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92小东西,你太不乖了,伤透我的心

192小东西,你太不乖了,伤透我的心

    http://

    “求之不得,我正有此意呢!我请客,当是为你们洗尘!”叶心兰立刻豪爽地答允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那我们可以吃川菜吗?”琰琰也迫不及待地提出一个请求。

    前几天才吃过湘菜,今天就想池川菜,看来小家伙打算要尝遍祖国各种各类的菜色。

    “行,你做主!”叶心兰在他光滑细嫩的小脸亲昵地捏了捏,随即解下丝巾递给售货员,“对不起,这丝巾我暂时不要了,你卖给那个配得上它的人吧!”

    说罢,饱含深意地朝季淑芬瞟了一眼。

    季淑芬早就被这一波接一波的意外震惊和恼怒着,如今接到叶心兰得意的示威,更是忿怒不已,下意识地看向凌语芊。

    可惜,凌语芊由头到尾都将季淑芬当透明,在野田骏一抱着琰琰走开时,她也牵住薇薇,与叶心兰有说有笑地离去。

    热闹的场面就此冷却下来,季淑芬面色越发难看,恨恨的目光紧紧追随着那几个人影,特别是被野田骏一抱在肩上的小人儿,她有股欲追上去的冲动,无奈脚底像是在地面扎了跟似的,动弹不得。

    “太太您好,我帮您把围巾包起来吧?这款式和颜色都非常适合您,戴上它您的心情也会明朗许多的。”店员总算做声,其中一人走了,她终于敢给出了迟来的回复。

    然而情况已经大大不同,季淑芬回过神来后,不禁迁怒于店员,给店员恶恨恨一瞪,也将丝巾从脖子扯下,用力甩到架子上,扬长而去。

    她蹬着三寸高根鞋,使劲踩在商场地板砖上,边走边回想刚才的情景,心里愈加不忿和恼怒,不一会,她离开商场,坐车直奔贺氏集团,来到贺煜的办公室。

    要是在家中见到她,贺煜估计会视若无睹,可这是公司,她甚少出现的地方,贺煜深邃的黑眸不由飞速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稍后听她气急败坏地报出某件事时,冷静的心不禁也开始起了荡漾。

    “阿煜,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帮妈妈,其实也是帮你自己,你刚才没见到,根本不知道那小贱人多淫dang,她亲自给那日本人买领带,亲密地叫日本人为老公,还笑倒在日本人的怀中,好吧,她下贱也就罢了,竟然带着我琰琰认贼做父,琰琰简直当那日本人亲生爹地似的,还被教育得是非不分,目无尊长,无礼野蛮……哎呀,总之就是个坏小孩,我不能让他变成一个没有教养的坏小孩。既然这小贱人另嫁他人,那我们上诉吧,将琰琰抚养权拿回来!”季淑芬直到现在依然无法接受凌语芊,今天这一备受挖苦和冷落,更是深深挑起她隐藏心底的讨厌和排斥,这些话于是说得加油添醋,夸大捏造多于事实。

    贺煜早就了解她的个性,对她的话不会尽信,但他捕捉到了大体方向,他确定的事实是,那不听话的小东西,今天陪小日本去逛街,还买了领带送给小日本。

    领带如此具有特别意义的礼物,是妻子送给丈夫的基本礼物,想当初他和这小东西也结婚有两年,她甚少送过礼物给他,更别提是领带。

    看来,她一点都不乖,非但没听从他的吩咐和小日本摊牌,反而去买礼物讨好小日本,哼!

    随着这声冷哼在心里生成,贺煜俊颜也倏忽深沉起来。

    季淑芬见状,更是抓住机会继续煽风点火,一副伤痛欲绝状,“阿煜,妈平时说你说得没错吧,这样的无情女子根本

    就不值得留恋,我们在这头为她的死难过缅怀,她却早已经搭上另一个男人,过得逍遥快活,枉你对她念念不忘,无数次借酒消愁喝得酩酊大醉,伤心又伤身,真是大大的不值得呀!”

    “好了,这些我们就不追悔了,现在要做的,是把琰琰夺回来,我们贺家的人,绝不允许喊个鬼子为父亲!”季淑芬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见贺煜一言不发,按捺不住了,语气更加急切,“阿煜,你可说说话啊,妈刚才说那些,你都听到了吧?你打算怎么做,听取妈的提议对不对……”

    “回去吧。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吃午饭吧。”贺煜总算开口,却是无关要紧的一句话,而且,那冷峻的面容没半点关切之情。

    所以,季淑芬不满意了,但又不敢发作,唯有继续耐着性子道,“妈不饿,再说,事情这样,妈哪吃得下。”

    “我有事忙。”贺煜很明显地下逐客令。

    季淑芬怔了怔,欲再做声,却见贺煜拿起电话,吩咐司机,“阿仁,你把车子开到一楼大门口,送我妈回去。”

    放下电话,他再次看向季淑芬,依然很淡漠的样子,“阿仁两分钟候会在楼下等你。”

    季淑芬始料不及,被儿子的冷漠刺痛,简直伤上加伤,她不甘心地继续辩解,“阿煜,难道你不信妈的话?好,我承认对她有偏见,但这次我说的都是事实,她嫁人了,她彻底不值得你爱了,不管她以前干不干净,她现在一定不洁,她再也不专属于你,那日本人长得很壮,那个国度又是出了名的性特别,你想想,她不被那日本鬼子弄得……”

    “出去!立刻给我滚!”一声震耳欲聋的怒斥,俨如雷电般打断季淑芬的话,贺煜俊颜彻底变色,变得很阴沉,很恐怖骇人。

    季淑芬本能地打了一个寒颤,嘴唇嗫嚅,直想继续火上加油,好把将事情推到顶点不可收拾,可她终究没这个勇气,她无法预计接下来儿子的怒火会狂飙到怎样的程度,故她决定先离开,回去找丈夫从长计议。

    “行,妈回去,妈这就走,你别发火,别为不值得的事和人伤了身体,妈是最爱你的,最爱你的人,是妈!”她不忘最后来个安抚和表达母爱,话毕,对贺煜来回瞧了几下,心神不定地离去。

    随着办公室大门的关闭,把一切声音也杜绝在外,整个宽阔的空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贺煜的心情更是濒临零点。

    尽管他拥有一流的冷静和稳重,但此时此刻是再也不能镇定下来,母亲刚才说的某些话,反复回荡耳边,像一道道利箭,狠狠擢着他的心。

    才两天功夫,他的世界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说是翻天覆地,一点也不夸张,任何与她有关的事,对他来说都能起到极大的影响力,更何况,她死而复生!

    快要三年的日子,他过得生不如死,尽管接受不了她的噩耗,但他从未想过她会死而复生,还完好无缺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可惜,她不是一个人回来!正如母亲所说,她嫁人了,嫁给一个日本男人,那个男人,拥有一副极好的体魄,那个国度,传闻在性方面有着特别的癖好。

    所以,当见到她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感觉到的不只是惊喜,还有浓浓怒气和妒忌,妒忌和怒火比激动狂喜还更甚,以致做出后面那些事来。

    他毫不停歇地疯狂占有她整整一天,不可否认与多年的禁欲导致的本能需要有关,但也因为,他要用自己的味道覆盖那日本鬼子留在她身上的味道。

    其实,在那三番四次的激情中,虽然他的身体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抒解,然而他的灵魂却是毫无止境地倍受着痛苦的折磨,想到她曾经无数次这样躺在那日本鬼子的身下承欢,想到在性方面有点变态的国度出产的男人可能还更疯狂更淫邪地亵渎她的身体,他简直要崩溃,唯有更疯狂地占有她,不惜在她脆弱娇嫩的身体烙下他的印记,好借此消除日本鬼子的痕迹,且阻止她继续被那鬼子糟蹋。

    可惜,这终究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他刻意忽略和逃避,不代表不会发生,她不同他的事业和工作,根本不到他控制。

    这不,她就和那男人逛街,买礼物送那男人了吗,她做这些,是因为昨天被自己占有,感觉愧对了她的“丈夫”,特意做出的补偿呢,又或者,这是她的本意,真心甘愿当那日本鬼子的贤妻?

    “将来我们结婚住在一起后,我会每天陪你起床,帮你搭配衣服,我要买很多领带给你,每一款领带搭配什么样的衣服,都由我来负责,人家看到你穿着品味高,心中一定在想,这个出色的男人家里必是有个很优秀的妻子。怎样,是不是觉得很自豪?”

    这番话,是八年前当他还是楚天佑的时候,曾经有一次逛街,她对他说的。当年,是她第一次送他领带,她还答应过他,这辈子只为他一个人买领带,也只为他一个人穿衣解带。

    小东西,这些话,你还记得否,你大概不记得了吧,否则你不会这样伤透我的心,给我带来无以复加的痛。

    其实,他昨天就已经看得出,她变了,美丽的心灵之窗,承载的再也不是以往的熟悉的爱意和眷恋,有的只是痛恨甚至厌恶。

    在那一次次欢爱中,他多希望能看到她像以前那样,陶醉,享受,迎合,与他一起共登极乐,而事实上,她宁愿咬破嘴唇也不肯shen吟出来,宁愿痛苦压抑也不愿尽情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