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83 回国啦!!

    http://

    “妈咪,骏一叔叔,祝你们新婚快乐,早生贵子!”小琰琰迫不及待地跑来,兴高采烈地说出凌语薇先前教过他的祝福语。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凌语芊带笑的美眸顷刻多了一抹溺爱,被洁白婚纱手套裹住的青葱玉指,温柔抚摸着琰琰的小脑瓜儿。

    野田骏一则干脆把琰琰抱起来,俊颜绷起,故作不悦,“琰琰今天可不聪明了,还叫叔叔,是否应该改口喊爹地了呢!”

    琰琰咯咯一笑,马上照做,“Yes,Sir!噢,不对,是Yes,爹地!”

    哈哈……呵呵……

    在场的人无不笑开来。

    凌语薇和沈乐萱也慢慢走近,提醒大家去拍照。

    教堂外面正好有个大广场,专门为结婚新人拍照用的,因而布置得浪漫唯美、如梦似幻。

    首先拍的是一张全部人大合影,然后,长辈们都到一边休息,一对新人则继续拍,至于小主人琰琰,更是窜来窜去,忙得不亦乐乎。

    几乎每一张照,都能看到他那神采飞扬、生机勃勃的小身影,还有各种各样的搞笑话语,为整个过程增添不少愉悦和趣味。

    由于婚礼低调进行,这次宴请的宾客只是一些关系比较要好的亲人和朋友,晚上的宴席便直接在野田家的大宅举行。

    尽管大家事先见过凌语芊,但今天经过这么一番精心打扮,众人不禁对她的美貌更加惊艳和赞赏,所有的视线几乎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迎着各种各样的目光,凌语芊落落大方,荣辱不惊,淡笑以对,让李欣怡对这个儿媳妇更是喜爱满意到极点。

    晚宴后,他们先送宾客,继而拜别长辈,才回原先的住处。因为时间紧迫,野田骏一来不及换新居,凌语芊之前住的只有三个房间,本来她提议让薇薇搬去和母亲共室,体贴的野田却说不用,所以,他今晚只是负责送她们回来,然后又自行离开。

    奔波劳碌了一天,大家都累了,早早便休息,凌语芊也带着琰琰回到自己的卧室。先安排琰琰睡下,自己则来到梳妆台前。

    晚宴的时候,她已换下婚纱,穿的正是此刻这件水蓝色的晚礼服,亮彩的蓝色将她整个脸庞衬得更加光彩照人,绝美脱俗。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飘远,飘到好几年前的那个婚礼上。其实,今天很多时候,她都开小差,一幕幕类似的情景总会让她禁不住地忆起一些幻影,整个人于是发呆、发愣,每每都是野田骏一温柔呼唤或提醒才回过神来。

    她知道,野田骏一必定清楚她在想什么,但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最可贵的是,他一点异样的反应都没有,让她不禁好奇,他是因为对她爱到无欲无求呢?或太沉得住气,太能克制和伪装。

    不过,虽然他若无其事,她却感到愧疚,不断自个叮嘱不能再神游,无奈根本做不到,结果她只能在无数次的自责、内疚和感动中度过。

    今天,他说她很美,其实,他何尝不是很帅。得天独厚的体魄,在美好衣着的装饰下,整个人显得更加英俊挺拔,帅气迷人。

    对她投来的那些目光当中,除了对她本身容貌表示惊艳和赞叹之外,还有羡慕的,她们在羡慕她有幸找到如此完美的男人。

    的确,他是她认识的男人中最完美的一个,他的优秀,不仅是外表,还有内涵和品德。不像某个人,即便长得天下第一,却缺乏一颗体贴入微、无私奉爱的心。

    唉唉,怎么又想起不该想的人呢!

    凌语芊细细的眉儿不禁蹙了蹙,在心中自个暗骂了一声,然后毅然甩开繁杂的思绪,开始卸妆、换衣服,洗澡,重新上床躺下时,习惯性地静视着琰琰,不料看着看着,琰琰蓦然醒来了。

    休息过的眼睛,显得越发闪亮,宛如两颗璀璨的黑宝石,琰琰一瞬不瞬地望着凌语芊,软软的声音天真无邪地问,“妈咪,你为什么总喜欢盯着琰琰看?”

    凌语芊愣了愣,若无其事地打趣,“那是因为琰琰长得帅啊。”

    琰琰眼中困惑之情即时褪去,伸手搂住凌语芊,“那琰琰继续长帅,这样妈咪会永远都看琰琰。”

    “当然,妈咪不看你,还看谁!”凌语芊也回抱住他,亲吻他。

    “骏一叔……爹地啊!野田皓杰今天跟我说,妈咪和爹地结婚后就不会再疼我。他还说,等妈咪再生个宝宝,我就变得不值钱了。”琰琰说着,变得委屈起来,小手儿更紧地圈住凌语芊的腰肢。

    凌语芊听罢,浑身僵住,胸口更是刀割一般的抽痛,赶忙抬起琰琰的脸,急切安抚道,“琰琰乖,别听他胡说,琰琰永远是妈咪最疼爱的小宝贝,不管妈咪将来有没有爱骏一叔叔,有没有再生小宝宝,都不影响妈咪对你的疼爱。”

    “真的吗?”琰琰扁着小嘴儿,难过欲哭。

    凌语芊又是一阵心疼,“当然,当然!在妈咪心目中,琰琰是独一无二,谁都无法取代!”

    顿时,琰琰舒心笑了,“呵呵,我就知道妈咪不会像野田皓杰那小日本所说的,我就知道他一定是不抵得妈咪你这么疼我,故意挑拨我们的感情。”

    凌语芊心情也跟着平复,重新把他搂在胸前,继续承诺保证,“琰琰以后别再胡思乱想知道吗,不管别人怎么说,都不用理会,你只要记住,妈咪永远疼你,且最疼你。骏一叔叔也会很疼你,会待你如亲生儿子。”

    “嗯嗯,知道了,琰琰谨记妈咪的话,琰琰也最爱妈咪,然后是姥姥和薇薇阿姨,再就是骏一叔叔……哦,不对,是骏一爹哋!”

    “呵呵,爹地就爹地了,不用加名字的。”

    “好!太棒了,琰琰终于也有爹地了,那些坏蛋们以后再也没机会说我是野种了。我不但有妈咪,还有爹地,琰琰的爹地妈咪比他们的都好、都优秀!”琰琰兴奋说罢,重新埋头在凌语芊的胸前。

    凌语芊内心则又是一阵荡漾,再度体会到,琰琰是那么的需要一个父亲!

    琰琰你说的对,你有爹地了,将来再也不用到处认爹地,不会再受欺负和侮辱。

    她的心情越发激动,欲抬起琰琰的脸儿,却发现他又睡过去了。小孩子就是好,想睡就睡,想醒就醒。

    不过,今晚她也不差,不久也进入了梦乡,她的怀里,依然紧抱着她最珍贵的小宝贝!

    接下来,日子没有多大变动,由于两人是这样的特别婚姻,也就不存在什么新婚燕尔,缠缠绵绵,就连度蜜月,也彼此约好等“试婚”成功后。

    所以,再过几天,凌语芊如常回公司上班。外国人的性格不同中国人,对于她的结婚,同事们只是很礼貌地祝贺,而她更是不会主动多扯。

    生活上,野田骏一和她相敬如宾,和谐美满。他每天晚上都会陪她一起下班,过来她的住处享用凌母亲自准备的晚餐。他一如既往地呵护和关爱她的家人,对琰琰也视如己出,不知情的人,一定不会想到他和琰琰是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

    每个周末,她带琰琰随他回野田家的大宅吃饭,从而也深入了解到这个大家庭,不过,每次她都是默默看着众人,没有参与任何话题。

    本来,她以为日子就这样平静安宁的过下去,至少,会维持一阵子,然而,最近几天她突然发现野田骏一情绪低落了很多,再经沈乐萱告知,她才得知,他那野心勃勃、疑心病重的弟弟野田骏二,又是在公事上针对他。

    野田骏一想她每天都过得无忧无虑,公司的事极少跟她提及。她对野田骏二的了解,是从沈乐萱那得到。

    大概是由于野田骏一的特殊过往,野田骏二很早就被当成公司接班人来培养,职位也在野田骏一的上面,对这些,野田骏一并无计较,反而是野田骏二,妒忌野田骏一的才华和能干,总担心野田骏一会抢走他的接班人地位,处处排挤和中伤野田骏一,有时候还在工作上利用他略高一级的副总裁身份,阻止野田骏一的发展和发挥,这次更过分,为了一己私利,竟然害野田骏一和手下团队辛苦了两周商讨策划出来的好计划化为乌有,难怪野田骏一会如此惆怅。

    时钟已经对准傍晚6点,大家陆续下班,凌语芊也收拾一下东西,拎着手袋走出公关部,来到总经理室。

    她先是在茶水间泡了一杯绿茶,小心翼翼地端着,推开总经理室的大门。

    办公桌后的大椅上,庞大的人影正埋首沉思,闻声迅速抬头,见到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俊颜即时露出歉意,“对不起,我忘了时间了。”

    凌语芊巧笑倩兮,绕过办公桌来到他的身旁,“我已经打过电话给我妈,说我们今晚不回去吃饭了。”

    说着,她把茶递给他,神态更加温柔,“来,提提神。”

    野田骏一接过,快速喝光,然后站起来,“我们还是回去吃饭吧,免得浪费你妈的一片心思。”

    凌语芊则按住他,“不浪费不浪费!菜还没煮呢,放在冰箱里明天吃一样的。”

    野田骏一便也坐下,幽邃的黑眸深望着她,猛然握住她的手,由衷兴叹,“丹,谢谢你,你真是个温柔体贴的好妻子。”

    凌语芊先是羞涩地笑了笑,手任他握着,嘟起小嘴嗔道,“你呢?你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呢。夫妻奔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却总是有苦一个人撑,你知不知道,其实我要的生活并非只有无忧无虑,我也要偶尔替你分忧,和你共甘共苦!”

    野田骏一怔了怔,“乐萱都告诉你了?”

    “是呢,你有烦恼事,我身为你的妻子,却是由另一个女人口中得知,你说你是不是该打?”凌语芊继续佯装不悦和委屈。

    野田骏一紧张起来,赶忙解释,“对不起,我……我……”

    “你不是故意的?你不想我担心,所以才蒙住我,对吧?”凌语芊忍不住摇了摇头,叹了叹气,又是给他一记无奈的瞟视,安慰出来,“那个野田骏二,根本就是个没品的人,不值得我们去纠结,这次的事就当教训,彻底认清他,以后多多防备,不再让他得逞。”

    野田骏一颌首,抚摸着她柔润光滑的的手儿,星眸再对上她的脸时,很认真很诚恳,“丹,假如我想离开公司去别的国家发展,你愿意跟我去吗?”

    凌语芊略作沉吟,反问道,“你应该听过我们中国人有句俗语,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嫁给你,那肯定是你去哪,我也去哪的。”

    野田骏一大喜,事不宜迟地说出计划,“那我们去中国,我打算去哪里开超市,其实我很早就跟爷爷提过,爷爷也基本同意了。”

    中国!

    凌语芊即时震住了。

    野田骏一见状,神色转为讷讷的,“怎么了,你不喜欢?”

    “呃,没……没。中国是我的故乡,忽然想到要回去,有点意外而已。”

    “嗯,我也想到那里是你的故乡,你妈应该很想家吧。我们这次是先去视察市场,可以顺便带你妈和薇薇回去一趟,将来要真的在那里搞超市,再决定要不要回去定居。”

    凌语芊不再做声,只是一个劲地淡笑着,内心里却是思绪翻滚。

    一会,野田骏一见时间不早了,于是带她离开公司,就在附近用餐,期间,他再次说起他的宏图伟略,凌语芊却心不在焉、神思恍惚,直到晚餐结束,他送她回到住处时,她又离开陷入另一个震惊和犹豫。

    凌母告诉她,她父亲那个姨妈,原来很早就搬过来旧金山市居,今天正好碰上,不过,姨妈还带了一个坏消息,茵茵姑婆年事已高,目前正在医院留医,医生说,茵茵姑婆只剩一个多月的命了。

    关于茵茵姑婆,凌语芊不止一次听母亲提起,在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因为创业拼搏,自己和薇薇都是交由这个姑婆带大,姑婆还待母亲如女儿,后来年纪大了,不喜欢大城市的生活,回乡下去居住。

    看着母亲悲切忧虑的样子,凌语芊握住母亲的手,迟疑地道,“妈,你想回去看看茵茵姑婆?”

    凌母依然悲愁满面,如实回答,“她对我们那么好,如今大限已至,可以的话妈真的很想回去看看她,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其实,妈心里一直放心不下的人,就是她。”

    母亲的心思,凌语芊当然懂得,想起野田骏一今天跟她谈及的事,不禁也把情况说出来。

    凌母听罢,又惊又喜,“那……你是答应回去了?”

    “嗯!”凌语芊点头,兴许,这就是天意吧,“我明天找他说说,看能否尽快安排。”

    “好!好!”凌母总算有点欣慰。

    凌语芊也会心微笑,让母亲先是休息,自己则到阳台发呆,大约半个小时后,回房。

    第二天,她把情况告诉野田骏一,野田骏一于是更加坚定去中国开拓市场的决心。

    考虑到g市是中国的重点城市,经济又极为发达,他还把第一间超市地址定在g市。然后立刻着手去安排回国的日子,结果,定在半个月后。

    得知要回国,最兴奋的人莫过于琰琰。

    他几乎每天都会问一次,中国是怎样的,g市是怎样的,和旧金山比哪儿更大,更漂亮且更好玩,哪儿的人更可爱,哪儿的东西更好吃。

    凌语薇没事可做,每一次都是淘气地回答他,当然是g市更大,更漂亮和更好玩,祖国的同胞最可爱,祖国的东西最好吃,她还特意补充了一句,“琰琰,我们祖国的月亮都比这儿圆呢。”

    因此,琰琰更加期待了,特别是出发前夕,大家都在收拾东西,他小小的身子则在屋里跑来窜去的,小嘴不停念叨,“太棒了,明天早上就出发回中国了,再过两天就可以见到漂亮的g市,那是琰琰的故乡,是妈咪,姥姥和薇薇阿姨的故乡!”

    他仿佛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冲到凌语芊的面前,天真无邪地问,“妈咪,你不是说爹地在我们祖国当兵吗,我们这次回国,能否找到爹地?”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几乎都震住了,特别是凌语芊,整个脸庞倏忽转白。

    “妈咪……”琰琰不知道实情,继续嚷着。

    凌语芊总算恢复过来,望着他满眼热切和渴盼,她心里像是被割开来,淌着一滴滴鲜血。

    自从她和野田骏一结婚后,琰琰不再提及爹地,那张画像也被她特意收起来,她还以为他已忘了这号人物,想不到,他还记得,莫非,这就是所谓的父子天性?

    乖巧懂事的凌语薇,已经把琰琰叫了过去,用其他的事,转开琰琰的注意力。

    一会,凌语芊也继续忙碌,一言不发,但心情再也无法宁静。

    待一切收拾完毕后,琰琰已被薇薇哄睡了,凌语芊洗完澡,顶着微湿的头发来到窗边。

    由于是月中旬,今晚的月色很亮,很美,繁星满空,把她的心照得更加明晰,更加寂寥。

    这些天,整个屋子都洋溢着一股兴奋激动的气息,每个人的脸上都眉开眼笑,各种关于中国的字眼经常被提起。

    不仅是琰琰对这次回国感到很兴奋,她看得出母亲和薇薇也十分期待,毕竟,那始终是生活过多年的地方,那里充满着很多回忆。

    而自己呢,又是怎样的心情?她从没去深入想过,但不想,不代表不存在,就算她刻意去忽略,某些感觉依然无法抹去。

    “还没睡?”一声轻柔的呼唤蓦然响起,把凌语芊从沉思中唤醒。

    她回头,看到母亲不知几时进来了,正慈爱关切地望着她。

    抿唇回母亲浅浅一笑,凌语芊略略沉吟,直接问道,“妈,你都放下爸了吗,这次回去没想过会遇上他吗?没想过要是碰到,自己应该怎么办吗?”

    似乎早就看透凌语芊的心事,凌母对这些问题并不震惊和诧异,定定看着凌语芊,意味深长地反问,“你呢,因为还放不下贺煜,就想着会和他重逢,担心会发生一些事?”

    “呃,没……没有,不是这么一回事。”凌语芊赶忙否决。

    “既然如此,那不就得了!”凌母叹了叹气,拉起她的手,“芊芊,你大了,已经为人妻,为人母,很多事不用妈督促,相信你会知道怎么做。你是个善良的女人,你已经选择嫁给骏一,虽然你们目前还是试婚阶段,有名无实,可正因为名义上你终究是他的妻子,你必须尽到做妻子的最基本责任。你和他结婚,代表你要进入一种新的生活,以前的某些旧事,过去了,就该忘记。琰琰是小孩子,有些人有些事他可以提,但你不准想。骏一的好,你比妈还深切体会,所以,别辜负他,千万不能伤害他。至于有些人,即便碰巧遇上,那也没什么,你可以默默地看一眼,然后当成陌生人转身离开,你甚至可以和他打声招呼,然后离去。就这样,就这样。”

    凌语芊也反握住母亲,答允承诺,“对不起妈,让您操心了,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也不会让他失望。”

    凌母欣然地颌颌首,拉着她走向床榻,“时间不早了,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而且,这十几个小时的旅程,要看好琰琰可不轻松呢。”

    “嗯,你也早点休息。”凌语芊送凌母到门口,再道一声晚安,关好房门后回到床上,默默看着琰琰,揉摸着琰琰的脸和头发,随即躺下,又是好一阵子后,极力强迫中总算进入了梦乡。

    琰琰上次坐飞机,还只是一岁,什么也不懂,这次,他即将三岁半,又生性聪颖,调皮淘气,鬼精灵地很,几乎没有一刻能闲下来。

    野田骏一估计早料到这样的情况,包下整个头等舱,才不至于引来投诉。他还很体贴地叫凌语芊和凌母等人好好休息,由他陪同和照顾琰琰。

    凌语芊对他不禁又是一阵感激,答应由他陪琰琰聊天,但她也没有睡,而是静静看这他们“父子俩”兴致勃勃地“高谈阔论”,默默为这温馨融洽的画面所陶醉和感动。

    后来,琰琰困得实在撑不住,终于睡了过去。她也在野田骏一温柔深情的注视下缓缓闭上眼睛。

    庞大雄伟的飞机,继续在云端上急速穿梭翱翔,朝中国的南边直奔而去……

    ------题外话------

    关于有些亲不懂怎么进群,我在这里再说一下,这是QQ群,表示亲们必须有个QQ,然后查找群那里输入群号:61577245(大写是六一五七七二四五),申请加入。已经加群的亲们,请尽快根据管理员的指示提供订阅记录,过两天额外福利上演了,你们真想看原汁原味的,可别耽搁了哦。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