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93被撩得心猿意马,被弄得心慌意乱

193被撩得心猿意马,被弄得心慌意乱

    http://

    在那一次次欢爱中,他多么希望能看到她像以前那样,陶醉,享受,迎合,与他一起共登极乐,而事实上,她宁愿咬破嘴唇也不肯shen吟出来,她宁愿痛苦压抑也不愿尽情绽放,他再也看不到那个妩媚撩人的小东西,再也体会不到与她灵肉结合的淋漓畅快。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那个眼里只有他的小女人,找上了别的男人,对别的男人展现她的唯美。

    除了她,他看不上任何女人,但是除了他,她却依然能够逍遥自在地恋上另一个男人。

    是谁说专情是女人的特性?依他看,女人才是最薄情寡幸的那个!才是最能伤人的那个!

    呵呵……

    呵呵……

    贺煜想罢,苦笑起来,还笑出了眼泪!

    为了她,他懂得流泪,可惜,她再也不稀罕。

    他仰起了脸,后脑勺抵在椅子边缘,把那灼热珍贵的泪水给逼了回去,然后,隔着模糊的视线呆呆看着天花板,看得出神,直到有人进来也不觉察。

    见到这样的贺煜,池振峯很是诧异。

    总裁那双素来布满冷漠锐利的鹰眸,竟然出现了眼泪!

    他确定,那是眼泪,他还确定,这样的情况一定是私事造成,然而,不是昨晚才春风满面的吗,一天功夫而已,咋就变得悲伤痛楚了?

    正事暂且搁置,池振峯迫不及待地表露关切,“总裁,你……怎么了?”

    贺煜这也回神,坐直身子,眼泪迅速藏起,恢复冷漠,若无其事地进入公事。

    池振峯尽管依然满腹困惑不解,但也不得不先谈公事,完后又再继续,直接问起某件事,“总裁,你真的和帆帆的母亲搭上了?”

    贺煜一听,眸光陡然一晃,不吭声。

    池振峯心里更不是滋味,犹豫思忖,决定继续劝止干涉时,贺煜却先他一步问了出来,“最近梦之园的工程进行得怎样?一切如期吧?”

    池振峯稍愣,点头给以肯定回复,仿佛想到什么,震惊,“难道总裁打算带帆帆的母亲去?可你建造这个梦之园是为Yolanda,那是属于你和她的梦想之园,你怎能带别的女人去?”

    相较池振峯的大惊小怪,贺煜淡定从容得很,没再做声。

    “总裁,我不是想干涉你什么,但我真的不希望你对帆帆的母亲迷恋……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为什么你一下子就陷下去了,你对她了解有多少?你确定她没问题,也确定你没问题?”池振峯急切依旧,事情大出意料,他不得不紧张和重视。

    无奈当事人和他想的不一样,贺煜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但结果终究选择保密,二话不说将他遣退。

    空旷广阔的办公室,恢复了沉静,贺煜也重新展现出脆弱孤独的一面,约莫片刻,他拿起手机,拨通她的电话。

    “很抱歉,我暂时不能接通你的电话,请留下口讯,我会尽快复你。”

    连声音都能酥人骨肉,是她独有的,他于是反复拨打,贪婪地聆听着这令他朝思暮想、深入骨血的嗓音,好长一段时间终于停止,离开办公室,驾车直奔母亲提及的某商场。

    他停好车子,高大的身躯四处奔走,炎炎夏日令他沁出细汗,洁白的衬衣渐渐微湿起来,但他都不理会,一张俊脸一直紧绷着,犀利精明的眸子四处张望,最后,总算被他找到一间川菜馆,且如期见到那些个熟悉的影子。

    对其他人略看几眼,他炙热的视线牢牢锁定在她的身上,这也更加确定,他是那么的想她,他简直要冲过去,不由分说地将她带走,再次狠狠地把她压在身下,深刻感受她的存在,与她水乳共融,时刻在一起。

    他就那样沉迷和陶醉着,浑然不知超常出色的自己成了餐厅内无数食客的焦点,特别是那些结伴而来的年轻女性,一双双黑白分明的眼瞳中不约而同地闪出惊艳、感叹、倾慕、羞赧等神色,她们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这样的骚动,渐渐蔓延到凌语芊那张桌子上,她不经意地向着源头看了一眼,而这一看,如遭五雷轰顶,浑身僵硬,目瞪口呆,且满面仓皇。

    那罪魁祸首,却勾唇笑了,笑得异常邪魅,因此也更加迷人,场内更加轰动。

    妖孽!

    凌语芊不禁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同时纳闷他为何出现于此,瞧他桌面空空的,看来刚到不久,而且,她敢打包票,他来绝对不是为了吃饭,而是……

    思及此,凌语芊心头一咯噔,危危不安起来,俏脸也随之大大变色。

    野田骏一留意到了,关切道,“丹,怎么了?”

    凌语芊定神,强装笑脸,“没……没事,刚刚……被辣椒呛到而已。”

    野田骏一信以为真,立刻倒了一杯茶,端到她的唇边,动作温柔极了。

    凌语芊本能地接过,由于喝得太快,这下真的呛到了。

    野田骏一更是紧张不已,下意识地抬手轻拍她的后背,渐渐还沿着完美的脊背抚顺起来。

    凌语芊即时感到两道锋利的寒光朝自己射来,令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细心的野田骏一又继续询问,“丹,你……真的没事?你好像很冷?”

    他说着,已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她单薄的肩上。

    “我没事,谢谢……嗯,是有点冷,有点辣,谢谢……”凌语芊无意识地低吟,说着说着,意识到自己的语无伦次,不由恼火了,咬唇,下意识地朝前方那可恶的人影瞪了一眼。

    叶心兰正好坐在她的对面,清楚看到她投射过来的瞪视,也清楚这莫名一瞪并非针对她,而是越过她……她于是本能地回首,见到不远处那个如鹤立鸡群、出色耀眼的熟悉人影,也瞬时呆住。

    小琰琰这“多管闲事”的小家伙,在叶心兰扭头僵背时,也沿着看过去,小脸儿霎时一愣,在心里默默地呐喊出来,“叔叔!爹地!”

    “姐……姐夫……”凌语薇更是直接惊呼出声。

    野田骏一不知情由,以为喊他,马上应道,“薇薇怎么了?你也不舒服?”

    迎着他关切的样子,凌语薇头摇得像个泼浪鼓似的,连声道出没事二字,端起碗来猛扒饭,再也不敢看某处。

    所有的人,视线也都收了回来,若无其事地继续,情况似乎回到刚才,但实则每人心里都起了程度不一的变化。

    小琰琰安静了许多,小脑瓜再也不敢摇来晃去,生怕他的秘密会被家人看穿。

    凌语薇继续借助吃东西来掩饰心中的意外和慌乱。

    叶心兰则不时看着凌语芊,满面思忖。

    受影响程度最大的凌语芊,自是百般滋味云集心头,暗潮翻滚荡荡不断。她边咒骂自己的不冷静,为什么要受这恶魔影响,另一方面又惊怕与担心这阴魂不散的魔鬼会不会忽然冲过来,然后会说出什么话,做出怎样的事,引致怎样的后果。

    至于野田骏一,属最正常的一个,他除了时刻关注着凌语芊,并没多想,一会尿急了,跟大家说声抱歉,暂且离席。

    几人无不松了一口气,然而,看到前方那个熟悉的人影在野田骏一走过后也跟着起身追上去,皆再一次重重地震住,特别是凌语芊,彻底花容失色。

    “语芊,不介意兰姨多嘴问问吧,你回来后已经和贺煜见过面了?”叶心兰冷不防地发出询问。

    凌语芊怔了怔,赶忙否认,“没……没有。”

    可惜,这样就算能蒙住凌语薇和琰琰,却逃不过叶心兰这个经验老到的精明女士,当然,叶心兰很识趣地没继续追问,反而把话题转到琰琰身上,借此缓和气氛……

    另一厢,洗手间里。

    由于这里设置的是尿兜,彼此没有遮掩,此刻,野田骏一和贺煜正好并排小解着。

    野田骏一如常无异,贺煜则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时瞄向野田骏一,这时间一久,警惕性极强的野田骏一自是发觉了,不禁也侧目回望。

    其实,他记得这个外表出色的男人。多年的杀手生涯培训了他敏锐的观察力,早在餐厅暗起骚动时,他就留意到这个源头。

    不过,由于贺煜平时作风低调,即便是商界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但也只是那些事迹广为人知,至于真容,除了平时生意往来或长期特别关注这个圈子的,其他人倒是未必都认出。

    野田骏一,便是其一,方才餐厅起骚动时,他只当即为这男人强大的气场震慑到,稍后也没多加细想,单纯地认为这只是一个拥有能令所有女人都为之倾倒疯狂的外表的男人。

    可现今看来,情况似乎没那么简单,直觉告诉他,这个独特的男人对他有特别目的,当然,他不认为这个阳刚性十足、浑身散发着只对女人有兴趣的雄性动物会对他有那种癖好,那么,到底是什么?那复杂诡异的眼神到底蕴藏和象征着什么呢?

    野田骏一心海中浪涛汹涌,表面却不动神色,蓦然冲贺煜淡淡一笑。

    贺煜没他那么友善,浓浓的敌意不知觉地流露,而且,凌厉的寒光中似乎窜出一把利剑,直射野田骏一,穿透他的全身,更让野田骏一确定心中的猜想。

    ------题外话------

    月初了,求月票哦,手上有票的亲请撒点过来哟,票票是一切动力的源头,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的N次方!(*^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