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199 鸳鸯浴,火热,迷情(上)

199 鸳鸯浴,火热,迷情(上)

    http://

    她不禁想起有段时间,他冷落她,还被高峻拍了他和李晓彤在一起的相片。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她以为他和李晓彤旧情复炽,但其实是李晓彤利用他失去记忆的弱点来算计他。

    当时,他尚未恢复记忆,内心一定很彷徨,很苦恼,甚至很无助。根据他的个性,绝不会把心声告诉别人,而自己,身为他的妻子,最爱他的人,其实应该陪伴他、理解他、协助他,而非因为担心这担心那,一直对过去有所隐瞒,因为被他伤得痛彻心扉而怨他恨他,如今回头想想,其实当时自己对他没有足够的信任,这段婚姻,之所以走得如履薄冰,走得如此艰辛和痛楚,自己,也该负上一定的责任。

    当然,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兴许自己和他注定了这样,这,就是命!自己没必要再去强求!

    凌语芊想罢,忍住悲痛,把相片塞回到他宽大的手掌中,一言不发扭头便走。

    贺煜先是怔了怔,下意识地抓住她。

    “贺煜——”她抿唇,皱眉。

    贺煜也忽然拔高了嗓音,“就算你不愿意听我说,也不应该离去,就算你要离去,也不是现在,你忘了,我要的是一整夜!”

    凌语芊更加满心苦涩和凄然,“你……何必呢!”

    何必?呵呵,小东西,在你把我折磨得苦不言堪、痛不欲生之后,竟然跟我说何必?既然如此,那你当初又何必再来搅乱我的生活,再让我对你动情,让我想起那段记忆!

    贺煜气急败坏,顿时有种想杀人的冲动!但这念头只维持了瞬间,他,终究舍不得杀死她,即便她害得他生不如死,即便杀了她之后或许他会慢慢从痛苦中出来,然而他又清楚,这代表他从这个痛苦陷入另一个痛苦,总之,无论她生还是死,他都注定了备受折磨,只有她回到他的身边,他才能摆脱痛苦!

    那股狂躁的怒气,很快消退了,他握住她的皓腕,带她继续往前走了起来,不顾她的抗议和挣扎,直到眼前出现一栋崭新华美的三层楼别墅,他总算停下。

    【依语掬芊】

    凌语芊定神后,还以为这只是最近新起的一座普通别墅,然而一看那古典雅致的门匾上的四个大字,心头猛地颤了颤。

    依语掬芊……语……芊……

    这是巧合呢?或者……

    “它代表我,把你捧在手心呵护和疼爱。”贺煜饱含深意地开口,解除了她的疑惑。

    凌语芊一听,更是浑身僵硬。

    不是巧合,是他建造的!

    他曾经说过,将来等他有钱了,会在这里买块地,建立属于他和她的城堡,一生一世保护陪伴她。

    “影楼对面那栋旧楼,是一群老公公老婆婆居住,他们坚决不肯卖掉,我想你要是知道我通过非常手段获得那块地,必定生我的气,故我只能选择附近这里。”贺煜继续解释着,说罢重新拉住她,打开铁门,进内。

    由于里面开着灯,她很容易看到那些景物,院子很大,种满了花草树木,最亮眼的,是那一大片梦幻紫浪漫的紫罗兰,然后是洁白高雅的百合,娇美独特的剑兰,妖艳欲滴的玫瑰,鲜艳温和的康乃馨等,到处姹紫嫣红,纷芳绚烂,那一阵阵清雅馥郁的花香在习习夜风的推送下,弥漫整个花园,沁人心扉,凌语芊不由闭上眼,深呼吸,许久才睁开。

    除了花草树木,花园里还设了一个儿童小乐园,一切设备应有尽有,然后还有游泳池、运动场等,整体规划都是根据她曾经说过的来设计和布置。他的记性真好,全都记得!

    而进入大屋后,凌语芊的内心更是被震慑得久久都无法平静。

    大厅、各个房间的走道,几乎都能见到她和他的婚纱照,各种姿势各种神态的,通过特别的布置完美呈现出来,使得美仑美焕的屋子添加一份温馨和浪漫。二楼的主人房,更是和贺宅那边的一模一样,都是遵照她曾经的意念布置。里面还摆放着各种日常用品,梳妆台上是她常用的化妆品和护肤品,他还带她来到衣柜前,里面摆满各种季节、各种款式的衣服,每一件都做工精心,布料华美,都是为她度身订做!

    一切的一切,就好像她住在这里似的。

    他是一直这样保持着呢,或最近才安排,为了今晚带她来看?

    凌语芊脑海不禁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当然,她不会问,她甚至极力忍住那股强烈的感动,走出阳台上,希望借此平复自己杂乱无章的心。

    贺煜依然时刻跟随,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高大的身躯突然站到她的后面,把她娇小的身子深深纳入怀中,习惯性地在她头发上亲吻着,一会,低吟,“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还有很多为你做的事情,有很多话对你讲,还有很多忏悔和解释,你给我机会,让我一一完成和实现,好吗,小东西,老公求你了,整整八年了,我们不能再浪费和失去任何宝贵的光阴,不能再让快乐和幸福无情溜走。”

    凌语芊身体持续抖动,心跳也加快,更加满腹思潮翻滚,起伏不断。

    贺煜手臂则越收越紧,紧密地贴着她,大手本能地沿着她玲珑有致的娇躯抚摸起来,忏悔和乞求的话语连绵不断。

    凌语芊极力忍着悸动,一瞬不瞬地看着东方的夜空,在暗忖着还有多久才能天亮,天亮了,她就能走了,就能摆脱这种不知名的痛苦。

    不过,随着他动作越发激烈和狂肆,她渐渐抵抗不住,特别是当他两只大手分别探入她的上衣和裙子内,迅速覆上某地方时,她无法再淡定,从他怀中溜开,羞愤嗔道,“除了这样,你难道就不会别的了吗?!”

    她的逃离,让贺煜顿觉失落,看着她那娇嗔的样子,他又觉好笑,薄唇于是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睨视着她。

    起初,凌语芊还能瞪他,可渐渐的,在这愈加狂热目光的注视下,她心猿意马,心慌意乱起来,最后,用小解的借口,避开他。

    解决完毕,她没立刻离开浴室,而是呆呆地环视着整个室内,稍会觉得累了,索性躺在浴缸里,闭眼小憩。

    昏昏欲睡时,浴室的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人影走了进来,先是对她这样的状况愣了愣,随即走上前,伸手到她的上衣,准备帮她脱去衣服。

    凌语芊醒来,看到熟悉的人影,下意识按住他的手,“你要做什么?”

    瞧她一副防备状,贺煜忍不住轻笑,“在浴缸里帮你脱衣服,你觉得我要做什么?”

    迎着他那暧昧炽热的眼神,凌语芊更是无比抗拒,挣扎着起来。

    贺煜按住她,“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的,来,好好泡下热澡,还可以顺势把我留在你体内的气味洗掉呢。”

    他模棱两可地述说,还坏坏地刻意朝她吹了一口热气。

    凌语芊先是身体本能一酥,瞪他,“那你先出去。我……我自己洗。”

    贺煜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为她脱衣服的动作,继续着。

    凌语芊又气又恼,但又无可奈何,结果于是作罢,闭起眼,静静任由他,渐渐地,当她感受到热水慢慢来袭,也无动于衷,直到他的手又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摸索起来,她才总算睁开眼。

    只见深大宽广的浴缸里,注满了温度适中的热水,水位漫过了她的胸部,除了她自己,浴缸里面,还有他,他长得高,水位之及他的腰际,精壮健硕的上身一览无遗地呈现在她的面前,而水里面,即便不用看,她也知道什么状况。该死的,他该不会……

    她还想着,男人已经动手起来,他倒了一些沐浴露,抹在她的身上,利用为她洗刷的举动,光明正大地占尽她的便宜,把她全身都摸遍,特别是每到那些重要部位,他更是邪恶到极点,根本就不是洗澡,而是……

    他那两只仿佛注入了魔力的大手,做成圆弧状,揉按柔软的它,再由内而外或相反方向画圆弧,期间,还不时用指头轻搓某点,看到它高兴地挺起来,他自豪邪魅地笑了。

    凌语芊却是痛苦不堪,理智叫她抗拒,然本能又让她禁不住娇吟,她又急又羞,下意识地抗拒,甚至想爬起来,逃离。

    男人早有准备,魁伟健硕的身躯索性趴在她的身上,将她牢牢地稳住在浴缸里,让她无法动弹。

    “贺煜!”凌语芊唯有用嘴表示她的抗议和拒绝,怒斥的声音充满了羞愤。

    “宝贝,现在才凌晨三点,还没天亮呢。”贺煜意味深长地回道,低沉醇厚的嗓音却是格外的淡定和平静,还隐隐透着一丝**的性感,而那高深莫测的黑眸,闪亮闪烁,跳跃着兴奋战斗的火苗。

    他先是俯视她一下,看着她杏眼圆瞪但又无助无措,他心里说不出的愉悦,他深爱的小女人,他最喜欢她在他面前这样,娇娇弱弱的,小小嫩嫩的,像个不知所措的小白兔,又像个勾人魂魄的小妖精,深深激发着他的保护欲,且时刻挑逗着他极强的占有欲,这不,浑身都热起来了,那绝不只是因为热水的输送,而是……

    ------题外话------

    贺煜使尽法宝,利用各种回忆的美好来刺激芊芊,感动芊芊,同时想继续用这些给她注入新的记忆,结果能否如他所愿挽回佳人欢心呢?又或者……

    除夕还在辛苦码字更新的娃是不是值得表扬和鼓励?紫不奢望鲜花和钻钻,只想要点票票来欢欣鼓舞,亲们有月票、评价票等的,都投过来哟,亲们给力的话,紫明天也继续给力,年初一也照样开工哟,但如果亲们不给力,紫就……就……就……嗷嗷!

    最后,祝愿大家除夕夜阖家欢乐,团团圆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