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77 又一年过后(总共三年过去了!)

177 又一年过后(总共三年过去了!)

    http://

    “其实,我母亲是中国人,至于我,算中日混血儿吧。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野田骏一也转向了一本正经,看着她错愕的眼神,他继续道,“很好奇我母亲为什么会嫁给一个日本人?呵呵,别急,迟点我带你去看我母亲,顺便跟你说说她的故事。难得见到中国同胞,我母亲一定很高兴。”

    凌语芊抿唇,颌首,忽然又问,“你多大了?”

    “你猜?”野田骏一先是反问,紧接着,又自个回答,“三十了。”

    三十!

    “是不是觉得很老?不怕你笑话,我没谈过恋爱呢。”

    凌语芊顷刻又是一震,没谈过恋爱?三十岁了哦,而且,怎么看都是个优质股,是无数女人喜欢的类型!“你要求太高吧?”

    野田骏一摇头,“是我不想害了她们。”

    “难道你就希望害我?”凌语芊记起他说过对她一见钟情,记起他说的以身相许。

    “当然不是,以前情况不允许,但现在,已经允许了。”

    哦!以前情况不允许?有什么事是限制谈恋爱的吗?凌语芊内心困惑持续递增,但最终,她并没继续追问,转到一件正事上,“对了,旧金山什么工作最好找?不用要求高学历的。”

    “你想找工作?”

    “是的!”这个房子,不得已才住下,但她不想平白无故占他便宜,就算她暂时无法如市面房租还他,但应该多少给一点,再说,一家四口还要吃饭的。

    野田骏一也没反对,提议道,“有没有兴趣去我公司做?”

    “去你公司?”

    “嗯,你特长是什么?以前做过什么职业?”

    “酒店公关,还有……公司广告策划部的公关。”

    “那行,你就去我公司当策划公关。”

    凌语芊听罢,大大惊讶,他说真的?有那么巧,他公司正好缺个策划公关吗?

    “呵呵,别多想了。路,我可以帮安排,但能否走下去得靠你自己,我只是一个总经理,上头还是董事长和各大股东,我的特权,可没那么多哦。”

    凌语芊于是不拒绝,语气坚定地做出保证,“你放心,我一定努力的!”接着,她再一次郑重地道谢,“谢谢你,野田骏一!”

    望着她那因为完全接受他而变得更加绝美迷人的容颜,野田骏一笑得更加开心。

    凌语芊也默默注视着他,美目比天空的星星还晶亮闪耀,涌动着温柔真切的情愫,不久,她定了定神,“时间不早了,你要不要回去了?这么多天没回家,你母亲一定很记挂你吧。”

    野田骏一不语,却也不再停留,辞别离去。

    由于忙了一天,凌语薇和琰琰已经睡着了,凌母也准备就寝,凌语芊和母亲聊了一会,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

    她像往常那样,静静看了琰琰片刻,随即把衣服挂到柜子里去,弄着弄着,一个东西突然从她其中一件外套的口袋滑落出来,是流星手链,她那天在文化广场,用十美元从一个小女孩那买过来的。

    “流星能给人带来好运,姐姐只要握住它,对着它许愿,会遇上你的真命天子,与他长相厮守”

    她不禁忆起那个小女孩说的话,依然满腹苦涩和怅然,真命天子……长相厮守……还会有吗?这辈子恐怕是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吧。

    毅然甩开纷乱的思绪,她收起手链放到最底下的抽屉里,拿起睡衣进浴室去……

    在凌语芊开始工作之前,野田骏一忽然和她提起一件事,打算为她们一家四口弄新的身份。

    凌语芊经过一番思考,且跟母亲认真商量后,决定接受野田骏一的好意。

    凌母的名字不改,凌语芊和凌语则改成跟随母姓,分别叫简丹和简羽,琰琰改成简超帆,但平时,大家私下还是叫他琰琰。

    再过一个礼拜后,凌语芊正式进宫本株式会社上班。

    公司也是家族生意,规模颇大,经营产业也比较广泛,包括娱乐、休闲、百货、超市等,当然,跟贺氏集团比还是差很远,而且,工作环境也不同贺氏,那里都是中国人,这儿则到处可见各种肤色的人种,第一天接触的中国人,只有野田骏一的助理——沈乐萱。

    沈乐萱二十五岁,当年借助奖学金来美国名校读书,毕业后留下工作,第一份工作便是野田骏一的助理,一直做到现在。

    野田骏一真是个好上司,毫无吝言地表扬称赞沈乐萱,还说能找到沈乐萱这个好助手,是他前世修来。

    还没真正见识过,凌语芊自是无法立刻确定野田骏一的赞美是否属实,但沈乐萱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好,样子长得很甜美,性格开朗乐观,态度热心亲切,让凌语芊本来还有点忐忑的心安定不少,很快便和她成为朋友。

    凌语芊的工作岗位,也隶属野田骏一这个总经理,但由于涉及的产业不同,她做起来还是有点吃力,而且,这始终是日本公司,她又不想野田骏一因为她被闲言闲语,于是相当用功和努力,上班头三个月,她几乎每晚都加班,还参加野田骏一为她安排的培训,简直比她在贺氏工作还累人,不过,看到同事们赞许钦佩的眼神,她倍加欣慰,她清楚,自己没辜负到野田骏一的好意。

    当然,有得必有失,这三个月由于醉心工作,她把琰琰给冷落了,琰琰是小孩子,睡眠时间仍占据多数,经常是她回到家他就已经睡着了,早晨上班之前他又还没醒。

    这天,在野田骏一的“强制命令”和沈乐萱的劝解下,凌语芊总算准时下班。

    看到她,琰琰立刻朝她扑过来,牢牢搂住她的腿,“妈咪,我可见到你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道出无尽的委屈和思念,凌语芊即时热泪盈眶,一直游浮于心头的那股愧疚和歉意像是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

    她迅速将他抱起来,不停吻他,哽咽的嗓音充满怜爱,“琰琰,对不起,妈咪冷落你了,请原谅妈咪。”

    “得知你今晚可以早点回来,他兴奋得不得了,一直守在门口,说要等着开门给你。”凌母也百感交集,神色动容。

    凌语芊更加心潮澎湃,抱着琰琰来到沙发上,目不转睛地注视打量着他。明明每天晚上她都会陪着他睡,她却仿佛几个月没见了似的。

    琰琰也可怜巴巴地仰望着她,继续嘟着小嘴控诉道,“妈咪说过搬家后会常和琰琰在一起,妈咪骗人。”

    凌语芊则又是愧疚无比,“对不起,妈咪不能让骏一叔叔失望,必须努力工作,导致食言了。不过妈咪答应你,以后会尽量每天都准时回来陪你吃饭,周末还会带你出去玩。”

    “真的?”被“骗了”一次,小家伙不敢相信了。

    凌语芊伸手在他乌黑的短发上揉搓了几下,重重地点头,“妈咪这次要是再食言,琰琰就别理妈咪!”

    琰琰听罢,总算笑了,小身子主动扑进凌语芊的怀中。凌语芊再次搂紧他,久久都没有松开。

    接下来,她履行了承诺,不再经常加班,因为前几个月的辛苦付出,她在工作上还算非常顺利,加上有沈乐萱帮助,更是如鱼得水。

    也由此,她和沈乐萱的关系不断递进和升华,已经由朋友变成了闺蜜。

    相处时间越多,她越发现沈乐萱的优点,也发觉彼此有很多共同点,于是更加亲密,彼此更加了解。

    沈乐萱背景简单,很多都告诉她,她倒有所保留,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几件大事暂未坦白于沈乐萱,譬如……和贺煜的关系,对琰琰的身份背景,当然还有她那段非人的杀手生涯。

    沈乐萱善解人意,尽管好奇,可也不强人所难,非常珍惜和看重这个朋友,先别说凌语芊长得貌若天仙,单是那淡雅悠然的气质就足以令人迷醉,而浑身不自觉流露散发的忧郁,更是让人打心里疼爱与呵护。

    她比凌语芊大一岁,下意识地将凌语芊当妹妹看待,凌语芊却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儿子都快三岁了,沈乐萱还云英未嫁。

    也因此,凌语芊和沈乐萱聊到爱情上,问沈乐萱条件这么好,为什么还不交男朋友。

    沈乐萱的回答是:宁缺忽滥,要么不谈,要么就是一辈子,她坚信终有一天她的真命天子会出骑着白马来接她。

    这点痴情和专一,又让凌语芊感觉和沈乐萱继续拉近了距离。与此同时,她并没有忽略Jean,她一直和Jean保持联系,Jean的日子似乎过得比她逍遥惬意,Jean没有找工作,而是趁机到处游山玩水,还来过美国探望她两次,每次都逗留了大半个月。

    全新的日子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年。

    今天,又是琰琰的生日,小家伙满三岁了!

    三岁的孩子,已经很能干厉害,身高体重方面遗传了父亲优良基因的琰琰一点都不用担心,即便是在人种高大的美国,也依然比那些同龄的小孩高和壮一些。

    至于言行举止和思想观念方面,因为有薇薇这个半小孩阿姨的长期陪伴与教导,琰琰相当聪明伶俐,说话吐字清楚和利索,还会整段整段的说,意思也大致明白,不过又由于男孩子的天性吧,煞是调皮可爱,套薇薇的一句话,简直就是天使和恶魔的混合体。

    琰琰生日这天,刚好是周末,凌语芊于是带他去游乐场玩,陪同前往的除了凌母和薇薇,还有自诩为护花使者的某大帅哥--野田骏一。

    这一年来,野田骏一经常主动融入她们这个温馨有爱的小家庭,和大家的关系变得更亲切,不知情的外人,看着他们乐融融的样子,还以为是一家人呢。

    琰琰今天的打扮,依然是走在最酷最潮的尖端,头戴一顶踪色太阳帽,俊俏帅气的小脸被一副宝贝系列小墨镜占了几乎一半,102公分的好身材裹在一袭炫酷冬装里,怎么看怎么帅,所到之处皆引来无数惊叹羡慕赞美的目光,而他仿佛也懂得人们这是什么反应,走得更加自信和优越。

    “琰琰平时的衣着打扮都是你负责的吗?”野田骏一冷不防地问了一句,看着琰琰的目光,除了宠爱,也还有赞赏。

    “不,是薇薇弄的。”凌语芊如实相告,她平日忙于工作,极少把时间投注在琰琰的着装方面,这一切,都归功于凌语薇。

    野田骏一恍然大悟,继续瞅着琰琰,转到另一个话题,“琰琰长得像谁比较多?他父亲吗?”

    这下,凌语芊娇颜变色了,浑身陡然僵硬,没有再回话。

    野田骏一眼中涌过一股失望,但不久,又振作起来,“听简阿姨说过,你的生日在农历二月二十,再过一个多月就是了,想好到哪庆祝了吗?”

    凌语芊继续被震憾着,在他提出想陪她一起过时,她无法再沉默,迅速婉拒,“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我都不过生日的。”

    “不过生日?为什么?”

    为什么……那是因为……凌语芊脑海闪过某件事,整个心猛地像被针刺了一下,久久揪疼。

    “生日代表着人的存在,对每个人都具有特别的意义,一年当中可以不过其他节日,但生日一定不能忽略。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吃饭,然后看电影……”

    “真的不用了,谢谢!”凌语芊又是立即打断,情绪激动,连声音也随着拔高,见到野田骏一震愣状,她才回过神来,讷讷地道,“你母亲不是再过两个月就六十大寿了吗,你有时间不如好好筹备筹备,让她高兴高兴。”

    野田骏一略略沉吟,就着话题发出邀请,“那你会去吗?这次你应该去了吧?你去的话,我母亲会更高兴。”

    刚来旧金山的时候,野田骏一曾经提过带凌语芊见见他的中国母亲,然而,由于工作繁忙,且又觉得不妥,凌语芊便一推再推,到现在一年过去了,还没真正见过他的母亲。

    “妈咪,骏一叔叔,你们在聊什么啊!”一声清脆的童音蓦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小身影兴冲冲地跑到两人的面前。

    是小琰琰,小家伙已经摘下墨镜,俊俏的脸庞完完全全地展露出来,少了一份老成,多了一份活泼,特别是那圆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可爱迷人极了。

    野田骏一眼神下意识地温柔下来,脑海灵光乍现,回复道,“再过两个月是叔叔的母亲过生日,琰琰想不想参加?”

    “原来是野田奶奶要举办生日会哦,那岂不是很热闹?有很多东西吃,很多好玩的?”

    “嗯,还会邀请很多宾客,他们都会带小孩,琰琰到时可以认识许多新朋友呢。”野田骏一也继续游说着。

    如他所愿,琰琰大嚷着要参加。

    野田骏一把目标又转向凌母和薇薇,“简阿姨,我母亲还特别叮嘱,务必请您也去,她说小时候在G市呆过,很喜欢那里的粉果和艇仔粥,不知道阿姨会不会做,能否在那个独特的日子里让我母亲实现多年的思念。”

    其实,身处异地的凌母,很渴望见到中国同胞,这一年生活慢慢稳定下来后,她经常带琰琰到楼下小区玩耍,也结识不少华人同胞,却又由于一家人身份特殊,担心说多了会揭露过往,她便不敢多和她们接触,如今野田骏一这么一说,可是大大勾动了她的思乡之情。

    当然,尽管心里很想会会这个同胞,但凌母还是不直接回答,默默地看向凌语芊。

    思想单纯的凌语薇倒是没顾虑到这么多,迫不及待地道,“妈妈做的粉果是最好吃的,以前小敏经常夸口不停,每次都问薇薇,你妈妈下次什么时候再做粉果啊。”

    一直静默不语的凌语芊,来回看着眼前不同表情却都有同一心愿的几人,终于,对野田骏一给以了肯定的回复,“好,谢谢你,我们会去参加伯母的寿宴,不过薇薇她……”

    野田骏一知道她担心什么,马上安抚道,“放心,我会安排好,一定不会有任何意外的。”

    凌语芊颌首,冲他嫣然一笑,那笑靥,在灿烂阳光的映射下分外美丽和动人。

    野田骏一毫无招架之力,立刻被迷住了,痴痴地看着,最后,是琰琰嚷着要去玩过山车,他才从中出来,俊颜微红,为自己的失礼举动感到窘迫,偷偷瞄着凌语芊,见她注意力已经投到琰琰身上,他既感到松了一口气,也有点点失落和惆怅,不过很快又甩开,开开心心地带琰琰去坐山车,骑木马,坐摩天轮,坐碰碰车等,几乎所有的项目都玩过。

    琰琰可心满意足了,一直笑个不停,紧粘着野田骏一,这小心肝,肯定是又朝着野田骏一迈进了不少。

    期间,凌语薇也参与很多游戏,凌语芊则陪凌母在一边静看,凌母满腹欢欣,凌语芊则百般思绪聚满心头,除了高兴和欣喜,还有一种淡淡的情怀,若有若无地撩动着她的心弦……

    接下来,他们玩到下午四点多,回到家后,凌母下厨煮饭,本来,野田骏一提议出去饭馆吃,但凌母说不用,扬言为琰琰而操劳,是苦中有乐。

    这一顿饭,自然又是极其丰盛,气氛愉快温馨,笑声不断,其乐融融。

    凌语芊给琰琰的礼物,延续去年的画册,她将这一年来记下来的画纸,一并装订在成长日记里,继续对琰琰倾注她更多的母爱。野田骏一则送了一只铁甲机器人给琰琰。

    今年琰琰已经晓得许愿,小家伙有模有样,闭着眼睛,小手抱成拳头,对着蜡烛大声说出他的愿望:希望每年生日都能和妈咪、姥姥、薇薇阿姨在一起庆祝,希望全家人的身体健康,还希望骏一叔叔别给太多工作妈咪,这样妈咪就有时间陪我。

    最后那句,惹得本是感慨动容的众人,都禁不住呵呵笑了出来,野田骏一更是佯装伤心地道,“好不容易等到我的名字出现,竟是叫我别派太多工作给你妈咪,琰琰你太伤叔叔的心了!”

    “骏一叔叔表伤心啊,你要是能让我愿望实现,我明年一定也给你一个满意的愿望。”小琰琰真是个鬼精灵,立刻讨好。

    结果,野田骏一当然是心花怒放了,语调恢复雀跃,“好,这可是你说的哦,小孩子不能撒谎,等着瞧,叔叔定能帮你实现愿望。”

    “好,拭目以待,琰琰也不会亏待骏一叔叔的!”

    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欢笑,接下来,开始切蛋糕,琰琰照例端了第一块蛋糕给凌语芊吃,然后是凌母、凌语薇,野田骏一,最后才是他自己,将他乖巧懂事的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一夜,她们又是欢庆到很晚,每个人心里都充斥着快乐和幸福……

    接下来,日子继续平淡而温馨,凌语芊照样一心两用,不但工作得出色,家庭也照顾得美满,看着母亲笑颜逐开,薇薇无忧无虑,琰琰健康成长,是她认为最幸福的事。

    阴历二月二十,是个极具意义的日子,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但也曾经是一个布满伤痛的日子,所以,这一天对凌语芊来说,代表着伤感、淡忘和逃避。

    然而,中午正当她准备收拾好文件去用餐时,一大束娇艳欲滴、美丽夺目的红玫瑰出其不意地呈现在她的眼前,几乎把她整个脸庞都挡住,一声深情的祝贺从头顶飘来,“Happy—Birthday,生日快乐!”

    她身体先是一僵,缓缓抬眸,见到那英俊优雅的熟悉面容,不觉更加怔愣。

    “一起吃午饭?”野田骏一继续笑吟吟地发出邀请。

    “我说过,我从不过生日的!”凌语芊终于开口,却是不领情的抗拒,起身拎着自己的包包,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

    野田骏一赶忙去追,臂弯里仍捧着那簇99朵玫瑰花。

    “丹,别生气,对不起!但我真的很希望你快乐,还记得琰琰的生日吗?那是多么开心幸福的日子,你也应该享有的。”

    “我不要,你什么都不知道,别自以为是,OK?”凌语芊继续激动低吼着。

    ------题外话------

    他和她,只有身体契合,没有爱的承诺;她为他孕育孩子,为他付出真心,想成为他的妻子相爱一生,他却说她不配!当痛和泪埋葬了纯真的爱情,这场虐爱仍将缠绵不休,体味虐的极致,伤的彻底,缠绵至死的虐爱情深。紫的经典之作《缠绵不休》实体书已出版,封面唯美,纸质好,还没看过的亲不妨直接买书,看过的也可以买来收藏。当当网、卓越网、京东网及各大书店都有售。主打当当网,购买地址请到留言区复制,或也可以在各大网站输入《缠绵不休》搜索。不晓得在网上买书的亲们请加QQ群【180457575】参加团购,也是货到付款,团购者均可获得专门配合《缠绵不休》特别制作的明信片一张。亲们请多多支持,有钱的出钱购买,不买的也请帮忙宣传一下,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