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79 再次披上洁白的婚纱(上)

179 再次披上洁白的婚纱(上)

    http://

    此番闹腾,又引致另一批人的关注,他们皆好奇地看过来,个别的还流露关心。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凌母心中更觉慌乱,拉住琰琰继续又哄又求,“琰琰乖,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

    凌语薇也满面苦恼,脑子飞快转动,不久终于让她想到一个解决办法,蹲下将琰琰拉了过来,温柔地道,“琰琰,还记得喜羊羊的爹哋吗?其实琰琰也有爹哋,只不过琰琰的爹哋去了很远的地方工作,琰琰的爹哋和喜羊羊的爹哋一样,是个大英雄。”

    听及此,琰琰果然停止哭闹,那一滴滴豆大的眼泪,就那样凝在眼中,一本正经地道,“喜羊羊的爹哋是科学家,去了另一个星球负责营救工作,难道琰琰的爹哋也是这样?”

    “琰琰的爹哋不是去拯救另一个星球,而是在我们中国当兵,保卫国家!”

    “真的?”乌溜溜的大眼睛,更加闪亮发光,被泪水湿濡的长睫毛也扑簌扑簌的。

    “嗯!”凌语薇重重地颌首。

    琰琰彻底信了,迅速请求出来,“那我可以打电话给爹哋吗?爹哋什么时候才回来?我能不能叫爹哋寄张相片回来?这样我可以拿着相片跟小胖子说,我也有爹哋,我爹哋是个大英雄!”

    凌语薇愣然,瞧着他泪痕未干的小脸一派认真和期待,她决定将这个撒谎延续到底,还压低嗓音故作神秘地道,“因为爹哋的工作很机密,不能让人知道,所以暂时无法打电话回来,也不能寄相片,但他都会时刻想着琰琰,而且一完成任务就马上过来找琰琰的。至于那个小胖子,我们无需理他,这种没礼貌的野蛮人,我们不屑浪费口舌跟他争辩,他爱说什么,由他去。”

    琰琰一直认真仔细聆听着,神色透露着与他稚嫩气质不相符合的凝重,灵动聪颖的大眼睛也眨来眨去的,好一会儿过后,终于点了点头。

    凌语薇大大松了一口气,趁势追击,“对了,关于今天的事,琰琰别跟妈咪提及,因为妈咪也很想念爹哋,我们不能提及她的伤心事,阿姨知道琰琰最疼妈咪,一定不舍得妈咪伤心的,对不?”

    “好,我答应你,我们都不说!”琰琰说着,还主动跑回到凌母身边,“姥姥,您也别告诉妈咪哦!”

    “嗯,姥姥不说,绝对不说,琰琰不说,薇薇阿姨也不说,我们都不说,当做这事没发生过。”凌母急声回应,由于激动,嗓音依然掩不住的颤抖和哽咽,且事不宜迟地拉起琰琰,“来,我们回去吃饭了,姥姥今天弄了琰琰最喜欢吃的番茄炒蛋和玉米鸡丁,还有鱼和虾,很丰富的。”

    琰琰毕竟是小孩,彻底转移了视线,已经自行往前奔跑起来。

    凌母和凌语薇会心相视一下,随即也抬步追了上去……

    兴许是小孩子都健忘,又兴许琰琰是个孝顺乖巧的孩子,这次意外真的没有和凌语芊提起,因而,凌语芊尚未知晓自己的心肝宝贝受过这样的委屈。

    接下来,凌语薇减少带琰琰去小区的乐园玩,有时索性带他到小区外面,这件小插曲于是慢慢被遗忘,大家的日子继续围绕着快乐和开心。不知不觉又一个多月过去了,野田骏一的母亲的寿宴正式来临。

    六十大寿,自然是隆重又热闹,野田家的大屋处处张灯挂彩,喜气洋洋。

    凌语芊老早已经从野田骏一口中得知,他们家是从爷爷那代移民来了美国,父亲有三个兄弟,他则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不过,由于他父亲娶了两个老婆,他和弟弟是同父异母。

    正因为如此一个杂传统的大家庭,凌语芊才迟迟不肯到他家做客,今天他母亲六十大寿,不得不参加了。

    本来她打算坐计程过来,野田骏一却坚持来接她们,进入大屋后,更是寸步不离地带着她们,直达大堂会见他的母亲——李欣怡,野田李美子。

    他母亲真人比相片还美,属于那种雍容华贵的名媛闺秀,据说当年他父亲去中国做生意邂逅的,极力追求,然后两情相悦,结成连理。

    可惜,曾经再疯狂的追求和迷恋,也抵抗不住野田李美子怀孕期间的那段寂寞,他父亲最后还是又娶了一个,还又生了一男一女。

    记得野田骏一跟她说及这件事时,很认真地跟她保证,他将来一定不会像他父亲那样,他只要结婚,便是一辈子。

    对他急于解释和保证的原因,凌语芊自然明了,默默看着他,冷不防地想起了自己怀琰琰时贺煜和李晓彤的旧情复炽,而后,满腹苍凉和悲酸。

    “你就是丹丹,果然是个标致的美人胚子,难怪骏一会死心塌地。”野田李美子首先发话,嗓音温柔细腻,笑眯眯地看着凌语芊,直接爆出儿子对凌语芊的爱意。

    凌语芊定了定神,从回忆中出来,俏脸微微一红,接着,迅速递上礼物,“阿姨,祝你生日快乐,万事如意。语芊不才,选的礼物要是不合阿姨的品味,望见谅。”

    “呵呵,你太客气了,只要是你送的,阿姨都喜欢。”野田李美子依然满面微笑,接过看了一下包装表面,赞叹出声,“景德镇花瓶!是我最喜欢的呢,你这孩子,果然谦虚,还说不合阿姨品味,简直是太符合了!”

    凌语芊也粲齿,下意识地瞄向静立旁边的野田骏一,其实,之所以能够投其所好,正是因为他的帮助。

    野田骏一此刻也面如春风,深情款款地望着凌语芊,还眨了眨眼,给她一个赞赏的神色。

    凌语芊愣了愣,赶忙转移视线,叫家人陆续对野田李美子庆贺。

    首先是聪明可爱的琰琰,很溜口地说出凌语薇事先教导过他的祝贺语,“野田奶奶,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青春永驻,永远都这么美丽动人!”

    野田李美子瞬时被逗得笑弯了腰,连仪态也暂且摆一边去,冲过来抱住琰琰,“你就是琰琰哦,哎哟,真是俊小子,这么小就帅气逼人,长大了可得了!奶奶还真希望能承你贵言,返老还童,那么等我小琰琰长大后,我还能遐想遐想呢,哈哈!”

    “阿姨,生日快乐!”突然,凌语薇也迫不及待地道贺。

    野田李美子暂且松开琰琰,看着凌语薇,眼中涌过一丝怜惜,凌语薇的情况,儿子已跟她提过,这么纯净美丽的女孩,老天怎能如此狠心亏待呀!想罢,她视线转移,与凌母对上。

    “野田夫人,生日快乐。”凌母不卑不吭,真诚而低调地道贺。

    野田李美子直接挽住凌母的手,“谢谢你上次亲自给我弄的粉果,真的太好吃了!”

    “骏一他已经跟我转达过夫人的谢意,夫人不嫌弃这是粗糙食物,我已经心满意足。”

    “呵呵,你也别客气。我中文名叫李欣怡,你不嫌弃的话,不妨叫我一声欣怡姐。”

    凌母微微一愣,便也讷讷地喊了出来。

    野田李美子笑意更浓,继续展现她的热情,和凌母简直一见如故似的,搭讪畅聊,说起关于中国的一些事,还有她曾经在G市呆过的那段过往。

    凌母起初还会拘束,但渐渐地,随着野田李美子的热络,也变得自在活跃起来。

    见此温馨友爱的一面,凌语芊心里说不出的欣慰,异地他乡,能让母亲寻得如斯知己,的确可喜可贺,她不禁再一次看向旁边那个温润儒雅的身影。

    野田骏一好像时刻盯着她似的,炯亮的星眸立刻和她对上,不久眼见她要转开视线,提议出来,“我带你到处逛逛?”

    凌语芊略略沉吟,“你不用招待宾客?”

    野田骏一尚未开口,野田李美子抢先解释,“今晚的宴会,请的都是亲戚朋友,并不包括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接待的事有骏一他爸负责,现在时间尚早,你就让骏一带你去参观参观吧,这屋子是他爷爷亲自设计,有些地方挺有创意的。”

    “妈咪,我也想看,我们就跟骏一叔叔去逛逛吧!”什么事都会插一脚的琰琰,迫不及待地嚷了。

    凌语芊瞧着他那兴致勃勃的模样,心里暖暖软软的,于是不再婉拒,客套地委托一声野田李美子照顾母亲,随即带着薇薇和琰琰,随野田骏一走出去。

    野田李美子所言不错,整个屋子真的很独特,现代和古典两种元素融合一起,有些地方还非常有趣,后院那个大广场,更是宏伟磅礴,气势非凡。

    野田骏一环视着周围,讲解道,“这里是专门用来举行舞会的地方,再过五分钟,音乐会响起,到时候我们可以体会体会。”

    凌语芊一怔,霎时之间没给出任何回复。

    淘气调皮的琰琰,心思还残留在刚才走过的某些地方,忽然跟凌语芊请示道,“妈咪,我想自己到处走走。”

    说罢,不待凌语芊反应,小小的身影已然跑开。

    凌语薇赶忙追去,凌语芊也欲跟上时,野田骏一劝阻她,“不用担心,让他去看看,没事的。”

    “可是……”

    “有薇薇带着呢,薇薇很懂事,她能照顾好琰琰。”野田骏一说罢,朝凌语薇喊了一声,“薇薇,你看好琰琰,有什么事,给我们电话。”

    “嗯,我会的,骏一哥哥请放心,姐姐请放心!”凌语薇头也不回地答允,很快便追上了琰琰,拉住琰琰继续往前走去。

    见凌语芊还是有点不放心,野田骏一一再安抚,“你应该相信薇薇,平时她带琰琰挺好的呀。”

    “但这是你家……”

    “那更没事,你刚才过来也看到了,没什么值得担心的。”

    凌语芊咬了咬唇,正好,音乐倏忽响起来了,优美而流畅,婉转动人,俨如一缕清风飘洒过来,缭缭绕绕,沁人心肺。

    而且,四周已经亮起了淡黄色的小灯,整个广场笼罩在一片浪漫梦幻当中,伴随着轻快的音乐,深深触动着人的心弦。

    野田骏一眸色深深地凝视着她,蓦然朝她伸出一只手,深邃的眼神对她发出邀舞的动作。

    凌语芊小小的贝齿更加紧咬着娇嫩的唇瓣,美目直望进他的眼睛里去,看到了他眼里的狂热、深情和渴求,她心池像是被砸下一颗石子,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仿佛有道无形的力量驱使着她似的,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慢慢搭在他宽厚的掌心,白嫩精致的玉指,与他麦色的手指形成鲜明的对比。

    野田骏一俨如受到一股正能量灌注过来,欣喜若狂,急忙将她的小手紧握住,另一只手也事不宜迟地来到她纤细的腰肢上。

    凌语芊更是心潮澎湃,连带全身上下也蓦然僵住了,呆呆看着他,本能地想挣扎,但又不忍心,结果,·在他的带动下,她也轻移莲步,随着他舞动起来。

    一盏盏小灯,把柔和的光芒投射在他们的身上,灯影随着他们的舞动而跳跃,闪闪发亮,整个画面是那么的美,宁静中带着狂野。

    凌语芊水汪汪的大眼睛如秋夜点缀夜空的星星,明亮,干净,不染俗世尘埃。她定定望着他,从而也看到他同样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眼神越发深邃、越发炙热,似乎闪动着两团火苗,直射她的心底去,把那漆黑和孤寂的心房给照亮、温暖。

    优美动听的音乐继续不绝于耳,时而像一杯清茶淡淡滋润着她的心扉,驱走她心中细细的纷乱;时而又像一弘幽泉洗涤冲刷着她混淆的心怀,让她无法自控,就那样随着天籁之音轻飞曼舞,像个小精灵似的,举止投足间尽显风姿绰约,妩媚动人,将他迷得更加神魂颠倒、如痴如醉……

    另一厢,淘气的琰琰中途将凌语薇也甩掉了,自个儿一副探险家似的,小身子快速穿梭于各庭各院,又大又黑又亮的眼睛转来动去,到处瞧瞧看看,最后,锁定在那扇古怪的房门上。

    他先是四处张望一下,随即迈动短腿儿奔跑过去,小手轻轻推开房门。

    里面果然很好玩!有长刀、有短刀,有长枪、有军装。

    环视着房内的景物,琰琰澄澈的大眼睛更加闪耀明亮,迫不及待地冲过去,这里摸摸,那里摇摇,渐渐地,脑海忽然闪出一幕画面。

    他在电视里见过这些东西!当时薇薇阿姨跟他说,那是日本鬼子,当年就是用这些东西屠杀我们中国同胞!

    哼!

    他忽然撅起小嘴,因为气愤两腮鼓得圆圆,先是拔长刀,可惜拔不动,于是改为拔枪,结果还是不行,气得他直跺脚,不经意间瞄到桌面的彩笔,小脑筋一激灵,迅速拿起它,在军装上乱画。

    看着素净的军装在自己的杰作下变得红红绿绿,琰琰胜利地笑了!

    哼哼,日本鬼子,坏蛋!

    他继续在房内走来走去,呆留了一会,这才准备离去,他拉开房门时,依然小心翼翼地,先是探出半个小头颅朝外面看了看,见没有人,才抬脚踏出去,打算去找妈咪,然而他已经不记得路怎么走,只能到处窜,经过一个院子时,见到几个小朋友在玩,不由走过去。

    “你们好!”薇薇阿姨说过,想要别人友好相待,自己必须先礼貌对人。所以,他主动和这三个与他年纪差不多的小男孩打出招呼,确保他们都能听得懂,他还用了英语。

    三个小男孩不约而同地看向琰琰,立即被他帅气的外表和强大的气质怔了怔,大家明明差不多高,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有气势!

    “你是谁?”其中一个小男孩子马上质问出来,语气非常不悦,眯起小眼睛充满敌意。

    琰琰当然感受到对方的敌意,但暂时未有回击,继续客气地道,“我叫简帆,我来自中国,今晚受野田骏一叔叔邀请来参加野田奶奶的寿宴,你们呢,也是受邀来的吧。”

    “我是这里的小主人野田皓杰!”那个没礼貌的小男孩又开口,神态更加不可一世,给琰琰一个鄙夷不屑的眼色,注意力回到同伴那,继续他们刚才的玩耍。

    被瞧不起,琰琰当然恼火,直想就此掉头走,别理这些幼稚的屁孩,然而当他刚有此意时,突然被他们的对话吸引住。

    “这是我爹地前天刚买给我的限量版机器人,全球只出100套,你们都没买到吧。”

    “这是我爹地和妈咪昨天陪我去晴天乐坊垒的图画,这个是我爹地,这是我妈咪,这是我。”

    “周末我爹地带我去野外打野战,这只手枪是他赢来的,你们的爹地都不够我爹地厉害!”野田皓杰最后一个炫耀,得意洋洋地说罢,突然再看向琰琰,挑衅的语气,“喂,中国小子,你爹地送了什么给你。”

    “对啊,快那出来看看。”其他俩男孩也赶忙附和,觉得已经输给同伴的他们,想从琰琰这里拿回一些光彩。

    琰琰遭此一问,瞬时间愣住了。

    “哼嗯,看来他爹地是个没用鬼,没东西给他拿出来。”

    “或者他根本就没爹地!”

    “住口,谁说我没有爹地,我有,而且我爹地是大英雄,比你们爹地都强。”琰琰再也忍不住,迅速反驳。

    “是吗,那叫你爹地来和我们较量,看看谁是大英雄,谁是大狗熊!”野田皓杰仗着父亲是这里的主人,笃定宾客不敢得罪,大放厥词了。

    两名同伴于是又跟着起哄。

    琰琰瞪着他们,小脸越绷越紧,面色也越来越沉,忽然瞄到旁边有个中国人叔叔走过,他想也不想便冲过去,拉住那人的手,气势凛凛地道,“谁说我没爹地,这就是我爹地,我爹地是大英雄!”

    几男孩纷纷停止,被琰琰抓住的那个男人也顿然错愕,倒是另一个尖锐的女嗓音,蓦然划破整个庭院。

    “姚伟,你好啊,你到底还有多少私生子蒙着我。”

    男人这才回神,赶忙解释,“呃,你别误会,这哪是,我根本不认识他。”

    “不认识,不认识会叫你爹地,上次那个,你更说不认识!”女人继续气咻咻地大吼,看向琰琰,见到琰琰唇红齿白,五官俊俏的帅气模样,更是妒忌如焚。

    看来,那狐狸精一定长得很美,否则凭自己丈夫那副德性,根本生不出这么漂亮的后代。

    男人也焦急不已,这才晓得去甩开琰琰,琰琰却紧紧拽住不愿意放,虽然这个叔叔长相一般,不符合他的标准,但身材看起来还算高大,所以勉强可以凑合来用。

    “小子,放手,你要爹地快去找你的,别害叔叔。”男人于是半哄半斥喝。

    女人则索性过来将琰琰的手给掰开,恶声恶气地道,“死野种,你那贱人母亲呢,快叫她出来,我要掐死她。”

    琰琰立刻感到痛意,下意识地挣扎,“放开我,我不是野种,我有爹地,爹地是大英雄。”

    “原来是个野种!原来他妈妈是个坏女人,勾引有老婆的叔叔,生了他这个野种,还说爹地是大英雄,我呸,根本就是个大狗熊!”野田皓杰惟恐天下不乱,趁机侮辱了。

    琰琰更加气愤,“不准你这样说我妈咪,我妈咪是好人,我爹地是大英雄。”

    “你妈咪是坏女人,爹地是大狗熊,中国猪!”

    琰琰怒火爆发到极点,从女人手中挣脱开来,冲到野田皓杰身边,“住口,小日本你给我住口,你妈才是坏女人,你爹地是大狗熊,你们日本鬼子都是大坏蛋!”

    “放肆!”就在此时,一声哄亮严厉的怒吼猛然传来,只见一个大约七十岁的老人,在众人陪伴下姗姗来临,他面容沉着,不怒而威,那深邃的眼眸更是凌厉如刀。

    凌语芊和野田骏一等人正在寻找琰琰,也刚好找到这里来,立刻被眼前的情况给震到。凌语芊既为找到琰琰而欢喜,又为此情此景感到心惧心慌,迅速奔到琰琰身边,把他抱起来,本能地护在自己的身边。

    “他刚才说什么,谁愿意,把这个中国小男孩刚才说的那翻话原原本本转述给我?”老人继续用日语喝令,阴冷的黑瞳如射出无数道利箭,无情地穿过凌语芊的身体,直插她护在怀里的琰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