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97 浪漫激情夜,鸳梦里沉沦(下)精!

197 浪漫激情夜,鸳梦里沉沦(下)精!

    http://

    整个过程,贺煜都听在耳中,明在心里,从而也清楚她的泪是为谁而流!

    他不像以往那样暴跳如雷地对她做出伤害的举动,而是俊颜一片冷静,神色阴沉。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他猛然加快速度,用飞车来发泄心中的愤怒和痛楚,直到路面交通变得繁华起来,才不得不放缓车速。

    凌语芊已停止落泪,但依然梨花带雨、凄然哀切状,她陷在自己的沉思世界,对周遭的一切都失去了知觉,即便他突然加速,她的身体因此激烈摆动也没意识到,直至……耳畔传来一个极具磁性、低沉深情的歌声。

    原来,贺煜刚刚打开了车子配带的交通电台频道,里面正好播放的是刘德华的一首《爱你一万年》。

    Music:地球自转一次是一天

    那是代表多想你一天

    真善美的爱恋,没有极限,也没有缺陷

    地球公转一次是一年

    恒久的地平线,和我的心,永不改变

    爱你一万年,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拉近地域的平面,紧紧的相连……

    ……

    ……

    “小东西,你有多爱我?”

    “你呢?你先说!”

    “一万年!”

    “一万年?你能活到一万年吗?”

    “我的生命的确无法延续一万年,但地球可以是无数万年,我的灵魂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他的表情和语气越发认真和热切,随后还哼起歌来,“恒久的地平线,和我的心,永不改变。爱你一万年,爱你经得起考验,飞越了时间的局限,拉近地域的平面,紧紧的相连……”

    “呃,这不是刘德华的歌曲吗?”她翻了翻白眼,俏脸却是绯红一片,洋溢着喜悦,心里更是如吃过蜜糖般的甜。

    “也是我的心声……怎样,我唱得比刘德华好听吧?”

    没有,刘德华毕竟是原唱者,毕竟是叱咤歌坛多年的天王,地位没人能取代。

    他唱出来的效果,虽然与刘德华完全不同,但他有他的优势,有他的特别,最主要的是,他是唱给她听的,所以,她更爱听他唱。

    深情醉人的音乐继续回荡流泻着,整个车厢笼罩在一片温馨幸福当中,更令凌语芊更陶醉沉沦的,是那美好甜蜜的回忆。

    贺煜注视着她,眸光也荡漾着回忆的憧憬,宽厚的大手渐渐握住了她娇小细嫩的皓腕。

    两颗无限悲伤痛楚的心,悄悄地靠近、靠近、再靠近。

    电台人员似乎感应到贺煜的心声,今晚似乎专门为贺煜服务,《爱你一万年》播放完毕,紧接着是刘德华的另一首歌《忘情水》:

    【最伤最痛是后悔……当我眼中有泪,别问我是为谁,就让我忘了这一切,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所有真心真意任它雨打风吹,付出的爱收不回……】

    然后,分别是《来生缘》、《一起走过的日子》、《冰雨》。

    【一生一世的过去,你一点一滴的遗弃,痛苦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你……情深缘浅不得以,只好等在来生里再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

    【如何面对,曾一起走过的日子,现在剩下我独行,如何用心声一一讲你知;活着但是没灵魂,才明白生死之间的情浓……】

    【我在等待你的回来,难道只换回一句活该,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一句句意义深重的歌词,在伤感的曲调和旋律里,更是强烈触动和震撼着人的内心,令人无法自己的随之哀伤,悲痛,沉沦,迷恋。

    不知多久过后,车子缓缓停了下来,车蓬跟着敞开。

    冰冷的夜风迎面吹来,拂走了凌语芊脸上未干的泪痕,带出一阵涩涩的痛。

    她轻蹙一下娥眉,美目迷惘环视着四周,看着那似曾相识的景物,心更纷乱和惘然。

    突然,贺煜将她抱起,让她坐在他的腿上,大掌小心翼翼地轻抚着她的脸庞,那一寸寸肌肤,一个个毛孔,每一处,都深深烙印在他的灵魂,让他日思夜想,萦萦绕绕,不可自拔。

    他眸色愈加黯淡,缓缓发出了低吟,“还记得我说过的某句话吗,我说将来等我有能力了,会买一部各方面性能都极好的轿车,载你来这儿,重温我们的鸳鸯梦,让你真正体会在车里欢爱的独特感受和极乐消魂。小东西,我做到了,今晚,我又实现了一个诺言,这是对你的承诺,唯独你才有资格得到的承诺。”

    听完他的述说,凌语芊总算恍然大悟,一幕久违的画面迅速跃上了她的脑海。

    曾经有一次,他和她看爱情片,男女主角玩车震,过程很陶醉享受,事后还很深情甜蜜,他于是坏坏地问她想不想试试,她当然是害羞地说不,不料他来真的,结果竟然真的施行了。他不知从哪借来一辆残旧的二手车,载她来到这个山顶,像现在这样,四处昏暗,寂静无人,他带领着她就那样在车内翻云覆雨起来。

    在这方面,他总能很厉害,让她尝试到不同的体会和感觉,不过他却说,因为车子陈旧,防振性能不是很好,他还没有用尽全力,否则会更棒,他捧住她被爱欲洗礼后变得更醉人的娇颜,当即承诺将来一定会亲自买辆性能好的车子,彻底带她体会极乐。

    虽然是这方面的承诺,虽然她很害羞,但心里还是满满的感动,因为这代表着他对她的爱,他说,性是爱的升华,灵肉结合是爱侣之间最深情最真切最完美的呈现,他越想要她,说明他越爱她,他只爱她,故只想占有她。

    看着她神思恍惚的样子,贺煜知道她已被勾起记忆,手指事不宜迟继续沿着她光滑的肌肤贪恋流连,渐渐的,大掌轻放到她的头顶,顺着发丝慢慢由发根滑向发梢,还用指腹柔柔地抚弄着发根,在头皮上细腻游走。

    发根是神经汇集之地,对外界刺激十分敏感,再加上手指的感觉传到大脑中枢,让被抚摸者身体产生一种奇妙的知足感,特别是此情此景,在美好记忆和动人情歌的渲染催动下,凌语芊的心不由迷失了方向。

    贺煜见状,鹰眸更沉下来,手指滑到了她的耳际,夹着她圆润的耳垂上下磨擦,稍后,凑脸过去,朝她耳窝内吹起热烘烘的细风,嘴唇也在上面吸吮,龙舌跟着舔弄,一切动作那么的小心、温柔、仔细,却足以给人带来极尽酥痒和……

    感受着她身体本能地起了变化,他心头大喜和欣然,体内欲火也开始了真正的燃烧。

    他的嘴唇和舌头转移到她的樱唇上,迅雷般地吻住她,由浅到深,由轻缓到狂野,大手也顺着她光洁的脖劲滑过美丽的锁骨,手指探上她的腋下,或轻摸,或指头刮动。

    凌语言更是浑身酥麻不已,她欲推却和抗拒,无奈车里继续播放的伤感情歌搭配勾起的美好回忆仍在强烈撩乱拨动着她的心扉,她甚至在他那深情暗黑的眸瞳里看出无尽的伤痛和乞求,最主要的是,他在这方面的超高技术,令她力不从心,毫无招架之力。

    她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起来,俏脸也情不自禁地染上一片绯红,一股不知名的……在她身体各处悄然而迅猛地窜走着,结果她只能无助地任由他继续……

    不一会,随着车蓬重新关上,她的上衣连带……皆被卸下,她今天穿的是一条碎花宽款长裙,他并没脱掉,而是直接……而他自己,也呈现出健硕精壮的躯体。

    如此美好的视觉盛宴,让人激情爆发,贺煜**狂飙到了极点,他边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她迷人的娇躯,边伸手在座位旁边的按钮轻轻一按,本是竖立的座椅猛然往后缓缓倒去,期间,他顺势抱起她,一个翻身将她……

    刚才的前戏已经足够,彼此**的源头都已准备好,故他无需再耽搁……

    突入起来的……让凌语芊赫然清醒,然而只维持了一瞬间功夫。

    他俊美绝伦的面容,对她展现最温柔的表情;性感的薄唇间,对她说出甜蜜醉人的情话;深邃漆黑的鹰眸,朝她传达爱意浓情;他健硕完美的身体,更是把他不尽的爱给奉献上。

    随着……凌语芊理智彻底被消磨,心再迷失。

    电台音乐依然倾力播放,此刻正好换上一首男女合唱的《放纵沉沦》【注释:剧情需要,为了配合意境,接下来的歌词是紫自编,亲们觉得好听可以跟我要版权啊,哈哈】

    ——夜,沉寂,却惹火

    ——夜,狂热,却悲伤

    ——如果我们注定分开,

    ——如果这是属于我们的最后一晚,

    ——那么就让我们尽情放纵和沉沦。

    ——你的身体,我依然清楚

    ——我的身体,仍只对你起反应。

    ——你要的爱,我再也不敢给,

    ——你给的爱,我再也不能接受,

    ——唯一可以做的是放纵,放纵,放纵。

    ——让我们在这充满伤感悲切的夜晚一起燃烧和沉沦,

    ——天亮以后,我们便会成为陌路人……

    动人的歌曲,弥漫整个车厢,更是让人迷了心智,乱了神思,剩下的只有内心深处的真切释放和需要,彼此放纵,彼此沉沦,缠缠绵绵,不休不止。

    贺煜忽然稍顿,温热的嘴巴贴在她的耳际,低声问道,“小东西,舒服吗?”

    凌语芊本能地想应“嗯”,但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发出声来。

    贺煜唇一勾,继续哄诱,“乖,你说老公……你好喜欢。”

    他独特的嗓音,低沉又醇厚,性感又有磁性,俨如一壶烈酒沁入人的喉咙,迷了人的心智,让人只跟着他的指示走。

    凌语芊被**冲昏了脑子,理智暂时偏离,竟也跟着应了,“老公……,好喜欢。”

    软绵绵的低吟,带着缠绵中的娇喘和无助,更深深刺激着贺煜的全身细胞,然后……【接下来的激情戏省略N多字……】

    凌语芊则简直冲上云宵。他没有骗他,他真的带她攀上了极乐世界。

    贺煜更是心花怒放,消魂蚀骨,这样的举动,他曾经只是幻想过,如今实际施行,结果比幻想消魂一百倍。

    这小东西,老天怎么可以把她生成这样,简直要他的魂勾她的魄,怎么可以如此有魅力,让他不可自拔。

    【继续省略n多字……】

    难以言表的快慰和**,再度席卷凌语芊全身,让她再也不记得痛,再说,他本来就疼着她,又如何舍得真让她痛……

    价值千万的名车,也禁不住这番折腾,微微震动起来,还带出一声声兹兹作响,然而,这样正好推进火热的交缠。

    ——唯一可以做的是放纵,放纵,放纵。

    ——让我们在这充满伤感悲切的夜晚一起燃烧

    ——沉沦,沉沦,沉沦……

    不知多久过后,音乐停了,律动停了,微微震动的车子也恢复了先前的沉稳。

    小小的车厢内,依然爱欲弥漫,旖旎无限。

    更换过无数次姿势的凌语芊,此刻柔若无骨地瘫软在贺煜的胸前,如此激烈的欢爱,几乎耗尽她全部的精力,她披头散发,吐气如兰,浑身无力。

    贺煜也满身汗水,却又满心的舒畅和爽快,他有力的臂弯牢牢抱住胸前的小人儿,低首,在她发上落下一记爱意绵绵的啄吻。

    亲昵的举动,触动凌语芊的知觉,感受到他依然在她……。那……的痛,让她想起刚发生过的情景,想到自己的情不自禁和放荡疯狂,一切体会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火热,她不由羞愧难堪,泪水顷刻唰唰直流。

    贺煜知道她在想什么,心疼死了,赶忙哄道,“别哭,是老公的错,你也知道的,老公在这方面很厉害,你根本无招架之力,根本不是老公的对手。”

    他说着,抬起她湿湿的脸儿,看到她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更是心如刀割,不禁抓起她的手,“来,你打我,狠狠地打我,我不会躲,一定不会躲的。”

    凌语芊美目凝泪,羞愧瞪着他,下意识地扬起手,然终究打不下去,最后小拳头落在他宽阔的胸膛,呜咽出来,“大坏蛋,大色魔,烂人,呜呜……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总要这样……”

    贺煜先是静静任她发泄,一会待她打累了,停下来了,他将她小小的手裹在他的大掌中,深情的眸子一瞬不瞬地凝望着她,低沉的嗓音达到前所未有的认真和恳切,“虽然我是一个大坏蛋,是大色狼,但这个坏蛋只对你坏,只是你的大色狼。这个大坏蛋或许有很多缺点,不够完美,可他对你的爱永远不会变,他会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永远对你不离不弃的人。就算他偶尔伤害了你,也是因为爱你,他会陪着你一起痛,然后抚平你的伤口,让你重新快乐起来,幸福起来。”

    “混蛋,衰人,魔鬼……”凌语芊的泪水更加不止狂流,冷不防地张开小嘴,朝他光裸的肩膀狠狠地咬下去。

    “噢——”

    贺煜立刻发出一声闷哼,但他极力忍着,只一个劲地皱着眉头,帅气的剑眉越蹙越紧。

    凌语芊继续使劲地咬,不过一看到旁边那排熟悉的印痕,脑海又是不由自主地闪出久远的一幕,整个人于是像泄了气的皮球,紧闭的贝齿陡然松开来。

    宽阔的肩膀上,即便没有流血,但被她刚咬过的地方还是出现了触目清晰的红印,一排排齿痕,和旁边那个久远的一模一样。

    贺煜也蓦然伸手来到肩上,先是在她刚咬过的新痕轻轻抚摸,随即转到旁边,更加细腻地摩挲着那排刻骨的齿痕,炙热的深眸紧盯着她梨花带雨的娇容,疼惜和怜爱之情不断涌动。

    凌语芊泪眼婆娑,定定与他回望,渐渐地,又是给他一记恨恨的瞪视,扑进他的怀中,把脸重新埋在他的胸膛上,避开他这令人无助的深望。

    这副胸膛,熟悉依旧,安全依旧,令人眷恋依旧,她的泪水再度抑不住地夺眶而出,很快弄湿了他整片胸膛。

    “乖,别哭,哭得老公心都揪起来了。”贺煜开始吻她,先是她的头发,接着是她满面泪水的脸庞,然后是脖颈,胸部……

    也因此,再次引发了激动和欲火。

    感受到身体内的东西重新火热起来,凌语芊从悲伤无助中清醒,迅速起身,坐回到旁边的副驾驶座,然后本能地瞪他,正好不经意间瞄到……,俏脸俨如被火烧似的,奇热无比,娇嗔怒骂一声“魔鬼”。

    贺煜嘴里发出低沉的笑,但还是捡起她的衣服,递给她,“来,穿上,以免着凉。”

    其实,他真正想的是,她别穿,就这样让他一直饱着眼福,但他又清楚,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必定又会欲火焚身,结果必定是失控之下反复占有她,经过刚才那番持久折腾的她,已经累兮兮的,他舍不得她过度疲劳,他要给她温柔的印象,给她怜香惜玉的印象。

    呵呵,这男人,心里想得真伟大,殊不知刚才那狂肆的占有已将人家折腾得像个破碎的布娃娃,瞧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无不证明他刚才是怎样的骁勇,怎样像头大公狼撕裂着她的身体。

    凌语芊穿好衣服,打开车门走了下去,脚跟着地后,这也才发觉刚才的运动是何等的激烈,她身体仿佛找不到支撑点,整个往下瘫软,幸好极力稳住,才不至于跌倒。

    她娥眉微蹙,朝昏暗的周围扫视一下,随即继续小心翼翼地挪动双脚,一步一步地往前。

    才迈出几步,一个高大的身影疾步走来,抱起她,温柔低沉的嗓音传到她的耳际,“是不是还很疼?来,老公抱你。”

    刚才在她出去后,贺煜也速度套上长裤上衣,衬衣扣子还来不及扣,跟着下车跑来接住她。

    凌语芊娇躯先是微微一僵,但也没挣扎,静静任由他抱着她走到山头,依偎着他的胸膛,坐在那颗大石头上。

    眼前的光景,没有多大的变化,曾经的画面就像是昨天才发生过。

    当年,他与她在车内翻云覆雨后,带她到这儿来,也是这样的姿势一起欣赏夜景,不过,当时她幸福甜蜜,满足快乐。而如今……

    迷离惘然的水眸,对着山下注视了片刻,凌语芊手指摸索着在裙子内袋掏出手机,开到联系人那,很快找到一组熟悉的号码。

    前几天这个号码不知怎么消失了,是骏一帮她重新输入,还直接把名字写成Honey。

    她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拨出按钮上徘徊犹豫,她清楚,只要她拨打出去,那个温柔的他定会第一时间接听,像以往那样对她展现他的温柔、关切和爱护。

    可是,这个时候打给他做什么呢?跟他说什么呢?弄不好,岂不是让他知道这些事!他是个专门特训过的顶级杀手,敏锐力极强,因为尊重,他才没有查问她一些事,但关系到她的安全,他定不顾一切,结果也就必定……

    贺煜的注意力一直围绕着她,锐利的目光自然也看到了这个昵称,剑眉瞬时又是一紧,该死,这个号码不是删除了吗,怎么又回到她的手机,还改了更可恶的Honey称呼!

    他勃然大怒,怒从心起,恨不得立刻将手机抢过来,再次删掉这个号码,甚至,整个手机扔下山去。

    不过,这只是一起气愤的冲动念头,结果他当然没这样做,而是压住怒火,蓦然朝四周环视一下,看到遥远寂寥的夜空星星闪耀,他伸出手,做了一个抓住某样东西的举动,大喊,“有流星,快许愿!”

    凌语芊被惊醒,下意识地仰头,却见夜空寂静如常,根本没有所谓的流星迹象。

    “在这里,我刚才眼疾手快及时抓住了它,小东西,来,说说你想许什么愿?”贺煜扬了扬紧握的拳头,微笑着。

    凌语芊俏脸怔了怔,讷讷地注视着他,数秒后,樱唇轻启,幽幽道出,“我的愿望是,希望你能遵守承诺,过了今晚便彻底放开我,不再纠缠,不再出现我的面前,让我的生活恢复平静和安宁。”

    轰!轰隆!

    刹那间,贺煜俨如遭到当头一棒,连带胸口也激烈发疼起来,脸上笑容顷刻凝固住了,柔缓的面部线条霎时恢复冷硬,眯眼瞪着她,大手忽然用力一甩,将握在掌心的宝贵的“许愿流星”给狠狠甩了出去,让它陨灭。

    ------题外话------

    注释,省略的字并没有算在计费之内。关于这章额外精彩番外,照样放在群里,想更深切体会男女主之间爱情的亲们欢迎加QQ群【六一五七七二四五】,由于这是免费福利回馈支持《蚀骨沉沦》的读者,进群有个群规,必须截图订阅记录给管理员,操作很简单,一分钟搞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