在你心甘情愿的条件下。我不会强迫人,特别是你!”

    凌语芊咬唇,呆看着他,再次看到了他眼中的真切。

    野田骏一突然看了看手表,辞别,“我还有事,得先走了,记住我说的话,再见。”

    高大的人影,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上次见面,他“死缠烂打”;这次见面,他简单扼要,主动离去,看来真的有急事待处理。

    他的背影已经消失了好半响,凌语芊这才收回视线,重新举起名片来看,反复默念着他的名字。

    他简直就是神通广大,竟然连Jean受伤的事和原因都知道,让她不禁想怀疑,他会不会是组织里的人!

    如此谜一样的男人,她应该信任他,把未来交给他吗?真的随他离开洛杉矶,转去旧金山?

    凌语芊紧紧拽着名片,思绪越来越纷乱复杂,一会直到周围传来喧闹声,她才回过神来,继续踏上归途。

    回到家后,她把这事告诉了母亲,包括Jean的受伤,还有Ms—Arlene的警告,希望能从母亲那里得到一些建议。

    凌母本来就对女儿从事这个职业感到战战兢兢,如今一听这样的意外,更是吓破了胆,她无法想象,万一女儿也会遇上Jean那样的情况,根据女儿的个性一定宁死不从,那么结果必是……

    以前逼于无奈,也就顺其自然,但现在,既然出现一个贵人能帮女儿脱离苦海,她当然抱有赞同的看法。

    听了母亲的决定,凌语芊先是稍作沉吟,讷讷地道,“妈,你真的相信这个野田骏一?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他什么都不肯说。”

    凌母也静默,不过数秒后,乐观地道,“虽然他有点古怪,动机也诡异,那会不会是他有难言之隐?就算他不能跟你坦白原因,但也不会害你。”

    “可是,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就算真的有,也轮不到我吧。”

    凌母抿唇,握住她的手,幽幽叹道,“命运的确亏待了我们,但妈还是坚信老天爷是公平的,它能安排你进火坑,也就可以把你解救出来,说不准,这只是你人生的一个阅历,如今历练过了,迈向另一阶段,由黑暗,转到了光明。”

    望着母亲眼中那抹闪亮的火光,凌语芊百感交集,她清楚,母亲这不仅是安慰她,还是母亲自己的一种寄望!

    于是,她不再多说,微笑着冲母亲点了点头,暂且离开客厅,回卧室。

    琰琰刚好午睡醒来,两只小手丫轻揉着惺忪睡眼,打着呵欠,样子煞是可爱,让她立刻把他抱在怀中,双臂越收越紧。

    “妈咪,好了,抱疼我了!”小家伙,起了抗议。

    凌语芊于是松手,在他嫩嫩的小脸捏了一下,忽然道,“琰琰想不想搬家?”

    “搬家?”琰琰皱起小眉头,圆溜溜的大眼睛布满迷惑之色。很明显,小家伙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们离开这里,去另一个地方居住。”

    “那琰琰还可以和妈咪在一起吗?能每天都见到妈咪吗?”

    “当然可以。”凌语芊笑意继续。

    听到此,琰琰马上晓得回答了,清脆的童音格外响亮,“好,那我们搬家!”

    凌语芊瞧着,满心感动,唇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逸出欣然的笑。

    她重展双臂,再度抱住他,许久许久,都舍不得放开……

    再过两天后,Jean终于醒来,凌语芊一时忍不住,热泪盈眶。

    “傻大姐,我醒过来了,你不是应该高兴吗?做什么还哭?”Jean故作愉悦地打趣着,伸手吃力地抚上凌语芊的脸,青葱玉指刚好接住那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珠。

    凌语芊继续含着泪,问了出来,“你现在感觉怎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还好,就是伤口还隐隐作痛。”Jean很坚强,只皱了皱眉头,稍后,出其不意地低吟,“Jane,你上次问我还爱不爱那个男人,经过这次的行动,我终于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还爱他,很爱很爱他,以致想到我的身体会被别的男人占有,我便发了疯似的,什么也不顾。我宁愿用命去拼搏,也要为他保住贞操,你说我是不是很傻?我这样做,是不是很不值得?”

    凌语芊摇头,也缓缓伸出手,替Jean拭去眼泪,“不,你不傻,一点都不傻,顶多,只能说是执着。”

    Jean和她一样,都是对爱情很执着的女人,即便被对方遗弃了,却仍为对方死守着宝贵的东西,只为了曾经那份悸动、深爱和许诺。

    “当时,那个保镖压着我,剥去我的衣服,我心里不但恐惧,还感到很恶心,曾经我以为就算真的无奈之下,我也能承受这样的意外,可实际上,根本做不到。”jean继续幽叹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猛然握紧凌语芊的手,语气转向急促,“对了,刚才我醒来,首先得到的并非Ms—Arlene的问候,而是责骂、批评和警告,她跟我说,等我身体痊愈后,她会安排几个男人帮我训练,几个男人,你懂的,怎么训练,你懂的,对吧?”

    懂,当然懂,Ms—Arlene几天前也这样警告过自己呢!凌语芊也马上牢牢握住jane的手,心头剧烈颤动。想不到这个Ms—Arlene说到做到,对jean做出这样的惩罚。

    “到时,就算我还想执着,也已经身不由己。呵呵,早知结果会这样,当时行动中我就不该反抗和挣扎,那样我还不用受伤,而且,也只是一个男人,如今,却是几个男人,我就知道,这女魔头是个狠角色,为了利益,她简直吃人不吐骨!”Jean说到最后,变得满面愤恨起来。

    凌语芊不断揉着她冰凉的手背,想到野田骏一,不再犹豫,“Jean,别担心,她不会得逞的,既然她无情,那我们逃跑,脱离这个组织。”

    “脱离这个组织?”Jean皱眉,不相信。

    凌语芊点头,把和野田骏一相遇的事,详细告诉她。

    Jean听罢,也脑海一激灵,说出她的一段经历,这段经历,竟然和凌语芊遇见的差不多!

    凌语芊听完后,大大震惊,迫不及待地问,“真的这样?什么时候的事?想救你的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长得怎样?难道也是野田骏一?是同一个人?”

    “大概三个月前,应该不是野田骏一,因为他金发碧眼,他说他叫JACK,是意大利人。”

    金发碧眼!那就不是野田骏一了!想不到,她们两人都遇上这样的好事!

    “你当时有没有答应他?你并没接受他的帮忙?”

    Jean颌首,“当时他什么都不肯说,我便觉得不可信,再说我舍不得扔下你不管。”

    凌语芊心里又是一阵感动难言,算起来,Jean这次被羞辱、受重伤,都与她有关。

    “那他呢?你现在还能找到他不?Jean,你跟他走吧,别再犹豫了,别再想我了,你再不走,就要……就要……”

    “你呢?你也答应跟野田骏一走吗?”Jean反问,见凌语芊沉吟,她顺势规劝,“Jane,这是一个好机会,因为这次的事,Ms—Arlene肯定也会那样对你,你不能耽搁,赶紧找那个野田骏一,让他带你走。”

    凌语芊再静默一会,顾虑起来,“你有没有一直和那个Jack联系?你确定他现在还肯带你离开?”

    “我……”

    “没有了?你们没联系了对不对?你找不到他了对不对?那不如我跟野田说,要走,我们一起走!假如他真的有诚意,不在乎多救一个人。”

    Jean却摇头,神色一黯。形势的严峻,她自是清楚,Ms—Arlene花了那么多心思培训她们,断然不会轻易放她们走,只救走其中一个就足够困难,两个的话根本不可能,否则她和Jane早在三个月前就能脱离这个魔窟了。

    其实,凌语芊何尝不晓得这任务的艰巨,只不过,要她弃Jane不顾,她真的做不到。

    她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重新握住Jane的手,“这事先这样,我回头问问野田,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再想办法,你现在先什么都别想,先把身体养好。”

    Jane也不多说,点头,静静望着凌语芊,用眼神与她彼此传达着深厚的友情。

    凌语芊继续留下陪伴,直到Jane睡过去了,才离开回家。

    她事不宜迟地拨通野田骏一的电话,谁知回应她的是对方已关机。

    “可恶的日本鬼子,竟然给我一个关机的号码!”

    她正心急如焚,不禁咒骂了一句。稍后,她又蓦然想起,他好象说过这几天有事忙。

    不过,就算再忙也不用关机吧,毕竟,他是生意人呢!

    她想了想,还是对他发出一条短信,担心他看不懂中文,她还用了英语,谢天谢地,大约二十分钟后,他回电话了。

    一开口就问她是否考虑好了决定接受他的帮忙。

    凌语芊也不客气,直接问道,“你要我接受你的帮助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我要你将Jane也一起救出来。”

    约莫数秒,才继续传来野田骏一的回应,“很抱歉,那根本不可能。”

    其实,这样的结果凌语芊也料到,如今真正确实,她还是难免低落和失望。

    一会,她又做声,“对了,你认识一个叫做Jack的人吗,意大利的,三个月前他也像你这样,打算救Jane,当时Jane舍不得扔下我,拒绝了。我知道这或许很难,但希望你务必找到他,否则,我不会接受你的好意。”

    听她说得这么理直气壮,野田骏一不由苦笑,她这语气和态度,倒像是他接受她的帮忙似的。

    然而,凌语芊不管,继续和他讨价还价。

    野田骏一没有多说,只回了一句,“我试试看,不过别抱太大希望。”

    凌语芊于是也无话可说,渐渐结束通话。

    接下来,她一边照顾Jane,一边等待野田骏一的回复,期待着一起摆脱这个组织,可惜她还没等到结果,Ms—Arlene就突然为她安排了第二次任务!

    且很奇怪的是,这次的目标竟然也有点变态,喜欢玩“几P”。

    拿到资料,凌语芊不禁怀疑Ms—Arlene是否故意的。而这还不止,当她心潮澎湃地反复阅读着目标的背景资料时,只闻Ms—Arlene一声令下,几个男人猛地闯进房来,个个体形魁梧,肌肉发达,色迷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凌语芊看。

    凌语芊于是顿觉一股不舒服,柳眉儿一蹙,不解地看向Ms—Arlene。

    Ms—Arlene也若有所思地注视她几秒,面无表情地道,“为了这次任务的顺利完成,我有必要事先让你彩排一下,你放心,他们清楚这是任务,不会太粗鲁。当然,你要是这过程中自己把持不住,发骚发浪,刺激到他们的兴奋点,我就不好保证了。”

    凌语芊总算恍然大悟,轰的一声俨如五雷轰顶,美目倏忽大瞪,俏脸也即时刷白。

    “开始!”Ms—Arlene无动于衷,冷冷地发出指令。

    那几个猛男,像蜜蜂遇到花似的,迅速朝凌语芊围涌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