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82 重要章节,必看(回国前夕)

182 重要章节,必看(回国前夕)

    http://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凌语芊如遭五雷轰顶,花容变色,全身僵硬,可她的心海像是遇上强烈的飓风袭击,波涛汹涌,跌宕起伏。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曾经一些疑团,终于得到了解释和解答。

    李欣怡口中所说的这个女子,正是她!

    她一直觉得,野田骏一除了是商人,还有另一个身份,原来,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杀手,他之所以能把她从女魔头Ms—Arlene手中救出来,是因为他代替她继续帮Ms—Arlene杀人,代替她游走在人间和地狱的边缘,过着今天不知明日事的危险生活。

    半年前,他忽然离开一个月,他解释是去了别的国家公干,可实际上,他是受了重伤,性命垂危,在医院躺了足足一个月!

    她的安宁日子,是用他的危险生活换取而来!他为她做出这么多,却什么也没告诉她,万一……万一哪次他真的挂了,那她岂不是永远都被蒙在鼓里?永远都不知道,他用他的命换取了她的重生?

    “骏一遗传了他爸的痴情,一旦爱上,便是一辈子。他一心一意爱着那个女子,渴望和她在一起,也常苦恼怎样才能与她在一起。这次的寿宴,给了他勇气,他终于对那个女子说出一生一世的表白,可惜,因为他是日本人,他遭到了拒绝,因为他的家族曾经侵略过中国,他所付出的一切被无情的抹灭。他跟我说,妈妈,我是否应该放弃?是否我放弃了,她会继续无忧无虑地生活,如果是,那就算了。”李欣怡已经热泪盈眶,猛然握住凌语芊的手,恳求出来,“丹丹,求你别嫌弃他,求你接受他,爱他。”

    凌语芊从震憾中回神,呆呆地看着李欣怡。

    “日本当年对中国的屠杀祸害的确罪孽深重,但那是上一代人的错,你可以记住这段惨痛的历史,痛恨那些残忍无血性的侵略者,可不能迁怒骏一呀,他没有错,出生在日本家庭并非他能选择。他是那么的爱你,用整个性命去爱你,为了尊重你,甚至连你的来历和底细都没去查,他觉得,你不坦白代表不想让人知道。试问有多少男人能做到这样,这么好的男人,你怎么忍心拒绝。”李欣怡依然紧紧握住凌语芊的手,泪眼中热切不退。

    凌语芊咬唇不语,但已经满面动容。他的好,她当然记得,以致即便知道他对她有意思,她也没怎样去抗拒,因为她想给他一个机会,顺其自然,让时间去决定她和他的缘分。只是,如今情况突然,她根本接受不了。

    “还记得琰琰上次弄脏军装事件吧,其实,想要恢复一模一样根本不可能。骏一他爷爷仍然每天都在发脾气,骏一的弟弟更借此趁机排挤骏一。所以,只有你嫁给骏一,这件意外就会平息,骏一会继续受他爷爷器重。”

    “就算我真的嫁给他,琰琰毕竟不是野田家的人,野田爷爷说的那个规定也不适合的。”凌语芊终于插了一句,就事论事。

    “不会,虽然琰琰不是骏一亲生,但只要你和骏一结婚,琰琰便算是野田家的人,这是野田家族的特别之处。”李欣怡也赶忙解释,绝望的心重新燃起点点希望,“丹丹,嫁给他吧,算阿姨求你!你们结婚后,不想在大宅住也无所谓,你们可以搬出去,我们都很开明的,只要你和骏一恩爱美满就行了。还有,阿姨答应你,会做个好婆婆,把你当女儿对待,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婆媳纠缠矛盾的。”

    婆婆!

    望着眼前真诚慈爱的中年女人,凌语芊禁不住想起另一个人影,那个打一认识就高高在上、千方百计想赶她走的“恶婆婆”季淑芬。同样是人,有些会让人心暖,有些,却让人心寒和深痛。

    对李欣怡的厚爱,凌语芊投以了感激,突然问及某件事,“李阿姨,你能否告诉我,你当时是怎样想到嫁给日本家庭,你……不觉得排斥吗?”

    李欣怡怔了怔,一抹异样的光芒在眼中稍纵即逝,若无其事地道,“命中注定吧。”

    “命中注定?”

    “嗯,当时我得知他是日本人,确实有点膈应,但随着他对我的好,便慢慢忽略了,等到我嫁给他,才知道他的祖先参加过侵华,不过后来证明,我的选择还是对的。”

    听到最后那句,凌语芊不由想起野田骏一的父亲野田祈山,曾经对李欣怡很好,最后却在李欣怡怀孕期间,耐不住寂寞,结果还再娶一个女人,享齐人之福。

    这样的男人,李欣怡还觉得选择是对的?

    仿佛知道凌语芊在想什么,李欣怡神色顿时变得有点儿悲凉,但又很自然地道,“人生都是充满曲折和不平,没有人能够心想事成,也不会十全十美。幸福的定义,并没统一的标准,而是视乎那个人想要的是什么!我想要的,是一份安宁的生活,有个爱我的男人在身边,有个优秀的儿子,这已足够,至于其他的,不会多加强求。”

    凌语芊没有继续纠结下去,忽然觉得,李欣怡这样的想法或许是对的,毕竟这个世上处处充满诱惑,又有多少男人是真心真意永远对一个女人好,自己都遭遇过的,怎么还如此执着?

    她于是深吸一口气,反握住李欣怡的手,郑重地道出,“李阿姨,这件事让我考虑考虑,迟点再答复你。”

    李欣怡听罢,惊喜激动起来,“好,你考虑就行,只要别把骏一打入地狱,你可以考虑,可以考虑的。”

    凌语芊弱弱地笑了笑,重新端起茶,心不在焉地喝着,心情再也不似先前的轻松和舒然。

    她们再坐一会后,结束这次的见面,临别时,李欣怡再度握住凌语芊的手,叮嘱凌语芊务必好好考虑,那真切依旧的态度,使得凌语芊更加心潮澎湃、激荡不停。

    整个下午,她都神思恍惚,被李欣怡的话困扰着,直到晚上也仍想不到应该怎么做,便将整件事告诉凌母,希望能得到一些提议。

    凌母获悉真情实况,同样是深深震住了,许久回过神来时,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凌语芊,沉吟道出,“芊芊,你想跟妈要提议的话,妈希望你嫁给他。”

    听到这样的建议,凌语芊即时瞪大了眼,之所以问母亲,无非是希望素来了解自己的母亲能支持自己的想法,谁知道结果竟然是……

    凌母也目不转睛继续凝视着她,往下说去,“其实你之所以拒绝,他的家庭背景和身份只是其次,最主要的原因是你还放不下贺煜,妈猜得没错吧?”

    凌语芊心头更加震颤,下意识地否认,“没……没有,绝无这样的原因。”

    凌母听罢,唇角勾出了一抹悲涩的苦笑,同时又百般心疼心酸,女儿是自己生的,其脾性,自己又如何不懂呢!

    她微叹着气,忧伤的眸子扫向床头柜上的画纸,毅然拿了起来,“这幅画,最近画的吧?你记忆里还是时刻记着他,深刻地记住,以致你能很清楚地把他画出来,其实,你根本没有忘记过他对不对,芊芊,妈说得对吧?”

    时隔多年,她一度以为女儿已经慢慢放下,直到前阵子见到这幅画,见到琰琰每次拿着画兴奋欢呼时女儿也眉梢含春眼神迷离,她才幡然悟到,女儿依然深爱着贺煜!

    瞧着母亲伤感惆怅的神情,凌语芊瞬时萌发一种做错事的感觉,更加迫不及待地自辩出来,“妈,您想多了,我没有,我真的不爱他了,我怎么还会爱他。当初选择离婚,说明我和他已结束。不错,我是记得他,但没关系的对不,我画出来,是为了琰琰,让他知道他也有爹地。”

    解释就是掩饰,女儿急切想掩饰心虚,让凌母更是无尽心酸和痛楚,女儿这样,不仅是跟她解释,更是在自我压抑,明明就还很爱,却要故作不爱,这种强制性压抑的爱,其实是最痛苦,最难受的!

    不,她不能再让女儿受苦下去,凭什么呀,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凭什么还要女儿继续折磨。

    凌母越想,心中某个念头越发坚定,握住凌语芊的手,态度也冷硬起来,“既然如此,那你嫁给骏一,嫁给他,妈就相信你没有再爱贺煜。还有,你刚才也说为了琰琰。其实,真正想为琰琰好,那就让他有个真正的父亲,而骏一,是最佳的人选。琰琰还小,你可以随便哄住他,将来呢?等他慢慢长大了,你确定他不会拿着这幅图画吵着要去找他的父亲?”

    “妈——”

    “很奇怪妈为什么这样是吗?那是因为妈不想你再继续傻下去,你想想,都多少年了,说不定人家已经重新结婚生子,早就忘了你是谁了!”为了让女儿死心,凌母不得不横下心来,一针见血地道出某个可能性。

    结果如她所料,凌语芊俏脸顷刻刷白,身体像是被重物撞到,摇摇欲坠。因为想忘记他,这几年来她刻意没去留意过他的信息,以致不知道他的情况。事情的真相,会不会真的像母亲所言,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其实认真想想便能得出答案,女人,或许可以守一辈子,但男人,守一年都不可能!他有的是条件,又怎么会缺少女人,早在他放她和琰琰走的那刻起,或者他就已经算好了下一步路,算好了,将来自然有人取代她和琰琰的地位。

    不过,管他呢,管他怎样,他爱怎样就怎样,都与她无关,她已经不爱他,他做什么再也伤不到她,那些痛,不是因为他,这些泪,更不是,更不是!

    悲伤的泪,不知几时盈满了凌语芊的眼眶,她抬手使劲拭擦,然而这该死的泪水不休不止,潜伏多时的痛也赫然苏醒,结果逼得她痛苦不堪,抱头痛哭。

    凌母也已经泪流满面,不禁有点后悔刚才过于冲动和狠绝。看着弱不禁风、似乎只需轻轻一碰便能破碎的女儿,她欲安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结果只能拥住女儿,默然垂泪。

    时间就此一点点地过去,仿佛有了一个世纪之久,凌语芊终于冷静下来,忽然叫凌母去休息。

    凌母双唇微颤嗫嚅,忧心忡忡,最后还是站了起来,一步一回头,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

    宁谧的寝室,骤然变得更加安静了,凌语芊回到床上,捡起画纸默默地看,直到身侧传来一声细细的呼唤。

    “妈咪——”

    琰琰半夜醒来,看到凌语芊手中的熟悉画纸,惺忪睡眼迅速闪亮,整个人也跟着爬起来,奔至凌语芊的身边,继续天真无邪地低吟,“妈咪,你又在想爹地了吗?”

    又在想爹地!

    连小小的他,也是这样感觉。

    “妈咪,我们叫爹地回来好不好?琰琰真的很想见到爹哋。”琰琰蓦然发出请求,软绵绵的声音充满了思念和委屈。

    凌语芊心像是被蛰到似的,迅速将他搂在胸前,转开话题,“琰琰,你觉得骏一叔叔怎样?”

    尽管不了解妈咪为何转开话题,琰琰还是如实回答,“骏一叔叔很好啊,我很喜欢他。”

    “那想不想骏一叔叔当你爹地?”凌语芊继续问,心里一抽一抽的,握住画纸的手指猛地揪紧起来。

    琰琰则困惑不解地反问,“为什么?那这个爹地呢?我们不要了?”

    凌语芊屏息数秒,意有所指地幽幽吐出,“嗯,不要了,再也不要了。”

    琰琰继续皱着眉头,小脸严肃地绷着,稍后,搂住凌语芊的脖颈,乖巧地道,“妈咪怎么想就怎么做,琰琰都会支持。骏一叔叔又好看又威武,还那么疼琰琰,琰琰也希望有个这样的爹哋呢!”

    凌语芊听罢,心里猛地又是一抽,不知是何滋味,她也缓缓伸出手,把他纳入怀中,然后,看着他重新睡过去,她则呆坐到天亮。

    大约十点钟的时候,沈乐萱忽然光临。

    打自休假后,凌语芊只在电话里和沈乐萱保持联系,今天算是第一次面对面。

    沈乐萱依然容光焕发、明丽动人,反观她,一夜无眠之后,憔悴又黯然。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糟糕,她破例化了一层薄薄的淡妆,与沈乐萱到楼下的花园,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

    “丹,你没什么事吧,你和总经理吵架了吗?”沈乐萱直截了当,切入主题。

    凌语芊眸色陡然一晃,若无其事地抿了抿唇,“何以见得?”

    “你突然休假,总经理每天失魂落魄,这样的他是我从没见过的,而唯一能勾动他情绪的人,便是你!”

    凌语芊沉吟,把话题转到她的身上,“乐萱,你当时怎么想着到日本公司做事?你不记恨日本当年对我们祖国的侵略吗?”

    “当然记恨啊。不过,这和我在日本公司工作是两码事。这段历史,我们不会忘记,但我们不能因为这段历史而与日本绝缘。日本当年的侵略,让我们看清楚它的野心,然后时刻提防和警惕,避免悲剧再发生。至于他们好的一面,我们应该持有接纳的态度,譬如人!”沈乐萱分析罢,稍顿了顿,“我和总经理共事五年,不仅工作上对他有所了解,他的为人品德也知道很多,他热衷慈善,做生意并非唯利是图,他还助养过不少儿童,其中不乏中国儿童。因此,尽管他是日本人,我还是对他感到钦佩和赞赏,而这样的日本人,我们应该友好相待。”

    “假如有可能,你愿意嫁给他吗?愿意嫁给一个日本人吗?”凌语芊情不自禁地再问。

    “如果这个日本人是他,那么,我想我是愿意的。”沈乐萱毫无犹豫地回答,猛然握住凌语芊的手,热切地道,“丹,我看得出总经理对你的感情,我知道他很爱很爱你。其实,总经理在公司的时间并不多,以前他经常到处跑,有次我曾经问他为什么,他说不方便回答。他明明高高在上,有钱有势,但我每次看到他,总觉得他很孤独、很寂寞,直到你的出现,我忽然萌发一个古怪的想法,觉得他好幸福、好快乐,他之所以幸福和幸福,是因为有你的陪伴。”

    一会,凌语芊才继续接话,“你今天来,他知道吗?”

    沈乐萱摇头,“不知道。我早想过来看你的,但最近事情实在太忙,总经理他又心不在焉,我每天都得加班才能把工作忙完,今天终于抽出点时间,立刻过来找你。”

    “对不起,让你操心。”

    “啥事呢,我们不是好朋友吗!假如我的到来能让你选对未来的路,我再忙也要过来!”

    “你也认为我应该嫁给他?”

    “当然!”沈乐萱正说着,手机忽然响起,有客户要来,她必须走了。

    凌语芊于是送她到小区门口,分别时,沈乐萱对她留下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丹,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我不清楚,也没资格去评论,如今,我想对你说的是,老天爷对你还是很厚爱的,因为它最终安排了一个很棒的男人给你。身为你的好朋友,我希望你抓住这个好男人,抓住你的幸福!幸福,是为懂得争取的人准备,别让他等太久,别折磨他太久,不然,我会心疼的。”

    幸福,是为懂得争取的人准备。

    整天下午,凌语芊都在反复琢磨着这句话,在回想着沈乐萱的交谈,还有李欣怡和母亲说过的那些话,然后,是这一年多的情景,各种各样的画面,总能和一个人扯上关系,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无怨无悔地付出,只希望她能幸福和快乐,如果这都不算爱,那什么才是爱?如此深情和深爱,她能辜负吗?她忍心辜负吗?

    第二天,她拿着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通过遥远的电磁波,听到他那因为激动而颤抖的嗓音,她忽然有股想哭的冲动,而见到他的人时,她是彻底地忍不住,热泪盈眶。

    如沈乐萱所说,他瘦了,憔悴了,往日明亮如阳光的俊颜,已经变得暗淡无光,这样的他,让她感到内疚,感到自责,且也感到心疼。

    她和他约在山顶,并肩伫立在山头,她先是静静注视着他,许久过后,看向前方,两手围住放在嘴边,大声呐喊出来,“野田骏一,你听好了哦,假如你不嫌弃我结过婚,生过儿子,带着三个拖油瓶,那你就娶我吧。”

    柔柔的话语,被微风阻挡回来,飘到野田骏一的耳际,他顷刻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生怕自己听错,他甚至做出笨笨的举动,用手使劲掐自己的胳膊,然后感觉到痛,一种幸福的痛。

    凌语芊也将视线从远方收了回来,侧看着他,音量放低了,却真切依旧,“我答应你的求婚,不过,我想先试婚,懂得什么是试婚吗?我是你名义上的妻子,我们有名无实,我暂时不履行妻子的某个义务,我需要心理准备,我需要尊重,我现在答应嫁给你,是因为你爱我,将来等我真正履行那个义务,则是因为我爱你!”

    “好!我答应,我答应你!”野田骏一终于晓得做声,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

    “还有哦,婚后我不想在你们家的大宅住,我想继续和我母亲、薇薇、琰琰一起住,或者,你可以搬到我们现在住的房子,你愿意吗?”

    “我愿意!”

    “婚礼从简,最好只有双方的家人参与,别宴请朋友亲人,你愿意吗?”

    “我愿意!”

    “琰琰不用改姓,将来等我和你的儿子,再冠上你的姓,而且,就算我有了我们的爱情结晶,你也不准阻止我疼琰琰,在我心目中,琰琰永远排第一,然后才是我和你的儿女,你能接受吗?”

    “那我呢?”野田骏一没有给出先前的回复,而是忽然反问。

    迎着他深情而渴求的目光,凌语芊美目闪过一抹狡黠的神色,“看你表现喽!”

    野田骏一则笑了。表现?他有的是,他一定会是表现得最好那个!

    “以上那些条件,是我暂时想到的,往后我还想到什么,会随时加,如果你都接受,那赶紧把那个戒指戴到我的手中,记住,我要上次那个……啊!”凌语芊还没说完,只觉手指轻轻一疼,一道耀眼的光芒直刺她的眼睛,她白皙的无名指已经套上一枚巨大的钻戒!

    这男人,竟然时刻把钻戒带在身边,还这么快就把她套住!

    她俏脸囧囧地,不禁娇嗔地瞟了他一眼。

    他则不由分说地抱起她,兴奋转着圈,周围那些花花草草,因为他们的幸福和希望,也兴高采烈地兴摇曳舞动起来……

    ——

    这样一个决定,来得突然,来得意外,却是所有人都期盼的。

    生怕凌语芊会反悔似的,野田骏一迫不及待地着手筹备婚礼,他果然守信用,一切照她的意愿去做,他带她正式见了一次家长,当然,这次的家长只有野田宏发、野田祈山和李欣怡。

    野田宏发依然不怒而威、缄口不提上次的意外,不过,对她并无任何刁难,算是接受了她。

    野田祈山倒是很亲切热情,至于李欣怡,结果如她所愿,高兴激动都已不足形容她的心情。午餐后,她立刻带凌语芊到她卧室,搬出她所有的首饰准备送给凌语芊。

    凌语芊由衷感激,都拒绝了,只象征性挑了一对精致小巧的珍珠耳环,殊不知,这正是李欣怡最喜爱的,因而对凌语芊更是疼到心坎去。

    再过半个月,凌语芊正式嫁给了野田骏一。

    洁白神圣的婚纱,裹住她玲珑有致的娇躯,把她衬托得更加美丽动人,野田骏一更是看傻了眼,丢了魂,失了魄。

    “丹,你好美,好迷人!”他握住她的手,迫切说出他的感觉。

    凌语芊也落落大方,俏皮地眨了眨眼,“当然,新娘子,都是最美丽的呀!”

    不,他的新娘子,才是最美丽的!野田骏一心中更加激动难言,拉住她,事不宜迟地走进礼堂。

    那儿,坐着野田宏发、野田祈山、李欣怡、野田骏一的姐姐和姐夫,另一边则是凌母、薇薇、琰琰,还有沈乐萱。

    尽管宾客很少,一切从简,但婚礼的程序还是神圣而隆重。

    在婚礼进行曲中,一对新人端庄而虔诚地站在双方证婚人的面前,跟随主婚人的指示一一操作。

    “野田骏一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简丹小姐为妻,永远爱护她、陪住她,一生不变?”

    “我愿意!”野田骏一不假思索的回答,响彻整个殿堂。

    “简丹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野田骏一先生为妻,永远陪伴他,一生不变?”

    “我愿意。”凌语芊也快速回应,淡雅温柔的承诺缓缓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紧接着,只闻一声巨响,整个大堂欢呼起来……

    ------题外话------

    下一章,回国了!当贺煜知道芊芊嫁人了,会怎样?到时精彩不断、重逢那章更是激情火爆不停。自“和谐风暴”袭击人类,大家都饿得面黄肌瘦,某床上捍将更是大呼做得不过瘾,简直浪费他的精湛床技。基于亲们多次问紫能否像以前那样把原版床戏放在群里,种种强烈的呼吁,紫决定顺意民意开群开唰,想看原汁原味超劲爆戏的请加QQ群号61577245,以后但凡网站审核不过的原版都会在群里补发。由于这无数千字的和谐内容是多出来免费送给订阅《蚀骨沉沦》读者们的福利,大家进群后必须截图本文订阅记录给管理员,欢迎亲们一起来共赏贺煜和芊芊更深情、更热切、更**蚀骨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