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90 深夜,他霸道查勤

190 深夜,他霸道查勤

    http://

    见到凌语芊,野田骏一惊喜交集,刻不容缓地奔过来,下意识地握住了凌语芊的手,“丹,你总算回来了,你没什么事吧?”

    “姐夫您放心,姐姐没事,不过被蚊子咬了很多伤口,又红又紫的。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凌语薇抢先答了,这单纯的小丫头好心办坏事,让凌语芊越想回避的事情,越是躲不开了!

    野田骏一听罢,关切依旧的眼眸即时寻向凌语芊裸露在裙子外的肌肤,如期见到那凝脂般的雪肌上布满一块块印痕,先是愣了愣,一抹怪异的神色在眼中稍纵而逝。

    这样的眼神,让凌语芊心里一咯噔,急忙用解释来掩饰,“我没事,等下搽点风油精就行了,对了,你还没吃饭吧,不如我们叫餐上来吃?”

    说着,她小手也本能地从他宽厚的掌中抽了出来,发觉野田骏一依然神色复杂地注视着她,她更加逃避,“今天跑了一天,满身汗水,怪臭了,我先去洗个澡。”

    她没有再看他,连母亲等人也暂且忽视,迅速离开客厅,直奔自己的卧室,紧绷的心情这才略微舒缓些许。

    她先是背靠房门发呆一会,继而拿起睡衣进浴室。

    脱去衣服后,她站在镜子前仔细认真地审视着自己,结果超乎她的想象,那混蛋誓要她不能和野田骏一“行房”似的,在她身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吻痕。

    看着这些羞人的印记,她不禁想起野田骏一的眼神,薇薇不懂情事,兴许不晓得这代表什么,但野田骏一是个成熟的男人,想必隐约猜到吧。

    怎么办?自己要不要跟骏一坦白?然后呢?坦白的结果会是怎样?她想,根据骏一对她的爱,一定会包容,但也不会放过贺煜,那么……

    不,她不愿意看到这样,虽然她痛恨那个好色淫邪、卑鄙无耻的混蛋,但她还是不想这事情揭露出来,刚才之所以那样威胁那混蛋,不过是希望阻断他的邪念,希望他别再纠缠,并非真的会豁出去,因为自己输不起,骏一更加输不起。

    然而,她了解贺煜的个性,一定不会就此罢休。她到底应该怎样才能阻断他的念头呢?哎,她就知道不应该回来,G市尽管不小,但怎么说还是有机会碰到的,而且还是这么快,还一碰上就这样……

    可恶的男人,坏蛋,坏蛋!为什么还是要阴魂不散,偏要打破自己平静的生活!

    不知多久没暗自悲伤饮泣的凌语芊,不禁蹲在洗手台前痛哭起来,脑里还渐渐跃上今天被占有的情景。

    其实,在那一**激情中,她是有感觉的,她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记住这些,她讨厌自己竟然有感觉,她顿时觉得自己好脏,于是冲到浴缸里,注满热水迫不及待地往身上洗刷起来。

    她倒了很多沐浴露,使劲冲刷身体各处,然而,这些印记已在皮肤上生成,即便她能冲掉他留下的气味,却不能立刻消除这些痕迹,看着邪魅的它们,她无法克制地想起欢爱的情景,特别是……的胀痛,让她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他当时是怎样在……,还有每一次攀上最**时那一**充沛的热流……,整个人不禁更加崩溃。

    坏蛋,大坏蛋,坏死了,为什么要这样嘛!为什么老爱欺负她,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她。

    不想再自个折磨下去,凌语芊停止冲洗,浑身疲软地躺在浴缸上,由于水蒸气袭击,她昏昏欲睡,神志慢慢趋于不清,直到外面传来拍门声和叫喊声。

    有母亲,琰琰,薇薇,还有野田骏一!

    看来,她进来一定很久很久了。

    凌语芊悠悠转醒,坐直身子的同时,朝外面应了一声,好让他们放心,继而从浴缸起来,抹干身子,穿上睡衣,再仔细检查一次没有异样后,开门出去。

    对于她大热天穿着长袖睡衣,大家无不感到诧异,特别是野田骏一,又是那种诡异得让人头皮发麻的眼神。

    凌语芊心虚地别开脸,将琰琰抱了起来,借此移开窘局。

    大家于是没多纠结,一起移步到饭厅,开始用餐。

    避免话题又回到自己身上,席间凌语芊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琰琰身上。

    琰琰被冷落了一天,趁机撒娇着,要凌语芊为他夹这为他夹那,还提出一个请求,要凌语芊明天陪他去逛街。

    凌语芊忙得不亦乐乎,还不假思索地答允了琰琰的要求,整顿饭下来便也相安无事,结束后,她借故今天奔波过度,想早点休息,于是委托凌母照顾琰琰,自己再次回到卧室。

    身体上的不适依然存在,即便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她也无法立即入睡,唯有拉紧被子,将自己密不透风地躲在里面,呆呆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神思恍惚,方寸大乱,不知所措……

    同一时间,魅俱乐部,还是那个金壁辉煌的高级vip房,也还是那伙出类拔萃的哥儿们,不过呢,气氛倒是完全不同了。

    以往总会借酒消愁的贺煜,进来这么久却是滴酒未沾,只静静抽着烟,烟雾缭绕中映出他满是思忖的俊脸。

    其他几人,皆被他这份难得的“安静”给慑到,无不好奇地盯着他。

    “老大,发生什么好事了,快说来听听吧。”总是沉不住气的李承泽,首先发话,琥珀色的眸子闪烁着兴致勃勃的光芒。

    平时大家在这里聚会次数不少,但没有一次是贺煜主动提出,今晚就不同,大约7点多的时候,他忽然打电话给振峯,约大家到这儿来,他还跟昊宇说,让俱乐部的会计明天把帐单寄到贺氏集团。

    这么多的反常举动,怎不叫大伙好奇和诧异。

    所以,当李承泽问出口,其他几人注意力也更加集中过来。

    “总裁今天好似一整天都没回公司,原本的行程也都推迟了,那就是说,与公事无关。”池振峯也迟疑地道出一句。

    刚从外地回来的何志鹏发挥其侦探头脑,有模有样地推断着,“大哥能不再借酒消愁,看来心情挺不错,还主动提出请客,今天一定遇上了大好事。”

    至于在某方面经验老到的花花公子昊宇,则一针见血,“老大春风满面,浑身散发着淋漓发泄后的舒畅和餍足,看来,我们以前担心老大某器官生锈是多余的。”

    众人听罢,又是一阵惊震,李承泽更是迫不及待地对贺煜直接询问,“老大真的吗,老二说的是真的?你今天开荤了,还奋战了一整天,哇噻,那个女神是谁?”

    的确,能让清心寡欲、面对各色美女各种挑逗都无动于衷的老大破戒开荤,还骁勇奋战一整天,且事后心情似乎很不错的女人,根本就是个神!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往后,他们再也不用苦心安排女人来引爆老大的欲火了。

    随着他们的述说,贺煜思绪已经情不自禁地回到白天,整个人于是再度陷入**蚀骨当中,他沉吟了下,取出手机,拨打她的新号码。

    通了,不过没人接!

    是她不在身边呢?又或者……故意不接的?

    一想到是她故意不接,他心中怒气便起,俊颜一下子阴霾下来,于是再打,不停地打,直到她的声音终于传来。

    “喂——”

    娇娇柔柔的嗓音,带着刚刚睡醒的慵懒,让人听着,立刻想起她那柔若无骨的身子,曾经如何无助地臣服他的身下,以致贺煜酥到骨子里去。

    当然,他不会因此忘记正事,故意板起脸,沉声道,“怎这么久才接电话?”

    凌语芊大概知道了来人是谁,电话里趋向安静。

    贺煜没理会,自顾质问,“有没有遵照我的话去做?你现在睡在哪间房?是独立睡一间呢,或还和那日本鬼子一起睡?”

    “要你管!”凌语芊终于再开口,羞恼的嗓音已无先前的沙哑,看来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信不信我现在就过去?”

    “你……”

    “记住,别再让那鬼子看你,也别让他碰你,否则……有你好受的。”

    “变态,恶魔,淫贼!”

    一听这些骂人的词语,贺煜心情大悦,确定她是听了他的话,毕竟,要是那日本鬼子在一旁的话,她肯定不敢这么说的。

    深眸里先前的阴鸷神色顿然消失,漆黑中亮起一簇光芒,那是**的涌动,他低沉轻笑出声,“小东西,知道老公现在想做什么?把你压在身下,狠狠爱个够!”

    “那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把你压在身下……杀死你!”

    “哈哈……看在你很听话的份上,好了,快休息吧,养好身子,老公很快再找你。还有,别忘记我跟你叮嘱的话,早点想办法和他摊牌。”说罢,他对着电话,深情一吻,在她气咻咻的咒骂声中,意犹未尽地挂断电话。

    这也才看到,无数对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闪烁的都是同一种光芒——仿佛他们刚刚看到的是,一个外星人!

    对于他们的惊奇目光,贺煜丝毫不理,把手机放回口袋,拿起酒瓶,往杯子倒满,端起浅尝,看着那殷红的液体在他指间流动荡漾,他脑海即时幻化成她妖娆妙曼的娇躯,下腹随之一热。

    呵呵,苦守了三年的他,看来真的中魔了,中了这小东西的魔法,无时无刻不想起她,无时无刻不念着她。

    贺煜在这厢回味体会,其他的人则好奇到极点,李承泽一屁股坐在贺煜身边,发表出心中的震惊,“老大,那个能让你开荤的女神是个有夫之妇?是个日本女人?”

    看来,大家对贺煜刚才谈电话的内容都听到了。

    “不会是个女优吧?”何志鹏也翻了翻白眼。

    昊宇神色魅异,一言不发。

    肖逸凡则心里很不是滋味,估计无法接受贺煜会挑上这样一个女人。

    至于池振峯,则另有一番想法,他想起了那天贺煜被一个小男孩认成爹地的情景,想起贺煜对那个小男孩的特别情愫,想起那个小男孩说妈咪叫大美女,爹地叫野田骏一!

    他讷讷地看着贺煜春心荡漾陶醉沉迷的样子,忽然也挪动一下身体,坐到贺煜的旁边,沉吟地道,“总裁,你见过帆帆的母亲了?”

    贺煜眸色一晃,盯着池振峯,不回话。

    “她是个怎样的女人?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池振峯继续问,他还记得,简帆说过是中国人,照这么说,那个女人是个中国人?

    贺煜还是没回复,反而吩咐何志鹏,“你明天来我办公室一趟,我要你帮忙查一个人。”

    “查一个人?谁啊?”何志鹏更加好奇。

    “野田骏一。”池振峯代为回答,精明的星眸仍然牢牢锁定贺煜,可惜,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高深莫测,根本让人看不透,摸不着。

    所以,大家可谓被吊足胃口,而那罪魁祸首却无半点不好意思,他本意就没想过勾起他们的好奇心,是他们自讨苦吃,胡乱揣摩人家的心思,不经允许就偷听人家的讲话,呵呵,那就先让你们这几个小子受受罪吧,等时机到了,会让你们知道的!

    贺煜想罢,越发心花怒放,继续端起酒来品尝,还闭起眼,回味某些**的体会,最后整个人都醉了。这次,不同以往的酒醉,而是沉醉在那早已渗入他灵魂的小东西身体内。

    凌语芊那边,被贺煜的“查勤”电话吵醒后,再一次进入失眠状态。她起身下床,走到窗口边,将自己沐浴在皎洁的月光和冰凉的夜风当中,无奈周围环境再美好,也消除不了她心中的纷乱和愁苦。

    不一会,房门被缓缓推开,一个高大颀长的人影无声无息地走了进来,见到窗口处的她,便也朝这慢慢靠近。

    凌语芊觉察到,下意识地侧目,见到光亮夜色中映出的熟悉人影,美目霎时一慌,但又不自觉地内疚。

    “今天不是奔波了很长时间吗?怎么还不睡觉?”野田骏一低沉的嗓音还是那么的温柔,温柔得让人想哭。

    凌语芊眼眶儿即刻就热起来了,咬唇看着他,这张永远都温润如玉、让人感到安宁和舒心的俊脸,心情彻底无法控制,泪眼立即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