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98 她和他,都哭了

198 她和他,都哭了

    http://

    看着他那乌云密布的骇人模样,凌语芊心头莫名的颤抖,这个恶魔般的男人,霸道、专横、不讲理,然而她就是拿他没办法。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眼见事情发展到现在,她不想再出意外,于是耐着性子,心平气和地唤他,“贺煜——”

    长长的尾音,透露出她的无助、乞怜与无奈。

    贺煜视线从外面收了回来,重新停驻她的脸上,这张亦纯亦媚的美丽容颜,令他神魂颠倒、不能放下,心里不禁一阵阵的揪痛。

    小东西,你明明爱我,刚才的欢爱你明明就有感觉,和以前那样对我深深眷恋,可为什么还要离开我?今晚,你明明已被感动,又何必压抑自己的情感?你到底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就算你真觉得委屈和不甘,想折磨我发泄,好,你先离开那日本鬼子,回到老公的身边,老公任你折磨,你想怎样老公都配合。

    贺煜越想,心里越是苦恼和郁闷,这可爱又可恨的小东西,你到底还要我怎么做?到底还要我怎么做?

    到底还要做什么……自己还要怎么做才能继续感动她,更加感动她?

    他不断思索着,脑海猛地一激灵,想到第三个计划,于是收起一切悲观苦恼的神色,拉住她的手,站起来。

    凌语芊诧异,下意识地问,“你……你要做什么?”

    他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鹰眸一眯,揶揄道,“带你去卖掉!”

    卖掉?凌语芊当然知道他不会这么做,可还是心慌意乱,迟疑退却着。

    男人却不给她任何机会踌躇,拦腰把她抱起来,健步如飞回到车子内,将她放在副驾驶座上。

    待他也上了车,凌语芊再度询问,“你要带我去哪?”

    贺煜斜视她一下,眸色复杂,没再吭声,启动了汽车引擎,正式驶离山顶。

    一路上,彼此沉默依旧,由于刚才那场强烈恒久的欢爱,凌语芊依然浑身疲惫无力的,便静静地窝在宽大的座椅上,不知所思地看着道路的前方。

    贺煜边驾驶,边不时扫视她,忽然伸出手,握住她的小手。

    凌语芊身体陡然一僵,讷讷地道,“专心驾驶吧。”

    “你在担心我?怕我会出事?”贺煜也说得意味深长。

    凌语芊又是一股不自在,“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能平安无事。”

    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跟他说,她是一片好心,才不是对他特别!

    贺煜于是俊颜一垮,沉吟数秒,恢复战斗力,嗓音显得更加低沉和深情,“小东西,还记得我们当初是怎么邂逅的吗?”

    呵呵,这男人,明知故问嘛!

    不过,凌语芊听后,思绪还是不由自主地回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还以为那天是我的桃花日,想不到实际上是我的落难日,你用画笔,不是对我画画,而是对我下了咒,让我不由自主地沦陷,生生世世再也不可自拔和摆脱!小东西,看你很有魔力吧。”贺煜自顾往下说,半兴味,半感叹,修长结实的手指和她青葱玉指交缠搭绕着,脑海也浮起了当年的情景。

    当时的她,那么的小,那么的嫩,其实,现在的她何尝不是还很年轻,总之,不管多少年过去,她永远都是他的小宝贝,小小的,嫩嫩的,却是他深爱最爱的。

    他一个个捏过她圆润的手指,重新将她整个小拳头裹在大掌中,低吟,“真舍得不再见我?真舍得就此和我决裂了?”

    凌语芊回神,俏脸怔了怔,把手从他掌中挣脱出来,略微趋身,去打开汽车音乐。

    里面播放的,竟然是她最喜欢听的《独角戏》,曾经非常符合她心情写照的一首歌!

    那时,她痛失他三年后重遇上他,可惜他的记忆里已经没有她的存在,她只能偷偷看着他,思念、回忆、慰藉,她想过放弃,无奈终究做不到把他忘却,结果还反而,飞蛾扑火,想尽办法嫁给他,然后被伤得遍体鳞伤……

    一幕幕的过往,代表着无尽的伤痛和不悔的坚持,瞬时像是播放电影似的连绵不绝涌上她的脑海,伴随着那凄美哀婉的歌曲,像是劲力十足的催泪弹,凌语芊很快泪流满面,身体还因此微微抽搐起来。

    贺煜听懂了歌词,还渐渐明白一些事,想起当年曾经对她的各种折磨和伤害,整个人更是悔恨万分,心如刀割,蚀心剧痛。

    吱——

    伴随着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划破寂静的黑夜,车子猛然停了下来,贺煜解开安全带,侧身,不由分说地将她纳入怀中,深深地抱住,苦苦哀求,“小东西,别离开我,别放弃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就一次,让我补偿你,给我机会补偿你,我会爱你一辈子,宠你一辈子,像以前那样把你捧在手心呵护。你为花,我为叶,花不凋,叶不落,叶坚持,为护花,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他顿时像是被浓烈的辣椒味和洋葱味呛到,眸眶涩得难受,热泪盈眶。

    凌语芊咬唇不语,一个劲地摇头,不止的泪水更如断了线的珍珠,哗哗滚落不停。

    不怨不悔地独爱着一个人的滋味,她尝试过,体会过,那种痛更是深深印刻在她的灵魂,即便现在,依然体会得到那难以言表的痛,故她不能让另一个男人面临这样的痛。

    那个男人,用他的命将她从地狱里救出来,给她换来自由和平静,尊重她,包容她,深爱她,无怨无悔。

    所以,她不能辜负,不能抛弃,不能伤害!

    贺煜,正如刘德华的那首歌,我们情深缘浅,我们是彼此的劫,我们注定没有结果!

    她推开他,去把音乐关掉,坐直了身子。

    贺煜凝视着她,因为蓄着伤痛的热泪,双眼显得更加幽邃、黯黑和深情。

    一会,直到她忽然转脸看向车外,他也才收回视线,重新系好安全带,启动车子继续往前奔跑起来。

    车厢里,更加寂静了,静得只有彼起此伏的呼吸声交错作响,还有那各自心在哭泣的声音。

    约莫再过二十分钟,车子缓缓停下,一路神似恍惚的凌语芊也慢慢回神,下意识地朝车外看,由于外面灯光昏暗,她无法立刻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直到贺煜打开车门,拉着她的手带她走出车外,她才终于明白过来。

    怡--芳--街!

    她心头略略一颤,对他投出困惑诧异的眼色。

    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的贺煜,抿唇冲她淡淡一笑,牵住她的手,往前走去。

    她满心纷乱依旧,但也随着他的步伐迈动,迷惘的水眸继续左右张望。

    尽管现在已是黑夜,到处一片寂静,但她脑海依然能清楚幻化出这里白天时是怎样的情景。

    当年,她和他只来过这带三次,可她对这带的印象非常深刻,深深喜欢上这里的宁静、舒适和悠闲。

    特别是那座古老的影楼,是她和他第一次合影的地方,他还和她约好,将来带她到这儿拍婚纱照,他还会在影楼对面买下一块地,建造属于他和她的城堡。

    “三年前的某一天,李晓彤忽然带我来这里,给我看一张相片,相片里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是我,女的,名字叫湮湮,影楼老板娘说那是我的女朋友,她长得很美,笑得很甜蜜,相片里的我,紧紧搂住她,眼神很深情、很宠溺,然而,看着这个湮湮,我却一点印象也没有,听到她死了,为我而自杀,我却感觉不到痛。”寂静的空气里,蓦然响起了贺煜低沉醇厚的嗓音,此刻,他和她站在影楼的对面,借着昏暗的路灯注视着整个影楼。

    凌语芊听罢,再度浑身僵硬。湮湮?他的女朋友?为他而自杀身亡?呵呵,这个李晓彤还真能掰!自己叫凌语芊,才不是什么湮湮,自己为了他,即便那几年过得很苦很累,却仍坚持着,仍好好地活着!

    “看,是不是很逼真?”贺煜伸手进裤袋,掏出一样东西,递到她的面前。

    凌语芊一愣,借着微弱的路灯,她看到那是一张相片,还看到里面其中一个人是他,至于另一个人……

    她不再犹豫地迅速接过相片,这也看清楚了另一个人的样貌!

    极漂亮极好看的一张脸,美得有点失真,然而再往下,那衣服,非常熟悉,曾经是她最喜欢的衣服之一,再看那背景……

    难道,这个不知是谁的女孩,就是他刚刚提及的湮湮?

    “老板娘把故事编得很生动、很感人,相片里的女孩也在高科技协助下电脑合成得很真实、很迷人,但我毫无感觉,每次看着这张楚楚可怜的俏脸,我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你,把你的容颜换到她的脸上,那一刻,我才笑了,才感到满足,感到幸福。”他松开了她的手,长臂横跨过她的后背,环住她圆润娇小的肩头,将她拥进了怀中。

    然后,他低首,在她柔软的发上无尽怜爱地轻吻着。

    这还能不证明这迷人的小东西已经刻入他的灵魂吗?他的心,其实一直有她,即便失忆,潜意识里却依然记得她。

    凌语芊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相片,再一次,热泪盈盈。

    ------题外话------

    推荐朋友胡狸军旅文:【中校的新娘】实体书已经出版上市,在当当网有售,欢迎购买。

    第一次见面,她毫无防备地被陌生的他强吻了。

    第二次见面,他一身笔挺的军装威武不凡,正跟一位女士谈笑风生。

    她坏了他的好事,他抓住了她的手禁止她离开。

    “你吓走了我未来老婆。”

    “所以呢?”

    “你必须赔我一个老婆!”

    第三次见面,她回家,伸手开门还未来得及反应,肩头一重,被人拥进家门

    回头,看到一英武的男人,刚毅的脸英俊不凡,不过就是黑了点,这,这不是那个强吻她的流氓楚凌。

    川?!

    —

    我二十九岁了,我才知道,我可以这么爱一个女人;我三十了,我才知道,我可以因为一个女人要离开我而痛苦到这种地步。

    ——楚凌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