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00章 最后的火热温存(下)

200章 最后的火热温存(下)

    http://

    他于是伸手,手臂插入她的后颈,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迅雷般地吻住她。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同时打开排水开关,把浴缸内的脏水排掉。

    “唔……”凌语芊也马上挣扎,几乎拼尽力气。

    贺煜稳住她,待脏水一排掉,又立刻注入干净的,而且水温低了很多,不一会,眼见浴缸已经换上干净的清水,他不由分说将她压在水中。

    整个人没入水中,让凌语芊顿失呼吸,本能地张嘴索取空气,结果便是成了她迫切狂吻他。

    贺煜在心中得逞地笑开来,很乐意“奉陪”,不但与她唇舌交缠,大手更是趁机袭到她的……

    粗砺的手指,轻轻游走于光滑细嫩的芳土,带出极大的摩擦,他脑海在一边勾勒出此处是何等的美丽和迷人,整个身心随之变得更加火热和炙烫,连带吻也愈加狂奔,直到彼此都喘不过气了,他终带她出水面。

    “呼呼……”

    彼此都刻不容缓地大口大口地吸着新鲜空气,凌语芊更是满脸涨红,绯绯似醉。

    贺煜毕竟经验老到,一下子就恢复过来,瞧着她,薄唇一勾,邪魅一笑,连带眼睛也笑意满贯。

    凌语芊则嘟起了小嘴,对他发出娇嗔的瞪视,整个人却是更加的勾魂,贺煜本就膨胀狂热的欲火瞬间爆发,重新压住她。

    这次,他没有再做其他的亲昵动作,而是直接……

    凌语芊即时浑身颤抖抽搐,刚才那场水下接吻,把她弄得神志混沌恍惚,雪白如脂的玉手不自觉地攀住他的脖子,呜呜出声。

    这无意识的举动,大大刺激了贺煜,全身细胞血液如浪涛般狂烈沸腾、翻滚和叫嚣,更加……

    浴缸边缘不知几时喷出了一道道小水柱,伴随着音乐优美而婉转地传出。浴缸内,清澈透明的水面像是小舟泛过,频频荡漾和振动,波纹潋滟中两具……,柔柔的娇吟声,浑厚低沉的喘息声,轮流交错起伏,交织成一首最原始却又是世上最动听和最永恒的旋律,和着音乐喷泉,在整个水面弥漫开来,蔓延至浴室的各个角落。

    “小东西你知道吗,在水中交欢是最消魂的方式之一,水的流动性与滑动性,能让你更……,温水的刺激则让我更……地带领你奔上天堂。当然,我觉得酒店的浴缸太普通,将来我们的新房,我要在浴缸安装上音乐喷泉,你想想,那一道道小水柱,和着优美的音乐哗哗哗响,多么梦幻,多么浪漫,届时,你的体会必定比刚才还!”

    曾经有一次,他带她去酒店开房间,体会在浴缸里和她激情缠绵,翻云覆雨后拥住她,对她说出这番话。

    迎着他**未退但深爱依旧的双眼,她心里甜滋滋的,更加羞红了脸。

    她没回话,却回以了比任何言语都激奋人的行动,她白嫩光滑的藕臂赧然羞涩地搂住他,柔若无骨的身子深深眷恋地贴在他的结识健硕的胸膛,忍不住在幻想和憧憬当他诺言实现时是怎样的美好。

    他失踪的那几年,她更是经常无法自控地惦念这些,难免会惆怅、失落、悲伤,痛楚。而重遇他,嫁给他后,她又是忍不住萌发了幻想,可惜种种现实的残酷迫使她一度以为这些注定了无法实现。

    现如今,他做到了,他总算实现了他的诺言,今晚他实现了好几个承诺,每一个,都能轻易地勾起她的回忆,成功地让她震颤、感动和着迷。原来,不管多少时间,不管多少伤痛,都仍无法抹掉那些美好,无法抹灭她的渴望和期盼。

    优美的喷泉音乐还在毫不间断地播放,然而她耳边回荡的是今晚在山顶火热缠绵期间电台播放的那首《放纵和沉沦》,她顿时像是着了魔,思绪全被赤果裸的**和渴求所占据,她搂住他,弓起身子尽情迎合。

    ——唯一可以做的是放纵,放纵,放纵。

    ——让我们在这充满伤感悲切的夜晚一起燃烧和沉沦,

    ——天亮以后,我们便会成为陌路人……

    ——天亮以后,我们便会成为陌路人……

    她的举动,让贺煜甚是意外,又无比狂喜。

    身下的小精灵,是他深爱的小女人,是唯一能引起他熊熊欲火、无时无刻不想压在身下狠狠爱的小妖精,如今她总算主动了,他自然更加……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温水渐渐转凉,不过,对彼此沉沦索求的一双人来说,却是感觉越来越热,越来越炙人。

    深深的爱,比以往都疯狂都猛烈,持续时间也是前所未有的长久,他带领着他诱人的小妖精,攀登天堂,直奔极乐……

    终于终于,水面停止了荡漾,男人停止了奔腾,一切,似乎都静止下来,然而一切,又似乎才刚开始。

    他和她,依然交缠在一块,她目不转精地望着他,他的视线也牢牢锁定在她绝美迷人的小脸上。

    少顷,他突然抬起手,小心温柔地抚摸上去,那么的光滑,那么的娇嫩,让他爱不释手,让他深深迷恋,他低首,落下一窜窜的细吻,然后,紧紧地抱住她。

    凌语芊身体再度僵硬起来,但很快又舒展开,两只滑溜溜的手臂犹豫迟缓地来到他精壮的虎腰上,深深圈住。

    时间继续悄然沉静地飞逝着,不知多久过后,贺煜回神,感受到身下的水已彻底变凉,他暂停流连贪恋,抱她从浴缸里出来,用干爽的大毛巾裹住她的身体,离开浴室,回到卧室的大床上。

    他动作依然格外怜爱和温柔,先是替她抹干身子,接着再是自己的,都弄妥后,重新拥她入怀。

    修长结实的手指,转到她光滑的后背,他边抚摸,边看着她,低问出声,“回到老公身边好不好?带琰琰回来,我们一家三口团圆。”

    凌语芊脊背明显一僵,并非因为他的抚摸,更主要是他的不死心。

    她不语,默默回望着他,看到他深邃的眼眸慢慢被哀求和乞怜覆盖,她霎时像被针蜇般的痛。自从他恢复贺煜的身份后,她再也看不懂这对深如大海、高深莫测的眼眸,如今,她终于看透了,然而,却是她不想要的。

    贺煜,过了今晚,我们便是陌路人。

    陌路人你懂吗!曾经我在你眼中也是一个陌路人,不过因为我的执着和坚持,我们后来总算还是有了交集,但从今往后,我想我们会是两条平行线,各自有各自的路,再也不会相遇。

    她一个劲地沉默,最后,把脸深埋在他的胸前,眼皮缓缓阖上,不久发出了浅浅的呼吸声。

    贺煜若有所思的俊颜顷刻一垮,抬起她的脸儿看到她一派淡然安宁状,他更是深感沮丧和挫败。

    不管他是潇洒不羁、一无所有的楚天佑,亦或叱咤商界,无所不能的贺煜,都没人能左右他的思想,唯独她,让他体会到什么是无奈和无措。

    当年,为了让她对他死心塌地,他可谓使尽浑身解数,对她百般宠爱,把她捧在手心呵护着,听专家说美妙消魂的性会让女人更沉迷,他不惜买来很多书籍和A片,认真钻研、实践。而结果,生嫩的她果然无所招架,在他各种糖衣炮弹轮番袭击之下慢慢沉沦。

    由于时间紧迫,今晚他只能挑选几个极具代表性的,希望借此唤起她的美好回忆,然后对他重新悸动,事实证明,她真的有感觉,特别是刚才在浴缸里,他敢肯定她记起了以前,只是,这小妮子仍很倔强,一从欲海中出来,整个人也恢复了无情。

    小东西,你这勾人的小妮子,怎么可以这样折磨人呢。

    他深叹出一口气,收起长臂把她搂得更紧,他依然舍不得对她有半点怨恨,故只能寄望,她重新记住今晚的美好,令他的追妻之路别再那么难。

    一阵子后,他也闭上眼,沉睡了过去,而被他搂在怀中的人儿,幽幽醒来。

    其实,凌语芊压根没睡,她闭眼,只为逃避他,在这等待的过程,她想了很多很多,想起他当年是如何令她着迷和沉沦,想起他今晚又是如何令她感动和心悸。

    他的心思,她隐约猜到,结果也如愿以偿,可惜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天真无邪少女,她背负着太多太多,不会再像以前那么轻易沉沦了。

    因为这是最后一晚,她才不克制,任由自己放纵和沉沦,等下天亮之后,一切会回归圆点,会真正结束。

    疼痛的心,持续着,且越发剧烈,凌语芊抬起头来,定定注视着眼前的男人。

    和他裸呈相对无数次,她却从不敢将他的身体看个完全,如今,在这最后的弥留之际,她终抛开一切矜持,打算把他深深记住。

    一个人,竟能长得这么的好看和迷人,深刻俊美的五官俨如精雕细刻,举世无双。

    至于身材,同样是上天的得意之作,宽阔的肩膀,健硕的胸膛,圆翘的臀部,精壮而挺拔的腰,还有那此刻尽管安静沉睡却依然能令人想象得到它醒来时是何等勇猛和彪悍的雄狮,每一处,对女性来说都是极具杀伤力。

    最主要的,还有那超群的才华。当年要不是那件独一无二的花裙子,说不定情况会大大不同,至少,她不会那么快沦陷,还越陷越深,到最后,不可自拔。

    只可惜,那件凝聚着他无尽爱意的花裙子已被她亲自烧毁,就连后来他再弄的那件,也烟消云散,正如她和他的感情,逝去,再也回不到从前。

    贺煜,假如有来生,我们再续情缘。不过,你不可不准再这么霸道,可不准再这么自以为是,丝毫不顾我的想法,否则,再多的轮回我们也只会错过。

    她望着他因为熟睡而显得异常柔和的俊脸,在心里默默说了出来,强忍着眼泪,重新投入他的怀中。

    渐渐地,天亮了,可她并没就此离开,到了真正永别的那一刻,她才发现心是那么的痛。这个男人,就是那么的有魄力,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她沦陷。

    不过,最终她还是从他怀里出来,梳洗更衣,穿戴整齐后,她给他留下一封信:

    贺煜,天亮了,鸳梦醒了,我俩也正式结束了,请记住你的承诺,别再做出一些有损你身份的卑劣行径。

    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你吗,因为不管你是天佑或贺煜,你都显得无所不能,当你是天佑的时候,你尽管一穷二白,可你总能做出一些让我感觉很快乐的事,我在想,这个男人真厉害,跟着他,我一定很幸福。当你是贺煜的时候,更不得了,你在工作上发挥展现得淋漓尽致,简直就是一个超级无敌的企业家,我在想,这个完美成功的男人是我丈夫,我真幸运!

    我清楚,根据你的能力和人脉,你想搅乱我的生活轻而易举,然而这样的你不会再让我感到骄傲,当年我爱你,便觉得你的行为很浪漫,但如今,只会让我觉得你在死缠烂打,让我深感烦恼甚至厌恶。

    爱一个人,并非一定要拥有她,不陪在身边,也不代表不爱他。

    假如……你真的还爱我,那么,请放了我,忘掉我。凭你的条件,你会找到一个真正与你匹配的女人,说不定,她比我更优秀。

    再见了,逝去的爱!

    ……

    本来只想留两句的,不料写着写着就这么多了。

    她放下笔,拿起纸张反复地看,直到几乎能背出这些话,她才放下。

    昨晚出来的时候,她没想过会离开酒店,故没带钱在身,她唯有在他钱包里拿了几百元,忍住不再瞧他,毅然走出卧室。

    她沿着各个房间重新看了一回,白天的感觉和夜晚有点儿不同,但都能深深触动着她的心弦。每一个地方,都能让她感受到他的用心,每一个地方,都能令她想起相关的回忆,曾经是那么的幸福,如今却是充满了凄美和悲怅。

    当她出到花园,迎着冰凉的晨风,压抑多时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哗哗直流。

    她扭头,隔着模糊的视线仰望着二楼主卧室的方向,脑海随之幻化出那个依然在床上酣然熟睡的男人,许久许久,直到手机响起才幽幽转醒。

    是野田骏一打来的,问她情况怎样了,什么时候能回去。他还说,准备亲自下厨弄早餐给她吃。

    尚未间断的泪水更加挥如雨下,凌语芊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掩住嘴巴,不让自己的呜噎声传到他那儿去。

    “丹,你在吗,你还在吗?是否发生了什么事?你还不能回来?需不需要我过去?”野田骏一温柔的语气立刻转向急切。

    好一会,凌语芊终于回话,“没……没事,估计信号不是很好。嗯,都弄妥了,我这就回去,对了骏一,你上次不是说想吃我亲手煮的饭吗,我等下回到酒店附近的肉菜市场,买点食材中午煮饭给你吃。”

    “真的?好,太好了。噢,不如我陪你一块去?”野田骏一马上又雀跃激昂起来。

    凌语芊本欲答允,但又忽然想到某件事,于是找借口拒绝了,“下次吧,这是我头一遭给你煮饭,我想一手包办。”

    野田骏一略略犹豫,便也不勉强,“那行,你自己小心,有事记得打我电话。”

    “嗯,那先这样……”

    “丹,等等,我爱你!”

    凌语芊心头猛然一颤,咬了咬唇,讷讷地道,“呆回见。”

    挂断手机,她布满伤痛的眸瞳再次朝四周环视一遍,步履沉重,缓缓走向大门口,头也不回地跨出去,把里面的一切,抛之脑后。

    不给自己时间继续陷入哀痛和沉思世界,她一路低头疾奔,用最快的速度走出怡芳街,乘坐的士回到酒店。

    她下车后,先在附近的药店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接待她的店员竟是前几天的那个,给药之前,好心提议了下,“小姐你好,这种药只是一种事后的补救,是在紧急情况下服用,绝对不可作为常规避孕措施,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别使用,或许你可以要到医院诊诊看,医生会专门根据你的身体状况为你开常规避孕药的。”

    迎着店员真诚关切的眼神,凌语芊感动之余,略觉窘迫和尴尬,她当然清楚紧急避孕药的作用,也清楚经常服用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影响,这么危险的东西,她却短短几天之内服用两次,难怪店员会这么说。

    不过,无所谓了,也就两次而已,以后再也不用这样了,自己的生活会恢复平静、安宁。

    凌语芊想罢,心情轻松了不少,低声回应店员,“嗯,我晓得了,谢谢你。”

    “呵呵,不用客气,祝你生活愉快!”店员甜甜一笑,这才把药递给她。

    找好钱,凌语芊把药放在裙子的口袋里,再冲店员感激一瞥,转身离去,不料接下来另一件更让她不知所措的事等待着她!

    她正神思恍惚地步出药店,出其不意地碰上一个高大的人影,那么的熟悉,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温柔和亲切!

    他……他怎么会出现这里?他是碰巧经过呢?又或者,专程来等她?可她明明说过不希望他一起的,还有,他来了多久,他有没有看到自己……越想,凌语芊越是慌乱,手心都沁出汗来。

    “你没事吧?你去药店?买什么?哪儿不舒服吗?”野田骏一疾步走近,迫不及待地询问出声。

    凌语芊没立刻回答,而是定定回望着他,仔细探究着他眼中的神色。

    野田骏一更加担忧,“丹——”

    “没……没什么,昨晚和同学谈了很多话,喉咙有点不舒服,我顺便去买了一盒草珊瑚含片。”凌语芊总算开口,撒了一个谎,紧接着,转开话题,“对了,你怎么在这里?”

    这会,轮到野田骏一不自在,道歉,“对不起,我……我实在想尝试一下和你一块去买菜的乐趣,所以……所以……你要真的介意,那我回去。”

    他说着,当真掉头走。

    凌语芊思潮继续激烈翻滚着,数秒后,抬脚追上去,“既然来了,那……一起去市场吧。”

    几乎是立刻的,野田骏一回头,露出了大大的笑脸。

    凌语芊不禁也嫣然一笑,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好,这么可爱!

    “来,我们走!”他重返她的身边,拉起她的手,感受到她的僵硬,他忽然问道,“对了,你同学的事都搞定了吧?”

    “嗯,搞定了!”凌语芊点头,注视着他,语峰一转,意味深长,“对不起,骏一。”

    野田骏一摇了摇头,“傻瓜,那是你朋友啊,朋友有难你帮忙是应该的,你这样,我才更要骄傲和高兴,毕竟,我娶了一个善良的女人呢!”

    凌语芊更是满心内疚和羞愧,她使劲地笑,借以掩饰她的心虚,她甚至反被动为主动,挽住他的手臂,佯装愉悦地道,“对了,你喜欢吃什么,等下你一一挑选,我都做给你吃!”

    “只要是你弄的,我都爱!”野田骏一也马上卖口乖,“中国菜很可口,很多我都喜欢吃,当真一一挑选的话,岂不是要做……九大簋?亲爱的,来日方长,今天我们先吃几样,以后你继续弄给我吃。”

    九大簋!他的中文,真是越来越棒了!凌语芊不由也抿唇,大声答允,“行!都依你!”

    接下来,他们有说有笑,态度亲密地走进肉菜市场,那里食物应有尽有,经过一番挑选,他们买了海鱼,扇贝,虾,鱿鱼,大匣蟹,椰子,半只鸡和一些瓜菜,当然少不了饭后水果。

    “丹,我可以想象今天中午我会是怎样的幸福和快乐!”野田骏一提着大包小包,继续不吝啬他的甜言蜜语。

    凌语芊斜视着他,也继续回以会心的笑,刚才在菜市场,他把一个好丈夫的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让那些卖菜的叔叔阿姨们赞口不绝,纷纷客套地赞她有福气,嫁了一个好归宿。

    的确,因为有他,她很幸运,故她会好好珍惜这份幸福!

    心里依然被浓浓的甜蜜和感动充斥着,凌语芊继续笑脸如花,不过这份温馨和喜悦随着她和他回到酒店门口,见到一个预想不到的熟悉人影时,顿然凝固和消失。

    ------题外话------

    祝大家新年愉快,全家幸福!

    妈妈打电话来,“丽,你能带BB回来住几天?”

    妈妈知道我做什么工,一直很理解支持我,没啥事一般不会打电话,怕占用我的时间。我在想,这次的提议,她是犹豫挣扎了多久才决定出来!初中,我在镇里读,一周才回家一次,高中大学在城里读,一月才回家一次,出来工作后更是一年回一次,嫁人后,每次回家都是来往匆匆,最多也就住一晚。妈妈给我的印象,是她三十多岁拍身份证相的样子,可不知何时开始,妈妈的脸不再白皙,大眼睛深陷下去,手也布满了皱纹,唯一不变的是对儿女的关怀和惦念。

    在这春节团圆的好日子,我含着泪,答允了妈妈,“好,行!”

    接下来,文会停更几天,等我回来,再继续为大家呈现精彩的故事。